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55章朱颜镜显威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顾颜脸上带着悠闲的神色看向封临崖,但她的心中却没有一丝小觑对方,他能够在这千岛湖上,雄霸一方,自然会有些特别的本事。而顾颜对每一个对手,不管对方的修为如何,都是一样的重视,也正是在这样的细致之下,她才能一步步的出生入死,走到今天。

    这时封临崖的身形,已经飞快的向下落去,他两只手宽袍大袖,飞快的张扬而起,从底下的湖面之上,无数的水箭冲天而起,铺天盖地的向着顾**来。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挑,“果然还有几分门道!”

    她在朱雀城中,曾与五行神坊大战,那里崔翘所用的玄水坊,论灵气之精纯,似乎还不如封临崖。

    她将手向后一扬,一道紫色光幢便自行升起,笑道:“灵儿,你暂且观战!”

    葛灵知道以自己的修为,还不足以参加到这种战斗之中,她扬声说道:“师父,我等着你凯旋而归!”

    顾颜莞尔一笑,她的身形便如一只大鸟一般,从空中直扑而下,身形纤弱的少女,在这一刻,居然散发出一种能够遮蔽天地气势来,在下面的所有人,都只觉得眼前一黯,这时顾颜手中的紫金雷霆已经轰然而下,从湖面之下射起的无数水箭,在半空之中,被这紫金雷霆一轰,又被所附的紫罗天火一炙,便在空中激发出了无数的雾气,而顾颜这时,已将手中的太阿剑擎出来,数丈之长的剑芒闪动,如在半空之中,打了一道利闪一般,无数的水气被瞬间割开,而她的剑气已飞快而落。

    封临崖双袖连扬,在他的袖中,无数道影子纷纷的向上飞起,在空中显形,变成一只只硕大无比的怪鸟,顾颜眉头一动,笑道:“这是摄魂招形之术?”

    封临崖紧咬着牙关,他这时已无退路,不得不把全部压箱底的东西全拿出来,随着他的法诀不停的打出,底下的秦登与段久虚已大声呼喝起来,他们手中的大旗不停展动,随着身形在空中不停飞舞,在大旗不停的展动之下,那数百名修士,各居其位,纷纷下落,每个人都各踞一岛,随后在岛上,便升起了一面旗帜来。在旗帜之上,一只只的怪鸟纷纷显形,与空中那些怪鸟的形状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在空中的无数只怪鸟,随着岛屿上一面面旗帜的升起,它们的身形变得无比巨大起来,展现出各种各样的奇形怪状来,或生有三头,或身长六翼,或长有百十条足,有些凶恶形状,连顾颜都从未见过,比起蜃魔王还要凶恶无比。它们或展动双翅,锋利如刀,或者口中喷出无数火焰,向着顾颜猛扑而过。

    葛灵好奇的看着这些妖兽,她虽然在朱雀城中,也跟着顾颜见识过惨烈无比的战斗,但这么多种类的妖兽一起出现,却是她从未见过的,在大荒之中,她几次进秘境试炼,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种类。

    宁封子站在她边上,她显得也很是轻松,并没有出手的意思,笑嘻嘻的说道:“这些都只是他召唤出来的妖灵而已,算不上什么啦。”伸手向虚空中指了指,“你看到你师父的九嶷鼎没有?”

    葛灵虽然什么也没有看到,但还是习惯的点点头,宁封子说道:“这些灵气薄弱的妖灵,遇到蜃魔王那种灵体,根本费不了什么功夫,就会被它全部吃下肚子里去。尸骨无存啦!”

    葛灵看着对方的声势铺天盖地,心里还有些紧张,但看到宁封子这样好整以暇的样子,也就放下心来。顾颜这时也笑道:“靠这些妖灵,便能制我么?”

    她右手中的太阿剑微震,无数道金色光线,顿时从剑锋之上,激发而出。

    她这次重炼太阿剑,不单辅以玄晶和太乙庚金等物,更将在洗剑池中所领悟的千重剑意,全都完全的融入剑锋之内,本来只能发出剑芒的太阿剑,这时更进一层,能够达到分而制之的境界,数十丈长的金色剑芒在空中解体,变成无数道金色光线,向下疾冲而去。

    每一道金色光线,都飞快的穿过了一只怪鸟的影子,直刺进它们的心口,随即那只怪鸟影子便在空中四散。空中的数万只怪鸟,被顾颜以这种手段,飞快的消去。

    封临崖惊呼道:“我这是自地心太阴之火内,召唤而出的妖灵,不在五行之属,不受五金之宝的克制,你的剑气,怎么能伤得了我?”

    顾颜笑而不语,她这太阿剑以玄晶重炼,已至无坚不摧之境,就算是不受五金克制的法宝,在太阿剑下,仍然难以讨得了好去。

    只是那无数剑芒,在与那些怪鸟一同化去之后,封临崖的脸上,并没有露出如此惊惶之色,毕竟这只是千罗大阵的第一层而已,看到顾颜太阿剑锋芒初敛,封临崖便又喝道:“结阵!”

    随着他这一声断喝,那数百名修士,双手合力,将岛上那杆大旗,一同拔了起来,数百面大旗同时在空中飘扬,空中的灵气顿时为之一变,无数股灵气的波动,同时自四面八方涌来,似千重叠浪一般,顿时便压得顾颜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顾颜“咦”了一声,回头对宁封子说道:“他这千罗大阵,也算是有些独到之处啊,自古以来的布阵之术,少有这么多人一起合力的,而他能够将数百人的力量合而为一,这样驳杂的灵气,却又毫不分散,显然在阵法之中,必有一个总控的枢纽之所。”

    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这么说,就是又有办法啦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借他的手,正好试一试我重炼的法宝不是?”

    眼前的无数灵气已经飞快涌来,似千层叠浪,永无休止,封临崖站在所有修士的身后,他的脸色无比凝重,顾颜这时忽然道:“落!”

    她的五指重重的自空中一划而下,五面硕大无比的旗门在这一刻,从天空之中轰然降落,粗如手臂的旗杆,重重的插到了海底之下,每一杆大旗,都足有数丈方圆,顿时便将周围的灵气全都定住。

    那数百名修士,同时觉得胸口如受重击,五座旗门的压力,重如泰山一般,将他们的阵旗纷纷的震落于海面之上,顾颜脸上露出微笑,以玄晶淬炼过的五色灵旗,其凝重之处,果然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不过这远远不是她所想要的效果,她五指轻扬,婉转而悠扬的灵诀在这一刻如音符一般的跳动而出,重大无比的压力在瞬间便转化为轻灵飘逸,她在玄晶和太乙庚金重炼灵旗,却并未失去其轻灵的本色,灵旗飞快的在她的手中缩小,被镇压着的灵气顿时便有蠢蠢欲动之势。

    那些修士们刚一激动,天空中,八口玄天剑的光华已纷至沓来。如雪一般的剑光纷然而落,顿时便将头顶上的灵气削去。

    这八口玄天剑,经顾颜以玄晶和太乙庚金重炼,其势已变得无坚不摧,远非原本不够刚强的玄天剑阵可比,冲破了头顶上的灵气阻隔,飞快下落,转眼间,便已突破了数十名修士的胸膛,惨叫之声,接连不断的响起,在空中留下了八条长长的血痕,只这一眨眼间,便已有数十修士的尸体,跌落尘埃。

    顾颜冷冷看着落下那些修士的死尸,到她这个境界,于那些筑基修士的生死,已算不上太过在意了。这些人既然来和她为难,也就要承担起相应的后果。她虽不嗜杀,但在交战的时候,却也从不留情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筑基修士,在顾颜的手下,便如土鸡瓦狗一般,杀起来着实是没意思,八口玄天剑在空中一振,无数剑气向着四周激射,将所有的修士逼退开去,露出站在身后的封临崖,顾颜便冷笑道:“封岛主,你便忍心,只让你的手下在前面挡阵,看着他们一个个的丧生么?”

    这些修士虽都为千岛联盟的手下,但毕竟不像一个门派那样整齐划一,顾颜这样一说,便有不少人的目光看向了封临崖,他的脸色却不变,冷哼道:“诸位,若不同心协力,焉能克敌制胜?”

    他脸上的神色冷硬无比,说道:“既如此,便让我领教一番,顾仙子的本事吧!”他左手在空中一晃,一道金色玄光便从天空中直落了下来。落在他的手上,是一面小小的石碑。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挑,封临崖将这块石碑托在手中,整个人的气质顿时为之一变,一股凝重如山般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开始向着四周飘散。

    在那石碑之上,有几个金色的篆文,而封临崖这时已冷笑着,向着顾颜的身前飞来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忽然涌起了一丝危险之感,她飞快的喝道:“灵儿,你退后!”

    不用她发令,宁封子已摧动紫云圭,带着葛灵飞快的向后退,而封临崖这时显然也是出尽了全力,他必须要给自己的手下以信心,毕竟他不是那些人的师父,若他也落败,难免树倒猢狲散,今日他已被逼得毫无退路,这一战只有不死不休!

    秦登这时展动了大旗,喝道:“为盟主助力!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的数百名修士,同时展动了大旗,无数道灵气在空中聚成了笔直的一束,射到了封临崖手中的石碑上,那块石碑顿时金光四射,光芒万丈,以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向着顾颜身前压来。

    顾颜站在原地,她身形不动,太阿剑执在手中,忽然间反向前面压去,她手中剑,这一刻迸发出无比激昂的剑气,重重的向着封临崖斩过去。

    封临崖以石碑相迎,两者相交,忽然便凝滞在了空中,随即便发出了轰然的巨响,像是有无数颗焚天雷在地底爆炸一样,一道水柱冲天而起,溅在两人的身上,随即便洒下了漫天的水珠。

    顾颜视如不见,她手中剑毫不犹豫的向下斩去,转眼之间,两人在空中已交换了七击,在石碑之上,留下了深深的七道剑痕。

    顾颜连斩七剑,封临崖便连退了七步,他的心中不禁骇然而惊,这女人,好狠的手段,好烈的杀气!

    他手中石碑,是南海之中流传已久的一件至宝,几可列入上品法宝之林,是当年地底玄龟所驼的一块晶石,被当年的古修士炼制成法宝,落入自己的手中,在上面的金色篆文,更是古修符印,可面对面时伤人的神念,但顾颜与他只一个照面,便连斩七剑,让他连发动法诀的时间都没有!

    他在飞快之间连退七步,顾颜剑上传来的压力终于耗尽,封临崖左手终于将法诀打出,无数的金色篆文从石碑之上飘飞而出,向着顾颜的头顶便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强大的压力向着顾颜的头顶笼罩过去,这一刻,顾颜像是有一种又在与裴明玉对阵的感觉,对面所传来的压力,与那炼神玦何等相似?

    只是两者的威力,却相差甚远,顾颜的头只是微微一晕,随即便又清醒了过来,她口上低吟了一声,体内的混沌空间忽然间开放,无数的紫金灵气无形的涌出,空中的那些金色篆文,被她在一瞬间化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顾颜冷笑了一声,她一扬手,便将手中收取回来的五面小旗,同时又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封临崖在发出这一击之后,再不停留,飞快向后退去,手中的石碑,却被他重重的甩向了前方,而这时,五色灵旗业已从而天降,以玄晶重炼过的五色灵旗,上面凝重如山般的压力,与石碑轰然的相碰,无数石屑在这一刻飞起,石碑之上,顿时便出现了道道裂纹!

    但被这石碑一阻,封临崖已经退出了顾颜的剑锋笼罩之内,他伸手从虚空中一抄,已有一面大旗被他挥了起来,在旗子上面,同样印着一只长着三头六翼十二足的赤色怪鸟,他重重的将大旗向下挥去,喝道:“启阵!”

    顾颜对他的声音视如不见,她凝视着眼前的石碑,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这时她将手一引,空中最后一口玄天主剑,已轰然而落,这柄通体都以玄晶和太乙庚金,再加上无数珍稀材料凝炼而成的利剑,延着石碑碎裂的脉络,重重的刺了进去,在石碑中心之处,终于抵受不住那股巨大无比的冲力,在这一刻,向着外面轰然爆碎而开。

    这件几乎可以列入上品的法宝,被顾颜三种手段合一之下,毁了一个干净!

    无数的石屑漫天飞舞,封临崖心中一恸,几乎要吐出血来,这是他平常随身的四宝之一,却如此轻易的就被顾颜毁了去。他咬着牙说道:“启本命元阵,今天不管牺牲多少条性命,也不能让她逃走!”

    随着他大旗挥动,在空中出现了一只无比凶恶的怪鸟之影,本来已被顾颜消去的无数怪鸟影子,又纷纷飞起,将整个天空都遮了一个结实,随即便向着顾颜飞快的围拢而来。

    顾颜眉头一皱,她隐隐觉得,这次所飞出的怪鸟,似乎与先前有些不同。她不再怠慢,手指轻弹,九嶷鼎便出现在她的指尖。那只蜃魔王魂,像是看到了猎物一样,低吼了一声,便振动羽翼,飞身而起,向着空中飞快的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只领头的怪鸟看到了蜃魔王,像是有些惧意一样,但背后的封临崖却连声的催促,它不敢停步,这时蜃魔王已经冲到了近前,血盆大口一张,离它躯体最近的数百只怪鸟,被它一下子便吸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领头怪鸟发出尖厉的叫声,无数的怪鸟影子一拥而上,密密麻麻的将蜃魔王裹了一个结实,就算它有三头六臂,这时也不免有些左支右绌。

    蜃魔王在围攻之下,不停的发出吼声,顾颜微微一笑,“你也有搞不定的事情是么?”

    她屈指一弹,鼎盖便自行的飞起,无数妖兽的影子纷纷飞出,投入到空中的云气之内,那些怪鸟影子,纷纷被它们所吞噬。

    顾颜这时看着眼前那只三足六翼的怪鸟,微微蹙眉,问道:“封子,你认得这个东西么?”

    宁封子悄然的出现在她身边,摇了摇头,“好像有些眼熟,但我想不起来啦。看这样子,倒有点像远古时某个部族供奉的图腾。不过那个时候,大小的部族成千上万,我哪记得那么许多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不管是什么,一并收了便是!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两指引去,从九嶷鼎的孔窍之中,九道混沌元气同时飞出,如九条绳索一般,将那只怪鸟卷住,然后向着九嶷鼎中倒吸而回。

    失去了那只怪鸟的统御,空中的怪鸟影子被蜃魔王及带领的妖兽们一扫而出,封临崖面色通红,他这时似乎在摧动着那只怪鸟,全力的与顾颜相抗。

    只是凭他的力量,怎么也无法抗拒九嶷鼎中的混沌元气,眼看着怪鸟慢慢的向着九嶷鼎中飞去。他沉声说道:“顾颜,吸入这只神鸟,你要后悔的!”

    顾颜只付之一笑,“神鸟么?我这九嶷鼎中,藏有天罗地象,万法万形,收一只神鸟,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五指扬起,一道道的灵光不停打出,在九嶷鼎之内,显现出天地山川,日月星辰,万法万象,尽收于此,那只神鸟绝望无比的被收进了鼎中。

    封临崖非但没有愤怒,这时他的脸上反而露出了狞笑,“顾颜,你等着太阴之火,彻底将你炸飞吧!”他手中的大旗晃动,喝道:“速退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跟着他的步伐,飞快的向后退去,而顾颜这时才发现在九嶷鼎中,正传来了一股巨大无比的反震之力,让九嶷鼎似乎都控制不住,鼎盖自行的向上飞起,随后无数的火焰在这一刻,铺天盖地般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几乎是数不清的火焰,顺着九嶷鼎的每一条缝隙向着四周激射,强大的冲击之力,让顾颜在空中居然有些立足不稳,本来正在空中漂浮着的紫云圭这时受到剧烈的震动,葛灵惊呼了一声,头下脚上的朝着下面摔去。

    顾颜这时并不慌乱,相反她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意,说道:“封子,你照顾好她!”

    那尊紫色光幢,被无数火焰的冲击之力所震碎,葛灵刚觉得要向下摔去,就发现一只脚已经被人抓住了,然后宁封子便笑嘻嘻的说道:“小灵儿,你是不是吓着啦?”

    葛灵拍拍胸口,惊魂初定一般,她已和宁封子一起,又重新站在了朱颜镜上,紫云圭已被顾颜收去,她颇有些担心的说道:“师父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她哪会有事啊,你师父狡猾着呢,不把这群人耍弄个够,我看她是不会甘心的。”

    无数火焰几乎已将顾颜从头到脚的笼罩起来,封临崖的脸上露出了狠厉之色,他双手立掌如刀,重重的向下挥去,大声喝道:“启地心之火!”

    那杆大旗被他重重的抛了下去,在空中化成一杆笔直的长枪,飞快的刺入到了原本所居的岛上,这个方圆仅有数百丈的小岛,在巨大的冲力之下,轰然爆碎,巨大的石块向着四周飞溅,周围的修士纷纷躲避,而地底之下,已露出了一个径有数丈,通体赤红的深坑。一道暗红色的火焰,向着天空疾冲而起。

    顾颜眉头一挑,“地心太阴之火?”原来这才是他的杀招啊,想必这只怪鸟,便是从火焰中心之处,所凝炼出来的阴灵吧。地心太阴之火,虽不是先天火灵,但其势之烈,可焚万物,远非凡火可比。他有这样的杀器,难怪可以在这南海之中,独树一帜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顾颜的脸上泛起一丝冷笑,遇到自己,算是他的运气不好了吧?

    她两指轻拈,在掌心之处,便出现一枚通体赤红如火,晶莹剔透的玉环,向着空中一抛,五色光华在空中流转,玉液闪动,那只朱雀清晰的于空中现形,五色云光向下一压,便将从地底爆发而出,高达数百丈的火柱一卷而空。

    封临崖脸上露出无比的震惊之色,顾颜好整以暇的弹着手指,朱雀环初次使用,便现其威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