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29章 潜伏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葛根与碧萝对视了一眼,脸上居然都露出忧色,顾颜也不说话,只等着他们两个人决定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葛根才有些犹豫的说道:“仙子垂怜,小人不敢妄想,只是刚才那妖女曾说,我的灵儿,天生具阴灵之体,为修道人中极佳的炉鼎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顾颜哑然失笑道:“我若想对你女儿不利,还要费这一番力气么?”

    她见两人都吓得跪倒下来,便道:“你二人爱女之心,我不会怪罪。你家女儿,天生阴灵之体,日后难免遭人窥伺,这样,我治好她后,你们便借传送阵,远避苍梧去好了。苍梧地域之大,四处皆可安身,我可制一张符篆与她,遮住她天生的体质,不致为外人所觉,找个僻静之所,平平安安,度此一生。”

    顾颜刚说到这里,在她怀中的葛灵,已经睁开了眼睛。她的两眼之前,还有些血雾朦胧,看不真切,但于方才的话,她却听得清清楚楚,勉强的吐出了几个字,“爹爹,阿娘,我要拜这位姐姐做师父!”

    她虽然满身都是血污,但脸上却露出极为坚定的神色,“我要修仙,我不想成为爹娘的累赘,不想你们一生都带着我东躲西藏,我不要过这种日子!”

    葛根与碧萝相对一眼,忽然间流下泪来,说道:“灵儿,我们应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颜满意的一笑,“你在岛上呆上数日,养好伤势,便随我回大荒去。你们二位,可要同往?”她笑道,“我来这南海之上,孤身一人,尚无人替我看守洞府,二位若有暇,尽可前往。”

    葛根却很是坚定的摇了摇头。“我夫妇蒙仙子垂怜,让灵儿得拜门下,已是天大的恩宠,怎能再让仙子加以照顾?我夫妇自有去处。只是期望仙子能够治好我家灵儿,将来艺成之时,能让她归省探亲,便于愿已足了。”

    碧萝虽未说话,却也握住了他的手臂,显然这夫妻两人,都是同样的打算。

    顾颜倒也佩服他们的风骨。既是如此,也不勉强,问道:“那你们二人,有何去处,可还要回朱雀城去么?”

    葛根道:“我在朱雀城,只是暂时安身,等待仙子归来,如今灵儿已有归宿。我打算回朱雀城,交付了任务,便往极南之地。投奔故交去。”

    碧萝低声说道:“我有一位师执的故交,对我甚是看顾,她如今在这南海的极南之地,冰川之上,自立一宫,正招收门人弟子,我准备前去投奔,那里地势荒僻,外人难入,我与外子。皆会于彼地安身,将来灵儿若是治好伤势,蒙师命归省,便可往处寻我。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既是如此,待我送你们一程,我在朱雀城之外。尚有个临时的洞府,待我回去收拾一下,随即便可返回大荒。”她低头看着葛灵,微笑着说道:“我于大荒立府,名为大荒之城,那便是我在南海的洞府,在返回苍梧之前,你要在那里,呆上二十七年呢。”

    葛灵闭上眼睛,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,露出个如弯弯月牙一般的笑意,这些年来,她随着母亲,东躲西藏,并没过过什么安生日子,当然也没心思去看什么风景,但听到顾颜的话,她的心中,却不自禁的起了一丝遐想,师父所说的地方,便是自己将来的家么。似乎,生活又重新充满了希望一样……

    顾颜将葛灵放在紫云圭上,以法术隔断了天风,缓缓向着朱雀城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葛灵躺在上面,只觉得如居锦衣玉榻一般,无比的平稳而又安然,父母皆在身侧,觉得一生之中,再没有此刻这样完满了。

    顾颜约飞了半日,便回到她临时所居的洞府之中,在这里,她与陈叠紫畅谈月余,彼此都引为知己。离两人分别,已过了一日,不知她是否已带着毕玄,回转青丘?

    顾颜将葛灵安置于一间石室之内,说道:“你二人自去朱雀城中,了结事务,回来于此地再陪她数日,等养好了伤势,再行分手。”

    葛根与碧萝又再向着顾颜拜谢,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别,飞向朱雀城中。

    等两人进了城门,便发现在这朱雀城中,居然有些与往日不同的气氛。

    硕大无比的城中,弥漫着一股冷厉而肃杀的气氛,连空中来往的修士都变得少了,每一个出入的修士都要受到盘查,而他们在城门,居然也受到了守门修士极为严厉的盘问,在说出身份,并取出令牌之后,对方仍然仔细的到城主府加以了询问,又用玉碟,刻下了葛根与碧萝二人的相貌,与所留下的玉册,一一加以印证对照,确认无误之后,这才将他二人放了进来,那守门的修士还多了一句话:“回到城中之后,立即交令,不要到处走动,不可生事!”

    葛根不禁奇怪,这朱雀城是方圆万里之遥,最为繁盛的通都大邑,散修们聚集的盛地,为何现在弄得一派紧张气氛?

    他们回城主府交了令,见到了那位名叫青元子的师叔,将任务回禀,青元子像是有事,只大概听了他们的回报,便说道:“你二人辛苦了,速速回所居之处,不可妄动,听候四城主的差遣。”

    葛根还想说自己准备离开朱雀城之事,青元子已不耐烦的挥手叫他下去,碧萝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,两人便无声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到了殿外,碧萝才悄声的说道:“你没看到你的那位师叔,对你颇为不耐么?显然城中必有大事发生,只怕我们两个,现在根本就不在他们的视线之内了。你来城主府半天,可曾见过四城主出现?”

    葛根一想,顿觉有理,“那当如何?”

    碧萝道:“反正事情业已交卸了,我们算是功德完满,在这城中再呆下去,也没意思,不如等到天黑,便趁机出城,与灵儿再相聚数日。便投往南海我那长辈的小冰宫去,在那里僻居参修,等着灵儿学成归来,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葛根素来情重。对这位妻子的话,便依她之言,回到自己的居所。

    他们入城的时候,天色尚是清晨,如今也还不到正午,离入夜还有好长一段时间,但他们回到了所住的院子。却发现这里早就人去屋空,本来的两个邻居全都搬走,只剩下他们这一个房间还算有人。

    而两边的街坊,也都户门紧锁,绝不出声,偶尔有一个人探头出外,见到他们两个回来,便如同是见了鬼魅一般的。飞快缩了回去。让两个人十分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而这时,葛根口中所说的那位四城主崔翘,正坐在自己的殿中。听着青元子的回禀。

    他沉思了片刻,缓缓说道:“你记得没错么,那个叫顾颜的,第一次来朱雀城,确实是到这个姓葛的人家去找人的?”

    青元子恭恭敬敬的点头,“回四城主,那个叫葛根的,是我的师侄,他妻子碧萝,本来是朱紫岛中人。却被他拐走了,引得那位段副岛主大怒,曾说过不管在何处见到他们,必要擒而杀之,后来他不知道怎么,居然请出了千镜岛那位谁也不认的主儿。从中说合,最终让段岛主给了这个面子,饶了他们的性命,只是远远的驱逐出去,终生不得踏入朱紫岛之境。随后,他们便生了个女儿,听说天生便具九阴绝脉,沉疴入骨,是怎么也治不好了。他带着妻女,四处求医,连修行都荒废了,与我们这些师叔伯们,更加疏远起来。也不知道这次,他何以打听到我的朱雀城,因而前来投靠的。”

    崔翘“嗯”了一声,便站起身来,“此事你做得甚好,暗中派人看好,不得将他们放走了,我这就去见大城主,你若做得好了,升你当一个八城主,又有何难?”

    青元子的脸上顿时露出喜色,他在这朱雀城中,身为几十位副城主之一,其实颇为难做,权柄远不能与七大城主相比,如今得了崔翘一言,便如闻纶音一般,躬身应道:“属下必不负所托!”崔翘满意的一笑,站起身来,便飞快的向着后殿去了。

    他转过了几道回廊,从后门出了城主府,顺着一条夹道走了片刻,眼前便豁然开朗,一座极高无比的白塔,直入云天,崔翘飞身而起,便落入那白塔的最高一层中去。

    此地名为通天塔,是整个朱雀城中最高的建筑,也是那位一手创立朱雀城的大城主,近些年来参悟潜修之所。

    这塔足有数十层,一层层蜿蜒向上,在最顶上,就只有一间通体以白玉雕成的石室而已,崔翘轻手轻脚的走到石室之外,便抬手敲击。

    轻敲了三下,里面便传出声音,“是老四么,进来。”

    崔翘推门而入,方圆数丈的石室之内,只有一榻,一几,一凳,一蒲团而已。

    在玉榻之上,端坐着一位老者。他身上穿着一件印着无数繁星的法袍,双目微闭,一双白眉几乎垂到了眼睑之下,脸上满是皱纹,层层堆积,似乎只是脸上神情的微微一动,便会抖出那经历数千载的风霜一样。

    他见是崔翘来了,便一伸手说道:“坐。”

    崔翘恭恭敬敬的坐在凳上,说道:“已有数月没有来拜见大哥,大哥可还安好么?走火失僵的下盘,可好些了么?”

    老者淡淡的说道:“也不过就是如此,我自上次参悟元婴大道,不慎走火入魔,阴气岔入**之内,以致三阳经络失调,这数百年来,一直不能痊愈,城中的事,多仗于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极为平淡的对话,却流露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,这位大城主,他当年晋级结丹后期,于此地手创朱雀城,千余年来,一直是这南海海域之中,无数散修的圣地,可就是这位当年曾叱咤风云的大城主,却早已经因为走火入魔,下肢瘫痪于此地,数百年不能动弹了!

    而崔翘的脸上,却丝毫没有露出半分有所轻视的表情,反而更加的恭敬起来,“大哥多言了。就算是下盘不能动弹,但以你那通天彻地的法术,又惧何人?我等正尽力为你寻找灵药,只要真气回复,下盘复生。那么就立刻能晋级于结丹圆满之境,在三位元婴之下,不作他人之想,就算是名震南海。杀人不眨眼的那位休宁岛主杜确,还有青丘那位神秘诡诈,莫测如狐的阮仙子,云台佛国的多罗佛陀,只怕都难与你相比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称赞的话,将三大元婴之下的高手几乎数了一个遍,可老者的脸上。却仍是不动声色一般,他淡淡的说道:“杜岛主与阮仙子,都是在我出道之时,即已成名多年之人,威名之盛,远迈于我,我如今伤势未愈,焉能与他们争锋?”他话中未尽之意。似乎也在赞同着崔翘的话,只要他伤势尽去,未必就次于所说的这几个人!

    崔翘道:“这些年来。我与二哥三哥,及众兄弟们,一直竭尽全力,为大哥寻找治伤之物,要想化去你体内三阳经脉中的阴气,只有紫金炎龙莲,或是传说中的噬魂之眼,才能见效,只可惜这百余年中,居然一点踪迹都没有寻到。我们在这朱雀城中。建立起无数的坊市,南来北往的修士众多,却没有一个是有风声的!”

    老者淡淡的说道:“也正是因此,你便与连家的人勾连,在那混元岛之上,做出了那样一番秘事么?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而微弱。轻飘飘的说出了这么几句话,像是连一阵风都能吹走一般,但崔翘却凛然而惊,他飞快的站起身来,当面跪倒,说道:“四弟鲁莽,请大哥责罚!”

    老者叹了一口气,挥挥手,让他站起身来,“你等心意,我如何不知?为我之伤势奔走,与连家联手,炼制噬魂尸,那便也罢了,可是你不该再动妄念,居然要去暗算青丘的那位陈叠紫,你知道青丘的那些女人,脾气古怪,她们一怒之下,雷霆天威,岂是我们能抵抗得住的?”

    崔翘全身的冷汗顿时涔涔而下,“原来大哥在这通天塔中,对于外界之事,却已尽知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长叹一声,“当年我们兄弟四人,于此地建这朱雀城,是本着要于这南海之中,立一番根基,就如苍梧的姑苏城一般,能在这南海之上,七大岛之外,为散修寻找一番净土,只是于夹缝中求生,着实不易,这些年来,在菡萏峰那些人的眼下,我们小心翼翼,不敢有丝毫的轻忽,那位林仙子,向来是孤高散淡之人,也不会对我们多加留心。难道,你们便连一点耐心都等不得么?”

    崔翘站起身来,他两只手紧紧的握着拳头,青筋暴起,沉声说道:“大哥所说,虽是老成持重之言,但当年兄弟四人,歃血盟誓,如今大哥却因走火,瘫卧在床,怎能不叫人忧心?如今在南海之上,风起云涌,数月之前,云梦之竹又已出世,我们若再不动些手段,只恐几十年后,南海便不再闻朱雀城之名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低声说道:“虚名如此,对你等便真的那样重要?”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“不管怎样,你与连家联手,难道你就知道,那连文清就是一个善类么?你要知道在他的身后,站着的是八荒居士,那位纵横南海上千载,杀人不眨眼的老魔,他一怒之下,朱雀城焉能与他争锋?”

    崔翘道:“我与连兄,当年在苍梧曾有数面之缘,彼此投契,他来到南海,未至千镜岛,便先来寻我,将炼尸之地,择于混元岛,也是听我建议而得。他在这南海之上,举族而迁,便如无根的浮萍,千镜岛虽是他的依靠,但实力太强,反而不能让他放心,不如我这样平等合作的关系,反而来得更加牢靠。若他的噬魂尸炼成,辅以大哥你那一件至宝,两家联手,难道我们就不能在七大岛之外,另立势力?”

    老者低垂双眉,淡淡的说道:“你们三人这次,是早就做好了准备。反正这些年来,城中大事,皆是由你三人作主,也无须问过我。只不知道,你们到底要如何行事?”

    崔翘恭恭敬敬的低下头,说道:“难逃大哥的慧眼,只是我与二哥三哥商议,不敢在事前惊扰大哥,平添忧绪,如今混元岛,已被陈叠紫那个小丫头,联同她那位朋友顾颜扫平,只不知道噬魂尸与万法宝轮,都落在了谁的手中。我们打算兵分两路,二哥与三哥,去路上伏击陈叠紫,而我则在朱雀城中,对付那个叫顾颜的女修。只是还要请大哥相助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老者忽然间睁开双目,一对眸子中,忽然间发出了耀目的精光,随即又飞快的敛去,“我只是一个没用的老头子了,你若有什么要求,便请说。”

    崔翘躬身说道:“听说那女子身具先天火灵,擅长控火之术,因此,想借大哥的朱雀环一用。”

    老者缓缓说道:“我这朱雀环,虽也具前古至宝之名,但只是后人仿炼所至,无论威力造化,都远不能相比,未必能制先天火灵。”

    崔翘眉头一皱,刚要说话,老者又道:“不过既然你要此宝有用,便拿去好了,只是不能损毁,记得终要拿回来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伸出那只五指细长,枯瘦如鹤爪一般的手掌,从玉榻之下,摸出了一个赤红色的玉环来。

    这只玉环雕刻得极是精致,晶莹剔透,薄薄的一层,里面像是有一股液体在自然流传,奇异的是,在玉环之内,似乎有一只朱雀,正在里面不停的游动,循环往复,无止无休。崔翘接过来,便觉得触手温热,似乎里面正有一股热流,在通过那只朱雀缓缓的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他将玉环收在怀中,又躬身道:“多谢大哥,我这便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忽地又伸手叫住他,“你派老二和老三去抓青丘的那个小姑娘,究竟准备怎么样?”

    崔翘站住身形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“那个小姑娘,身具青丘的妖狐血脉,为天生的妖灵之体,若能擒至城中,与我结为双修道侣,那么我所修习的乾元宝诀,便能够更上一层楼,说不定能像大哥当初一样,晋级结丹顶峰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老者轻叹一声,“以老二和老三这两个人的手段,出其不意的秘伏,想拿下那丫头,也不是什么难事,只是此事若走漏风声,紧跟而来的,便是青丘无尽无休的报复,那时候,你们便等着承受那些女人的怒火。青丘一怒,雷霆天威,远非常人想象啊,你要知道,那些女人的手段,并非常人可比,尤其是那位阮仙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眉头有些忧意,像是想到了什么极为古老的事情一样,又缓缓开口,“你一个人于城中,伏击那名姓顾的女修,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崔翘露出一个微笑,“若在海上相遇,或许会让她遁逃,但在这朱雀城中,有朱雀大阵镇压,又有这枚朱雀环相助,若我再让她跑了,那么我也不用再行修炼,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。”他不欲多说,向着老者一礼,便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这位大城主看着崔翘的背影渐渐远去,低声叹道:“这些年,四弟的胆子变大了,也难怪,当初我要是有和他一样的胆气,或许也不会沦落到如此之境。只是希望,他们不要弄个烂摊子,最后再让我来收拾。别忘了,这朱雀城是谁家天下!”

    他忽然间睁开双眼,一对眸子中精光四射,将本来覆在双腿上的毯子一掀,便飞快的站起了身来,枯瘦而高大的身躯,几乎要将这石室的上壁顶破。

    原来这位因走火入魔,双腿残废的大城主,不知何时,已经完全复原,伤势尽去,而这件事情,整个朱雀城中,却没有一个人知道!rq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