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49章 炼器秘术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无数的阴气在这一刻,飞快的席卷而来,顾颜全身都不禁打了一个冷战,她手指轻弹,五色火焰便从指尖上涌出,周围的空气顿时为之一肃。

    这时那只蜃魔王,却像是极为激动的一样,它不停的在竹林之间飞舞,不时发出低低的吼声,而在松涛与竹林之内,有无数的声音,低低的与它相合。宁封子这时也有些震惊,“这里的蜃魔,如此之多!”

    以她们所听到的声音,怕不是要有成千上万只!

    相比之下,蜃魔林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,难道说,这里才是大荒之中蜃魔的源头么?

    不过顾颜这时却无暇顾及这些,她已经看到了葛灵正站在那间前厅之中,飞快的冲进去,却又在门前,硬生生的止下脚步。

    葛灵这时候的情况,显得很是奇异。她很是随意的站在那里,双足轻踏,一前一后,与天地阴阳之势暗合,目光微闭,似乎对外界的一切,如不闻不问一般,一片白光正笼罩在她的身体之上,似乎有丝丝的灰白气息,正不停的顺着她身体的各个窍穴钻进去,然后又从另一个窍穴中钻出来,如此循环往复,无止无休。这让顾颜也不禁愣住了,她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好是坏,现在如此贸然的打断,会不会对葛灵产生不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那只蜃魔王,这时已经悄悄的回到了顾颜的身后,它眼中露出了很是激动的光芒,摇起头,向着顾颜示意,似乎是让她不要进去打扰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便一宽,蜃魔王对葛灵十分的看顾,既然它说无妨。葛灵便应不会有事。她便站在门外,开始打量着这里的地形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个足有千丈深的峡谷,被层层的云气包裹起来。周围是松涛与竹林,看不清外面的情形,而在这里。连朱颜镜的光华,也只能达到百丈之遥。不能再度及远。而此地唯一的建筑,便只有这三间竹舍而已。

    她的眼力,比起葛灵自然远胜,葛灵对此茫然不知,顾颜却看出来,这是千年的翠松竹,灵气浓郁。凝而不发,有万年不死,万年不朽的美称。

    此竹需要在阴煞之地,用极阴之火淬炼,每一年生长一寸,缓缓成形,是极为难得之物,用来炼制法宝也是极佳的材料,在这里,却有人用它来搭建屋子。这是何等的手笔?

    相对于顾颜的惊讶,宁封子对这种显然就不屑多了,“搭个住的屋子算什么?我当年都是拿它给我家的小狗做窝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理她,看向左右的两间偏室。

    在这两室之中。分别放着一座炉鼎,一尊稍大,一尊稍小。红铜色的鼎身,似乎仍有余温一般。顾颜的眉头一动,“那是丹炉与炼器之炉,此地必曾有人驻扎过,他曾于这里炼丹炼器!”

    屋前的牌匾上写着“大荒古域”,难道说这里,曾经是那位神秘的大荒主人修行之所么?

    在传说之中,于上次道魔大战之前,也不知是几万年,曾有一位修士于此地立成,那座被顾颜推平的大荒城,就是当年他亲手所立。

    据顾颜所闻,那位修士的来历很是神秘,没人知道他的师承,只知道他如璀璨的流星,忽然出现于大荒城中,并于此地,斩杀了一只螭灵,将元珠悬在城头之上,彻底流转,光华不息,此地当时又曾被称作“不夜城”。

    数万载过去,当年的风光自然已如云流散,但那位城主的来历仍无人清楚。而大荒废弃之后,也有不少修士来此地寻宝,试图找出城主的来历,以及他留下来的藏宝,但那位城主就如空气一般,消失的无影无踪,一丝痕迹也没有在这个尘世上留下。只有岛后的大荒秘境,数万载亘古不变,看着这南海的万千变化。

    难道说他真正的洞府,其实是隐藏在这竹林之中么?

    这时顾颜眉头忽然一挑,她飞快的冲入了门内,葛灵身上的白光,不知何时已经敛去,而在她的头顶上,有一个玉匣飞了起来,里面飘出了一张薄如蝉翼的金册,无数密如蛛网的文字,纷纷扬扬的落到空中,飞快向着葛灵的识海中涌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顾颜曾见识过的那些上古文字,她虽然不知道其来历如何,但葛灵如果一下子接受这么多东西,她的识海一定会被撑爆而死。顾颜的五火同时扬起,顿时便将那些文字隔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葛灵这时似乎还回过神来,她睁开眼睛,惊喜的叫道:“师父?”

    顾颜手掌虚按,让她不要多言,五火流转,把那些文字裹住,随后才慢慢的向她的识海之中送进去。

    葛灵也知道这是关键时刻,她不敢妄动,乖乖的运转心法,把那些金色的文字一一吸收,而自己的脑海中,便像忽然多了许多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等所有的文字都送入她的识海,顾颜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这种来自万年以前的灌顶之法,可实在不是闹着玩的,当年自己身怀混沌空间,仍然被顾红叶弄得差点死掉,葛灵这种身体又极脆弱,弄不好小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那些文字在落入葛灵识海中的时候,也被顾颜一一所见。

    文字并不甚长,但里面蕴含着的信息却极为丰富,也让顾颜清楚的知道,她面前的这三间竹舍,真的便是数万年前,那位大荒主人的修炼之所!

    而他的来历,则更是让顾颜瞠目结舌,或许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天数,才让葛灵发现了这个几万年来都没人发现的地方。这只能说是葛灵与数万年之前修士的缘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两个,都是身具九阴绝脉之人!

    当年的那位大荒主人,他本来是南海的土著,作为一名男子,他生出九阴绝脉的几率,比起女人要少得多,如果说生出九阴绝脉的几率。是百万中而无一的话,那么身具九阴绝脉之人,其中的男子。大概一万个人里也没有一个。

    而这位大荒居士,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人。他父母也是修士,在出生之后。便弃他而去,让他一个人于莽野中自生自灭。这也是修士之中惯常的作法。若是生出一个身无灵根,不堪造就之人,通常都会把他送往凡间,给其一生富贵,然后从此断绝联系,避免七情六欲之扰。

    但顾颜仍然轻叹了一声,这父母在看出他身具九阴绝脉之后。显然是被吓着了,以为这样一个男孩,必是受了上天的诅咒,为免给自己招祸,便狠心将其丢弃,甚至一点也不顾初生婴儿的生命。相比之下,葛灵有那样的父母,何其幸之?

    只是这位大荒居士,也不知是得了什么样的机缘,居然被他进入到了一个秘地之中。而且治好了身上的九阴绝脉。

    这段经历,那位大荒居士写得语焉不详,顾颜从头看到尾,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进了哪一个秘境。又是用什么办法,治好了身上的绝症。只知道他从秘地而出之后,身上的沉疴尽去。亦如葛灵一般,在祛除九阴绝脉之后,他也变成了修炼上的天才,只短短的不过一百年功夫,他便成功修成了金丹,这时候他那两位筑基期的父母,已经死于一次战斗之中,他特意出山,将父母的仇人,一一杀死,来到他们的坟前,以仇人的人头作为祭奠。随后,却又把父母的骸骨全都取了出来,挫骨扬灰,以泄当年之恨。

    顾颜看到这里,也不禁叹息,这位大荒居士,实在非寻常之人,行事的风格,远非一般人所能揣度。

    那位大荒居士在办好了此事之后,他就潜于此岛,那时大荒城尚未立,但大荒之名已有人所闻,他在大荒之中,斩杀了一只螭灵,并于五百年内,成功结成了元婴,随后,他便在此地建起大荒城,以螭灵元珠,普照周围三千里,因此这里又被称为“不夜城”。

    这些顾颜也有所耳闻,但她却不知道,那位大荒居士在立城之后,多半是不住在城中的,他平生之中,均有一半的时间,是在此地的丹室之中潜修。大概潜修了足有两千余年之后,此后似乎他便离开了此地,去向不明,而文字中亦未提及。

    顾颜一字一句,将他平生的修行经历看完,不禁有些失望,她还以为,能够在这里看到大荒居士当年秘藏的珍宝,但是从头到尾,也没有提到过一个字。

    但她也并非全无所得,这位大荒居士平生最为得意的,其实是自己秘习的炼器之术!

    这套炼器术的来历,在里面并无提及,顾颜猜测,或许是他得自于那个秘境之中,再加上他自己的天资聪慧,领悟而出。文字中记载,大荒居士在潜修的两千年中,他是在参悟上古炼器之法,试图真正的还原一件上古仙器!

    现在的修仙界,炼器之术早已式微,就算是苍梧大地上,最为高明的炼器师,最多不过能炼出介于中上品之间的法宝,连极品法宝也炼不出来,更何况是那些超乎于极品法宝之上的仙器?

    虽然顾颜现在,还没有见到过真正的仙器,但她相信在苍梧大地之上,尤其是九大派中最高的玉虚宫之内,一定有着仙器的存在,否则,就算是那三个元后的老家伙,也不会僻居于天柱峰上,悠闲自在的看着苍梧变迁,却没有一丝要出手干涉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在归墟之中,曾经如昙花一现般的那尊七宝琉璃金幢,顾颜亦认为它必可以列入仙器之流!只看自己使用的法力如何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这位大荒居士,是生活在道魔大战之前的年代,那个年代的修仙界,比起现在要更加繁盛,但顾颜却仍然不能想象,他真的有这样的胆魄,去试图炼制一件上古仙器。

    而他所要试炼的这件仙器,就更让顾颜吃惊了,这居然是自己所认识的,就是那件上古至宝朱雀环!

    真正的朱雀环,可以位列先天灵宝之林,与九嶷鼎、五火七禽扇、伏魔剑等,是站在所有法宝中最顶端的那一极存在,大荒居士试着用自己的炼器术还原朱雀环,却不可能真正炼出一件先天灵宝来。按他的估计,所炼制出来的法宝,最多也只能列入仙器一流。

    但炼制这件法宝。足足耗费了他上千年的功夫,几次的巡游南海,那时候还没有在南海与苍梧之间往来的通道。大量的材料无处去寻,他费尽了千辛万苦。终于凑齐了所有的材料,但第一次开炉,却在最后器成的那一刹那,不幸失败。这一次让他的修为大损,不得以又闭关数百年潜修,回复之后,便第二次踏上了寻宝之路。这一去,便再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在临行之前,他似乎也有不再归来的预感,将自己平生的经历,连同所体悟的那些炼器术,以及丹方丹炉等物,全都留在了这个地方。而这里,被他以重重的秘法,层层封禁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有天生具九阴绝脉之人,才会触动他在门前所布下的禁制。而这个人,还必须要有一定的修为功底,和坚定的心智,大概在他的心中。只有这样的人,才是真正与他命运相同之人,才能够真正领悟他的法门。

    而在外面的层层禁法,开启的关键,则在于蜃魔,这位大荒居士,据说是从他所来的秘境之中,带来了不少蜃魔的幼卵,这些幼卵,经过了他的层层筛选之下,所剩下的血统最为纯正一只,便被留下来,作为看守这外层禁法的使者。葛灵所遇到的那只蜃魔,已经不知道是代代相传的第几代了。由于她身上的气息,被蜃魔嗅闻出来,便将她一直带到了这竹舍之中。她踏入竹舍之内的时候,体内的血脉,自行触发了第二层禁法,那玉匣金册便自行而出。

    而顾颜,则是因为蜃魔王的带路,以及她身上的那六对金雷羽,才得以避过禁法的阻隔,来到这个两万年中,都没人来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顾颜看到这里,才恍然大悟,大荒之中的蜃魔林,里面那无数蜃魔,大概就是这位大荒居士当年带来的蜃魔虫卵,经过无数代的繁殖而成。而他走了之后,留下来的这三间竹舍,经历了两万载,终于有一个完全合乎他条件的人,又机缘巧合的与蜃魔王结缘,得到了那只蜃魔的眷顾,被带到这里,才将里面的那层禁制彻底激发出来,于是这个尘封了几万年的玉匣金册,才终于开启。

    葛灵这时仍站在那里,缓缓的将那些信息都吸入识海之中。而顾颜这时,却已经一窥那炼器术的真容。

    她的炼器之术,多习自林家岫,本身并不算十分精通,但大荒居士所传的这门炼器术,却让她悚然心惊。这套炼器法门,是根据本身火灵,挟以阴冥之火,天然造就,如今在这尘世之中,除了她顾颜,再没有一个人,能够修炼这种法门!

    以金册中所载,这套法门,是以本身精纯的阴冥之火为基,辅以自身能控制的若干种火灵,所能控制的火灵越多,那么炼器的成功几率,便会成倍的向上叠加。当年那位大荒居士,他以元婴之身,所能控制的火灵,也不过只是五种而已,而且其中只有两种才是先天之火,另外三种,都是辅以器物才能炼就的后天火灵。

    因此顾颜看到这里,她的呼吸就不禁急促起来,这岂非是尘世之中,天然为她造就的炼器之法么?

    五种先天火灵,都已经炼得与她身心相合,运用自如,而她从葛灵身体内提炼出来的阴冥之火,由于葛灵这个天生灵体的存在,比起一般的阴冥之火更加精纯,她现在的炼器条件,只在当年的大荒居士之上,而绝不在其下。

    而更为合适的是,在顾颜的手中,就有一件已经破损了的朱雀环!

    这枚她自朱雀岛上而得的法宝,在她收取了岛上朱雀神火之后,就因为被其其一口咬破了其中的玉液,而不能再度使用,以顾颜所见,当时的那枚朱雀环,便已经具有极品法宝的威力,她也不奢求能够炼出仙器,但炼制出一件极品法宝,应该不是什么奢望吧?

    而更让顾颜动心的,还是大荒居士所秘传的炼器法门。这套法门在如今的修仙界,既可以说是难得的法门,也可以说是无用的垃圾,因为除了顾颜之外,根本没有人能够修习这种法门,但只要她能够通习,并加以运用,必能将这法门,在修仙界中,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来!

    至少她可以自由的将自己手中的材料,包括玄晶及太乙庚金等异物,加以炼制,成就上品法宝,绝非难事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顾颜已下定了决心,她要在这里潜修,直到将这些法门,全都参透完全,她才会着手修复自己破损的法宝,并且重炼朱雀环之事。如果真能成功的话,她就能够拥有一件可以熟练驾驭五火的异宝,对于她今后的修行,如虎添翼!

    这些法门,她日后会一一的传于葛灵,但现在以她一个刚刚筑基的身份,显然还不合适。也只能是来日方长了。

    这时葛灵终于结束了入定,她睁开眼睛,从那个似梦似幻的情景中醒来。有些茫然的看着顾颜,“师父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她用手轻轻扶着额头,“呀,我好像看到了很多东西,像是做了一个梦一样。在梦里,有个人在不停的和我说话,他说了好多,但我只记住了三四成。”

    顾颜知道这是大荒居士将残存的神识,全部灌入她脑海之中造成的后果,笑道:“你得了莫大的机缘,不要在这里抱怨了,我给你两粒丹药,服了之后,先去打坐潜修,将那些东西慢慢消化,等过几天,我再与你详细解说。”

    葛灵应了一声,便乖乖的又到前厅打坐去了。而顾颜则缓步而入,观察起左右两间竹室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两间竹舍,分自一左一右,左边炼丹,右边炼器,各有一座炉鼎。炼丹的那座炉鼎,略小一些。在丹炉之中,似乎还有一些当年所留下来的残渣和香气,顾颜查看了一番,发现大荒居士的炼丹术,不过只是平平,但以他元婴期的修为,再加上能够运用多种火灵,所炼出来的丹药虽然种类一般,但品质却是极佳,不在顾颜所炼的之下。只不过要像顾颜这样炼制返虚丹,便不是他所能为的事了。

    顾颜仔细查看之后,便将那座丹炉封存起来,此炉虽也算上品,但比她的九嶷鼎差之远甚,不过放在苍梧也算是极佳了,她准备将来将其传给张大牛,这个虽无师徒之名,却传承了她丹道衣钵的人。

    随即,她便走向那间炼器的竹舍。

    这间竹舍,比起丹舍来,足足要大了两倍有余。里面更是杂七杂八的放着无数东西,有的甚至是大荒居士还没收起来的材料,看来他当初离开此地,并不是想一去不返的,只不知为何,一直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在竹舍的四壁,另外放着一个个的九宫格,每个格子中都有一个小木盒。顾颜认得,这是九曲沉香木,专门用来盛放炼器材料的,可以保材料不会被水火之气侵蚀,永不腐朽。

    顾颜粗粗算了一下,小盒子至少也有数百个之多,只是可惜,盒子之中,十有九空,不知道是被用掉了,还是因为太过珍贵,被大荒居士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但只以现在所留下来的,也足以让顾颜垂涎不已了,她一样样的数着:“玄晶,辛水庚金,海底玉如意……这都是炼器师难得一见的物件啊,这里居然有这么多!”

    有一个小木盒,放置的全是玄晶,几乎与顾颜现在所持有的数量相当,这一刻,她的心中不禁涌起了喜意,这样多的玄晶,足够让她凝炼出一柄锋锐无比,更胜从前的玄天主剑,甚至还有富余。至于其它的材料,也都各有用途,顾颜先将其一一收好了,分门别类的放入了混沌空间之中。rq!~!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