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26章 抢人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毕玄这才发现,他上了这两个女子的圈套,他把连家大半的机密都说了出来,但最后,还是没有收到一个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陈叠紫这时已笑嘻嘻的说:“顾姐姐放心,只要他落入我们之手,以我青丘的手段,必能十倍百倍的还报回来。”她一挥手,数千道白色的寒芒已从指尖上射出,刺入毕玄全身的所有窍穴之中,将他的经脉与灵气全都封死,随后又以绳索将他捆住。毕玄知道此行必会无幸,索性也不争辩,闭目待死。

    陈叠紫说道:“连家来到南海,他们所习的功法,与我青丘天然相克,大大不利,这件事,我要回报给阮师姐知道,我这次押着他,即刻返程,便不能再与姐姐盘聚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知道此事甚大,也不留她,只是道:“可需我护送?”

    陈叠紫摇了摇头,傲然的说道:“在这岛上荒僻之地,也就罢了。可硕大的南海之上,我青丘交游无数,我不信真有人敢来困我!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那也由得你。既如此,你便走罢,我将此地料理干净了,也就回转朱雀城去。”

    陈叠紫是爽朗之人,她拱手作别,便带着被制住全身,毫无反抗之力的毕玄,破空而去。至于岛上那些连家的弟子,在方才一场混战之中,大半受了剑光的波及,或已身死,或受了重伤,只剩下一口气吊着,顾颜也就不去管他们,让其在这岛上自生自来好了。有一小部分已经逃散,也就懒得去追,她飞到空中,看到这数百万的兽尸,饶是她当年猎杀妖兽,也毫不眨眼的性格,这时也不禁有些触目惊心。一扬手,五色火灵便飞出来。硕大的火焰向下一压,将这百万妖尸,全都焚去。让这山谷回复了往日的清静,随后她便飞身远去。身形飞快的消失在了天际之后,将这混元岛远远的抛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顾颜此行,可算是收获颇丰,她虽未成功的收取到那只飞天夜叉,但取了万年地心之火凝炼的太乙庚金,对自己的玄天剑阵大有裨益,已经算是不虚此行。而连家人费尽二十余年的心思。凝炼出来的那只万法宝轮,虽然此时尚残破而不得用,但顾颜也将其收取,以备它日或许有用。只是连文清背后的那个人,还是让她有一些余悸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没有心狠手辣的将那些弟子们全都杀掉灭口,也正是知道

    这与在苍梧的时候不同,那里的元婴修士高高在上,维持着一个表面的平衡。通常不会对结丹修士出手,而这里却是身在南海,顾颜自知自家的事。就算她有无数的机缘,进境远胜同侪,但若元婴修士想对她全力出手,她是万万没有办法与之相抗的。因此顾颜已经决定,回到朱雀城,带走葛灵之后,她就要退居大荒,从此闭关炼宝,不问外事,等待着能够重回苍梧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这次在凤凰台潜修十九年。又于云梦泽中秘修了三载,她觉得结丹后期的境界已到,可以开始着手准备再进一步,冲击结丹大圆满,最终结婴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顾颜自有心理准备,这必将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。尤其自己在先前的修行过程中,进境过快,虽然在玄都秘境之中,她强行压抑了修炼速度,将心境稳了下来,再与寻常的修士,仍然不足,因此,她在炼宝之余,要进一步的凝炼问天录,修炼心境,然后炼制返虚丹。

    如今她已有结天丹在手,若是返虚丹能成,那么凝结元婴,便又多了三分保障。也正是因此,葛灵身上的阴冥之火,她绝不可失。

    至于在身上的那棵云梦之竹,在朱雀城外听那两人所说,这上面聚着一个极大的秘密,但此刻的顾颜却并不心动,机缘遍布天地,纵横无数,焉能全部取之?它日若有机会,能重回南海的话,再去一探云梦泽之谜吧!

    她摧动金雷羽,全力回驰。这混元岛与朱雀岛相隔,不过数千里之遥,以她的飞行速度,只需两三个时辰可至。而以她的身形之快,在这茫茫海面之上,虽也有修士来去,却只见到一道金霞追云掣电一般的飞走,连人影都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而她仗着这金雷羽,更是可以凌驾于数万丈的高空之上,不惧天风吹袭,在这一刻,她才真正觉得宁封子以上古秘法所凝炼出来的这件法宝,实在是有惊天彻地之威。只是可惜,为了隐藏她在云梦泽的形迹,这六对羽翼却不能以之示人。

    她放眼四周,所有修士都在她的脚下,忽然间,有一道人影,从她的对面而来,两者极快的交错过去,一眨眼的功夫,便只能见到一个背影而已。

    但顾颜的眉头一动,却忽然间停住了脚步,她一转身,便飞快的向着那人追去。手指轻扬,一道金霞已将那人罩住,喝道:“停步!”

    前面一对男女愕然的转头,看到顾颜,脸上又惊又喜,全是不敢相信之色,忽然间飞快的冲了过来,喊道:“女仙请救我女儿性命!”

    那一对夫妇,正是葛根与碧萝两人,他们两个这时满脸惶急,神色慌张,似乎连手脚都不知放在何处。

    顾颜一皱眉,“你们不是出去办事了么,因何如此慌张,你女儿呢?”

    葛根手指都有些发抖,几乎都说不出话来,还是碧萝较为镇定,她上前轻轻的福了一福,才说道:“顾仙子,我夫妇本是奉城主之命,出去办事,因不放心,将灵儿暂带身侧,因记挂着仙子之约,因此完事之后,匆匆返城,但在途中,遇到一个女子,她说灵儿是天生的阴灵之体,要将她带走,凝炼某种秘法,我夫妻无奈,只得回来求救。”

    顾颜皱眉道:“我与你夫妇的玉碟,难道没带在身上?”

    那面玉碟,还是当年沈梦离所赠,被顾颜炼化了其上的煞气之后,便成为一件传音之宝,顾颜因怕自己在寻访螭灵之血的途中。出现什么意外,特地留于他二人传讯之用。

    葛根叹道:“那女人一出手就将我们困住,不由的便将灵儿掳走,我们上去拼命。被她以不知何种法术所召唤出来的秘术,将全身的法宝尽都毁去,一丝也未剩下,那玉碟也同时毁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的有些不愉,“你女儿身患九阴绝脉,这是何等的大事,不好好的在城中等候。偏偏又横生枝节,算了,掳走葛灵的人,去了何方?”

    她不等二人分说,一扬手已将紫云圭召出来,“你二人上来,与我带路!”

    一道紫色光幢护着三人,飞快的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的顾颜。心中不禁微有懊悔,她不应该在那里等着葛根等人归来,应该一早便前去寻访的。葛根身具九阴绝脉。而更奇异的是,她身上的每一种灵根,俱都不全,是天生的阴灵之体,顾颜借她的九阴绝脉,凝炼阴冥之火,事后将她的伤治好,这是两相便宜之事,但若有心存阴毒之辈,强行于体内。将她的神魂抽离,以其极阴极寒的精血,去凝炼法宝,那么对葛灵而言,就真的是比死还要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身具阴灵之体的事情,被九阴绝脉所遮挡。极难有人能看出来,就连朱紫岛的那三位副岛主,当年都没有看出来,否则大概不会放这夫妻一家离去。只是顾颜神念远超常人,又有朱颜镜在手,这才能够窥破玄奥。但是没想到,只差了这么几天的功夫,便会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葛根这时早就悔得想要一掌拍死自己,他来到朱雀城中,暂时安身,没想到旧日的师叔,却也不像先前那样讲同门的情谊,让他必须在城中领执,否则便不能居此城,他以为顾颜此去,寻找螭灵之血这样的奇物,没有三年两载,必难回转,再加上爱女心切,因此不管何时,都将葛灵带在身边,没想到今日遗出此祸。

    碧萝知道他的心意,握着他腕脉的手指微紧了一紧,两人神色显是颇为黯然,在心中早就不敢起的那个念头,似乎终于要有了结果,没想到又飞来这样的横祸。

    葛灵被劫走的地方,远在朱雀岛之东千余里,顾颜的紫云圭速度,毕竟比金雷羽尚差,当她飞到那个地方的时候,早就人迹杳然,顾颜招来周围的修士询问。那些修士见有结丹后期的女修相询,都不敢应付,恭恭敬敬的答了,也有人曾亲眼目睹那女子抢人之事,却没一个人知道,后来是向何处去了。

    葛根呆呆的站在那里,忽然间蹲了下去,用双手紧紧的捂着脸,泪水便无声从眼眶中流下。

    顾颜道:“大男人哭哭啼啼,成什么样子,你二人闪一步!”

    两人飞快退到她的身后,顾颜足下加力,紫云圭飞快的冲上了数万丈的高空,随即她一扬手,已将朱颜镜取了出来,在空中一展,顿时无比耀眼的光芒飞快的向着四周散去,毫光几乎普照了大千世界。方圆千里之内的情景,几乎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这就是朱颜镜身为当年诸天宝鉴时的无边法力!

    当年天音主人掌朱颜镜,遍查大千世界,十万里归墟海,无不在诸天宝鉴的掌控之下,顾颜虽无他那般的法力,但她以朱颜镜,遍查方圆千里之内有阴气之地,却别具奇效。

    果然在镜面之上,这时她已见到一丝黑线,在飞快的向着远方而去,似乎很快便要逃脱于朱颜镜的掌控之外。

    顾颜心中微讶,看那方向,居然是向着混元岛而去?自己是走得早了一步,否则的话,两人说不定能撞个对头。她心念一动,紫云圭便随之摧动,一道紫光如电,飞快的向着回程之路冲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顾颜丝毫不再掩饰自己的速度,她于数万丈的高空之上,肆意纵横,方圆数里内的修士都为之趋避,而她手中的朱颜镜上,却始终指示着那个人的方向。

    而这时的葛灵,她紧闭着双眼,听着天风在自己的耳边回荡,心中不禁有些恐惧,这还是这个尚未长成的女孩儿,头一次脱离于自己父母的怀抱之外。

    而正用手臂挟着她,以极快速度向前飞行的女子,这时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心意,冷哼一声。“你想着那两个没用的父母,会来救你么?我是看在你的份上,饶他们一命,若他们敢回来。就少不了魂丧神飞的下场!”

    这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长服,眉目凌飞,杀气逼人,而她所看着葛灵的目光,则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**与激动。她是怎样的难得,居然能够遇到一个天生阴灵之体!

    若非她这次因有要事,特地带上了师父所赐的炼神玦。也不会发现在葛灵身上九阴绝脉的隐藏之下,还藏着一个阴灵之体。

    九阴绝脉已是万中无一,像她这样身具两者之人,更是穷尽亿万,也不一定会有一个,她在心中不禁微叹了一声,若是能将她的九阴绝脉治好,以其体质。必然是极佳的修炼炉鼎,只可惜,现在要被自己拿去祭炼法宝。而她的性命也将就此不存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她又欣喜起来,回去将此女献上,是否便可得师父的一丝青目?

    葛灵紧闭着双眼,周围的天风猛烈,刺骨如刀,重重的刮在她的身上,让她感觉这个身体像是不属于自己了一样。只是这与平日里九阴绝脉发作时的痛苦,却又不能相提并论了。在先前,她曾经不止一次想过要悄悄结束自己的生命,以免父母因此而日日伤心。只是却终究下不了这个狠心,那么现在,是不是到时候了呢?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时在她的心头,却忽然浮现起了只见过一面的顾颜的身影。这个看上去和蔼可亲的姐姐,只说了几句话。便似乎是给了自己无穷的信心一样,只是不知道,她们还有再相见的一日么?

    葛灵紧闭着双目,她觉得那股寒意,已经慢慢漫上了她的脖颈,让她出现了幻觉与幻听,似乎朦胧之间,顾颜正驾着法宝飞快的赶来,她凄然的一笑,“终究是不行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而这时,她却感觉挟着自己的那个女人,不知何时,已经停下了脚步,在耳边,清晰的传来了顾颜的断喝之声:“前面之人,请留步!”

    她欣喜的睁开眼来,原来这不是幻觉,那个姓顾的姐姐,真的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追到了自己!

    顾颜全力催动紫云圭,于这片刻之间,连追了数千里,终于在离混元岛五百里的位置上,将葛灵追到了。在她身后的葛根夫妻,不禁喜极而泣,而顾颜这时,却只是凝神望着眼前的这个黑衣女子。

    从这女子的身上,散发着一种极为独特的邪魅气质,似乎是又显得极为高孤,有些凌风绝世,不屑于人的意思,而她的目光之中,所流露出来的,是那种漠视于生命的寒意,让顾颜见到了都不禁为之一凛。

    这时黑衣女子已道:“你是何人,为何拦住我的去路?”

    顾颜朗声道:“苍梧修士顾颜,未请教阁下姓名?”

    女子冷冷的道:“我是千镜岛裴明玉,奉师之命,来这海上负有要命,你因何阻我?”

    顾颜心中一凛,原来她就是千镜岛中人!

    千镜岛八荒居士,于南海之中,位列三大元婴之一,据说他虽不似林子楣孤高绝世,也不像朱紫岛那位云紫烟长年潜修,远避世人,但他的脾气却最是古怪,喜怒无常,做事全凭好恶。看顺眼了的人,不管怎样的凶恶,也都引为知己,行事更是心狠手辣,狠决无比。

    顾颜曾听陈叠紫说过,千镜岛之下,门人弟子无数,触角远布南海。他的大弟子名叫裴炎,有一妹,大概就是眼前的这位裴明玉了。

    她略一思忖,便说道:“你所挟之人,是我的旧识,能否给我一个面子,放了她如何?”

    裴明玉愣了一下,像是听到了什么无比好笑的事情一样,不禁大笑出声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脸色忽然间转冷,声音像是挂上了亘古难化的寒冰一般,“我千镜岛人行事,就算是菡萏峰和朱紫岛的人,都不敢有人出来置喙,你算是什么东西,敢在此地拦我的道路?”

    她冷冷的说道:“此女天生阴灵之体,我要将她擒回去,献与师尊,你若识相,便速速离开,休要纠缠,否则,这南海便是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眼前这位裴明玉,算是顾颜来到南海之后,所遇到的最为嚣张之人。她轻叹一声,终于还是避免不了要出手么。

    只是葛灵,她必欲得之,就算是没有九阴绝脉,现在的顾颜,对这个小姑娘,也不禁起了一丝的怜惜之意。再加上她要炼制返虚丹,非须阴冥之火不可,反正她来南海不过数月,已先后和云台佛国及朱紫岛都结了过节,也不怕再多一个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心中忽然想起,这混元岛上,已经相当于连家在南海的根基所在,却被自己与陈叠紫两个人挑了,毕玄口中曾说,连文清所依靠的背后势力,每半年来一次混元岛,方离开不过几日,难道这千镜岛,便是连文清在南海依靠的背后势力?若他有八荒居士的公然支持,那么便真的可以在南海横着走了。

    她主意已定,露出一丝微笑,淡淡的说道:“我虽不是南海之人,也知天下间的事情,终不过一个理字,你所挟之女,是我新收的弟子,我焉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带她离去?若不放下,那么你我之间,难免一战!”

    裴明玉一愣,以她的慧眼,再加上其师所赠的炼神玦,自然可以看出,葛灵身怀九阴绝脉,又是天生阴灵之体,在修行之上,便是完完全全的废材,就算是有人以天纵之才,能将她身上的九阴绝脉治好,但阴灵之体,每一道灵根都有缺损,这是先天之缺,无法补全,修炼起来,已非事倍功半的事情,而是耗费十倍的力气,也不得如常人一成的修为。眼前这个女人,居然说这是自己的徒弟?

    她只觉得甚是好笑,“你说得好听,也是想以她天生阴体,拿来凝炼自己的法宝吧,何必说得如此冠冕堂皇,你若要和我抢,放马过来便是!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我既说她是我的弟子,自然便是,顾颜一生,从无虚言,你既不交人,那么就动手吧!”

    她足下轻轻的一点,人已经由紫云圭上飞身而起,金雷羽无形而动,如一只大鸟般向外扑去,同时口中喝道:“你二人在此等着!”

    为免殃及池鱼,她以紫云圭,将葛根夫妇二人护住,随即,她手中太阿剑已出,数丈之长的金芒闪动,向着裴明玉飞快刺去。

    裴明玉对顾颜,开始并没有多少重视之心,虽然也看出她是结丹后期的修为,但在这南海之上,元婴虽少,修至结丹后期的修士却并不少见,可是这些人中,又有几个能够臻至圆满,再至最终结婴?每一个关卡,都剩下不足百一之数。而以顾颜这样一个在南海籍籍无名之人,以她千镜岛得意弟子的身份,自不放在眼下。

    可顾颜太阿剑一出,她双眉之间便陡然而动,那一对斜飞入鬓的长眉,如凝成一柄极为锋锐的利剑一样,在这一刻,她已感受到,于顾颜剑锋之上,所传来一层层的杀气。微讶道:“好强的剑意!”

    千镜岛的修行,偏于散修一脉,所学庞杂,于剑道也有修习,而面前的顾颜,分明不是一位剑修,可她剑气逼人,却能够带出如此之强的剑意。

    裴明玉自然不知,顾颜在洗剑池白沙滩中,所领悟出来的千重剑意,融于太阿剑之上,在这几次搏斗之中,已掌握得愈加圆熟起来,千层剑意于这一刻,同时施展出来,周围的所有灵气顿时被她这一剑锁住,劲风无声而动,极为强大的压力已向着裴明玉袭来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