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81章 大成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仙诀681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来自()

    这时连文清的琅琊印,裴明玉的化血神刀,江无幽的芙蓉,已经同时落下,顾颜的幻剑灵旗,再也禁受不住这无穷尽的压力,无数的宝光全被震散,飞快的向下落去。【百度搜索会员登入】

    这时的焚天雷已经落到了他们身前不远处,与此同时,顾颜的双手,已经将九嶷鼎的鼎盖掀起。

    无数的阴气从这里面汹涌而出,这时,焚天雷也同时爆响,无数的劲气飞快的向着四周激射,硕大的力道几乎让整个地穴都为之摇动起来。也正在这时,杜确的一只手掌,终于拈住了那根长针。

    无尽的气浪将两个人全部裹住,连上面攻下来的那些人,这时都不得不暂时向后退去,避开焚天雷的锋芒,而杜确的一只手,已经握住了彻地神针,一丝淡淡的金芒闪现在空中。

    他飞快的一个闪身,便挡在了顾颜的背后,无数的气浪,全都击中在了他的背上,他那件向不离身的葛色麻衣,被激成了片片碎粉,头上的斗笠全被震成了碎片。露出赤luo而虬结的上身来,而他硬生生的承受了焚天雷的气浪,周围的石壁全被震得坍塌下去,不成模样,在他的身上,居然没有一丝的伤痕。

    这位威名远盛,横行南海的休宁岛主杜确,居然就这样硬抗了焚天雷的一击!

    他强横的实力,让所有人都为之瞠目结舌,这时杜确已经冷冷的说道:“此处乃上古妖王成道之地穴,焉容尔等猖狂?”

    他手中的彻地神针,飞快的向下一甩。一道金芒,带着长长的火焰之尾,飞快的没入地面之下,地底忽然便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响。随后杜确一只手抓过了顾颜,飞快的向着地底没去。两个人的身影,飞快的消失在了众人之前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。让所有人都为之瞠目结舌,还是秦明月的反应最快,她惊呼道:“他所炼的,是彻地神针,他以此针刺穿了地脉,我们快走!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方落,从头顶之上。已传来了隆隆的巨响,方才焚天雷那一炸之威,似乎直到此刻才完全爆发出来,众人各施法宝护身,飞快的向上冲去。无数磨盘一般大的石头已经如雨砸下,那狭小的洞穴之内,已被无数的石块所塞满。

    陆皓雪咬牙道:“冲出去!”众人各祭法宝,终于开辟出了一条通道,而在脚下,无数的阴气已经寻隙而来,似乎要将他们每一个人都吞噬在这里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有化血神刀,芙蓉剑之样的异宝开路,江无幽以五云锦隔断后面的阴气。险之又险的冲上了峰顶。

    他们的脚刚一踏上实地,就听到后面传来了隆隆的巨响,这一条烛阴地穴,居然开始飞快的坍塌下去,再也看不到入口的所在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站在那里,一时都有些发愣。他们虽然已经对杜确很是重视,但现在才发现,还是低估了他的实力。居然可以以自己的肉身,硬抗焚天雷的一击。难怪他被誉为这南海之中,元婴以下的第一人!

    陆皓雪愣了半晌,才忽然间说道:“杜确所炼的,是彻地神针?”

    秦明月点点头,“我看得分明,那绝对是彻地神针,否则的话,这两个人驾此针遁走,我布在外围的阵法,不可能没有丝毫感应,而且他更以神针穿破地脉,将这烛阴地穴完全封闭。就是要让我们再也找不到他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连文清说道:“彻地神针,久已不现于世。此宝与玄门的天地梭并称,他炼此宝,莫非是要作为寻宝之用的?”

    陆皓雪皱眉苦思,这南海之中,能够让杜确看得上眼的宝藏,实在不多,难道说,是相传已久的云梦泽藏宝么?

    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沉思的表情,而这时,在极为遥远的天际,忽然间想起了无比低沉的钟鼓之声,步虚听了这个声音,脸色顿时就是一变,“敝师兄以晨钟暮鼓相召,我先行一步了!”说完他手托紫金钵盂,庞大的身躯飞身而起,向着天际之边没去,转眼间便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陆皓雪哼了一声,“没胆的和尚!”她以为步虚是怕得罪了杜确,借此机会脱身,但她的话刚一出口,就看到天外有一道云光飞快而来,随后有一个少女落在地上,她手中高高的举着一块紫色的令牌,说道:“陆岛主接令!”

    陆皓雪见了令牌之后,脸色便是一变,与她身后的两名属下,一起躬身拜倒,“参见岛尊!”

    那是朱紫岛主云紫烟独有的令牌,见此令如云紫烟亲临,少女是她随身的侍女,她不多言,飞快的说道:“岛尊有令,请陆岛主接令!”

    陆皓雪连拜三拜,这才接过令牌,上面附着一枚玉简,里面的讯息在她的脑中一过,便即了然,少女说道:“岛主正闭关炼宝,不得亲来,特赐阵图于你,望陆岛主不负使命!”

    陆皓雪道:“皓雪定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少女向着她一点头,便又飞身而去。她倏忽来去,只在瞬息之间,但于在场的众人,全都掀起了惊涛骇浪,所有人都在想,不知道是什么事,居然能够让云紫烟亲自出手?

    陆皓雪回过头,微微一笑,“我还有事,就不奉陪了。”说完便带着两个手下,飞快的远去。

    远在南海之东,一片无尽的花海之中。有一块小小的池塘,莲叶掩映,数朵小花盛开。旧湖中有一个小小的亭子,一男一女,正在对坐。那名男子,长着极为胖大的身躯,正是十七年前,曾与顾颜联手做战的那位心机深沉的小谢侯。他的身躯似乎比以前更胖大了一圈,而脸上也蓄起了短须,看上去,颇有一股不怒而自威的心得。

    而坐在他对面的。是一位身穿青衣,神情淡雅的女子,正是青丘之主阮千寻。而在他们两人的身边,还有一位明眸皓齿的少女。正在为两人斟茶。

    阮千寻仍然是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表情,她微笑着说道:“小谢侯方于朱雀岛立城,有那么多大事要办。为何脱身来我青丘?”

    在边上斟茶的那位少女抿着嘴笑道:“就是,谢大哥也不好好在家陪老婆,不怕我曹师姐不高兴么?”

    谢侯苦笑道:“叠紫,多年不见,你还是这么爱开玩笑么?”

    这位少女,便是当年曾与顾颜一起出生入死的陈叠紫,她在半路受了朱雀城两位城主的伏击之后归来。深感修为不足,从此隐居于青丘之出,闭门不出,一意苦修,这些年来已颇有进境。现在她虽仍如先前一般巧笑嫣然,但眉宇之间,却已看得出那股深藏不露之色。

    只是调皮的天性,始终不敢,她自幼生长在这青丘之中,心地纯净如水,与谢侯亲近,却也不觉得有什么。只是现在,谢侯却不敢如先前一般放肆的与她玩笑了。

    谢侯肃容道:“我此行前来。是有一件大事相询,不知阮仙子可听说了,在日前,那位于南海横行无忌的休宁岛主杜确,在烛阴地穴中,与南海诸大岛的势力同时作战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阮千寻举起手中的茶盏。微抿了一口,才说道:“此事我有所耳闻,只是这与我青丘,有何关连?”

    谢侯笑道:“我不相信阮仙子不知,那烛阴地穴,是上古妖王烛九阴的修炼之所,隔断五行之气,难道你不想知道,杜确于此地炼宝,到底炼得是什么?”

    阮千寻手中的茶杯微微一顿,似乎有一滴水要泼出来,随后又被她迅速的收了回去。笑道:“小谢侯今日前来,只怕是给我找一个大麻烦,有什么话,你就请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谢侯道:“他所炼的,是彻地神针!”

    阮千寻的眉头一皱,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放到了桌面之上,陈叠紫敏锐的看到,她的手段似乎有些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而阮千寻显然没注意到自己有所失态,她问道:“这可确实?”

    谢侯道:“我听到了这个消息,便飞快东来,这时离杜确借彻地神针遁走,大概还不到三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阮千寻的神色缓缓的平静下来,“当年你们谢家,搜罗到的那本古籍,上面说,伽楼罗尊者的藏宝,藏于南海不知名的地穴之中,七千丈之下的火山之内,只是不知道位置在何方。杜确选了烛阴地穴炼宝,莫非就是干这个用的?”

    谢侯点了点头,“应**不离十。虽然杜确的身世,在南海之中算是个隐秘,但你我都应该清楚,他与上古妖族之间,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,而云台的那群和尚们,精通梵文,似乎也应有所牵扯,虽然把这些都扯到一起,不免牵强,但杜确要寻伽楼宝藏宝之事,我敢断定有八分真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缓缓的说道:“而且步虚和尚,已经被云虚子召回,陆皓雪得了云紫烟的飞书,只怕这南海之中,要风云涌动!”

    阮千寻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南海之中,七大岛并立的局势,已有数百年未曾改变过了,如今杜确要强势结婴,难免风起云涌。估计此事,三位元婴都不会出面干涉,毕竟他们要顾及这修仙界中,不成文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陈叠紫好奇的说道:“阮师姐,你说的是什么规矩呀?”

    谢侯笑道:“在修仙界中,元婴修士出手阻碍别人结婴,是一件极犯忌讳的事情,天势造化,有时非人力所能影响,万一失败的话,那么接踵而来的,便是不死不休之局。因此,这算是修仙界不成文的惯例吧。但如果由结丹期的弟子们出手,便没有这个忌讳,事后也不会直接引火烧身。我想除了林子楣的态度难测之外,另外两位,都不想杜确这么一个强势的修士,能够顺利结婴吧?”

    阮千寻沉吟道:“林子楣毕竟不是南海中人,更像是个匆匆过客,她的行事作风,我们难以揣测,不管怎样。这次我们青丘,也要插上一手。”

    她一振衣襟,站起身来,“我听说伽楼罗尊者临死前。将法体和随身四宝,都封存在玉龛之中,杜确此时。应该是要寻找那盏坤灵灯吧。那上面的佛火灯芯,可以炼化第二元神,这样一来,他便可以以初结元婴的身份,直接修炼第二法身了。”

    谢侯也起身说道:“不错,他在这数百年来,孜孜以求的收集玄晶。我还以为是他是要炼制抵御天劫之宝,没想到最终的目的,是为了彻地神针!”

    阮千寻道:“想必你与云熏,都不会错过这场好戏,这样吧。这次我就带着叠紫与袖召,去见见世面。”

    陈叠紫惊喜的说道:“我也有份儿?”

    阮千寻用手轻轻的点了点她,“你呀,这些年在青丘里,是不是呆得痴了?如果师姐再不叫你出去的话,我怕你会老死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陈叠紫摸了摸鼻子,颇有些尴尬,偷眼看着谢侯,这时谢侯却说道:“说起来。小叠紫去一趟也好,还会遇到你的一个熟人呢。”

    陈叠紫莫名的说道:“熟人,我?”

    谢侯道:“杜确当时在烛阴地穴中炼宝,以陆皓雪为首的诸人一齐闯入,他不能分身,若不是有人为他一力挡住了这些修士。他炼宝的过程便要失败。”

    陈叠紫讶道:“谁有这样的本事,可以以一己之力,拦住这么多人?”在她的心中,显然除了阮千寻与云台的那位云虚子之外,再没有别人有这样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谢侯道:“是顾颜!”

    陈叠紫瞪大了眼睛,惊讶不己,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。她怎么也想不到,杜确与顾颜,这两个都是冷冷清清,独来独往的人,居然也能够凑到一处。

    而这时,杜确正驭使着彻地神针,在地底下一路向前飞驰。他一只手挽着顾颜。而顾颜这时已经觉得全身都有些脱力了,她以一己之力,强行的将那些高手,阻在上空足足三个时辰,而自己的几件厉害法宝,却都困在地穴之下,帮助杜确炼宝,仅凭着幻剑灵旗和朱颜镜,再加上自身的神通与之对敌,虽然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势,但全身的灵气几乎被耗费一空,这时她索性也省些力气,就被杜确拉着,一路向前飞驰。

    杜确的性子极为清冷,平生之中,甚少与人亲近,他与江姒云,也不过是因为师门才有的来往,实在谈不上什么交情,而顾颜可算是他交的第一个朋友。他也不善什么言辞,过了片刻,才说道:“今天的事情,多谢了!”

    顾颜莞尔一笑,并未说话。杜确又说道:“多谢你此次相救之德,这枚彻地神针,等取宝之后,我就送给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摇头:“不可!”

    杜确很是执着的说道:“若无你的帮手,我怎么能炼成彻地神针?再说这里的玄晶,也有你所出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应是我的东西,我自取之,这彻地神针,是你浸yin多年之物,我没做多少事。再说朋友之间,何必弄得如此矫情?他日我若有事相借,你会不予么?”

    杜确朗声一笑,也未多言。

    这时顾颜才有心思打量着前方,在四周,无数的灵气氤氲流动,显然他们正在地底的灵脉之中穿行。这种经验,还是当年她在归墟海的时候,曾经历过一次。那时,她驾驭着骨龙飞舟,从地底灵脉之中,穿行而出,飞至琅琊山上的秘地。而她也曾听说过,天音阁有一件法宝,名叫天地梭,能够穿行禁制,当年的韩维曾借以入紫云宫地脉,而这彻地神针,似乎其威力更在之上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前,只有一根长针,于眼前飞驰,如万马奔腾一般,前方所遇到的灵气阻隔,全都被一一的左右分开,而长针的尾端,则带着一缕火焰,将他们两人的全身护住,不受到外面的干扰。顾颜深知,像他们这样,只怕已不知深入了几千丈之下的地脉,仅是那浑厚灵气所带来的压力,便可以足足将一个修士碾成碎粉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离你所要去的地方,还有多久?”

    杜确掐指算了算,说道:“你莫看这长针于地底飞驰,看上去速度极快。其实远不能与在地面上飞行相比。伽楼罗的藏宝之地,离此要远去七千里,飞行的话,不过片刻即至。但我们却要足足走上两天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说道:“只是这次,只怕要被他们寻到风声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那也没什么。自来寻宝之事,哪有悄然无声的。你相信你必定能在这一次中,成就元婴!”

    杜确道:“本门心法,成婴极难,就算是有那两件法宝之助,也只能说尽人事,听天命而已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再说话。那枚彻地神针,挟带风雷,以追云逐月之势,飞快的向着远方而去。而在此时,陆皓雪执云紫烟亲赐的令牌。不停的召集人手,几乎将朱紫岛在岛外的人都召集了来,只是段盈袖正在岛上回事,不能前来。不过依陆皓雪的本心,也实在不希望她来横插一杠子。

    在云台山,也即云台佛国的驻地之中,无尽的钟磬之声正不断飘扬,一阵阵的诵经之声,不断响起。一派幽山夜月的悠然之景,而在山中,却带着一股隐隐的肃杀之气。有一位身着九色袈裟,颈中戴着二十四颗宝珠穿成的珠串,端坐在云台之上的那位高僧,正向着下面无数的弟子**。忽然间他停住了语声。说道:“今日**已毕,诸弟子各去,请护法师弟留下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和尚们全都散去,在场中只留下了十一名僧人。那位高僧说道:“自当年涵虚师弟云游在外,忽然失踪之后,本门护法便一直不足十二周天之数。今日步虚师弟传来消息,我佛门中的圣物,即将出世,请诸师弟随我前去。”

    十一名僧人长声吟道: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那高僧说道:“请四师弟带着其余弟子,留守云台,守护祖师基业,余者皆随我前去,记得带上十二天魔神刀!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,眼中带着无穷的杀气,说道:“为护我佛门净土,高僧大德,亦应做怒目金刚,诸师弟,请随我来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长宣佛号,他们披上颜色各异的袈裟,随即便飞身而起,这一队和尚,杀气腾腾的向着南海之上飞去。

    而在菡萏峰,江无幽与岑墨白,也正领了林子楣的令旨,与秦明月一起,向着南海之中飞去。包括千镜岛的裴明玉与连文清,以及南海中的各大势力,全都闻风而动。向着同一个地方,聚拢而去。

    而这些事情,尚在地底的杜顾二人,却全然不知,不过在他们的心中,颇有些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,在顾颜的心中,向来唯有权衡利弊,却从来也没有一个怕字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已深入到七千丈的地脉之下,顾颜已经感觉到周围有浓重的阴气传来,寒冰彻骨,偏偏在灵脉的周围,无数地火飞腾,又烤得人的皮肤像要着了火一样。

    这两种冰与火的感觉同时交织而来,给人以一种极为难受的感觉,就像是要吐血一样。

    杜确脸色冷峻,望着前方,他那身麻衣在焚天雷的一炸之中破碎,现在luo着上身,而在他的背后,却没有一丝的伤痕,像是对周围没有感觉一样。顾颜不禁吐了吐舌头,这个人,难道真的是不知道疼痛的么?

    她忽然问道:“看样子,你似乎是体修?”

    杜确一愣,随即便点了点头,“我们杜氏一族,承上古妖族的修行之法,虽然修炼的法门早已遗失,但原本的传承还能够保存,自先祖以降,皆以炼体术为要。”

    顾颜点了点头,若非如此,不管杜确再如此厉害,终究不能以血肉之躯,硬抗焚天雷之威。他的法门,与苍梧大陆上,九大派之中的金刚门有些相似。这种修士,在结婴的时候,会无比艰难,但在结婴之后,修炼进境却要胜过一般人。金刚门的那位元后大长老,据说是仅在玉虚宫三元后之下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她正胡思乱想的时候,杜确已经说:“我们到了!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    仙诀681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!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