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63章 大难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当顾颜正与葛根夫妇闲谈之时,杜芳嬛与萧清漾,正站在小冰宫后殿的一间冰室之中,她们垂手而立,在面前,端坐的是小冰宫的四位宫主,坐在正中的,便是大宫主江姒云。她是一个貌似中年的妇人,眼角之中,略带了一丝皱纹,看上去似乎不禁岁月的风华了。在她的身侧略靠后,便是另外三位副宫主,此刻她们的脸上,似乎都不是甚欢喜的模样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坐在边上,一位穿着红色宫装,样貌显得最为年轻的少女才说道:“芳嬛,你可看清楚了,那位姓顾的女修,她真的把玄武龟甲带了来?”

    杜芳嬛点了点头,“我看得很是清楚,那个革囊,当初还是我亲手缝制的,样子都没有变呢。里面的龟甲,虽然经过了岁月侵袭,有些磨损的样子,但确是当年我们小冰宫的那片龟甲无疑。”

    江姒云轻声道:“三妹,她既然敢将东西拿来,必是无误的,否则,也不会到我们面前找麻烦。说起来,这件事倒是我疏忽了,我也是待芳嬛走后,才知道大方不单这些年来蠢蠢欲动,更是投到了千镜岛的门下,拜那个老怪为师,独霸一方,早知道,这件事我不会派芳嬛去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被称为三妹的女子,眼中露出一丝恨意,“当年我将此宝借给大方,没想到他是如此的狠毒心肠,好在我请托的那位朋友,因故没有前去,否则的话。把他无端拖进这场风波之中,那就真的无法可赎了。”

    江姒云轻摇了摇手,“这也不算什么,芳嬛曾应了她以报酬。这也是寻常事,我小冰宫中,向来说话做事。都有规矩,断不会赖了人家的东西,厚金相酬便是。若只如此,回头赠了厚礼,请她离去便可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说道:“大姐!你没听清漾说吗,那女子的手中,有一件驭火之宝。她更是身怀先天火灵,在这个时候来到我们小冰宫,不正是上天赠给我们的礼物吗,何不请她出手相助?”

    江姒云的脸色复杂,变了数变。才说道:“你的话虽也有理,可我们小冰宫,在此立宫,已逾数千年之久,向来自立于此,不假外力,这个规矩,不能由我手中而破。再者本宫遭此大劫,若真是劫数。那也是缘法,何必再将旁人拖下水呢?”

    红衣女急道:“大姐,你怎么和云台那群和尚一样,张口是缘,闭口是法,这是天威。不可与抗,但我们难道不能从中,寻出一条生路吗?”。

    江姒云淡淡的说道:“我意已决,你不必多言,回头取我的冰母元珠来,赠她一匣,然后礼送她离去吧。听说她的弟子,有父母在我小冰宫中执役,亦一并带走好了。再过两日,等所有的弟子聚齐,我便敲响那玄冰謦,请大家四散便是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惊呼道:“大姐,那你呢?”

    江姒云道:“我自幼时,被师父带到此地,终其一生,从未离开过小冰宫,自然当与小冰宫共存亡。”

    端坐着的三女,包括杜芳嬛与萧清漾,同时惊呼起来,可江姒云微闭双目,显然不想再做言语。

    她执掌小冰宫,已逾千年之久,威望之高,无人敢与置喙,众人对视了一眼,只能悄悄退出。

    那红衣少女跺了跺脚,对着身边一个穿着淡绿色轻衫的女子说道:“二姐,你就眼睁睁看着大姐这样固执么?”

    绿衣女子苦笑道:“大姐的脾气一向如此,我有什么办法?再者现在不是也没定论么,谁说我们就一定没法子了?”

    红衣少女顿足道:“你没听大姐今天的话吗,像在安排身后事一样,不行,我要去找那个姓顾的,就算有一线希望,这时候也不能放弃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未说过话的女子拉住了她,低声说道:“你做什么?大姐的脾气,你还不知道吗,她所做的决定,焉能容旁人置疑?”

    红衣少女怒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可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绿衣女子叹道:“不管怎样,时辰不是还没到么,先看看再说吧,大姐不是说,要以她秘藏的那匣冰母元珠相酬么,你暂时将此事拖一拖。”

    萧清漾应了一声,便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葛根听到顾颜的问话,有些犹豫的看了碧萝一眼,碧萝嗔怪道:“顾仙子问询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她拍了一下葛根的肩头,大大方方的说道:“这小冰宫中,有一位护法执事,当年曾在朱紫岛呆过,与我有些交情,我夫妇来此地投奔,蒙她收容,这些年过得也算安稳,只是今年,小冰宫的情形,却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顾颜问道:“古怪在何处?”

    碧萝答道:“这万里冰川之上,寒气极重,只在五六七三个月,日光直射之时,才会将大半冰山融化,开放一条通道出来。可是今年,冰山融化的日子,比起往常,足足晚了有十多天。而且寒气居然没怎么减退,反而愈加的冰冷起来,就连我们在这里呆惯的人,居然都有些承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顾颜点了点头,她来到冰川上的时候,就觉得这里寒气之重,远非一般人所能抵受,她在进入裂缝之后,都不得不以五色火灵护体,更别提住在小冰宫里的人了。

    碧萝苦笑道:“在这小冰宫中,倒还好些,只要一出去,寒气入骨,像我们这些寻常的筑基修士,根本难以抵受,因此就算知道灵儿前来,我们都没敢出去相迎。”

    葛灵睁着那双大眼睛,好奇的说道:“这些事,爹娘怎么没有和我说?我来这里,也并没感到寒气有多重呀。”

    顾颜敲了一下她的头,“你是天生阴灵之体,体内又曾有九阴绝脉。这些寒气对你来说,算不上什么,一般人哪能与你相比?”

    葛灵不高兴的揉了揉被顾颜敲过的额头,躲到一边去了。碧萝说道:“因此宫中颇有些议论纷纷的样子。而几位宫主,却都在这个时候开始闭关了,就连护法执事们。都极少出来露面,也正是因此,大家都猜测,宫里像是出了大事呢。”

    顾颜沉吟道:“既是出了事,也不方便在此久留,我看你们在小冰宫中呆着,也没什么意思。既然这里有变故,不如跟我一起走吧,去我的大荒,做个守门之人也好。如今灵儿筑基中期已成,你们也不用担心会对她造成影响了。”

    葛根犹豫着。尚未答言,这时外面已经传来了极为清脆的声音,有人问道:“顾仙子可在么?”

    顾颜听出是萧清漾的声音,不禁笑了起来:“你们尚未决定,可有人大概已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她来小冰宫,只是做客,并不需有什么应酬的地方,因此答话也算不上热络,说道:“灵儿。你请萧姑娘进来。”

    葛灵应了一声,她为人乖巧,只在顾颜与父母的身前,或许会露出一分憨态,但于外人面前,却是极为端庄得体。她用手挑开帘子,微微颌首,说道:“我家师父有请。”

    萧清漾微笑着踏进门来,这次她的表情,显然比起先前要热情了不少,拉起葛灵的手,笑道:“你便是灵儿么,我只在刚来那天,见过你一面,方才宫主还交代,你是顾仙子之徒,一定要好生待客,让我心中颇有些忐忑,生怕这些日子,怠慢了你呢。”

    葛灵微微躬身说道:“不敢当。”她的语气很是平和,并未因葛根父女在此,就对萧清漾格外的热情。

    萧清漾愣了一下,她本来想着先拉拉关系,然后再慢慢将自己的意图说出,这次却有些开不了口了,迟疑了一下才道:“我奉宫主之命而来,只是江宫主最近与几位副宫主一起闭关,商议大事,轻易不得脱身,要我将顾仙子留在此地,等她事毕之后,要亲自致谢呢。”

    顾颜微笑道:“江宫主太过客气了,我此来,只是探访旧友,顺便收回杜姑娘应我的报酬,若江宫主有要事,大可去办,不必理我,将来自会再有相见之期。”

    萧清漾微不可查的顿了顿足,似也没想到顾颜将话说得如此滴水不漏,而她对于自己索酬之事,并未遮掩,倒让她无可应对,想了想,才说道:“宫主答应,以她秘藏的一匣冰母元珠作酬,只是此物被镇在了万载玄冰之下,除了几位宫主合力,不能取出,因此还请仙子于此稍待几日才是,敝宫必视作上宾招待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我久闻小冰宫千里冰封,万里白雪,为天地间一绝影,来此赏玩几日,倒是诸位不要嫌弃才好。”

    萧清漾见她终于松了口,这才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宫主特令我与杜师妹听候调遣,葛兄夫妇两人,这些日子也不再分配职司,但陪着顾仙子便是。”说罢又行了礼,这才匆匆的去了。

    顾颜看着她的背影远去,眉头微动,“听她的口气,似乎这宫中确是出了什么事,只是以江姒云的风格,她不应该赖掉我的东西才是,再说她们像是有意要将我留在这里,又是何意?”

    葛灵皱起眉头来,说道:“看这里的人,做事全都古古怪怪的,爹,娘,不如我们回大荒去吧,那里虽然荒凉,可比小冰宫安全多啦。”

    葛根有些犹豫,“我与你娘当年前来,全凭你娘的那位长辈照应,如今若是小冰宫有事,我们却不加照应的走人,岂不太过不义了?”

    碧萝轻轻牵了牵他的袖子,“夫君多虑了,我们本来便非小冰宫的人,这次灵儿前来探亲,带了不少礼物,也算全了我们的情义,若是告辞,谁也说不出什么,一切都听顾仙子安排就是。”

    葛根也想与女儿相处,听了妻子的话,便说不出口,只是拿眼睛看着顾颜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倒略有些踌躇,她听了萧清漾的话,对那一匣子冰母元珠,不禁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当年休宁岛主杜确在接天阁拍玄晶的时候,拿出来的海母元珠。每一粒,可抵修士的一劫,对于高阶修士来说,实是无上妙品。而冰母元珠。则与一般的海母元珠不同,是于万载玄冰之下,历千丈深寒之气所凝。不单可以作为抵御劫数之用,且于炼丹之上,另有独到之处。因此她一时倒有些难决。

    这时她心中忽然响起了传音,是宁封子微弱的声音,宁封子强力摧动朱颜镜,被八荒居士的神通所震,让她的灵体受损。这些日子里只能窝在混沌空间中养伤,说起话来,也总是一副中气不足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喂,先不要急着走!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你怎么啦,在这里不怕把你冻坏吗?”。

    她来到小冰宫这个地方。也不知为何,心情就变得很是宁静,在从八荒居士的手底逃生之后,还是她第一次有心情与宁封子开玩笑。

    不过宁封子显然没有与她继续玩笑的心思,她用虚弱的声音说道:“你发觉了吗,这个地方,似乎很有助于修炼,我觉得在这里恢复的速度,比在外面要快了许多!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顾颜用手敲了敲额头。“是不是这里身处万丈冰川之下,有什么独特的地方?”

    宁封子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,但我想你也应该在这里修炼几天,对你也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想了想,便对葛灵道:“灵儿。你去对那位萧姑娘说,就说我很喜欢小冰宫周围的景致,有意在这里多盘桓几天,问她们可有妨碍。”

    葛灵虽然有些不解,但还是应着出去了,不一会儿便来回报,另外脸上还有些古怪:“那位萧姐姐答应的很痛快,还说不管师父在这里呆多少天,都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顾颜奇道:“那你有什么为难?”

    葛灵说道:“只是我刚才听她说,因为小冰宫内有事,宫门似乎要封禁几天……”

    葛根与云萝的脸色都是一变,小冰宫每年只有五六七这三个月,会因太阳直射,万载冰川融化,而将那道冰缝开启,这三个月之内,是任由来去的,现在要封禁宫门,这是小冰宫千载以来,从未有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顾颜一皱眉,问道:“可说了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葛灵摇摇头:“她不肯对我说,只说短则两三日,多则六七天,宫门一定会开的。让我安心在这里休息便是,若有什么需要,尽管去找她与杜芳嬛。”

    葛根与云萝这时都有些后悔了,若是先前答应离去,就万事皆休,现在可不要把女儿与顾颜全都陷在这里。顾颜倒是洒脱,反正她也想在此地躲上一段时间,免得八荒居士说话不算,再来找她的麻烦。便道:“既如此,便在此地呆上一段时间好了,我去那间殿住,灵儿你与父母,多团聚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葛灵躬身应了,顾颜便去左边的偏殿休息。

    她们所在之处,是一座独立的宫殿,正殿通常是供奉之所,并不供人居住,葛灵与父母,都住在右边的偏殿之中,而左殿自然便是顾颜的,她缓步推开殿门,发现这里空空如也,只有一张似乎是冰雕的几案,外加几个蒲团而已。

    她用手摸了摸,几案之上,一股凉气袭来,而那蒲团触手虽凉,但摸久了却有一股温润之气,不知道是用什么草所编成的。

    这时宁封子已经低声说道:“这似乎是万灵通心草,这种灵草没什么灵气,不能拿来入药,但它生长在万载冰川之下,寒气凝到极致而生出温热,对于修士凝心静气,颇有灵效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这样说来,走的时候,倒要跟她们讨上几十个。”

    宁封子不禁笑了出来,“你说得倒是轻巧,这种东西只怕在小冰宫中,也没有太多,肯拿几个出来待客,也是看你的面子上呢。”

    顾颜耸了耸肩,忽然说道:“封子,你发现了吗,从你来了小冰宫,我发现你的性子变得沉静了不少,不再像以前那样跳脱了哎。”

    “呀,真的?”宁封子摸了摸鼻子,“好像真的是哎,我也觉得进了这里,心情不由自主的就平静下来,也不想发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你的灵体受损,就在这里安心养伤,这里的冰灵气浓郁,想必对你的天生灵体有所益处。”

    宁封子点点头,便自去混沌空间中打坐疗伤。而顾颜也端坐下来,她这时在想的,却是小冰宫要把自己留住,看上去又不像是有什么恶意。真实的目的,她却怎么也想不出。

    眨眼间便已过了三日,这三日中,萧清漾曾过来问过两次安,眉间隐有忧色,但顾颜问她什么,却又语焉不详,也不说什么时候宫门才能重开,而葛根夫妇,这时也明显感觉出了小冰宫中的紧张气氛。有一些修士似乎无声无息的从宫中消失了,而剩余的弟子,也都东奔西走,那些外投的修士,都被禁在本宫之中,不许出去,整个小冰宫中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气息。让顾颜都有些后悔,不知道没有让葛灵带着父母先走,究竟是不是一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而这时小冰宫的冰室之中,却已陷入了一片愁云惨雾之中。

    一个通体用玄冰雕成,晶莹如玉的宝座之上,江姒云安静的坐在那里,一言不发,如果有明眼人,便可以看到现在她的脸上苍白如纸,一丝血色也无,嘴唇上都被凝起了一层霜,小冰宫中本来已是寒气极重了,而从她的身上,更是不停向外冒着一丝丝的寒气,让人不得不远避到她三丈之外。

    而江姒云的眼帘微闭着,似乎就在这短短的片刻时间中,她的眉毛上,又已经结上了一层霜,整个人像是快要被冰雪覆盖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站在她身边的绿衣女子宁芷兰,便是三位副宫主之首,她这时的脸上带着忧色,说道:“已经过了两日,大姐的情形没有丝毫好转,前天还能开口说话的,现在连知觉都没有了,把自己整个的冰封起来。这样下去,可怎么好?”

    红衣少女罗芙,也是三位副宫主之一,她这时脸上带着忿忿之色,说道:“大姐就是固执,不听我的劝,非要一个人下那玄冰墟去,结果被冰山镇住了,如果不是我们拼命相救,现在她还逃不出来呢!”

    宁芷兰道:“三妹,现在不是埋怨人的时候,还是赶紧想个法子吧,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,小冰宫已经连封了三日,下面诸弟子人心惶惶,这样下去,只怕小冰宫要人心离散了。”

    罗浮哼道:“那又怎么样?我早就说过,那些外投的人都是靠不住的,大难临头各自飞,她们想走,就让她们去送死,又如何?”

    宁芷兰想说什么,顿了顿足,终是无语,她这个三妹虽然口无遮拦,但也并非是无的放矢之人。

    罗浮又说道:“要依我的主意,就去寻那个女子帮忙,大不了回头应承她报酬就是了,既有一线希望,怎么也要试上一试不是么?”

    宁芷兰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姐的主意,最是固执的,她既然不许,你真敢拧着她来?”

    这时如一尊冰雕一般端坐着的江姒云忽然呻吟了一声,她本来苍白的脸庞现在闪着晶莹的光华,真的如玉一般精致,她的眉头只微微一动,便有一层霜从脸上跌下来,气息很是微弱,声音只有靠近她身边的几个人才能听见。

    “传我之命,小冰宫开放门户,有愿意离去者,就放她们自去吧。”

    宁芷兰凑近了些,低声说道:“自从那天,大姐你从玄冰墟中归来,小冰宫就已经紧闭门户了,若是开放的话,可不知道要走多少人呢。”

    江姒云说了一句话,像是气力都尽了一般,她急急的喘了几口气,才又说道:“小冰宫于此地立宫,也不过是为天下间女子,寻一个牺息避难之所,现在此地将有大难,庇护不得她们,任其来去便是。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