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07章云梦泽传说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顾颜“哦”了一声,这种源自上古的传说,其实在苍梧所在多有,不过废弃了的洞府,能够寻到什么,也确实难说。

    葛根看顾颜似有不意之色,便又说道:“相传那位仙人,当年的法力无边,威震天地,而且极为擅长阵法与驯兽之术,在他死后,云梦泽中的所有灵种,为了感念于他,从此便消失于云梦泽中,整个云梦泽因而成了一片死域。再也没有飞禽走兽的出现。直到万余年前,当时的南海正处于鼎盛时期,六大岛主都具元婴修为,更有一位是元后的大修,他们合力,攻破了云梦泽的禁制,进入到了云梦泽之中,但也并未发现哪怕一只妖兽的踪影。而那位古修士的洞府,更是缥缈难寻。听说他在临入灭之前,将自己的洞府,炼制成为了一座玄宫宝殿,在云梦泽中,时隐时现,阵法缥缈难寻,哪怕是最为厉害的阵法大师,也寻不到半点踪迹。”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一动,这样说来,难怪她于那片海域之中,不见生气。而云梦泽外部的那些海怪,大概是当年破去禁制之后,从外面依次而来的吧。只是既然如此,自己于峡谷之中,所见到的那些上古妖兽异种,究竟是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她在心中,隐隐的有个感觉,似乎自己出现的那一片海域,是云梦泽的核心之处,而峡谷中的那些妖兽,天然便是守护着它们身后的那片海域,作为终其一生的使命。

    可是她在那片海域之中,足足的呆了三年,几乎每一寸地方她都走遍,是最为荒僻的蛮荒之域,灵气皆无,哪里有什么玄宫秘殿?

    她又想到自己所得到的那根竹节,刚想要发问,随即便又警醒,这件东西,或许和云梦泽的秘密有关,是那几十位修士所争夺的异宝,如果露出了风声,必会引得整个南海都蜂拥而来,虽然自己于葛根有救女之恩,可人心难测,这种事情,还是不要开口的好。

    这时葛根还在说着云梦泽中的种种传说,譬如万年前的那位元后大修,据说也是南海数万年之中,所出的唯一一位元后修士,他平生孤然一身,没有传人弟子,都说他最后化神而去,也是所有南海修士的梦想。

    云梦泽中的那位古修士,据说手下曾豢养了一只妖兽,称为万妖之王,身上所散发的气息,能让百兽慑服。连上古妖兽灵种都不能相比。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顾颜听他说的热闹,也能感受到他心中的快意,不禁笑了起来,随口问道:“那位古修士的洞府,可有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刚说到一半,葛根已经欢喜的说道:“那是我的女儿,怎么她们没有在岛上藏身,而是迎了出来?”他见到了妻女,很是欢喜,并没有听到顾颜的问话,便向着前方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颜被他这一岔,也没有继续自己的问题,直到多年之后,她再度进入云梦泽,才想到,当初搁下了这个问题,似乎让自己平白的走了许多弯路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的顾颜,自然不会想到这些,她顺着葛根的方向抬头望去,见到在不远处的云端之上,有一位相貌很是端丽的**,她一手挽着个小女孩儿,正面带微笑的望着葛根。

    听葛根所说,他的女儿,年纪应该不止现在的模样,大概是因为九阴绝脉的缘故,发育起来尚晚吧。这时她看上去,只不过如寻常人的八九岁模样,身体很是瘦削,肤色微有些发黄,头颅倒是显得很大,头上有一缕缕稀疏的头发,发梢焦黄,顾颜的心中暗暗点头,这正是九阴绝脉的外象。

    这时那位名叫碧萝的**,已经将小女孩儿抱了起来,欢喜的说道:“灵儿你看,是爹爹来了!”

    那个名叫葛灵的小女孩儿,便很是欢喜的笑起来,从她母亲的怀中挣脱出来,在云头之上,一晃一晃的向前跑去,喊道:“爹爹呀……”

    葛根大笑着冲上前,将她抱起,在空中打了几个转儿,又将自己的下巴贴上女儿脸颊,葛灵很是想与爹爹亲近,但又被葛根下巴上的胡茬刺得很不舒服,抓着葛根的肩膀,一副想要抗拒又不敢的模样,让顾颜不禁看得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碧萝这才看到顾颜微笑的站在一侧,她虽然被朱紫岛追去了法宝,但修为未失,感应到顾颜身上的气息,顿时吓了一跳,语声微颤的说道:“这位女仙……”

    葛根这才把女儿放了下来,放声大笑:“阿萝,你不必担心,这位顾仙子,是为了救我们女儿来的!”

    碧萝本来以为顾颜是朱紫岛的人,因为葛根露了形迹,特地来寻隙的,这时又听到葛根说:“这位顾仙子,帮我赶走了陆皓雪那个贱人,可惜当初你没在场,不然也一定能出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碧萝长出了一口气,脸色忽然一白,只觉得天旋地转,一下子便晕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葛根吓了一跳,飞快上前,顾颜伸指一弹,将他们一家三口都接到紫云圭上,指着前面的荒岛说道:“那里便是你们栖身之所吧,过去一观如何?”

    葛根已经吓得傻了,只呆呆的点着头,鶠站在母亲的身边,很是担心的看着碧萝,又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向顾颜,眼睛里都是好奇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一出生,就跟着父母,不停的东躲西藏,说起来,所见过的外人实在极少,这时不禁的在心中说道:或许这个姐姐,真的是非常有本事吧?

    顾颜驾着紫云圭落下地来,看到他们所居之处,不禁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葛根等人在这个荒岛上,开辟的洞府也极是简陋,只是草草的凿了几间石室,葛根抱着妻子进去,在一张石榻上放下,担心的说道:“顾仙子,这是怎么回事?内子修为并不在我之下,怎么会突然晕倒?”

    顾颜在紫云圭上,便用神念扫过了碧萝的身体,这时微叹一声,“她是元气损耗过甚,忽然受了刺激,因而晕倒。”她转过头看向葛灵,“***,你母亲这些日子,是不是都用真气为你疗伤呀?”

    葛灵睁着黑漆漆的大眼睛,好奇的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,不过我这些天都好困,不想睁开眼,我娘就给我按来按去的,好像有气流在我的身体里,好舒服,然后我就不困了。我娘告诉我,千万不能睡,如果睡过去的话,就见不过爹爹和娘啦!”

    葛根的眼睛不禁一酸,别过了头去。原来这些日子,他没有寻到为女儿续命的灵药,妻子就这样耗费自己的元气,为女儿续命,只是这样,又岂是长久之计?

    顾颜伸出两指,搭在碧萝的腕脉上,一股灵气透进去,她呻吟了一声,随即醒来,看到顾颜,勉强的笑了笑,“看我这样子,居然都忘了向仙子道谢。”挣扎着便要起来。

    顾颜摆摆手,“你耗费元气,为女儿续命,身体受了损伤,若不好好调养,只怕要留下病根。我这里有两粒灵丹,你先服了吧。”她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玉瓶,里面放着五粒补元益气灵丹,这是她在碧霞宗时所炼,尚有少许留存,专门给筑基修士调养元气的。对于碧萝现在的情况,倒很是合用。

    葛根这时又悔又恨的说道:“阿萝,你这样,不是自寻死路么?”

    碧萝歉然的笑了笑,“葛大哥,看你为了灵儿奔忙,阿萝心急,可也做不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葛根抱着她的肩头,极为欣喜的说道:“放心吧,灵儿有救了,这位顾仙子,答应救我们的灵儿,她说她有秘法,可以医治灵儿身上的九阴绝脉?”

    碧萝愣了一下,她的一双妙目,迟疑不定的看着顾颜。女人的心思,多半缜密,护女之心最切,顾颜明白她的意思,说道:“我有治九阴绝脉之法,只是并无十成的把握,这法子颇耗功夫,若你愿意试上一试,如果失败,自然万事皆休,若是成功的话,我要让你女儿帮我做一件事。若你答应,我便会着手,为她医治。”

    葛根低声将顾颜的要求说了,碧萝脸上的神情闪烁不定,直到听完之后,不顾葛根的搀扶,勉强下榻来,向着顾颜拜倒:“蒙仙子不弃,愿为我家灵儿医治,将来她这条命,便是仙子的,有什么吩咐,尽管交办就是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笑了起来,“你放心,我必会尽全力救你女儿,这也是为我炼丹着想,并非突发善心。”她转过头,看向正好奇的站在一边的葛灵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小姑娘,她就不禁想起自己来到苍梧之后,所收的唯一一个弟子默言,在她离开丹霞山的时候,默言已经开始闭关准备筑基了。现在想必早就成功了吧,不知道她是否想念自己这个师父?

    她向着葛灵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,“***,你平时痛不痛,想不想治好?”

    葛灵摇了摇头,又凑到顾颜的耳边,小声说:“我当然痛啦,可是看到我痛的时候,爹和娘就总是哭,灵儿就心疼,所以,我平常都不说自己痛啦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那我有办法治好你,只是治好之后,你要帮姐姐做一件事,你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葛灵坚定的点点头,“我会去做的!”

    顾颜拍了拍她的肩头,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,递给碧萝,“这是我炼制的融玉丹,每月服一粒,即可续住她的生机,我要去寻找为她治伤的灵药,在此期间,你们好自为之吧。”融玉丹这种灵丹,炼制并不费事,只是丹方少有人知而已。对于疗伤亦有灵效,顾颜身边,时常备着一些,这一瓶中有六十粒,足够葛灵吃上几年的了。

    碧萝接了过来,又郑重的向顾颜道谢,顾颜摆摆手,问道:“你们可听说过紫金炎龙莲?”

    碧萝知道这是与自己女儿相关的大事,拼命的在脑子之中搜索,只是她想了许久,也没听过这个名字,葛根也茫然不知。

    顾颜皱起眉来,接明无妄的说法,要治疗九阴绝脉的话,需要以紫金炎龙莲作为主药,再加上顾颜的五种先天火灵,慢慢的将她体内的经脉改造,阴气化去,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,若无紫金炎龙莲的阳气护佑,阴气反噬经脉之时,一个小姑娘是绝对承受不住的。这是必备之物,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顾颜本来以为以南海之大,会有这种东西的存在,但没想到这夫妇两人,却都不知。她想了想,又说道:“紫金炎龙莲,多生于阳气炽盛之地,与妖兽伴生,这里可有哪些地方是这样的么?”

    葛根想了想,忽然说道:“在南方三万里之外,有一座大荒城,在大荒城的后面,据说连通一座地底的火山,已有数万年没有喷发,火山之灰积累,而生此岛,有一位修士,便于岛上筑城。听说他进岛之时,曾降服过一十七只妖兽,其中有一只螭灵,被斩杀之后,其元珠就悬挂在大荒城中。”

    顾颜喜道:“螭灵么?”她口中所说的螭灵,传说是上古妖兽的灵种,有传说中蛟龙的一丝血脉,这样的妖兽出没之所,又有地底火山伴生,必是阳气炽烈之地,极有可能寻到紫金炎龙莲。

    她沉吟了片刻,便说道:“没有紫金炎龙莲,螭灵之血却也堪堪合用,当然,螭灵伴生之地,说不定会有紫金炎龙莲的踪迹,我可去一探。”

    葛根夫妻两人,又向着顾颜深深的拜谢,以谢她相救女儿之恩。葛灵睁着大眼睛,好奇的看着,似乎是有些欣喜,又有些不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颜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,笑道:“你且等着,看姐姐回来如何救你。”

    葛根这时忽然想起一事,他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玉版,递给顾颜,“这是当年家父遗赠给我的,是这整个南海的地图,各个大岛,及秘境的地形,都录于其上,仙子若要行走于南海,此物却是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也不客气,接过来收在怀中,忽然间想到一件事,问道:“你久在南海,可听过小南极之名?”

    葛根脸上露出茫然之色,想了一想,还是摇摇头,又问碧萝:“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碧萝也同样摇头,“我于朱紫岛上修炼数十载,也走过南海的大片地方,也从未听过。这大地之端,南北两极,南极离此地,只怕要有千万里之遥,若说是北极,也要穿越整个苍梧大陆去极北冰川才有路径。小南极之名,却并未听过。”

    顾颜也就是随口一问,她也不明白那位无名的古修士,在金册之中,留下“小南极”之名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应该是另有所指,或许是个代号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葛根说道:“仙子此去大荒城,怕没有一两年不能回转,我会与妻子去朱雀岛暂居,我有一位师叔在那里落户。仙子回来之后,便可去那里寻我。”又在玉版之上指示出朱雀岛的位置。

    顾颜看了一下,朱雀岛算是南海之中的一个大岛了,其地域大概比七大岛要小一些,是散修们的聚居之所。算是在菡萏峰的治下。不过林子楣行事超然,她手下的弟子们多专心修道,因此对治下的修士们,也少有干涉。朱雀岛人修杂居,很是繁盛。

    她沉吟了片刻,说道:“我给你的融玉丹,可为你女儿续命五年。但也未必不会有意外,我送你一面玉碟,若有急事,可叩之,万里之内,我瞬息即至。你收好了。”说完,便将一块玉碟交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块玉碟,还是当年在洗剑池中,沈梦离分给大家,以做传递讯息之用,后来顾颜将上面所附的怨气炼化,便成为自己的法宝,于万里之间传送讯息,颇有奇效。

    葛根与碧萝,千恩万谢的接过,顾颜向葛灵笑了一笑,便飞身而起,消失在茫茫的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葛灵抬起头看着她,很是向往,“这个姐姐好生厉害呀。”

    葛根笑了笑,心中颇感凄凉,心道:但愿她的所言不虚,能够治好自己女儿的九阴绝脉,让她走上仙途吧。否则,那种看着自己亲人慢慢死去的滋味,当真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啊。

    顾颜摧动金雷羽,飞快的掠上青天,飞到万丈的高空之上,才仔细的看起葛根送的那块玉版。

    她想要帮葛根,也只是临时起意,不过见了葛灵之后,她却是当真喜欢这个女孩子,就算没有阴冥之火的助力,如果顺手能帮她一把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自然,顾颜也不会让她吃亏就是。

    紫金炎龙莲与螭灵之血,都是至阳至烈之物,说起来,倒还是螭灵之血更为珍贵一些,颇多的丹方都可能用到,不过现在的顾颜,她自有灵园,孕育了不少的灵根,其中甚至不乏先天灵种,对于这些奇物也就不甚在意。

    说起来,在修仙门派中,一座灵园,便是门派的立足之本,碧霞宗这些年于云泽鹊起,有一半也是由于有灵园之助,才能够培养出源源不断的后备弟子来,这才是一个门派之所以兴旺延续的根基。

    葛根的父亲,虽然修为不高,但在博闻强记上,倒也算是一个人才,这块玉版上,不光刻有南海中绝大多数岛屿的位置,而且还有南海的各大势力分布,以及他所记载的一些传说和事项。

    整个南海,共有七大岛。除了菡萏峰、朱紫岛和千镜岛之外,还有休宁岛、青丘、云台以及五色城,这四大岛上,都各踞一方,自为雄主,岛上皆有已至结丹顶峰的修士坐镇,是为三大元婴之下另立一方的势力。

    顾颜倒是想起了当年她在接天阁中,曾经见到那位苦求玄晶的休宁岛主杜确,原来他在这南海之中,也是雄踞一方的豪主。

    葛根口中所说的大荒城,在数万载之前,也曾有修士盘踞于其上,雄霸一方,只是没有开宗立派,随着那位修士的死去,大荒城便风流云散,随后便是那座火山喷发,让大荒城彻底的变成了死域,既然岛上曾有螭灵出没的传说,那么前去一观,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顾颜想到当年溶老曾经说过的话,螭灵此物,本身并没什么特异,但它身上的血,却是培育几种上古灵根极好的药材。因此如炼丹的大派,都有收藏。当年的碧霞宗掌门,就曾收藏有一小瓶螭灵之血,用来以改造灵园之内的灵根,只可惜随着那次大变而湮灭不存。若有机会,自己也应采上一些,为自己的灵园做些准备。

    不错,顾颜打算,如果这次再回碧霞宗,就要着手结婴之事了,而她所收藏的一些上古灵根的种子,也是培育出来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当年在碧霞祖师的遗存之中,顾颜就曾找到了一些源自上古的灵根之种,而培育之法溶老亦已教过,只是一是顾颜的修为未到,再者培育灵根的时机仍然不足,如今在海外,各种天材地宝所在多有,她大可以慢慢收集了。她已经决心,等这次再回到碧霞宗,她就要再次闭关潜修,冲击元婴。反正她还年轻,就算一次雷劫不过,以她的寿元,大可再试第二次、第三次,总有能够成就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大荒城在此地之南三万余里,荒僻久矣,顾颜驾着金雷羽,一路上缓缓南飞,随着逐渐向南,她也开始陆续的见到修士,能够在海面上行走的,以筑基后期至结丹初期的修士为多,顾颜将自己的气息释放出来,那些见到了她结丹后期修为的人,多是远远避开,或者向其问好。

    也有路上所经的岛屿,那些岛主上前问候的,多是中小门派,顾颜一路之上,便见了四五个,最厉害的一位,也不过结丹中期的修为而已。在这南海之中,也算小小的成一方势力,却实在不放在她的眼中。

    顾颜自然有一套说辞,说她是自中原而来的修士,报上本名和碧霞宗的名字,反正她之名字,在南海不显,云泽或许她声名远扬,但在这数十万里之外的南海,除非是九大派中的佼佼之者,否则也传不到南海中来。

    顾颜便说自己是碧霞宗的长老,通过传送阵来到南海,准备呆上几十年,慢慢寻访需要的天材地宝,然后再行北返。以她的修行,也没有人向她多问,就这样行了十数日,她才慢慢的来到大荒城的附近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