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08章大荒寻宝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在这些天中,她也曾猎杀了一些妖兽,只是如今的顾颜,对猎杀妖兽所得的那些材料,多半已经看不上眼,以她现在的修为,也少有妖兽能够匹敌。只是这南海之中,妖兽的种类,确实比起苍梧要繁盛得多,有许多妖兽都是她从未见过的,甚至有两种,只是在洗剑池中见过。这也让顾颜感到有些疑惑,莫非洗剑池的源头,真的与这南海有些关连?

    可是这又与她的想象不符,按顾颜的预想,在洗剑池的源头之处,必然是一个极大的秘地,或许连通着上古玄秘,这样才配得上洗剑池的名头,南海虽然广大,但论起修仙世界,尚且不如苍梧。这个疑团,大概只有等她以后慢慢去解了。

    整个大荒城所处之地,是一座由火山灰所堆积而成的大岛,这座大岛在万余年前喷发过一次之后,将整个大荒城全都淹没,便沉寂至今,荒僻之极,少有人至。看到残存的城阙,顾颜依稀能想到当年,此岛也曾雄踞一时的风采,心头微叹。

    在她的肩头上,宁封子好奇的东张西望,这些天顾颜所行之地,一直都有人,她在混沌空间里憋得很了,这次便带着其其出来畅快一番。她看着脚下的这座大岛,娇巧的鼻子抽动了一下,说道:“这岛上的火山,很是危险,你要小心!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这火山听说已沉寂了万年之久,你也能闻得出来?”

    宁封子不满的说道:“喂,不要说用闻这么难听。我是天生灵体,对周围灵脉变化,最是敏感,此地的火山看似平静,但里面的火灵气炽烈,在数千丈的地下,仍然不停的发生碰撞,总有一天是要爆发出来的。”她煞有其事的在空中转了两圈,用手指点着说道,“那时候,这座大岛,都要被完全吞噬掉!”

    顾颜抿着嘴微笑,这个器灵所说的话,时灵时不灵,因此,她也只能当一半听罢了。看到宁封子很是认真的模样,便戏谑的说道:“那依你之见,此地是否有螭灵存在呢?”

    宁封子说道:“螭灵的元珠,能发光芒,照彻九洞幽冥,只要成长至三千年,那么就是飞腾变化,海天之间,来去自由的灵兽,恐怕你不容易捉得住它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有你帮忙,想必不难!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笑间,宁封子忽然间眉头一皱,“怎么又有人来啦?真是烦人,让人一丝一毫的空闲都没有!”她抓起了还没有在外面看够风景的其其,飞快的遁入到了混沌空间之中。而顾颜这时眉头已经立了起来,她抬起头,已经先听到了头顶上传来的呼啸之声,将五面灵旗捏在手中,这才起身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只见远处,前后两道光华,正如追云掣电一般的射来,似乎正在互相追逐,前面是一个身着轻纱,身材曼妙的女子,那女子体态妖娆,神情妩媚,虽是正在逃遁,但似乎并不显得如何慌张,而且频频回头四顾。

    顾颜看到她,心中不禁一动,随即失笑了一声,怎么来到这数十万里的南海,却像是到了姑苏城,总是见到接天阁中的熟人?

    原来前面那逃遁着的女子,正是她于接天阁的云萝殿之中,所见到的那位云萝仙子,顾颜曾从她的手中,以数万灵石,换取了五面旗子,以祭炼自己的幻剑灵旗。还记得当时她曾说云萝殿要暂关一阵子,没想到也是到南海来了。

    顾颜与她不过一面之交,泛泛而已,也懒得出手相救,只是高高的站在一边看热闹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金雷羽虽然无形,但妙用甚奇,不单能够飞行,还有隐匿形迹之效,顾颜站在那里不动,追逐着的两人居然也没有发现。云萝飞到了大荒城的上空,忽然间便停下了脚步,向着身后那人娇笑了一声,说道:“阁下从朱雀岛开始,远远的追了我上万里,莫非要把我抢回去,当压寨夫人吗?”。

    “我佛慈悲!”那人站定在云萝的数十丈开外,左掌单立在胸前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头一动,这似乎是什么箴言一般,她听到这四个字,居然觉得神识受了一记巨震,显然这并不是对方有意而发,也便是说,这四个字,其实便暗藏着一种功法。

    她这时才留意起追逐云萝的这个男子,他的打扮很是奇特,头上光秃秃的,没有一丝头发,在头皮上,用不知道什么点了九个白点,衣服像块布似的披在身上,右手执一根长杖,眉目间不怒自威,极有威严。

    他听了云萝的话,便以极为低沉的声音说道:“众生皆苦,人间诸般法相美色,皆是虚幻,女施主还不回头么?”

    云萝哼道:“不知道你说些什么?我与那位金岛主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碍你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那人仍不动声色,“女施主为一己私欲,灭杀海域之中万千生灵,须知善恶到头,来生自有果报。还是与我回去,在佛祖驾前,叩首忏悔吧。”

    顾颜的心头忽然一跳,她想起来这个怪模怪样的人,到底是什么来路了!

    她在苍梧之时,曾经听苏曼箭提过,在修仙界中,除了魔教与玄门正派之外,别有一种法门,他们都自称为修佛者,事奉佛祖为神祗,戒女色,戒yin邪,少杀生,讲究体用双修的性命之学,与一般修士的作派截然不同,因此旁人都管他们叫苦行僧。他们在修行之中,事奉三宝,是为佛、法、僧。出世以成佛为最高修行目标,入世则以僧之名行走于天下,有八万四千法门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修行的法门,讲究一味苦修,终不如修仙者利用天材地宝提升修为来得便捷,是故这些年中,修佛者已经越来越少,几近消亡,只在南海还留有余脉。七大岛中的云台佛国,便是那些修佛者的聚集之地。

    顾颜看那张玉版上所提,云台佛国之中,有一位主持大师,十二护法居士,都做佛门打扮,面前的这位,他的修为,大概与结丹后期相若,应是十二位居士之一了。听说那位主持,已臻至结丹圆满之境,只差一点便能够迈入大道,但他曾发下宏愿,以典籍中所记载的一位佛祖为目的,众生不度,誓不成佛。因此迟迟没有跨出最后的那一步。

    顾颜于这种法门,其实并没什么好感。修佛者修自身之性命,少杀生,不假外物,与她这种炼丹修宝的修行之路格格不入。而且听说这些修佛者,个个都有极高的正义感,常好指斥他人之非,最喜欢的事情便是度人。号称度化一人,胜过三千功德。对这种自身感觉良好的人,顾颜通常是敬谢不敏的。

    宁封子在混沌空间中小声的嘀咕着,“不过这人的卖相,确实不错啊。往那儿一站,正气凛然的,一看就是正道中人,那女人本来也有些气质,结果硬生生的被衬托成妖女了!”

    顾颜听她说得有趣,忍不住“扑哧”一声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声音虽小,但下面两人的耳朵都极尖锐,顿时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顾颜看已藏不住形迹,便飞身而下,落到两人不远之处,微拱了拱手,说道:“在下顾颜,来大荒一行,偶遇两位,并非有意窥视,得罪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云萝“咦”了一声,显然看顾颜有些眼熟,“你不是当年在接天阁中,买了我五面灵旗的那位仙子么,何时来了南海?”

    顾颜笑而不语,没有答这句话。

    那位修佛者看到是一位女子,脸色便沉了下来,淡淡的说道:“果然女子多言,好容而无状,色即是空,空即是空,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顾颜对他所说的话半点不懂,听起来似乎是句偈语,但其对女仙的轻视,却昭然若揭,眉头便不禁一皱。这些修佛者,实在太过无礼。

    云萝的眼波流转,微笑着说道:“我记得你姓顾,托大一些,叫你声妹子好了。顾家妹子,你莫在意,这些和尚们,虽然本事不大,但个个自视甚高,视拯救天地为己任,视我们女子为搅乱天地法则的祸乱之源,依他们之见,要将我们这些女仙全都消灭,才能够使天地归之一统呢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愕然,她实在不知道,在这尘世之中,还有这样的修行之道。

    云萝口中所说的“和尚”,便是这些修佛者的平俗称谓,不过他们一般对自己都称“僧”,那人便向着顾颜一合十,道:“在下涵虚,此乃大道法门,彼此不同,无复多言。我远追这位女施主前来,不过是因为她在朱雀海域之中,因一己之欲,灭杀了上万只海狮,是故特地来找她寻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失笑起来,这些和尚们,想法也当真好笑。这尘世之中,人与人之间,尚且弱肉强食,他却要为妖兽讨个公道?若这样算起来,只怕天下间的修仙者,没有一个是不沾着满手血腥的?

    她笑道:“依你之见,云萝仙子罪恶滔天,该下修罗地狱?”

    涵虚脸色不变,说道:“依我之见,当随我回云台佛国,受佛祖度化,入我佛门,受四万八千戒,化去自身罪孽,方可离去。”

    顾颜脸色转冷,“杀了便是杀了,难道说在你们的佛祖面前拜一拜,就能将死者复生么?一个木头桩子,也有如此大道?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涵虚的脸色一变,“女施主请慎言!”他的脸色飞快的转冷,眉目间流露出了一股杀气,手已经缩入了袖中,似乎随时都要对顾颜出手。

    云萝娇笑了一声,“顾家妹子,这和尚出言无状,你当好好的教训他一番才是!”

    顾颜感应到涵虚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,身体飞快的一振,忽然间向后退了三步,便将本来几欲透体而入的杀气轻飘飘泄去,笑道:“我入大荒尚有事,两位的事情,我便不掺和了,各位请便!”说完飞身便向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你们两个的事情,可别找我来趟这个混水!

    云萝的眼波一转,没想到顾颜行事这样老练,丝毫不受她激,她忽然间向着空中扬起手来,叫道:“端木妹子!”

    从另一边的空中,一道紫光,穿云破月一般的飞来,夹杂着无数的烈火之气,飞到了云萝的身边,这才落下,露出一个少女的身形来。

    这个少女通体穿一身紫装,显得极为醒目,脸上冷冰冰的不带一丝笑意,她见了涵虚,丝毫没有好脸色,“你们这些和尚,好端端的在云台也便罢了,惹到我们朱紫岛的头上做什么?”

    涵虚的脸色一变,“原来这位仙子是朱紫岛治下,贫僧得罪了。”说罢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云萝忽然说道:“且慢!”她回头对紫衣少女道,“端木妹子,我们这次进大荒城,要过那五火冲天涧的时候,似乎他的‘金刚不动身’,颇有可借之处,不如请他同行如何?”

    紫衣少女的脸色稍霁,“你所说的,倒也有理。”

    她忽然间看到了远处停下脚步的顾颜,问道:“你是谁,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云萝脸带微笑,凑到她的耳边,低声说了几句话,少女的脸色便好看了些,说道:“我是端木紫,朱紫岛主的末徒,今日来大荒城中,办一件要事。听说你于阵法一道,很是擅长,那么同行如何?”

    这少女说起话来,颇有些颐指气使的口气,让顾颜颇为不愉,她曾听葛根说起,朱紫岛有三位副岛主,这位端木紫似乎并不在列,但看她的修为,比起陆皓雪也相差无几。云萝在她的身边,不时的低语两句,显得很是亲热,其中不乏一丝巴结的意味。

    顾颜沉吟了片刻,说道:“我来大荒城,是听说此地曾有螭灵出没,特地前来寻访,不知两位意欲何来?”

    端木紫冷笑了一声,“传说无稽,也当得真么?只不过当年那位古修士,曾得到一颗螭灵的元珠,收藏于此,以讹传讹罢了。”

    云萝笑道:“我与端木妹子此行,是到大荒城之底,那座火山之下,去寻无焰烬的,朱紫岛主,要用此物炼宝。特地派端木妹子前来取之。我听说大荒城旧址之中,残存阵法不少,若有顾仙子相助,想必多了几分把握。事后,我自然会有礼物相赠。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皱,她总觉得端木紫此行,并非所说的这么简单,再者朱紫岛主炼宝,云萝在这里奔走做什么?不过如她所说,莫非这海底火山之中,真的有无焰烬?

    所谓的无焰烬,其实便是火山灰,只是这种火山灰与寻常的不同,要先被最为精纯的火焰焚烧炙烤,将上面的火灵气全都化去,然后再用冰精之水镇之,相融万年之久,才能够炼制出来。如此而出的无焰烬,能够融合冰火两种灵气,是炼器大师的至宝。

    只是无焰烬出世甚少,只有在能够集合两种灵气之地,还需要天然造就,才能够生出这种无焰烬来。顾颜的心中不禁一动,莫非此地,还连通着寒冰海眼,若无寒冰灵气之泉,又怎么生得出无焰烬?

    不过寒冰灵气是至寒之物,依照阴阳相生的道理,而且此地又出过螭灵,说不定真的有紫金炎龙莲。顾颜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也不要什么报酬,但如果见到紫金炎龙莲,这是我的,你们不能和我争执。”

    端木紫一副颇为不耐的模样,似乎在她看来,相邀顾颜,本就是无可无不可的事情,她随便挥了挥手,“那种东西虽稀奇,可也没什么用处,谁会和你相争。涵虚,你若跟我下去,送你三粒菩提子如何?”

    涵虚脸色不变,说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说罢便收住了步子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冷笑,这位涵虚居士,说得那样大言炎炎,见到了端木紫之后,却也绝口不再提度化云萝的事情,显然也是一位看人下菜碟的主儿。他的用意,多半还是想将云萝,强行的收归门下吧。难怪苏曼箭曾说,修佛者最好度化,最好不要被他们缠住,看来果非虚言。

    不过涵虚见到端木紫之后,说走便走,现在又脸色不变的回来联手,看来也是心机深沉之人,倒不可将他小觑了。

    四人商议已定,便联手进入这大荒城。

    顾颜不欲出头,四人之中,自然以端木紫为首,而这位紫衣少女,似乎脾气很是不好,向来绷着个脸一言不发,但她对大荒城中的路径,却像是极为熟稔,飞快的穿行过那堆废墟,没过多久,便到了荒城后面的山域之下。

    大荒城废弃已久,这里早就被来往的修士踏遍了,就算有些残存的阵法,以她们的修为,也都不会在意。端木紫前行,涵虚居中,顾颜便悠然的拖在后面。她闲着无事,便与云萝叙话道:“殿主此次前来,是来南海有事么?”

    云萝苦笑道:“你也知道,像我们这种在接天阁上开店的,总要四处奔走,寻找各种的天材地宝,这样才能够卖上价钱。我开完了那次大会之后,就通过传送阵来到南海,想寻觅几件宝物,回去压压场子,只可惜云萝殿,要等四十九年才能开张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随口的应着,她是想试探一下,看看云萝与朱紫岛之间,究竟是何关系,不过显然云萝为人老练,只说闲话,并没有半点口风透出来,两个人闲话了几句,也便无话可说,顾颜拖在最后,漫无目的的四下看着,查看着这大荒城的地形。

    大荒城所处之岛,全是由火山灰堆积而成,地势松散,在岛后,紧接着大荒城,便是一条绵延数百里的环形山脉。在山脉的中心处,就是已经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活火山。

    这条山脉与岛相接,两者一体,因此要进入山脉,便必须穿过大荒城。

    城中断壁残垣,残破无比,只能从结构之中,依稀见到当时的胜景。云萝指着一座极高的建筑说道:“那里号称大荒殿,是当年岛主的悟道之所,那颗号称能够照彻九极幽冥的元珠,当时就悬挂在殿顶之上。”

    涵虚忽然说道:“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。世间万法,莫不虚幻,诸位女施主切记。”

    宁封子小声哼哼着说道:“这个人,可真是好烦啊!”

    顾颜笑而不语,她们一行四人,飞快的穿过大荒城,走入环形山脉的入口之中。随即一股炽热之气便扑面而来,顾颜深吸了一口气,惊讶道:“这里好精纯的火灵气!”此地应是一个建造洞府的好所在,不知为何一直废弃至今?

    云萝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,笑道:“此地虽然火灵气精纯,但一则身处火山之中,不知何时才会爆发,二来这山中妖兽毒虫极多,让人防不胜防,有能力的修士,多半都各有仙山福地,而修为稍逮的修士,又无力立足于此,因此就这样荒废了。”

    她指着前面说道:“前面是紫蛛林,我们过去的时候,千万要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这条环形山脉,只有一条通路,呈螺旋形的向里面练去,顾颜没有留心绕了多少个圈子,只觉得越来越靠近中心,而周围的山壁,这时都已经变成了赤红色,似乎从上面,就能够感受到一丝丝的火焰几乎要渗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忽然间一股极为刺耳的“嗡嗡”之声响起,随后便有漫天的红云,不知从何处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云萝喝道:“这是火云蜂,怎么这时候就出来了?”

    顾颜已经看出来,前面那一片红云,其实是无数只黄豆大小的野蜂,通体呈赤红之色,聚集于一处,就如云朵一般,红云压顶,铺天盖地的卷来。每只火云蜂的小腹之下,都有一根细细的长针,针尖上隐隐露着一丝火焰,云萝低声说道:“火云蜂的毒针上,附有火山万年所积之火毒,大家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站在最前面的端木紫冷笑起来,“不过是需尔小虫,何足挂齿?”她如雪般的皓腕,忽然间一展,有一道漆黑如墨一般的光幕,似乎被她一下子从天空之中撕了下来,顿时所有人的眼前变得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而在这黑暗之中,只见到一朵红云飞快的扑来,随后一道紫光便笼罩在端木紫的周围,她的身影在这一瞬间似乎变得高大无比,在她的身后,不知何时,已经出现了两个影子。

    顾颜低呼道:“结丹傀儡!”果然朱紫岛能够立身为南海三大势力之一,绝非虚言,原来他们懂得炼制傀儡的秘术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