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58章 恶战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顾颜本来也想到,此行大概不会十分顺利,杜芳嬛的意思,也是想以须弥灵叶为助,请她做一个帮手而已,而顾颜也乐得为她帮一回手,毕竟须弥灵叶于自己炼丹,颇为有用。只是眼前这个人,似乎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啊。

    裴炎进一步,她便退一步,连退七步,已触到礁石的边上,周围风大浪急,似乎随便一个浪头,就能把她卷到海中去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大方大笑道:“你回去禀告江姒云,就说我师会将此物再借五十年,到时候一定归还,请她还来这个地方找我!”

    说完他跟着裴炎,飞身而起,迅速向着空中遁去。

    顾颜冷笑道:“站住!”她连退七步,已将对方的压力化解于无形,这时她手指长伸,五色灵旗已经冲天而起,五根几可刺破青天的粗大旗杆,飞快的向上冲去,周围的云气顿时被一扫而光,五色流光飞舞,牢牢的将裴炎与大方挡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裴炎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,他似乎这时才开始审视顾颜,“你这个小姑娘,怎么是要代表小冰宫与我为难么?就连江姒云,都不一定挡得住我,何况是你?”

    顾颜笑而不答,她与小冰宫本来就没什么关系,就算惹得他们两家的关系破裂,关自己屁事?她所要的,不过是那片须弥灵叶而已。

    她朗声说道:“今日不交出灵龟之壳,便休要走!”

    大方冷笑道:“你自己找死!”他两手一张,从袖中便有两面小旗飞了出来,这两面旗子,每一面上都印着无数的妖兽之形,他取出此旗,向着空中一展,顿时无数的妖兽影子便漫天飞起,向着顾颜恶狠狠的扑过来。

    每一只被它召唤出来的妖兽。都有四五阶的修为,形状凶恶,极为吓人,虽然修为不高。但胜在数量极多,换成一般的结丹修士,根本无法应付。

    不过这在顾颜的眼前,并不算什么,她甚至都不需要召出九嶷鼎上的蜃魔王魂,只将左手向上一扬,五指一划。便有一道紫金雷霆自天空中直劈了下来,随后紫罗天火便激射而出,将空中无数的影子全都化了去,她掌心的劲力一吐,金光大手自空中飞快扑下,一股巨力反震回去,大方手中的两杆小旗传来了“咔”的一声,旗杆已经从中断折。而他胸口如受了重重的一击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人飞快的向后跌了出去。

    裴炎的脸色一变。“她这是先天火灵,你不是对手,闪开!”

    他手掌一并,自空中半空下击,两道无比凛冽的白光,自虚空之中,倏然间便斩了出来,顾颜心中一震,“这是无形剑气!”

    所谓无形剑气,是一种剑道的修炼之法。却不限于剑修,不在玄门正宗功法中所载,修习此道才,以掌作剑,先天剑气,自然而发。不像剑修一样,还要修成本身的元命之剑才行。

    剑气森森,以裴炎为中心,向着四周飞快的激射,丝丝的剑气之声,在五面灵旗之间,飞快的震荡开来,灵旗的旗面之上,顿时开始了飞快的激荡,如果不是五色灵旗,顺着五行方位而变,几乎要被剑气刺出一个个的孔洞来。

    顾颜微微动容,她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施展无形剑气,果然在这南海之上,比苍梧更加繁杂,法门繁多无比。她将手自空中一招,八口玄天剑便直落下来,同样是剑气森森,顿时将对方的无形剑气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裴炎讶道:“居然是剑阵!你这小姑娘倒有几分本事,有如此的奇思妙想,居然将剑道与灵旗幻剑相合,果然有几分本事,不对,你不是小冰宫中人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你先还了龟壳,我便告诉你!”

    她口中说话,手下丝毫不停,八口玄天剑如飞一般的斩来,在空中拼成如一朵莲花般的形状,将裴炎所发的剑气一层层削去,转眼间便落到了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裴炎大笑起来:“我就说小冰宫那样的蛮荒之地,不可能会出你这样的人才,能够打一场,倒也痛快!”他的双手自空中向回一收,无形剑气便飞快收敛,而在他的背后,则有十二口短刀无声的出现。他朗声说道:“你试试我这楞伽神刀!”

    十二口楞伽神刀,薄如蝉翼,似柳叶一般,刀锋上带着丝丝的寒气,无形而入,便将顾颜所发的剑气全都刺破,如鬼魅一般,与顾颜的八口玄天剑飞快相击,顿时如大珠小珠,纷落玉盘一般,传来了贯通一气的连串响声,顾颜只觉得有无数股分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力道,飞快的自她经脉之中侵袭而入,她的心中不禁有些惊讶,这楞伽神刀,居然能将种种不同属性的灵气,都融合到一起,连她的玄天剑,居然也有些禁受不住。

    既是如此,那唯以快制慢,以刚克柔而已。她手掌一扬,太阿剑便出现在她的掌中,数丈之长的金芒闪动,凝铸了玄晶与太乙庚金,被顾颜用五火重炼过的太阿剑,剑气森森,无坚不摧,飞快的向前刺去,与那十二口楞伽神刀,在空中飞快的相击,“当”的一声脆响,十二口刀被震得飞散到空中,然后又重新回到裴炎的手中。

    裴炎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,“你这剑上,居然炼有太乙庚金!”

    顾颜不答,她一剑占了先机,便飞身欺近,万道金霞在空中飞快的绽放开来,一层层的剑气,如长江叠浪一般,在她的手中,凝成了数千层的剑气,将自己所领悟的千重剑意,全部激发出来,剑气森森,剑光如雪,将裴炎身前的护身宝光一层层削去。

    她这太阿剑经过了重炼之后,其锋锐之气,比以前更增三分,这一连串的攻击下来,裴炎居然都没有反抗之力。他整个人的身形,飞快的向后疾退,手中的楞伽神刀被一柄柄的抛出,刀锋上闪着耀眼的寒芒,与顾颜的太阿剑相碰。铮然有声,无数股力道同时侵入顾颜的剑锋之上,在这一刻,玄晶的强大韧性终于显现了出来。在顾颜的剑锋之上,形成了一个个无比细小,有如微尘一般的灵气旋,互相激发震动,将楞伽神刀上所发的那些灵力,全都一个个的卸了去。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你还是留下吧!”在驭使太阿剑的时候,她的左手亦丝毫不停。五面灵旗不住的在空中变化,一层层的阵势被她不断的施展出来,本来想要遁出战团之外的大方,被她所布下的阵法硬生生困在了里面,根本不能脱身。

    他怒吼了一声,喝道:“师兄,我来助你!”抹去嘴角上的血痕,身形便飞快的欺近。在他的手中,取出了一方小小的印石,向着空中一抛。无数宝光迸射,头顶上,已有一座如小山般的巨石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颜这才明白,原来裴炎,是这个大方真人的师兄,本来她也猜测,以这两个人的修为,不应该会有师徒的名分,只是这大方的师父,又是哪个?有资格让他带艺投师的人。只怕在这南海之中,也是屈指可数的吧?

    她还未多想,头顶上的压力已如山而至,顾颜并不退避,她冷哼了一声,将左手一扬。一只金光大手,飞快的自地面上冲,有如凭空生出了一朵五叶金莲一般,这只大手飞快升起,顿时将头顶上的那座小山托住。

    顾颜低喝了一声:“起!”这只大手,居然将整座小山都托了一个结实,两者相接之处,金光迸射,随即便是咯吱吱的声音不停响起,这座小山居然被她托得缓缓向上升起。

    顾颜的手掌加力,无数道雷霆已自空中飞快的聚拢而来,不停的向着这座小山轰击而下,将这块巨石轰得出现了道道裂纹,裴炎飞快的喝道:“大方,你退后,不要插手!”

    顾颜这时喝道:“去!”她的掌心处猛地发力,无数道火焰在这一刻从她的掌心处迸发而出,根本用不着催动五火,只凭紫罗天火之力,便将空中的巨石彻底震飞,一道雷霆,向着大方的头顶上便直劈而落。

    一个刚刚迈入结丹后期的修士,在顾颜的眼中,也并算不上什么!

    大方惊惶的挥动手中法宝,向前挡去,一片如烟似雾的宝光,层层叠叠的挡在他的身前。但顾颜的紫色雷霆,却威力极大,以摧枯拉朽之势,连破他身前的数十道宝光,转眼便到了他的身前,这时裴炎才飞身赶至,在他的手中,正托着一柄长约数寸的短刃。

    这柄短刃带着木柄,刀身略弯,刀锋之上,带着一股蓝幽幽的寒芒,不像短刀,也不像匕首,形状十分怪异。

    但顾颜看到这柄短刀,她的脑中便忽然间打了一个冷战,像是有一股危险之意,不自焚的涌上她的心头,这时裴炎的双手向前一送,口中飞快的吟念着咒诀,这柄短刀便自行飞起,向着顾颜的身前疾冲而来。他冷冷的说道:“你试试我这柄化血神刀!”

    这柄化血神刀,无声无息的自空中而落,似乎在空中划了一道无形的细线,顿时将大方与他身前的那道雷霆隔开,无数紫色的电弧在这一瞬间,全都轰击到了化身神刀之上,但刀身上蓝光闪耀,飞快流转,将这些紫色的电光火焰,顷刻间便全都化解于无形。

    裴炎这时已站到了他的身前,喝道:“你已经来此地践约过,现在就回去,向师父覆命吧,此地的事情,自然由我料理。”

    大方被顾颜的这一击,震散了他的所有胆气,听到裴炎这样的话,再也不敢多言,转过身,一道云光,便向着后方飞快的遁去。

    顾颜哼道:“这么容易便想走么?”五色灵旗已飞快的冲天而起,挡住大方的去路。

    裴炎面色肃穆,那柄化血神刀在化去顾颜的雷霆之后,又重新回到他的手中,他用两手小心翼翼的捧着,飞身而起,看到五色灵旗幻化出来的一层层阵法,将大方牢牢的困在里面,便将手中的神刀向下抛去。

    幽蓝色的光华在空中不停流转,在刀身之上,似乎产生了极为强大的吸力,阵法中的层层云气,被它狂吸而起。五色灵旗都禁不住这股去势而被带得飞向空中,阵法露出了一条缝隙,大方飞快的脱身遁走,只一转眼的功夫。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茫茫云海之中。

    顾颜并没有去追,她若是拼着灵旗受损,己身受伤,自然可以将大方真人拦下,但那块玄武龟甲,现在仍在裴炎的手中,她也没有必要为了小冰宫的请托。而拼掉自己的性命。而他手中的这柄化血神刀,则让顾颜提高了十分的警惕。

    她看着裴炎,沉声说道:“阁下是来自于千镜岛么,八荒居士,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柄化血神刀,专破幻法神念,与当年裴明玉与她对阵时所用的炼神玦和落神坊,像是同出一源。而大方带艺投师,再拜师门的话,有资格收留他的人。在南海之中,也只有七大岛的主事之人。这其中,五色城缥缈难寻,云台尽是和尚,青丘等只收女子,真的有实力收容他的,便只有千镜岛的那位八荒居士了。眼前这人也姓裴,不知道是否与裴明玉有些关系?

    裴炎先是一愣,随即便大笑起来:“我只当你是南海之中僻处荒丘的隐士,居然不知我裴炎之名。原来却也知道千镜岛的名号。不错。八荒居士是我的师尊,大方师弟,正是他新收的弟子,师弟以玄武龟甲作为进献之礼,因此我不得不走这一遭,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。是否还肯和我讨要这玄武龟甲?”

    顾颜的脑中飞快的转念,虽然她应了小冰宫之请,但不是与自己生死攸关之事,她也犯不着如此拼命,只是她在裴明玉的手下已经吃过亏,如今面对裴炎,若不一战而走,将来自己的心中,说不定会留下心魔。

    一时间她委决不下,裴炎忽然道:“慢着,你这人,看上去似乎有些眼熟,你是不是姓顾?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动,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裴炎冷冷的说道:“当年在混元岛之外,与陈叠紫一起,灭了连家的基业,又在岛外与我妹子大战一场,将她本来携带的炉鼎劫走,可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顾颜心中憟然而惊,或许裴明玉回去,曾与其师说过她的遭遇,但自己在混元岛上,将连家的人手一一铲除,将其基业彻底消灭,这些事情,八荒居士远在万里之外,却有如亲见一般,这就是元婴修士,洞察天地之威么?

    她不知道八荒居士,曾经对她极为欣赏,还让连文清,手绘下她的图画,告诉给自己几个得意的弟子知道。而裴炎作为他的首徒,对顾颜这个名字,自然知之甚详。只是他身为首徒,代表千镜岛在南海之上走动,平时回岛的时候甚少,因为对顾颜的相貌并不算熟悉,一时没有想起来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说起来,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,顾颜初来南海,在云梦泽的时候,她以己身之金雷羽,劫走云梦之竹,裴炎便曾在一侧旁观,只是没看到顾颜的面目而已。而顾颜当时匆匆一瞥,也没有记清他的相貌。

    因此两者在今日,都只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。

    顾颜听他说出了这句话,便知道今日之事,已经不能善了,想想自己在这南海之中树敌,其实也算不上甚多,怎么闭关十余年,刚一出来,便又碰上了一个?

    这次她便也不用再犹疑了,淡淡的说道:“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裴炎大笑起来:“连家投我师,与我并无关系,我犯不着为他们出头,但你当年得罪了我的妹子,又抢走她所得的炉鼎,还是跟我回千镜岛,向她赔罪吧,再乖乖的把当年的炉鼎献上,若我妹子心善,便不留难你,否则的话,你就别怪我无情!”

    八荒居士所修习的功法,为南海旁支,并非玄门正宗,多讲有双修之法,而这南海之中,女修士虽多,但一个好的炉鼎却绝世难寻,裴明玉对八荒居士,更怀着一种别样的心思,想要有朝一日,能够晋身为这千镜岛的女主人,因此对八荒居士,除了师徒之情外,更加的格外讨好,那次她劫走葛灵,却又在半途被顾颜再度劫走,更用掉了一张八荒居士亲赐的符宝,自己也被顾颜所伤,回去又受了师门责难,很是吃了一番苦头,因此对顾颜怀着极深的恨意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与她身为亲兄妹的裴炎自然知晓,平时倒也罢了,这次见到了顾颜的真容,若不出一番气,焉能消得他心头之恨?

    顾颜微笑道:“这倒也不难,只是你口中所说的鼎炉,如今已成为了我的弟子,你若想将她再劫回去,我却不答应!”

    她说出了最后一个字,身形忽然间向前疾动,只一转眼的功夫,便横跨数十丈,来到了裴炎的身前,手中的太阿剑,已经毫不留情的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反正也是要打一场,索性先下手为强再说!

    她以自己的强大神念,逼退裴炎的护身宝光,然后一剑而落,裴炎吓了一跳,没想到顾颜的攻势,居然来得如此迅疾,他飞快的向后退去,双手已握住化血神刀的刀柄,同时飞快的向上反撩。刀锋之上,一股幽蓝色的真气,飞快的向着顾颜冲击过来。

    顾颜虽然早有准备,但在此刻,仍然觉得头颅像受了重重一击一般,她闷哼一声,周身都同时涌起了一层淡淡的金霞,“铮”的一声轻响,化血神刀便被她震得向上弹起,而她手中的太阿剑,这时却也落不下去。

    剑锋停在空中,顾颜手下加劲,低喝了一声,数丈长的金芒便飞快斩下,向着裴炎的头顶落去。

    裴炎身形疾退,化血神刀被他凝在空中不动,十二口楞伽神刀已同时出现在他的指尖,刀锋流转,有如转轮一般,一阵急促的轻响过来,十二口刀的刀锋之上,已经被顾颜的太阿剑斩得全是剑痕。

    而太阿剑锋之上,也同样被震出了七八个如米粒一般大小的缺口。这口剑毕竟不是通体以玄晶炼成,纵使再如何坚韧,也终有照顾不到的地方。顾颜手腕的虎口被震得通红,但她的手腕,仍然坚固无比的握紧了剑柄,这时裴炎的身形,已如一只大鸟一般,从空中飞坠而下,他的宽袍大袖,在这一瞬间几乎将整个天空都遮蔽起来,遮天蔽日般的气势,让顾颜在这一刻看起来显然无比渺小。

    顾颜五指微拢,五色灵旗已飞快的自周围收敛而来,五根粗大的旗杆冲天而起,在这一瞬间,将头顶上的云气完全刺破。死生之道的瞬间转换,以玄晶和太乙庚金重炼过的五色灵旗,在这一刻,显现出其侵掠如火,不动如山般的气势来。裴炎如山般的重压,被其以层层的幻阵破去,顾颜法诀飞快打出,头顶上,八口玄天剑已如飞一般的卷至,与空中的十二口楞伽神刀碰撞,叮叮当当的一阵急响,在空中有如连成了一气,水银泄地一般的攻势在空中相互交击。

    而顾颜这时已反身而上,她左手张扬而起,那只金光大手在空中猝然而落,向着化血神刀重重的抓去。

    裴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,“这样就想破我的神刀?”

    他双手飞快打出了法诀,一道灵光笼罩在化血神刀之上,幽蓝色的光华顿时从空中飞起,在他的背后,浮现出一个头戴高冠,形状奇古的人来。

    那个人形微闭着双目,一派尊贵之气凸显,与当年裴明玉施展炼神玦时的情形一般无二,似乎有一股虚空而来的冲力,在这一刻突如其来,重重撞在了顾颜的身上。

    顾颜全身一震,体内灵气翻涌,脑中瞬间晕了一下,那只大手悬在空中,顿时便落不下去,低声喝道:“封子!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