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57章 索宝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顾颜眉头一皱,她早就发现身前有一道宝光飞来,听到她说的话,便将手一扬,把前面飞来的人拦住。

    一道蓝色的光华自空中降下,露出里面身穿蓝色长衣的女子来,那个女子眉目俊秀,颇有些颜色,只是脸上带着血污,一派十分惊惶的模样,她见到顾颜,也不多说,只是飞快说道:“你手中的玉符,是我小冰宫所赐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顾颜皱眉道:“你先不要问我,你是小冰宫的人么,何至如此?”

    那女子看上去,已经有结丹中期的修为,只是她似乎受了极重的伤,脸上的神色苍白如纸,身上气息散乱,似乎随时都会晕倒的模样,见到顾颜问她,便飞快的答道:“我是南海之南小冰宫杜芳嬛,奉宫主之命来此办事,与千岛联盟发生冲突,你若与小冰宫的人有旧,可否替我带一封信回去?宫主收到之后,必有重谢!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便惊呼了一声,在空中几乎站立不稳,脚下的飞行法宝飞快散落下来,人已经禁不住的向下跌去。

    顾颜眉头一皱,挥了挥手,葛灵便飞身而起,将那名修士稳稳的接过来,顾颜看到她的嘴唇上都现出了青紫之色,似乎是中毒极深的模样,用手一搭她的腕脉,说道:“你似乎是受了阴寒之毒?”

    杜芳嬛这时的脸色无比苍白,她的嘴唇甚至都结上了一层冰碴,勉强说道:“我被千岛联盟的凌千叶所伤,勉强逃遁至此。他们仍在后面追得我甚紧,道友只要能帮我带这封信回去,便足感盛情了!”说完,她便从怀中飞快的取出一封信递过。

    顾颜示意葛灵接过来。自己并没有接,只用目一扫,笑道:“你这里面不止是信吧那。含着五行灵气的,是何物件?”她的心中倒是微有些诧异,她以神念一扫,在这封信中,察觉到了似乎有一株灵草,其中灵气十分圆融,暗合五行之属。倒是极为难得的炼丹之物。

    杜芳嬛脸色一变,勉强笑了笑,刚要说话,在她所来之处的身后,已传来了一阵极为嘹亮的呼啸之声。有数道宝光,如电一般的掠至,为首者,是一个结丹后期的老者,他白须白发,看上去颇为苍老,见到眼前的杜芳嬛,便厉声道:“你这女子,也算有几分本事。居然能从凌盟主的手下逃脱,快与我回去领罪吧!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跟着的几名手下,各举法宝,说道:“前面两人,此处乃千岛联盟行事,速将那女子放开。否则莫怪我们得罪了!”

    顾颜微笑不语,并没有示意让葛灵放人,倒是那老者“咦”了一声,遥遥喝道:“前面可是大荒顾仙子当面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这位老先生,当年千岛湖一晤,别来无恙否?”

    前面这位老者,便是她当年在千岛湖上,斩杀了封临崖之后,代表众修士出面,与她交涉的那位修士,在千岛联盟中,应该颇有威望。听他话中的意思,似乎是原本那位盟主凌千叶已经重新出山,主持大局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之中,千岛联盟与她彼此间井水不犯河水,颇为尊敬,顾颜也不愿寻衅,便说道:“这位道兄,此女与我有些旧源,不知她如何得罪了令盟?若不严重的话,赏我个面子,饶这一次如何?”

    杜芳嬛靠在葛灵的怀中,有些奇怪的看着顾颜,不知道这个青衣少女,在千岛联盟的副盟主面前,居然还是这样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那名老者沉吟片刻,便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既然顾仙子有命,在下依此回复就是。只是请这位女仙,以后还是少到千岛湖的地面上来往吧。告辞!”他向顾颜拱了拱手,向身后一招,那些人便跟着他飞快远去。

    顾颜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,手腕轻拂,朱雀环在她的袖中露出一角,五色光华于杜芳嬛的身上一转,便有丝丝的白气从她身上冒了起来,然后被吸入朱雀环中化去。

    随着这丝丝白气被吸走,杜芳嬛的脸上也顿时回复了血色,她挣脱了葛灵的手,站起身来,向着顾颜盈盈拜倒,“小妹多谢姐姐加以援手!”

    顾颜摆了摆手,“也没什么,只是我这个徒弟,与你们小冰宫有些旧缘,这才出手相助,同在这千岛海域之中,凌千叶也卖我几分薄面。你是怎么得罪了他,偷了他的东西么?”

    杜芳嬛苦笑道:“这事说起来话就长了,不过是场误会而已。本来不是说不开的事情,只是我身上还有要事,与他们纠缠,难免耽误了大事。可是这次我被凌千叶击伤,恐怕还是要耽误了,不知道回去怎么向宫主交代呢。”

    顾颜听她说得语焉不详,也不想多问,只向葛灵以目示意,葛灵会意,便问道:“请问这位仙子,你来自小冰宫,可知道十几年前,在小冰宫中来了一对姓葛的夫妇么?”

    杜芳嬛愣了一下,说道:“你说的是葛根与云萝么?她们是卫师姐带来的随侍,在小冰宫中寄身,办事也很是得力。怎么你曾与他们相识?”

    顾颜微笑道:“我这徒弟姓葛,十七年前,拜在我的门下学艺,你所说的葛根夫妇,正是她的父母。这次我带她出师,便有意让她去省亲的。”

    杜芳嬛的眼睛一转,心中便起了一个念头,笑道:“刚才听那人说,姐姐可是姓顾么?我小冰宫僻处南海极南之地,万里冰川之下,平时少有来往,宫中多是与我一样的姐妹,男子极少,姐姐有兴,何不前往一聚如何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这也无妨,只是不耽误你的事么?”

    杜芳嬛的脸上露出苦笑,“我这次来,是奉了宫主之命。来南海中办一件要事的。只是我来了这里,才听说当年的朱雀城已经换了主人,这次要跑一场空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挑,“莫非你们小冰宫。与当年的朱雀城主有旧么?”

    杜芳嬛连忙摆手,她大概也听葛根等人说过朱雀城的旧事,说道:“无论是当年的张翼轸。还是现在这位小谢侯,与我们小冰宫都没什么关系,只是我们宫主当年,曾经借过一个人东西,约好了在朱雀岛附近的一个地方归还,现在我要去那里等他,结果我途经千岛湖。无意中遇上了那凌千叶,他觊觎我身上的一件法宝,生了些口角,结果才被他的手下追杀,不得以逃遁至此。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我看你经脉受了些暗伤。也算不上什么大碍,将养些日子,就能痊愈,不必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杜芳嬛苦笑道:“可是我与那人的约期将近,而且这事说起来还有些复杂,未必他就心甘情愿的愿意把东西还给我,若我以残病之身前去,难免另生枝节。”

    顾颜听出了她话中未尽之意,说道:“你有什么话。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杜芳嬛道:“我的意思,想请顾仙子帮我走这一趟。姐姐修为深厚,道法通玄,此事必易如反掌而已。”

    顾颜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并不说话,杜芳嬛道:“自然不会让姐姐白跑这一趟。我这封信里,是宫主赐我的须弥灵叶,若姐姐能帮我将事情办成,这灵叶就送于姐姐如何?”

    顾颜微讶道:“是须弥灵叶啊。”

    这种灵草的名字,她倒是听过的,听说生长于万载的冰川之下,穷千丈之深,地心的那一点阴火,与太古之前流传下来的冰川相合,孕育出来的这种灵叶,可以调和五行属性,尤其将冰与火两种属性的灵气完美相融,对炼丹师来说是极为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顾颜有别的方法,同样能达到这个目的,但费时费力,成功率也不算甚高,这须弥灵叶,对她来说,倒是颇为有用的。而且顾颜对这须弥灵叶,比起一般的炼丹师,更加有所需求。因为她身上有一张上古丹方,记载着一种叫做碧焰丹的灵丹,这种灵丹,是用来在成婴之后,稳固境界所用的,在最后成丹的时候,必须用到须弥灵叶。顾颜炼了结天丹与返虚丹,结婴之事已备好,但成婴之后,如果稳定境界,就必须用到这碧焰丹。

    因此她便动了些心思,说道:“你此去朱雀岛,是要取什么东西,见什么人?”

    杜芳嬛道:“也不是朱雀岛,当年那人从我小冰宫中,借走了一片玄武灵龟的甲壳,至今没有归还,约好了七日后,在朱雀岛之北,一个叫做南乡岛的地方归还。姐姐只要拿着须弥灵叶作为信物,他自然便会将那片灵甲归还。”

    顾颜讶道:“玄武灵龟甲壳,你们小冰宫,居然还有这种东西?”她露出一个笑容,“你把这种事情托付给我,就不怕我带着东西跑了么?”玄武灵龟,是上古神兽之一,这种神兽,每隔三千年会蜕一次甲壳,能够留存到如今的,在这尘世之中,满满算来,也不过四五片罢了,每一片都是难得一见的至宝。这种东西,就算比起一件上品法宝来,其珍贵之处,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杜芳嬛倒很是洒脱,她笑道:“我如今受了伤,不能前去践约,那人若见我没有前去,必不会久等,这一走,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,宫主交办的事情没有办成,回宫之后,我必受责罚,再者我也曾听葛根与云萝,说起过你的名字,知道你义薄云天,重义而轻难,若我以此事相托,姐姐必不会袖手旁观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你不用拿话套我,我这人虽然算不上什么恶人,却也不是那种热血上涌不顾生死的英雄,不过你答应给我这须弥灵叶,我替你走一遭也无妨。你和我说说,那人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杜芳嬛摇摇头,“他是当年来到小冰宫,用三件法宝为代价,借走玄武灵龟的甲壳五十年,现在到了归还之期,他的身份,宫主并没有交代过我。但他却说过,对方在南海之中,也是有名头的人。绝不会失信不理。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总要有个名字吧,不然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杜芳嬛道:“当初我们都叫他大方真人!姐姐拿着这封信去,他自会出现。”

    顾颜将那封信接过来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这事情。真有这么简单么,如果他不还的话,是不是还要我帮你们讨回来?”

    杜芳嬛的脸上一红。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看破了一样,嗫嚅着说道:“多半是不会如此的……”

    顾颜笑起来:“你身负秘命,想必亦有制他之法吧,只是因为受了伤,不得以要请我帮忙,这须弥灵叶,多半是你自己拿出来作为代价的吧?”

    杜芳嬛的脸色越来越红。似乎是被顾颜说破了,她低下头,用手指绞着衣角说道:“我也不瞒姐姐,这次我来海上,本来就是身负宫主的秘命。要请一位帮手,与我一起,去讨还玄武龟甲的。宫主已经想到了,当年订约之时,其实颇有费思量处,如果他不归还的话,我们也只能强索。好在当年曾立下了誓言,南乡岛一行,他却是不敢不去的。以姐姐的修为。对付那位大方真人应该易如反掌,只要前去的话,想来无有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挥了挥手,“只是你们小冰宫中,听说能人也有不少,光结丹后期的修士便有六七位之多。何以没有别的高手前来,非派你出来跑这一趟?”

    杜芳嬛犹豫了一下,才说道:“这些事倒也不瞒姐姐,我们小冰宫,最近有一件要事要办,宫主与几位大长老,都闭关不出,只因时日到了,才派我来走这一遭呢。为此,宫主还特意写了书信,托我去找一个帮手,这须弥灵叶,原本是托那人帮手的礼物,可是我去了之后,才知道那人与妻子一同出游,不知道何日才能归来,没办法,我偏偏又受了伤,病急乱投医,只能请姐姐帮忙走这一趟了。事成之后,除了以这须弥灵叶相赠之外,我另外还有重谢。只是这玄武龟甲于我小冰宫颇为重要,还请姐姐务必帮忙才好。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这须弥灵叶,倒是我所需之物,也不好白拿你的,就替你走这一遭好了。只是若那人太过难以应付,我也不会强求,到时候反正不白拿你的东西就是。”

    她又向着葛灵说道:“灵儿,你跟着这位姐姐,前往小冰宫去看父母好了,等我办完事回来,自去寻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葛灵躬身应了,还是把朱颜镜递还给顾颜:“师父一人独行,还是拿着此宝,也放心些。”

    顾颜哑然失笑道:“师父还用你来照顾么?”不过还是把朱颜镜接过,这杜芳嬛确是小冰宫中人无疑,顾颜也不怕她会坑了葛灵去,她拍拍葛灵的肩头,便说道:“你先行一步,我随后便至,到时小冰宫会合即可。”说完便飞身而起,一道金霞飞快的远去。

    从她所在的地方,前往朱雀岛,路程不过一两日而已,相约的时间是七日之后,顾颜缓缓而行,并不着急。她先是到了朱雀岛,想去见谢侯与曹云熏夫妇,可是到了朱雀岛才知道,谢侯在那里重建朱雀城,已比当年还要繁盛,他的手下,也聚拢了一批势力,自成一家,现在已隐隐成为在南海七大岛之外的另一势力,比起千岛湖更加厉害。只是他们夫妻两人,现在都不在城中,听说是谢侯跟着曹云熏回青丘省亲去了。顾颜停了一日,不见他们回来,就留下一封书信,说明了自己回来之事,然后便再启程,一路向北而行。

    杜芳嬛口中所称的南乡岛,其实都算不上岛,不过是一片小小的礁石而已。方圆约有十里,周围风大浪急,寻常人站在礁石上,只怕过不了一时三刻,就会被巨浪卷到海里去,顾颜来早了数日,也不着急,她将杜芳嬛给她的书信收起,随后在这礁石之上,闭目打坐,等待着那位裴真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几天的时间转瞬即过,这一日清晨,头顶上已经阴云密布,暴雨倾泻而下,顾颜站起身来,紫色光幢罩在她的身上,将所有的雨水都挡了去,她站在这里,看着远方水雾迷茫,波浪滔天,海天之间连成一线,微有所感,忽地转过头去,说道:“来者可是大方真人么?”

    在她的身后,不知何时,已经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青衣客,他穿着青色长衫,脸型瘦长,说话的声音也很是僵硬:“你是小冰宫的人么,信物可带来了?”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还跟着一个身材矮胖,颇有些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,相貌长得很是猥琐,不像个修士,倒像是凡间做生意的一样。

    他看了顾颜一眼,说道:“我是大方,你不是小冰宫的人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顾颜亮了亮手中的玉符,那是杜芳嬛给她的书信中所带的,说道:“我是来向阁下,讨还当年玄武灵龟甲壳的,你该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大方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容:“当年我从江姒云的手中,借走这片甲壳,言明了五十年后再论,怎么她不亲自前来,派了这么一个小丫头?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宫主有事缠身,特地派我前来,大家还是尽快交接了,免得麻烦吧。”说完,她扬手便将手中的玉符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青衣人飞快的退后,屈指一弹,那片玉符便在空中化为一缕青烟,湮灭于虚无。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阁下的意思,是不准备归还了么?”她看到大方与旁人同来,心中就提高了三分警惕,现在听他的意思,似乎果然是要赖账了,那位小冰宫的宫主也有先见之明,大概已经猜到了这人会不归还此物,才让杜芳嬛请人相助,不过那个青衣客,是他找来的帮手么?

    她早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,心中就涌起了一股无形的戒心,这个人单论修为,似乎并不在自己之下,杜芳嬛以一己之力,难道能对付得了他?还是说,她也没想到,对方会不顾脸面,硬要赖了小冰宫的东西?

    大方发出了一声大笑,“我无极岛大方真人做事,向来守信,只是我想和江姒云商量,要将这龟壳再借上五十年,借以参透玄奥,你一个小小弟子,怎能做主?还是回去禀报你师尊吧!”

    顾颜冷冷的说道:“你若有再借之意,就与我一起,回转小冰宫,与宫主分说,再做道理,现在算怎么一回事?”她的目光中透出一丝冷意,“我看,你大概根本没有将此物放在身上吧?”

    大方肃容道:“我当年曾在玄冰秘窟中立下了誓言,今天自然会将此物带来。只是如今我已经拜了新的师父,这件法宝,已被我转送师尊,现在并不归我所有,如今我的师尊,想要将此物,再借上五十年,我师父在南海之中,也算颇有名望,就算江姒云,也不能不买他的面子。你这个小丫头,能管什么事?赶紧回去报信吧!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有些瞠目结舌,这大方真人,也是已经到了结丹后期修为的人,听他的话,自己也身为一岛之主,这样的人,如果要拜师的话,也只会拜到元婴老怪的门下为徒,这个人就算是结丹圆满,也不够资格给他当师父吧?还是说,他在这南海之中,有着极大势力?

    这时那名青衣客这时淡淡的说道:“随你怎么想,但龟壳在我的手中,并无虚假。我是裴炎,你回去之后,尽管跟江姒云报我的名字,看她会不会答应?”他伸手自怀中一探,便取出一片如手掌一般大小,通体透明,闪着晶莹如玉一般光华的甲壳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步伐,微微的向前跨了一步,周围的灵气,在这一刻,似乎同时被他所带动起来,一股凝重如山一般的压力,飞快的向着顾颜压迫过去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一凛,这人至少也到了结丹后期,或许已经臻于圆满之境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