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31章 天人五衰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她双手同时并拢,向上做火焰飞腾之状,一道道法诀飞快的纷扬而起,在空中,一只九色天狐法身,已飞快的出现在她的身后,一层朦胧的青光,将她的全身都遮蔽起来。随即便扬声喝道:“朱雀城中,哪一位城主在此?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语声,于海面之上,一左一右,忽然间出现了两个身穿华服的影子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一胖一瘦,装束却差不多,就如同是人间的君王一样打扮,穿着杏黄色的长服,头戴高冠,腰缠玉带,手执笏板。见到陈叠紫,便纵声长笑道:“陈仙子,别来无恙乎?”

    这两位,便是朱雀城排名在二、三的两位城主,他们据说是孪生兄弟,在小的时候,相貌秉性,俱都一样,就连体内都是天生土木双灵根。

    只是在长大之后,他们所修习的法门,渐渐的有所不同,一人修土,一人修木,以致身躯也开始向着不同而发展,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。他们有秘传之宝,名为天罗五煞,借水生势,借海生根,其势无穷,其力无衰,变化之无穷,非常人所能想象。

    因此陈叠紫见到海面之上,有无穷幻影,铺天盖地而来,身后又有黑色的圆月升起,便知道是这两位城主亲至了。

    朱雀城立城逾千载,近些年来,只有崔翘在外主事,大城主张翼轸据说闭关潜修,这两位城主也少见踪影,陈叠紫至朱雀城中,也只是在崔翘的引荐下。与这两人见过一面,没想到今日却被他们所伏击。

    陈叠紫的心思剔透,她一见这两人,便知道他们于这海面之上。处心积虑的伏击自己,实是一件早有预谋的事情,既然敢露出真面目。想来也就不顾及自己青丘传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果然,二城主丁骁见了她,便阴森森的笑道:“陈仙子,我等紧赶慢赶,总算在你赶回青丘之时,先到了这里,将你截住了。请你与我回朱雀城。再做一次客吧!”

    陈叠紫这时反而冷静了下来,这两人若只是其中之一,她自有应对之法,但这两人本来是孪生兄弟,心性如一。所习的功法又有互补之处,二人合力,威力便倍而增之,她一个人遇到,便只有跑路的份儿了,这时被他们以天罗五煞困住,反而微笑起来“二位城主,我方自朱雀城归来。有要事回转青丘,可让个路不成?”

    三城主丁曜生得极为粗胖,也不像他兄长丁骁一样总是阴森森的不苟言笑,相反脸上总是带着三分笑意,这时也笑眯眯的说道:“陈仙子,我等是预先算好了距离。你离青丘尚有两万里之遥,就算我们在这里打个天昏地暗,你那位阮师姐也听不到半点风声,此地又已脱离了菡萏峰治下,不在七大岛势力范围之所,你想要找帮手,大概也难,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。你放心,以老四对你的爱重,绝不会伤你半根毫毛。”

    陈叠紫哼了一声,这时候提到崔翘之名,只是让她感到恶心而已,但她的心中仍然奇怪,就算朱雀城是这南海之上,数一数二的大城,以四位城主之能,也足以在这南海之上,独树一帜,但想要与青丘争锋,恐怕还力有不逮,难道说崔翘为了艳羡自己的美色,便说服了他的几位兄长,设伏围杀自己,此事只要一走漏风声,便将朱雀城千年的基业都赔进去,他是得了失心疯不成?

    这时丁骁已经有些不耐,他冷冷的说道:“老三,还愣着作什么,没看到毕长老等得有些不耐了么?”

    陈叠紫听到了这一句话,脑中顿时似浇了一盆冷水,飞快的清醒过来“原来在混元岛上炼噬魂尸,你们朱雀城也有份儿!”

    她猛地回过身,怒视着毕玄,本来以为他只是个软骨头,但这件事,他却没有露出半丝的口风,将她与顾颜,全都瞒了一个结实!

    这个老奸巨滑的家伙,显然是还留着这一丝后手,他把连家的事情都说出来,以求保住自己的性命,却对朱雀城也参与其中一事,坚不吐实,只是要为自己留一个后路,因为他知道,朱雀城为了不让此事走漏风声,必然要前来救他的!

    连家在混元岛上炼尸一事,放在别的门派眼中,也就罢了,但在这南海之上,对青丘来说,实是一件极大的挑衅之事。而且连家的功法,对青丘天然相克,只要那位主事的阮仙子,不是脑子进水或者huā痴了的话,就应该知道,必得将连家铲除,方能保证青丘在南海之上的安全。

    而朱雀城既然参与其中,必然也是青丘所要对付的对象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朱雀城的这两个人,才不远万里,星夜西来,在此地设伏,就是要在她进入青丘的势力范围之前,先截在这里,让这个消息不得走漏出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叠紫不禁栗然而惊,这么说来,顾颜想必也会无幸?

    她分明记得,分手之时,顾颜要再回朱雀城,等她所等的人归来,然后再回转大荒,想必崔翘这时候,已经在朱雀城中,等着对付她了吧?她厉声喝道:“我那位顾姐姐,你们将她如何了?”

    丁骁冷笑道:“你这个时候,还有心思记挂别人么?那个姓顾的女人,自有大哥与四弟照顾,你若想见她,就乖乖跟我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陈叠紫冷哼了一声,知道今日一战,已是不死不休的态势,朱雀城参与到这件大事中来,那么事先必然布置周全,只要顾颜一入城,想必就会落入对方的伏中,崔翘也还罢了,但想到朱雀城那位极为神秘,几百年都未出世的大城主张翼轸,她的心中仍有些余悸,好在听阮师姐说,张翼轸由于数百年前。在与老谢王侯的一战之后,因为炼功走火,双腿瘫痪,已多年不能行动了。这让她的心中。略略放下了心。想必以顾颜之能,应该能够脱困吧?

    只是现在,她却无暇虑及顾颜了。必须先应对眼前这两人!

    丁矅微笑着说道:“陈仙子,如今处境,你已尽知,若与我二人回去,以四弟对你的关爱,必须恩宠有加,如果不然。在此地顽抗,似你这等如huā似玉的美人儿,我可真不忍心下这折huā之手。”

    陈叠紫淡淡的说道:“你们以为,我阮师姐一怒,朱雀城便承受不住。而我陈叠紫,便是好欺负的么?”

    丁骁冷笑道:“老三,哪来那多废话,反正老四也说了,若擒不下活口,带尸体回去也是一样,动手!”

    陈叠紫听出他话中的寒意,想到崔翘在自己面前所表露出来的那种殷勤,心中便觉得有一丝恶心。她一回头,毫不犹豫,左手一扬,紫蝶钗化做千重蝶影,猝然而落,无数道影子拢在毕玄的头颅周围。向内一合,毕玄只来得及惨叫了一声,甚至连话都没有说出来,那无数道蝶影,已经于空中凝成了一道细细的紫线,从他的喉间飞快掠过。他眼睛瞪得大大的,一句话堵在喉间说不出来,便歪头死去。在死之前,他似乎还有一丝不甘,混元岛上,只留下了他一个活口,而现在,却被陈叠紫就这样毫不犹豫的斩杀。

    陈叠紫冷哼了一声,她既要对敌,便当机立断的斩杀了毕玄,以免贻下后患,反正他所知之事,自己也知道大略,今日若不能脱身,万事皆休,否则的话,回了青丘,再找师姐,一起去寻朱雀城的晦气便是。

    丁氏兄弟同时都是一愣,也没想到陈叠紫处事居然如此果断,只是既如此,也了却他们一桩心事,于毕玄的生死,他们本就不如何在意,顾着他的性命,动起手来反而缚手缚脚,今天只要擒了陈叠紫,便算大功告成。两人对视一眼,忽然间向着同一方向飞快聚拢,眨眼之间,两人的身躯便猝然间相撞在一处。

    在海面之上,滔天般的巨浪已经飞快的扬起,无数根粗大的水柱笔直的冲向天空之中,波涛光泽,风雨如晦,这两人在空中一撞,便又陡然间分开,一分一合之间,在无数的风浪之中,便已立起五尊极为巨大的影子,这五尊影子,相貌各异,每个人的手中,都执一件硕大无比的法器,向着陈叠紫当头便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叠紫飞身而起,周围无数的阴煞之气,已经纷至杳来,而她却视如不见,笔直的向前直冲而去,在她背后,那只九色天狐法身,这时已开始飞快的膨胀起来,白色长尾飞快的左右摆动,将那一层层的波澜飞快削平。

    这时她左手已扬起紫蝶钗,千重蝶影向着身前飞至,将眼前那一层层的波澜冲开,在她的身前,五道硕大无比的黑影已飞快落至。

    五影各执法器,分从五个方向同时下击,五件法器齐落,在以陈叠紫为中心,似乎出现了一刹那的寂静,所有的灵气一时间全被吸走了一般,那千重蝶影似乎抵受不住这股巨大的压力,在空中只停留了一瞬,便飞快的向外四散,被消饵于无形的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在陈叠紫的手中,已经取出了一方青铜的小印,丁骁的眉头顿时一皱,他低声喝道:“这是不动明王印,阮千寻居然将这件东西给了你?”

    陈叠紫冷笑一声,这时头顶上五器攻击已猝然而落,她手执小印,向着空中印去,在印鉴之上,无数的金色符文已飞快的飘扬出来,她冷声喝道:“不动根本之印,降!”

    那方小印被她飞快抛向空中,而她的双手,已经于身前同时结印,印符向外飞扬而起,在空中无数正激荡无比的灵气,瞬间便凝在了原地,而这时,陈叠紫的手印已飞快的向前打出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她的身形似乎瞬间就变得高大无比起来,一对手掌上闪着灿然的金光,那股压力重重的向前印去,在那五煞身前飞快的拍了一记,随即那五道黑影,便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嚎,身形飞快的向后疾退而去。

    丁矅这时也不复先前那副嘻笑的神色,他冷冷的说道:“无上伏魔法印。这不是云台佛国那帮和尚们最擅长的法术么,什么时候青丘也学会了这一套?”

    陈叠紫并不答言,她飞身向前,一只手已将明王印抄在手中。左手再扬,金色符文重又闪现,向着前方重重的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两人又飞快的向着同一个方向冲了过去。他们的身影乍合又分,随后在空中,已升腾起一轮无比巨大的黑色圆月来,丁骁这时已低声吟道:“于我天众,妙若莲huā,不染于水,天众殊胜。无有恋时。衰相之现,着取不舍。”

    空中那轮巨月,飞快的旋转起来,射出无数黑色光华,向着海面之上飞快落去。投下无数的影子,又于水面之上,慢慢的聚合起来,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法身。

    这法身左手立于胸前,右手拈指成兰huā状,见到在空中正灿烂飘飞的金色符身,便将手一伸,毫不忌惮,飞快的向着那些符文抓去。

    无数符文被它这一抓。便顿时纷散,陈叠紫在空中低喝了一声:“镇!”

    那面小小的铜印,顿时在空中变大了无数倍,如泰山压顶一般,向着海面之下飞快的压迫过来。

    丁矅那胖大的身躯,这时矫健的根本不似寻常。弹地而起,已掠到那法身之后,双手同时打出了无数法诀,身前的巨**身,忽然间吐气开声,喝了一声:“呔!”

    不动明王印,被生生的滞在了空中,不能下落,那法身本来于胸前单立的左手,这时已握指成拳,向着空中飞快的击去。随即便重重的轰在了明王印了,丁矅已沉声喝道:“二哥!”

    长得高高瘦瘦,就如一棵参天大树一般的丁骁,不知何时,他的身形已来到了陈叠紫身后的不远处,在他的脸上,露出了阴冷无比的笑容,那天罗五煞,已聚集在他的掌中,两手忽然飞快的向下一按,陈叠紫便感到一股极为沉重的压力自背后袭来。

    她全身飞快的打了一个冷战,浮于身后的九色天狐,忽然间扬起头,低鸣了一声,在这海面之上,风云四合,雾气涌动,方圆数百里之内,似乎已变成了一片死域一般!

    而在他们战斗波及之外,数百里外的海面之上,谢侯正静静的站在那里,他这时已收起了那副嘻笑的神情,脸上的表情冰冷如铁,只是遥遥的注视着前方,在那里,陈叠紫正与丁家兄弟进行着殊死之搏,而他却只是这样注视着,丝毫也没有出手之意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女子冷冷的说道:“你还要继续等么?小心你那位陈妹妹,一个不慎,便香消玉殒,那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谢侯道:“放心,我自有分寸,非如此,不能逼得阮千寻震怒,她若不震怒,焉会出手对付朱雀城?”他声音中透着一丝冷硬之意“如果阮千寻不出手,我并无把握,对付得了那位张翼轸,因为在他的手中,还有一件连我父亲,当年都极为忌惮的法宝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子默然不语,在她的身后,这时似乎隐隐的有七彩光华浮现,像是孔雀的翎毛一样炫目,却不知为何,身披七彩,她所在之地,却被称为五色城?

    而陈叠紫这时,果如他们所说,已陷入了极为危险的境地。天罗五煞,在黑色圆月的笼罩之下,似乎又重新增添了力量,五道黑色暗影,各执法器,分从左右同时飞至,法器笔直的指向中心,五种法器合运,在空中便形成了一道杀气极重的阵法,却不是对陈叠紫而去,而是冲着她身后的天狐法身。

    九色天狐被一重重的阴气所压制,似乎正渐渐为得委顿下来,陈叠紫的眉头微皱,冷哼道:“若是我阮师姐在此,焉能由你们猖狂?”

    丁矅不禁大笑起来:“别说是你师姐,就是叫你那死了多年的师父也没用了。”他忽然间肃容喝道“天人五衰,合!”

    在他身前,那尊硕大无比的黑色法身,忽然间幻化出了五个黑色的分身,向着天空中飞快的飘去,与空中的天罗五煞,瞬间便合为了一体,在空中做出了五种不同的形状来。

    陈叠紫这时忽然感到,体内的灵气,正从身上飞快的抽离。

    她曾隐约听过,朱雀城的这两位城主,联手修炼一种名为“天人五衰”的秘法,这种秘法,专克人的精气神魂,以念动,以意合,动于无形之间,化于有形之势,其威力,并不在千镜岛那位老怪的炼神玦之下。

    而青丘一派的秘法,偏于幻术一流,天狐法身,乃是她本身精气所凝,五衰之影一现,她体内的灵气飞快流失,背后的法身顿时便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陈叠紫灵气一竭,空中的明王印顿时便有不稳之势,这时丁矅已低声说道:“彼起衰尽,天人厌之!”

    他手中微不可察的打出一道法诀,面前的黑色法身忽然间凌空跃起,双手紧握成拳,重重的向着空中的不动明王印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如惊天动地一般的轰然巨响,那一方明王印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压力,飞快的向后退去,在空中又缩小成小孩子拳头大小的一方小印,落回到陈叠紫的掌中,而陈叠紫身体一震,一口鲜血便已直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身后的天狐法身,在这一刻也同时消饵于无形,借着这股力道,她飞快的向后退去,头上青丝摇动,那紫蝶钗已幻出了千重蝶影,同时挡在了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丁骁在空中法诀连动,五煞之身已接踵而来,将那蝶影一重重的全都冲破,一层层的冲击之力,如千重叠浪一般,向着陈叠紫身上猝然落至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一口血再喷出来,便在这时,她在耳边,忽然听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,说道:“何人欺我家叠紫?”

    她扬起头,便见到在天空之中,有一道极为熟悉的光华,如追云掣电一般而来,心头不禁一松,叫道:“小谢侯!”

    从空中如电一般而来的,正是谢侯,他一人孤身而来,这时在他的身旁,并没有见到那位五色城天使的踪影。

    他于空中飞快而来,身上所堆积起来的一重重赘肉不住摇动,但在陈叠紫的眼中看来,却不亚于天神下凡一般,而谢侯就这样,径直的冲进了五煞所布下的法阵之中,那一重重的阴煞之气,似乎刚一挨到他的肌肤,就飞快的向着两边荡去,一丝一毫也伤不到他。

    丁骁冷声说道:“小谢侯,我们在这里料理仇人,无需你来插手!”

    丁矅这时已说道:“你不知道么,他是青丘那个曹云熏的姘头,他此行,显然是救人来了!”

    谢侯并不答他的话,他孤身而来,如入无人之境一般,周围的阴煞之气被他一气排开,飞快冲到了陈叠紫身前,一只手已将她揽起,说道:“你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陈叠紫见到他,全身一松,顿觉一股极为疲倦之感涌了上来,低声说道:“你何时来的,快些去朱雀城,我有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尚未说完,谢侯将手在她的额头上一拂,已说道:“你前几天已有旧创,今日又添新伤,若不快些回去救治,恐怕于你的修行有厚,我必带你回青丘不可!”

    他那白皙而修长的五指,在陈叠紫的额头上轻轻一按,陈叠紫脑中一晕,顿时便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他两人说话的这片刻工夫,丁氏兄弟,已经一左一右的飞快围上,天空中黑月光芒普照,天罗五煞各执法器,将他们团团围住,数百里的海面之上,浪涛汹涌,他们两个冷声说道:“小谢侯,你好不好的,偏要来趟这个混水,那就与她一起陪葬吧!”

    谢侯大笑起来:“两位,数百年前,张大城主,与我父亲在朱雀岛上一战,奠定整个朱雀城的根基,那时候你们两个也在一旁帮手,张翼轸尚未今天,今天就先解决你们两个,聊报此仇吧!”!~!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