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17章拍卖大会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崔翘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,他方才训斥穆仁,本来也是在陈叠紫的面前摆一摆威风,却没想到顾颜这位结丹后期的修士,居然会为穆仁这样一个小角色出头。

    他为人深沉,虽然身为城主,但看到顾颜的修为,却也不愿意轻易动怒。这时陈叠紫却轻轻的击了击掌,笑道:“这位姐姐说得甚好。阮家师姐总和我们说,青丘一脉,为上古神族,绵延至今,并非什么诲不可言之事。如今人天分野,修士当道,对此避而不谈,与掩耳盗铃何益?再者修士与灵兽之间,本也无非弱肉强食而已,以人力强行干预,岂是所为?”

    她清脆的声音一字字吐出,便如银珠落涧一般,极是好听,配着她那漆黑的双眸,灵气十足,让人一听,便生出十分的亲切之感。

    顾颜不禁笑了起来,她倒是没想到这位陈叠紫如此的好说话,而所说之语,也与自己甚是相投。

    这时陈叠紫已说道:“崔城主,我便向你讨个情,不要难为这位修士,放他离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崔翘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,在这朱雀城中,谁不知道他已将陈叠紫视为自己的禁脔,可是如今这女人,却当着外人的面与他难堪。“

    只是他城府甚深,脸上并不动声色,只是挥挥手叫穆仁离去。

    顾颜挥手将他唤住,笑道:“劳你半日带路,颇为不安,这个算是赠你相酬之物了。”她轻轻一扬手,一个红色小玉瓶便落到他的手中。这是顾颜秘传的养气丹药,于筑基修士颇为合用,她身上有一大堆,曾留给碧霞宗的弟子使用。

    穆仁接过之后,不敢多言,千恩万谢的去了。

    崔翘站在两女之间,忽然觉得有些尴尬,这时顾颜一抬头,她忽见天空中有一道剑光飞过,心中不禁一动,说道:“我似乎有个朋友来此,容后再叙!”她飞身而起,背后的金雷羽无形摧动,一道金霞簇拥着她飞快远去。

    陈叠紫看着她的背影,微露惊讶之色,“看她的身法,莫非是来自苍梧的玄门弟子?”

    顾颜摧动金雷羽,以极快的速度冲上了天空,以极快的速度,向着剑光所至的位置,飞快冲去,其势迅若奔雷,只是一眨眼的工夫,她已经冲出了朱雀岛外数百里之遥。

    可是她停于原地,放眼四顾,却发现刚才那道剑光早已渺然无踪。

    她心中微感诧异,在方才,她偶然抬头之间,见到天上飞快而过的那一道剑光,居然与藏剑山庄的法门极为相似,而让她的心中一动,难道说苏曼箭或者她的同门来了这里?

    在洗剑池中,她身陷凤凰台,无奈之下传送到南海,心中实有大堆的疑团未解,欲向苏曼箭寻求答案。

    只是这道剑光,在天空中只是飞快的隐现了一下,若非她的神念强大,甚至都没有捕捉到这丝剑光的踪迹。而她以金雷羽之速,可以说飞行之快,几乎不下于元婴修士之速,但飞到天空之中,却杳然无踪。

    她愣了片刻,这时空中来往修士仍然络绎不绝,有人见顾颜驻足不动,便停下来相问。

    顾颜问了几个人,都无人看到于天空中倏忽而来的那道剑光,莫非自己真的看错了人?

    她愣了片刻,才发现已经离开了朱雀城数百里,现在就算是回去,陈叠紫想必也不在了。这倒让顾颜心中颇觉遗憾,她平日里独来独往,相得的朋友甚少,如林梓潼等人,随着她修为渐涨,现在已只能作为晚辈相处了。她在苍梧的朋友,算起来,也不过就是苏曼箭及方硕而已。今日所见的陈叠紫,感觉颇为投缘,只是可惜,今日缘悭一面罢了。

    既然寻葛根不至,顾颜也不想再回到朱雀城中,她准备去朱雀岛之外的小岛驻足,潜修数月,等待葛根回来。毕竟今日那番话,说不定隐隐的将崔翘得罪了,虽然顾颜不惧他,却也不想平白的招来麻烦。我自己离开你的地头,你若再来找我的麻烦,便是故意生事,那时就别怪我无情。

    她在朱雀岛之东三十里,寻了一处小岛,那岛大概只有数里方圆,平日里极为荒凉,向无人烟,顾颜随手在上面做了些布置,在那里安心的停驻下来。一到白天,她便在空中四处飞行,一面观赏周围的景色,另一面,也是想打探一下,看那一天,自己所见到的剑光,是否真的是眼花了。

    倏忽之间,十余日已过,来往的修士,顾颜多有问询,却没一个人说曾经见过当天那一道剑光的,顾颜不禁自嘲的一笑,或许是日有所思,于眼前成了幻境吧。

    这些天,她也打探出了一些,当日云梦泽的情形。那一天五大势力齐聚,却被一个外人抢走了云梦之竹的事情,如今早就在南海之中,传得沸沸扬扬。听说无论是林子楣还是朱紫岛的那位紫烟女,都为此而大为动怒,将门下弟子很是斥责了一番。并且联名发出了严令,在南海之中,通缉那位身具妖兽血脉的女子。所悬赏的数额极高,听说如果能有提供线索者,还可以拜入这三大门派之下,成为亲传弟子,一时间惹得南海之中一片沸腾。

    不过数月之间,所有人合力,几乎将整个南海都翻转了过去,却没一个人找到那“妖女”的下落,大概谁也不知道,当时的始作俑者,如今正在朱雀城,这个散修来往络绎不绝之地驻足。

    顾颜也感到十分的奇怪,她虽不知道锦绣云光是什么,但想来应是一件鉴形显迹之宝,但为何会在自己身上,照出来妖兽的气息,还如何确切的认定,自己就是妖兽血脉?

    是因为那只蜃魔王魂的缘故么?

    想到自己在云梦泽那个神秘之地,居然潜修了数年,顾颜的心中,就不禁的有一丝异样之感。她于凤凰台上,传送至云梦泽,如今又得到了云梦之竹,似乎这一切,冥冥之中自有天数,要让自己做些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没有想过,去寻找云梦泽中的那座神秘洞府,只是当此之时,她若敢稍露形迹,早就被南海的各大势力一拥而上,吞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。因此这个秘密,暂时便只有深深埋藏在她的心底。

    离她来到朱雀城,已过了半月有余,这一日,顾颜正于洞府之中打座,忽然间感应到外面有几股极为强大的气息临近。

    她眉头一动,飞快的站起身来,就觉得已有人到了自己所布的禁制之外,随即便举步而出。

    她刚一出了洞府之门,便听到外面有疑惑的声音:“此岛何时驻足有人?我们在此地举行过数次野市,都是荒凉无比的啊?”

    顾颜在岛上所布之禁制,只略具其形,昭示此地有人而已,外人并未立即闯入,也算是有礼,她便说道:“苍梧修士顾颜,暂居于此,不何……”她一抬头,便是一愣,站在岛上不远处的,正是那日在朱雀城中,曾匆匆一晤的陈叠紫。

    她穿着淡青色的衫子,脸上微微带笑,映着背后正于海平面上升起的朝霞,整个人如朝露明珠,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她见到了顾颜,也不禁一愣,随即便欢喜道:“这位姐姐,原来你隐居在此地?我后来曾在朱雀城中,找过你的踪迹,可惜并没人知道你的名字,包括那位姓穆的在内。”

    她抿唇轻笑起来,顾颜也不禁微笑,她连穆仁的名字都知道,大概是真的曾打探过自己消息的了。想到此处,心中不禁微有歉意,说道:“我那些言语之间,对崔城主有所得罪,不欲再至朱雀城,免得有人为难罢了。”

    陈叠紫飞快的落下地来,笑道:“那是个俗人,理他作甚。听你自报家门姓顾,是从苍梧来的么?”

    顾颜便把自己杜撰的来历又报了一番,苍梧的经历自然不用隐藏,只说是在二十余年前,通过传送阵来此,后来立洞府于大荒,因寻人,在此地暂居。

    陈叠紫笑道:“原来是顾家姐姐,我从未去过苍梧,听说那里仙天灵地无数,修仙资源无比繁盛,可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与南海相比,倒也各擅胜场,只在人气较足吧。”

    陈叠紫一双妙目眨了眨,问道:“顾姐姐选在此地暂居,也是为了数日后开始的野市么?”

    顾颜讶道:“野市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陈叠紫不禁笑起来,“原来是误打误撞。”她便向顾颜述说详情。

    原来这野市,却是朱雀城的传统。只是一个小圈子内,几位修士间的私下交易,不过明路的。其中很有一些来历不明的奇珍异宝,陈叠紫是应她的一位师姐之邀,曾参加过一次,这次前来,也是数月前,接了那位召集之人的柬贴,柬贴上曾指示了位置,她今日便依样寻来。只是没想到如此荒僻之地,顾颜居然会于此临时立府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我与那召集主人,也算有几分熟识,顾姐姐若有暇,一同参与如何?”

    顾颜倒也颇有兴趣,她问了陈叠紫,所谓的野市,不过也是拍卖会的一种,只是这种拍卖限制的范围极小,非有熟人引荐,不能参加,但确实是有不少好东西。但也要留心,所买之物,说不定便会为自己招祸。

    她所处的荒岛,周围有着一条条的环形山脉,小岛便位于环形山的最中心,四周阴气极重,连妖兽都不在这里驻足,偶尔有修士从天空中飞过,也都匆匆离去。若非顾颜身具先天火灵,也不敢在此地久居。确实是一个绝佳的场所。她打定主意,便说:“如此便请叠紫多多引荐。”

    陈叠紫露齿一笑,“无妨,我去看一看,或许那位主人也该到了!”

    她飞身而起,掠到空中,便喜而说道:“来了!”

    在远处,一道墨色的光华,正追云掣电一般的自远处飞来,落到地上,显出形迹,却是一个穿着黑袍的大胖子。他光脸上的肉,恨不得便要有几十斤,整个人的身上,像是被一层层的赘肉堆积了起来,行走一步,都有沉重如山一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叠紫笑嘻嘻的一拱手,“多日不见,谢大哥尚还安好?”

    胖子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,“好个屁,这个样子能好吗?”。

    陈叠紫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还是这么胖,自然好不了。身上的肉若再不减下去,恐怕我那位曹师姐,便真的不会再理你啦。”

    胖子哼哼着说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,这是我本门独传的秘法,非待我将这一身赘肉练下去,不能结婴,我就不信,等我功法大成之时,你们那位阮仙子,不会允我的请求么?“

    陈叠紫抿着嘴笑起来,“你那什么功法,真是奇怪,练成了这样子,还要叫什么芙蓉小榭,当年名震天下、风流倜傥的小谢侯,居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谁能相信?”

    谢侯不禁白了她一眼,“你这丫头,惯会伶牙俐齿,莫再多言了,这人是谁,为何带个外人过来?”

    顾颜冷眼旁观,这位小谢侯,看上去也是结丹后期的修为,但以顾颜的神念所见,他所修的功法,颇有奇异之处,尤其是他身上所生的那一层层赘肉,像是把他的神魂,都包裹在一个厚厚的壳子里,就以她的神念之强,想要完全透进去,都会觉得有些费力。

    她见谢侯的目光望过来,颇有不善之意,便微笑道:“苍梧修士顾颜,于谢侯致安。”

    谢侯哼了一声,陈叠紫说道:“这是我新认识的顾姐姐,她刚刚才于此地筑城,说起来,我们要在这里开办野市,她才是真正的地主呢。怎么能不叫她搀一脚?”她又指着谢侯,笑嘻嘻的说道,“他姓谢,不是这南海本地人,据说先祖曾经在道魔大战之前,于苍梧大陆的某国中做过王侯,因此我们都管他叫小谢侯。”

    谢侯微讶道:“此地是万载阴煞聚集之地,你居然能在此地立府,果然有几分本事。”他面色稍虞,说道,“既是如此,便算你一个好了,规矩都知晓了吧?”

    顾颜点点头,按着刚才陈叠紫所说,这种野市,与一般的拍卖会并无不同,也是按照灵石叫价。而且众人都会以法术遮掩面目,不管卖出去的东西真假,也绝不能再找后账,事情一毕,大家便一拍两散,走人拉倒。

    谢侯这时敲了一下陈叠紫的脑壳,像是对自己的小妹一样,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我们要做的,虽不是什么大事,但也要行事机密,你突然的拉进一个人来,若不是知道你们青丘一族,天生有辩识人心善恶的异能,我怎能依你?”

    陈叠紫用手摸了摸头,笑嘻嘻的说道:“何必这样动气,大不了回头,我替你给曹师姐带封信好了。她在青丘的朱崖天墟之中,已闭关数十载,难道你不想念她呀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打打笑笑,似乎很是亲昵的模样,顾颜在一旁看着,也不禁面带微笑,这时在混沌空间中的宁封子忽然说道:“这胖子有些门道。”

    顾颜奇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宁封子道:“他身上所炼的法门,与当年我旧主人所炼过的一种法诀极为相似,我主人就是根据那套法诀,才创出了适合我们天生灵体的九转金身诀。唔,不过那种法门的名字,我有些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一动,问道:“你看他的身上,有没有妖兽气息?”

    宁封子摇摇头,“我用朱颜镜偷偷照过了,他确实如假包换的是人,并没有妖兽血脉。倒是那个小姑娘,她身上的血脉,似乎有一丝,来自于遥远的九色天狐。只是绵延至今,这丝血脉已经淡得近似于虚无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暗暗点头,难怪她们奉九色天狐为主,倒也不是虚言。只是这么多年下来,繁衍生息,还是人的血脉占了上风,将妖兽血脉压了下去,现在已一丝不存了。

    这时天空中又有几道云光落下,纷纷的落到小岛之上,共是三男一女。其中的一男一女,都是高高瘦瘦的个子,面色冷峻,脸上天然便带着一丝阴气,让人看上去颇有些不寒而栗。谢侯说道:“这两位,是远处金银岛主夫妇,在南海之中,颇有名声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,也都是自远处而来的,报了名字,顾颜并没听过,只点头为礼而已。

    谢侯抬头看了看天色,皱起眉头,“为何江仙子还不来此,难道是有些迟疑了么?”

    陈叠紫一愣:“小谢侯,你请了江无幽?”她本来笑吟吟的听着谢侯说话,但听到江无幽的名字,眼中顿时便露出了厉色。

    谢侯苦笑道:“小姑奶奶,你我固然得罪不起,难道菡萏峰我就能得罪起了?她托人给我送来书信,要参加我这次的野市,我哪敢拒绝?说起来,人家没直接找上门来,已经算是讲这南海的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脸色有些阴郁的少年说道:“算了,既然人尚不到,何必再等?”

    谢侯说道:“约的是今日辰时,已过了一个时辰了,既如此,那我就先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看场中的六人,说道:“除了顾仙子之外,大家都是老朋友,也知道规矩,我就不多说了。老规矩,一次一万起价。”

    他随后的从背后,取出了一个极大的包袱皮,就那样在身前的地面上一摊,顿时珠光宝气,光华璀璨,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不禁微有些失望,以谢侯的声势,如果只拿出来这些东西撑场面,那这种野市不参加也罢。

    谁知谢侯说道:“这些小玩意儿,是我平时搜集来的,走的时候,不论成与不成,大家一人挑上几件,算是我交个朋友。”随后,他才珍而重之的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盒,说道:“这才是今天第一件拍品!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挑,这野市之中所流出来的珍品,果然不凡,这位谢侯所拿出来的,居然是一小盒玄晶!

    这一小盒,怎么也要有半两重,以她在接天阁中,所见的那盒玄晶而论,仅以此一小盒的价值,便不在二十五万灵石之下。

    谢侯微微含笑的将其托在手里,似是浑不在意的模样,说道:“此物颇为珍贵,我也是千辛万苦才能得来。请大家出价吧。”

    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,身穿长衫的中年文士说道:“小谢侯,你就别卖关子了吧,玄晶这种东西,穷尽一生都未必能得到一点,你居然有这种门道,何不说出来,大家一起分享分享?”

    谢侯的脸色一变,“丁老三,这种话是随意说得的么,你失言了!”

    顾颜冷眼看着他,在开始谢侯介绍的时候,曾说他是南海之东,名叫阴灵岛的岛主丁参,看他的身上,果然带着一丝阴煞之气,比那金银岛的一对夫妇,更为厉害。在他的身上,似乎并看不出有什么法宝的痕迹,但于这些人之中,顾颜却唯独对他最是警惕。

    丁参被谢侯不软不硬的驳了回来,也没有多言,只是扬了扬手,“十万灵石!”

    他方将手落下,金银岛主也扬起了手来,只是言简意赅的说了两个字:“十五!”

    随后众人开始不停的叫价,将这价格瞬间便抬上了二十万去,只有陈叠紫与顾颜,都是在边上冷眼旁观,并没有参与的意思。

    陈叠紫微笑着说道:“顾姐姐,似乎并无出手之意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我非修五金之属,玄晶于我来说,用处不大。”她若想用的话,在混沌空间之中,还有两大块玄晶等着她呢。

    叫了两圈之后,还是那位丁岛主以二十三万灵石将其拍到了手中,其余人也并没有多言,谢侯笑嘻嘻的说道:“丁老三这次是大手笔,你将灵石交割来吧。”

    丁参冷着脸,从怀中取出了几个革囊,交到谢侯的手中,刚将那一小盒玄晶拿在手里,忽然间,天外有一道云光飞快而来,一个极为冷冽的声音说道:“何人在此地,出售玄晶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