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03章修道炼宝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顾颜以混沌元气,辅之五火,加上紫金灵气,足足凝炼了十九年,才将玉匣上的禁制化去,而原本的玉匣,却一丝也没有损毁,相反变得更加光华四溢,顾颜曾试着将法宝放入其中,才惊异的发现,这居然还是一件空间系的储物之宝。在里面的空间之大,居然与龙渊阁的小蓬莱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对于其它的修士来说,这自然是一件难得的异宝,但对身怀混沌空间的顾颜来说,就颇有些鸡肋之感。不过她又发现这个玉匣,除了内部有着极大的空间之外,合上盖子之后,水火不侵,劫雷不灭,没有自己的法印,其它人便无法开启。等于是一件天然上了锁的宝匣。

    这让她感到很是满意,十九年的凝炼之功,果然没有白费,如果换成以前用元磁神光破之,只怕得了里面的金册,玉匣也会随之不存了。

    她先是取出了这张金册,在踏入空间裂缝之前,她已经将金册飞快的看了一遍,这时仔细看去,上面无数小字都闪着金芒,这正是她所得的那部烈火真经的下半阙。

    在顾颜于珠宫贝阙内所得的上半阙中,记载的都是打造根基的筑基之法,而下半阙中,则记载着种种控火的法门,顾颜飞快的翻过,她最想看的,还是那凝炼火灵婴的法诀。

    可让顾颜大跌眼镜的是,在写到最后,种种法门都记述完毕之后,这半阙真经便戛然而止,那如何凝炼火灵,以成元婴的秘术,仍然没有丝毫的记载!

    只是在最后的结尾处,写着一段话,“余以火灵化身,乃成元婴秘术,录于贝叶残篇之上,指于本心,不见文字。有缘者,可至小南极得之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仰天长叹,这位撰写烈火真经的古修士,也实在是太会耍弄人了吧!好好的一部法诀,居然被他分成了三部,分别藏在了三个地方,这是真的想让人学到此术吗,还是这只不过是他天生的恶趣味,就是为了来戏耍于人的?

    “贝叶残篇”,她在心中默默的将这几个字念了数遍,又自言自语的说道,“小南极,这是个什么地方,封子,你听过没有?”

    宁封子摇摇头,“天下那么大,我哪里知道这么多地方啊。不过据我猜,这个什么小南极,没准就在这片海域之上呢?”

    顾颜精神一振,“为何这样说?”

    宁封子掰着手指头说道:“你想啊,你看过了上半阙真经,然后那下半阙真经,就自行的从空间裂缝里掉了出来,当你把下半阙真经炼化之后,空间裂缝再一次开启,就将你传送到这个地方来,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?大概就是当年那位撰写真经的人,跟你在玩捉迷藏呢,反正两半部真经你都看过了,如果他不想这部真经失传的话,怎么也会将你送到小南极上的!”

    顾颜仔细一想,不禁笑了起来,似乎还真是这么个道理。或许那位古修士,只是喜欢折腾人罢了。

    宁封子又说道:“我的旧主人曾经说过,天下间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事,如果巧合多了,那就是冥冥中自有定数,天命如此,因此,你就等着贝叶残篇,砸到你的头上吧!”

    顾颜笑了笑:“也未必如此,还是要自己努力方可的。”她这时大概想得透了,或许那位修士,真的就是在和人玩一个寻宝的游戏,既然如此,自己就在此地,寻找一番机缘又如何?都说苍梧之南的大海,无边无际,其玄秘之处,未必就差于中原,当年的林子楣就是在海外得道,晋级元婴的,谁说自己的机缘不会在此?

    她沉吟了片刻,说道:“封子,我要在岛上先呆一阵子,将金册阅读炼化之后,再凝炼这六对金雷翼,你记得要来帮我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宁封子懒洋洋的应了一声,又说道,“其实我看这烈火真经,也没有什么了不起,炼到最后才成就一个身外化身,哪有我的九转金身诀来得厉害。如果我真的炼回到原来的境界,那我一定要去寻找我原来的世界!”

    顾颜抿着嘴笑起来,“你呀,先想想,怎么晋级到第二重再说吧!”

    海岛之上,传来这两人极为肆意和尴尬的笑声。

    顾颜打定了主意,便将五面灵旗取出,在周围布了一个简单的阵法,将整个海岛都同时遮掩住,一口玄天主剑镇压在中间,另外八口玄天剑都没入地脉之下,若外面有任何的风吹草动,她都可以马上觉察。

    将这一切都准备好之后,她就进了那个岛上仅有的石洞,五道火灵飞舞在她的周围,九嶷鼎放在面前,时隔数十载之后,她终于再度开炉炼器。

    她将六对金雷翼放入了鼎中,虽然蜃魔王已被她收取成了九嶷鼎中的镇鼎神兽,但似乎仍没有对她完全驯服,当金雷翼扔进去之后,里面的混沌元气顿时飞快的搅动起来,无数的妖兽影子在壁上若隐若现,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颜低喝道:“息声!”她五指在空间中一扬,一道火网罩在九嶷鼎上,原本躁动的气息顿时平复下去,她目光中露出凛然之色,对那只蜃魔王说道:“你忘了我先前所说的话么,我若道法大成,自然会为你凝炼法体,放你自由,只是你需要安心的为我效命!”

    蜃魔王低吼了数声,便伏在鼎盖之上不动,那些妖兽全都噤声。

    顾颜满意的一笑,将手一扬,五道先天火灵,便化为空中的千万条细丝,分别自九个孔窍之中渗透了进去。

    六对金雷翼在鼎中上下翻滚不停,顾颜需要将其上的残存的灵气完全炼化,才能最终收归为己用,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。然后,她便重新打开了那张金册,将里面的法门一一记下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不少法诀,都是要到修成元婴之后才能使用,现在她暂时所能运用的,也不过寥寥两三种而已。

    但顾颜还是将其全都记下,又一一的演练纯熟。在两部真经合一之后,她终于可以按着先前的筑基之法,修炼这一部烈火真经。

    在岛上的时光倏忽而过,转眼便是三载。在这三年之中,顾颜借这部烈火真经之助,最终成功的将五道先天火灵,全都凝炼成为本身的元灵,只要她寻到最后的贝叶残篇,境界到了之后,便可以依法凝结元婴,修炼成最终的火灵婴。

    按上面的记载,火灵婴是天生烈火灵体,除了地心火之元力以外,不惧天下间所有火焰,大千世界,自由来去。玄妙之处,不可言说。

    顾颜将这部烈火真经修成之后,最后又看了这张金册一眼,便举手将它抛入了九嶷鼎中。无数的火焰顿时将其化去,两张金册,于这尘世中,没有留下一点痕迹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来,深吸一口气,走出洞外,看到外面青天如洗,碧海蓝波,三年之中,似乎一切都没有丝毫的变化。只是她知道,自己离最终的大道,又已经进了一步。似乎结成元婴,这个在当初连想都不敢想的梦想,现在也非是不可能之事。

    只是随着站的越高,她所想的也就越多,在知道了苍梧有着六位元后大修的存在之后,她就不禁的遐想,在元婴之上,又是怎样的境界,这尘世之中,是不是真有化神?化神之后,是否真的能够飞升灵空仙界?

    大道之路,真是永无穷尽啊,终人之一生,能像自己一样,窥到门槛处的一点玄奥,便也算是不枉此生了。

    她转回洞中,这才留神去看那尊九嶷鼎。在这三年之中,除了紫罗天火的另外四道先天火灵,也都被顾颜炼成了自己的本命元灵,心意相合,借助着九嶷鼎中的混沌元气,终于将金雷翼上的残存灵气全都炼化,这时在鼎中,氤氲紫气之下,顾颜只看到六片落如蝉翼一般的金霞在不停闪烁。

    她的本意,是要将这六对金雷翼,炼成一件飞行法宝,只是后来宁封子却说,蜃魔王身上的金雷翼,可以飞天遁地,造化无穷,仅仅用来飞行,实在太过暴殄天物,有金雷翼之助,不单等闲的阵法都困不住她,而且金雷翼的边缘锋锐,是隔断灵脉的利器。

    因此在宁封子的强烈要求之下,最终金雷翼就变成了这副怪样子。她无奈的说道:“封子,这件法宝,是你力主修炼的,现在就要最终成形,你还不出来主持其事?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这句话,宁封子就笑嘻嘻的从混沌空间中跳了出来,看她的样子,眼中的灵光更加清澈,但似乎还没有晋级到第二重的模样,她看着顾颜,吐了吐舌头,“嘻嘻,你终究是要感谢我啦,没有我的经验,以你炼器的水准和眼光,最多不过能把金雷翼的功效发挥出两三成,就算不错啦。”

    顾颜忽然有一种不祥之感,当宁封子说这种讨好的话时,后面意味着什么,似乎不言自明……

    就在她还没有来得及询问之时,宁封子已经飞快的打出法诀,喝道:“凝五火之华,立六道金雷之羽,轮回之术,忌之慎之!”

    朱颜镜不知何时已经自动飞出,悬在了她的头顶之上,雪白的光华飞快的射下来,顾颜这时惊诧的发现,其其不知何时,战战兢兢的趴在了朱颜镜的背上。

    宁封子一个凌厉的眼神瞪了过来,其其顿时把眼睛闭上,它大口一张,无数道耀眼无比的七彩光华从九嶷鼎中冲上来,全都被它吞入了肚中,一丝一毫也没有外泄。

    烈焰飞空,九嶷鼎旋转不停,伏在鼎盖上的那只蜃魔王,也发出了低沉的吼声。随着火焰慢慢敛去,那六对金雷翼,便在九嶷鼎中,凝炼成为六根七彩的长羽。自行的浮至空中。

    不用宁封子提醒,顾颜已经飞快的弹指,一点精血自行由指尖上飞出,随即她双手不停的打出法诀,将六根羽翎全都收入掌中。将上面的灵气,与自己本体相合,炼化成为本命之法宝。

    宁封子笑嘻嘻的说道:“这件法宝,以后就可以叫做金雷羽了!”

    顾颜看着手中这六根色分七彩,笼罩着淡淡金色的长羽,上面的灵气似乎已与自己完全的相合,这时宁封子喝道:“起!”

    六根长羽自动的飞了起来,落到顾颜的背上,随即便飞快的没入到了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顾颜奇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宁封子笑道:“这当然是给你当飞行法宝用啦,以后你就不用再踩着那个紫痰盂跑来跑去啦,让人看着都替你累得慌。另外金雷羽能破天下阵法,无论多么厉害的禁制,也照样来去自如。当然这也要视你本身的修为如何。最重要的是,在你未结婴之时,这金雷羽,就相当于你的一个身外化身一般,在危险之时,可以替你挡去致命的一击!”

    顾颜顿时吸了一口冷气,前面的都尚寻常,最后的这句话,可是真正的为她提供了一个保命之法!六根金雷羽,也就是说,可以为自己挡去六次重击,这对于顾颜这个经常出入于险地的人来说,无异于救命之恩。这样凝炼法宝的秘法,也只有宁封子这个来自于上古时期的器灵,才会知晓。

    她长呼了一口气,向着宁封子深深的行了一礼,“封子,多谢了!”虽然两个人总是不时的斗嘴,但这一刻,顾颜却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感激。

    宁封子倒也没推辞,受了她这一礼,却叹了口气,“因为,我也想让你变得更强啊,要是你总修不成元婴,怎么带我去找回原来的记忆呢?”

    顾颜一挥手,将外面的幻剑灵旗收去,随即她低啸一声,飞身而起,只觉得身体在空中轻灵无比,自己的背后,有无形的金光浮动,瞬息之间,倏忽来去,速度似乎更在紫云圭与原来的锦云碟之上。

    至于破阵之法,以及代身替死的秘法,便要到后面去慢慢研究了。

    顾颜飞身而起,站在数百丈的高空之上,看着远处碧波如洗,云雾茫茫,笑道:“那么今天,我们就到这茫茫大海之中,去走上一遭,封子你记得,见到外人的时候,不要轻易出来!”

    宁封子乖乖的钻进了混沌空间,至少以她现在的修为,见到那些元婴期的老怪,实在只有吃灰的份儿。

    顾颜思量着,这茫茫大海,应该在苍梧之南,那么自己便向北而飞吧,总会见到人迹。想到这里,她便催动背后的金雷羽,身形在空中迅疾如电,这个海岛飞快的离着自己远去。

    金雷羽之速,果然迅疾无比,只是短短的一个时辰,顾颜已经感觉到自己飞了有至少上千里,前面的天色正在渐渐变得暗起来,一层层的云雾不停的隐现,让她的视线越来越不能及远。可她飞行了足足有上千里,不单没有见到一丝人烟,连飞禽走兽都没见到一个。这茫茫大海,就真的如同死域一般。

    顾颜悬停在高空之上,说道:“封子,借朱颜镜一用!”

    朱颜镜无声的出现在她的头顶上,顾颜打出法诀,这面名为诸天宝鉴的宝镜,以她头顶为中轴,向着四周飞快的洒落光华。

    白色的毫光普照大千,忽然间在照射到东北方的时候,朱颜镜的镜面之上,忽然出现了一丝异变。不等顾颜说话,宁封子已经飞快的说道:“那边,好浓重的妖气!”

    顾颜虽感应不到丝毫气息,但朱颜镜上却清晰的显现出来,无数的灰色云雾正不停的向外纷扬,顾颜毫不犹豫的说:“我们就向那边去!”

    她心念一动,背后的金雷羽便无形的展动起来,一道金霞如电,簇拥着她向远方飞去。

    越是向东北方飞去,周围的雾气就愈加的浓重起来,到最后,一层层的黑色乌云,几乎将周围全都笼罩起来。几乎伸手不见五指。就算是顾颜以朱颜镜高悬在空,也只能照到方圆百余丈之远。

    无数的乌云挤在一处,只露出一条细细的缝隙来,像是一个长长的峡谷一般,顾颜的心中微微一动,这种地势,倒有些像当年她在栖云山后红枫谷,所过的一线天之情景。

    她脚步只略一停,周围无数的风声呼啸,浓重的腥臭之气已经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宁封子这时早就钻进了混沌空间,用手飞快的掩住鼻子,“怎么这么臭?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微笑起来,“这是海外的妖兽,它们久生于此,因此腥气极重。”她在归墟海中走过一遭,于海外的妖兽情况,大致有所了解,虽然来到苍梧,但大体却仍如一。

    当年在归墟海时,她不知道斩杀了成千上万只妖兽,剑下留下了无数忘魂,因此,虽然此地无数妖兽环视,但她的心中却隐隐有一丝兴奋之意。毕竟在这个如同死域一般的海域,终于见到了活物。

    无数黑云簇拥于身前,只留下一条窄窄的通道,根本看不清有多长,顾颜低声说道:“封子,你藏好了!”她摧动背后的金雷羽,身形如电,疾速的向前飞去,整个朱颜镜高悬在天,在头顶上飞速旋转,将周围放着一片清明。随后身形便向着这条峡谷中直没入进去。

    周围传来了无数的低吼之声,随后就变得暴怒起来,似乎是这些妖兽,见到顾颜打搅了它们的清静,而开始按捺不住了。顾颜刚刚冲入峡谷之中,就感到有股无比巨大的压力传来,让她的速度顿时便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两只蓝色的六翼巨鸟,便倏然间从黑云之中飞了出来。它们通体碧蓝,两只眼睛却凝炼如冰,一对清澄透亮的眸子之中,似乎空空如也,像是没有丝毫的视力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凝,她本能的觉得这一对不知名的巨鸟似乎很不好应付,这时它们扬起了长长的喙,双翅同时展动,一左一右的向着顾颜攻至。

    两只巨鸟还在远方,顾颜手中太阿剑尚未取出,忽然觉得头颅如受重击一般,体外的灵气顿时涣散,好在她身上附有金雷羽,天然的与她身心相合,就如同飞鸟的翅膀一样可以本能控制,否则若换成紫云圭,她这一下,必然要从上面跌了下去!

    这两只怪模怪样的巨鸟,它们居然可以直接对神念发起攻击!

    顾颜毫不犹豫,她人在空中一立,左手便飞快的划出,五面硕大无比的灵旗呼啸拔地而起,顿时将周围的灵气全都定住。她右手握紧了太阿剑的阿柄,丝丝的火灵,已经从她的指间渗透进去,金色的剑芒之上,五色火焰同时飞腾,她将本身的五道先天火灵,与太阿剑凝炼至一起,再加上融合了于洗剑池中所领悟的那千重剑意,此时的太阿剑,比起她刚晋阶结丹后期的时候,又不知厉害了多少。

    那两只巨鸟虽然天生具有异能,却似乎灵智不高,有些懵懂,一击不中,在空中略停了一停,这时顾颜夹杂五火的太阿剑已经飞快的斩至,落到它们淡蓝色的护身气罩之上,就感应到一股弹力,似乎再斩不下去。

    顾颜低喝道:“破!”五道火灵同时于剑锋上扬起,凝炼成为一个极小的光点,随后便“轰”的一声爆炸开来,五火合力,顿时将那层气罩击破,顾颜剑锋毫不留情的斩下。

    两只巨鸟同时低鸣了一声,它们的鸣声之中,似乎带着某种魔力一样,让顾颜的耳轮都不禁为之一振,若是修为较低的修士,恐怕都禁不住它们这一吼。

    但顾颜的神念,远比一般修士要强大得多,她这时目澄神清,丝毫不受这一吼的影响,剑锋毫不停顿的斩下,无数根蓝色羽翎被她一剑所割断,飘得漫天都是。

    而这一对蓝色巨鸟这时已变得无比狼狈的向前飞去,身后洒下了一片幽蓝色鲜血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时宁封子忽然叫道:“我想起来了,这是噬魂鸟!专门吞噬先天灵体的怪物,天哪,这里居然有这种东西,这样的妖兽,在上古时都不是很常见的!”她大声叫道,“你可千万要顶住啊,我还没炼到金身诀的第三重的,这时候只有被它们吃的份儿!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