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73章 玄魄珠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顾颜不自禁的低下头,向着这尊小鼎看去。

    只有拳头大小的宝鼎,这时已经看不到妖灵的踪影,而鼎的中央,只有一块小小的空间,一层晶莹剔透的冰雪笼罩之下,有一颗雪白色的珠子,正静静的躺在鼎中。

    这颗珠子就如同是玄冰窟中的冰雪一样,晶莹透明,毫无杂质,顾颜可以清晰的看到,在里面,有一条条白色的影子,正在自然流转,就像是玄冰窟内的那些冰魄一样。

    这颗珠子一现,本来弥漫在周围的漫天冰雪冷意,似乎全被它所吸走了,诸人甚至感觉到,有一股温润之意正开始缓缓流淌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宁封子已经惊呼道:“这是玄魄珠!”

    她飞快的说道:“万年冰雪之英华,凝炼而出冰魄,聚合成玄魄珠,能控天下间一切冰雪之气,这是天赠异宝,你快收取了它!”

    不用宁封子提醒,顾颜已经抬起手,向着玄魄珠抓了下去。

    司空韶的眼中露出了无比的贪婪之意,她喃喃的说道:“原来古修士的话是没错的,这里真的有玄魄珠!”她也顾不得身后的那些弟子,以及浮在空中的骸骨,向着顾颜飞快的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她的额头上,一个红色的火焰印记显得格外醒目,随着她口中低声吟念着的咒诀,一个如火焰一般的手印已经悄然的浮现在半空,向着顾颜的背后,重重的印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顾颜这时,却无心旁顾外敌的来袭。她的一只手,已紧紧的将玄魄珠抓住。但随之而来的冷意,已飞快的袭遍了她的全身,似乎将她的所有经脉与血液。全都冻住了一样,她的全身上下,居然连一个小手指头都抬不起来!

    好在她的神念仍然能够运转。空中的朱雀环自行飞回,漫天的火焰,飞快的向着顾颜身体上落下,似乎要将她的躯体都烧个干净一样。

    这时,那枚手印,终于印在了顾颜的背后。一股极度阴寒之气飞快侵入了她的经脉之中,让她体内如受万针攒刺一般。让顾颜忍不住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但这股疼痛,也激活了她体内的经脉,本来被冻僵的血脉开始流动,顾颜左手在空中一招,朱雀环已飞坠而下。围绕着顾颜的周身飞快一卷,便将她体内的寒气化去,而顾颜一手抓玄魄珠,飞快的向上升去。

    司空韶的双手连扬,周围的冰壁,无数冰雕雪块,如一**的巨浪打下来,而顾颜这时将双手微微捧起,晶莹透亮的玄魄珠漂浮在她的身前。一丝丝的白气向着周围席卷过去,将那些冰雪全都一一化去。

    这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万年凝炼出来的冰魄,聚之而成玄魄,能驭天下间冰雪之气,一出辟易,无可阻挡!

    那只宝鼎在失去了玄魄珠之后。似乎就变得黯淡无光起来,飞快的向下坠去,而正在与蜃魔王相斗的巨灵龟,也舍了蜃魔王,转头向着这只宝鼎冲来。它似乎并不在意空中的玄魄珠,心中孜孜不忘的,便只是这尊宝鼎而已。

    那四只如象腿一般的巨足长伸,已将这尊宝鼎,轻轻巧巧的抓在了怀中,随后它便一转头,向着地面之下飞快的遁去。

    司空韶收取的那只妖灵,似乎已经无声无息,相反在玄魄珠之中,却有一只如冰凤之形的影子,悄然升了起来,那只妖灵,已经被封在了玄魄珠之中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惨笑,“顾颜,你今日坏我大事,我与你拼了!”她扬起手中的玄铁牌,一口鲜血,重重的喷在了铁牌之上,在整个空间之内,顿时漂浮起了一片血光,无数的森森血影,一幢幢的立起,向着顾颜飞快的扑击过去。

    顾颜对这样的情形,很是熟悉,当年展城与陆璇玑就曾经用过分身化影之法,只是他们两个的修为,显然不能与司空韶相比,而她的手中,又有这只冰凤的本命元牌,其威势之大,让顾颜觉得一股压迫之意,顿时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司空韶的脸色这时已经变得惨白,没有一丝血色,她捻唇作啸,极为尖厉的啸声发出,顾颜的心头如受重鼓所击一样。

    嘭!嘭!嘭!

    连续数击,顾颜心头如受剧震,手忍不住一松,玄魄珠便破空飞去。

    那只被困的冰凤妖灵,似乎在里面变得躁动不已,顾颜低吟了一声,朱颜镜已经飞到了她的头顶,一道如水般的光华洒下,让她的心头顿时变得清凉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重重的血影,已经飞快向着她的身上扑至,顾颜扬起手来,朱雀环便再度飞出。

    五色先天火灵,尤其是紫罗天火,是对付这种血影的天然利器。五色火焰飞出,顿时将那一重重的血影全都化去。

    这时在司空韶的控制之下,整个空间已变成了一片血海,无数的森森血影正飞快的涌至,让顾颜化之不去。宁封子说道:“快收服那颗玄魄珠!冰火双重攻击,才是灭杀这些血影的最好方法!”

    顾颜应了一声:“知道了!”她一只手,已将九嶷鼎抓到了手里,随即便重重向前抛了出去。像是在做一个名叫投壶的游戏一样,被揭开盖子的九嶷鼎,将玄魄珠一下子便扣在了里面。顿时将司空韶尖厉的啸声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本来躁动着的冰凤影子也变得安静下来,顾颜飞快的吟念着咒诀,五指在空中不停打出法诀,九嶷鼎中的混沌元气向内急卷,“蓬”的一声,熊熊火焰便自九嶷鼎的脚下升起,将里面的玄魄珠完全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那凝聚着无数冰雪之气的玄魄珠,在五色火灵的炼制之下,不单没有融化,反而变得更加的晶莹剔透起来。一丝丝的白气从上面飞出,便被顾颜以朱雀环收去,而顾颜的脸上,喜意则是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司空韶口中发出尖厉的啸声。她惨白的脸上,泛起了一层层吓人的血色红晕,十指张开。有如利鬼一般的扑过来,连顾颜发出的五色灵旗都没能拦住她,在顾颜炼宝的关键时刻,她已经扑到了顾颜的身后,十指张开如鹰爪,向着她的后背猛插了下去。

    顾颜低喝了一声,在这关键时刻。她不能有丝毫的动摇,全身的经脉瞬间爆发而起,身体不动,硬生生的受了司空韶这一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随着司空韶血淋淋的手指拔出,十道血箭冲天而起。但司空韶指尖上所带的阴气,居然没能侵入顾颜的体内,便被她以朱雀环硬逼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层层的黑雾于她的身体周围炸响,这时九嶷鼎中无数的火焰忽然间敛去,那颗晶莹剔透,纯洁胜似冰雪的玄魄珠,自行的从鼎中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颜不顾背后的伤势,飞身而起,一只手。已稳稳的将玄魄珠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她一手捏朱雀环,一手执玄魄珠,五色火焰与玄冰之气同时合运,周围的血影就如烈阳融雪一般,被一层层的消融了下去。

    司空韶惨叫了一声,那层层的血影。都是由她的精血之所化,顾颜将那些血影炼化,让她的元气顿时大损,她当机立断,抓起那块铁牌,向着顾颜便掷了出去。同时人却不住足的向上飞遁。

    既知事不可为,便不再恋战,在顾颜收取了玄魄珠之后,司空韶便知道,自己已不可能再是她的对手,若再不走的话,不要说那具骸骨了,就连自己的小命也要搭在这里。在这一刻,她也顾不上章涵之和自己的三个属下,施展出全身的解数,不驻足的向上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那块铁牌,带着极重的阴寒之气,顾颜不敢让它近身,她一扬手,玄魄珠便从手中飞出去,极为纯净的玄冰之气,将铁牌之上的血气完全吸了个干净。而玄魄珠中的那只冰凤,似乎也像是打足了精神一样,昂着头,变得神气十足起来。

    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这块本命元牌,是用来禁锢那只冰凤神魂的,如今这只妖灵被玄魄珠收去,又炼化了本命元牌上的血气,从此便不会再受它的桎梏了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忽然间惊叫了一声:“不好!”

    她只来得及喊出了这两个字,玄魄珠已经以极快的速度,倒飞回了顾颜的手中,而那块玄铁牌已在空中,爆碎而开!

    宁封子这时才说道:“那块古修士所炼的本命元牌之上,必须有他所下的符印,玄魄珠将它的精气吸走,符印被破,触动他当年布下的禁法,我们快跑吧!”

    顾颜苦笑道:“你现在说,还来得及么?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对话,只在电光石火之间,而那块玄铁牌的爆碎,所引动的极大爆炸,似乎让天地都为之摇动了起来。无数的气浪不停的向着四周延展开去,如磨盘大的冰块雨点般的砸下,大地像是发生了龟裂,忽然间一记惨叫之声传来,是司空韶一个受了伤的手下,她也是结丹期的修为,居然生生的被地缝所吞噬。

    顾颜厉声喝道:“快走!”她的身形飞快向上拔起,可这时她才瞠目结舌的发现,头顶上的去路,居然已经完全被冰雪所封住,而她在顷刻之间,根本来不及破开上面的禁制。

    而在她身前不远处的那扇冰门,似乎亘古以来就屹立于此,从未摇动过的冰门,在这股巨力的冲击之下,轰然倒塌!

    在冰门之后,冰海之中,无数的冰山巨浪,已经纷涌而至,将这不大的空间完全充斥。这是真正的大劫,千里冰川,都会因此而毁于一旦!

    在玄铁牌爆碎之后,整个空间内的冰壁全都坍塌下来,将这里完全的封成了一个绝地,就连司空韶本人都冲不出去,她被生生的拦在了通道之前,绝望的回顾了一眼,狞笑道:“好吧,就让你们这些人,与我一起陪葬!”

    罗浮与宁芷兰双膝跪倒在地,喃喃的自语,在她们的脸上,浮现出一片庄严而又肃穆的表情,显得无比神圣。

    顾颜飞快的思索着脱身之计。正想着要不要遁入混沌空间中去,冰海巨浪已经飞快的涌来,似乎转眼间就要将她们全都淹没一样。

    这时那只巨灵龟,不知从地方。忽然间现身出来,那尊小小的三足尊,已经没有抱在怀中。而是驼在了它的背上,它高高的昂起头,两只小小的眼睛中射出了两道碧芒,低吼了一声,便像义无反顾的一样,向着波涛汹涌,滚滚而来的冰海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它那本来已经足够庞大的身躯。就像是吹气球一样,开始更加快速的膨胀起来,变得有一座山峰般大小,身体几乎顶住了四壁,与那滚滚而来的冰海。正好冲了一个对头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巨响,那一座座的冰山,被巨灵龟以自己强横的身躯全部撞碎,滚滚的冰海,似乎被它的气势所慑,居然飞快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被灵龟驮着的那尊鼎,上面发出了无数稀奇古怪的光华,在空中,像是有一道道的波纹在不停闪现。无数的影子随之浮现,本来浩瀚震天的海浪与冰山,居然就这样被压平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远处那座最为巨大,正向着此处滚滚而来的冰山,居然也就这样凝在了原地。而以顾颜敏锐的眼神,可以看出。那座冰山,似乎开始慢慢的向远方退去了。

    宁封子皱着眉头,苦苦的思索,“这鼎看上去好眼熟啊,可是我的记忆里,明明没有戊云鼎这个名字啊,它在上古之时,一定还有别的名字!”

    如果换成先前的话,她一定会让顾颜把这尊鼎抢回来,给自己好好的研究,现在现在的形势,顾颜却无论如何,也不可能将这尊鼎抢到手了。

    那只巨灵龟在冲入了冰海之后,似乎带动了整个冰海的流向,汹涌的冰山与海潮开始飞快的向后退去。而在灵龟的背后,让顾颜瞠目结舌的是,那扇冰门,居然又缓缓的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灵龟忽然间回头一顾,这时顾颜才发现,那枚玄铁牌,不知何时,已经镶嵌在了它的额头之上。这时顾颜才注意到,玄铁牌上的花纹,与灵龟背上甲壳的花纹,居然像是同出一源一样。

    宁封子低声说道:“当年的那位古修士,可真是精巧的算计啊,他以冰凤之骸,镇压着这玄冰之眼,又让这只灵龟守护着万载玄冰窟,如果本命元牌破碎的话,就会唤醒它的灵诀,打破这只灵龟身上的禁法,让它觉醒。现在灵龟身上的神兽血脉已经觉醒,我们这些人,都无法和它对敌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想到自己刚刚和一只上古神兽的后裔作战,背后就不禁浸出了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那只灵龟的目光环视过来,每个人的身上都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,它的眼睛中,忽然间射出了两道碧光,在所有人的头顶上绕了一圈之后,落到罗浮与宁芷兰的身上,随后她们两个的身形只一闪,就在空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然后这只灵龟就回过头来,四条腿在冰海中不停拨动,大步向前,飞快向着冰海的远方奔去,转眼间便不见踪影。而那扇冰门也又重新矗立起来,像是先前一样,抵挡着无数冰海波涛的冲刷,像是一切都没有改变过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看着它的背影远去,低声说道:“这只觉醒了的灵龟,它义无反顾的冲入冰海之中,到底是去做什么呢。还是说,当它觉醒了远古的血脉之后,那位古修士,还有什么任务,需要它去完成?”在这玄冰之下,似乎深藏着一个源自上古的大迷团,顾颜觉得,自己来到这里,毁去了玄冰之眼,并没有解开这个疑团,相反,她只是让这个疑团开启了而已。

    宁封子托着腮说道:“我估计,那两个小姑娘,还是受过当年那位古修士的传承吧,灵龟在她们的身上,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,才会把她们送出去,这里的玄冰之眼已经毁了,小冰宫失去了立功之基,虽然原本的冰山已经不会再来撞击,小冰宫不会再有覆灭之虞,但我想,她们也不得不搬家了吧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那是她们自己的事情了,我哪管得了那么多?”她的目光缓缓的抬起,落在远处的司空韶身上,说道,“现在,我们似乎还有一个敌人需要解决呢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司空韶,被顾颜的玄魄珠伤了元气,脸色一片惨白,嘴角还噙着鲜血,她低声说道:“顾道友,今日之事,算是我栽了,你我来谈个交易如何?”她身为副岛主之一,平生都在尔虞我诈中度过,什么生死大仇,在她的眼中,都远不是不能化解的。既然现在处于劣势,那么送出一些筹码,换来自己的生存,也绝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这时,说什么求情的虚语,并无意义,她知道,如果没有实质性利益的话,那么顾颜宁愿把她灭杀在此地,也不会愿意在以后,结上朱紫岛这样的一个大仇。

    顾颜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是么?”

    司空韶也不废话,说道:“我愿意将这具冰凤之骸赠与你,反正你也收取了玄魄珠,并且困住了那只妖灵,我会再传你操控之法,让你能够控制这具九阶神兽的尸骸!”

    这的确具有着极大的诱惑力!

    要知道这是一只九阶的冰凤之骸,如果能够炼制成为傀儡的话,其威力不在一个元婴修士之下,这绝对是苍梧大地,包括这南海之中,所有结丹修士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在顾颜的脸上,并没有见到丝毫的笑意,她淡淡的说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司空韶脸上的笑意顿时一滞,她刚要说话,忽然听到在身后,响起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我亲爱的好师姐,你怎么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了呢,这种谎话,连你自己都不会相信,你怎么会觉得,能够骗得了这位顾家姑娘,要知道,她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物呢。就连我们一向眼高于顶的端木小师妹,都毫不留情的死在她的手底,难道她还怕多杀你一个吗?”。

    司空韶的脸上,顿时变色!

    她回过头来,狠狠的盯着在背后的通道之中,翩然出现的一个身影,恶狠狠的说道:“段盈袖!”

    在灵龟遁去之后,这里的禁制便不再成为障碍,所有人都可以脱身,但顾颜也没有注意到,段盈袖是什么时候,无声的出现在通道之中的。

    只是月余不见,这时的段盈袖,似乎比先前又多了几分妩媚之意,她脸上带着微笑,看着司空韶,表现的极为姐妹情深,但顾颜不管怎么看,都觉得她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怜悯之意,就像是在看着个死人一样。

    因此听她揭破了自己杀死端木紫之事,顾颜也并不变色,只是淡淡的向她点头,“原来是段岛主,别来无恙否?”

    段盈袖笑道:“我听说顾姐姐来了玄冰之眼,就知道你一定是来帮我的忙了,受人所托,忠人之事,果然是信人。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彼此约定而已,至于你们门派中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事,我可没心思去管。”

    段盈袖笑道:“那是当然,姐姐出尘脱俗,拿这些事来烦你,我都有些不忍心呢。”

    她转过头去,看向司空韶,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,“司空师姐,你这么拼命的赶到千里冰川来,我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呢,原来就是来抢冰凤之骸和玄魄珠的么?”

    司空韶冷哼道:“段盈袖,你不要打别的主意,我在离岛之前,已经和师父将此事报备过了!”

    段盈袖脸上的笑意不减,“是么?不过如果我回去之后禀告师父,说是你行事鲁莽,引动了地底的灵龟觉醒,坏了大事,险些让冰凤之骸覆灭,多亏了我出手相救,才完整的将冰凤之骸收取下来,而你最后良心发现,与那只灵龟同归于尽,为师门做出了最后的贡献,你说师父她老人家,会不会相信呢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