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34章五行神坊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顾颜低喝了一声,“起!”在她的周身,紫色光幢已经飞快立起,随后八口玄天剑便已经扑面而来,空中无数的宝光,尽数被剑锋所斩了去,而这时,于太阿剑上,所传来的青木灵气,汹涌澎湃,无比浓重,几乎要将她整个剑锋上的灵气全都压制。

    顾颜心中微讶,这上面的木灵气,居然如此浓重,但是她曾遍查朱雀岛,并没有深藏木灵气的灵气。她眉头忽然间一凝,难道说,在这朱雀城之内,还有不知从何处引来的,隐藏之灵脉?

    她的目光不禁又向远处望去,在那里,一座高塔似可接天,安然无比,没有一丝动静。那位深藏不露的大城主,是不是正在彼地,冷眼旁观?

    崔翘的眉梢,这时才露出了一丝喜色,他低声说道:“你大概想不到,在我这朱雀城中,远不像表面看去,那样无害吧?若非此地有隐藏的五行灵脉,当初我们何以要在这里立城?”

    而顾颜,显然此时已落入了他的算中,太阿剑被木灵气牢牢锁住,而崔翘等人,他们在这千年之内,于朱雀城秘炼五行神坊,虽然木神坊被顾颜一剑斩断,但其中所藏的木灵精气,却已经将顾颜困住。

    顾颜冷哼一声,她忽然间手腕一松,太阿剑便离手飞去,而她这时,已经飞快的冲上了高空,右手一扬,那口不知在虚空中何处游弋的玄天主剑,已经又来到她的掌上。顾颜手握剑柄,喝道:“剑魂何在?”

    在剑锋之上,有一道淡至无色的影子,飘然而起。这正是她于洗剑池中,收取的那条千年剑魂。这时顾颜左手已将灵诀划动,朗声喝道:“因之幻剑,寄我灵旗!”

    她手中的玄天主剑,重重的向下一斩,八口玄天剑随着飞快坠入了地面之中,而五面灵旗便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地面之上,瞬间便露出了五个硕大无比的深坑,无数的灵气向着四周激泄,她以八口玄天剑镇压地脉,五色灵旗上顿时带出了层层杀气,这于死生之间的刹那转换,让所有正在围攻她的修士都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他们所有人的攻击,这一瞬间全都落到了空处,而五面灵旗已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卷至,有数名修士被这股巨力砸中,在他们的身上,只觉得像是清风拂面一般,轻吹而过,但随之而来的那股幻力,已经飞快侵入到了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那两人惨叫一声,已从空中直跌了下去。顾颜低喝了一声:“爆!”

    她的五指在方寸之间轻挑,就如同在弹奏着死亡的音符一样,由灵旗之上,侵入他们经脉之中的那道幻力,便在其身上飞快的爆开,那两个人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,体内的经脉已被崩得寸寸断折,径直跌落尘埃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顾颜冷然的看着面前死去的这些修士,现在她已经不是那个初来苍梧,与一两位结丹修士争斗时即会如履薄冰一般的小修士了,一个个的结丹修士被崔翘当作炮灰派上来,她自然也毫不客气的笑纳。

    只是崔翘的用意到底是什么,他只是想用这些人来耗费自己气力?那未免也太小看自己了!

    还是说,他正在等待着什么?

    她心念如电转,手下却丝毫不停,在太阿剑被那青木坊牢牢锁住之后,她已将玄天主剑抓在了手里,剑身上所寄之剑魂已飘飞出来,化入灵旗之中,原来的五面灵旗,这时变得锋锐无比,充满了杀伐之气,将剩下的修士纷纷扫落了地面。

    这时她低头再看,那座青木坊之上,青气正飞快的向上翻涌,已经将太阿剑的金光全都遮住,似乎还有不停增厚之势,顾颜感觉到,本来太阿剑与自己心意之间的联系,似乎正在一点点的消散。

    她微笑起来:“以木克金么?”忽然间左手五指长伸,在空中飞快的划了下来,顿时一只金光大手便从天而降,五色烈焰在空中飞腾,一下子便将那无数的青木灵气,全都吞噬了进去。

    顾颜脸色凝重,她的五指在空中飞快的动作着,一道又一道的灵诀奇快无比的打出,无数的火焰随着她的动作,在空中如精灵一般的舞动,就连站在空中的崔翘,这时也不禁看得心惊。

    此女的控火之术,居然如此厉害,好在,我还有一件法宝能够克制她!

    只是……崔翘回头看了看,现在,似乎还不到动用的时候啊。

    五色火灵,分自五方袭来,应了五行之数,将青木灵气压在中间,却相持不下,顾颜低喝道:“五火合运!”

    她的五指忽然间在空中一收,随即五道火灵便飞快的向着中央聚拢,在中央汇聚为一点,随后便极为猛烈的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顾颜在蜃魔林之时,曾以五火合运,炸碎了端木紫的血色光幢,其威力可见一斑,而这时,就算是青木灵气再如何厚重,终究也敌不过这一爆之威,无数的灵气飞快向着四周激散而去,随即又没入地面之下,将这周围的灵气浓度,一瞬间搅得浓重无比。

    顾颜的神色不动,青色灵气四散,在中央,一道金光正静静的躺着,顾颜只伸手一招,万道金光便同时迸发出来,太阿剑重新又被她抄到了手里。

    只是在剑锋之上,这时已留下了无数斑驳的痕迹,恐怕一时片刻,已不能再用来和人对敌了。

    崔翘冷眼看着顾颜将青木坊破去,他神色不动,道:“展旗!”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一名僮子已展动了手中的黄色令旗,顾颜取回太阿剑,这时周围已静悄悄的无一名修士,所有围攻者全被她打落尘埃。但在她的心中并无得意之情,至今为止,在她的对手之中,还没有一个结丹后期的修士出手,显然崔翘,还在隐藏着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时,眼前的城门已被顾颜一剑斩断,前面是康庄大道,空无一物,她却并没有前行,而是将手中那柄玄天主剑,一下子便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道剑魂,从五面灵旗之上飞起,又飞快的没入了剑身之中,一道笔直的剑光向前投去,只飞了十数丈,忽然间于空中凝滞在了那里,顾颜低喝一声:“落!”剑光便飞快的冲入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随着剑光没入地面,轰隆隆的声音不断响起,在大地方圆的数十丈之内,似乎有数十道光柱同时冲天而起,无数的泥土与石块都被震得向上飞起,一座硕大无比的黄色牌坊已经出现在高空之上。这是对方早就设好了的埋伏!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微凝,想必对方的五神坊,分布在四个城门之中,当自己决定了向东而闯的时候,崔翘才以青木坊困住自己,再将五座神坊都调动而来,面前这一座,显然便是厚土坊了。

    在牌坊之上,十余名修士正冷眼的看着她,面无表情。从顾颜开始入城之后,所遇到的这些对手,全是如此,冷酷的如同一台机器,这时牌坊升起,他们便也飞身而起,却并没有向着顾颜攻来,在他们的手中,似乎是各执着一件法器,不停动作起来,那巨大无比的牌坊,便轰隆隆的向着顾颜碾压过来。

    顾颜的身形向后疾退,崔翘喝道:“再展!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的第三名黑衣僮子出列,他手中执一面白色令旗,重重的向下挥去。随即,在半空之中,就如同打了一道利闪一般,一道白光瞬间便割破了虚空,又是一座巨大牌坊,整个形状就如同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刃一般,向着顾颜那相形而见,显得无比渺小的身躯,飞快的劈了下去!

    那面硕大无比的牌坊,在空中就如同一柄被扩大了无数倍,锋锐无比的利剑,这一斩,似乎已将天地间的灵气全都吸尽,聚集着无尽的杀气,向着顾颜的身后飞快劈下。

    顾颜只觉得一股杀气,似乎已经从顶门将她完全的笼罩起来,崔翘所秘炼的这五行神坊,体天地间五行之气,彼此生化,互相而变,于她实有极大的压制之势。顾颜虽然以强力,将青木坊斩破,但这时剩余的四坊若是完全合运,她恐怕今天就难以逃生。

    太阿剑因青木灵气而受损,已被她收入乾坤袋中。这时金土合运,前面夹击,顾颜双手同时扬起了灵诀,五面灵旗已飞快的聚拢于她的周围,硕大无比的旗门拔地而起,五根旗杆直入云天,为她挡住了这身后的重重一击!

    而那口玄天主剑,又以回到了她的手里,左手五指飞快摇动,八口玄天剑已如雪一般的从空中飞下,瞬间便将面前的厚土坊穿了无数个窟窿。

    你可以五行合运,我又何尝不可?

    顾颜所参修的幻剑灵旗,兼具阴阳之变,这时,她以土之厚重,注入于五面灵旗之中,挡住了身后锐金坊的重重一击,而八口玄天剑,则被她将锋锐之气完全注入进去,以拙破巧,以锐破厚,将这两座牌坊硬生生的挡住。

    宁封子在混沌空间中低声说道:“为什么不用朱颜镜与九嶷鼎,你是担心还有两座牌坊没有出现么?放心吧,青木坊已经被你破去,他五行之中缺了一行,怎么也不能五行合运的,所以根本就困不住你!”

    顾颜沉声道:“我总觉得,崔翘的手中还有后招,不可不妨!”

    宁封子大点其头,“这个姓崔的,长着一张小白脸,惯会甜言蜜语,一看就不是好人,必须要小心提防!”

    本来正躲在顾颜背后,睁大眼睛观看战局的葛灵,正为顾颜的霹雳手段而感叹不已,忽然间似乎听到顾颜在说话,奇怪的说道:“师父在叫我?”

    顾颜没想到葛灵的神念居然也如此敏锐,她与混沌空间中的宁封子说话,居然都被她听到动静,笑了笑说道:“是我的一个朋友,只是她不肯随便现身,等回了大荒,我便介绍她与你认识。相信你定会十分欢喜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葛灵紧紧咬着嘴唇,重重点了点头。其实在这时候,她很记挂着父母的安危,只是却不能宣之于口,师父并没有抛下她,在进行着血战,她也不能出言去分师父的心。

    顾颜全力驭使幻剑灵旗,将前后两座神坊一起挡住,而她眼角的余光,却看向了站在空中的崔翘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便站在空中,并不动手,只调动四方,而身后的四名黑衣僮子,他们的手中,各执一面令旗,分属青、黑、白、黄四色,应是代表着青木、玄水、厚土、锐金这四灵,既然是五行神坊,那么这第五面在何处?

    顾颜忽然间觉得自己像是忽略了什么,只是她还没有想到,崔翘身后的第四名僮子已终于站了出来,那面黑色令旗于他的手中瞬间展动,随即,天空中便似忽然间破开了一个口子,无数的滔天洪水,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顾颜低喝了一声,她手中的最后一口玄天主剑,飞快的向上劈去,千重剑意于瞬间迸发出来,滚滚的波涛,被她这一剑完全化去,无数的水珠向外纷落,在这朱雀城中,便似是下了一场大雨一般。

    而在空中,雨过天青之后,一座晶莹剔透的玉色牌坊正矗然而立,天空中的日光投射下来,在这上面,映出了七彩的光华,就如同在半天之中,出现了一座彩虹桥一般。

    这时顾颜的剑意已尽,这座如玉一般的牌坊,便重重的向下落去,似乎有无数道瀑布,遮天蔽日一般,滚滚而下,将顾颜所有的退路完全封住。而在顾颜头顶的正中心处,这时有一道笔直的细线,飞快的从天而落。

    连在顾颜身后的葛灵,这时候似乎都嗅到了危险的气息,她低声的说道:“师父,小心!”

    那丝其细无比的线,凝聚了天空中绝大多数的水灵气,一股细微之极的杀气,正隐约的向着顾颜飞来。顾颜的眉头微微一动,这时她已感觉,有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,正从她的身体之外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这时玄天主剑的剑气已被那座玄水坊卸去,顾颜低喝道:“封子!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一声令下,朱颜镜已飞快的出现在她头顶之上,这时那道细细的水线,似乎尖锐无比的穿过了顾颜护身的紫色光幢,正好向着她头顶的百会之处贯入进去。与朱颜镜的镜面,在这一刹那猝然相碰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顾颜闷哼了一声,朱颜镜与她心神相连,在这一刻,她只感觉到像是有一个开采灵石所用的极大钻头,飞快的钻到了她的头顶上,无数股来自不同方向的力量于这一刻猝然的爆开,朱颜镜的镜面之上雾气蒸腾,一层层的灵气居然被带得飞起。

    但顾颜却终于是挡住了这重重的一击。这也让崔翘,陡然动容!

    他这玄水坊,修阴柔融炼之气,但将所有水灵气集中于一点,猝然爆发之时,其威势几可惊天动地。正如水无常形,溃而千里,润物无声,却可淹没高山,推倒丘陵一样。

    但顾颜却仍有余力,她不知从什么地方取出了一面宝镜,居然将这玄水坊所发的全力一击挡住了!

    在这一刻,崔翘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边,不知何时,已悄然的出现了两个年轻人。这两个人看上去年纪都不甚大,但修为却与崔翘相若,他们现身之后,向着崔翘飞快的一躬身,“四城主!”

    崔翘冷然说道:“老五,你执我令旗,驾驭五行坊,文铮,你今日应该见着了她吧,想不想报混元岛之仇?”

    那个被他称作“文铮”的,长着瘦瘦高高的个子,脸上略带着一丝阴戾之气,听了崔翘的话,便道:“曾听家兄多次提起,只是从未见过,蒙四城主不弃,愿一同对敌!”

    崔翘大笑起来:“甚好,你连家之敌,亦应由你连家对付!”

    他的目中飞快掠过了一丝寒意,这位连文铮,与连士蕃,并称为连文清身边的左膀右臂,也是他仗以统御全族的得力干将。连士蕃于混元岛上坐镇,而连文铮则代表连家长驻朱雀城,负责两家联络之事。只是这件事极为秘密,因此连文铮在朱雀城中,深居简出,只有一两人知道他的身份而已。

    顾颜与陈叠紫联手,将混元岛掀了个底朝天,远在千镜岛上的连文清尚未发声,而连文铮已经怒气勃发,若非崔翘将他强行按住,他早就要出城去,找顾颜拼一个你死我活了。

    这时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冷意,说道:“多谢四城主!”说罢,整个人便如一只仙鹤一般,飞快的自空中飘下。

    被崔翘称为“老五”的那个人,在朱雀城中尽人皆知,是四大城主之下,最有权势的一个人,五城主崔炎。他与崔翘,是内堂兄弟,两人几乎是同时踏上修仙之路,在这朱雀城中,他是崔翘最为优生之人。

    他得了崔翘之令,并没有急着飞扑而下,手执四面令旗,冷眼看着连文铮的身影直扑而去,低声说道:“四哥,大城主那一边……”

    崔翘哼了一声说道:“大城主借我朱雀环,便是答应我,不会插手此事,再说,这几百年中,朱雀城又有哪一件事,是得到他的允准才能做的了?”

    崔炎抬头望向那座高入云天的通天塔,塔尖被几朵白云笼罩起来,看不清全貌,在这几百年中,那位缥缈无踪的大城主,也如那几朵白云一样,高高在天,难寻踪迹。他朗声说道:“自今日始,这朱雀城中,便应该有一番新貌了!”

    崔翘“嘿”了一声,“只不知道二哥与三哥,是否能将那个小丫头带回来……”他看向了下面,忽然间说道,“去吧!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,便如发出了号令一般,崔炎手执令旗,飞快扑下,而在天空之上,不知何时,已经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妖兽影子。而在连文铮的身后,这时有一只硕大无比的白鹤,正飞在所有妖兽的最前方。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凝,“你是连家中人?”

    她左手从头顶摘下朱颜镜,天空中无数的妖兽已经滚滚而来,而连文铮的相貌,也与他的长兄连文清颇为相似。他听了顾颜的话,冷笑道:“妖女!你与我连家几番为难,今日必要将你困杀在此地!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那你便来试试!”

    连文铮冷笑一声,他的手中,已经取出了一柄硕大无比的长刀来。在这长刀之上,密密麻麻的镶嵌着无数妖兽之形,每一只妖兽的眼睛都睁得极大,里面似乎正散发出无比凶恶的光芒。他厉声喝道:“噬魂尸与万法宝轮,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顾颜听他此问,便知道他必然已到混元岛上去过了,想必他要报仇云云,尚不重要,找到连家秘炼的那两件至宝,才是他心头的第一等大事。

    只是噬魂尸已落入万丈地心之内,万法宝轮虽被自己收了,却也灵气全失,不能使用。她也不答连文铮的话,只是道:“要战便战,何必多言?”

    她双手向前一引,背后的五座旗前,与身前八口玄天剑,同时爆发出了无比强大的灵气,飞快向外冲击,而她手执玄天主剑,则以极快的速度上升而去。

    连文铮双手紧握着那柄大刀,这口长刀,似乎在他的手中,如有千斤之重,他手起刀落,便飞快的向下斩去。

    刀上带着墨色的光华,落下之时,寂然无声,而刻在刀身之上的万头怪兽,却同时扬声嘶吼起来。从它们的口中,发出了一条条的青气,震动四方。这时顾颜手中的玄天剑已迎上去,无数道青气汇聚于一点之上,一股巨力便自顾颜的手腕之上传来,剑锋之上,无数股力量相互牵扯,居然有压制不住之势。

    顾颜飞身而起,瞬间于战场之中抽离,两座五行神坊,与幻剑灵旗重重的撞到了一起,顿时便激起了漫天的烟尘,锐金坊被五面灵旗所激,被顾颜击得寸寸断折,身前的厚土坊,则已被玄天剑斩成了无数段。

    而幻剑灵旗这时也自行的飞起,又落到顾颜的手中,就如那柄太阿剑一样,恐怕暂时不能以此宝,和人动用了。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挑,她终于明白了崔翘的用意。他所用者,是增火添油之法,不停的以人力及法宝之力,来消耗自己的实力,以求最后之一击必杀,只是,他真的有最后一击的力量么?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