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33章暗算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葛灵抬起头,很是得意的说道:“我知道,那是通天塔,听说是朱雀城主的参悟静修之所呢。只是那位大城主,听说静修参悟已经几百年,没有出来见人了呢。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一位修士,潜修了这么久,也着实有些门道,莫非他也是一位臻至结丹圆满的人么?”

    两人随意闲谈着,已走到葛根居处的门前,门尚虚掩着,葛灵便欢喜的跑上前去,“咚咚”的敲了起来,大声叫道:“爹爹,阿娘!”

    叫了两声,并没人答应,顾颜伸手将门推开,发现里面寂然无声,不禁奇怪起来。葛根与碧萝,都无比的记挂着这个女儿,入城两天,没有消息传来,已是不该,为何现在竟不在住所,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她忽然间回头望去,这朱雀城中,一片冷清,天空之上,几乎没有修士飞行的踪迹,似乎显得有些古怪?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这时一个很没好气的声音,忽地打断了她的思绪,随即一个中年人从另一侧的屋子里推开门,走了出来,他见到顾颜的身影,顿时吓得跪倒在地:“小人穆仁,拜见仙子!”

    这便是顾颜第一次来朱雀城时,陪她游览全城的那个筑基修士穆仁,顾颜对他并无什么好感,随口问道:“住在此地的葛根夫妻,他们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葛灵也说道:“穆大叔,我爹爹说过当天就能回来的,是不是去哪里办事了呀?”

    穆仁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葛根夫妇,他们去城主府交令,因为办事得力,又有青元城主的推荐,很是得了夸奖,城主留他们作客,还要升他们的职务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顾颜眉头微动,这时穆仁又叹了口气道,“可惜老葛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,像得了失心疯一般,坚辞不受,还说要离此地而去呢。城主大怒,想要责罚他们,幸得青元城主转寰,大概再过一半天,就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“嗯”了一声,虽然小生枝节,倒也无妨,大不了,她将这两人带走便是,想来崔翘也不会随便驳一个结丹后期修士的面子。听穆仁说他们很快便要回来,便说道:“既如此,我去屋内等他们好了。”

    穆仁忙道:“待小人为仙子开门!”他飞快的跑过去,用手去推葛根所住之地的那扇门。

    这时顾颜忽然觉得心头一动,一股凭空而来的危险之感,飞快的涌上了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无关于周围,是她因为强大的灵觉,凭空而来的一种感应。她看着穆仁的手已经摸上了门板,忽然间说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穆仁连头都没有回,他飞快的用手去推那扇门板,而顾颜这时一扬手,一丝火焰飞快的吐出,瞬间便将他烧成了灰烬,同时已一把便将葛灵飞快扯到了身后,同时脚下加劲,紫色光幢已护住全身,飞快的向着天空中冲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她的头顶上,已经传来了无比肆意的大笑之声,“顾仙子,你入我彀中,今日可还想脱身么?”

    在空中这时飞快落下了一道烈焰,将穆仁将推而未推的那扇门一炸而碎,随着五道赤红色的光柱冲天而起,整个小院之内,顿时便升腾起了一片火海!

    顾颜别手将葛灵护在了自己的身后,紫云圭所化之光幢,将她们周身全都罩住,这时在天空之中,无数道光华纵横来去,剑气森森如雪,也不知道周围有多少人在围困着她,而在头顶的天空之内,露出崔翘高大而又傲然的身影:“顾仙子,你还不乖乖束手?”

    顾颜的心念急转,虽然她因陈叠紫,曾与这位四城主,小小的结了个过节,但怎么也不至于,他如此大动干戈的围攻自己。想必这整个朱雀城,都早已被他清空了,这需要多大的人力,多大的功夫?而且也绝非他这个四城主一人能做得了主的,说不定整个朱雀城都参与进来!

    想到那位神秘莫测,论实力甚至不在元婴以外四大岛之下的大城主,她的心头不禁就升起一丝寒意。她看着崔翘的脸色,忽然间想到:“莫非,你认识连家?”

    崔翘的脸色顿时一变,哼道:“顾颜,你来我朱雀城中,盗我长兄之宝,意图逃遁,被我拿住,罪证确凿,这便就擒吧!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道: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”她这时想到,连家在混元岛上立足,虽然千镜岛是他们的后盾,但朱雀城僻邻只数千里,难道他们就没有半分察觉?若说这两者没有关系,那只有鬼才相信!

    自己实在是先前有些疏忽了,早该带了葛灵脱身而走的,可是他们为什么等了两天才动手,她顿时想起了陈叠紫,莫非,他们在等一个同时动手的机会?

    现在的陈叠紫,想必早就已到了万里之外,顾颜纵有天大的本事,也难看顾了,她低声道:“灵儿,你怕不怕?”

    葛灵扬着头,用极为清脆的声音说道:“不怕!”

    顾颜一笑:“那你就看看你师父的本事,看我怎么把这些坏人,一个个打得落花流水!”

    这时葛根所居的那间小院,已被无数的烈焰瞬间焚成了白地,穆仁的尸体落在火中,转眼便化为飞灰,在平地之上,无数条烈焰如万千火蛇一般,向着顾颜所在之地飞快的冲来。

    紫色光幢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响声,周围那股极大巨力,已将紫色光幢压得极薄,一层层的宝光全被削去,似乎转瞬之间便会碎裂一般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微有奇怪,以崔翘所御之火,似乎并非是先天灵火,为何会有如此之强的威力,连紫云圭都险些抵挡不住?

    她只略一思忖之间,在天空之中,数道剑光已如飞一般的掠过,朱雀城中,大小城主共有数十,虽然不是所有人都万众一心,但只要有一半能听崔翘的调遣,这股实力便非同小可。更何况,在崔翘的身后,还站着那位莫测高深的大城主?

    有四个人已从天空中冲来,当先一人,便是青元子,他这时脸上恶狠狠的,目中全是凶光,手中的宝剑剑气森森,一马当先的冲过来。

    葛灵大声叫道:“青元叔爷爷,你把我爹娘弄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卖身求荣之徒,不足取信!”

    她五指轻弹,五面硕大无比的灵旗,便飞快的拔地而起,连那漫天烈焰都阻不住它,飞快的向着空中刺去。

    那五根旗杆,就如同五条锋锐无比的长枪一般,一下子便刺破了天空,空中的几名修士,都只不过是结丹初期的修为,他们挡不住那股扑面而来的锋锐之气,被五根旗杆的枪尖,刺得透体而过,惨叫一声,鲜血顿时飞溅,人已向着地下飞落而去。

    顾颜这时手中已擎出太阿剑,剑锋上金芒闪动,在空中飞快的一划,便在那三名落地的修士喉间,留下了一条浅浅的细痕,他们体内的生机,便被顾颜一剑斩却。

    首度飞来的四人,便只剩下青元子一个,他借着三位同伴性命的掩护,已飞快冲至了顾颜的近前,两人面对面,相隔只不过数十丈之远。

    葛灵睁着大眼睛,看着青元子那有些苍老的面容,这位在自己刚来朱雀城之时,对自己还很是和蔼的老者,这时脸上已露出了无比的狰狞之色,他忽然探手至怀中,再拿出来时,掌心处已显露出一颗如鸽蛋般大小的珠子来。

    顾颜的眼睛微微一眯,“焚天雷?”

    这颗珠子的外形,与她在端木紫手中得来的焚天雷一般无二,但体型却要更加大了一些,青元子一扬手,便劈面掷来。在顾颜的身前,顿时爆射而开。

    无数的劲气飞快的向着四周激荡,将本来漫天的火焰都震得散了去,葛灵颇有些惊慌的看着四周,想要闭上眼睛,却又舍不得闭上。

    顾颜的脸上并无惧色,她伸手拍了拍葛灵的手臂,笑道:“抱紧了!”

    这时那焚天雷一炸之威,无比强大的冲击力,终于冲到了顾颜的身前,已经被周围的火焰炼化得其薄无比的紫色光幢,这时禁受不住这股爆炸之力,被一炸而开。而这时,顾颜手中的太阿剑,忽然间金芒暴涨,随后顾颜手中执剑,便重重向着身前斩去。

    剑身之上所迸发出来的千重剑意,几乎将周围的空间完全撕破,在空中形成了无数的灵气乱流,葛灵这时不自禁的闭起了双眼,她紧紧抓着顾颜的身体,只觉得比起那一日在空中飞行,受天风之苦,还要更加的可怕十分。

    只是她在顾颜的身边,就觉得似乎是有了依靠,心中一丝也不慌乱,她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偷眼看去,顾颜的剑锋,已重重的斩在了那枚焚天雷上。

    千重剑意于这一刻猝然收敛,所有的剑气都向着同一点集中收敛而来,居然将那焚天雷一炸的威势,硬生生的压迫了回来。

    站在空中的崔翘,这一刻目光也不禁摇动起来,这个女子,果然是有几分本事。也难怪,她能与陈叠紫联手,在混元岛上,将连家全部挑灭了。在这一刻,崔翘仍是以为,在混元岛一战中,是陈叠紫以传自青丘的秘法,将连家彻底的压服,并不知道,在当时战局之中,起到决定性作用的,却是眼前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而他自问已竭尽了全力,对顾颜的实力,并不敢有丝毫的轻忽,已经因此在看到顾颜以一剑之威,居然硬生生的压制了焚天雷那一爆之后,也并没有半点惊诧,在他的身后,这时已有四名年轻的黑衣童子,飞快的闪身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顾颜的剑锋所指,已将焚天雷飞快的压住,青元子的脸上,露出了无比的骇然之色,他无法想到,一名修士,以自身的一剑之威,居然能够硬生生的将焚天雷压制住,只略一错愕的功夫,顾颜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手中的剑锋轻轻抬起。一丝灵气顿时从剑锋之下泄露出来。

    随即,被她压制住的焚天雷便忽然间于空中爆开,无数的劲气向着四周飞快激射,随即又被顾颜的千重剑意所拢住,凝聚成了一条笔直的细线,向前直刺而出,瞬间便将青元子的身体透了过去。

    青元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还没有回过意来,那丝雷火凝聚的细线已凝在了他的身体之中,顾颜屈指一弹,便似是点燃了一根引线一般,无比巨大的冲击力,于青元子的身上猝然爆开,瞬间便将他的身体炸成了漫天碎粉!

    这位方才还信心满满,一心想着要做五城主的人,就这样死在自己的焚天雷之下。

    在漫天血雾爆起的同时,顾颜屈指轻弹,紫罗天火已将血雾卷去,并没有让葛灵看到这无比血腥的一幕,只是她话中的意思,却变得有些冷然,“灵儿,你要记住,修士比斗之中,千万不能留手,否则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!”

    葛灵闭着眼睛,却很是用力的点着头,虽然她还有些不甚明白,但仍然将顾颜所说的话,一句句牢牢的记在心头。

    顾颜这样说,倒不是因为她要将葛灵培养成一个残忍好杀之人。只是因为葛灵是天生的阴灵之体,以她这种体质,是极易被人做为炉鼎而垂涎的,因此在她一生的修仙之路中,必定步步荆棘,倘若她成为一个心软而多情之人,对她的将来,却未必是一件好事。在她还没有窥破大道之前,顾颜宁愿她变得狠厉一些,也不愿其将来会因此而受苦。

    因此即使在血战之时,她对葛灵,也并没有丝毫的避忌,任凭着血雾在眼前崩散,在五座旗门的护佑之下,她一手揽住葛灵,金雷羽无形而动,身形已冲天而起,向着城门的方向飞快的冲过去。

    她虽然自负,也没有想着要凭自己一人之力,与整个朱雀城对抗,经历过无数生死的顾颜,自然知道走为上计的道理,至于葛根夫妇的生死,她现在已经无暇顾及了。总不能为了这两个人,将自己的生死都赔到里面。大不了日后约了陈叠紫,再来找回这个场子。今日所受之气,将来十倍百倍的报回来便是。

    崔翘站在空中,冷然的看着顾颜将青元子斩于剑下,他脸上的表情居然没有一丝抖动,只是沉声说道:“动旗!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四名黑衣僮子,飞快的站了出来,每人手中,都执着一面颜色不同的令旗,站在左首那人,便将手中的青色令旗展动起来,随即在顾颜直冲而去的东城门,便有一座硕大无比的牌坊,飞快的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颜的身形奇快,如电一般远遁,眨眼间便冲至城门之处,这时那面青色的牌坊,凝重如山一般,牢牢的挡在了她的前方,一股极重的反弹之力飞快传来,让顾颜于牌坊之前,硬生生的止步。

    在牌坊之上,有青色的云光隐现,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压力,正慢慢的从四周向内收紧。面前这牌坊,与裴明玉所用的落神坊,似乎有些相似,威力虽有逊之,但也不是自己一时片刻能够冲破的。

    她只停了这一瞬,在身后,已有十余名修士飞快而来。

    这十余人都是剑修,他们各驭一柄飞剑,剑气森森,八从四方向着顾颜飞至。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动,不惊反喜,这些人似乎擅长联手合击之术,他们所用的,是剑阵么?

    她站在空中,心念微动,紫色光幢便又已无声的涌起,而这时顾颜伸手一招,于头顶之上,八口玄天剑便如飞而至。

    五色灵旗这时轰然的向着地下落去,在这城门之前,无数铺地的青砖被震得粉碎,地底灵脉之气飞快向外泄去。

    而顾颜以五色灵旗,将地下牢牢的定住,头顶上八口玄天剑,幻化出的剑光如雪片一般,向着身前的诸修士们飞快压至。

    如山之重,如云之轻,如风之变,她所修的幻剑灵旗,玄天剑阵,除了在刚烈之气上,尚有瑕疵之外,于天下间的剑阵之中,实已算是一等一的厉害。

    玄天剑于空中所化的千重剑影,将那些人的剑气飞快削平,顾颜伸手于空中一划,那口玄天主剑便当头而落,瞬间便削去了三人的剑气,将那三人全都打落于云端。

    顾颜的脸色凝冷如冰,目光中毫无表情的向下注视,看着三名修士从空中跌落,她左手便重重的向下落去,紫色雷霆夹杂着金光火焰,于空中猝然而落,将那三人的身躯飞快卷去,转眼间便已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她在心中对崔翘微有些不屑,从战局开始到现在,他所派出的,虽也都身为结丹,但全是结丹初期的修士,连中期的也不过一两位,而据说朱雀城光是结丹后期的城主,便足足有七个之多,他这样做,是要试探自己么?

    你若是拿自己手下的性命来做这试探之用,那么就来试试看吧!

    顾颜面无表情的收去了三人的性命,随后她手中的太阿剑便已飞快斩出,金芒如电,将身前的森森剑气全都隔断,她左手忽然间于空中一扬,五色火焰已同时激发而出,飞快的于空中凝聚成了一点,如一个小小的五色光球,掷到了对面那名修士的身上,随后在他的胸前,飞快炸开,顿时便将其炸得粉身碎骨!

    顾颜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断臂残肢激射,神色丝毫不变,她以五火合运,杀掉一人之后,五色火焰便又飞快的于空中扩散而来,将身前驭剑而来的三名修士,全都卷住,火光向内一合,连惨叫声都未响起,就又有三人尸横于地下。

    葛灵紧紧的咬着嘴唇,不知何时,她已经睁开了眼睛,虽然眼前的情景在她看来,显得极是血腥,但她就这样硬着头皮看着,强忍着胸中那股烦闷欲呕之感。

    葛根与碧萝,将这个女儿,视如珍宝一般,从来不会让她接触这些事物,但现在,葛灵却知道,从她踏上修仙之路开始,一切便不能再靠别人,父母、师父,都只是自己的引路之人,最终,还是要靠自己!

    因此,她就是这样眼睁睁看着顾颜,如割草芥一般,将眼前的这些修士一一的灭杀,而在她的心中,却是从来也没有怀疑过,顾颜到底能不能带着她,安然脱身。也从来没有怀疑过,顾颜会在中途抛下自己,一个人离去。

    当她们在混元岛的海域之上,葛灵不惜己身,破去了裴明玉手中的炼神玦时,她们似乎就在冥冥之间,有了一个互不背弃的约定一样。

    崔翘这时脸色铁青,他看着顾颜将身前袭来的修士,一个个的都灭杀干净,才冷然的说道:“启青木坊!”

    他的话声一落,身后的黑衣僮子就扬起手中青色小旗,向下重重挥去。随后在顾颜的身后,无数的青光四溅,青木灵气飞快的向着四周迸发而起,硕大无比的牌坊,居然腾空而起,以泰山压顶之势,向着顾颜当头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那牌坊之上,站立着足有七八名修士,这些修士的修为,比起先前的那些人,显然便要高上了一个档次,至少也是结丹中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顾颜心中,这时不禁微有些感叹,当时她初至云泽之时,如履薄冰,斩杀一名结丹初期的修士,都要冒着风险,而现在,这时都已不再成为她的阻碍。

    只是这牌坊之上,爆发出来无比激烈的青木灵气,让顾颜微有惊讶。

    这股灵气,似乎与她以前以缺月梧桐所炼化的那张青木盾,有所相似。

    那面青木盾,已在她被困断云崖时毁去,而三只归元箭,化作手中的神剑太阿,顾颜冷哼一声,身形便飞快的冲天而起。先天五行,以金克木,她手中的太阿剑金芒暴涨,向着身后的牌坊,反身便是一剑劈去。

    这一剑从正中而下,顿时便将青色牌坊割成了两截,而在其中,一棵青色的巨树已经飞快的冲天而起,牢牢的将顾颜的剑锋锁住了,这时,在牌坊之上的七八名修士,才各执法宝,飞快的从左右落下,空中宝光齐闪,同时向着顾颜轰击而去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