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75章 五色天使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w范晓青与身后的几人对视了一眼,说道:“不敢,我们只是想与你来一个约定,如果你胜了的话,这朱雀环就归你了,否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顾颜接口道:“这朱雀环就要还给你们?”

    范晓青摇摇头,“如果你输了,你就要与我们定下一个十年之约,十年之后,你要到我们五色城拜访,过三道关口,你需以本命元灵立誓,不能推拒。在那三道关口之中,生死自命。你敢应承么?”

    顾颜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道:“若我不答应,你们就要强抢是么?”

    范晓青肃容道:“朱雀环,是本门秘传之无上法物,我们如此,已是做了极大的让步,难道顾仙子,就不肯稍做相让么?”

    顾颜大笑起来:“朱雀环是我从张翼轸的手中抢来,与你们五色城有何相关,天下间的法宝,传承无数,哪个不曾换过几个主人,难道说都要追根溯源?关我屁事!”她话音方落,便飞身而起,向着空中飞快的遁去。

    范晓青将素手一摇,无数的青色云气便已自空中升腾起来,她扬声说道:“顾仙子,如果你今日能闯出这五色迷离天,就算是你赢了。否则的话,你就等着被五色城天涯海角的追杀吧!”

    五个人的身形,同时向着空中飞起,都没有顾及留在原地的葛灵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葛根颇有些害怕的说道:“阿灵,我们要不要先走一步?”要知道五色城,那是南海中的七大岛之一,

    葛灵摇摇头,脸上满是坚定的神色,“我师父不会输的!”

    顾颜飞快的冲天而起,并不是真的想一逃了之,只是她总觉得,这五个女人忽然出现。其目的,似乎并不像她们口中所说的那样简单,在其后,必定还隐藏着某种深意。她飞快的遁走。便是要占据一种主动之势。

    果然,范晓青已同时发动,在她身后的四人,同时怒叱,双手的法诀连扬,五色云气飞快的涌动而出,在她的周围。布下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法阵。无数的云气将她的视线全都挡住。在她的身前,像是有一幢幢金碧辉煌的宫殿,正不停的立起,随后便是一串串的影子,如走马灯一般的从她的眼前闪过。

    顾颜不禁低声道:“这是天罗万象?”

    宁封子已经悄然出现在她的肩头,用手遮着眼睛说道:“我好晕,这好像不是一般的幻阵?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那就试试!”她将手一扬,五面灵旗便自天空之中飞快的落了下来。硕大无比的旗杆,顿时将周围的云气刺破,牢牢的插入了海面之中。

    这五色灵旗。专门镇压地脉,顾颜在玄冰之眼中,借玄冰之气重炼,凝重如山之势,又增了几分,但灵旗落地,周围的幻象,居然没有丝毫的止歇,那些影子,仍如走马灯一般不停的游动。

    上面所浮现出来的。居然是顾颜这平生之中,所经历过的各种事情。

    青云山、洛地、神州、归墟海,种种情景,纤毫毕现的展示出来,顾颜冷冷的看着,毫不动容。

    在那无数云光缭绕的云海之外。五个女子都站在那里。红衣女子低声道:“青姐,看她的样子,似乎并不为六道轮回所动?”

    范晓青淡淡的说道:“这只不过是第一重关而已,她要想赢走朱雀环,至少要通过我们的五重关,那样才有资格进入五色城中一游,到五色欲天人界中修炼本元,现在说,还早得很呢!”

    她见顾颜站在云气之中,丝毫不为幻象所动,便喝道:“天罗妙相!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声音,于空中忽然间降下了一道巨大的青色光柱,顿时在顾颜周围,那些如走马灯一般不停轮转的幻象,顷刻间全都消失不见,转而出现的,则是一个人至中年,但仍风韵犹存的妇人。

    顾颜的眼前忽然间觉得有些恍惚,这个影象深深的存在于她的心中,但已有许久没有被记起来了。这就是曾生她养她的母亲颜若然。

    当年顾颜只有十二岁的时候,与她母亲在海边的荒村离散,已有百余年之久,一直没有寻到踪迹。她母亲身为一个凡人,想必坟墓早拱。但如今眼前的影像,却是栩栩如生一般。顾颜不禁说道:“你……难道还在么?”她的声音微有些颤抖,像是十分的不敢相信一样。

    而这时宁封子已经急得跳脚,在她的眼中,只看到了身前的一具骷髅,正张牙舞爪,面目狰狞的向着顾颜扑过来,而无论她在顾颜的耳边如何大喊大叫,她却仍然一无所觉,听而不闻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只骷髅五根白森森的骨爪,已经抚上了顾颜的额头,宁封子忽然间大吼了一声,极为尖厉的声音响起,顾颜怀中的朱颜镜,无声而自鸣,“嗡”的一声巨振,顾颜全身一凛,顿时便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随着她恢复了神智,身上的朱雀环自行飞起,五色雷霆于空中飞降,顿时便将这具骷髅劈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顾颜心中犹有余悸,她平生浸yin阵法久矣,居然还会被幻阵所迷。

    宁封子忽然说道:“不,这不是幻阵!”而顾颜也说道:“这绝不是幻阵!凡是阵法,无论怎样的精妙,必有灵气分布,有隙可寻,而她们所发的天罗妙相,相由心生,诸般妙法,直指本心,不露本来。这绝非幻术可比!”

    宁封子用手拼命的抓着头发,“这似乎是一种很熟悉的法门,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你千万要小心!”

    站在云气之外的一名女子讶道:“她身上带有什么静心之宝么,连青姐的天罗妙相都能看破?”

    范晓青淡淡的说道:“如果她只有这点道行,我也不必为她费如此之大的功夫了。看来我一个人不行,你们来搭一把手吧。”她将一只手伸了出来,另外四女都聚拢起来,把手同时伸手,五只洁白如玉的手掌,紧紧握在了一起。随后她便吟道:“天人五衰!”

    五色颜色各异的光柱,飞快的自头顶之上落下。在每一道光柱之中,都出现一个身穿着无上法衣。手执千万件法器的修士之形。

    每一个修士都颜色肃穆,他们看到顾颜之后,并不说话,手中举起一根金刚杵。便向着顾颜的头顶上打去。范晓青低声开口吟道:“乐声不起!”

    无数绝妙纶音,如天女散花,铃佩之声叮咚作响,飞快的自头顶上飘来,就像是无数乐器于此同时奏鸣,那种美妙无比的声音,让人一听便为之沉醉不已。不想醒来。

    在这无数美妙乐声的包围之中,那五个身影同时举起手中的金刚杵,向着顾颜的头顶击落。

    而顾颜这时却身形不动,在她的背后,有五道金光同时闪现,金霞在空中飞快的一闪,而她的掌心,已经出现了那枚玄魄珠。

    洁白透明。带着无尽冰雪之气的玄魄珠,里面所困的那只冰凤仍栩栩如生,无尽的寒气顿时向着四周飞散。那些美妙的乐声顿时便消减了下去,而五柄金刚杵却已临到了她的头顶之上。

    顾颜身上的金霞闪动,像是能够割破空间一样,那五柄金刚杵击在她的身上,便透体而过,像是彼此之间,互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那身着白色轻纱的女子讶道:“她居然能够看破这天罗妙相?”

    范晓青淡淡的道:“我们这天人五衰,纷呈天罗妙相,相由心生,一念而发。虚实相生,只在一念之间,她能够镇定心神,多半还是由于她手中的宝珠之力,你没看到那是万年冰雪英华所凝的玄魄珠么?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轻笑道:“师姐你想多了。不说现在的修士,就算当年的古修。哪一个不是凭着法宝之力呢?只要她能够通过天人五衰,就算她借助外力,也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范晓青冷冷的说道:“我看你们这些年呆得久了,已经忘记前代城主的遗训了是么?夺回朱雀环,才是我们的第一要义!”

    她低声吟道:“身光微暗!”

    无数的云气在这一声之下,顿时涌起,头顶上的光华开始飞快的幻灭起来,顾颜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,几乎什么都看不真切。而在眼前朦胧的影象之中,似乎有着无数的妖兽,正纷纷的向着自己奔来。

    那五道光柱中的修士,都已经变成了一个极淡的影子,但他们的身形却如烟似雾一般,向着顾颜飞快的欺近。

    葛灵并没有远去,她就站在一边,百丈外之遥,担心的关注着顾颜。虽然被无数云气笼罩着,看不真切,但仍然紧握着拳头,喃喃的说道:“师父,你可不能输啊。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紧皱起来,她觉得这一次并不像是斗法,倒像是对自己心境上的考验,她忽然间明悟了,不错,直指本心,这一次,要看她的心够不够强大!

    只是对方大概没想到,自己有无数的法宝手段,可以用来借力吧。她手掌轻扬,朱颜镜便出现在掌中,耀目的毫光顿时向着外界发射出去,将那些障目的云雾一扫而光。但头顶上的那股压抑之气,仍然让她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那名黑衣女子惊讶道:“她手中这是什么法宝,是传说中的诸天宝鉴么?”

    范晓青低声道:“她若有诸天宝鉴护身,一般的幻术已经对付不了她了。诸位,看来我们只有亲自出手了。记得,第一要务,仍是要夺得朱雀环!”

    众女子同时肃容,齐声道:“是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范晓青已经飞身而起,她双手同时张扬在空中,低声吟道:“浴水著身!”

    她飞临于顾颜的头顶之上,那五道光柱被她一手收去,而从天空中,有无数的水滴纷纷的洒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颜身上的紫色光幢飞快立起,无数的紫光同时闪耀,紫云圭做为一件护身之宝,还是极为合用的,一般的攻击,不用近身就会被护身的宝光弹飞出去。

    但在空中洒下的这无数水滴,却像是带着极大的粘力一样,附着在紫云圭之外,彼此之间,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吸力,纷纷向着顾颜挤压过去。

    顾颜手指轻弹。朱雀环便从她的指上飞出,五色火灵同时展开,熊熊的火焰飞快于周围燃起,附近的水滴顿时被焚成了一股青烟。

    范晓青的脸色肃穆。说道:“不乐本座!”

    她的双手同时于天空中张扬而起,漫天的花雨便从头顶上纷纷的落了下来,在无数的花海之中,一尊金莲宝座格外的醒目。

    但那尊金莲宝座之上,却是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的诸女子看到了这尊宝座,脸上同时露出了肃穆之色,向着空中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顾颜只觉得这尊金莲宝座有些熟悉。却想不到在哪里见过,而范晓青这时则飞身而起。

    顾颜以为她要飞临至这金莲宝座之上,但范晓青只到了金莲宝座之侧,便即停步,她双手合在胸前,极为郑重的向着这宝座行了一礼。无数的花海于头顶上纷纷而落,向着这尊金莲宝座之上聚拢,然后飞快的形成了一个人形。像是一座指天立地的王尊。

    那个人形双脚微分。一只手伸出来,斜指天际,身后的四名女子已经飞身而起。掠到了范晓青的身后,五个人同时聚拢在金莲宝座的周围,口中低声吟念着咒诀,在那个人形所伸出来的手指之上,忽然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吸力,顾颜手中的朱雀环,居然脱手飞出!

    这一下顿时让她骇然,要知道这件法宝,早就与她炼得心意相通,成为本命法宝。像这样不听使唤,简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顾颜五指飞快的打出法诀,五色火灵飞快的于朱雀环上升腾了起来,本来如飞一般的去势顿时在半空中凝住。

    范晓青的身形,这时飞快的向着顾颜飘来,如一股青烟一般。缥缈难寻,她双手合在胸前,向着顾颜微微的一拜,便有一道极锋锐的杀气,像是割破了虚空一般袭来。

    顾颜低喝一声,五色灵旗顿时在她的身前升起,大旗展动,便将身前的这股杀气消去。同时她右手连招,五色灵旗在空中飞快的变幻不停,五面旗子,在空中现出了无数的幻象,她朗声说道:“你们以心术试我,也试试我幻阵的厉害!”

    本来两种阵法相碰,是一件极为凶险之事,但顾颜已经看破了她们的手段,虽然直指本心,却不是幻阵,因此她的幻阵一出,顿时便将范晓青困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顾颜的五指向内一合,五面灵旗便飞快的向着中央聚拢,而她这时已飞身而起,五指长伸,向着被凝在空中的朱雀环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四名女子都有些惊惶起来,口中飞快的吟念着咒诀,金莲宝座之上的吸力顿时加大,去势似乎比顾颜的飞行速度还要快了一些,顾颜在半空中,追之不及,她左手于空中一引,一只金光大手,便挟带着五色霹雳,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那只大手立掌如刀,五色火焰纷至杳来,似乎将朱雀环与那金莲宝座上人形的联系无形截断,紧紧的将朱雀环又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四女同时发出了轻叱之声,“住手!”她们的身形居然无比的整齐划一,同进同退,一下子便到了顾颜的近前,在她们每个人的手中,都拿着一件形状不同,但却极为精致的法器。领头的白衣女子手中,所执的是一柄如羊脂般的玉如意,她的手指轻拈,便向着顾颜的头顶砸来。

    这柄玉如意,似乎带着万钧般的重压,飞快临至顾颜的头顶上,顾颜低喝了一声,八口玄天剑便自头顶上飞起,轰然的巨响传来,八口玄天剑合力,与这玉如意交了重重的一击。

    顾颜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,这女子的修为,应该不在当年的张翼轸之下。

    这时金莲宝座之上,由无数鲜花聚拢而起的人形,像是自行有了生命一样,她微移莲步,下了高台,伸出双手,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,说了一句古语。顾颜却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宁封子低声道:“她说的是,天上天下,唯我独尊!”

    好霸气的一句话!

    话音方落,那尊人形已经飞身而起,在她的身上,无数香气向着四周飘散,那只由鲜花聚成的大手,向着空中的朱雀环抓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的朱雀环,正套在那只金光大手的手指上,两只手于空中猝然间相碰,五色雷霆在空中轰然的炸响,无数的紫金电弧在空中炸开,顿时如天女散花一般,无数的鲜花都飘散开来。

    但仍然还是留下了一只显得瘦骨嶙峋的手,紧紧的抓住了朱雀环,便向回抢夺。

    两只大手在空中,为了一枚小小的玉环,拼命的拉扯,顾颜只觉得无边的巨力自身前涌来,无论她以前所见过的修士或者妖兽,都没有能够发出如此之大力道的,她只觉得全身的筋脉似乎都要被扯断了,忍不住手一松,朱雀环便脱手飞去。

    这时那黑衣女子的手中,已经拈起了一根杨柳枝,枝头之上,带着数滴水珠,不知何时,已经飞临于顾颜的头顶之上,将手中的杨柳枝一扬,便有数滴水珠自她的头顶上落下。

    水珠不过是寥寥数滴,但却似带着万钧的重压一样,顾颜身边的紫色光幢再也禁受不住这股巨大的压力,“啪”的一声,便于空中破碎,顾颜背后的金雷羽已经无形催动,她于这时,飞快的前扑,手中的玄魄珠已飞了出去。无数的寒气向着四周飞快的喷发出去,周围瞬间白雪皑皑,变成了一片冰雪世界。

    那数滴从头顶上落下的水珠顿时便被冻住,而白衣女子手中的玉如意,也飞快的凝起了一层白霜,顾颜的一只手,已将那口玄天主剑握在了手中,她手起剑落,便重重向着下方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千重剑意摧动,无数股力道同时于剑锋之上涌出,那柄玉如意被顾颜震得脱手飞了出去,而顾颜已从她的身前掠过,五指连扬,玄魄珠在空中飞快的转动,无数寒气又从四周聚拢而垭,方圆数十丈像是被她用冰封住了一般,朱雀环的去势顿时减缓。金光大手已从天空中落下,牢牢的将朱雀环又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从她在争斗中落败,又以玄魄珠扳回劣势,不过是电光石火间事,但这时,范晓青已经从五色灵旗中脱身出来,她看到顾颜仍然抓住朱雀环,低声喝道:“三妹,五妹,出手!”

    在她的手中,已扬起一条青色的云带,向着顾颜的头顶上飞来,而这时那红衣与紫衣女子,已经同时发动,她们一人执一尊紫色晶莹的宝瓶,一人持玉笳,同时飞临至顾颜的头顶之上,五人的法宝同时扬起,顿时在空中响起了一阵悠扬的乐声。

    在顾颜的头顶上,无数的妙相接踵而来,这不是幻象,而是以她们的法宝之力,真正摧生而出,就如同是天人两界之中,万法诸相,都被凝聚在了这里,于刹那之间,自然流转,走马灯一般的晃在顾颜的眼前。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紧皱起来。

    这五人合力,的确是她平生之中少有的大敌,大概除了八荒居士以强力威压,让她毫无反抗之力外,就要数这一次的对手最难应付了。这五人的法宝,各有妙用,合力之下,更是能够做出诸般万相,让她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念如电转,空中的玄魄珠依然闪烁,五色火焰在空中飞腾,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但一时又摸不着头绪。似乎在这个极为凶险的环境之中,她的心境又有所提升之势。

    这时那五人似乎已完成了某种仪式一样,她们的法宝同时于手中落下,如泰山压顶般的巨力轰然而降,顾颜的身形飞快向前扑出,在身后,像是空间都坍塌了一片一样。在顾颜头顶上,玄魄珠的光华凝蕴,冰雪一般的光华护住了她的全身,带着她飞快向前冲去。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m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