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60章 逼婚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w裴炎站在他的身后,低声说道:“师父,连家的文清家主,日日所念,都是眼前这个女子,恨不得食其血,啖其肉。”

    八荒冷哼了一声:“姓连的算什么东西,以为我不知道他的那点心思么?连士蕃便是他的狗腿子,与他干过同穿一条裤子的事情,他们劫走陈叠紫,不外乎就是要将我千镜岛,完全绑上他们连家的战车,让我们没有丝毫的退路么。这种东西,真当我八荒是好算计的么?惹恼了我,就把他们扔在一边不管,或者直接送到青丘给阮千寻处置,当这种事情,我做不出来么?”

    裴炎听得胆战心惊,不敢作声,顾颜心中暗道:这位八荒居士性情古怪之名,真不是随便说的啊。

    八荒的脸上,这时仍然没有丝毫的悦色,他冷冷的说道:“连家的事情,我不和你计较,若非裴炎发现了你身怀端明焰和红线火,我也不会自万里之外,驭灵光飞遁而来。年沧海与屠龙,真的是你所杀?”

    顾颜并不说话,算是默认。八荒愣了一下,忽然间大笑起来,“有趣,有趣!这些事与你说了也无妨,屠龙与年沧海,本算不上我真正的弟子,他们都是当年从苍梧大陆之上,通过传送阵来到南海,带艺投师,拜到我的门下,算是我们千镜岛在苍梧的分支。但他们自有门派势力,我却不能全部给他们作主。当年屠龙在南海之上,也就是在这南乡岛上,斩了一十七条恶蛟,因此而得名,不过他们在苍梧,各有势力。桀骜而不驯,算不上我的亲信,这两个人。你杀了就杀了,我还要说一声杀得好!”

    顾颜被他的话惊得瞠目结舌,果然是南海之中脾气最为古怪的大修。自己将他的弟子说杀便杀了,他不单不向自己寻仇。居然还赞了一声“杀得好”?

    站在八荒身后的裴炎,脸色顿时变了数变,八荒的脾气向来古怪,他倒没觉得有什么,但平常一直惜言如金的师父,今天的话,未免也过多了些……

    他眉头微动。飞快的思索起来,不知道八荒的心中在打什么主意。这位师父,向来喜怒无常,有时若春风拂面,忽然间又会转成暴风骤雨,千镜岛上的弟子,几乎没有哪个没受过他的责罚,就算是自己,也因为没有完成他的任务而受过鞭刑之责。上一次裴明玉因为办事不利,回去之后。更是受了整整三十紫藤鞭,被打得皮开肉绽,鲜血横流,若非他用法术遮蔽。险些便要死去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一个脾气古怪的人,现在却对着杀死过自己几名弟子,破坏过千镜岛大事的顾颜,如此的和颜悦色,不是太过古怪了么?

    八荒对裴炎错愕的眼神,视如未觉一般,他随即又说道:“你这朱雀环,想必是得自于张翼轸的手上,居然能够将它加以重炼,也算有几分本事。只是在我的眼中,也算不得什么,你的宝剑已经被我毁去,上面有我落神坊所压,今日若想逃出生天,多半无幸。我有个建议,你听一听如何?”

    顾颜心中一动,心道:戏肉来了!

    这时在她的脑中,出现了宁封子极为微弱的声音,显然她也怕自己的声音为这位元婴修士所查知,纵然是通过混沌空间传音,也将声音压得极低,“你小心,他一开始,就已经在动摇你的心境!”

    这若有若无的一番话,只在顾颜的耳边一荡,随即又飞快的消散而去。顾颜的心中一凛,她这才发现,自八荒居士降临之后,自己的心境,似乎在不知不觉间便受到了影响。面对着对方的压力,居然生不起一丝的抵抗之心,更隐隐有服输之感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平常的自己。

    要知道,顾颜在炼气之时,就敢与一个家族放对,筑基的时候,更是以一己之力,带领着归墟海诸散修,挑战诸多结丹真人。结丹之后,灭杀同级甚至更高一级的修士,也都干了不少,在她的脑海中,只有当做不当做,利弊之权衡,却从来没有过一个“怕”字!

    她心中生起了警惕之心,识海之中,无形的神念顿时涌起,在周围隐隐回荡着的那股惧意,便慢慢的消去。果然,是这位元婴级的大修,他在刚一降临之时,便用秘法,影响到了自己的心境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宁封子冒着危险提醒她,只怕顾颜坠入他的彀中,尚不自知。

    她这时扬起头来,虽然面对着比自己高出整整一个层级的元婴修士,却毫无惧色,朗声说道:“岛主有什么提议,尽管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八荒看着顾颜脸上渐渐有了些神采,不再像先前的苍白模样,眼中微微露出讶色,只是这讶色一闪即去,他沉声说道:“当年这红线火,还有端明焰,都是他们于我千镜岛上得之,我亲手将火灵里面的戾气炼化,再一一赠与他们。与他们本身的元灵相合,不能两分。如果他们被你灭杀的话,那么火灵失去了元体,便当渐渐枯萎,消散于天地之间。你是用什么手段,将它们重新炼化为本身火灵的?”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,忽然间起了一丝警惕之意,她看得出来,八荒在先前,并不是想说这句话的,但他敏锐的看出了自己的异常,临时换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炼化火灵,是在洗剑池中,借当时地心火元力之助,以九嶷鼎和混沌空间中的紫金灵气炼化而成,这样的详情,焉能与他细说?

    她正踌躇未觉,八荒已道:“你能炼化五色先天火灵,必是天生的火灵根,我这些年,在千镜岛参修控火之术,颇得奥妙,你若有意,投入我门下如何?我可助你,习成真正的控火之术,总有一天,你能够成就火灵婴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如同一个炸雷,飞快的在顾颜头顶上炸响。她只觉得以前一直苦苦思索的事情,似乎现在都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猜错的话,八荒居士。肯定也知道烈火真经的存在!

    当年沧海客,邀她入地心海眼,只不过是因势利导。要在那里置自己于死地,但其本身。并不算是一个骗局,因为在海眼之处,真的有珠宫贝阙,在那里面,金球玉册,藏着半阙烈火真经,那是万万也假不了的事情。因此顾颜曾一直怀疑。以沧海客这样的散修,他为何能够知道,在那里有着珠宫贝阙的存在。看来这一切,都是八荒居士告诉他的吧?

    八荒将沧海客与屠龙收为弟子,作为千镜岛在苍梧的暗桩,也不是真的想在苍梧布下什么势力,他只是想要借此机会,将自己的触角渗透进苍梧,让屠龙与沧海客,这两个在苍梧土生土长的人替他做事。以免引起九大派的猜忌,而他的真正用意,就是要让这两个人,替他在苍梧。寻找那半阙烈火真经!

    顾颜在珠宫贝阙之内,得到了烈火真经的上半阙,又在凤凰台之上,得到了下半阙,被神秘开启的凤凰台,一路传送到这南海之上,并在下半阙真经中,看到了小南极那个名字。这烈火真经,一定与南海,有着脱不了的干系。

    可是上下两阙烈火真经,全都已经落到了顾颜的手里,她只余最后的贝叶残篇,也就是凝炼火灵婴的最终之法,还没有见过。难道说,在八荒居士的手中,有着最终的贝叶残篇?

    顾颜扬声说道:“你既如此说,你的千镜岛,是不是就是小南极?”

    八荒愕然道:“你说什么?”他摇头道,“什么小南极,我没听过!”

    顾颜知道以他元婴修士之尊,绝不会在自己的面前说谎,可是既如此,他又如何知道火灵婴?

    八荒似乎知道她在想起来,朗声笑了起来:“当年我在南海之上参修,曾见过半阙烈火真经,也正是凭着这半阙真经,我才能最终修成元婴,只是真经中所提到的火灵婴,却始终不能修成,引为平生憾事。千余年中,我心中记挂此事,修为始终不能寸进,晋阶的那一步,迟迟迈不出去,因此,我才让屠龙与年沧海这两个人,去往苍梧,给我寻找上半阙真经,现在看来,那半阙真经,已经落到了你的手里吧?”

    顾颜凝眉不答,那半阙真经早就被其其吃掉了,除了内容被自己牢牢记住之外,其余的早已经在这世间不存了。但看八荒居士的意思,他所心系的,仍然是修炼火灵婴之事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自己铲除了连家的基业,重伤了裴明玉,这些事情,都没有让他恼怒,但他一看到自己身上的红线火和端明焰,便不远万里的飞快赶来,除了要从自己身上得到那半阙真经之外,是不是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?

    而且,既然八荒居士的手中,有那下半阙真经,为何又会突然出现在凤凰台上?而凤凰台上的半阙真经,里面提到了小南极,但八荒对此却茫然无知,还是说,他手中的半阙真经,与自己在凤凰台上所见到的,其实并不是一个?

    她解开了一个疑团,但接踵而来的种种疑惑,却让顾颜的头都疼了起来,而这时,她才看到了八荒嘴角的一抹笑意,她脑中忽地电光石火般的想到了一件事,那是下半阙真经中所记载的一种秘术,她不自禁的脱口而出:“你是要修移灵转体的秘术?”

    八荒一愣,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这小姑娘,果然我猜得不错,如果不是上半阙真经现世的话,我那下半阙真经,为何会突然消失,看来也是落到了你的手里。不错,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,如果我们两个同时修炼过烈火真经的人,能够合体双修,以两者阴阳之火,精气相合,我必能成就真正的火灵婴,从此在元婴大道之上,更进一步,而你,也少不了其中的好处,将来我必助你修成元婴,让你成为这南海之中,女修的第一人!”

    顾颜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!

    八荒虽然说得好听,但她熟读烈火真经,却知道这移灵转体的秘术,实在是一件极为凶险的事情。这等于是在体外,另行孕育元胎之法,要借一个天生火灵之体的女修作为炉鼎。施法之人为主,两者精气相合,重新孕育元婴。在炉鼎的体内成熟之后,再由施法者,将对方体内的精气全都吸尽。等元婴落位之后,再将剩余的精气。反哺回对方。达到真正阴阳调和、鼎鼐相融的境界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完全按此法修行的话,确实能让施术者与那位炉鼎,都各得其所,施术者能够炼成元婴,那个炉鼎也能够借两者的精气,将修为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可这只不过是理论上的可能而已,实则此术在施行的过程中。极为凶险,需要两者能够同生共死,彼此心意合一,所谓于死中求生,如果没有同赴黄泉的决心,只要心念稍一动摇,那么炉鼎便是魂丧神飞的下场,被吸干全身精气,最终化作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此法是在不能凑齐七种先天之火,修成火灵婴的一种替代之法。但按真经上所载,这也只是当年那位撰写经书的主人,他本身的一种猜想而已,并没有经过自身的实践。能成功者,实不足十一之数而已。而作为被采撷的炉鼎,简直是十死无生的结局!

    看来八荒居士,他的野心,并不止是让两阙真经合一而已,他要按着下半阙真经中所载的秘法,炼成真正的烈火元婴,而身怀五色先天火灵,天生火灵根之体的顾颜,则是他所选中的,最为合适的炉鼎!

    顾颜自忖没有这么大的魅力,可以让八荒甘心与她同生共死,而这位八荒居士,也实在不像可以为了一个炉鼎,便为己身而甘冒奇险的人。

    这时八荒已经说道:“你看过那下半阙真经,想必也知道了我的意思,不错,如果你能与我,合体双修的话,我愿聘你为妻,作为千镜岛的女主人,将来等我修炼成火灵婴后,也助你炼成元婴,到时我们千镜岛,便可以在这南海之中,压过菡萏峰与朱紫岛,成为雄踞一方的第一大豪。你我二人共享长生,你意如何?”

    顾颜愕然不已,这算是……逼婚么?

    说起来,除了当年在青云山的时候,陆嘉言要收她做侍妾之外,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了。只是眼前的这位八荒居士,他显然不像当年的那位嘉言公子一样好心。自己作为炉鼎,等待着的,多半是被吸干全身所有精气的命运,运气好的话,她可以留住一些修为,降上几阶,作为一个结丹初期,或者是筑基的修士,苟延残喘的耗尽自己油尽灯枯的性命,运气不好的话,她就等着横死在千镜岛吧!

    顾颜的脑中飞快的转着念头,而在这一刻,八荒居士的脸色已沉了下来,他沉声说道:“我的话已说得够明白了,你意如何?”

    最后的这四个字,如同利剑一样,重重的贯入顾颜的识海之中,让她的脑海在这一刻感到了一阵阵的眩晕,只是她也知道,要行此术的话,必须受术者也心甘情愿才行,否则施术者极易受到反噬,会降低那本来就不高的成功几率。因此她脑中飞快的想着脱身之法,同时说道:“前辈之意,在下受宠若惊,只是还需仔细思量……”

    八荒大笑起来:“你这小姑娘,要害羞也无妨,不妨跟我回千镜岛去,看看那些门人弟子,你就知道,做千镜岛的岛主夫人,是一件多么威风的事情!”他忽然间飞身而下,一只大手,便重重的向着顾颜抓过来。

    若与他回千镜岛,那便真的没有脱身之机了,就算眼前脱身的几率不足一成,那也只能一试!

    八荒的大手在头顶之上飞快压下,头顶上如山一般的压力飞快落至,在这一刻,顾颜就如同一张被压至到了极点的长弓,在将折未折之际,将她那巨大的反弹之力猝然间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八荒的巨掌已离她头顶不足三丈远时,一只金光大手,便忽然间从地面上冲起,两只大手在空中,猝然相撞,无数的紫金雷霆飞快的炸响,随即便被头顶上的黑云消去,顾颜全身一震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她借着这股力道,人已经飞快的向后退去,在她的身后,五色灵旗与玄天剑阵,同时飞涌而出,硕大无比,直冲云霄的五根旗杆,牢牢为她挡住了后路,九口玄天剑的剑光缭绕,向着那只大手飞快的削下去。

    八荒冷笑道:“米粒之珠,也放光华?”

    他那只大手毫不留情的压迫过来,其势如排山倒海一般,幻剑灵旗几乎连一刹那间都没有挡住,五根旗杆“啪”的一声,从中断折,九口玄天剑飞快的被云雾拢去。这件经顾颜重炼,已列入上品法宝之林的幻剑灵旗,在八荒的巨掌之下,居然都没有挡过一击!

    只将他追击的势子略阻了一阻,而这时顾颜已飞快的遁逃出数十丈之远,她这时丝毫不乱,甚至还有余暇将破损了的幻剑灵旗又重新收回了袖中,随即她的五指便飞快向后扬起。套在无名指上的那枚朱雀环,五色火焰已铺天盖地的卷来,八荒轻“咦”了一声,“你以朱雀环驭火,果然有几分门道!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但他手下的动作却丝毫不停,在他的手指之间,一道极为幽黑而深邃的火焰,已经贴地卷出,转眼间便在海天之间熊熊的燃起,将顾颜所发的五火全都卷住,然后裹挟着便飞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头一震,这种火焰,已不在先后天之列,居然隐隐像地心透出来的火之元力,这就是元婴修士所炼的控火之术么?果然非她现在所能想象的!

    八荒将五火收去,看到顾颜已飞遁到数百丈之外,并不惶急,他只是冷笑了一声,“不如我们今日订一个约定,只要你能够逃脱我的掌握,那么十年之内,我不来找你的麻烦,否则的话,你就乖乖的跟我回千镜岛,等着做岛主夫人罢!”

    顾颜并不答他,这时哪怕多说一句话,都会影响她的心神。而这时,裴炎已经无声飞到了她的身前,他双手向着空中一捧,那柄化血神刀便自行飞起,幽蓝色的刀光耀眼,向着她的头上落去,在他的眼中,有着毫不掩饰的愤恨之色,“你今天就留在这里罢!”

    顾颜冷哼了一声,在五火被八荒收去之后,她已经探手入怀,将朱颜镜取了出来,为防万一,她并没有让宁封子现身,只以自己的灵力摧动朱颜镜,无数的光华在空中摇曳乱舞,在这一刻,她再也不掩饰自己的修为,全力的使出了朱颜镜最后的杀招,碧海青天,黑雾魔火,无数的景象映在朱颜镜中,顾颜低声吟道:“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……花辞树!”

    她并掌如刀,毫不留情,重重向着朱颜镜上斩去,天地间顿时摇动起来,周围的空间全都轰然坍塌,无数火焰在这一刻,被朱颜镜所发的力量碾成了碎粉,那纷自四面八方而来的力量,将一层层的空间全都撕碎,化血神刀被她硬生生的止住,不能近前,而她左手向前一扬,一道紫金雷霆便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裴炎身前的一层层空间,几乎已完全被朱颜镜扯碎,无数道雷火分自四面八方而来,所走之路径,都是出乎裴炎所观察之方位,一道金色雷霆,已重重的轰击到他的头顶之上,将他的护身宝光全都击碎,裴炎惨叫一声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人则向着海面上飞坠而下。顾颜在百忙之中,将手一伸,已将她腰间的一个袋子,飞快的牵至了手中,随后便如飞一般的向前遁去。

    八荒居士冷哼道:“果然有几分本事,落神坊!”他那只大手忽然间凝在了空中,右手掐动法诀,本来在天空中高悬的巨大牌坊,便轰然而落!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m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