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47章 丹成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顾颜道:“封子,你替我镇压丹炉!”

    她一扬手,本来悬在天空中的朱颜镜便落了下来,数万道光华同时落下,将九嶷鼎罩了个结结实实,正在躁动着的鼎身顿时便停了下来,那丝丝的火焰,便似润物细无声一般的,向着那九个窍穴中渗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后顾颜便开启了石门。

    后殿之中,共分四大区域,应四区二十八宿之位,呈四方形的排列,而葛灵修炼之所,与顾颜只不过相隔了三间石室而已。

    顾颜开了室门,看到葛灵正端坐在那里,双手平放在膝上,拈着法诀,看上去很是平和的模样。但顾颜的眉头随即便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有什么问题,而是她进境真的过快了,在顾颜已经刻意压慢她的修炼速度之下,她凭借这些日子的用功,仍然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晋阶到炼气九层的境界了。

    顾颜用手轻轻敲了敲额头,便知道是自己想得有些岔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要论教导徒弟,她本来是没什么经验的。她这一生,独往独来,积累了无数的修行经验,多半只能应用于己身,虽然她已经尽量高估了葛灵的修炼天赋,但仍然没想到,在自己刻意压制的情况下,她体内的灵脉,已经能够自行运转修炼,一个炼气期的小修士,在这个灵气充裕,又隔绝了外界纷扰的环境下,在她经历了九阴绝脉折磨,无比坚毅的心智下,居然就自行的达到了天人合一的自行修炼之境,这是许多筑基修士都达不到的境界!

    如果放在随便哪一个门派,有这样的弟子,那么掌门人必然会大呼是捡到宝了,只是这时,顾颜的眉头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顾颜的天资并不算甚佳。以她四系火灵根的天赋,虽然也能够勉强算是踏进修仙界的门槛,比那种五系灵根的废柴要强上一些,但就算是在修仙贫乏之地的越国。她也不过只有在青云山里混一个边缘弟子的位置,因此她的进境,一直是通过自己的刻苦修炼,以及多次出生入死搏来的机缘,慢慢的升上来的。从炼气到筑基,便足足花了她近二十年之久。而以葛灵现在的修行速度,恐怕用不了两年。她就要走到筑基的关卡了。这最多也不过四年半而已。实在不符合顾颜的风格。

    宁封子不知何时,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边,她似乎是知道顾颜在想些什么,撇了撇嘴,不屑的说道:“我想你是不是修行的年头多了,脑子有些变傻了?她就是她,你就是你,自己的情况。能往别人身上乱套么?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!

    顾颜用力的拍了一下额头,自己确实是想得左了。大概是因为一个人修行的时间长了,让她在做事的时候。难免会有些谨慎,如葛灵这种在修行之路上的天纵奇才,她强要压制着其进境,把其当做一朵温室中的小花来慢慢培养,还不如早些让她成材,然后去经历大自然中的一场场风雨!

    何况葛灵虽然修行的时间尚短,但她的寿元却已经不少了,比起她第一个弟子默言,也不过只小上一两岁而已。她经历了那么多年的九阴绝脉折磨,在心智上已经无比坚定。实在不需要顾颜再刻意的加以压制和试练。

    顾颜的脸上露出微笑,她抬起头,看向笼罩在大荒头顶上的一层层云气,心中似乎生出了别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在静室中端坐的葛灵,直到这个时候才睁开眼来,她看到顾颜站在身前。颇为惊讶的停止了心法的运转,从石墩上下来,在顾颜的身前拜倒:“师父!”

    在她的心中,还颇有些忐忑不安,顾颜在指点她的时候是说过的,让她不要过于追求境界,缓缓磨炼心境才最重要,可这些天,虽然自己已经在刻意压制,但还是觉得自己有突飞猛进之势,不知道师父是否会因此而相责。

    她心下颇有些惴惴不安,向着顾颜拜倒,顾颜微笑着将她扶起,让葛灵安心的是,并没有说什么责怪的说,“你之进境,颇出我的意料,看来我先前将你估计的,还是有些差了。”

    葛灵低头道:“灵儿惶恐!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不用紧张,先前我只想着要将你慢慢调教,现在看来,似乎是我想的有些偏差,修道之事,应天意,与天和,这时当顺其自然,强行压制,未必会有好的结果。你就按着自己的进境,一点点修炼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微估计了一番,便说道:“若我估计不差的话,再过两年的时间,你便可以筑基,到时候我会来亲自看顾,等你筑基成功,我会让你离城试炼一番!”

    葛灵惊道:“师父要让弟子出岛么?”

    顾颜看到她脸上的紧张之色,不禁笑了起来:“何必舍近求远,这大荒城之后,便是绵延数千里,无穷无尽的大荒秘境,里面秘地妖兽无数,当年我都险些陷在里面,不是试炼的天然之所么?你放心,我会给你一面玉碟,方便联系,若有危险,我自己去救你出险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顾颜新冒出来的念头,当年她还在炼气期的时候,已经几次的与人大战,出生入险,在极北冰原那样凶险的生死之境,筑基成功,葛灵极快的修到筑基,在她的进境,不管自己再怎么压制,十年内到筑基中期想必不难。若是这样毫无实战经验,出去必然是要吃亏的。

    只是顾颜现在有炼丹的要事在身,不能时时的加以看顾,但在这岛后的大荒秘境,便是一个极佳的试炼之所。

    当年她与端木紫等人在里面斩杀了无数的妖兽,几番经历凶险,只要不让葛灵向最内里去,在这里试炼一番,实是再好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传了葛灵新的法诀与灵丹,便又再度闭关去了。仍然如先前一般,每半年出来一次,指点葛灵的进境。

    而葛灵显然也不辜负顾颜的期望,她只用了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。便成功的达到炼气十二层的圆满境界,随后顾颜便赐了她筑基丹,葛灵开始闭关,冲击筑基。

    这次闭关。比先前哪一次的晋阶都要更长一些,顾颜暂时放下了炼丹的事情,她守在石室之边,一直过了两个月,护身的宝光才渐渐散去,等葛灵出来的时候,她已经筑基成功。踏入到了这修仙大道的门槛之中。

    顾颜看着她颇有些欣喜,又隐带着一丝忐忑的表情,不禁的有些恍惚,从她身上,似乎看到了当年的自己,只是不知道,这个天赋远高过自己的小姑娘,是否能够像自己一样顺遂?

    以她天生的阴灵之体。想必将来风波不少,只是有些事情,却只能靠她自己去闯。旁人哪怕亲如师徒,也教不了半分的。

    随即顾颜便取出了两瓶丹药,与三件法器。“这两瓶丹药,一瓶是你平时修炼,积累元气之用,另一瓶给你疗伤之用,你此次入大荒试炼,小心携带好。这三次法器,一攻一守,一做飞行之用。是我当年亲手炼制,你暂时先用着。待合适的时候,我寻一两件法宝给你。”

    葛灵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之色,要知道像她这样刚刚筑基的弟子,能够有一两件法器用,已经是师父格外的疼爱了。而顾颜却是这样的大手笔,随便就扔出来三件法器,还说“只是暂时用的”!

    而且葛灵听得清楚,等自己修行有成之后,这位手段极高的师父,还要寻一件法宝给自己用!就算是这南海之中最大的几个门派,怕也不会有这样的手笔吧。给刚刚筑基的弟子法宝?

    不过在顾颜看来,这实在是算不得什么,在她空间里自炼和搜罗来的法器,几乎已将那几个储物的地方堆满,别忘了碧霞宗初创之时,所有弟子的法器,大半是由她所炼就的。

    而在这些秘境之中,她也搜罗了一些下品法宝,都是自己看不上眼的,但给葛灵去用,仍然是绰绰有余。而顾颜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自己的徒弟,自然要照顾好,她当年,不也是在刚刚筑基的时候,就拿到了朱颜镜这样的逆天利器?

    她又将一面玉碟递给葛灵,“你顺着我指示的道路,前往大荒,我会让朱颜镜分心看顾你,如果有危险,就叩动玉碟,我自会来援。记得做事要胆大心细,且莫慌张。”

    葛灵向着顾颜拜谢,随后,她将顾颜所赐的东西一一收起,便起身出了大荒城,踏上前往那条环形山脉的路程。

    而顾颜这时,也飞快的回到了自己的丹室之中。现在已经是她开始闭关的第六个年头,随着葛灵筑基成功,她炼制的返虚丹,也到了最后成丹的关口。

    她进了丹室,便发现九嶷鼎这时,已经缩成了只有拳头大小,但在里面那狭窄的空间之内,却像是包含着无穷无尽的灵气一样。似乎一眼便可以看到三千世界。

    在那层层的混沌元气之中,一点点青灰色的光华,正顽强的闪烁着自己那微弱的光芒,在混沌元气的遮蔽之下,这些光芒,似乎像是要被压碎了一样,但无论经历过多少次的翻滚,那些微弱的光芒却仍然顽强的闪动着。

    而顾颜的阴冥之火,与螭灵之血中所提炼出来的炽热之气,现在仍然不能完美的相融,经历了三年的淬炼,似乎仍差那最后的一线而已。

    九嶷鼎这时旋转的速度愈加剧烈起来,几乎要离此而飞去,顾颜忽然间将手扬起,石室外所有的禁制,在一刹那间全都撤了去,九嶷鼎随即向着石室门外,如闪电一般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颜跟着飞掠到了空中,她背后的金雷羽无形摧动,跟着九嶷鼎一直升上了数万尺之高的天空,无数的天风激荡,九嶷鼎旋转的势子,似乎一刹那间停了下来,顾颜的脑中灵光一闪,叫道: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原来这返虚丹最后的成丹,除了丹火之外,居然还需要万尺之高上的天风淬炼!

    她的手掌轻轻一振,鼎盖便自行的向上飞起,在天上的无数罡风,这一刻向着鼎内猛灌而入。看上去只有拳头大小的鼎口,这时已不知吸进了多少,像是永无止歇一样。

    周围的灵气几乎要被九嶷鼎全都吸干,远远从数百里之外经过的修士。似乎都发觉了这里的异常,已经有光华向着这边飞来。

    顾颜朗声道:“大荒城主顾颜在此炼宝,请诸位道友暂避!”

    她这一声,将自己结丹后期的威压完全释放出来。顿时便将周围路过的那些修士惊走。

    随即,五火便从她的指尖之上放出,将九嶷鼎罩住。在经历了于万丈高空之上,七七四十九天的淬炼之后,又将它重新拖回了丹室之中。

    九嶷鼎重新落位之后,蜃魔王低吼了一声,带着鼎盖向上飞起。顾颜颇有些紧张的向着里面望去。

    一阵淡淡的馨香传来,当里面的所有云气全都散去之后,顾颜看到的,是一片细碎无比的残渣!

    无数的药渣附在九嶷鼎的内壁上,让人看了触目惊心。难道失败了么?

    顾颜依上古丹方炼制,费尽六年功夫才能成丹的返虚丹,难道最终还是失败了?

    这时蜃魔王低吼了一声,它伸出爪子。向着鼎内指去,顾颜这才发现,在九嶷鼎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落之中。静静的躺着三粒只有黄豆一样大的白色丹丸。

    这三颗丹丸看上去极不起眼,但顾颜却如获至宝一般的,小心将其拈起来,放在眼前仔细的看着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激动之色,“这就是返虚丹啊,能够帮人克制心魔,提高结婴几率的返虚丹。也只有上古那些有大神通的修士们,才有这样的天纵异想,发明出这样的丹方来!”

    她在玄都秘境之中,已经将结天丹炼成。如今再炼成返虚丹,将来结婴的几率,至少提高了整整三成,仅这六粒丹丸,大概如秦重、如元子檀,或者卫家当年那位东阳祖师。都是肯出全族的家族来换取的。

    而顾颜也微有些诧异,难道是冥冥中自有的天数么,她当年炼结天丹,只成了三粒,成丹率不到四成,而返虚丹却也只成了三粒。但她所备的材料,可是足能炼制二十粒有余的。这大概是顾颜自炼丹以来,最为失败的一次了。

    宁封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身前,这个很是多言的器灵,大概是在大荒城中憋了几年,居然也变得文静了些,她看着顾颜手里这不起眼的丹药,啧啧赞叹着说道:“厉害呀,这种上古丹方居然也能被你炼成了,现在就算是把你拿到上古之时,也算是一名合格的炼丹师啦。”

    顾颜别了她一眼,“你这是讽刺我么?”

    宁封子认真的说道:“不是呀。这种丹药的成丹几率,本来就是非常低的,主要是因为你还少了三味辅药,来固定两种灵气之间的凝性,全仗着自己控火之术的精纯,能炼出来三粒,已经十分的了不起啦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顾颜忽然间转过头,用让人觉得有些发光的眼神看着宁封子,“你不是说,上古的那些事情,你全都想不起来了么,怎么现在记得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宁封子抓了抓头,“其实我也是糊里糊涂的,有时候记得,有时候就忘了。刚才都是我在胡言乱语,你就当没听见吧!”说完她飞快的跳上朱颜镜,头也不回的奔到外面去了。

    顾颜看着她的背影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她知道宁封子肯定是已经恢复了某些记忆,只是这些记忆,大概对她重新修成灵体法身,并没有什么作用,所以顾颜也不想多说来刺激她。反正在这些年的相处之中,她已经不止把宁封子当成一个器灵,而是当成了真正的朋友。反正自己的秘密,她基本上全都知晓。而她也相信,宁封子绝不害自己。

    顾颜看着这费尽六年时间才炼成的丹药,颇有些唏嘘了一番,然后才将其仔细的收起。与结天丹放在一处,这将是她将来结婴之时,极大的倚仗。随后,顾颜才将自己那几件破损的法宝拿出来。

    六年前在朱雀岛上的一战,顾颜可谓是损失惨重,玄天主剑损,太阿剑、紫云圭、幻剑灵旗伤。而顾颜回来之后,便开始全力炼制返虚丹,六年之中,这些破损了的法宝,只是被放在混沌空间之中,让它们自行吸收里面的紫金灵气,慢慢恢复,而现在,终于到了顾颜要手动修复它们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可顾颜将它们拿出来之后,脸上就不禁露出了苦笑,除了已经爆碎的玄天主剑不论之外,无论是太阿剑还是紫云圭,包括幻剑灵旗,所受的损伤都极为严重,这也是顾颜没有第一时间去重新炼制它们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慢慢的吸收了六年的灵气后,现在看上去,仍然让顾颜有些触目惊心。太阿剑的剑身之上,全是斑驳无比的痕迹,紫云圭上,是被斩出来的一道道伤痕,更有被烈焰所灼烧的印记,这些都重要炼制的话,恐怕要再花上顾颜七八年的时间,就更不要说那枚本来破损的朱雀环了。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没有办法,自己虽然给葛灵法器的时候大方无比,但自己能用的法宝,却也就这么几件,全都丢了的话,实在浪费不起。

    顾颜沉思片刻,便决定按着自己先前的想法,先去重铸玄天主剑。

    她将太乙庚金与玄晶都取了出来,摊在身前,这时她心中似有所动,抬头看了一下天空,葛灵进去大荒秘境已经有两个多月了,一直也没消息传回来,她让宁封子盯着动静,应该是没有危险的模样,只是不知道,这个以前未经历过风雨的小弟子,是不是被里面的秘境和妖兽吓到了?

    显然,葛灵的心智,比顾颜想象的,要更加坚韧一些,在这两个月中,她谨慎的在大荒秘境的外围游荡,按着顾颜的嘱托,并没有深入,将自己所遇到的几只二、三阶妖兽全都杀死,对于法器和灵诀在战斗中的运用,也开始渐渐的纯熟起来。然后,她才顺着那环形山脉,向里慢慢挺进。

    顾颜在叮嘱她的时候,并没有事无巨细的一一说明,只是让她量力而为,因此葛灵在将环形山脉之外的地方,一一走遍,觉得已无危险的时候,才开始向里深入。

    大荒之中的秘境,纵横无数,顾颜她们当年所经的紫蛛林以及墨池黑沼,自然是这里面最凶险的地方,但除此之外,还有不少的小秘境,也非葛灵现在所能轻入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进了大荒之后,就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,似乎这个地方,给她的感觉很是舒适,就像以前曾来过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她明明记得,在这几十年的生命之中,她一次也没有踏足过这个地方,但周围的草木,却都能透出来一股熟悉的气息,也正是这股气息,让她几次避开了危险,躲避了那些妖兽们突然的侵袭,否则凭着她刚刚筑基的修为,性命不危,受些伤却在所难免的。

    顾颜本来只是想她在这里试炼上半年,然后再出去重新修行,如此循环往复,有个十来年的工夫,再慢慢的着手晋阶之事。但葛灵虽极听师父的话,内心中也未尝不存着奢望,她身为顾颜的第二个弟子,又是在这南海中所收的唯一徒弟,自然不想回到苍梧后让人看扁,而且她身怀顾颜所赐的玉碟,知道此行不会有性命之危,至于受些伤也不算什么,因此越来越往大荒的深处行去。

    两个月中,她也受了几次轻伤,但有顾颜所赐的丹药,养上一两天,也就痊愈,除此之外,并无什么危险,这也坚定了她向前之心。

    这一日,她来到了一座竹林之前,这已是在那座环形山的中部了。无数的狂风吹来,竹叶震响,涛声阵阵,葛灵却忽然间全身打了一个寒战,她敏锐的觉得,这竹林里面,似乎有着某种极为危险的东西。rq!~!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