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74章 灭口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w司空韶的脸上顿时变色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段盈袖微笑着欺近,“没什么,只是想送师姐你,早走一步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方落,司空韶的身形已经飞快的前冲,她并没有向着那条通道冲去,而是径直撞向了段盈袖的身上,同时她的指尖上,万枚金针已经同时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拼着与敌偕亡之意,司空韶对这位半路加入朱紫岛的段师妹之行事风格,尽所深知,她一旦布局,便不会给人留下丝毫后路,只有打着与她拼命的心思,说不定还能在严密之中,寻到一丝生机,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但段盈袖显然不愿意给她这个机会。她身形飞快的向后退去,而在她身上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一身金色的甲胄已经飞快的披了起来,与当年在子午谷地宫时的一般无二。无数的金芒闪动,都被这身金色战甲震飞出去。而段盈袖的手中,这时已经取出了一副弓箭,她张弓搭箭,对着司空韶的前胸,弓弦轻轻一松,金色的长箭便离弦而去,司空韶元气大伤,已经不是段盈袖的对手,她惨叫了一声,长箭便穿心而过。一缕青烟,顿时从她的头顶上升起。

    段盈袖显然不愿意给她任何逃生的机会,长箭离弦之后,她的手中已拿出了一个八角盘,上面有八根长针支住了边角,轻颤不已,她一扬手,八角盘便脱手飞去,口中娇笑道:“这是师父赐我的玄武盘,你不是一向艳羡得很么。这回来试试如何?”

    司空韶的躯体被她一箭摧毁,只剩下神魂飘向空中,被这玄武盘飞快的罩了过去,丝丝的声音作响。不过一时三刻之间,便化为飞烟。这位身为朱紫岛三大副岛主之一,向来在南海之中横行。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,就这样无声无息的,死于千丈地底之下。

    她做这一切的时候,顾颜只是冷冷的在一旁看着,并没有要插手的意思,而当段盈袖解决了司空韶之后,转过身来。盈盈的向着顾颜拜谢,“这次可要多谢顾姐姐了,如果不是你重创了她的元气,我可没有这么轻易,就能够将我这位好师姐灭杀在此的呢。”

    她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。说到“好师姐”这三个字的时候,似乎全然没有违和之感,让顾颜都不禁觉得有些心悸。她说道:“不过是帮你做了一次杀人的刀而已,这次的事情,大概是你早就计划好的吧,你先前赠给我那三种材料,是不是知道我肯定会来小冰宫?”

    段盈袖笑吟吟的说道:“只是一点猜测而已。顾姐姐你被八荒居士追杀,一时又不敢回大荒,放眼南海之地。又有哪里比这里更加隐秘?而且我在那三种材料之中,还额外加了一点东西,自然能够寻到你的踪迹。至于我这位司空师姐,若没有我的好属下帮忙,我怎么有这么快,就能捕捉到她的踪迹呢?”

    她偏过头。看向一旁的章涵之,“你说是不是呢?”

    她的表情巧笑嫣然,但言语之间,却带着无尽的杀气,章涵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,飞快跪倒在地,“属下该死!”

    她本来与顾颜交手,受了些伤,只是并不算重,在四人之中,倒是伤最轻的一个,但此刻她匍匐在地,全身抖的像是筛糠一般,一点也没有原来在小冰宫中叱咤风云的气度。

    段盈袖冷冷的说道:“我平生之中,最恨别人背叛于我,你犯了我的忌讳,自行处置了吧!”

    章涵之咬着牙说道:“是!”她一扬手,便向自己的天灵盖击去。

    顾颜只是冷眼看着,并不插手。章涵之的手方一接触到自己的额头,忽然间转了方向,她的口中,飞快的吐出了一点黄色的光芒,向着段盈袖的身前射去,而她自己则飞身而起,向着身前的通道之处疾飞。

    段盈袖冷笑道:“焚天雷么,这种手段,也敢在我的面前使?”她口中飞快的吟念出一连串法诀,两只青葱如玉般的手指伸出去,轻轻巧巧的便将那枚焚天雷捏到了手里。劈手便又向着身前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黄色的火焰向着四周飞溅,章涵之惊呼起来,想要避开,却发现自己身体的周围似乎已全被禁锢住了,根本无法动弹,眼睁睁看着焚天雷落到自己的头顶之上炸开,她的躯体顿时变得四分五裂。随后段盈袖的玄武盘已当头罩来,将她的神魂卷入了其中,八根长针同时震动起来,顿时将她炼化得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剩余司空韶的四名手下,有一人被顾颜击死在玄冰窟中,冰窟崩塌,尸骨无存。另一人则被爆炸之后的地缝所吞噬,只剩下两人,也都受了重伤,奄奄一息,段盈袖毫不客气,将两个人一一杀死。在这玄冰之眼内,就只剩下了她们两个。

    随后她便对着顾颜说道:“这次的事情,多谢你了,但我还要向你讨个情,这具冰凤之骸,我要带走。”她与顾颜都是极聪明的人,彼此之间不用明说,也能够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顾颜点了点头,“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段盈袖的身上,实在知道她太多的秘密,而顾颜现在,还不想正面与朱紫岛为敌,这些事情,还需要段盈袖帮她遮掩,也正是因此,她在刚才,才毫不留情的对司空韶起了杀意,而现在,她将这具冰凤之骸交给段盈袖,也就等于双方彼此,都捏住了对方的把柄,这样的相互克制,在顾颜看来,远比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要靠谱得多。

    段盈袖笑道:“果然是聪明人,那我就将它带走了!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顾颜一伸手,将她拦住,笑道。“让你带走没关系,但你好歹要让我知道一些事情才行!”

    段盈袖苦笑道:“我就知道,你不是那么容易吃亏的,只是我知道的也不多。这些朱紫岛的秘辛,云紫烟不会那么轻易的告诉我。我只知道,那枚玄铁牌。是当年紫墨魔尊所留下来的,里面并没有指示方位,是后来云紫烟自己找到的,知道在这小冰宫之下,藏着冰凤之骸。本来她对此也没什么兴趣,毕竟这里身处玄冰之眼,动作之间。动静实在太大,一个不好,只怕会身殒在里面。还是最近,她因为修炼十二天罗秘法,没有找到镇压法阵的主魂之物。才想到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颜沉吟着,这与她先前的猜想,倒是相差不远,“想必是司空韶自作主张,要来寻找这具骸骨了,既然是这样,她们为什么不直接找上小冰宫,反而鬼鬼祟祟的,做这种藏头露尾的事情。据我所知。在南海之中,能惹得起你们朱紫岛的势力,应该不太多吧?”

    段盈袖道:“小冰宫的这些女人,都没什么本事,惯会哀哀怨怨,自怜风月而已。我们实在都看不上眼。但据云紫烟所知,历代小冰宫的宫主,都有一种秘法,能够与玄冰之眼偕亡,如果逼得急了,她们会让这千里冰川都跟着陪葬,因此司空韶只能先欺骗她们,进到玄冰之眼后,再想着杀人夺宝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顾颜恍然大悟道:“这么说来,那冰山来袭的速度加快,也是你们用的手段了?”

    段盈袖道:“你太高看我们了。这是造化之力,我们又没有改天换地的大神通,焉能与之相抗?只是凑巧而已,我们也是到了玄冰之眼之后,才发现这里出现了妖灵,好在有本命元牌,把那只妖灵收了之后,用来镇压阵法的中央主魂,必能收事半功倍之效,只可惜,它已被你的玄魄珠困住,我是没有办法得到它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那这玄魄珠,与灵龟背上所驮的戊云鼎,究竟又是何物?”

    段盈袖道:“戊云鼎这个名字,我也是今天才第一次听到,这鼎应该是源自上古,但是后来被改了名字,据我的估计,此鼎应该是孕育万年冰雪之英的,不然也不会在鼎中凝出玄魄珠,只是那只灵龟,似乎对玄魄珠并不在意,反而对那尊鼎更加看重一样。如今它已潜入了冰海之中,茫茫大海,与天地同在,这个秘密,大概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宁封子低声的对顾颜说道:“她在撒谎!”

    顾颜亦有同感,段盈袖刚才与她,几乎是推心置腹了,但唯独说到戊云鼎的时候,却多是推脱之词,显然她一定知道些什么,至少,她应该知道这戊云鼎的真正来历,但是却不愿意宣之于口。

    顾颜也不想多做纠缠,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还是悄悄的离去吧,就不用与小冰宫的人见面了,至于我,在出去之后,只会告诉她们,地底一场混乱,大家各自逃生,谁也没顾得上谁。”说完,她便将手中的一个玉匣抛了出去,说道,“你上次帮我忙的事情,便算是两清了,以后大家各不相干,还是少见面的好。”

    段盈袖笑道:“顾姐姐何故畏我如蛇蝎?我想我们姐妹,以后必定还有见面的机会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飞快的对好了口径,随后便各展神通,由通道之中出去。

    在顾颜离开了这座通道之后,她身后的冰壁便开始飞快的坍塌下去,直到将通道完全堵住,这玄冰之眼被毁以后,深深的冰海,也会从此埋于地下,不见天日了。大概只有那扇亘古不变的冰门,才会永久的矗立于此吧。

    在失去了玄冰之眼的寒气之后,这千里冰川,想必也会开始慢慢融化,不过,这将会是不知道几千几万年的事情了,与顾颜再无干系。

    段盈袖自有隐形匿迹之法,顾颜也不去管她,她穿过了那层层通道,升上云海之中,又见到了那层山崖,在山崖之上,江姒云以下,三位宫主都站在那里,她们的脸上,都露着茫然之色,看到顾颜上来,江姒云像是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:“玄冰之眼,毁了?”

    顾颜看到她脸上的痛楚之色,心中也有几分感同身受之意,这位江宫主生长于此地。平生之中,从未踏出小冰宫一步,对此地的感情极为深厚。但玄冰之眼一毁,小冰宫立宫的根基也为之不存。也难怪这位宫主会痛苦若斯。

    她顿了一顿,才说道:“不错,但是下面的冰门。又已经被重新封闭,千里冰川,不会再有覆灭之虞了。我会在此地停留一段时间,帮你炼制碧焰丹,治疗你身上的伤势,你们也趁着此机会,商量一下小冰宫今后的去向吧。”

    江姒云失魂落魄的说道:“小冰宫都没有了。还有什么去向,治伤又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她长叹一声,缓缓的向回走去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。

    罗浮急急的追着她去了,宁芷兰带着歉意向顾颜一笑。她也没有问司空韶的去向,在她们的心中,那无疑是一个恶魔,最好是离她们小冰宫远远的。“大姐是心中有些执念,顾仙子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顾颜叹道:“我可以理解,我会在此地停留一段时间,仍住原来之处,到时有事可来寻我即可。”

    她又重新回到了先前所居住的地方,并没有急着离去。而是借着这里的玄冰之气尚未消退之时,先开炉炼宝,将这次战斗中受损的法宝,一一修复,尤其是那五面灵旗,受了巨灵龟的一撞。受损颇为严重。

    随后,她又以九嶷鼎,加上收集而来的各种材料,一一炼制碧焰丹。当这一切都完成之后,已是一个半月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之中,只有萧清漾随侍左右,罗浮与宁芷兰,都曾来看过她几次,却始终未见江姒云的踪影,她心中也觉得颇为惋惜。

    碧焰丹成丹十七粒,她取了三粒,交给宁芷兰,用于疗伤之用,随后,她便离开小冰宫,去原本弟子的迁居之地,带了葛灵,北返大荒。

    葛灵见了顾颜,很是欣喜,她随着父母迁居,顾颜只身留在那里,一直担心她会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顾颜听了不禁笑笑,摸了摸葛灵的头,“你这个小家伙啊,自己还顾不好呢,还担心师父会出什么事?”

    葛灵与顾颜相处的时间长了,受了宁封子的感染,胆子也大了,笑嘻嘻的说道:“虽然是这样,但心里还是会不自觉的担心嘛。”

    跟在她们身后的葛根与云萝,看到两人亲密无间的模样,心中忽然间有些激动,葛根的两行泪水便流了下来,他连忙用袖子擦去,却觉得这一生之中的劳碌,能够有今天这样的结果,也就值了。

    顾颜这次回转大荒,将葛根夫妇带走,让他们去大荒守门,也是不让葛灵与父母分离之意,她与小冰宫有拯救的大恩,讨这样一个人情,自然没有不允之理。

    在玄冰之眼中,她曾问过段盈袖,得知这些日子,八荒隐居在千镜岛上,并没有什么动静,显然那十年之约,他并没有违背之意,也就是说,自己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危险,至于十年之后的事情,那就到时候再说吧。说不定自己已经找到了提前返回苍梧之法呢。

    从小冰宫到大荒,相隔不止万里,她这一路上缓缓而行,观赏沿途风光。

    这条路,葛灵从大荒来到小冰宫,是自己一路走过来的,有些地方,她比顾颜还要熟,一路上,很是兴奋的叽叽喳喳,不停指点,十分活跃。

    这一日,她们来到一个叫做乌鸦口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时是一片极大的礁石,中间分为三岔,每到傍晚之时,夕阳西照,五色的祥云升起,姹紫嫣红,极为好看。葛灵很是兴奋的在这里驻足,指点着顾颜观赏,顾颜微笑着站在一旁,看着云气变换,升腾幻灭,心中似有所悟。

    这时她怀中的朱颜镜,忽然间无声自动,发出了“嗡”的一记声响,顾颜的心中顿现警兆,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葛灵一扯父母,飞快退到了顾颜的身后,她自然知道,凭自己这一家三口的修为,打起仗来,只有当累赘的份儿。

    在云气之中,露出了一个身穿青衣的女子身影,她脸上带着一丝冷意,看着顾颜,“顾仙子么,我在这里,候你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葛灵小声的说道:“师父,这个人,不就是那年在朱雀城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顾颜点了点头,面前的这个青衣女子,她当年确曾有过一面之缘,当年在朱雀城时,她被打落地底尘埃,小谢侯与曹云熏赶来相助,在暗中,还有一个女子随行,并于事后,向她讨要朱雀环,却被小谢侯拦住。当时顾颜脱身而去,并没有注意到这女子的身份,没想到相隔了近二十年之久,这个女子,居然还是如此的不依不饶,居然亲自赶到这冰川之外,在此地等着她。

    那女子道:“我姓范,双名晓青,当年我曾与小谢侯相约,我助他夺朱雀岛,而他事后,则将朱雀环赠与我,做酬谢之礼,可是后来,朱雀环却到了你的手中,此宝与本门有大用,我只能来找你相讨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还没说话,葛灵已经探头出来说道:“你这个人,好生无礼,既然是那位小谢侯答应了你,你就找他去好了,与我师父在这里纠缠什么?这枚朱雀环,是我师父从那些坏人手里抢来的,又不是从你手里夺来的?”

    范晓青淡淡的说道:“小谢侯说过了,这事情是他失言在先,无法插手,因此两不相帮,除了找你,我还能找谁?”

    顾颜冷冷的说道:“范仙子,应该不是你一个人前来吧,另外的四位姑娘,何不也请出来见一见?”

    范晓青不禁笑了起来:“顾仙子果然是慧目如炬,你们都出来吧!”

    她将手轻轻的一扬,一条丝带便向后飘飞而去,无数的云气顿时收敛下去,在她身后,露出四个女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们都穿着不同颜色的衣裳,眉目如画,端丽难言,分着红、紫、黑、白诸色,顾颜心中忽然间一动,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:“难道说,你们是五色城中人?”

    五色城,南海七大岛之中,最为神秘的所在,她们虽然名列七大岛之中,却没有人知道,五色城究竟在什么地方,城中又都有些什么人,更有些荒唐的传说,说是五色城早就已经被千镜岛所吞并,里面的那些女修们,全都成为了八荒居士的禁脔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显然传言不符,这五位女子,以顾颜看来,其修为境界,应该都不在自己之下,应该与司空韶相差无几。如果不是她们之中,没有元婴修士坐镇的话,七大岛的实力如何分配,尚还两说呢。

    范晓青轻笑了一声,却没有和顾颜介绍那几个人,只是说道:“顾仙子果然是慧眼,不错,我就是来自于五色城,实不相瞒,谢家的那位小谢侯,是我五色城的仪宾,而且你大概不知道,那枚朱雀环,当年本来就是我五色城之物!”

    顾颜知道从她的口中所说出的,必然都是当年南海的秘辛,不过她此刻却并不动容,只是说道:“阁下莫非就是这五色城的城主么?”

    范晓青肃容道:“本城的城主,已于千年之前殒落,也正是因此,本门至宝朱雀环遗落在外,这些年中,我们孜孜不忘的,便要将让这朱雀环重归故土,因此,还请顾仙子行个方便吧!”

    她身后的一名红衣女子说道:“我们五色城,现在由五天使主事,范姐姐身为青使,是我们之中的领头人,一切都听她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顾颜皱眉不语,她总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古怪,为何这几个五色天使,在等待了二十年之后,突然来找她的麻烦?而且这朱雀环落入张翼轸手中,已逾千年之久,难道她们必须要等小谢侯的帮手,才敢找上朱雀城去么。以顾颜所见,仅凭她们五个人的实力,大概张翼轸也不是对手吧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样,朱雀环已成为她心意相连,驾驭五火之宝,不可能这样子就让出去。她淡淡的说道:“此宝为我护身之宝,绝不可相让。几位的意思,莫非是要强抢么?”欢迎您来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m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