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51章 重炼朱雀环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顾颜初试牛刀,只用了数月的功夫,便将紫云圭修复成功,而且威力似乎比起先前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随后,她便将太阿剑取了出来。这口剑在朱雀城中,被崔翘的青木神坊中木灵气所伤,在重炼之前,要先将其中的木灵气驱除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顾颜来说,并不是什么为难的事。她摧动阴冥之火,以先天五行相克之法,花了十余天的时间,便将里面残存着的木灵气吸了出来,随后,她便依样葫芦,开始修复这柄太阿剑。

    太阿剑的前身,乃三只归元箭所化,锐金之气极重,要将里面的灵气与五火相融,让顾颜颇费了一番功夫,足足花了有近半年的功夫,才将这些灵气一一溶入到五火当中。

    在这之中,葛灵又曾过来了一次,听受顾颜教导,她这段时间中,又两次进入大荒中试炼,成功斩杀了数只妖兽,在宁封子的看顾下,也并未遇到什么危险,修为也正稳步提升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葛灵在晋阶筑基之后,她的修为进境,似乎一下子便放缓了下来,到现在筑基也有两年的时间,但离筑基初期的顶峰尚远,更不要提晋阶中期了。不过顾颜对她的进境,仍甚为满意,她前面的进境有些过快,这个时候,当着意于稳固才是。

    她传了葛灵丹药与法诀,命她出去继续修炼,仍是每半年过来听一次教导。那千岛联盟的人,自从来过一次之后,便再也没来骚扰过,顾颜也就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,转头继续投入炼宝的大业。

    而经过了半年的功夫,太阿剑已被混沌元气加上五火所镕。随即,她便将玄晶与太乙庚金等物,一一的投放进去。又花了数月的功夫,终于成功的将太阿剑修复完全。

    这柄经过了重炼的太阿剑,不但里面的灵气更加精纯。而且混合了玄晶之后,原来有些脆而不韧的特性也有些改变。几乎能够迈入极品法宝之列了。

    顾颜自然知道,这不是说以她自己的能力,就真的能够炼制出一件极品法宝了,除了本身来源就是上古遗留之外,如玄晶与太乙庚金等物,更是极为难寻的奇珍。将这些材料一一的混入太阿剑中,若不能将原本的法宝提升一个层级。那顾颜的控火之术可就真算是白炼了。

    将太阿剑修复完成之后,她便开始了重炼幻剑灵旗的过程。

    这也是顾颜受损最为严重的一件法宝,五面灵旗与八口玄天剑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,而那口玄天主剑,更是完全爆碎,连一丝残渣都不剩。顾颜最为重要的,还是先炼就那口玄天主剑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之前,顾颜先从混沌空间之中,将于洗剑池内收取的剑魂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道淡淡的灰色影子在空中飘着,顾颜和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虽也算是一种灵体。终究并不完整,除了洗剑池内,可以长久存身之外,这数年中。没有剑气让你寄身,只怕你体内的精气正在慢慢流失,如今我将重炼这口主剑,你可将本身精气,与剑气完全化合,从此你与此剑,两者合一,生死同命,你可答应?”

    那道剑魂发出了“呜呜”的叫声,似乎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如宁封子所说,这种剑魂,只是一种残破不全的灵体而已,与她这种天生灵体,完全不能相提并论。宁封子可以自行存身,经历多少万年而不灭,但它们的灵气,却会在虚空之中,慢慢消散,如果不是这些年中,顾颜把它放在混沌空间之内,用元气为它补足。早就已经湮灭于虚空之中了。

    而在炼剑的开始,就将剑魂与剑气本身相合,对于将来的威力,必会更强三分。因此,若它不同意,顾颜也不会让它好过。

    好在两者似乎合作甚是愉快,这只剑魂在空中,向着顾颜拜了三拜,便向着九嶷鼎中落去。

    随后五色火焰同时飞起,九嶷鼎中顿时烈焰冲天。

    这一次,顾颜的脸色变得无比凝重起来,与修复法宝不同,这是重新祭炼一件全新的法宝,她必须要先为法宝定型。

    在九嶷鼎中,一柄长长的剑形已经显露出来,无数的材料正飞快的向着上面落去,数百粒玄晶,太乙庚金,乌风铜,凡是顾颜所能拿出来的极好材料,她都一股脑儿的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要炼出一柄比玄天剑更厉害的剑来。

    九口玄天剑,是她于古战场中所得,可以列入上品法宝之列,而顾颜以玄晶和太乙庚金等物重炼,是要将其直接迈入极品法宝之林。玄天剑阵之中,一半的威力,系于这口主剑之上,因此,顾颜也对其格外的在意。

    仅是熔炼这些材料,她便足足花了一年的时光,将除了玄晶之外的材料都熔化完全之后,她便开始了炼剑的过程。

    炼剑之法,与炼制一般的法宝不同,所谓剑与身动,与意合,剑修所炼的本命之剑,那是要伴随自己整个修行生涯的。

    好在顾颜并不是剑修,她只炼剑阵,于剑之一道上,并没有那么在意,但要将自己的千重剑意,都凝炼到这口玄天主剑上,仍然耗费了顾颜极大的功夫。另外,如果让剑魂完全的融入到剑气之中,又不让它被鼎中的五火所伤,也同样耗费了她极大的心力。在炼制过程中,她一直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五火,时而以阴冥之火作为辅助,这种种的功夫,以顾颜的神念之强,也觉得有些支撑不住,几次在中途停下来休息。为此,她连葛灵半年一度的指导都暂时停止了,让她只在大荒城中修炼,不必进来。

    又花了近半年的时间,她终于将这口剑炼成。

    比起原本的玄天主剑,略长的剑身,赤红如火一般的颜色,显得比先前更加张扬,顾颜知道。这是加入了太乙庚金的缘故。她最初的想法,就是要在剑中加入太乙庚金,从而使玄天剑阵变得更加锋锐。如今,以全部的太乙庚金,辅以玄晶等物。重炼这一口主剑,显然比先前的方案更加优胜。

    顾颜将主剑炼成之后。便依样画葫芦,将那八口玄天剑,重新都用太乙庚金加以炼制。

    虽然里面并没有掺杂玄晶等物,顾颜现在也没有这样大的手笔,但重炼之后的玄天剑阵,已有一口主剑,能够勉强迈入极品法宝之列。另外八口剑,也都成为了上品法宝,玄天剑阵的威力,等于凭空增加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而五面灵旗,则不能用这种方法加以祭炼。

    这灵旗,是她当年在云萝殿中所购得,其来历始终神秘莫测,上次在顾颜斩杀云萝之前,还曾向她问过,只是她也语焉不详。只称不知而已。但据顾颜猜测,此旗应该与魔教有些关联。

    不过她现在也并不在乎这些,将旗子扔入九嶷鼎中,便祭起阴冥之火。将上面的灵气,彻底重炼了一番。

    又花了数月功夫,将灵旗重新祭炼完成,顾颜终于感到心舒气畅,她打开了鼎盖,五面小旗静静的躺在了鼎中,顾颜将手一扬,五座旗门便同时拔地而起,外面的云气之中,传来了一阵飞快的摇动。如五棵参天的古木一般,直冲云霄,顾颜觉得脚下的大地都在微微的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那只正在竹林里悠闲飞行着的蜃魔王,好奇的探出头来,看着这五座硕大无比的旗门,眼中顿时便露出了一丝锋芒。

    顾颜颇为满意的一笑,她将太乙庚金,不单重炼八口玄天剑,也凝炼于这五面灵旗之中,比起先前,更多了一层杀气,远非仅用“幻”之一字便可以形容了。现在的幻剑灵旗,才真正可称得上是侵掠如火,不动如山,难知如阴,动如雷霆。顾颜将自己当年所领悟的死生之道,千重剑意,全都凝炼于幻剑灵旗之中,让它比当年的威力更上了一层,已经站在上品法宝的最顶端。

    八口玄天剑,这时自行的从顾颜肩头上飞起,在空中夭矫如龙,纵横飞舞,剑气激荡,将林中的无数竹叶都震得向上飞起,落到剑光之中,便飞快的被卷成了一层层的碎屑,又飘落下来,在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。

    这时一道银光,顺着顾颜的手势,从天空中飞落下来,飞快没入了地面之中,直没地底而去。随即地面的震动便飞快平息,顺着刚才刺进去的入口,一股灵气便飞快向外喷涌而出。而顾颜,却没感觉到脚下有丝毫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不禁满意的一笑,攻者动于九天之上,守者藏于九地之下,她这口玄天主剑,已深得剑道中炼神而返虚的精髓了。

    随即她轻声的一个唿哨,那口剑已无声的从地面之上飞出,来到她的背上,九口玄天剑飞快合拢,五座旗门,也重新变成了五面小旗,落到她的掌心。幻剑灵旗,便算是重炼完成了。

    至此,离她开始炼宝,已过了三年半而有余,她已将先前破损的那些法宝都修补完整,最后的事情,便是要重炼这枚朱雀环了。

    顾颜并没有着急,她先是给宁封子传声,又开启洞外的禁制,将葛灵唤进来,看了一番她的进境,很是满意。然后才说道:“我此次闭关,少则一二年,多则三五载,专心修炼此宝,这段时间内,都未必有机会出来,你可按照我告诉你的法子,自行修炼,有什么疑问,可先暂向封子请教,若我估计不差,等我出关之时,你筑基初期也有七八年了,可以着手晋阶一事了。”

    葛灵向顾颜拜谢,随即才告辞出去,顾颜将山峰之外,所有的地方完全封闭,以五色灵旗镇压地脉,随后,她便将那枚朱雀环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距朱雀岛一战,已有十余年之久了,顾颜闭关日久,并不清楚外界的消息,也不知道谢侯夫妻,在朱雀岛上重新立城,究竟干得如何。但这枚朱雀环,却是她出生入死,在朱雀岛上所得到的唯一一件战利品。

    在地心之处,她被此环所困,五火全被压制,若非其其啃破了环身。玉液渗出,她没那么轻易的脱身。但也让此宝变成了一件半废品。但这些事情,并难不倒她。她所倚仗者。便是大荒居士所留下来的,那足有半屋子的材料,和详细的朱雀环炼制法门。

    大荒居士选中这件法宝进行炼制。是有其原因的。因为朱雀环是驾驭火灵之宝,炼制之时。要用到各种不同属性的火灵,尤其是阴冥之火,将在其中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。而这些,都是现在顾颜所擅长的东西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她仍然沉思了良久,将所有的步骤全都考量完全,这才用两指。轻轻的将朱雀环拈起,信手一抛,这枚通体赤红的玉环,就被抛入了九嶷鼎中。

    朱雀环被其其咬破之后,又被放置了十几年,里面的玉液几乎已经流失殆尽,那只在里面流动如形,栩栩如生的朱雀,已经显得低萎不已,似乎马上就要死去一样。而朱雀环一被抛入鼎中。无数的混沌元气,就像是看到了缝隙一样,无比汹涌的向着玉环中涌去。其汹涌澎湃之势,让九嶷鼎中的灵气瞬间便空了一半。

    顾颜被吓了一跳。虽然在大荒居士留下来的法门中确实曾写到,炼制朱雀环时的时候,是极为耗费灵气的事情,因此以他元婴的修为,仍然要不停的用灵石加以补充,以免灵气枯竭,但顾颜却没想到,她并非重新炼制,只不过是将原来破损的法宝重炼而已,居然耗费灵气仍是如此之巨!

    如果换成一般的结丹修士,早在第一个步骤便已经失败了,但顾颜自有准备,她体内的混沌空间飞快开启,无数的紫金灵气在这一刻汹涌而出,全力的支持着九嶷鼎的运转。在她灵气的支持之下,本来被瞬间抽走了所有灵气的九嶷鼎,终于又慢慢回复了正常,而那枚已经破损的朱雀环,仍像一个怪兽一样,不停的将顾颜所发出的灵气,全部一一的吞噬进去。

    顾颜已将自己所有的灵石都取了出来,支撑着灵气的运转,在这一刻,她不能收手,否则便会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而朱雀环吞噬灵气的速度,实在是让顾颜心惊,到后来,连她的紫金灵气,都不能支持鼎中的运转,紫炎晶、灵石、各种晶石,她将一切所能运用的手段都使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到了后来,朱雀环吞噬灵气的速度终于开始放缓下来,降到先前的五成、三成、两成,最终终于不再耗费顾颜的紫金灵气,仅凭九嶷鼎,也能够维持里面的运转。

    而这个过程,便足足耗费了三个月之久,在这三个月中,顾颜一丝也不敢懈怠,等朱雀环里面,终于开始充盈着浓郁灵气的时候,她才觉得微微松了一口气。自己的神念似乎都快要枯竭了。

    而看着朱雀环中那一团团有如实质般流动着的粘液,顾颜也不禁震惊起来,那么多的灵气,都被凝在了这里面,化作那一滴滴的玉液,其浓度之大,几非常人所能想象。

    但按照大荒居士所说,炼成环中的玉液,也不过只算是完成了第一步而已,接下来,她便要复生里面的朱雀之灵。

    虽然吸收了无数的灵气,那只朱雀已经恢复了三分神采,但显然比起当年镇压顾颜五火时的那种顾盼神飞之神采,还远远不如。接下来,便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,顾颜要用五火,加上鼎底的阴冥之火,慢慢的凝炼,把这些灵气,全都炼化成最为纯正的火灵气。

    她的法诀打出,无数火焰便熊熊的燃烧起来,九嶷鼎瞬间便被烈火包围。

    大荒居士当年炼宝时,因为没找到最合适的炉鼎,他所用的炉鼎,承受不住火灵的威力,每隔一个月,便要停下火头,让炉鼎休养生息,这样一来,炼宝的速度就大大减缓。而顾颜的九嶷鼎,却没有这个顾虑,她持续不断的连炼九个月,终于将那些灵气,全都炼成了最为精纯的火之元气。

    屈指算来,这时已是一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年中,顾颜全力炼制法宝,并未与外界通消息,不过宁封子也没有给她传音,想来并没什么大事。她看着那只已经变得神采飞扬的朱雀,缓缓的松了一口气。这枚朱雀环,算是已经被她将外表都修复完成了。

    但要尽复旧观,重现它驾驭火灵的威力,仅凭顾颜一个人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这就牵涉到大荒居士当年在此地建炉的用意了,因为在这里,能够直接从地底,调动地心的火之元力!

    顾颜不知道是天然造就,还是大荒居士自己以绝**力开辟而出,但以万火之源的火之元力,才能够真正炼成朱雀环最原本的那一股力量,同时顾颜还打算将自己的先天五火,完全凝炼于朱雀环之中,以此宝驾驭五火,比起她先前来,所耗费的功夫,相差不可以道里计,而威力亦足足相差了数倍有多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十指收拢,弥漫在整间竹舍内的所有火焰同时收敛而回,只在半空中露出一尊晶莹无比的小鼎来。顾颜用手捧着,缓缓出了竹舍。她颇有些留恋的回望了一眼,便毫不犹豫的打出了大荒居士传授的那道法诀,随后,地面飞快的开裂,然后便是轰然的巨响,三间竹舍被无声的吞噬下去,而地面之上,有通天般的烈焰,腾腾而起!

    顾颜一扬手,便将九嶷鼎抛了进去,在无数烈火的环绕之下,九嶷鼎反而变得愈加光华璀璨起来,无数火焰飞快向着鼎内流动,那只朱雀神采飞扬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在头顶上,隐隐出现了一只朱雀的形迹,只是极为模糊,让人根本就看不真切。在地心之火慢慢凝炼的过程中,这只朱雀也开始缓缓的成形。

    等到朱雀被炼成了完全的赤红之色,又已是九个月过去。因五行中南方朱雀尚火,合九之数,因此炼制朱雀环的时间,无不以九字为名。

    顾颜这时屏住了呼吸,她手中拿着一面赤红色的玉碟,这是大荒居士当年所留下来的,开启地心火之元力的法宝。只此一面,若是失败,那么便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只要将火之元力成功的引出来,顾颜便可以自己的五火为媒,相互凝炼,朱雀环便可以炼成。

    这时地底的火焰已经开始慢慢的变小,顾颜将手中玉碟轻轻一抛,飞到数十丈的高空之上,随即赤色的宝光便飞快落下,地心之处的火焰,便如火海一般的飞快翻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的浪头向着上面飞快扑打着,将小小的九嶷鼎完全淹没,顾颜甚至看不到九嶷鼎的所在,只能凭着神念感受它所处的位置。这时那面玉碟,已悄无声息的向下落去,没入火海之中。随即,在无人注意之处,有一丝白色的气息,正缓缓的向上渗透而来。

    顾颜在做这些事的时候,颇有些胆战心惊的意味,她可不知道大荒居士这火元力,到底是从何处引来的。万一直通地心,地底太阴之火爆裂,那么将整个大荒城完全吞噬,于大自然的煌煌天威来说,也不过是清风过眼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顾颜只能全心的将那丝火元力引出来,至于其它的,她也无暇顾及了。

    火之元力,在无数火焰的凝炼之下,外相只是一丝白色的灵气,被顾颜的五火包裹着,缓缓向上升去,投入到九嶷鼎的混沌元气之中。

    这两者,都是天地之间,最为精纯而本原的力量,相互作用,然后再向着朱雀环中渗透进去。

    而顾颜体内的五火,也同样围拢着朱雀环,两者慢慢的开始化为一体。

    顾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,如果顺利的话,应该很快就能成形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忽然感觉到地底的火海之下,出现了一丝异变,本来平静的火焰之下,忽然间飞快的波动起来,像是有一股无比巨大的力量,在火海之下飞快奔涌,想要向上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顾颜额头上的冷汗,顿时冒出!rq!~!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