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79章 一身当之!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炼器是一个极为复杂而漫长的过程,顾颜在大荒炼器七年,便曾经深有体悟,而杜确显然也是一位炼器大师,除了法门缺乏新意之外,论手法的熟稔,经验之丰富,大概都在顾颜之上。这让顾颜不禁想到,如果两人合作,去炼制那面青云盾,比自己一个人独力要好得多了。

    转眼间已过去了五十余天,在这些天中,顾颜始终以玄魄珠为杜确护法,在五火合运之下,鼎中的玄晶,慢慢的被凝炼成针。

    顾颜问道:“自古以来,玄晶炼器,都只是作为辅助,没有单独以玄晶成型的,概因其太过刚硬,不揉合如庚金之物,脆而易折,你用什么法子来解决这一点?”

    杜确的脸上露出笑意,“这便是为何要在烛阴地穴中炼宝了,只有以这里的阴气,才能够完全中合玄晶的刚性,让两者完美的合而为一。”他忽然间说道:“你看好了!”

    他的身形如一只大鸟般飞身而起,所有的火焰全都被他带了起来,随后在空中聚拢成一个极大的手印,向着鼎上重重的印了下去。

    顿时传来轰然的巨响,整个岩石的地面被杜确砸了一个深深的大坑,那尊小鼎深陷到了坑中,杜确的肩头微晃,那顶斗笠便飞到了两人的头顶之上,将外面的阴气暂时护住,同时喝道:“用玄魄珠!”

    在他出口的一刹那,顾颜手中的玄魄珠已经飞快的弹出,落到小鼎之上。随即她的全身便打了一个冷战,失去玄魄珠的庇护。周围的阴气顿时飞快袭来。

    杜确投来一个赞赏的眼神,那尊小鼎在地穴之的旋转,有着玄魄珠的压迫,无数的阴气全都向着鼎中倒灌而去。

    而里面的玄晶。就在阴气的压迫之下,开始飞快的成形。

    杜确的脸色这时也变得有些白,显然周围的阴气实在是太深重。让他自己都难以禁受。这时,他们脚下的地面,忽然间飞快的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石壁全都在飞快的摇动,石壁上那些壁画,里面所绘的妖兽,全都栩栩如生,似乎要冲将出来。

    杜确低声道:“不好。有人在外面,试图进入烛阴地穴!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你不是说,这里有禁法,外人进不来么?”

    杜确咬着牙道:“确实是进不来,他们可能是用乾天霹雳子之类的东西。在外面强攻!”

    烛阴地穴之外,这时大概站了有十来个人,分踞四方,有一个身披白色轻纱,手执花篮的少女,正翩然的站在地穴之顶。在她的眼前,便是这片深邃无比的洞穴,一眼望不到边际。

    她皱起眉头,说道:“这么多日子了。难道还没有找到进入地穴的法子么?”

    在她的对面,站着的便是裴明玉和连文清。裴明玉没好气的说道:“陆皓雪,你不是也看过了,这里被十余种禁法同时遮蔽住了,彼此互相化生,我们根本连入口都找不到。还谈什么进入之法?”

    这位白衫女子,便是顾颜刚到南海的时候,曾经与她起过冲突的陆皓雪,朱紫岛三位副岛主之一,在她的身后,还跟着两名手下,修为与她相差不远。而在另一侧,远远的站着一个孤零零的光头和尚,他与当年涵虚的打扮,很是相似,只是他身上所披着的袈裟,却呈淡金之色,与当年涵虚的不同。而在再另一边,便是菡萏峰的江无幽,秦明月也与她一起。倒是青丘并不见人。

    这南海之中,只要一跺脚,便能够威震四方的几大势力,几乎全聚在了此地。

    陆皓雪微笑道:“裴家小妹莫急,其实杜岛主此行,本来与我等也无多大关系,平白的如此紧张,不是太过多虑了么?”

    裴明玉哼道:“你说得倒是好听,我就不相信,你们对杜确要结婴之时,难道就没有丝毫的忌惮?我听说当年他曾经与朱紫岛的人结过仇,难道你们就不担心他的报复吗?”。

    陆皓雪笑道:“有岛尊镇压,我不信杜岛主会那样莽撞,再说,如果杜岛主真的结婴的话,我想更为忌惮的,应该是云台的那几位吧,是不是,步虚大师?”

    她将目光看向远处的那个身披金色袈裟的和尚,那位名叫定虚的和尚神色不变,单手立在胸前,合十为礼,说道:“世间万法,皆是虚幻。女施主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而江无幽这次却是一言不发,似乎她打定了置身事外的旁观主意。

    还是裴明玉说道:“我从凌千叶的口中得知,杜确此行,是要借烛阴地穴一用,虽然他在碧灵湾那里,布下了不少障眼法儿,但真正的目的,却一定是在这里,我们至少也要想办法知道,他到底是在下面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陆皓雪道:“这烛阴地穴,隔断五行之气,阴气又重,不是修士能够长居之所,自从万年前南海的巨变之后,已经没有人再踏足过此地,现在我们连入口都找不到,又如何能够查看他的踪迹?”

    裴明玉道:“方才你不是用焚天雷,将这里的阴气炸开了么,再用几粒,便能够炸开一个出口,为何不再试一次?”

    陆皓雪冷冷的说道:“我那焚天雷,威力太大,用多了的话,万一将整个地脉都炸得坍塌下来,你我就算能够逃生,但我们都不知道,那位杜岛主究竟在做些什么,万一惹得他雷霆一怒,难道是尊师,来承受他的怒火么?”

    裴明玉顿时语塞,虽然她相信这些人在临行之前,大概都得到了师门的嘱托,让他们有机会能够破坏杜确结婴的话,便一定要不遗余力,但真的正面与杜确冲突,她却没有这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这时连文清踏前了一步。微笑着说道:“陆仙子多虑了。我想大家都身处南海之上,彼此应当同心协力才是,何必为这些无谓之事相争,我倒有个主意。说出来大家参详一下,不知可否。”

    他长得玉树临风,说话又谦和。陆皓雪倒也不好向他发脾气,说道:“连真人有什么高见,尽管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连文清说道:“我听说云台的诸位大师,有一种秘法,可以压制住周围的地脉,我们再以法力相固,便可将焚天雷控制在极小的爆炸范围之内。然后强行的从这里开辟出一条通道来,那样便没有地脉坍塌的危险。不知可一试否?”

    如果顾颜在此的话,就会知道,连文清所说的,其实就是当年她探地心海眼之时。展城与沧海客用过的法子,强行的在地底开辟出一条通道来,只是这需要极为高明的手法,非这些人合力而不能为。

    陆皓雪沉吟道:“我没问题,不知步虚大师的意见如何?”

    步虚道:“就依连真人所言。”他向后退了一步,忽然间大吼了一声,身上顿时像吹了气一样的膨胀起来,那件金色的袈裟向上鼓荡而起,无数道金线飞快的向着地底下落去。而同时。陆皓雪也已经飞身到了空中,她看到无数的金芒飞快的从地底下涌起,并且向着烛阴地穴的入口聚拢而来,五指已从怀中,拈出了三粒焚天雷,手指轻弹。便向着烛阴地穴之眼贯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阵闷响,飞快的从地底传来,就像是有一条巨龙飞快的游动,向下冲去一般。陆皓雪冷冷的说道:“大家既然都有份儿,那就谁也不要错过,如果真的杜岛主动怒的话,就请大家一起承受这雷霆之威吧!”

    她顺着那条通道,当先潜了进去,后面的人便跟着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最远处的江无幽并没有动弹,她奇怪的说道:“明月姐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秦明月正皱着眉头沉思,她说道:“我在碧灵湾的时候,曾经看到了一个人,很是眼熟,好像就是那个姓顾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江无幽不屑的说道:“怎么哪里都有她?这种情形,她不是还想着要来捡什么便宜吧?”

    秦明月笑道:“这个人品性不佳,最喜欢见缝插针,寻丝觅缝,所以这次没看到她,让我觉得很是奇怪。对了,与连文清同来的那个女人,就是千镜岛的弟子么?”

    江无幽点点头,“她是八荒居士的弟子裴明玉,据说颇受其师的宠爱。”

    秦明月嗯了一声,眼睛微微转动,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而这时,在烛阴地穴之内,四周的石壁已经剧烈的震动起来,上面刻着的一层层壁画,全都不停的剥落了下去,而顾颜更敏锐的感觉到,有一丝正在潜行,尚未爆发的力量,正顺着地脉,飞快的向着这里游行而来。她心中一想,便即了然,“这是有人在外面,以强力炸开你的禁制。喂,你们先祖当年布下的禁制,到底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杜确道:“先祖当年的修为,与我相若,他们布下的禁制,无比繁复,一般人是绝破不开的,但若有十几个结丹后期的修士合力,可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顾颜沉吟道:“这不是乾天霹雳子,应该是朱紫岛的人在用焚天雷,他们这算不算是公然的挑衅你?”

    杜确冷冷的说道:“这也不算什么,大概这南海之中,没有一个人,是真正希望我能够结婴成功的!”

    顾颜手腕一翻,朱颜镜便出现在掌中,上面光华四射,依稀照出了几个人形,杜确冷笑道:“大概以焚天雷开路的,便是陆皓雪,在外面镇压地脉的,应该便是云台的和尚了,只不知道是步虚还是定虚来了,或者是那个和尚头云虚子?”

    顾颜断然的说道:“看他们的速度,用不了多久,就会破开禁制,到时候阴气一泄,恐怕你炼宝之事也要功败垂成,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杜确道:“只有用我的秘法,加快炼器的速度,只是这样一来,我只怕玄晶不够。”

    顾颜断然的说道:“那就用我的!”她一扬手,掌心已出现一个玉匣,里面满满的全是玄晶。光华灿烂夺目。

    杜确也不矫情,说了一声:“多谢了!”他一把抓过顾颜的玉盒,将里面的玄晶全都扔到了鼎中。

    而顾颜这时也将九嶷鼎抛了出来,熊熊的火焰飞快的将那尊小鼎完全笼罩起来。无数的阴气顺着九个孔窍飞快流入,去其糟粕,再将其引入到鼎中。

    这是她习自大荒居士的炼器秘术。有了她的加入,炼器的速度随之陡然加快。

    杜确赞赏的看了她一眼,没想到她除了丹道之外,炼器之术也同样厉害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不停打出法诀,控制着里面的阴气向内压迫,彻地神针已经开始慢慢的成形。

    而这时,正在空中操控着朱颜镜的宁封子。已经传音道:“你们快一些,我估计,再有三个时辰,他们就要进来了!”

    顾颜嘴角露出一个微笑,淡淡的说道:“她们想进来作客。哪有这么容易?”

    她将手向上一抛,五面灵旗飞快的向着空中升起,五色云光顿时耀满了斗室,无数云气弥漫在地穴的入口之中。

    杜确向她投来一个激赏的眼神,他的法诀正飞快的打出,地穴中涌出的阴气,已经愈加的剧烈起来,几乎要将那尊小鼎塞爆。

    就连外面接引阴气的九嶷鼎,顾颜都感觉到鼎身不停变得冰凉。

    而这时。她的五色灵旗已经冲至了洞穴之顶,正向着地穴之中闯入的陆皓雪,忽然间停住了脚步,她沉声道:“前面有幻阵!”

    在他们的眼前,五座硕大无比的山峰正参天矗立,将他们的去路全都拦住。裴明玉自她的身后冲来。眼都不眨,双掌在胸前一捧,一道幽幽的血影已经飘飞而起,化血神刀重重的向前斩去。

    顾颜闷哼了一声,只觉得全身如受剧震一般,在她掌心处,不停晃动着的五面小旗,有一根旗杆之上,已经被斩出了一条深深的刀痕。“这是化血神刀!”

    她当日与裴炎相斗,便曾深受他这化血神刀之苦,八荒居士手中这四宝,似乎对她都有着天然相克之意一般。

    杜确并未回头,问道:“可能挡住?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无妨!”她忽然间飞身而起,向着地穴之外冲去。问道:“你还要多久?”

    杜确答道:“三个时辰!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好,我就为你挡足这三个时辰!”

    她的肩头一晃,八口玄天剑便自身后飞起,剑光摇动,映着她的身影,英气逼人,向着地穴之外飞去。

    裴明玉祭起化血神刀,向着前面连斩了三刀,那五座大山不停摇动,但仍然在那里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站在身后的秦明月低声道:“这似乎是顾颜的五色灵旗,我曾经见她用过,看来她果然在地穴里。不知道杜确许了她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江无幽哼了一声,“跳梁小丑,不足为惧。明月姐,你且少待。”她这时也被激起了好胜之心,身形忽然间的向前欺近,在她的手中,扬起了一片五色云锦,向着那五座大山的头顶飞快落去。

    本来挡在她们身前,无比灿烂的五色光华,被这云锦一压,便飞快的黯淡了下去,而江无幽来到他们的身前,手中已经擎出了一口金色的长剑,剑锋上带着赤红之色,飞快的向着山脚之下斩去。轰然的一声巨响传来,便有一座大山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陆皓雪显然并不愿与她抢这个风头,向后退了一步,娇声笑道:“江家妹子,你这芙蓉剑,果然厉害!”

    这口芙蓉剑,是当年林子楣初结婴时所用的法宝,她于菡萏峰上,立剑斩龙,斩杀了一十七位对头,因而名声大噪。当年曾有人以诗名之,都说“丹崖夹石柱,菡萏金芙蓉”,就是称赞她这一口芙蓉剑。

    而江无幽这一剑之威,显然亦非凡响。秦明月微笑道:“光以强力,只怕仍不能破局,这里禁法繁复,我助你一臂之力!”她的五指轻扬,五根淡金色的长针自袖中飞出,向着前方刺去。本来无数的云光,已经被江无幽的五色云锦压了下去,这时长针迎面刺来,“扑扑”的连声轻响,那五座大山顿时便倒了下去。落在空中,变成五面颜色各异的小旗。

    江无幽冷笑一声,扬起芙蓉剑,挥剑便斩。

    这时在天空之上。八口玄天剑当头斩来,千重剑意飞快的压迫而至,江无幽只觉得有一股杀气。已经临到她的头顶,不及回头,扬起手中之剑向上挡去,无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,而顾颜这时,已出现在她们众人的身前。

    她手中横握那柄玄天主剑,站在了通道之前。淡淡的说道:“诸位,来此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她孤身一人,站在此地,面对着南海之中各大势力,十余名高手。但脸上的神情却是淡然无比,似乎并不把他们放在眼中一样。江无幽哼道:“我们来此地,特地拜访杜岛主,你为何拦阻?”

    顾颜淡然道:“杜岛主正在洞中炼宝,不得余暇。”

    陆皓雪娇笑道:“哎哟,是么?我可不知道,这位顾家妹子,何时与杜岛主有如此亲密的关系,可以替他招待外客了?”

    裴明玉冷冷的看着她。几乎像是要咬碎银牙一般,低哼道:“贱人!”

    连文清这时的手也紧紧的握着,青筋迸起,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怒火,眼前的这个女人,对他有破家灭族之恨。让他只能孤身一人,在千镜岛上,寻求庇护。只是他的定力远比裴明玉要高,脸上的怒气微微一现,便即隐去。拉了一下裴明玉的手,“不要动气!”眼前有江无幽打头阵,他们又何必抢先出头?

    顾颜对陆皓雪的冷嘲热讽,并不在意,说道:“此处是杜岛主炼宝之地,诸位冒然闯入,不觉得太鲁莽了么?”

    陆皓雪笑道:“是么?我倒不知道,这烛阴地穴,什么时候姓了杜?这本来是千岛湖的地盘,我们已经和凌盟主商量过了,要借此地一用,也得到了他的准许,难道说杜岛主有什么不可示人之事,甚至连个面都不露,要一个女人帮他出头?”

    顾颜哼了一声,她知道千岛联盟,是绝对无法与这些南海中的大势力相抗的,因为也不以为意,她答应了杜确,要为他拖延三个时辰,自然对这些斗嘴不会在意。如果仅凭嘴皮子,就能拖过这三个时辰的话,那么自己还省得动手了呢。

    秦明月这时微笑着走上前来,“顾家妹子,多年不见,尚还安好。南海之中,互相倾轧,波谲云诡,你初来此地,还是莫要搅合到这些事情里的好,要知道,你的天地,始终是在苍梧,又何必在南海之中与人结仇呢?”

    顾颜看着她微笑而和煦的面容,如果不知道的,还真的以为她是真心为自己着想,只是自从三年前,发生了千岛湖的那一件事之后,顾颜就再也不敢相信她了。至于结仇,自己似乎本来就与面前的这些人,有着不少仇怨吧,似乎也不在乎,再多上那么一条两条了。在这一刻,她倒是有些羡慕起杜确来,他独来独往,横行于南海之上,这些人直到现在,也不敢正面试撄其的锋锐。大概已经做到了一个散修的极致了吧。不知道自己在结婴之后,是不是也能有这么一天?

    虽然如此,但在没摸清秦明月的底细之前,她还是没有翻脸,只是微微颌首说道:“多谢明月姐的指点,只是顾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不想做违背本心之事,因此,得罪了!”

    玄天剑浮在她的头顶,顾颜背负着双手,很是洒脱的站在洞门之前,颇有些悠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陆皓雪等人,面面相觑了一眼,她便哼道:“既是如此,那就得罪了!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在顾颜初来南海之时,便已经交过一次手,算得上是知根知底了,她双手一捧,便有两块圆圆的石头飞了出来。正是朱紫岛赖以成名的阵石。

    而这次,陆皓雪同时发出了两颗阵石,一左一右,在空中形成了阴阳之气,顿时周围的灵气为之一变,头顶上无数的云气压迫下来,顾颜的五色灵旗顿时便被压得黯淡无光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