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71章 神秘宝鼎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宁封子自觉十分丢脸,掸了掸衣服,才说道:“这只大乌龟有些古怪哎,你看到它的眼睛了吗,那是碧眼金睛!与破灭万法之眼一样,专门破阵法幻术的,像我这种灵体,如果被它的眼睛照上,不死也要脱层皮的!奇怪,就算是当年真正的玄武灵龟,也没听说有这样的异能啊。难道它是变异了的品种?”

    顾颜摆摆手,“你看这只乌龟,其实它和善得很,只将你驱开了它的身边,并没有再行追击,倒像是在守护什么东西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宁封子站在顾颜的身后探着头,打死也不肯走到前面去了,她在后面慢慢的踱着步子,“可是这里空空荡荡的,就只有这么一只大乌龟,并没看到别的东西啊,它到底在守护着什么,还是说,它与上面那具冰凤之骸是一样的,都是在守护着玄冰之眼?”

    她忽然间用手敲了敲额头,“这只大乌龟,该不会是玄武灵龟与那只冰凤杂交之后,所生出来的吧,难怪这么怪异,身上的神兽血脉,如此浓重!”

    顾颜哭笑不得的敲了一下她的脑壳,“你哪来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,这两者一为飞禽,一为走兽,也能够扯到一起的么?”

    宁封子也觉得这个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了,失笑起来,“是我想多啦。不过我们进这玄冰窟,不是为了寻宝么,可是这里除了这只大乌龟,根本什么也没有啊,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颜围着这只巨龟。轻轻的踱着步子,忽然说道:“封子,如果你有最珍贵的东西,你会把它放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宁封子不解道:“当然是放在身边。寸步不离啦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起来:“那就是了。你看这只乌龟,它又没有储物的法宝,又没有自带的空间。它会把珍贵的东西,放在哪里?”

    宁封子顿时想了起来,“我知道了,它放在肚子下面!难怪这只乌龟根本不动,我还以为它是老得快要死了呢。”

    顾颜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“我看这只乌龟,对你这个天生灵体颇感兴趣。封子,这次你可要帮我的忙啊。”

    宁封子本来得意的脸色忽然间害怕起来,“喂,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我小时候听过一句俗话,设下香饵钓金鳖。封子,你帮我做那个香饵如何?”

    顾颜本来不是做事不稳重的人,不过她冲进了玄冰窟,如果就这样一无所获的回去,那么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?而且看司空韶对她那样的紧张,这玄冰窟中,一定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秘密,放眼整个洞窟,唯一的线索。就只可能在这只巨龟的肚子底下。因此,让宁封子冒一点小危险,似乎也无伤大雅……

    宁封子苦着脸说道:“喂,这样很危险的啊,我要是被它的眼睛照上,不死也伤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答。取出了朱颜镜,忽然间一把将宁封子抓住,连同着朱颜镜,远远的抛了出去,“你去试试吧!”

    宁封子在空中哇哇的大叫着,不由自主的被扔到了那只巨龟的上空,巨龟的全身一震,它的头颅顿时间扬了起来,发出了一记低低的吼声,两道碧色的光芒便从它的眼中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宁封子大叫道:“喂,不行啦!”她双手飞快的在空中打着繁复无比的咒诀,朱颜镜在空中不停的翻动,而她口中则开始不停的吟念起来,似乎都是上古的文字,顾颜居然一句也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在她的控制之下,朱颜镜就像个陀螺一样在空中飞快的翻滚起来,在空中映出了无数个层层叠叠的影子,像是有千百个宁封子同时出现在上空一样,那只巨龟似乎怒气勃生,它的两眼之中,不停的发出碧光,每一道光华射出来,就射中空中的一个虚影,然后那个虚影就化作一阵青烟,飞快的湮灭于无闻。

    但在宁封子的全力摧动之下,朱颜镜幻化出的虚影休止千百,那只巨龟每一睁眼,就能消化一个虚影,但空中成千上万的影子,却是根本消之不尽。宁封子单脚站在朱颜镜上,用脚尖不停的拨动着镜面,在空中摇动出无数光华来,得意的伸出手,向着那只巨龟勾了一勾,“喂,你有胆就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顾颜在远处,向她轻轻挑了下大指,“果然厉害!”

    巨龟发出了一声怒吼,它的全身不停的摇动着,似乎从出生以来,就从未移动过的身躯,终于缓缓的动作起来,在它的龟壳上,有无数的冰霜被抖动下来,随后那庞大的身躯便忽然间挺立起来。

    这只巨龟的身躯之大,就如同一座小山一般,尤其是那长长的脖颈,只轻轻一动,就可以横跨数十丈之远,从龟壳之下,露出了四条足来,就如同大象腿一般的粗壮无比,它这一站起身来,整个玄冰窟的气势都为之一凝。

    巨龟起身之后,动作便更加灵活起来,它的两只眼睛不停放出碧光,准确无比的寻找着宁封子的位置,而碧光的穿透力似乎更加强大,一条虚影根本挡不住它,有时一道光华,居然能够穿透三五条虚影,险之又险的冲到宁封子的近前,顿时让她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宁封子在空中不停的变幻着方位,大叫道:“喂,你再不出手,我就死掉啦!”

    顾颜看准了巨龟的头拔向空中的时候,她的身形忽然间疾动,并没有向着空中飞去,而是贴地而来,向着巨龟的小腹之下冲去。

    而那只巨龟因为在不停的追逐着宁封子,已经渐渐的失去了原来的位置,顾颜清晰的看到,在它的小腹下面,居然有着一个小小的冰坛,在冰坛之上,刻着无数古怪的花纹。有一个三足的小鼎,正横躺在上面,周围无数的冰魄,似乎在同时向着这里游动过来。循环往复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顾颜还没有欺近,就已经感受到无比浓重的寒气。远比玄冰窟中的还要厉害,甚至让她的身形都有些迟滞起来,但她的速度却丝毫不减,一手摧动朱雀环在前面开路,五色火焰飞腾,金雷羽全力摧动,五对翅膀在背后生出。将周围的阻碍全都割破,她的速度陡然间便加快了数倍,一下子便冲入了巨龟的小腹之下,一只手,已经将冰坛上的小鼎抓住。

    在手指接触到鼎身的一刹那。无数股寒气飞快的冲入了她的经脉之中,只这一下,几乎要将顾颜的全身冻僵!

    她低吼了一声,套在指上的朱雀环被激发出来,五色火焰同时飞起,罩着这个小鼎向后猛拖。

    那尊三足小鼎,像是被冻在了冰坛上一样,但在顾颜的五火合运之下,本来凝得极紧的三足。周围冒起了无数的青烟,冻在冰坛上的三足开始松脱下来,顾颜用力的向后一扯,同时整个身子如离弦之箭一般的向后射去。

    在她托着这尊鼎的同时,整个身体上都开始浮出了丝丝的白气,一层白霜飞快的在她的体外凝结。如果不是她有五色先天火灵护体的话,这股寒气,足可以将她生生的冻成冰块!

    随着她将这尊鼎拔离了地面,那块小小的冰坛忽然间爆碎而开,无数的碎冰漫天飞舞,深深的嵌入了巨龟的小腹之下,那只巨龟怒吼了一声,乌龟的灵智都十分迟钝,这只巨龟虽然境界极高,但论起灵智,显然不能与一般的灵兽相比,似乎直到这时,它才发觉空中的宁封子只是个幌子,而真正出手的却是顾颜。

    它庞大的身躯,硬生生的自半空中转过来,四足在地下发力一蹬,如小山一般的身体,举重若轻,无比轻盈的向着顾颜飞扑过来。

    顾颜得手之后,便毫不犹豫的拔脚向后飞奔,虽然她不知道这鼎中是什么,但有这样一只灵龟守护着的东西,必是极为珍贵之物,她已经打定了脚底抹油的主意,冲出玄冰窟后,就直接北返,小冰宫的事情也不管了,让她们自生自灭去吧,回头去接了葛灵,就跑路回大荒去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,这只巨龟所爆发出来的能量,是如此的惊人,它那庞大如山一般的身躯,在这一刻,居然快似闪电一般,瞬间便将她头顶上的整个天空都遮蔽住了,无比强大的重压,让她本来正飞速后退的身躯,硬生生的止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宁封子惊呼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顾颜临危不乱,她手掌前伸,五面灵旗便自冰面之下拔地而起,将巨龟拦在了身前,把那股巨大无比的冲力全都泄去,同时八口玄天剑已自空中落下,重重的剑光,飞快的向着巨龟的背上削去。

    玄天剑落在龟甲之上,便发出了“叮叮”的响声,在那厚重无比的龟甲上,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白印,却没有能够对它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顾颜这一刻,不禁凛然而惊,她以玄晶重炼过的玄天剑,其锋利之处,就算当年以身体强横著称的蜃魔,大概都禁不住如此密集的攻势,而这只巨龟,却只像是在给它挠痒痒一样。

    在半空中的宁封子这时失去了威胁,她眼睛咕噜噜的一转,并没有转过头来相助顾颜,而是向着爆碎了的冰坛所在冲去。惊呼道:“这是万年冰雪之英啊,这下发达啦!有这个相助,我的九转金身诀,终于可以再度晋阶啦!”

    她口中发出惊讶的呼声,手下丝毫不停,将冰坛爆碎之后,仍流落在原地的十余颗小冰球抓在了手里,向着顾颜的身后飞回。说道:“喂,你挡着这只大乌龟吧,我要进空间里去修炼了!”

    顾颜只来得及一手抓住朱颜镜,而宁封子的身体已经没入了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这时那只巨龟已飞快的向她冲了过来,五面灵旗被震得摇摇欲坠,旗杆似乎马上就要折断一样。在顾颜的身后,有无数的冰雪,将她的归路挡住,顾颜不禁有些遗憾,如果不是她的太阿剑,在与八荒一战中毁去,这时便可以破开冰雪逃生。

    她的手自空中一引。一口金光四射的长剑便自空中落下,最后一口玄天主剑握在了手中,随后,她的身形不退反进。向着那只巨龟的脖颈之处,狠狠的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剑气锋锐,在空中激起了一层层的气浪。无数的冰雪被震得向四周飞溅,那只巨龟大吼了一声,二目一张,一道碧光便直射出来。

    这道碧光,并没有向着顾颜飞去,而是向着那五面灵旗不断的冲击,顾颜借以镇压地脉的幻剑灵旗。在它的冲击之下,居然有摇摇欲坠之势。

    在混沌空间中的宁封子叫道:“你小心,她的碧眼金睛,专破各种阵法!”

    顾颜恼火的说道:“这只乌龟真是笨,它这是要同归于尽吗?”。要知道她以五色灵旗压制地脉。否则以这只巨龟的冲击之力,用不了一时三刻,只怕整个玄冰窟都会坍塌。

    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乌龟都是一根筋的,它只知道守护着自己的宝物不被别人抢走,只要你手中的法宝不离开这个洞窟,那么它就是把整个玄冰窟都震塌了,也没有关系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顿时将顾颜提醒,她虽然想夺此宝,可也没抱着要与宝偕亡的想法。一扬手,便将手中的小鼎向外飞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同时,空中一只金光大手已经飞快的落了下来,大手的无名指上,那枚朱雀环闪耀不停,五色雷霆向外激发而出。将后面的层层冰雪全都震塌,露出通向上面的一条通道来,而那尊三足小鼎,就被顾颜从玄冰窟中抛了出去!

    那只巨龟,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怒吼,它硕大无比的身躯,在空中忽然间飞快的缩小,转眼间就变得只有一个花盆一样的大小,然后便向着这条通道之中,疾冲而去,其速度之快,居然还赶到了顾颜的身前。

    顾颜瞠目结舌的看着这只乌龟的巨变,她将灵旗与九嶷鼎同时收回,飞身追了出去。虽然并未回顾,但在她的身后,清晰的听到了无数冰层的碎裂之声。

    随着那只灵龟的离去,四周的冰璧全都飞快的坍塌了下来,只要顾颜慢上一丝,就要跟这座万载玄冰窟一起陪葬了。

    在玄冰窟之上,司空韶仍在全力的对付着那只妖灵,她已经成功的将妖灵困在了玄铁牌之中,正在慢慢的将其身上的灵力化去,当其身上的灵力全被化去之时,她便能够成功的收取这只妖灵,并借此炼化它的骸骨,回去交给云紫烟,炼成朱紫岛建岛以来,从未有过的九阶神兽傀儡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事,让她想想都会觉得兴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忽然发现脚下剧烈的震动起来,本来玄冰窟的入口之处,无数寒气飞快的向外激发周围瞬间便布满了寒意。站在玄冰窟洞口戒备着的章涵之诸人,身上转眼间就凝起了一层白霜。

    司空韶惊呼道:“不好,那个女人,她居然真的撬动了玄冰窟!你们小心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在她们身前,本来玄冰窟占据的地面,轰然塌陷下去,无数寒气笼罩之下,一尊三足小鼎已经飞了出来。司空韶厉声喝道:“抓住它!”

    司空韶的一名手下正守在当面,她闻言,便伸出手,去抓这尊小鼎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刚一接触鼎身,一股极为阴寒之气便透体而入,以她结丹后期的修为,居然都抵御不住这股寒气,全身的经脉似乎在一刹那间被全部冻住,手指僵硬得无法运转,眼睁睁看着这尊小鼎从手中飞走。而在这时,那只灵龟已经自小鼎之后飞出,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她的胸口上,顿时便将这位女修撞得筋断骨折。

    罗浮与宁芷兰看到了那只灵龟,全都惊呼起来:“这是巨灵龟!”

    在小冰宫的秘室之中,有着一幅创派祖师的画像,那是当年建造小冰宫那位古修士的自绘像,虽然小冰宫与这位修士,并没有彼此师承的关系,却仍然认他为小冰宫之祖。

    在这幅自画像中,那位古修昂首四顾,睥睨天地,威风不可一世,在他的脚下所踏的,便是一只灵龟。在画像边上有所记载,这只灵龟源自上古灵种,有玄武灵龟的血脉,而那片龟甲,也正是那位古修所留下来。

    这种灵龟,生下来身体便有十数丈大小,不出几十年,就长得如同小山一般,因此也被称作巨灵龟。但它的寿命到了三千年之后,身形就会开始缩小,每三千年形成一个循环,直到九千年,身躯便可以运转如意,要大便大,要小便小,而其寿命,据说远在一般的灵兽之上。几可与当年的神兽并齐。

    这只巨灵龟,居然能够将体积缩得如此之小,那么它至少也有万年以上的寿命了。莫非这就是当年古修随身的灵龟么?

    罗浮与宁芷兰等人都向着灵龟拜倒。而这只灵龟,却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她们一样,它小小的身躯,如闪电一般,向着空中的小鼎飞去。

    司空韶正以本命元牌,压制着那只妖灵,分不出手来,厉声喝道:“你们围上去!这只灵龟,天然受玄冰之眼的克制,在这里,发挥不出它的全部实力!”

    顾颜反而最慢,落在了小鼎与灵龟之后,这时才从玄冰窟中冲出来,在她的身后,玄冰窟已经轰然坍塌,在她的身后,形成了一道深邃无比的沟壑。而她一冲出来,迎面便遇上了司空韶的手下。

    加上章涵之的四名女修,同时向着她围拢过来,顾颜厉声喝道:“让开!”

    不等她们回话,顾颜一只手已经扬起来,五色雷霆向着前方狂劈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八口玄天剑已当头压来,剑光如雪,将正前方的那名女修护身宝光全都削了去。

    那名女修赖以护身之宝,是一柄淡金色的宝伞,顾颜那只金光大手已当空落下,将宝伞抓在了手中,五色火灵于空中合运,嗞啦啦的声音不停作响,这件可以列入中品的法宝,被顾颜举手之间便已毁去。

    那名女修却极是硬气,她护身之宝便毁,却仍然手执长剑,迎上前来,顾颜不耐烦与她应付,毕竟她不能与那位休宁岛主杜确相比,举手投足之间,便能够灭杀一位结丹后期的修士。一扬手,五面灵旗便自空中落下,云气缭绕,一座庞大的幻阵已将四人全都困在了中间,而她则飞快的向着空中的小鼎冲去。

    但她的动作,显然没有那只灵龟更快,灵龟已经抢先一步,冲到了小鼎之前,它的四足同时从身下探出,已将小鼎抱在了怀中,细长的脖颈扬起来,发出了一记震天动地一般的吼声。

    昂——昂——

    周围的冰壁被震得飞快摇动起来,罗浮与宁芷兰拜伏在地,面对着这只在她们心中有如神圣一般的灵龟,连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但顾颜却不惧这些,她在空中见赶之不及,一扬手,便将朱雀环又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击,她以全力摧发,在空中顿时浮现出了一只巨大的朱雀身形,双翅展动,遮天蔽日,五色火焰围绕在它的周围,张开长喙,向着灵龟狠狠的啄了过去。

    宁封子顿足道:“这下完了。朱雀玄武,一冰一火,本来就是天敌,哪有不打个天昏地暗的?”

    那只巨龟见到朱雀出现在空中,顿时发出了怒吼,它的身形在空中飞快旋转,转眼间就变得如小山一般大小,几乎充斥了这空间内的三分之一,两者轰然的对撞在一起,冰与火的交击,无数烈焰飞空,如磨盘一般大的冰块铺天盖地的砸了下去,让这玄冰之眼的所在,一片狼籍。

    顾颜有紫云圭护体,一般的冰雪都伤不了她,低啸一声,空中那只金光大手又落了下来,如闪电般向着小鼎抓去。而她的左手已擎出了朱颜镜,口中低声吟道:“流水落花春去也……”

    五指轻轻的在镜面上一拂,就如同春回大地,冰雪消融一般,横亘在她眼前的那些冰雪瞬间便被消去,而空中的那只大手,已经抓到了小鼎的三足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