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42章 收取朱雀环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当顾颜飞快的冲入石壁之后时,她并没有想到,在头顶数千丈的高处,也有三个人在进行着殊死之搏,而这时她的目光,已经全盯在了眼前的山壁之中。

    硕大的山壁之后,在她冲过了无数岩层,里面居然空空如也,只有无数赤红色、晶莹剔透般的石笋,正在这里矗立着,这里的地形,居然与那千里莽苍山的赤炼后峰,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而在无数的石笋之上,一枚只有手掌大小,晶莹剔透的玉环,正静静的浮在上空。五色火焰,正在它的周围不断流转,里面的赤色液体,正沿着环身飞快流动,其速度之快,让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而环中的那只朱雀,这时整个身体都已经变成了殷红之色,像是在爆发出其大的能量一样。

    早已被顾颜炼化的那五道先天火灵,这时就围拢在朱雀环之旁,像是疯了一般,不断飞舞。

    顾颜清晰的感到,就是因为被朱雀环隔断,本来已被自己凝炼成本命之火的先天五火,才能够不受自己的心意而动。

    她心念电转,一只金色大手已自空中飞坠下来,狠狠向着朱雀环抓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已传来宁封子的惊呼:“整个火池都沸腾了!”朱颜镜化作一道白光,护着葛灵,向着顾颜所在的方向疾冲。

    而在她的身后,那漫天的火海,无数的烈焰已经飞腾而起,似乎只在一瞬间,就已经将整个天地完全充斥。宁封子哇哇大叫着,拼命向着顾颜所在的方向冲过来。而这时身后的火池已经遮天而起,紧跟不舍的飞快站入。

    那厚重的千层石壁,终于禁受不住这股冲击之力。飞快的坍塌下来,在顾颜瞠目结舌的目光中,轰然而碎!

    宁封子终于飞到了她的身边。她飞快的说道:“这地底之中,有着一条极怪异的灵脉,这灵脉之中,像是带着层层的禁制,封禁着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。但这股禁制,经过岁月变迁,已经开始松动起来。似乎再也封禁不住地下的那股力量,要开始破地而出了!”

    顾颜这时心头已经了然,想来那位张翼轸,应该是从不知何处,得知了地底这股力量的存在。他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,想要将这股力量释放出来,然后再收归为己用。只是,他是否真的有把握,能够驾驭得了,源自火池之中,那无比疯狂的力量?

    漫天的火势已飞快向着她的身后涌来,宁封子大叫道:“喂,你快想办法啊。否则我们都要被火淹了!”

    她这个词用得很是怪异,虽然现在形势凶险,但葛灵还是不禁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宁封子喊道:“你不是要炼化整个火池吗?现在的机会到了!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多谢提醒!”

    她手指一弹,九嶷鼎已悬在了头顶之上,随即两手便飞快的打出了灵诀,口中低吟道:“彼生之火。返我混沌,天地之气,化为本元。”

    鼎盖不知何时,已自空中飘荡,九个孔窍之中,无数的混沌元气在这一刻,汹涌而出,那只蜃魔王魂,扬首向天,飞快的冲入了漫天烈焰之中。它的六对金色羽翼同时而振,在这火海之中,纵横来去,丝毫不受阻碍。

    顾颜的单手按在九嶷鼎上,她体内的紫金灵气,这时正源源不绝的传输到鼎中,混沌元气飞快的向外四散,将漫天的火焰全都包裹起来,那地底的震动之势,居然也开始慢慢的**氯ァ

    而顾颜这时的脸色,并无丝毫放松之态,她低声道:“我想张翼轸将朱雀神坊掷下来,就是为了要镇压地底的异变的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镇压不住,现在火池倾覆,我若不能在一时三刻之间,将这些火焰完全炼化的话,那么仍然难逃被淹没之危!”

    宁封子用手不停的抓着头发,“好像很难啊,这么多的火焰,恐怕把整个南海的水搬来都浇不灭吧?”

    顾颜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看清楚了,这是先天之火,以后天之水来浇,不是火上浇油?”

    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这火池之中的火焰,本来属性便颇为怪异,虽不具先天之灵,却像有统御万火之势,能够将五道先天火灵同时压住,正因为裹挟了你的五道火灵,才因而难制。你怎么不能将它们收服?”

    顾颜叹道:“你不也说么,那枚朱雀环是前古至宝,我的火灵被它隔断,现在连紫罗天火,都不听我的驾驭,如何才能将这火池收取?”

    宁封子抓耳挠腮的说道:“是啊,这可真是个问题。你赶紧想办法,不然我们统统都死啦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边一直没有作声的葛灵,这时怯生生的说道:“为何……不收了朱雀环?”

    宁封子被顾颜重重的用手击了一下额头,“对啊!你这个笨蛋,还没有一个小姑娘聪明!”她喝道:“封子,你驭朱颜镜,挡住烈焰,我试着去收取朱雀环!”

    这枚朱雀环,虽不是真正的前古至宝,只是一件仿制之品,但却能够在张翼轸的控制之下,压住顾颜凝炼的先天五火,实在是一件难得的异宝,若非身处在这个玄妙的环境之中,顾颜也没有信心将其收取。

    但现在,哪怕有一丝把握,也要勉强一试了。她五指于空中一划,顿时金色的巨掌便于头顶上飞落。紫金雷霆于这一刻,在空中像是划出了无数道的电弧,一道道的紫色电光,狠狠的向着朱雀环上劈去。

    而这枚小小的朱雀环,在这样的漫天雷火之中,却是如此的岿然不动,任凭顾颜无数的雷霆轰过,都没有对它的本体,造成哪怕一丝的伤害。

    顾颜所发的那只巨掌。已将朱雀环围在了中间,但五指就是不能收拢。五道烈焰在朱雀环上不断飞腾,强大的冲力将顾颜的雷霆牢牢的抵住,她的手掌居然不能压下去半分。

    朱颜镜这时在空中飞快的转动。宁封子不停的大声叫喊着,空中光华如洗,一道道的碧色光华。把火池牢牢的挡在外围。

    而九嶷鼎中,这时无数的混沌元气,正在源源不断的涌出,把空中正飞腾着的那些火焰,全都吸进了鼎中。

    只是刚吸进一部分,似乎就有更多的火焰喷出,像是无穷无尽一样。永无休止。宁封子叫道:“先天之火,周而复始,不断化生,除非斩去火焰的源头,否则你永远收不了这火池!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顾颜的心中一动。源头,源头在何处,难道说这枚朱雀环,才是整个火池的源头么?

    她喝道:“九嶷鼎,镇!”右手打出灵诀,在空中飞快的一引,九嶷鼎便飞到她的身前,九个孔窍中同时喷出青气,旋转着向下落去。

    而宁封子顿时独自面对漫天烈火的巨大压力。大声的叫道:“喂,你到底行不行啊,再过个几刻钟,本姑娘就要魂飞烟灭了!”

    顾颜对她的话充耳不闻,九嶷鼎飞快向下落去,五色火焰被同时吸入鼎口之中。

    但在朱雀环的笼罩之下。那五道火焰泾渭分明,彼此完全不能相合,混沌元气将五色火焰聚拢于中央,九嶷鼎的外壁之上,飞快的浮现起了一层赤红之色。

    而那枚朱雀环中的赤色液体,这时已经泛出了耀眼一般的光华,无数道赤光向外投射而出,于空中,一只巨大无比的朱雀法身正悄然隐现。

    顾颜双手连动,九嶷鼎在空中不停膨胀,飞快向外扩去,无数的混沌元气与紫金灵气,已将鼎中完全的充满,但五火却仍是不能相融,一只朱雀法身出现在鼎中,它扬起头,做出了一声可以啸动天地般的长鸣。九嶷鼎中的万兽,顿时慑服!

    那只蜃魔王魂这时仍远远的飞腾在火海之中,它将一路所至遇到的火焰,全都一股脑儿的吞噬下去。顾颜连挥法诀,要召它回来,它却像没听到一样毫不回头。

    宁封子嗤笑道:“它是怕了吧,当年它被那个凤凰吓到了,跑到九嶷鼎上安身,现在又不敢回来了!”

    顾颜没好气的说道:“少废话,你想想,怎么才能收服五火?如果不能炼化五火的话,我们全体都没命!”

    宁封子不停的抓耳挠腮,在这个器灵的身体之上,居然也能够看出无比逼真的汗珠正不停的渗出来。

    她忽然间叫道:“我有办法了!”她腾出一只手臂,随即便伸入了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顾颜愕然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宁封子的那只手,已经伸进了她的混沌空间之内,准确无比的,把一个毛茸茸的东西,从里面径直拖了出来,然后就飞快的向着九嶷鼎中甩去。

    在半空之中,像个圆球一样不断翻滚着的,正是藏在混沌空间之中,几十年都不敢冒头的其其。

    这些年,其其没少被宁封子欺负,让它的胆子开始变得越来越小,而这一刻,它飞在空中,不停的哇哇大叫,小脸上面全是泪水。

    但随即而来的情况,便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!

    其其被飞快掷入了九嶷鼎中,而正在里面翻腾着的五火,瞬间便被压平!

    其其睁开它那对惊恐无比的眼睛,四周一看,忽然间看到了正浮在眼前的朱雀环,它的眼中随即一亮,四只小爪子扬起,向前扑去,把这朱雀环抱在了怀里,随后一口就向下咬去。

    其其的这张嘴,啃过玉匮金册,吞过碧落焰与九幽墨焰,但在这朱雀环上,却像是遇到了克星一样。它一口下去,随即就听到清脆的一声,像是把它的牙都崩掉了半颗,而朱雀环上,却飞快的出现了两个牙印!

    正在翻腾的五火,已被其其压得平息起来,而空中的朱雀法身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黯淡下去,顾颜的眼中顿时一亮,喊道:“其其,再咬!”

    其其苦着脸看了顾颜一眼,这时宁封子已在顾颜的背后。无声的做出了一个怪脸,她的两只手扬起,作掐脖子之状,嘴里无声的说道:“你不咬的话。就用九嶷鼎炼了你!”

    其其满脸泪水的别过头,大义凛然一般,带着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。然后就重重的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口,两口,三口……

    终于这枚朱雀环,被其其一口咬破,在里面不停流淌着的赤色玉液,飞快的向外激射了出来!

    在朱雀环被咬破的同时,其其已经飞快的向着九嶷鼎上空冲了过去。顾颜早有准备,她伸手一抄,就将其接住,毫不犹豫的塞进了混沌空间之中,笑道:“小家伙儿。回头补偿你!”

    朱雀环的玉液一散,空中的五火顿时便失了统御,顾颜终于能够体会到像先前那样,五火在自己的手中,收发由心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她五指挥动,九嶷鼎中,混沌元气已经升腾而起,五道先天火灵,已经自行的回到了她的指尖之上。而在这五道火灵之中。似乎还带着一种无比奇异的感觉,像不知多了什么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扬手向天,五火在空中飞快合运,无数的烈焰从对面的火池之中抽离,剩下的火焰,就飞快的投入到了九嶷鼎中去。

    而朱雀环中流淌出来的玉液。似乎是与九嶷鼎并不相融的模样,在混沌元气的上空,流淌不去,顾颜这时的手指轻拈,已将那枚残存的朱雀环,重新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随即顾颜便感觉到全身一震,似乎有数万枚被烈火炙烤过的钢针,在这一刻同时刺入了她的体内,那股极大的痛感,将她几乎忍不住要将这枚朱雀环抛去。

    但随即她便强行克制住,即使这枚朱雀环已被其其咬破,但仍是一件凝炼难得的至宝,焉能这样丢弃?

    这时,她手拈朱雀环,便可以清晰的感觉到,与这火池之中的无数火焰,像是产生了某种联系一样。

    而它们双方彼此联系的媒介,似乎就是……

    顾颜手指轻轻的一挑,在九嶷鼎中漂浮着的那层玉液,就飞快的向外扬起,随后径直落入了漫天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无数的火焰在这一刻飞快的收敛,然后同时没入了顾颜手中的朱雀环去。那一层玉液,就像是收敛火焰的工具一样。漫天的火焰,在空中凝成了一道细线,飞快投入朱雀环之中,而最后,那一片玉液也同时落入了其内,朱雀环重又变得晶莹剔透起来。

    宁封子忽然叫道:“我知道这是什么了!”

    顾颜被她一惊一咋的,吓了一跳,说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宁封子大叫道:“这是朱雀神火!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朱雀神火是什么,我看其形,不是先天火灵啊?”

    宁封子长叹一声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,说道:“朱雀神火不是一种火,它就如地心火元力一般,是统御万火之源,你不是总苦于先天五火,合运起来太过费力吗,以朱雀神火为媒,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完成!”

    顾颜的脑中灵光一闪,随即便大笑起来。不错,这枚朱雀环,就是她寻觅了不知道多久的,那件能够统御五火之宝。

    张翼轸借此玉环,将自己的火焰收去,再以朱雀神坊把自己打落地底,想将自己永远尘封于此处,可他大概没想到,最终还是给顾颜做了嫁衣,这朱雀岛,在冥冥之中,还是逃不过嫁衣神诀的庇护!

    空中的火池全被朱雀环收去,露出光秃秃的地面,以及矗立于其上,那尊硕大无比的朱雀石雕。

    这时地面之上,像是破开了无数个口子,忽然间大地倾覆,一股洪流便于其中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顾颜喝道:“走!”她伸手抓住葛灵,九嶷鼎被收入空间之中,随即一道金霞便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后,那个被挖空了的山壁之内,硕大无比的空间已经飞快的坍塌下去,所有的岩层都向上翻涌,而飞在空中的顾颜,这时却忽然间愣住了。

    在火池的地面之下,一层层的山岩被翻起,就像是火山爆发一样,无数的赤色洪流汹涌而出,将本来那座朱雀神坊完全吞噬。

    而在空中,则出现了一只硕大无比的金色巨鸟身影。就如九色的凤凰一般,在空中绽放着无比耀眼的光芒!

    这已经是顾颜第四次见到这尊凤凰法身。

    第一次,是她刚筑基的时候,在极北冰原的地宫之下。第二次,是在子午谷的地穴之前,第三次。是在虎丘的洗剑池中,而这一次,则是在南海的朱雀岛千丈深渊!

    天南海北,相隔百万里,却都见到这凤凰的身影,顾颜在这一刻,像是脑中受了重击一样。猝然止步,脑子中变得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而无数的洪流这时已经飞快向上升起,就像要把她完全淹没一样。

    宁封子飞快的推了她一把,“你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跑?”

    顾颜一愣。这才回过神来,说道:“向哪里跑?”

    宁封子指着上面叫道:“你看!”

    无数的山岩都被下面的洪流所冲毁,周围的山壁上,已经裂开了一条条可怕的大缝,在头顶之上,正有一线天光缓缓的透出来。显然被张翼轸尘封的地底,这时已经被地底的洪流,冲开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顾颜不再犹豫,她摧动金雷羽。飞快的向上升去。就像是在跟地底的洪流赛跑一样,千丈的距离,转瞬即至,头顶之上,只有一丝缝隙,透出碧色青天。顾颜毫不犹豫的将手扬起。紫色雷霆震去,无数石屑纷纷而落,但前方却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脚下的洪流这时已飞快涌上,随着下面的空间逐渐变得狭小,洪流上涌之速也愈加迅速,似乎眨眼之间就要漫到顾颜的脚底。

    顾颜一只手遮住了葛灵的耳朵,“灵儿,你小心些!”

    随即她一手已探入乾坤袋,一颗土黄色的珠子被她拈在指间,然后向着头顶上重重甩了出去!

    朱颜镜护在她的头顶之上,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飞快传来,无数的山石瞬间崩碎,朱颜镜发出嗡嗡的巨响,好像要瞬间解体一般。宁封子大叫道:“不行啦!我受不了啦!”

    顾颜在这一刻,用出了她得自于端木紫的那颗焚天雷,引动地心之火,头顶上的厚厚岩层,所有禁制,瞬间崩塌。而顾颜带着脚下的洪流,已经飞快的冲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她刚从地下冲出来,就感觉到头顶之上,有一道火焰猝然而落,几乎来不及反应,她扬手便将朱雀环向上抛去,空中的朱雀神火,被飞快的收拢而去。

    无数的火焰被她一环收去,露出头顶上的一碧天青,顾颜这才看到,不远之处,张翼轸正呆呆的看着她,那只大手仍浮在空中,可他却像是失语了一样,只拿两只眼睛直勾勾瞪着她。

    顾颜一回头,便看到身后的谢侯与曹云熏。谢侯她有一面之缘,曹云熏却并不认识,愕然的说道:“你们是谁,叠紫在哪里?”

    谢侯在这时,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惭意,脸上顿时泛红,顾颜与陈叠紫交好,而在这一场局中,只是被他当成了一个棋子,但没想到这个棋子,早在一开始,就打乱了他的布置,更是在这个时候,破地而出,成功的救了他一命!

    饶是小谢侯八面玲珑,舌灿莲花,这一刻也不禁无言。

    曹云熏这时才将剑光停住,她向着顾颜一拱手,“你是顾颜?我曾听叠紫提过,她已回青丘养伤,曾叮嘱我,务必要将你从朱雀城中救出来。我是曹云熏!”

    顾颜早曾在陈叠紫的口中,听过这位曹师姐之名,如今四目相对,对这位英姿飒爽的女剑修颇有好感,笑道:“此地不是叙旧之所,不如先打发了敌人如何?”

    她们回头望去,才发现站在空中的张翼轸,这时就如同失魂落魄一样,他看着顾颜手中的朱雀环,愣愣的道:“怎么会,它怎么会在你的手里?你怎么能从地底的朱雀灵脉之中,脱身而出?”

    顾颜还没来得及说话,整个朱雀岛上,发出了冲天的爆响,无数的烈火洪流,在这一刻奔涌而出,数十里海面之上,已同时变成了蒸腾的火海!rq!~!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