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61章 遁逃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w这座落神坊,在八荒居士的手中使来,远比裴明玉当年手中的那张符宝,其威力要增加了百倍千倍,巨大石坊轰然而落,像是一尊巨鼎一样,将周围的天地四维完全定住,顾颜只觉得全身的经脉如受巨震,本来被朱颜镜震得无比散乱的空间,在落神坊的镇压之下,正飞快的回复着原状。而她的喉头一甜,一口鲜血已经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这是她平生之中,使用朱颜镜无往不利的杀招,第一次失手!

    只是朱颜镜震动天地,毕竟将八荒的来势阻了一阻,顾颜飞身而起,她的金雷羽全力而动,向着天空之中遁去。

    而八荒被朱颜镜震乱的空间挡在了远处,他冷笑一声,手指划动法诀,落神坊便飞快的自空中落下,将顾颜周围的所有方位紧紧罩住。口中喝道:“停步!否则落神坊一击,你不死也要重伤!”

    顾颜对他的话视如不闻,身形更加迅疾,转眼间便似要消失在天边。八荒的手掌向下重重一压,巨大的牌坊便向着顾颜的背后落去。

    无比巨大的压力,让顾颜的去势顿时变得滞涩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顾颜的背后,忽然现出了异像,六对宽有数丈的金色羽翼,同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。六对金雷羽!

    这自她炼成之后,只在云梦泽中显形过一次,随即便再未出现过的金雷羽,这时终于又出现在了顾颜的背后。

    六对羽翼的边缘,散发出无比锋锐的金霞,将落神坊上所发出来的云气全都割破,顾颜飞快的向前冲去,而这时,落神坊也终于降临到了他的背后。

    裴炎已经被他打落了云端。生死不知,偌大无比的海天之上,就只有顾颜与八荒居士两个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八荒居士的眉头微挑。手下的力道轻轻减了一分,这是他千挑万选,选出来的炉鼎。自然不想让她真的魂飞烟灭。

    就在落神坊将要落到顾颜身上的时候,她背后的一对羽翼。忽然间无声的飞了起来,一道金霞在空中一闪,随即便飞快的撞到了落神坊上,无数的光华于空中乱闪,那道金霞只闪了一下,随即便飞快的湮灭下去,而落神坊就那样凝在了空中不动。

    趁着这一瞬的时间。顾颜身上剩余的羽翼飞快展动,只一眨眼间,她的身形,便消失了在这海天之间!

    当年宁封子以上古秘法,为她凝炼这六对金雷羽时,就曾经对她说过,六对金雷羽,就如同她的六个替身,能为她挡去六次生死重击,顾颜在炼成之后。还从来没有遇到过,而今天,她终于遇到了自己平生之中,最大的一次险境。就连混沌空间都不一定能让她脱身。因此,在最后的关头,她终于弃掉了一对金雷羽,那落神坊的煌煌天威,轰然而落,顾颜毫不怀疑,以它的力量,能够毫不费力的将自己碾成碎粉。

    金雷羽作为她的化身,为她挡去了这重重一击,而她的另外五对羽翼同时展动,只趁着这一瞬的工夫,她的身影,已从八荒居士的眼前遁逃而去!

    八荒显然也愣了一下,他被顾颜以朱颜镜震碎空间,挡住了去路,一时竟来不及追击,而顾颜的金雷羽其速之快,并不在元婴修士之下,只这片刻时间,已不知道她远遁到几千里之外了。

    八荒的脸色顷刻间变了数变,在他晋阶元婴之后,这还是第一次,能有一个人从他的手中,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他站在空中,愣了片刻,忽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有趣,有趣!这小姑娘,如果仅作为一个炉鼎,实在是浪费了,如果我们真的能两心如一,合体双修的话,会不会造就独一无二的烈火元婴?”他皱着眉头说道,“她身上那六对金色羽翼,又是什么,居然还能够为她挡掉致命的一击。嘿,当年抢走云梦之竹的,不会就是她吧?”八荒用手摸着下巴,脸上露出一丝莫测高深般的笑意,“看来她身上的秘密,可多得很哪。还好裴炎没看到这些,这种事情,若是让旁人知道了,还有我千镜岛的份儿么?”

    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意,“嘿,十年么,我就再等你十年,又有何妨?就算再过十几年,传送阵开启,我看看哪个门派,会冒着得罪我朱紫岛的危险,给你做保,让你重回苍梧?”

    海面上的黑云,这时候已经完全敛去,落神坊又回到他的掌中。八荒的大手向下一捞,便将已落入海中的裴炎捞起。他面如金纸,双目紧闭,看上去像是濒临将死的模样。顾颜以朱颜镜的全力一击,再加上五雷霹雳天紫金雷霆,已将他全身的精气全都震散了,如果任凭他在这海面之上飘荡,只怕用不了几天,就是魂丧神消的下场。

    八荒冷哼了一声:“没用的东西!”他一手抓着裴炎的腰带,无数黑云,簇拥着他飞快的远去。只在海面之上,留下一串无尽的笑声。

    昏迷不醒的裴炎被带回了千镜岛,而顾颜这时的脸色,似乎并不比裴炎好上多少。她的脸上,这时闪现着极为鲜艳的红晕,一片片极不正常的艳红色于脸颊上浮起,身上的前襟已经沾满了鲜血,体内的紫金灵气正源源不绝的汹涌而出,将身上的金雷羽全力摧动,似乎下一刻就会油尽灯枯而倒下一样。

    宁封子担心的叫道:“你停下吧,否则要不行了!”

    顾颜都没有计算自己在这片刻之间,已经飞驰了几千里,只记得这一路之上,全是茫茫大海,四下无人,这时她松了一口气,才停下脚步,落到了脚下的一块礁石上,就觉得全身的骨头像是都要散了架一般。虽然只是短短的片刻工夫,但在她而言,却已经历了这人生之中,最大的一次凶险。

    这时候顾颜才深切的感觉到,元婴与结丹修士之间的差距,并不像前几个层级所差的那样简单。那是真正境界上的差距。只有成就元婴,才算是真正踏进了大道之门,就算她现在的手段再多。法宝再繁,也无非只是在门外看热闹而已。顾颜从没有一刻,比现在更加的渴望。想要结婴。

    她看向后面,这时八荒居士早就已被她抛在万里之外了。虽然不知道他给自己十年的限期,到底是真是假,但想必这时候不会追来。而她也必须要在此地歇上一歇了,否则的话,就算八荒不追来,她也可能因为灵气耗竭而死了。

    她松了一口气,低声的说道:“封子。这次多谢你了。要不是你给我凝炼的金雷羽,这次我肯定要被擒到千镜岛去了。”

    宁封子仍然小心的躲在混沌空间里没有出来,她用手拍了拍胸口,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这老家伙果然厉害,你几乎使尽了全身的解数,在他的手下,就像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似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苦笑道:“他是已经修习了千年的元婴,我焉能与他相比?”这一次的损失,实在惨重无比,金雷羽被她牺牲掉了一对。这是一次性的消耗品,不可再生,以后她背上的羽翼,便只能剩下五对了。

    而五色灵旗。被八荒的巨掌折断,幻剑灵旗刚刚修复没有多久,就再度损坏,而且程度远比上一次更加严重,就算顾颜手中有玄晶和太乙庚金,但能不能重炼成功,还是未知之数呢。

    最让顾颜可惜的,便是那柄太阿剑。她得自于子午谷的归元箭,后来在古战场中化为太阿,陪着她一路出生入死,剑下斩过了无数的亡魂,终于在今天被彻底损毁。

    说起来,太阿剑成,是在当年的断云崖,端木青与独孤月溶设计围杀她的时候,而长青宫,却是千镜岛设在苍梧的暗桩,今天八荒居士毁去太阿剑,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循环?

    是是非非,有时也实在难说得很。顾颜只是知道,自己若不逃遁的话,就算他不将自己当成炉鼎,全身精气尽毁,也必然会从此失去所有的自主,自此大道之门,再不会为她而开。因此,顾颜不得不逃。

    掐指算起来,离下一次回转苍梧的传送阵重开,大概还有十一年之久,八荒曾说了十年之期,不知道是不是打算到时候,将自己永远困在南海?

    面对着平生最大的一次危局,顾颜想了千头万绪,却也没有一个妥善的法子。

    忽然间她心中生出警兆,飞快的站起身来,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周围海天一片空阔,寂寞无声,只有几只海岛,自低空上飞快的滑翔而过,而她已经传声道:“封子,你不要出来!”

    而她的目光,这时则紧紧盯在了礁石之后,一块向着海面突起的大石上。

    随即便有一阵如银铃般的笑声,飞快的响了起来,“果然是顾颜,在这样的情形之下,居然还能够有如此的警惕之心,连我的踪迹,都能够窥破。”随着话声响起,在大石的背后,有一个女子的身形,无声的显现于空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巧笑倩兮的少女,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模样,她身上穿着一身极为华丽的金色衣裳,整个人显得容光焕发,端丽非常。

    顾颜见到她,居然愣了一下,“你……是段盈袖?”

    在眼前的这个少女,虽然她与顾颜,只不过在子午谷的地宫之中,有过一次的见面,但其手段之狠辣,为人之阴狠,却给顾颜留下了极深的印象。她就是那位高黎公主段盈袖!

    当年在子午午的地宫之中,高黎人炼十二铜人,要开启地宫,取上古遗宝藏珍,而顾颜与当时的夏若秋和展城,都被无端卷进了这一场风波,后来顾颜以九嶷鼎,灭杀了在地宫中魔圣严渊的元神,然后破地而出,众人的损失都极为惨重,生还者十不存一。那一战之后,众人各自分头,她在云泽,又曾见过夏若秋与展城,还在地心海眼处亲手灭杀了他,只有段盈袖,一直没听到过她的踪迹。顾颜从东南一路北上,直到中原大地,也没听说过她的半点消息,原来她早就来了南海。怕是在当年刚一出子午谷。她就已经有了这个主意吧?

    顾颜的脑中忽地灵光一闪,“朱紫岛那位姓段的副岛主,莫非就是你?”

    段盈袖发出了一阵极为清脆悦耳的笑声。与顾颜数十年不见的她,仍保持着当年清丽如少女一般的容颜,而她的修为显然也没有停滞。与顾颜一样,晋阶到了结丹后期。离结丹圆满似乎也相差不远。至少以顾颜的目测,她比那位千镜岛的首徒裴炎,在修为上还要高上那么一线。

    “顾家姐姐,你果然慧眼,不错,我们当年在子午谷地宫中一别,我就星夜南来。到这南海之上。朱紫岛一脉,本来与我们魔门,当年就有渊源,我投在云岛主的门下,蒙她不弃,授以技艺,才能登上副岛主之位。姐姐来到南海的事情,其实我早已知道,只是不知道姐姐,是否还念着当年在子午谷的那一点情分。因此迟迟不敢见面呢。”

    顾颜从八荒居士的手中逃生,虽没受什么致命的伤,但经脉受震,灵气大损。她也是刚刚才发现段盈袖的踪迹,却不是她是早就隐身在侧,还是趁着自己不备的时候悄然潜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段盈袖的脸上笑靥如花,但她却知道这个女子心狠手毒,谈笑之间便可杀人于无形,因此心中怀着十二万分的警惕之意,只是淡淡的说道:“你我二人,当年在子午谷虽有一面之晤,只怕还是敌对的情形居多吧,就算是有什么情分,几次大战中也消耗了,你有什么话,直说便是!”

    段盈袖面对着顾颜的冷脸,却是丝毫不恼,发出“格格”的轻笑之声,“亏得我知道姐姐来了南海,虽不敢见面,却一向尽心尽力的照顾,连出了事情都帮你遮掩,一番的苦心,招来这样的回报,姐姐如此说话,好教妹子伤心呢。”

    顾颜眉头一动,“你话中何意?”

    段盈袖脸上依旧笑容不减,但她的声音却带出一丝冷意,“我听说姐姐初次在大荒立府,想必大荒秘境是去过的了。我们朱紫岛有一位小师妹,名叫端木紫,不知道姐姐是否可认识?”

    顾颜心头一震,她的眼中迥然射出了两道寒光,紧紧的盯着段盈袖。

    段盈袖的脸上带着微笑,只是眉目间有着十足的自矜之色,笑吟吟的看着她,如胸有成竹一般。

    顾颜冷冷的说道:“原来,你早就知道!”

    这两个女子都是极聪明的人,既然段盈袖已经一口叫破,那么顾颜再徒然遮掩,也没有意思,顾颜道:“我还奇怪,当年我在大荒之中,灭杀了端木紫,心中尚有惴惴,此后,却一直没有听到朱紫岛寻仇的消息,也没有人出来寻找她们两个的踪迹,这件事,就像消失在了空气之中,这么多年,都是你在遮掩此事么?”

    段盈袖敛去了脸上的笑容,说道:“端木紫那个小丫头,她当年与我有些交情,她去大荒为师父寻宝,这件事也只我一人知道而已。包括那个云萝,她是朱紫岛埋伏在苍梧的暗桩,替岛上做迎来送往之事,你不知道,朱紫岛上,有巡法弟子,会定期巡查诸弟子的所在,如果有人无敌失踪,超过数月,就会被人发现。是我将那名巡法弟子,暗中灭杀,才将此事遮掩了过去,如今的朱紫岛,她们都以为端木紫远去南海之极,探访秘境,需要数十年才能归来呢。可没有一个人,怀疑到你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顾颜听着这一切,并不动容,她淡淡的说道:“听你这么说,你对我的情谊,倒是十分深厚的了?”

    段盈袖露出笑容,“也谈不上,方才是叙叙旧情,今天,我想和你谈一场交易。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你连师姐妹的性命,都可以弃之不顾,你所谋之大,只怕我承受不起才是。”

    段盈袖笑道:“你还没有听我说,因何便知道,你自己承受不起?这件事对我来说,是关系性命的要事,但于你,不过是抬手间的小事,我只要你一个承诺而已,你若答应,我便以高黎祖先之名,在此立誓,会帮你将端木紫的事情,永远遮掩下去,否则,端木紫是云紫烟最为疼爱的小弟子,若是她知道,端木紫被你所杀,你就等着在这南海之上,再无立足之地吧!”

    顾颜苦笑了一声,自己刚刚才得罪了八荒居士,现在马上又面临着一个云紫烟,三大元婴之中,除了林子楣尚未谋面之外,别人居然全被自己得罪了。这个运气,也算得上够惨了吧?

    只是于段盈袖打交道,她却带着十二分的警惕,绝不肯轻易答应她什么,只是说道:“你有什么要求,便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段盈袖笑道:“这要求,不过是举手之劳,顾家姐姐,当年云梦之竹出世,在南海之上,传得沸沸洋洋,都说突出其来,抢走云梦之竹的那名女子,是云梦泽中的一位化形大妖,她生有六对金色羽翼,动如雷电,让人望风披靡,只是我在一看到那张画像的时候,便猜到了,这人不是别人,只可能是你!”

    顾颜的脸色如冰封一般不变,但在她的心中,却如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,不错,段盈袖和展城,虽然与她打的交道不多,却都是极为了解她的人。这六对金雷羽,除了云梦泽一现之外,只在刚才从八荒居士手中逃走时,才动用一次,就这一次,便折了她的一对羽翼。八荒居士必然已知道了她的身份,只是这个人脾气古怪,未必会宣之于口,但段盈袖这一着,才是真正掐准了她的死穴!

    得罪了一两个人,也还罢了,这南海之上,七大岛纵横捭阖,总不会是铁板一块,但若她盗走云梦之竹的消息流传出去,当时在场的所有势力,却会一起找她的麻烦!顾颜并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少女,她久历艰险,深深知道这其中的玄机。因此,她心中虽然震惊,但口中却是万万不会承认的,一口回绝道: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明白!”

    段盈袖笑道:“顾姐姐,你不用再加遮掩了,我听陆师姐归来,说在云梦泽附近,遇到一个这样的女子,就知道你已经来到南海,再加上司空师姐回来的描述,我就敢断定,在这南海之上,再没有一个人,能像你一样,有这样的手段,突如其来的抢走云梦之竹。难道那个修士,会凭空从天上蹦出来么?若真是云梦泽中的妖族大修,以岑墨白的锦绣云光,又怎么会照不出来?只有你身上的天朱镜,才有这样能够遮蔽宝光的手段!”

    顾颜在心中不禁长叹了一声,段盈袖这个人,就如展城一般,实在对自己太过了解了,自己有什么手段,她全知道,好在,她没有一心的与自己为难,否则在南海之上,凭空多了这样一个敌人,实在是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她也不再多说,只是说道:“你说的话,我听不明白。但随你替我遮掩端木紫一事的情分,你有什么事,就直说吧!”

    段盈袖露出笑靥如花,说道:“这便是了,其实我们之间,本来便没有什么冲突,若非是展城在中间挑拨,能够做个朋友,也说不定呢。这件事情,我会继续替你遮掩,只是想请你帮我一件事,我要让你帮我炼一种丹药!”

    顾颜这次才真正的诧异起来,虽然她并不了解段盈袖,但以她所知,魔门一脉,所习种种奇怪的法门,其玄妙之处,并不在苍梧的九大派之下。尤其是炼丹之术,当年她从明无妄的口中,便获益良多,段盈袖想必也不会太差,居然还要托自己炼丹?

    她缓缓的说道:“你要我炼制什么丹药?”

    段盈袖道:“我所要炼的,名叫结魄丹!”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m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