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54章 秦明月之行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那两名与邱峻同行之人,眼睁睁看着顾颜将这位已晋身于结丹后期的修士,只弹指间就灭杀于此,吓得屏住了呼吸,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。

    见顾颜的目光回望过来,飞快的跪倒,叫道:“小人得罪仙子,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葛灵这时的心情稍平,毕竟还是少女心性,她向宁封子做了个鬼脸,“这些修士们,怎么一个个的都没有气节啊,见面就求饶,连抵抗都没有的吗?”。

    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啊,这些修士们都已经混成了老油子,他们又没有大的门派或师承护佑,如果再不有点保命之法的话,在这凶险无比的南海之上,还能活得到现在吗?”。

    顾颜对这两个人显然也没什么兴趣,她淡淡的说道:“你们是千岛联盟的人么,谁派你们来的,何人主使?”

    那两人对视一眼,其中一个便说道:“我们都是千岛联盟治下,方才被仙子斩杀的,是我们的副盟主邱峻,排行第七。我们此来,是奉了大哥封临崖之命,要请仙子到千岛湖一游。”

    顾颜冷笑道:“我可没看出来,有个请字!”

    听到二人的话,她心中微有些怒意。封临崖之名,她也曾有所耳闻,自凌千叶闭关,千岛联盟便是他当家。只是听说他一向行事谨慎,这时居然敢来招惹自己?

    顾颜略一思量,便说道:“你们两个的性命,我就不要了。回去告诉封临崖,他不是要请我么,回头我自会上门,此事若不给我一个交代。我绝不甘休!”

    那两人叩头如捣蒜,“小人遵命!”爬起身来,飞快远去。

    等这两人远走。葛灵才眼泪汪汪的看着顾颜,就差扑到她怀里痛哭一场了。顾颜笑了笑,“是我疏忽了,你天生的阴灵之体,我本来应该给你遮掩一番才是的。”她从怀中取出一面玉玦,“你把这个贴身佩带,除非是元婴期的修士。否则绝看不透你的真身。”

    葛灵接过来,忽然觉得心头委屈不已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颜不禁微笑,“我知道小灵儿你受委屈啦,回头我们去报仇。把那些坏人一个个的揪出来,让你教训她们好不好?”

    葛灵止住了哭声,很是认真的想着:“刚才那个人很坏,师父把他杀了,也没什么,可是其它人并没得罪我呀,我看就教训一下好了,不要杀他们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杀与不杀,视时势而定。你这时想这些,未必远了。”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意,“何况这次千岛湖,无端来找我的麻烦,若不探出究竟,将来附骨之蛆。难免为患!”

    她拉起葛灵的手,说道:“来,师父陪你去千岛湖!”

    宁封子拍着手笑道:“又有架打啦!”

    远在盘山岛上的封临崖,这时候忽然没来由的心悸了一下,自从秦明月与江无幽远去之后,他的心中就有些忐忑不安。在洞中不停的踱着步子,问他的两个手下道:“怎么邱老七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那两个人也都身居副盟主之位,一名秦登,一名段久虚,是封临崖的得力臂助,见到他怒气勃发,都不敢作声,有一个人上前问道:“大哥,我们真的要布大阵,与那女人为难么?”

    封临崖道:“那是当然,怎么,你难道还没安排下去?”

    秦登低声道:“自然安排下去了,只是大哥你也知道,在这千岛湖中,并非所有人都听我们的调遣,因此就算结成大阵,也只能发挥八成的威力而已。而且……”他犹豫了一下,“我们有必要拼尽全力,与那个女人为难么?”

    封临崖咬着牙说道:“你的顾虑,我自然知道。只是这是菡萏峰交办下来的,我若不尽心,将来有事,焉能得到他们的助力?”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“老三,老四,时不我待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脸上若有所悟,用手虚指了一下后面,“大哥说得是……”

    封临崖道:“凌兄闭关时日将近,虽不知结果如何,但出关之时已不在远,你们如果自问在这些年中,没干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,那就等回头,去到他的手下做事!”

    他袖子一拂,冷冷的说道:“我虽然费尽了谋算,积蓄势力,但仍不知是否能够与他相抗,如今有菡萏峰和莲花山的弟子相助,便如虎添翼。两位仙子已经答应,只要我能够将那个女人灭杀于此,她们就会支持我永坐这千岛联盟的盟主之位。这是她们以祖师之名,立下的誓言,焉能有假?”

    封临崖站定了步子,沉声说道:“这是搏命之一战,成了,奠万世不拔之基,输了,你们就自求多福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跪倒在了封临崖的身前,“愿奉大哥之命!”

    这时,秦明月与江无幽,正在飞快前往大荒的路途之中。江无幽不解的问道:“秦姐姐,不是商定了,要等他们将顾颜引走,我们再潜入大荒的么,怎么现在就要前去?”

    秦明月的眉头紧皱,“我本来是想到大荒之中,去探查一件要事,因此要将顾颜先引走,以免麻烦,可是刚才我突然心生感应,只怕我要找的东西,已经不在那里了。因此,我不得不赶紧来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江无幽应了一声,于秦明月身上所负的秘命,一直没有向她透露过。秦明月的为人虽然谦和,但关于师门之事,却是从不轻易吐露半个字的。她知道轻重,也不多问,不过随即她又想起一件事来,说道:“秦姐姐,你应了封临崖,要帮他登上盟主之位,这于小妹来说,可实在有些为难呢。师父向来对我们都有严令,不许我们随意干涉下面各派中事的。”

    秦明月笑着说道:“那就算你帮姐姐一个忙好不好?”

    江无幽脸上露出犹豫之色,还是说道:“姐姐既然这样说,那我拼着受师父责罚。也是要把这事办成的。”

    秦明月不禁笑了起来,“我的傻妹子,你放心。这个承诺只是拿来哄人的,是绝对不会兑现的。”

    江无幽惊道:“我与姐姐,当时都以历代祖师的名目,立下了誓言,这个也能作假的么?”

    秦明月敛去笑容,冷冷的说道:“我说的自然不假,但是你觉得。凭他们那些人,能够把顾颜,灭杀在千岛湖?”她在空中飞快的前行,但口中所说的话却丝毫不停,“你大概不了解顾颜的修为。此人在苍梧之时,就已经是手段极为狠辣的煞星,对九大派奴言谄媚,于下面的散修则毫不留情,南浦散修的魁首沧海客,就是丧命于她的剑下。起因不过是因为争一件法宝而已。我这次不过是要借千岛湖的地利,将她诱走,方便我行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的脸上露出狠厉之色,“如果封临崖等人真的逆了天。能够灭杀顾颜,那我拼了师父责罚,帮他一次又如何?只是就凭他们那几个货色?”她冷哼了一声,“不是我小看他们,这种几率,大概百中无一!”

    江无幽吐了吐舌头。“只听说她人品不佳,没想到居然还如此的两面三刀。不过沧海客这个名字,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……”

    她蹙了蹙眉头,并没有想起来,随即便将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抛在了脑手。笑道:“秦姐姐要找的东西,就是在大荒么?”

    秦明月露出一个浅笑,“我奉师命南来,已十数年之久,寸功未立,再过上十几年,就是传送阵重新开放之时,若不做出一点成绩,将来有什么面目去见师尊?我这些年中,走遍了南海各处,终于在旧典籍中得到一点讯息,万载之前的那位大荒居士,可能与我要找的东西有些关系。只是偏偏这个地方又被顾颜占了,我不想和她打交道,因此还让你帮忙,请那个封临崖,演了这一场戏呢。”

    江无幽点点头,“那就快去,小心迟则生变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身影极快的飞临至大荒之上,她们放眼看去,在岛的前半部,立着一座无比高大而巍峨的城池,江无幽也不禁吸了一口冷气,“这个女人,倒也当真有几分本事,居然以一己之力,能够在大荒之中,立起这样高的一座城池?”

    秦明月看着大荒城,及岛后的那座环形山,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,她说道:“我曾经听到过传闻,说是在数万载之前,青丘一族,曾经在此地落户,不知是否如此?”

    江无幽笑道:“南海中确有这样的传说,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。青丘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。”她想起陈叠紫来,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之意,“她们那些人,惯会藏头露尾,神出鬼没的,有这样的传闻,也不去辩驳而已。实则此地,以前叫做荒丘,后人牵强附会,与青丘扯上了关系而已。实则没半点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秦明月点点头,一副若有所悟的模样,她站在高空,四下看了半晌,便将目光转向那环形山之中,“大荒居士当年驻锡的地方,便在那里么?”

    江无幽点点头,“在菡萏峰中,曾经存着大荒居士的一张手书。不知道是何时流传下来的,在手书里曾有提到,大荒居士虽然在岛上立城,但平时的修炼之所,却是在环形山之内的一处极为简陋的洞府之中。”

    秦明月笑道:“这便是了。”她从怀中取出一个玉匣,小心翼翼的打开来,在里面一朵金茎玉梗的莲花,正静静的躺在那里,她笑道:“这是吾师于莲花池中,手植七十二朵‘玉池金莲’之一。虽不能与天柱峰上幻波天池的金莲相比,却也差强人意。”

    她用手指轻轻拈住莲花之梗,向上一抛,万朵金光闪耀,顿时将周围的云气全都破去,金莲在空中,射出一道笔直的金线来,向着前方飞快的投去。

    秦明月的目光紧跟着而去,随即她的脸上就露出了震惊之色,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金莲所指之向。正是顾颜先前所找到的,大荒居士秘藏的洞府,那个巨大无比的深坑,这时已完全被填平。无数的山岩碎石在那里堆砌着,根本就看不出原来的景象。

    秦明月的脸上冷如冰霜一般,面沉似水。“难道说,顾颜也找到了这个地方?”

    她皱着眉,苦苦的思索,“就算她真的找到了这个地方,又怎么会有这样大的法力,能够生生的将这里填平?”

    江无幽不知道她究竟要找什么,也不插言。只是静静的看着。秦明詌uo读税肷危獠潘档溃骸八懔耍热槐蝗思艺剂讼仁郑獯尉偷笔前着芤惶耍皇窍乱淮巍N铱梢运⒔粢恍┝恕!

    她站起身来,将金莲收去,便起身向着远方飞去。

    江无幽飞到她的身侧,说道:“秦姐姐,千岛湖那边,是否还要去走一趟?”

    秦明月略一踌躇,便说道:“你不是说师门尚有要事么,我这边已然无事,你去办你的事罢。千岛湖我自己走一遭。总要给那位封岛主一个交代。”她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寒意,“再说,若他真有什么危险,我还要去救他一把呢。”

    江无幽笑道:“那女人既然如此凶恶,姐姐便要当心了。”两人在空中拱手作别,便飞快远去。秦明月则转身向着千岛湖的方向疾飞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的千岛湖上。已是一番如临大敌的模样,无数的修士纷纷的从岛上飞起。这大湖之中,说是千岛,其实一千个都不止,虽然有不少根本称不上岛屿,只能算是礁石,但数百名修士同时跃起的这个声势,让封临崖放眼看去,心中也不自禁的生出了一种豪情。他回头对身后的秦登说道:“你看此情形,比之五十年前如何?”

    秦登凑趣一般的说道:“大哥明鉴,当年的凌盟主一味的潜修,对手下兄弟们不闻不问,哪有现在这样的声势?大哥在千岛湖上,布下千罗大阵,别说是寻常的散修了,现在就算是七大岛的人来了,对我们还不是要高看一眼?”

    封临崖笑而不语,摆了摆手,“这话说得大了,我们虽然在这万里海疆中,也算是一方豪雄,但与七大岛还是不能比肩的。穷我一生之功,要是能够成为这南海之内第八岛,那么也就算是不枉此生了。”

    段久虚亦道:“大哥英明,当年将这万里海域内的反对势力,一一的扫平,将所有人都统一至千岛湖之下,若没有当年大哥的铁血手段,哪有现在千岛湖的兴盛?此战过后,得到菡萏峰的支持,大哥必将如虎添翼,看看那些暗中不服的人,谁还敢再聒噪?”

    封临崖哼了一声:“我早就知道,有些人对我感到不满,他们还想着那个姓凌的匹夫,能够再回来主持大局?等这次事了之后,大浪淘沙,自见人心,那时候一一的抓出来解决掉,谁也说不出什么!”

    这时数百名修士已纷纷的自岛下飞起,无数道宝光在空中乱射,结丹期的修士约占了有十一之数,大概有四五十位,这在南海之中,已算得上是极大的一番势力了。不过多半都是结丹初期的,中期不过十几人,而后期,除了封临崖等三人之外,便只有一两人罢了。

    封临崖向身后使了个眼色,秦登与段久虚的手中,便各取出了一面令旗,他们在手中同时招展起来,喝道:“今日盟主有令,布千罗大阵,于此地围杀修士顾颜,众人均需听命,匆许纵敌,事后各有封赏!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轰然喝道:“得令!”也有一小部分人,脸上露出不以为然之色,封临崖也不在意,他左手高高的扬起,随即说道:“本盟统万里海疆,众兄弟同心协力,要在这南海的乱世之中,做出一番事业,今日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想说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来振奋人心,半空中忽然有两名修士飞快的冲了下来,他们披头散发,形容极为狼狈。正是与邱峻同行,又被她放回来报讯的两人。本来他们并没有动手,不至于如此,但这两个人在途中商议了一下,怕回来之后不好交差,因此特意做了一番装扮,将自己装成了血战之后,才冲出重围的模样。他们飞快落下来,便涕泪横流的叫道:“盟主!”

    封临崖又惊又怒的说道:“怎么你们两个回来了,老七呢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擦去脸上的鼻涕与眼泪,说道:“七盟主被那个阴险的女人在半路围杀,不幸……殒落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顿时满座大哗,邱峻身为排名第七的副盟主,是千岛联盟中唯有的几个晋级了结丹后期的人,也是封临崖办事的得力臂膀,他居然会被人灭杀?

    封临崖怒道:“对方有多少人?是要大举发动,来和我们为难么?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尚未落,头顶上已传来了一个极为清朗的声音,“这位便是封盟主么,我想问你,你无故劫我弟子,究竟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顾颜,她在让那两人回去报讯之后,便放出紫云圭,带着葛灵一同向千岛湖飞去,一路之上,亦好整以暇的指点着周围的情况,葛灵平日里跟着父母东躲西藏,虽然走的地方甚多,却少见南海之上的风光,这时看到什么,都觉得好奇,而顾颜也不着急,她一路之下,缓缓而行,亦是留给对方报讯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已算是行得极慢,只是她没想到那两个人心中有鬼,在路上又耽误了一些时候,等她带着葛灵,到了这里的时候,封临崖还不明白事情的究竟呢。

    只是顾颜对这些也不在意,她此行本来就不是来讲理的,以她的修为,在这南海之中,除了七大岛之外,根本便不会顾及其它。只是她十分好奇,为何千岛联盟,要刻意的与她为难。要知道到了她这个修为境界,一般的势力,是不愿意轻易得罪一个结丹后期修士的。何况双方并没有什么关于法宝或者灵脉上的争执,无端意气,颇为不值。

    但她刚一降临至千岛湖上,就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强烈的杀气,这时封临崖已经抬起头看向了她,他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远方,秦明月与江无幽似乎并未回来,他心中知道,这两位女仙,是不会将自己的形象示人的。便深吸了一口气,这一次,只能杀死头顶上的那个女子,来作为自己的晋身之阶了。

    封临崖飞身而起,站在了数十丈之外,与顾颜平行的地方,“你就是顾颜么?你在大荒立城,不经过我千岛联盟的同意,几次见召,迟迟不至,若不施以薄惩,千岛联盟在此地,焉能得以立威?还不交出法宝,任由我们发落么?”

    站在顾颜的身前,他已发现,这是一位具有强大气息的结丹后期修士,似乎是一块硬骨头啊……只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他不得不咬着牙说出那番话来。

    顾颜听了,不禁哑然失笑:“你的意思是,我在大荒立城,还得先给你交保护费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飞快的转冷,“今日之事,你若执迷不悟,便休怪我无情了!”

    封临崖知道多说无益,他的身形飞快的向后退去,喝道:“启阵!”

    底下的人轰然应是,无数的宝光向着四周扩散而去,秦登与段久虚两人手中的大旗,飞快的迎风招展,空中宝光乱舞,海底波浪翻腾,有如云海一般。

    顾颜对这些视如未见,她对站在紫云圭上的葛灵笑着说:“灵儿,待我打落这些人,为你出气如何?”

    葛灵脆生生的说道:“师父,那我就看着啦!”

    下面的那些修士顿时升起一股无名火,而封临崖这时脸色却变得冷峻起来,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,或许就是他平生之中除了凌千叶之外,所遇到的第一大敌。只是箭在弦上,已不得不发,今日若不一举将她灭杀,得罪了菡萏峰,将来他在这南海之上,如何立足?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