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05章故人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这些结丹修士,全都瞠目结舌起来,他们这些人,算得上是这南海之中,仅有的几位元婴修士之下,最为顶尖的高手了,在他们一双双眼睛看着之下,居然被一个外人,轻易的取走了这根云梦之竹!

    那名青衣文士的脸色一沉,他的手中不知何时,已经擎出了一柄折扇,夹杂着风雷火势,如泰山压顶一般的滚滚而落,怒喝道:“何方人氏,擅闯此地?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顾颜,她这时手中拿着那根碧色竹节,仍然有些茫然,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她在远方,看到了这一线海潮,便摧动金雷羽,向着这个方向飞来,远远的看到了这里有一个荒岛,还有数十名修士围拢于其上,似乎颇有些剑拔弩张的意思。她正犹豫着是否要靠近,身上的九嶷鼎便突然出现了异变。

    那只盘踞在鼎盖上的蜃魔王,忽然间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样,飞快的缩到了鼎中去,而她背后的金雷羽,却不听使唤的自行向前飞去,向着海岛的方向疾冲。

    顾颜不知道,也正是在那时,本来缓慢生长的云梦之竹,忽然开始加速成熟起来。当顾颜的身形如电一般射至的时候,云梦之竹也正好成熟掉落,不偏不倚的落到了她的手里!

    她虽然尚不知道自己手中的竹节是什么东西,但她久历风雨,反应奇快,已知道自己于身不由己下,掉入了一个极大的漩涡之中。顾颜只一闪念,无数的云气已经从她的身上浮散开来,将她的面容完全遮住,随后六对金色羽翼毫不掩饰的出现在背后,向着远方如电一般的射去。

    她极快的飞来,在场中人,居然没有一个看清了她的面容,这时全力摧动金雷羽,元婴之力,没有一个人能追得上他。青衣文士手中的烈羽扇虽然飞快落下,但仍然只砸了一个空,江无幽与岑墨白两人合围,也只看到顾颜的衣角,远远的向着天空中射去。这人倏忽而来,倏忽而去,不知其来历,却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大家互相在这里对望了一眼,便都苦笑起来,江无幽说道:“今天此事,我会回去禀告师父,请她老人家施法,找出这个人来。我们南海之中,不知何时,又来了这样的一位高手?”

    岑墨白微微的蹙起眉头,问那个青衣文士道:“裴真人,你身为八荒岛名士,最是见多识广,刚才那人,背后的六对金色羽翼,你可知其来历?”

    司空韶哼了一声,“裴炎你看得书多,号称博学南海无双,这次怎么哑了?”

    裴炎的脸上露出尴尬之色,说道:“此人身具异形,背负六对金羽,我从未见过,也不曾听说,在苍梧大地之上,曾经有过这种秘术。我想,或许是天生的灵兽化形,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岑墨白忽然说道:“不是,刚才那是一名修士,而且,她分明是一个女子!”

    她缓缓的从袖中取出了一张长卷,“我以这幅花开锦绣,将她的影子拓了下来。诸位可与之一观。”

    她将那张长卷展开,一片氤氲的五色之气闪现出来,淡淡的馨香之气流转至四周,一幅展开有五六尺长的卷轴,上面罩着一层五色斑斓的云气。

    岑墨白伸手打出法诀,那层云气就慢慢消散,在上面现出了一个人影,她身材窈窕,服色淡青,背后生有六对金色羽翼,正追云逐电一般的向着远方飞去。

    但随即岑墨白的脸色就变了,画卷上人的影象清晰无比,偏偏是在面容上,就像是被人布遮住了一样,云雾朦朦,虽能看出是个女子,却根本看不出长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江无幽讶道:“她居然有秘法,能遮蔽住师姐你的锦绣云光!”

    裴炎沉声说道:“此女必是隐蔽在彼久矣,计划周详,才能于我们的围困之中,突出其来,取走云梦之竹,这份耐心,也不能不让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司空韶淡淡的说道:“不错,而且云梦之竹要开放的消息,我们都是才得到没有几天,难道说她早就在云梦泽,甚至能推算出云梦之竹的开放时间?”

    岑墨白断然的说道:“云梦之竹现世,算得上整个南海的一件大事,如今菡萏峰,千镜岛,,南海中的几大势力,除了那几个老和尚之外,都在这里,似乎并没有听过,南海之中,有这样一个女修士。我们应发下令去,偌大的南海,总不会找不出她的影子!”

    她打出一道法诀,顾颜的背影,便在空中,浮现出了一幅清晰的影像。岑墨白沉声道:“就以此,下发给五岳三山诸岛,寻至此人,可报上菡萏峰,必有重赏!”

    飞快远遁的顾颜,自然不知道身后有这样一群人在议论自己,如果她听到裴炎的话,必然会觉得十分无辜,事实上她刚刚从此地出现,甚至根本都不知道这里是何地,而她手中所取得的这片竹节,又究竟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顾颜从那群人的反应之中,便可以推断出来,手中的这根长只盈数寸的碧色竹节,一定是一件难得的异宝,让这些人都趋之若鹜。她不取也就罢了,现在若是乖乖的送回去,那就等于是羊入虎口,那群人又岂会不怀疑自己的用心?能成为结丹修士的,绝非心性纯善之人,因此顾颜也绝不会回头。

    她摧动金雷羽,向着反方向飞快的远遁了数千里,这才慢慢停下脚步,在一个荒岛之上驻足。落地之后,她便将六对金雷羽收去,方才她露出形迹,背上的六对羽翼,只怕已成为了自己的标识,若不想招祸的话,这六对羽翼还是暂时不要现身的好。

    随即她挥手召出幻剑灵旗,布在周围,做好了一切防护,才拿出这根竹节来,仔细观看。

    这是一根碧色的竹子,分有三节,大概只有拇指粗细,长约数寸,用手指一敲,就发出“空空”的响声,上面有着淡淡的灵气,可也没什么特异,在顾颜看来,这就是一根极为平凡的竹子而已。或许对凡人来讲,上面的灵气,有些益寿延年之效,但就算是炼气修士,只怕也不会将这个看在眼内,又为何会引来一群结丹修士的争夺?

    现在顾颜有疑问,多半会向宁封子相询,这次也不例外,她开口问道:“封子,你可见过这个东西?”

    宁封子探了探头,才从混沌空间里钻出来,把这根竹子拿在手里,上下把玩着:“我没见过哎,我觉得,这应该不是天生的灵根,是有人用大法力,硬生生所造出来的一类灵种。”她看来看去,看不出什么端倪,随意的在手中抛着,“我想,或许这是用来做某种特殊用途的。这大概只有去问本人,才能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点点头,其实要打听出来,也不困难,方才那些人,不少都有结丹后期的修为,放在苍梧大陆也算是人中之杰了,这样多的高手聚在一起,焉会没有风声传出来。

    她将竹节收到空间之中,便又飞起来,向着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金雷羽仍在她的背上,顾颜还可以催动其灵气飞行,但却万万不敢让其现出本相了。恐怕这时,那些人,已经开始在四处寻找,生有六对金翼的人了吧?

    顾颜还不知道,岑墨白以自己的锦绣云光,将顾颜的形迹全都照了出来,如果不是金雷羽上有蜃魔王的元气,天生具有幻术之异能,自动将她的面容遮蔽,顾颜早就被人揪出来了,在这广大的南海之中,再也没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顾颜放眼看去,四周仍然茫茫的都是大海,但远处的岛屿却开始变得密集了起来,依顾颜的经验,这个时候,她应该进入了修士的密集区。顾颜犹豫了一下,便又进混沌空间,换了一身装束,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来,现在她所要做的,是先找一个地头人,问清楚此地的详情,才能做后面的打算。

    她暂时不用金雷羽,又重新将紫云圭唤出来,缓缓的向南方飞去。这次速度便放慢了许多,足足走了两天,并没有见到人烟,只有大大小小的岛屿上,见到了不少妖兽于其上盘踞,有些是顾颜曾见过的,也有些没有见过,多以五、六阶为多,有天生凶性,故意寻衅的,自然被顾颜毫不留情的斩杀。这一日,顾颜在一个海岛之上,斩杀了一只六阶的不知名妖兽,这只妖兽的骨骼很是奇特,里面的元丹属性,顾颜从来没有见过,因此在杀了它之后,又特意来到它的洞府,忽然间她眉头微动,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宁封子也说道:“这里有人气!”

    顾颜微微点头,她飞身而起,站在了数百丈的高空之上,果然见到远处有一个人影飞来,那个人似乎是筑基后期的模样,穿着一件葛色的麻衣,脚下踏着一件如铁船型的法器,正向着这边飞快的赶来。

    顾颜远远的看去,眉头微动,“居然是他?”

    那个葛衣汉子,居然是顾颜曾见过的。

    二十余年前,她来到藏剑山庄,与沈梦离等人同游姑苏城,在接天阁中,曾经偶然在一位修士的手中,以五千块灵石的代价,换取了几根不起眼的枯枝,以及一小瓶的玉液。

    当时顾颜,因为觉得那几根枯枝,与她在玄都秘境中所得的那根枯枝,外形很是相似,因此才出手买下来。可是后来,她才发现,那几根枯枝,也与原来的枯枝一样,上面没有丝毫的灵气,也无法用法力毁去,只好依旧放入混沌空间中收起来。

    而那小瓶玉液,被小姜足足喝了有一半,它喝下去之后,就自动变成了一个金色大茧,开始了漫长无比的晋阶过程。这一次它沉睡的时间,似乎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长。那个金色的大茧被浓浓的金色灵气所笼罩,在这二十几年间,似乎是越变越大了,但仍然没有丝毫破裂的迹象。

    那半瓶玉液,宁封子也看了,只感觉到里面有一股很古怪的灵气,却不知道是什么,顾颜摸不清它的来路,也就不敢乱用,只是小心收着。

    她离开接天阁之后,也曾想去查访那位修士的踪迹,去打听一下,这瓶玉液与那几根枯枝,到底是什么来路,可是她一入洗剑池,被困至今,一直也未得余暇,没想到今天,在这茫茫的大海之上,她居然又见到了当初惊鸿一瞥的那位修士!

    那位葛衣汉子,二十年不见,他也晋阶到了筑基后期,不过相貌仍然未改,甚至连那副有着急促而慌忙的神态,也丝毫不变,这时他正飞快的向顾颜这个方向飞来,不时的四下看着,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眼看他就要飞过顾颜的头顶,顾颜伸手一招,笑道:“旧人相逢,下来一晤如何?”

    她的手掌轻拂,一股柔和的力量,便将那人召了下来。

    葛衣汉子正在空中飞行,忽然觉得自己的法器上灵气被禁,随后有一股云气托着缓缓而下,就知道是有高人见召,他落在地上,感应到顾颜的气息,也不敢抬头,拜服在地,说道:“蒙仙子见召,不知有何要事,请问仙子是菡萏峰的么?”

    顾颜微笑道:“当年接天阁一晤,多年不见,阁下已不识故人了么?”

    葛衣汉子愕然抬头,看到顾颜清秀的脸庞,先是愣了一下,似乎才刚刚想起来,不禁呀了一声,跳了起来,说道:“你……你不是接天阁中的那位女仙么,怎么也来了南海,难道是跟我一起传送过来的?怎么我从没见过你?”

    顾颜敏锐的从他话中听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,精神一振,说道:“你从苍梧来此,是通过传送阵?”

    这是她心头所系的一件大事。她于凤凰台上,通过那道不知名的空间裂缝,传送至此,但是究竟要如何回去?

    如果就像是从神州而至归墟海那样,那么顾颜可就真是要欲哭无泪了。她在归墟海呆了数十年,也没有找到回归神州大陆之法,将那里的人与事都尽数弃掉,至今心中想起来仍觉怅然。再者,她亦不想永远的离开苍梧大陆,那里还有太多的秘密等待着她去探索,那里将是她最终成道的所在。

    因此在茫茫大海之中,能够遇到一个旧人,已经算是意外之喜了,而从他身上,居然能够找到回去的路,这让顾颜感到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葛衣汉子,显然是被顾颜吓到了,不过对于一位结丹后期的女仙,显然他是不敢稍露声色的,愣了一下,才说道:“仙子难道不知么?从苍梧大陆而至这南海,中间隔着数十万里的流沙与无极之渊,那里穷凶极恶的妖兽无数,是最为凶险之境,神仙难渡。因此当年的九大派曾合力,于苍梧和南海之中,建立了一座传送阵,以供两地的修士来往。”

    顾颜问道:“这传送阵,要如何才能通过?”

    葛衣汉子道:“这倒不难,奉上两千灵石的费用即可,另外还需要有当地的门派作保,有资格作保的门派并不多,除了苍梧的九大派,在这南海之中,便只有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到一半,忽然间便见天外有一道极为耀眼的光华如电一般的飞来,跃上法宝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顾颜话尚未问完,焉可让他离去,一扬手,数道灵气已将其锁住,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就见到他脸上如死灰一般的颜色,一道白光飞快的从天空中落下,一位身披白色轻纱,手执花篮,脸色冰冷如寒霜的少女落在地上,冷声说道:“葛根,你胆子不小,居然还敢往南海来?”

    这少女只一落地,一股极为凛冽的杀气便顿时笼罩了全岛,葛根全身一塌,顿时跪倒在地,叫道:“陆仙子,请饶命!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微皱,她来到这南海的时辰虽不久,但所见的人,都是极为张扬,并不像苍梧大陆上的人那样内敛,这让顾颜感到颇不习惯。

    那位陆仙子显然对顾颜看都没有看上一眼,她冷声说道:“你骗走我门中的弟子,让我受师父三年火刑,因此曾颁下严令,不得让你与本岛弟子相见,否则必会杀之,听说你远避苍梧,怎么现在又跑回来了?”

    葛根匍匐在地,双肩不停的发抖,只是说道:“小人无状,请仙子加恩,饶我妻女的性命!”

    少女的眼波一转,不禁笑道:“原来你生了女儿,难怪,你这次回来,是寻茯苓膏,为她续命的吧?”

    她手指轻弹,说道:“此事我做不了主,你且与我回去,见过掌门师尊,再做分教吧!”说罢一条如烟似雾般的丝带,便从她的指尖上飞了出来,将葛根轻飘飘的缠住,随后整个人便向着空中疾飞。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皱,她方来此地,本不愿就此生事,但这位葛根的身上,却关系到一个她所欲知的秘密,再者此女突然出现于此地,于她面前将人带走,也有损于她身为结丹后期修士的威严。因此她见那女子以丝带将葛根裹住,手指轻弹,一口玄天剑从空中落下,顿时将丝带拦腰而断,说道:“这位仙子,可稍待一步如何?”

    那女子似乎是这时才看到顾颜一样,她的眉目间露出一丝寒气,冷笑道:“阁下是菡萏峰的哪一位?这云梦泽是无主之地,非南海之派所属,我于此地捉拿叛徒,似乎并不用得到你的允准吧?”

    顾颜摇摇头,“我并非菡萏峰中人。”她说到此处,忽然间一顿,菡萏峰,那不便是苍梧大陆上,名声远扬的林子楣,一手所创之地么?难道说自己误打误撞的,来到了这位千年以降,于苍梧中无比传奇的女修之地头上?

    少女听顾颜一说,脸色顿时便是一变,“既非菡萏峰中人,也敢在我面前聒噪?”她似乎是视顾颜的修为如无物一般,五指在空中一扬,数万条黑丝便从她的指尖上发出,丝丝的杀气让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动,这女子的术法,似乎是在哪里见过,怎么如此眼熟?

    她的手指微弹,一丝青冥之火便由指尖上弹出,顿时将这万条黑丝焚去,那女子脸色顿时便是一变,向后退了一步,说道:“我是朱紫岛上的陆皓雪,你可是由苍梧而来的,你手中的火灵,自何处而来?”

    顾颜这一丝青冥之火,乃是炼化沧海客的红线火而成,一分而分,分称为青冥与朱莲,算是纪念她以前失去的火灵。但这些话,自然不能向她吐实。她微一思忖,便微微颌首道:“在下顾颜,来自苍梧大陆,这位葛兄,是我的一位故人,并非有意与阁下为难。”

    陆皓雪哼道:“果然是自苍梧而来,口气却是不小,你当我朱紫岛在这南海之中,实在无人么?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愕然,不知这位少女何以变脸如翻书一样快,陆皓雪已经说道:“我给你一息的时间,要么你就乖乖的走人,否则的话,就跟我一起回朱紫岛去,向我师父请罪吧!”

    顾颜也被她激起了心头的火气,冷笑道:“既如此,便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!”两人飞快的踏前了一步,一股杀气顿时便弥漫起来。

    葛根悄悄的退后了两步,不知道是否要趁着两人比斗的当口赶紧跑路,但想到顾颜是为了他出头,又把伸出去的那条腿悄悄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顾颜与陆皓雪,这两个人似乎天生就看不对眼一样,不知道是不是天生就有一种互斥的气质,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陆皓雪忽然间一扬手,一块墨色的晶石便出现在她的掌中。上面密密麻麻的闪着无数光点,顾颜的眉头一挑,“这是阵石?”

    这确实让她极为惊讶,果然海外之大,无奇不有,居然在这里,她看到有人在使用“阵石”。

    所谓的阵石,其实是阵图的一种,不同的是,这种阵图是直接以晶石所制,一半天然,一半炼制,将阵法的灵气走向与晶石的灵气脉络相合,便可收事半功倍之效。这种秘法,顾颜在苍梧从未见过,当年只曾在洛地,听明无妄提过一次而已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