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04章云梦之竹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不禁一动,以她的经验,这茫茫大海,虽然是神秘无比,但与苍梧大陆相比,灵兽的种类似乎也不应差得太多,这里能出现这种噬魂鸟,也就说明,这一定不是普通的地方。难道自己被传送出来,就稀里糊涂的进入到了某个秘境?

    她心头无数的念头涌起,但脚下却丝毫不停,金雷羽这时果然展现出了极为强大的割裂虚空之力,虽然周围的压力无比巨大,但顾颜飞快的前冲,一层层的黑雾居然都挡不住她。这时宁封子忽然叫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在顾颜的身后,不知何时,已经有一层淡白色的雾气涌起,带着极为浓重的腥臭之气,里面似乎还流着一条条妖兽的口涎,有一个个的小泡泡不停的被吐出来。顾颜只觉得有一股极为强大的粘力,似乎要将自己牢牢的定在原地,她金雷羽的速度顿时为之一慢。

    那五面灵旗,一直跟着她的身体而动,顾颜手指轻弹,灵旗便呼啸着拔地而起,向着身后那层雾气冲过去。同时顾颜的五指在空中连划,八口玄天剑银光如雪,飞快的自空中斩下,其势可裂金石,一下子便冲入了白雾之中。随即便传来“铿!”的一声巨响,就如金铁交鸣一般,八道银光同时向着空中冲起,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反弹之力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的右手并掌如刀,向下再斩,喝道:“落!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喝声,一只金光大手从空中轰然而落,指尖五色火焰飞腾,尤其是那一道朱红色的火焰,被顾颜炼化的红线火,这时被重新命名为朱莲业火,已成为先天火灵,其中又夹杂了当初的火灵之意,更加的威力无穷,无物不焚,将层层的白雾全都卷去。

    随着雾气散去,顾颜不禁吸了一口冷气,白雾散去,从黑色雾气之中露出来的,是一只身躯硕大无比的巨龟。

    这只巨龟通体银白,背上的龟壳带着青色的淡淡花纹,在它的龟壳上,有着几道白色的印痕,显然是那八口玄天剑所留下的。以玄天剑的锋锐,居然在上面,也不过只能斩出几道印痕而已,它的身体,似乎并不起在洗剑池中所遇到的那几只蜃魔残躯要差。

    宁封子这时又叫了起来,“呀,这是玄武灵龟啊,听说它们的龟壳是炼制防御法器的至宝,龟身上的那一颗元丹,更是炼制阵法定珠的无上利器,这也是上古灵种,怎么都纷纷的在这里出现?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庆幸起来,有了宁封子这样一个器灵,就相当于有了个百科全书一样,虽然她现在的记忆还是时灵时不灵的。这个妖兽的名字,她似乎有些熟悉。当年在归墟海的时候,那位袁不屈护法,最喜欢用的法宝是一片龟甲,似乎便是用玄武灵龟的后裔血脉所制。

    宁封子一边捂着鼻子,一边说道:“看样子在这条峡谷之中,聚集的全是上古妖兽的灵种,这些全都是凶焰四炙的大妖,也难道这片大海,如同死域一般,没有丝毫生气。你若在此地呆的久了,恐怕会被这股气息所沾染,到时候神念都要受损,不要恋战,快点脱身吧!”

    顾颜本来还想降服这只玄武巨龟,但听宁封子这样说,便也拿得起放得下,将它抛下不理,金雷羽展动,飞快的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从周围的云雾之中,传来了无数的吼声,有些声音如暮鼓晨钟一般,直击顾颜的心魄,让她觉得极不舒服。但虽是如此,她脚下的步伐仍然丝毫不停,朱颜镜在头顶不断旋转,像是在她的身体周围,增添了一个无形的护罩一样,隐藏在云雾之间的妖兽,似乎也摸不清顾颜的来路,只是低吼,不敢轻进。虽然前面仍看不清去路,但顾颜感觉,似乎是冲到了峡谷的中央之处。那两只噬魂鸟受了她一剑之后,飞行速度越来越慢,终于快要被她追上。

    宁封子低声道:“噬魂鸟的眼珠,听说非常有用,你最好能把它取到手里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多谢指教!”她左手飞快的于空中划动法诀,八道银光聚成了一束,然后向着前面猛冲而去。冲入到两只噬魂鸟的身前,又飞快的向外炸开,顿时在它们的身上新添了无数道的伤痕。

    两只巨鸟的身形一滞,这时顾颜已经如电一般的飞至,她手中太阿剑锋,毫不留情,向着巨鸟的脖颈处重重的斩去。

    既然宁封子说只有眼珠有用,那么剩下的身躯,弃之便也无妨,顾颜已经不是先前在归墟海时那个不管骨骼皮毛,全要一股脑儿往兜里划拉的穷修士了。

    她的剑锋,堪堪要割到巨鸟的脖子上时,忽然一道金光飞快的自云雾之中冲了出来,像是个小小的金球一样,一下子便冲到了顾颜的剑下,正好迎上了她的剑锋,“铮”的一声脆响,顾颜只觉得一股极大的反弹之力从手腕处直传上来,反震到经脉之内,她体内的元气飞快流转了数圈,才将这股反震之力化去。

    她定睛看去,原来出现在噬魂鸟的身前,挡了她一剑的,居然是一只只有小猫大小的金色猿猴。它长着一张如雷公般的脸,背上生有六对翅膀,尖尖的嘴,一对黄色的眼瞳,这时正凶狠的瞪着顾颜。

    在它的背上,留下了一个隐可见血的深痕,便是顾颜方才以太阿剑斩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顾颜的心中更是骇然,她五火齐运,太阿剑出,就连结丹修士的护身法宝都可以斩断,一般的妖兽更是不在话下,而面前的这只妖兽,居然不用任何护体之法,单单的以血肉之躯,便能硬抗她一剑之锋锐!

    她飞快的说道:“封子,这是什么妖兽,如此厉害?”

    宁封子有些茫然,“你也不要事事都问我啊。我也不是很清楚哎,这家伙似乎看上去有些眼熟,唔,我肯定没见过,或许在典籍上提过吧,但是我不记得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她罗哩罗嗦的说了一大堆废话,让顾颜不禁为之气结,但她这时却发现了一点,在这条峡谷之中的妖兽,似乎灵智上都不是很高,与它们强横的身躯远远不能相比,这只小猴在冲出来之后,目露凶光的盯着顾颜,可是却没有马上向她攻击,而是露着牙齿,似乎有些茫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顾颜的反应奇快,她一击不中,左手五指一划,五面灵旗顿时飞快的闪现出来,八道剑光如游龙一般的飞摆,将小猴团团的围在了中间。幻剑灵旗!以她在地心海眼之处所领悟出的死生之道,再加上洗剑池中所悟的千重剑意,旗门一定,剑光如雪,顿时一个无比强大的幻阵便将小猴困于了此地。而她的身形毫不停留的飞快前冲,最后的一口玄天剑已被她捏在了手中,叱道:“去!”

    这口玄天主剑之上,附有她从洗剑池中所得的剑魂,灵气极盛,天生自具灵性,就如宁封子所说,是一个“半成品的器灵”一般。玄天剑被她飞快的甩了出去,在空中自行避过了无数运气的阻隔,一下子刺中了噬魂鸟的后心。

    那只小猴不停的咆哮起来,它用双手拼命的擂着胸膛,虽然身躯小小,但所发出的声音却如擂鼓一样的可以震动天地。让顾颜的耳轮都为之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随着它这一吼,峡谷中的所有妖兽似乎都开始仰天大吼,无数的声音几乎震动了四野,天空中云气四合,乌云密布,似乎随时都会倾覆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的顾颜却如大海中的一叶小舟一般,岿然不动。那只小猴拼命的冲击着,五面灵旗几乎都要被它冲跨,而这时顾颜眼中却别无它物,她凝神挥剑,金色的剑芒飞快向前斩去。

    那两只噬魂鸟被顾颜甩出的玄天剑刺中了后心,一串两只的被钉在了地上。顾颜金色的剑芒随之而来,如割腐草一般,从脖颈向下,将它们的头颅齐根而断。

    噬魂鸟被顾颜的太阿剑所斩,整个身躯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飞快瘪了下去。两道淡淡的灰白影子从它们的头顶上浮起,似乎要向着远方冲去。

    顾颜早就候在空中的金色巨手,这时轰然而落,数十丈夹杂着无数紫焰的金光雷火,将灰影团团的卷住,五道火灵同时合运,在空中轻轻一绞,两道影子便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噬魂鸟的身躯,这时已如腐草一般破落,顾颜一伸手,便将两对眼珠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那两只眼珠相对它们的身躯,很是渺小,大概只比拇指肚略大一些,并不像一般的眼珠一样有着瞳仁,相反一片混沌无光,全是灰白色的眼瘴,顾颜实在不知道这东西能有什么用。但宁封子既然如此说,她便也视如珍宝一般的收起。

    这时便听到震天一般的吼声飞快的响了起来,顾颜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息变得无比混乱了起来,随即传来了如天崩地裂一般的巨响,五面灵旗被强大的冲力震得向着四方飞去。

    顾颜飞快的伸手一招,便又化作了五面小旗,重新落到她的掌中,只是暂时却已无法动用了。那只金色小猴已飞快的冲了出来,它的身形如电,似乎比顾颜的金雷羽还要快,伸着两只利爪,向着顾颜便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云雾之中,无数的妖兽同时发出了低吼,齐声涌动起来,无比巨大的压力居然让顾颜感到寸步难行。她飞快的侧头,小猴如闪电一般的自她身前掠过,她只觉得脸上一热,居然已被留下了两条热辣辣的伤痕。

    这是顾颜平生极少有过之事,她与人拼斗,就算是性命相搏,多半也是受得内伤,少有这样的皮肉之伤,而这只小猴迅如雷电,对周围的禁法丝毫不惧,这种天生异能,更让她感到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这时宁封子已经喊道:“你有金雷羽,怕什么,赶紧跑!”

    一言将顾颜提醒,这时不是争意气的时候,她来到这个混乱之所,人生地不熟,还是赶紧脱身的为妙。都是这个宁封子,偏好不好的,让自己去取什么噬魂鸟的眼球,结果将这些妖兽都招惹了起来。她飞快的将所有灵气都贯注到背上,在她的背后,顿时清晰的闪现出了六对金色的翅膀,如天神下凡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宁封子得意的拍着手,“我凝炼出的法宝造型,果然威风吧?”

    顾颜这时只剩下无奈的笑容,这样的造型确实是拉风的很,不过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很傻……

    全力展现而出的金雷羽,顿时将周围的那些压力全都隔断,边缘之锋锐,如同利刃,她的身形如电,向着前面疾飞。将所有的妖兽吼声都留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那只小猴全力前冲,居然也赶不上她的速度,而奇怪的是,随着顾颜的金雷羽展现出来,那些妖兽的吼声,居然渐渐的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宁封子用力的拍了一下额头,“我真是傻了,蜃魔王是万妖之王,它身上的金雷翼,自然也有压服万妖之效。你把九嶷鼎拿出来!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气结,“你不早说!”

    她心意动处,九嶷鼎飞快的出现在了高空,那只伏在鼎盖上的蜃魔王,似乎感受到了周围的某种气息,它忽然间睁开眼睛,高高的昂起头,如王者一般的俯视着四周,随即便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记吼声。

    啊——嗷——

    这声音带着极强的霸者之气,顿时将周围的所有妖兽全都夺服,只有那只金色的小猴,似乎仍然不忿的扬头向天,恶狠狠的向着蜃魔王看去,而那只蜃魔王所成的灵体,这时也毫不犹豫的和它对视,两只妖兽的目光一分一合,在空中交错之中,便释放出了无穷的战意。

    顾颜哼道:“不是让你找对手来的,赶紧走!”她手指划动灵诀,飞快的在空中一招,金雷羽摧动,身形如电般的向前飞去。九嶷鼎自动的浮在她的头顶上,为她护住了全身,有九嶷鼎的庇佑,那无数的妖兽都不敢轻动,小猴虽然在后面紧追不舍,但最终还是没有向顾颜出手,只能目送着她远远的离去。

    顾颜足足飞行了有一刻钟的时间,在这段时间之内,她只是听到了峡谷两侧,云雾深锁之处,有无数的妖兽低吼,却没有一个现身出来,似乎都被九嶷鼎上所附的蜃魔王魂所震慑。她的心中也不禁骇然,连那么多的上古妖兽灵种,似乎都抵不过这蜃魔王魂一吼之威,如果它真的修成法身,能够作为自己的灵宠,只怕在元婴大修的面前,也能够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这时她的精神忽然一振,在远远的尽头之处,顾颜看到了一丝青色云气闪烁不停,终于到了出口了!

    她将身上的金雷羽之形敛去,速度也略放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边的妖兽,似乎感应到顾颜即将离去,它们也将自己的吼声全都收敛起来,似乎是目送着这个瘟神赶紧离去一般。

    随后,顾颜终于冲出了这条峡谷,她顿时感觉眼前为之一清,与身后的峡谷、及峡谷之后的那片死域相比,眼前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。在这里,无数的云气缭绕,海面上碧波如洗,一轮红日冉冉的从东方而起,似乎正是天色将明而未明之际,无数的星辰还未敛去,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动静相合,玄之又玄的画面。

    顾颜深吸了一口气,在这茫茫大海之中,她只能认准一个方向,不停的前飞。既然此处是在她原来身处海域的东北方,那么她便也一直的向东北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大概飞了足有两三个时辰,算算距离,至少也已经有了数千里,不时见到脚下的鱼虾,以及头顶上的灵禽飞过,多半都是三四阶的样子,这一路之上,她也见到了不少岛屿,不过都是荒无人烟,偶尔也会感应到,在岛屿之上,有着五、六阶之上的妖兽盘踞着。不过顾颜也没有心情去招惹,她这时更想知道的,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忽然间,顾颜在空中停住了步子,她见到在远处,似乎有一条银线,正飞快的自这里卷至,她低声说道:“是海潮!”

    在大海之上,有时候因为风雨之变,会产生海潮,经常会绵延千里,让无数的鱼虾遭殃,只是这里碧波如洗,并无风浪,因何会产生海潮?她心中一思忖,便想道:“这里一定有修士动手!”

    这让顾颜不禁激动起来,飞行了这么久,她终于见到了人迹。她认准了海潮所来的方向,便迅速向着那个地方飞去。

    远在顾颜东方的数百里之外,有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,这时却似乎聚满了修士,天空之上,无数的宝光流转,剑气纵横,至少也有数十人盘桓在这里,而他们的目光,这时全都向下看去,紧盯着在这荒僻海岛的一块礁石上,所生长着的一棵不起眼的灵枝。

    那是一根碧色的竹子,大概只有数尺之高,在海风的吹拂之下,轻轻摇曳,显得是那样的不起眼,但却是所有人的目光所聚集之地。

    如果顾颜在此,便能够看到,在空中的数十名修士之中,光是结丹后期的便有十几人之多,余者也都是结丹修士,连一个筑基期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一个穿着淡黄衫子的女子,正冷声的说道:“大伙儿在这里等了这么多天,终于等到这株云梦之竹现世,如今离长成还有一个时辰,是不是要先商议个章程出来?”

    在这黄衣女子的不远处,有一个身材高瘦的文士,他穿着青色的长袍,脸型狭长,偏偏眉毛又歪歪的向着两边吊去,本来还算英俊的脸庞,看上去便颇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他说话的声音也很是古怪,很是铿锵有力,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发出来的一样,“江仙子的意思,是准备将这株云梦之竹占为己有么?”

    被称为江仙子的黄衣女子一扬头,“这是自然,此地在我菡萏峰的治下,所出的灵根,自然应为我菡萏峰所有!”

    “呸!”站在空中的另外一边,与她遥遥相对的一个女子用力的啐了一口,“江无幽,你真是大言不惭啊,虽然说是菡萏峰离这里最近,但此地已属云梦泽,南海绵延百万里,是真正的无主之地,难道说凡是你菡萏峰沾边的,就都算是你的治下?”

    说话的这女子,穿着一身略带墨色的轻纱,将身体的曼妙曲线都显露出来,一颦一笑,都显得风情万种,妩媚之极。只是这时她的一对杏眼,正露着森森的杀气,似乎一点也不因她的美色而变。她冷冷的说道:“如果你师父林子楣出来,或许我今天会让她,但如果是你……哼,还是先拈拈自己的斤两吧!”

    站在江无幽身侧的另外一个玄衣女子,脸色微醺的说道:“司空韶,你要争便争,可不要波及我家师父,她老人家的名讳,也是你能够提的么?”

    司空韶哼了一声,“你们菡萏峰,便是有这么多规矩。”不过她虽是这样说,却也没有再提林子楣的名姓。

    这时那个青衣文士已经说道:“岑仙子,贵峰的林祖师,向来超然,以元婴之尊,并不参与这南海的争斗,我们都深感其情。只是今天这云梦之竹,牵涉到云梦泽中的秘密,却也不是凭她老人家一个名头,便能善了的。依我之见,还不如各位联手取之,回头再执此云梦之竹,一同往云梦泽中探秘如何?”

    现在场中的数方,彼此相争不下,这位文士所言,倒是一个极好的解决之法。江无幽与司空韶同时哼了一声,别过头去,却也没有出言反驳。

    那位岑仙子说话的声音很是文静,“既如此,便应裴真人之语。云梦泽这个大秘,在南海之中,已经流传了数万年之久,只是谁也没有见过云梦之竹的样子,今天在这里,终于能够见到云梦之竹出世,我们大家,都应该为此庆幸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时江无幽忽然说道:“墨白师姐,你看那竹子,似乎要熟了!”

    岑墨白不禁奇道:“怎么这么快,不是还要有半个时辰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便看到在礁石之上的那株竹子,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在飞快的成熟起来。两片叶子忽然间从空中飘落,然后碧色的竹节便从礁石上落下。

    虽然在传说中,那竹叶也是极为难得之宝,但显然都没有云梦之竹这样的惹人垂涎。所有人同时一愣,便又不约而同的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这时,从远处,一道金霞如电一般的射来,里面现出一个人影,她居然赶在了众人之前,将这根云梦之竹,一下子抓到了手里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