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62章 小冰宫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仙诀662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来自()

    顾颜在脑中飞快的回想了一下,却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。【百度搜索会员登入】

    段盈袖说道:“这种丹药,来自我魔门相传的上古丹方,外人并不得知。而我,也不是要你给我炼出成丹来。炼丹之法,我自己也会,只是其中有三味主药,需用先天火灵,辅以纯正的阴冥之火,加以炼制,你不是收了一个小姑娘做徒弟么,从她的身上,想必已经得到阴冥之火了吧,这件事对你来说,是不是只是举手之劳?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不错,我确实收了灵儿为徒,也自她的身上,炼化出纯正的阴冥之火,只是你若要我帮我炼丹,总要告诉我炼制之法,不能扔过几件材料便了事吧?”

    段盈袖一笑,她从袖中取出了一枚玉简,随后抛了过来,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个小小的玉匣,里面香气浓郁,一闻便知,所藏的材料并非凡品。段盈袖道:“我的要求,都已经写在这玉简之上了,只要你帮我将这三种材料全都凝炼成形,就算是完成了我的要求。我在这里,以高黎一族的祖先之名立誓,你灭杀端木紫,及盗走云梦之竹一事,我永远不会告诉旁人,只有我们两个知道。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只有灭杀端木紫一事,至于云梦之竹,我可是不认的!”她这时也想明白了过来,灭杀端木紫一事,从段盈袖的口中说出,并不需要什么证据,只要云紫烟略加以查证,便足以一清二楚,而云梦之竹的事情。只要不是有人抓到她身上的金雷羽现身,那么段盈袖空口虚言,她大可以不认,没有证据。谁又能奈她何?

    段盈袖笑起来:“不错,只有这一件事。不过我还忘了告诉你,被你同时灭杀的那个云萝。她与我的云师尊,可有着姑表亲的关系,两道怒火同时降下,你自认承不承受得住?”

    顾颜已将那枚玉简用神念一扫,将里面的东西全都记住,然后手掌一合,一道青烟冒起。玉简便在她的手中化为虚无,而玉匣则被她收入乾坤袋中,随即说道:“这件事,我会替你办,估计也要一两年的工夫。到时如何寻你?”

    段盈袖道:“这你放心,只要你将此物炼成,我自会前来寻你。这件事我已等了几十年,也不着急再多等数年的功夫,只要你不存心耽误便好。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!”她扬起手来,两女在空中击了一掌,算是彼此定约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目光一对,随即便又分开。都看出对方的眼中,含着未尽之意,显然这一次合作,不过是暂时的携手,将来是敌是友,可还两说呢。

    随即段盈袖又道:“你刚从八荒居士的手下逃生。只怕一时之间不能回大荒了,可有去处?”

    顾颜一愣,奇怪她连这件事情都知道,随即便想到,恐怕这些年中,段盈袖一直没断了对自己的观察,除了被自己刻意隐藏的秘密,大概自己的行程她全清楚,刚才被大荒追杀之事,她必然也在旁边,亲眼目见了。便举起手中的一个革囊晃了晃,说道:“我准备往小冰宫去走一遭,将这块玄武龟甲,送还给她们的宫主,她们还欠着我报酬未还呢。”

    原来顾颜在遁逃之时,裴炎拦路,被她以朱颜镜加上紫金雷霆,打落云端,在那时,顾颜从他的腰间,把这块放有玄武龟甲的革囊取到了手中。她自杜芳嬛的手中,得了须弥灵叶,而且杜芳嬛说,等到了小冰宫,还有礼物相赠,这时候她自然要去践约。至于八荒居士那一边,顾颜倒是看得很开,反正她现在就在南海,也跑不到别的地方去,如果八荒铁了心要找自己的麻烦,那也没办法。就当他所说的十年之约,是真的好了。

    段盈袖道:“八荒居士为人,脾气古怪,喜怒无常,但却不是背信弃义的人,所说的话,通常不会反悔,因此你至少还有十年的功夫好混,若你能够帮我炼成灵丹,我可以答应,在传送阵开启的时候,以朱紫岛的名义作保,让你返回苍梧!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一笑,“以后的事情,到时再说吧!”她平生之中,曾经历了无数艰险,一个八荒居士,可也没有真的把她吓倒了。她收起革囊,拱了拱手,说道:“再会!”随即一道金霞,便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段盈袖看着她的背影飞快消失在海天之间,脸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般的表情,“几十年不见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修行的,修为居然还能在我之上。那六对羽翼,不知道是什么法宝,居然能够挡去元婴修士的全力一击,嘿,不过现在,还是先不要和她搞僵关系的好,谁知道将来,又是什么样子的呢?”

    顾颜的伤势其实并没有痊愈,她离开此地,只是不想与段盈袖多打交道而已,远远的遁出了近万里之遥,她才又找了一个荒岛停下来,然后开始医治自己的伤势。

    这次的伤势其实并不算什么,只是她在受伤的情况下,又几次的摧动法宝,尤其是发动朱颜镜的全力一击,再加上最后以一对金雷羽的代价,硬生生的承受了落神坊的重重一击,让她体内的伤势积累起来,沉疴不去,若不加以医治的话,将来会形成暗伤旧疾,对她将来的修行会有很大影响。因此顾颜在这岛上又停了十余天,将自己体内的伤势治好,这才准备启程,赶往小冰宫。

    在这十余日内,周围偶尔也有散修路过,顾颜向他们打探了一番消息,并没有听到千镜岛有什么异动,看来八荒居士果然践守他的诺言,在这十年之中,不会来和自己为难,这也让她的心中,略放下了一丝心事,至于受损的法宝。以及帮段盈袖炼丹一事,也只能等将来回到大荒的时候再说了。一切料理完毕,她便离开了暂时驻足的荒岛,向着小冰宫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南海的海域之大。南北贯通,足有数十万里之遥,而葛根夫妇所寄的小冰宫。则是处在南海的最南端,在那里的地势,与南海之中迥然有异,万里冰川,处处雪飘,就如同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。葛根只在年少的时候,与云萝一起去过一次。向顾颜学说的时候,她也感到很是惊讶。惊叹于自然造物之妙。按理来说,在苍梧之北,有着千里冰封,越往南的气候。则愈加的热起来,到了这南海之上,气候之暖,更胜于苍梧大地,愈是往南,则愈加的热起来,偏偏在南海的最南端,却有那样的一片冰川。

    而小冰宫,就隐藏在万里冰川之下的最深处。离地表的冰山,尚有数千丈之遥,深藏于地底之下,每年只有在五六七这三个月中,由于阳光的直射,将那千里冰川融化了大半。才能够融化掉地底的玄冰,露出一条能够来往的通道来,除此之外,一年中有九个月,小冰宫都深藏于地底冰川之下。这样的神秘之地,当时顾颜也有了几分兴趣,因此在出关之后,她才决定带着葛灵一起,去往小冰宫,省亲之余,她也见识一下这个南海中的神秘之地。

    小冰宫的来历更加神秘莫测,葛根也不甚清楚,他只知道,在小冰宫中的,多为女子,尤其是宫主之位,代代以处女之身相传,多年以来从未更易,而在宫中,更是收拢了不少命运多舛的女子,据碧萝所说,在小冰宫中,像她一样身份,被人从朱紫岛逐出的,便有三四个之多。

    而小冰宫僻处南疆,尤其是千丈冰封之下,每年出来的时间都有限制,而历代的宫主,也无心将自己的势力拓展至南海,因此在南海之中,七大岛之外,小冰宫算是特立独行的一方势力。

    现在的时间,正是五月间,小冰宫开放的第一个月。也正是因此,杜芳嬛才能够来到南海,去向大方真人讨还玄武龟甲,因此顾颜也并不着急,她摧动金雷羽,一路飞驰,花了十天的时间,才来到葛根与她讲过的小冰宫所在。

    顾颜来到南海,也有十几年的工夫,但还是第一次来到如此之南的所在。在她一路之上,果如所料一般,越是往南,气候便愈加的炎热起来,但一到这小冰宫周围,她才真正看到了这千里冰川。山河瑰丽,形势如画,果然是人间奇景。

    一层层的冰川,一直绵延至她看不到的尽头,日光从头顶上射下,映在一条条的冰棱之上,闪着七色晶莹而又透亮的光,像是在平地之上,铺上了一层层的七彩宝石一样,比起她当年在极北冰原之上所见的景象,更加的瑰丽万端,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而在这周围,一股股的极寒之气,也同时向着顾颜的体内侵袭,她无名指上戴着的朱雀环,已经自行放出了火灵之气,抵御着周围的寒气,这也让顾颜不禁暗自心惊。这时是五月间,也是冰川之上最为炎热的时候,大半冰山都要融化,等到七月过后,再一一的冻起来。这时的寒气便如此之烈,到了最冷的冬天之时,一般的修士,只怕都禁受不住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身怀火灵的顾颜来说,自然算不得什么,她一路悠哉悠哉的行来,饱览这周围的风光,只觉山河瑰丽,气势磅礴,莫过于此。连她自己,都有意想要在这里建造一座洞府了。

    这时她忽然想到了分别已久的林枫,他为了自己的妻子,远赴极北大非川,万里雪山之下,算起来已是近四十年的事情了,不知现在可否归来?

    她一路缓缓而行,终于见到了两座极为高大的冰山,一左一右的矗立在身前,呈抱月之状,占地之大,方圆足有百里,在中间,挤压出一道极深的峡谷来,顺着峡谷向下看去,便是一条极深的大裂缝,里面黑暗无比,像是有一张无形的大口,要将见到的东西全都吞噬掉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却并不在意,她记得,这就是杜芳嬛曾告诉过自己的入口了,站在冰山之侧,刚要说话。忽然间顾颜向后侧一避,紧接着里面便有一道光华飞快的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穿着与杜芳嬛服饰差不多的女子,只是腰间的丝带为白色,她脸上带着几分惶急之色。一门心思的向外冲去,见到顾颜在前面,便飞快的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?如今小冰宫不开。你要是访友,请明年再来罢!”

    小冰宫每年开放通道的这三个月,都会有原来宫内弟子的朋友,前来往还,这种事情,宫主并不禁之,而对方这样的话。让顾颜的心中不禁一动,难道是小冰宫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她心中顿时提起了一分小心,毕竟葛灵还在小冰宫中,她便将杜芳嬛递给她的那面玉符取出,说道:“贵宫可有一位姓杜的同道么?我受她之托。去南乡岛索物,事成归来,特地来找她的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,“哎呀,你是姓顾么?我曾听杜师妹说起么,你的意思,是已经取回玄武龟甲了么?”

    顾颜将革囊取出来,在眼前晃了一晃,笑道:“幸不辱命。另外我有一位弟子。随杜道友来小冰宫省亲,不知可在?”

    那女子想了想,才说道:“好像是有个小姑娘,不过这些日子我们都忙,没时间照应她,你既然来了。就顺便将她接走吧。我引你下去好了。”她忽然间又变得放松了下来,先前的焦急之色都敛去了,让顾颜觉得有些奇怪,难道说,她是要专程去迎接自己的?便随口说道:“阁下若有要事,不必招呼,我一个人去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笑道:“贵客前来,若不出迎,宫主必要责我失礼了,请吧。”她做了个延请的手势,便和顾颜一起,飞入了那道裂缝之中。

    这裂缝之中,寒气比起外界,更加浓重了十倍有余,顾颜手中的朱雀环已经自行发出了火焰,抵御着周围的寒气,五色火灵形成了一个微弱的光圈,在她的周围不停飞舞,便将周围的寒气都驱散了。

    顾颜看那女子露出了惊讶之色,便笑道:“雕虫小技,不足挂齿,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笑道:“我们是小地方的人,少见道友这样的大神通,难免惊讶,请勿见怪才是。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无妨,还没请教?”

    女子道:“我姓萧,名清漾,,在这小冰宫中,为护法执事之一,你刚才所说的杜芳嬛,是我的姐妹,同在一起办事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点了点头,据她所知,小冰宫中有一位宫主,三位副宫主,另有护法执事若干,这位姓萧的女子,已有了结丹后期的修为,仍然身为一名执事,便也可以想见,小冰宫的实力,至少应该在朱雀城之上了。至于最后的实力,那还要看几位宫主的修为如何。

    那裂缝从冰山之上看去,显得极为狭窄幽深,但底下的空间却十分宽阔,像是在冰川之下,挖出了一个硕大无比的空洞来,周围冰壁之上,全是一根又一根的冰锥,怪石嶙峋,更有天然生成的冰雕,顾颜不禁赞叹道:“果真是鬼斧神工,自然造化之妙,一至若斯。”

    萧清漾笑道:“天然生成罢了,让贵客见笑。”两人慢慢的向前飞行,她忽然伸手一指,说道:“到了!”

    顾颜抬头向前看去,她的眼睛,几乎被晃花了一下,在前方,矗立着一座硕大无比的宫殿,雕梁画栋,流柱飞檐,占地之广大,足有数百里,更让人震惊的是,这座宫殿,几乎通体都是以冰雕成。就好像是天然而生的一块玄冰,被人用巧手,在里面雕出了无数的亭台楼阁一般。

    萧清漾看到顾颜的神情,脸上也不禁露出笑意,显然每一个初至小冰宫的人,都如她一般的模样,笑道:“请贵客与我入宫吧!”

    这小冰宫中,大概只有那两扇朱红色的大门,不是用冰雕刻出来的,只是这大门似乎尘封已久,从未开启的模样,在两侧各有一扇角门,萧清漾手指轻弹,门上的门环,便发出了“铮”的一声脆响,随即便“吱呀”一声而开。

    里面有一个人,飞快的迎了出来,她见到萧清漾,脸上便是一愣,“萧师姐,你不是出去办事么,这么快就回来了……呀,你来了?”

    出来相迎的那个女子,正是顾颜数十日之前曾见到的杜芳嬛,她看到顾颜,显然很是惊讶,张大了嘴巴,“玄武龟甲,已被你带回来了?”

    顾颜摇了摇手中的革囊,“若不带回,焉能来此?”

    杜芳嬛惊讶的掩住了嘴巴,“啊,你居然真的能……”她转过身,就向着里面跑去,“我要去禀告宫主!”

    萧清漾笑道:“顾仙子莫怪,她因为这件事,还让宫主责罚了一番呢,虽然宫主并未太过责怪,但杜师妹心中却很是郁郁,总觉得没有为宫中出力,顾仙子这次,可算是帮了她的大忙啦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而不答,说道:“此次前来,可有机缘拜见江宫主?”

    小冰宫的宫主江姒云,在南海之中,也算是一个极为神秘的人物,据说她平生之中,从未踏出过这冰川一步,但南海中的修士,对她却十分的恭敬,更有不少人和她交好,包括那位独来独往的休宁岛主杜确,据说江姒云是他不多的朋友之一。

    而南海上更有传言,说江姒云的修为,不在青丘之主阮千寻之下,当然,江姒云平生之中,从未与人动过手,而小冰宫僻处南疆,也没有人来找她们的麻烦,因此这些终究也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罢了。

    萧清漾听了,眉头一皱,说道:“几位宫主,最近都在忙一件大事,不知道是否有暇会见外客,我会向宫主禀报此事,还请顾仙子稍待。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无妨,既如此,就请先带我去见灵儿吧。”

    那个革囊,被她捏在手中,并没有交给萧清漾之意,显然,当时杜芳嬛应了她报酬,这也是顾颜出生入死,给自己惹了一身麻烦之后,才取回来的玄武龟甲,可不能如此轻易的就与了人。

    萧清漾也明白顾颜的意思,她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说道:“此事我自会回禀宫主,仙子请随我来,令徒与其父母,正在后殿盘桓。”

    她引着顾颜,一路来到后殿,指着其中一座偏殿说道:“令徒便在那里,顾仙子请在此稍待,等我回禀了宫主,自会给你安排住处。”

    顾颜目送她远去,才举步走入她所指的那间偏殿之中。

    顾颜举手扣门,随即便吱呀一声而开,里面露出葛灵很是惊喜的脸庞,叫道:“师父?”

    顾颜笑着摸了摸她的头,“你来了几天了,一切可还习惯?”

    葛灵对这个看上去很是年轻的师父,其实颇有些孺慕之情,被顾颜摸了头,便有些不好意思的退开去,说道:“爹,娘,我师父来了!”

    葛根与碧萝,这时都从另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,他们见了顾颜,脸上都露出了无比感谢之意,上前拜倒,“参见顾仙子!”

    若是平时,顾颜受几个头无妨,但他们是葛灵的父母,这礼便不能受得全了,她侧过身,只受了两人半礼,说道:“灵儿天资聪颖,虽只短短十余年的时间,但修为却你不下于你夫妇二人,只要用功,将来必有大的成就。还要多谢你们,给我送了这样一个好徒弟呢。”

    葛根惶恐的说道:“若无仙子之恩,恐怕灵儿现在坟墓拱矣,哪有如今的这番成就?”碧萝倒是看得很开,她笑道:“灵儿有这番机缘,是她的造化,就不要谢来谢去的了,顾仙子此来,是接灵儿走的么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灵儿已至筑基中期,我又赐了她玉符,遮去原本的体质,已能独闯一面了,不用时时跟在我的身边,我这次来,是应了杜芳嬛之邀,帮她办一件事的,如今事成,特地来跟他们要礼物的。”

    葛根听了顾颜的话,脸上露出踌躇之意,说道:“是三宫主亲传的弟子杜芳嬛?”

    顾颜听他的话中,似乎有未尽之意,心中一动,问道:“你在这小冰宫中,也有十数年之久,是否知道些什么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    仙诀662_仙诀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!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