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77章 邀约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仙诀677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来自()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杜岛主是南海之中的风云人物,想必自有他的打算,我尚有事,就不奉陪了。//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//”她向着凌千叶一拱手,便起身向着远方飞去。

    凌千叶看着她的背影,悠悠一叹,那名老者说道:“盟主,何不请这位顾仙子出手相助?那位杜岛主这次,是要绝我千岛湖的根基啊!”

    凌千叶长叹了一声,“那有什么办法?三年前的那场血战,你大概也经历了吧,以她一人,就几乎将我千岛联盟的根基全都拔起,何况是名震南海的七大岛?你别看这女子性情高傲,但行事谨慎,不是轻易受激的性子,还是莫要在她面前弄什么心机的好,否则难免得不偿失,还是留下一丝善缘的好,说不定将来还有相见的机会。”他一挥手,“你们跟我去,迎接杜岛主。回去之后,就准备迁居之事吧!”

    顾颜并没有飞远,说实话,她对杜确此行,还是极为好奇的,她来到南海之中,已有近二十年的时间了,这次见了五色城中人,与七大岛也算都打过了交道,但最让人摸不透的,还是这位休宁岛主杜确。他的修为之高,似乎比她所见过的结丹圆满还要高出一线,离元婴大概只差一步之遥,更像是他有意拖着,不肯结婴一样,那么说,他究竟在等待着什么?

    想到杜确这些年来南征北往,一直在收集玄晶的事情,顾颜就觉得,似乎他要在这里,做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她将目光移向数百里之外。那里就是千岛湖弟子口中所说的碧灵湾,他究竟在那里,做些什么呢?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忽然间挑了起来,她看到碧灵湾所在的地方。这时候有一道宝光正冲天而起,那是一道极为耀眼的乌金光华,“有人真的在那里炼宝!”

    是那位杜岛主么?

    顾颜强行按捺下去了过去一探的心情。她总觉得如果自己去的话,会有一丝莫名的危险,这没有什么逻辑判断,完全是来自于她这些年中,出生入死所得来的那一丝灵觉。

    这时她便发现在远处,已有不少道身影,正纷纷向着碧灵湾的那个方向飞至。

    宁封子托着腮帮子说道:“喂。你怎么不过去看看啊,你不是最喜欢凑热闹的吗?”。

    顾颜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还嫌我的麻烦不够多吗,这个杜确可不是善茬,我不想轻易的招惹他。你别忘了,我身上可有不少的玄晶。你想让他找我的麻烦是吗?”。

    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想炼青木盾,为以后结婴的时候,抵御天劫之用,可是烛阴地穴,就是你绕不过去的一关。难道你真的要等到七年后?”

    顾颜正想说话,忽然间,她的目光落到了远处的一个身影上。

    那道身影驾驭着一道血色的光华,飞快的掠过,一闪即逝。顾颜若有所悟的说道:“我刚才看到的那个人,似乎有些眼熟?”

    顾颜所看到的那道光华,飞快掠过了顾颜的身侧,转眼间就已经离她有百里之远,而在血色光华之中所出现的两个人,如果让顾颜看到的话。必然会大感诧异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居然都是她的熟人,而这道光华也绝不算眼生,在宝光之中,站着的是一男一女,那名男子,掌中正托着一方血色的小印,在印鉴的上方,刻着一头栩栩如生的麒麟。而那名女子的手中,则执着一柄长约数寸,如柳叶一般的短刀。正是连文清与裴明玉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都可以算是顾颜的仇人,而这时,她们的脸色也显得十分冷峻,裴明玉正说道:“往南七千里,应该就是大荒吧,就是那个贱人的修行之所?”

    她所说的,显然便是顾颜,可是在她的口中,只以“贱人”这两字称之,而脸上所带着的狰狞之意,更是让人以为她与顾颜,有什么无法解开的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连文清这时唇上已蓄起了短须,比起当年,显得沉稳了许多,闻言答道:“听老祖师所讲,顾颜应该就是在那个岛上修行。”他提起顾颜的名字时,脸上的神色很是平常,并没有什么激动之意。相反倒是有些笑意,“你忘了么,岛主这次回来,给所有弟子下了严令,不许你们去找她的麻烦,怎么,明玉姑娘,你想违背师命不成?”

    裴明玉像是要咬碎银牙一般,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我不知道师父到底看上了她哪一点,居然要请她来做千镜岛的女主人?我呸,她也配!”

    连文清大笑起来,他一边笑一边打量着裴明玉,笑得裴明玉不禁的有些心慌,怒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连文清道:“明玉姑娘,你的心思,大概千镜岛中,没有人是不知道的,难道说,你觉得岛主他老人家还不清楚么?”

    裴明玉怒道:“我有什么心思,你不要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连文清淡淡的道:“岛主他老人家,一心追求大道,于男女情爱之事,本来就看得很淡,在他的心中,什么对他的大道之行有所助益,才是他最为看重的地方,其它的事情,比之反不是那么重要。你当年还颇受他老人家垂青,这些年却宠爱日衰,难道不是因为有时候,过于患得患失了么?”

    裴明玉冷笑道:“我怎么行事,似乎用不着你来教吧?”

    连文清道:“至少这次,你不能因为与顾颜有私怨,就误了此次的大事。你别忘了,要论私怨,我与她,才是真的有亡族破家之恨呢。”

    裴明玉哼了一声:“连真人,我自问比起你来,还是有所不及的。你只凭我是鱼句话,便能够将破族灭家之恨,轻轻的放下,这份心思。只怕明玉永远也学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连文清似乎是不想再提这个话题,转而说道:“这次岛主下令,让我们来此地查看杜确的动静,你可知道。岛主是什么用意么?”

    裴明玉果然被他这句话引开了话题,不再纠缠先前的事情,转而说道:“杜确此人。其实是师父在这南海之中,深为忌惮的一个人,除了林子楣与云紫烟之外,师父在南海之中,唯一一个看不透的人,就是他了。包括他的师承、来历,皆所不知。似乎是突然之间,他就出现于南海之上,而且建立起了休宁岛这样一份基业,而此人却对权利之争,没有丝毫的兴趣。虽然他以一身强横的修为,只凭一己之力,便足以将休宁岛带到南海七大岛的地位,却从不热衷于开山立派,扩展势力,在他的心中,只有修炼二字而已。”

    连文清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看来,这是一个修炼狂人!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裴明玉赞赏的说道,“我师父也时常这样说。而且他推测。这位杜岛主,应该早就已经到了结丹圆满之境,但他几百年来,都没有开始结婴之事,师父一直在推测,他是在等待着什么。因此他这次突然出现在南海之上。师父才会派我来看个究竟。你看着吧,不光是我们千岛岛,其余的势力,多半也会悄悄的派人来。杜确这个人,他是有实力,影响南海的势力平衡的!”

    连文清道:“既是这样,岛主为何又要让我来呢?”他自嘲的一笑,“难道他不知道,我现在只剩下了孤家寡人,已经对千镜岛,没有丝毫助力了么?”

    裴明玉笑道:“你太妄自菲薄了,凭你本身的实力,再加上随身的传家四宝,已经能够稳稳压过我师兄一头,岛主派你出来办事,是看重你呢。”她说着说着,似乎就觉得眼前这个连文清,也不算怎么讨厌了。

    连文清的脸上,露出一丝笑意,随即便又飞快的敛去,他忽然间说道:“这次行事,本来是极为秘密的,为何惊动了这样多的人?”他用手指着周围说道:“你看这些修士,多半都是南海中的散修,怎么全都涌来了这里,难道说,有人把消息,故意泄露出去了么?”

    裴明玉咬着嘴唇说道:“这必定不是我们千镜岛干的,说不定是朱紫岛的那群贱女人,她们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,最为于火中取栗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连文清一眼,欲言又止,还是说道:“我师兄上次受了伤,至今没有痊愈,师父请你出来做事,也是有借重你的意思,这次你我一起办事,可千万要重视,不要辜负他老人家的嘱托呀。”

    连文清笑应了一声,在他们说话的这番功夫,已经飞抵了碧灵湾之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水极浅的地方,一个半月形的岛,横跨在海面之上,在岛上,一个身穿葛色麻衣,头戴斗笠的人,正负着双手,静静站在海面之上。

    在他的周围,天空之上,密密麻麻的浮站着无数的修士,但最近的,也都离他有数十丈之外,没一个敢去打扰。

    这人便是休宁岛主杜确,在他的身前,凌千叶垂着双手,正恭恭敬敬的站着,腰微微躬着,一副极为恭顺的神情。

    杜确像是惜言如金的模样,说道:“我借你的千岛湖一用,你可有意见?”

    凌千叶恭敬的说道:“杜岛主一言,如抵万钧。”

    杜确道:“限你们三日之内,迁出千岛湖,三日后,我便要掘去这碧灵湾之水,到时候整个千岛湖都会枯竭,七年之后,你们也不必回来了!”他从手中取出了一个盒子,扬手掷了过去,“这算是我赠与你们的补偿,你们找其它的地方,另立洞府吧!”

    凌千叶接过盒子看了看,脸上便露出喜色,“前辈之命,不敢不遵!”

    说完了这句话,他便与身边的两名弟子,向着空中飞走。

    杜确转过身,他盘膝在那里打坐下去,双目微闭,对周围的那些修士,视若无物一般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前,一道乌金色的光华,似擎天大柱一般,顶天立地的矗立于此,这就是顾颜开始时所看到的宝光,金光缭绕,云气飞腾。但杜确只是在这里一座,便无一个敢觊觎于此。

    三日之期,转瞬即过,而杜确似乎掐准了时间。离他驱走凌千叶,整整三十六个时辰之后,他便站起身来。也不说话,两只大袖同时扬了起来,十只手指,如利剑一般,重重的向着身前的海水插了下去。

    十道水箭顿时冲天而起,空中像是被雾气遮满了一样,杜确低喝了一声:“起!”

    他的双手于水下浮抬。像是将这方圆数里的水域,全都托住了一样,随后猛地向上拔起。

    轰然的巨响传来,无数水柱向着天空中激射而去,杜确浮现在空中的两只巨掌。居然像是硬生生的将这一片水域,全都托起!

    他的两手之上,像是浮起了一个天然的湖泊一样,那方圆几达数里的一汪碧水,就这样的飘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杜确身前的那道乌金光柱,这时飞快的没入了地下,似乎只是一转眼间,就没入了万丈海底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有人遥遥的从另一侧飞来,高呼道:“千岛湖干了!”

    顾颜也被杜确的**力所震撼。

    她那日思量良久。终究是没有离去,但也没有靠近杜确,远远的站在另一侧,看着这里的动静。看到杜确以极**力,硬生生的将海水拔起,抽离所有千岛湖的水源。不禁震惊无比,这几乎已不是结丹修士所能具有的神通了。难道说,杜确今天,想要在这里结婴?

    显然也有人与她同样想到了这一点,有的人就遥遥的叫道:“杜真人,今日可是有盛事将临?”

    杜确头也不抬,说道:“少来聒噪!”他尾音拉得稍长,一道水箭已经飞掠而去,不偏不倚的射中那人的头顶,海水溅了他一头一脸。那人顿时吓得一缩头,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被他所捧起的那汪碧水,就如一个大大的水泡一样,平浮着飘上了半空,而杜确的身形,却忽然间下落,向着海底飞快的落去。

    有人顿时便惊呼起来:“难道他要在海底结婴么?”

    更有人击掌赞叹,“果然不愧是杜岛主,行事鬼神莫测,就连结婴,也要选这么一个难得的地方!”

    有一位老成持重的修士捋着长须说道:“难怪杜岛主要先将千岛湖的那些修士逐走,否则天上的雷劫一降,勾动海底的太阴之火,方圆千里都要被烧成焦炭啊。”

    站在人群中,作了打扮,只像个普通修士的裴明玉不禁哼了一声,“无知!”

    连文清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,裴明玉冷笑道:“他们这些人,胡乱猜测,真是不知所谓。杜确是什么人,他结婴,难道不会做好万全的准备,非要万里迢迢,跑到这里来结婴?”

    连文清道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裴明玉道:“你随我来!”从他的手中,取出了一块小小的镜子,她将镜面对准了海底,就有一道微不可查的灵气,正飞快的顺着海底潜行。她的脸上露出了喜色,“我们追!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悄悄出了人群,连文清回头一顾,似乎有四五队人马,也和他们一样,悄悄的退了出来,似乎正向着同一个方向飞去。他的目光忽然间落在了其中一个身影之上,眼睛顿时眯了起来,脸上露出了狠厉之色,嘴唇蠕动了一番,却没有和裴明玉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所看到的,自然便是顾颜,顾颜与他们想的一样,也不觉得杜确会在此地结婴,而且他明明是要借烛阴地穴,为何又在这里入海?

    杜确借烛阴地穴的事情,这些围观的修士并不清楚,就在千岛联盟中,也只限于凌千叶等几个盟主所知。因此他们茫然不已,看着杜确的身影,已没入了茫茫大海之中,想要走掉,却又不舍得,毕竟以杜确的修为,他要想结婴成功,几乎是十拿九稳之事,而在南海之上,已逾千年,没有过修士结婴的盛事了。能够亲眼一观,必是将来一件颇值回味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这时顾颜的耳边,却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请随我来!”

    顾颜愣了一下,才听出,这就是杜确的声音,他远在海底,居然还能够传音到自己的耳边,如触手可及一般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是以心念传音,彼此不能互通,只略一思忖,便悄悄的退了出去,向着烛阴地穴而去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知道杜确要做些什么,但他在临行前,忽然呼唤自己,却让顾颜感到十分的好奇,说不定他,能够帮上自己的忙呢?

    她方退出人群之后,那个声音便又说道:“请入碧灵湾之下,自有传送阵,引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颜以金雷羽,隐去自己的形迹,悄悄的退到了水面之下,这时离杜确潜入海底,已经过了两个时辰,下面寂静无声。上面围观的修士面面相觑,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等下去。有的人便大着胆子说:“我们是不是下去一探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人慢慢的向着中央聚拢,这时被杜确以极**力,悬浮在空中的那汪碧水,忽然间一下子向着四周爆炸开来,无数道水箭,溅了他们一头一脸,不少修为较差的修士,全都受了暗伤,吓得魂飞魄散,以为是杜确亲自出手,头也不回的向着远方遁逃。

    而顾颜这时便悄然的潜入了海底之下,果然在海下不远处,她见到了一扇月亮门,她举步跨入进去,光华闪动,当她抬脚出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极大的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这个山洞方圆至少也有数十丈,四周峭壁参天,怪石嶙峋,而在脚下,则有一个无比幽深的地穴,一眼看不到尽头,一波波的寒气,正飞快的从里面冒出来。

    而她身处的这个山洞,看上去,更像是个横亘于此的平台一样,在这平台之上,还有石桌石凳,只是看上去都显得极为古老,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万年之久。在石桌的对面,坐的正是杜确。

    他这时已经将那顶从不离身的斗笠摘去,顾颜这才看清他的面容。

    他的脸型略有狭长,眉目如刀削斧刻一般分明,一双漆亮如星的眸子,闪现着无比坚毅之色。如果摒去他脸上那层冷若冰霜的寒气,容貌倒也颇值一观。

    他见顾颜出现在眼前,将手一抬,说道:“请坐!”

    顾颜倒也洒脱,随便找了一个石凳坐下,说道:“杜岛主千里传音相邀,不知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杜确露出一个微笑,只是不知道是否是他的脸绷得太久了,只是嘴角微微的咧了一下,如果不是顾颜看得仔细,还真不知道他是在笑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请顾仙子前来,是有一事相托。我听说,你手中,有万年冰雪之英所凝的玄魄珠?”

    顾颜的脸色顿时一变:“你从何得之?”

    杜确道:“我与小冰宫中的江姒云,有些交情,月余之前,我听说她那里将逢大变,特地前去相助,才听说地底的玄冰之眼已毁,巨灵龟远遁它方,而那颗万载冰雪英华凝成的玄魄珠,却落到了你的手里?”

    顾颜深吸了一口气,她觉得杜确似乎不像会强抢它人宝物之徒,何况此事也无法的抵赖,便道:“不错,玄魄珠是在我的手中,你意图为何?”

    杜确笑而不答,他反而站起身来,走到前面的山崖之上,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能够得到玄魄珠,真是天大的机缘,我听说那万载玄冰窟之中,寒气逼人,一般的人绝难轻进。你居然没有被冻僵,实在是让我大感意外。虽然我们以前也有过数面之缘,但我确实小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道:“这些客气话就不用说了。”

    杜确道:“我听凌千叶说,你想来烛阴地穴炼宝,你看到了么,这就是当年妖王烛九阴的成道之所!”

    这个顾颜早就猜到了,她费解的是,为何杜确会大费周章的,从碧灵湾潜入此处,而且那个传送阵,显然也不是他布成的。

    随即,杜确便说出了一句让她更为惊讶的话来,“在万年之前,我的先祖,就曾经在烛阴地穴之中修行,这些石桌石凳,就是他们当年亲手雕刻而成的!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    仙诀677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!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