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65章 玄秘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顾颜淡然不语。她在见到江姒云的第一面,就知道她中了极深的寒毒,这远非一般的寒气所能造成,这种寒气已经深入脏腑,除非是像顾颜这种,能以自身炼化五色先天火灵的人,才能将寒气慢慢的于体脉之中化去,否则寒气不去,滞留于脏腑之中,化之不去,便成绝症,尤其像江姒云这种修炼阴寒之功的人,她的体内,有寒气天然生长之根基,因此比起旁人的伤势尤重三分。

    而江姒云身为结丹后期的修士,境界并不在顾颜之下,以她受伤之重,除非是有元婴修士为她倾力疗伤,否则效果不大,也正是因此,江姒云并没有打着治伤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顾颜却说,她能够炼制碧焰丹!这无疑让罗浮与宁芷兰都惊喜非常。

    碧焰丹是顾颜用来在结婴之后稳固境界所用,顾名而思义,这是一种元婴期所用的丹药,但世间万法,各有不同,除了结婴时之外,碧焰丹也是祛除寒气的疗伤圣药,只是如今这个修仙界,丹道式微,南海又荒僻,连炼丹师都极少,自然更无人懂得这种丹药的炼法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罗浮才感到惊喜非常,她拉着顾颜的手说道:“不管你要什么,我们都会给你配制出来,只请你炼制出丹药,救我大姐一命!”

    顾颜并没有被她的热情所动,只是说道: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你们需将小冰宫所发生的事,原原本本的告知于我,我才能决定我的行动!”

    罗浮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回头看向江姒云,她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本想着中了寒毒,已经无幸,我一人扛下就是。既如此,就请顾仙子入冰室吧。待我将详情一一告知。”她又看了章涵之一眼,“也请章姑娘一同前来。”

    随即又吩咐萧清漾:“你将这位葛灵姑娘,与她的父母都看顾好了,不得少了一根头发。”她话声虽平和。却带着宫主特有的天然威严,萧清漾与杜芳嬛躬身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顾颜在心中暗赞,这位宫主身上虽受重伤,但在死亡之前,仍能保持着如此淡然,且行事一丝差错也无,照顾得面面俱到。这种修心之术,只怕自己也未必能及。

    她与小冰宫等人,加上章涵之一起,到了那间冰室之中。这是小冰宫最为秘密的议事之所,像萧清漾等人,都没有资格进来,进来此地的,就只有她们五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冰室之中。只有几个冰雕的石座,寒气之重,比外界更甚。江姒云一进来,顾颜就觉得她的脸上,像是又结起了一层冰霜一样。

    江姒云咳嗽了几声,笑道:“此地据说连通着万丈之下的地穴,玄冰海眼所在,因此寒气便重了些,请诸位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顾颜身怀朱雀环这样的至宝,自然不惧阴寒之气,而章涵之则又拿出了一块黑色的石头,在手中随意把玩着。顾颜便感觉到在她的身边,那丝阴寒之气开始慢慢的褪去。

    江姒云请众人落座,才说道:“我气力不继,芷兰,由你向两位仙子解说吧。”

    宁芷兰应了一声,她正如本人的名字一般。优雅如芷,气质若兰,声音也是细声细气的,说道:“章姑娘或许知道些内情,但应也不多,我便先从小冰宫的来历说起吧。”随即缓缓说道,“我们这小冰宫,具体由何人所建,何年所建,已不可考,只知道应是上一次道魔大战之前的事了,这座宫殿,通体由冰雕而成,封在万丈冰川地穴之下,远非现在的修士所能及,应是上古时的大修所为,只是这宫殿废弃已久,后来又得人重建,才叫小冰宫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虽然有些絮叨,但语气平和,声音很是好听,顾颜也愿意听下去。听宁芷兰接着说道:“这小冰宫处在万丈冰川之下,只有一条缝隙与地面相连,也被寒冰封死,只在五六七这三个月,冰川融化时而开,其余时刻,都镇在冰山之下。因此外界看我们,不免有些神秘。”

    顾颜点了点头,“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宁芷兰苦笑道:“说起来也是无妄,我们小冰宫僻处极南之地,宫中的弟子们,连修行上都不方便,只能修炼阴寒之气的功法。不知顾仙子是否有所感觉,这小冰宫中的寒气,比起外面更加的浓烈?”

    顾颜点点头,“不错,而且我发觉这几天,寒气还在愈加的浓重起来。”

    江姒云缓缓的说道:“芷兰,不要再练弯子了,顾仙子是明眼人,你尽可直说。”

    宁芷兰听到顾颜说的话,微感惊讶,接着说道:“此地寒气之烈,其实是因为,在小冰宫之下,另有一座冰山!”

    顾颜看到宁芷兰说出了这句话,江姒云与罗浮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,不禁有些好奇,这千里冰川之上,大大小小的冰山无数,何以一座冰山,让她们珍而重之的提出来?

    宁芷兰道:“实不相瞒,我们虽是后来者,但按先前祖师的猜测,这小冰宫,在上古之时,曾是某个大修的洞府,只是后来因故而废弃。那位古修士,将这里所有的东西全都带走,只留下了一个空壳,不知何故。后来祖师在此地开府,曾加以推算,经历代十余位宫主,观察天象,观测周围地脉的流向,这才发现,此地连通着万载玄冰之眼。每隔一千年,玄冰之眼会自动开启,里面的阴寒之气外泄,会在外面凝结成冰块,长久以往,便会形成一座冰山。这座冰山年深日久,越变越大,最终会将整个小冰宫全都同化,这里的一切都会被碾成碎粉。这也是顾仙子到此之后,感到里面的寒气愈加浓重之故。因为那座冰山,已经越长越大,开始离小冰宫愈加的近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有些瞠目结舌,若果如宁芷兰所言,这小冰宫之下,连通着万载玄冰之眼的话,那么在此地修行寒冰真气一类的功法,必能收事半功倍之效了。只是福兮亦祸之所倚,大概当年建功的那位古修士也没想到,玄冰之眼下,会凝结出一座冰山来。最终要将小冰宫彻底的吞噬。

    她皱眉道:“冰山形成,绝非一日之功,难道贵宫先前,就没有一个计划么?”

    宁芷兰道:“本来按我们的推算,这座冰山要将小冰宫吞噬的话,至少还要三五千年的功夫,先前的历代祖师。想将这座冰山消去,让小冰宫能够永立于此,但最终发现不成。因此在我们的太师祖之时,便已经开始筹划,于冰川另外的地方,再建小冰宫,将这里的弟子连同建筑,全都迁走。只是这绝非一日之功。直到现在,这个筹划,也不过刚进行了三成有余。但在数年之前,我们便惊讶的发现,这座冰山,居然开始以极快的速度,飞快向外扩张。只用了短短的数年功夫,便赶上了先前几千年的速度,照这样下去,用不了多久,我们小冰宫就要被这座冰山所吞噬掉了!”

    宁芷兰看上去,是个极为温柔淡雅之人。但她这时候说话,也带着几分惶急之色,显然这种事情,颇为出乎她们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顾颜皱眉道:“天体运行,地脉流动,都自有其的规律。非常人所能干预。虽然修道人常说逆天而行,但我们毕竟不是上古的神仙,能够以一己之力,干涉造化自然,你们历经十几代的推算,按理说应不会有误才是。是否是最近这里的地势,出了什么变故?”

    顾颜所说的情况,也并非罕见,她就曾听葛根说过,在千余年前,南海便曾出现过一次巨变。有一块从天外飞来的陨石,落在南海之中,最后引得潮汐都出现了巨变,将本来一片绵延千里的岛屿,生生的全都淹没了。只是小冰宫地处冰川之下,除了天外飞来的横祸之外,顾颜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江姒云这时似乎回过了气息,她缓缓说道:“还是我来和顾仙子说吧。”她转过头,对顾颜道,“那玄冰之眼,这些年变得愈加大了起来,按我们的推算,应该是由于地壳的变故,引得地底积藏的玄冰之气外泄,速度不断加快,但其速度都十分均匀,至少也要几千年的功夫,现在的情况,应该是在玄冰之眼内,出现了什么变故才对。”

    顾颜沉吟道:“这样说来,江宫主是亲自去玄冰之眼中去探查情况,不慎中了寒毒么?”这样一来,江姒云身上寒毒之重,也就可以解释得清了。虽然小冰宫中的寒气极重,让一般的筑基修士都很难承受,但顾颜自己应付都绝无问题,何况江姒云这种土生土长的人。能够让她中了寒毒的,也只有玄冰之眼,那种积藏了万古阴寒之气的所在了。

    江姒云苦笑道:“可不正是如此?实不相瞒,我自忖修炼玄冰真气,耐寒之力,在这南海之中,除了几大岛主之外,不做它人之想。但我以本宫秘传的法宝护身,下那玄冰之眼,只下了不到一半,便被一股极寒之气所打了回来,若非有本宫的迭罗宝伞护身,只怕要身殒在其中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沉思了片刻,说道:“恕我冒犯,可否探脉一试?”

    江姒云倒不在意,大大方方将手伸了出来。顾颜伸出三指,按在腕脉之上,眉头便紧紧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罗浮等人,知道顾颜能炼碧焰丹之后,对她便多了三分敬重,通常来说,一位炼丹师的医术,多半是不差的。几人都直勾勾的看着顾颜,屏住呼吸,不敢言语,只有章涵之坐在那里,微闭双目,如不视不闻一般。对江姒云的生死,如漠不关心一般。

    顾颜搭上她的腕脉,将自己的火灵之气释放进去,就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反震回来。随即江姒云的身体轻颤了一下,她的经脉便完全放开,任由顾颜探查进去。

    这倒让顾颜对她高看了几分,身为一宫之主,果然有这样的气度。

    她将火灵之气游走江姒云的全身,一掠而过,便收起手来,说道:“果然我猜得不错,江宫主的身上,除了被阴寒之气所侵之外,应是还中了很深的毒性。”

    罗浮惊呼道:“玄冰之眼。处万载冰川之下,是天地间最为纯净之所,怎么会有毒性?”所谓江姒云中了寒毒,只是寒气侵入脏腑的一种通俗性说法。并非是真的中了毒。而现在顾颜却说,她经脉之中,除了寒气之外,真的还有毒素,让罗浮顿时露出了怀疑之色。

    顾颜不答,对江姒云说道:“江宫主,你修炼玄冰真气。可否感觉到,在经脉之中,隐含着一种反弹之力,你的真气越浓,这股反弹之力也便越大?”

    江姒云点点头,“我只以为是我的修为境界不够,不能将体内的寒气完全压制住,因此不断的摧发真气。但这些日子,伤势似乎更加严重起来。以顾仙子之见为何?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你的寒气深缠于脏腑不去,再加上毒性正缓慢侵入经脉之中。以后不可再用真气炼化,否则经脉受损会更加严重。”

    罗浮惊呼道:“那会怎样?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只有等我的碧焰丹炼成,再以五火辅之,先将寒气消去,再慢慢炼化体内的毒性,绝非一日之功,这些日子,江宫主应谨慎一些,不可和人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江姒云苦笑道:“再有半月时间,只怕小冰宫就要被冰山吞噬。我这条性命,存与不存,又有何意义呢?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贵宫不是早就想好了应对之法么,尽管迁到其它地方便是了。何必如此苦恼?”

    罗浮哼道:“大姐说了,她要与这小冰宫共存亡呢。”

    江姒云露出一个惨笑,“我生于斯长于斯。如今大好基业却要毁于一旦,而转移小冰宫之事,还远未做得完全,等冰山来袭之后,大半的基业要毁在此地,我就算逃生,有何面目去见历代祖师?”

    顾颜眉头轻皱,这件事情,似乎是江姒云的心结,旁人很难劝说,只是这与她并不相关,她沉思了片刻,说道:“按你们的推测,冰山若要来袭,还要多久?”

    罗浮道:“再过半月,便是七月十五中元之日,玄冰之眼只有在那一天才会大开,也是寒气最烈之时,按我们的观察,在那一天,冰山便会彻底的将小冰宫吞噬掉。”

    顾颜问道:“那个时候,玄冰之眼也会被遮蔽起来么?”

    罗浮点了点头,“到时候不单是玄冰之眼,上面的这条缝隙,也会被彻底封闭起来,这里便会被永远尘封,不见天日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既如此,有个不情之请,还望宫主允准。”

    江姒云柔声道:“顾仙子有什么要求,但说无妨,凡敝宫能满足之处,必不会推脱。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我想留在此地,见识一下那玄冰之眼的奥秘!”

    江姒云脸色顿时一变,宁芷兰与罗浮,也露出不敢相信之色,她们本来以为,顾颜是想讨要小冰宫中的什么东西,看在她能够炼碧焰丹的份儿上,自然是没有不允的,可是顾颜的意思,是要留下来与小冰宫共存亡?

    顾颜看到她们惊讶的眼神,笑道:“我并非要学江宫主,肯以身殉宫,只是我想,虽然冰山来袭,但未必就找不出一个法子,能够保全小冰宫的基业不是么?”

    江姒云愣了一下,说道:“我们又没有移山倒海之力,能够将小冰宫整个的移出来,还能有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顾颜微微笑道:“我虽没有,但阵法却有!我所炼的幻剑灵旗,能定天下之灵气灵脉,如果能在小冰宫之中布下阵法,若无意外,应可延缓冰山数月来袭,想必这个时间,足够贵宫作出一些事情了吧?”

    众人的脸上同时露出惊喜之色,“没想到顾仙子,还是一位厉害的阵法大师!”

    阵法之道,在道魔大战之后就逐渐势微,除了莲花山一脉之外,苍梧大地之上,极少有人再精通阵法之道,南海这种荒僻之地,自然更是如此,因为众人一时间都有捡到宝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时章涵之轻哼了一声,“我听说莲花山有一位弟子,就在菡萏峰,不知你比她如何?”

    顾颜自然知道她所说的是秦明月,她想到了秦明月的用心,这也是至今顾颜仍不明白的地方,为何她处心积虑的要暗害自己。听到章涵之的话,心中便起了三分警惕,说道:“秦仙子名门嫡传,人所共知,我只是外道罢了,自然比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江姒云等人却没留意听这些,罗浮说道:“大姐,若有几个月功夫,再加上顾仙子相助,至少可把小冰宫中大半的东西都转移出来,那时候,你就和我们一起走吧!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不过我的幻剑灵旗,在一次争斗中受损,需要先期进行修复,因此,我想到玄冰之眼里去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顾颜真正的用意,以她的行事风格,自然不会为了小冰宫这群素不相识之人,拼出自己的性命,她此行,有一多半,是真的想进一次玄冰之眼,为此,她不惜运用自己的火灵,施展一次幻剑灵旗之术,为她们抵挡冰山来袭。

    在玄冰之眼的底下,有着积藏万古的玄冰灵气,对宁封子这样的灵体恢复伤势,别有奇效。而宁封子自从那次被八荒居士伤了之后,一直没有痊愈,这些日子,连与顾颜斗嘴都没了心情,让顾颜十分的忧心。这次进玄冰之眼,有一大半倒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再者,顾颜也想去收藏一些玄冰灵气,无论是将来炼丹还是炼器,都有大用。而且她应了段盈袖,要替她炼制那三种材料,她在潜修的日子中,也曾看了段盈袖给她的材料,都是极为奇异之物,就算是辅以阴冥之火,想将这三物炼化为一,也是一件极为艰难之事,她来小冰宫,也是想看看,是否会有机缘,没想到在小冰宫之下,真的有万古玄冰之眼,里面的玄冰灵气,对她极有大用。因此虽然她不爱管闲事,但这次却是不得不如此了。

    只是顾颜的用意,自然不用和她们交代,而江姒云等人听到了这个消息,脸上都露出喜色,罗浮抢先便道:“不知顾仙子的阵旗,何日才能修补完全?”

    顾颜沉吟道:“我要下一次玄冰之眼,至少也要七日之久吧,等布阵之后,我便于此地开炉,炼制碧焰丹,此地连通着玄冰之眼,炼丹速度也会比外界快上一些,估计需两个月之久便可。”

    江姒云沉思片刻,便道:“明日我便会开启宫门,到时请二妹带着诸弟子,先退往新宫的所在,留下几个亲信弟子在此,应付冰山来袭的局面便可。顾仙子请放心,令徒与其父母,敝宫自会照顾,绝不会让她们受了委屈。”

    顾颜微微颌首: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罗浮转头看向章涵之,冷冷的说道:“这位章姑娘,如何行止?”虽然那两名弟子遇袭之事,与章涵之不相干,但毕竟双方因此而动过手,算是结了个不大不小的仇,因此罗浮对她,也就没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章涵之淡淡的说道:“我要等我家副岛主前来,这南极之地,并非是你们一家的,难道我来不得么?”

    罗浮气极而无语,只是她也想不出,现在的小冰宫,还有什么可值得她们图谋的,便冷哼道:“你愿意留,就留在此地吧!只是不要借机生事,否则小冰宫的玄冰大阵,还是能够对付你的!”

    章涵之闭上眼睛不语。顾颜心中却若有所思,以她的了解,段盈袖绝对是一个谋定而后动,从不鲁莽行事的人,而章涵之作为她的亲信,行事风格亦应相似,她不惜厚着脸皮,也要留在这里,难道说,这儿真有什么秘密不成么?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