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10章墨池黑沼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母蛛猝然遇袭,所中又是它身体上的最为薄弱之处,它的两只眼睛,直连内腑,这一下痛入骨髓,顿时大声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数万条足同时间向着空中扬起,将涵虚所下在它身上的束缚瞬间挣脱,地面被它一层层的翻腾起来,无数泥土飞扬到了空中。一根根的青云木被连根拔起,向着空中飞去。

    顾颜脸色神情凝冷如冰,双手控制着幻剑灵旗,将周围的地脉牢牢的定住,让其不产生一丝的波动。而这时,她的声音,已经在混沌空间之中,无声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封子,你拿我的乾坤袋出去,小心一些,不要被人家发现,给我把这些青云木,全都收了!”

    自从来到大荒城之后,早就在混沌空间里憋疯了的宁封子,极为欢喜的叫了一声,随即她便抄起顾颜放于空间中的乾坤袋,附身于其上,飞快的向外冲出。

    乾坤袋上,被顾颜施了障眼之法,无形的现于空中,自从顾颜到了结丹后期之后,她乾坤袋中的空间,也变得愈加的大了起来。放下几百棵青云木,似乎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下面的这些人,大概也不会想到,以顾颜的修为,还能够分身于其外,控制自己的法宝去收取青云木,在所有人的关注力都放在母蛛身上时,便让顾颜无形的捡了这个便宜。想到这里,顾颜不禁中出一丝微笑,有一个器灵的感觉,还是很不错的啊!

    无数的青云木飞入半空之中,宁封子控制着乾坤袋,大声的叫道:“都给本姑娘过来,我收,收,收!”不过是一个收取灵木的小小动作,硬是被她弄出了如同君临天下一般的气势来。飞入到空中的青云木,居然一棵不剩,全都被她敛了去。

    顾颜瞠目结舌的说道:“你弄这些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先留着啊,将来你可以用来盖房子。”

    顾颜翻了个白眼,不禁无语起来。

    在下面的三人,这时仍陷入与母蛛的全力搏斗之中。

    端木紫的神针显威,将母蛛的两只眼睛彻底戳瞎,但这种紫蛛,本来就不是靠双目辨物,它们以本身的触感和灵力感应,来识辨敌人。因此废去它的双目,并未让其反应有丝毫的滞涩,相反却彻底激发了它的凶性。

    它硕大的身躯,以不符合其体型的敏捷迅速弹起,周围的上百棵大树同时被它撞倒,就连身边所长那棵青云巨树也震颤一下,上万条足在空中飞舞,无数火蛇几乎要撕破虚空,以铺天盖地之势向着众人压过来。

    顾颜低喝了一声:“聚!”她手指划动灵诀,五面灵旗飞快的向着中央聚拢而去,一股无比巨大的压力,让周围的青云木几乎根根断折,从母蛛身上所爆发出来的火灵气,迅速被压逼到了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涵虚赞赏的看了顾颜一眼,说道:“果然厉害!”

    若让这母蛛的火灵气全部激发出来,将周围的灵脉全都挑动,那么想要灭杀它,非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不可,顾颜显然是对局势洞若观火,早就看出了这一点,事先预有防备,当母蛛一起势的时候,她的手段也同时使出,顿时便将周围的灵脉制住。

    端木紫这时口中飞快的打着唿哨,这尖利的哨声,似乎是控制傀儡的秘法,随着她口中所发出的声音,那两只傀儡凌空下击,双拳重重的凿在了母蛛的背上。

    这只母蛛的躯体,显然没有蜃魔王那样坚固,两只傀儡,四个如钵一般大的拳头,重重的凿进了它的后背,随后飞快的向上抽离,赤红色的血便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一股炽烈无比的气息瞬间传遍了四周,云萝那张大网已经当头洒了过来,端木紫低喝道:“当逆而取之!”她身形飞快的欺近,顾颜清晰的看到,于她的指尖,这时捏着一根细细的红色长针。

    针尖之上,闪着一点赤红色的寒芒,在母蛛仰头向天,大声嚎叫之时,那根长针,已无声的没入她小腹脐下三寸之处。

    这根长针,飞快的直没至底,只在外面留下一根细细的丝线,而母蛛的叫声,也随之戛然而止,硕大无比的躯体,就像是于空中僵住了一样,端木紫的手腕一翻,先前那柄短刃就已经出现在掌中,她伸手向下一划,便无声的于它的身上,割开了一条口子。随后她的右手便高高扬起。

    于她的五指之间,有无数道墨色的寒芒不停飞扬,将整个手掌全都护住,随后她手腕长伸,便从刚才所割开的这个缺口之下,将手一下子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云萝不禁赞道:“好一根定神针!”

    那只母蛛的头颅不停的微微摇动,但仿佛全身都被一股大力所困住,无法动转,端木紫那一根小小的长针,居然困住了它体内的所有经脉。

    端木紫的手臂伸进去之后,随即便飞快的又抽了出来,在她的两指之间,拈着一颗约有拇指肚大小,光华璀璨无比的珠子。

    这颗珠子通体呈赤红之色,散发出无数的火焰,在空中丝丝的作响,显然便是母蛛腹中的那颗火元丹。

    端木紫在一得手之后,便飞快的向后遁去,而这时母蛛才似乎脱去了束缚,爆发出了惊天动地般的一声怒吼。随即它的整个身躯,便飞快的委顿了下来,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再没有一丝的力量肆虐。

    云萝已经无声的出现在它的身前,在她的手中,拿着一杆如长戟一般的兵刃,在母蛛的腹部飞快一划,油门大开,无数赤红色的光华耀眼,她左手扬起金色小网,向内一抄,足有上千颗如龙眼一般大,火红色的光球,就这样被她抄在了网中。

    随着体内的虫卵流失,它躯体上的赤红色开始飞快褪去,而气息也渐渐的减弱,最后头颅一歪,便因全身的精气丧尽而死去。而躯体也飞快的缩小,最终变得只有寻常的紫蛛大小。

    顾颜看得分明,知道这便是那上千颗紫蛛的虫卵,作为紫蛛中的母蛛,它们的寿命极短,一生之中的使命,便只是将这上千颗虫卵孕育出来,随后它身上的精气也会耗尽,随之死去。

    这一只母蛛,居然得天地之幸,于体内生出了火元丹,如果不是被己方这几人打断的话,极有可能在生育小紫蛛之后,继续凝炼元丹,飞腾变化,成就妖身。只可惜,如今这一切尽归于尘土。

    她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涵虚,这位开始时曾正气凛然的居士,这时似乎已经忘记了先前所说过的话。虽然他的脸色十分沉稳,但顾颜却能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丝欲望来。

    云萝与端木紫,显然先前已有约定,那只网子一抄,她便将上千枚紫蛛卵,毫不客气的收入了囊中,这时顾颜忽然间心中一动,说道:“两位各有所得,这母蛛的躯体,不如留给我罢!”

    端木紫哼了一声,说道:“弃之可惜,留之无用,让你何妨?”

    顾颜微笑道:“多谢!”她随即将手一挥,便将母蛛的躯体收入到乾坤袋内,由宁封子无声的转入混沌空间。

    那棵青云巨树,这时仍高入云天,端木紫一扬手,便有两柄金色的大斧于空中抛下,落到她那两只傀儡的手中,喝道:“给我砍了它!”

    两只傀儡接过巨斧,一声不发的挥斧便砍。

    顾颜与涵虚,都从空中落下地来,涵虚淡淡的说道:“两位各有所得,应我的另外五颗菩提子,以及三粒往生丹,可不要忘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紫哼了一声,“自然不会少了你,三粒往生丹,足够你参透一重佛法奥妙了吧?”

    她又转头对顾颜道:“这次多谢你了,螭灵之血,我回岛之后,自会予你,现在暂且记下。请两位稍等,我令傀儡,砍了棵青云巨木,再行启程。”

    涵虚点头,顾颜自是无可无不可的,她自到一边调息打坐去了。顺便清理一下这次收敛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宁封子确实是个手紧的器灵,她一口气把飞到空中的青云木全都搜刮了,在混沌空间中密密麻麻,至少也堆了几千棵,也亏得是她以器灵之身,操控着乾坤袋运转如意,在混沌空间之中几次搬运,若换成了顾颜,可还真没有这么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眼前的青云木堆得如小山一样,她还是有些瞠目结舌,“这样多的木头,只怕盖一座宫殿也够了!”

    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我就在这里盖一座宫殿,也好找一找往日的威风呀。”

    顾颜顿感无语,她索性去看被收入空间之中的那副紫蛛躯壳。

    一直懒洋洋的其其,这时好奇的凑过来,把大头贴到躯壳上,嗅来嗅去,像是很想上去咬一口的模样。

    宁封子说道:“你呀,越来越狡猾了,看出来里面火灵气未尽不是?”

    顾颜微笑不语,宁封子又说:“它炼成火元丹,于气海之中化火灵气为丝,尚未吐尽,虽然火元丹被取走了,但灵气尚存,你又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顾颜哈哈大笑起来,却不答她。将神念由混沌空间中抽离出来,反而缓缓的向着那两只傀儡的方向移动,她极为小心的用神念,去查探那棵青云巨树。

    而她的神念刚一罩上那棵巨树,随即就吃了一惊,在巨树之中,像是有着无数的脉络,里面一条条的灵气,上下纵横,显露出无比的浑厚之气来。顾颜这一生之中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纯正的木灵气!

    顾颜是天生的火灵根,于五系灵根之中,她唯独缺木,对木灵气之属了解得不多,但毕竟见识是有的,这样纯正的木灵气,如果用来炼宝的话,必是难得之品。显然端木紫也看中了这一点,她不惜任何代价,也要自己这三个人,不与她相争。这紫蛛林中最珍贵的两件法宝,火元丹与青云巨树,便这样被她得了去。

    她又想到端木紫于一开始所说的无焰烬,若是与这棵青云巨树互相化合炼制,便是攻防俱佳的一件法宝了。

    四人在这残破不堪的紫蛛林中停了三天,直到两个傀儡,终于将这棵青云巨树连根斩断,被端木紫小心的收起,随后她才满意的一笑,说道:“此行多谢诸位了,本来已算完满,然我仍要去墨池黑沼中去取无焰烬,此行我除了无焰烬之外,所得其余之宝,皆不分润,任由两位取之,如何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固所愿也。”她起身道:“请端木仙子领路吧。”

    端木紫这时也变得内敛了一些,不再像先前一样盛气凌气,她与云萝两人走在前面,四人穿过了紫蛛林,向着这一整条环形山的最深处进发。

    云萝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紫蛛林,墨池黑沼,与地下的荒丘,是这大荒城中,最为凶险的三个地方,我们要取的无焰烬,便在墨池黑沼之中,得手之后,便抽身出来,荒丘便不再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颇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荒丘又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云萝笑道:“所谓荒丘,也就是大荒城的前身,由火山灰所积之岛的最深处,你听过青丘否?”

    顾颜点了点头,“七岛之一,自有所耳闻。”

    云萝道:“所谓青丘,是南海之东,最深处的仙山胜地,听说岛上所居的种族,都有妖兽血脉,天生法力强横,少有人敢惹他们,于七大岛之中,是最为神秘的一族。不过听说青丘的前身,其实就是在这荒丘之上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的“啊”了一声,青丘一族,在南海的边缘之地,听说很少参与南海之中的争斗,地位很是超然,而青丘一族的族人,听说天生就有调动天地的妖力,可以召唤风雨,驾驭妖兽。只是据说与千镜岛的关系,有些不睦。而那位高高在上的八荒居士,不参与元婴之下的争斗,只任由弟子们与青丘相争,因此倒也算是个争执不下的局面。

    但顾颜怎么也没有想到,青丘最开始,居然是建造在脚下的这座荒丘之上。

    云萝说道:“说起来,那已经是不知道多少万年前的事情了。这也是南海之中,飘忽无稽的传说而已,不一定当得真。据说这荒丘之下,是曾经青丘一族,一位大妖的诞生之地,他们引此为族中圣地,立殿而祭奠,后来地底的火山爆发,将整个海岛淹没,他们才迁族而走,移居到边荒之处的青丘。后来海岛淹没,火山灰于岛之原址堆积,又有修士于此地建城,才形成这新的大荒城。只是如今,连大荒城都废弃已久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世事如局,白云苍狗,变化莫测。”

    涵虚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!世间有为法,皆如梦幻泡影,女施主果然慧眼!”

    顾颜翻了翻眼睛,走到云萝的身前去了。她大概看了出来,这位涵虚居士,似乎转而对自己很有兴趣,颇想把自己拉到云台佛国之中。可惜,顾颜对这些修佛者,实在是一丝好感也欠奉。

    她们又不知绕了多少个圈子,终于到了这座环形山的最深处,在眼前,是一座极为广大,足有数百丈方圆的山坳。周围的山壁,全都呈漆黑的墨色,上面坑坑洼洼的,还有着不知什么人所刻的痕迹。

    顾颜仔细看了看,有些像是上古文字,但形似而意不同,她没有一个识得。便问道:“封子,这些字你可认得?”

    宁封子用手托着腮,“唔,我不太识得啊,这好像是我们那个年代文字的变体,某些字的含义已经不同了。”她指着那些文字,念道,“彼地,荒,金乌,射,御……”她念了一大串不知所谓的文字,说道,“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

    顾颜仔细的看向石壁,上面应该还有壁画一类的东西,只是已经被人为的毁去了,这时,她忽然感觉到,有一股极为浓重的阴气,正从地下传来。

    端木紫低声说道:“墨池黑沼,据说沟连海底万丈以下的阴煞之泉,每逢月朔之时,黑沼便会运行到这个环形山的最下面,也就是一月之中的阴气最重之时。我们要找的无焰烬,应该就在墨池黑沼之下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看,这时日头已经偏西,说道:“再有两三个时辰,应该便到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默默点头,在大海之上,月色变化,关系到潮汐起落,并非于陆地之上那么可有可无,就算是修仙者,仍然无法与自然之力相抗,因此,顺天而行,在海上似乎是一件无比自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时在端木紫的手中,取出了一个玉简,说道:“当年我有一位师姐,曾经进过墨池黑沼,取过无焰烬,这时她留下来的影像,请诸位一观。”

    玉简的光华投射出来,在空中形成一道无形的光幕,几人都看得很清晰,黑沼之中,其实是一片极为清亮的溪水,溪水之畔的沙滩,有着一层层的细沙,沙下又铺着如鹅卵石一般的东西。端木紫说道:“你们不要小看这条河,连通海底的阴煞之泉,冰冷刺骨,寒气逼人。没有阳气极重的护身之宝,不能轻进。不过那些石头,是一种唤作‘冰凝玉’的东西,于炼器颇有奇效,诸位可择之带走。”

    她脸色一肃,说道:“此次仍请涵虚与顾仙子护法,我入池中去取无焰烬,余者任你们取之,只是后路却要帮我守好了,否则莫怪我翻脸!等事成之后,答应诸位的,自会一一办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又不由自主的带出了那股凌人之气。

    顾颜别过头去,淡淡的说道: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随着众人说话之间,头顶的月色,已经不知不觉的升了上来,忽然间,她们脚下的大地,便开始飞快的震颤起来,端木紫喝道:“起!”

    四人同时向着空中飞起,随即她们便看到,在脚下的环形山,这时居然似乎在动,那一道道的环路不停的向外旋转着,将里面所围的山坳越扩越大,周围的石壁在发生着奇异的颤抖,忽然间一声爆响,无数的碎石向着空中飞起,大片大片的泥土向着上面翻起,一条条银色的水箭向着天空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站在空中的众人,同时感到了一股冰冷彻骨的寒意,顾颜对这种气息最是敏感,她的全身不禁一抖,火灵无声的布于经脉之中,随即众人便看到,在平地之上,已经露出了一条地上河。

    这条河绵延着向地底延伸而去,漆黑而深邃,不知通向何方。端木紫喝道:“走!”她飞快的落下,不知何时,于她的周身,已经升起了一个火圈,顿时将那股寒气驱散。三人紧跟着她,鱼贯而入,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这条地上河所开辟出来的河床,显得无比的狭小,只勉强能够容一个人通过,在周围的泥土之壁上,顾颜清晰的看到,全是一层层黑色的泥土,闪着冰冷的寒光,像是能将所有人都吞噬进去一样。难怪此地名为“黑沼”,或许便是因此而得名。只是那“墨池”,又是为何而叫?

    那条地上河中的水,呈现出无比耀眼的银白色,于黑暗之中,自行的发出光华,汩汩的水声不停于地下回荡,果如端木紫所言,顾颜看到了在河床之下,有着一层层形如鹅卵石的东西,那便是她口中所说的冰凝玉了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用来布阵,似乎尚有奇效,顾颜也便不客气的一路收取,把乾坤袋装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这条河绵延而入地下,不知道有多少丈深,顾颜只觉得在地底又转了无数个弯子,忽然间,她觉得眼前,正在开始慢慢变得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仅能容一人通过的狭长地道,已经变得有丈许之宽,在四壁之上,生出了一层层约有数寸长短的枝枒,还有一条条的藤萝,上面都生着极为细小的倒刺。云萝低声道:“小心!这是此地生长的阴煞之藤,若被缠上,如附骨之疽,不得脱身。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