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602章海外仙山(卷八终)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她手指轻弹,五道火灵便同时飞出,围拢在玉匣的周围,随即她的眉头便一凝,这个玉匣,并不像珠宫贝阙中的那个一样容易开启,似乎上面有着一道极为厉害的封印,以她五种火灵合运的威力,居然都不能开启这个玉匣。

    宁封子不知何时,又偷偷的溜了出来,她围着这个玉匣左看右看,嘴里啧啧的边声说着:“这个玉匣,就是从那道空间裂缝之中泄漏出来的吧,那道空间裂缝,一定是不知道连通着哪一座上古洞府,为何不掉法宝灵丹,偏偏是这个东西掉了出来?”

    顾颜被她一言提醒,也顿时想道:不错,为何偏偏是这个玉匣掉了出来,难道说感应到了某种气息么,它知道我曾经看过上半阙真经?

    而被那只金色巨鸟所开启的空间裂缝,背后又究竟是连通着哪里?

    她只知道,凤凰台的背后,一定有着一个极大的秘密,但这个秘密,却不是现在的她所能够窥视的。

    她这时才忽然间想到一件事,开口问道:“封子,我炼化那只蜃魔王,用了多久?”

    宁封子歪着头想了想,掰着手指,说道:“应该……有好几个月了吧,也就是我忍得住寂寞,不然的话,又没人和我说话,早就疯掉啦!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失笑起来,她屈指算了算,在进洗剑池的时候,约定的是三月之期,现在若无意外,苏曼箭等人应该早已经离开了此地,而她们并没有找到自己,也就是说,自己恐怕已经被封在了这洗剑池中了。不知道她们出去之后,会不会将此事禀告云池剑尊?

    顾颜这一生中,闯过无数大大小小的秘境,虽然这一刻被困于此,回头无路,但也并不显得如何惊慌,她想了想,便说道:“封子,我不瞒你,在当年,我也曾见过一个同样的玉匣,那个玉匣,似乎并没有这样难以开启。”

    她把当日在地心海眼之中的经历,捡重要的说了一遍。虽然她不是个擅讲故事的人,但经历曲折,也听得宁封子不断的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等顾颜全都说完了,她歪着头想了一想,才说道:“如你所说,在最开始的那个玉匣,其禁制应不在玉匣,而在那个金球之上。或许是因为当时地心的元磁神光,破去了金球的禁制,才能够让你这么容易的将玉匣开启。如果你想要开启这个玉匣的话,也要用同样的办法才行。”

    顾颜皱眉道:“身居此地,哪里去找元磁神光?”

    宁封子狡黠的一笑,“可也未必哦。元磁神光虽然难寻,却也不是没有代替之法。”

    顾颜精神大振,“别卖关子,快说!”

    宁封子还想吊一吊顾颜的胃口,看到她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才赶紧说道:“其实无论元磁神光,还是地心元力,都是天地间最为精纯本元的力量而已。你身怀混沌空间,又有九嶷鼎这样的异宝在身,完全可以以你空间中的紫金灵气,再加上九嶷鼎中那丝极为微弱的元气,加以代替,慢慢的将玉匣上的禁制融化。只是这个过程,肯定会很长。”

    顾颜问道:“要多久?”

    宁封子掰着手指头算了一算,“我想,至少也要八九年!”

    顾颜长出了一口气,这个时间,也算不上很长,想当年,她可足足在九天崖之下困了几十年!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天空,漆黑的天际无边无尽,皱眉道:“就算我炼化了玉匣,但如今凤凰台已经脱离了原来的方位,我们要怎样才能出去?”

    宁封子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,“其实不出去也无所谓啊,我觉得这个地方好得很,你不正好闭关参修一番吗?”。

    顾颜伸手敲了敲她的脑壳,“你是在朱颜镜里呆了几万年,有些呆傻了吧?我可不像你是个器灵,有那样漫长的生命!你肯定是有办法的,快说!”

    宁封子不满的打掉她的手,“说了你不能摆主人的谱了,怎么还敲我的头?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,看你敢不敢冒险啦!”

    她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,说道:“我观这座凤凰台,它在洗剑池中,似乎独立于天地之外,飘流不定,但每到一个特定的时刻,或者被某些灵机所触发,便会与外面的某个空间对接,出现原来的那道空间裂缝,我们可以通过那条裂缝离开!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如果裂缝之外,是灵气乱流,我们坠入进去,尸骨无存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宁封子摊摊手,“那就看运气呗。不过我想啊,对面更有可能是个上古洞府,那样我们不就发达了?”她很是无力的打了个呵欠,“我希望你赶紧变得强一些,这样我才能早点恢复我的记忆啊。”

    顾颜本身是个执着的性子,既然宁封子这样说,那么就算前面有多么危险,她也要试上一试,“如你所言,那么另一道空间裂缝,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开启?”

    宁封子懒洋洋的说道:“这我哪里知道?或者几个月,或许几年,也许要几十年。你就安心的等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如此!”顾颜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,随后,她便将九嶷鼎再度取出。既来之则安之,既然无法回头,那么,她就安心的在这里炼化这个玉匣,等待着空间裂缝再度开启的日子。她相信总有一日,她会有脱困的这一天!

    时光荏苒,倏忽即过,在这被无边黑暗笼罩的凤凰台之中,顾颜已经度过了足足十九年。

    在这十九年中,她一直按着宁封子所说,用九嶷鼎中的混沌元气,以及空间中的紫金灵气,来慢慢凝炼这个玉匣。

    而宁封子本来的估算,似乎是有了些误差,在第九年的时候,玉匣上的禁制,并没有丝毫被开启的迹象,这也让已经与她无比熟络的顾颜,狠狠的嘲笑了她一番。让宁封子脸色通红的躲到混沌空间中去,足足半年不敢出来和顾颜说话,只能孤独的和其其玩耍。

    但顾颜却可以感觉得到,她的办法是对路的。这些年中,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玉匣上面的禁制,正在一丝丝的被松动,因此她昼夜用功,勤炼不缀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第十九年的时候,她感觉自己已经触破了那最后一层禁制,离玉匣开启的时辰不远了。

    而这些年,凤凰台一如既往的笼罩在黑暗之中,头顶上的空间裂缝,并没有一丝一毫开启的迹象,而顾颜也没有感应到一丝一毫它人的气息。她甚至怀疑,外面的苏曼箭等人,是不是已经将自己遗忘了。无边的黑暗,让她不知道时日之过,但却也磨炼了她的心境。让她本来已经达到结丹后期的境界,开始慢慢的稳定下来,而这个日复一日的炼化过程,也让她与自身的火灵,以及九嶷鼎中的元气更加的融合起来,顾颜感觉,自己似乎只差一只脚,就可以迈入到结丹圆满的那个门槛之内。成为元婴之下,境界最高的那一批人了。

    宁封子不知何时,已经悄悄的从空间中钻了出来,在这几个月之中,她也感应到了玉匣的变化,似乎上面的禁制很快就要被炼化,离开启之日不远了。

    顾颜端坐在那里,五道先天火灵,正在她的周围不停飞舞,九嶷鼎端立于她的面前,玉匣就静静的浮于其上。她忽然说道:“封子,借你朱颜镜一用!”

    朱颜镜无声的出现在她的头顶上,一道玄光飞快的照射下来,无数紫金色的灵气飞快向着中央涌起,在下方聚成了一朵紫金莲,将玉匣包裹在其中,顾颜的法诀飞快打出,五道火灵同时聚拢在她的指尖,手掌如刀般向下一划,空中一只金色巨手从天而降,“哗”的一声响,无数的灵气瞬间被她全都收拢而去。

    紫金莲随之绽放,玉匣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无数耀眼的金光,在这一刻似乎耀满了天际,大千世界之中,无数莲花盛开,玉匣静静的躲在金莲之中,光华灿烂之下,一张薄如蝉翼的金色手卷浮了起来。顾颜伸出手,便将其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这时宁封子忽然叫道:“你看!”

    天空中,传来了无数奏鸣之声,如仙乐纶音一般,让人心怀大畅,无尽的黑暗似乎在这一瞬间被驱散,在顾颜的头顶上,有一条细微无比的缝隙,这时正慢慢的裂开。

    宁封子大叫道:“我明白了,玉匣开启,打破了凤凰台的平衡,灵气的波动,才会开启那一道空间裂缝!”

    顾颜这时已将那张金册抓在了手中,无数的光华正慢慢的收敛起来,那道裂缝在只开启了数尺之外,就不再向外扩,开始缓慢的向内合拢。宁封子叫道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,快走啊!”

    顾颜在这一刻,心中居然起了一丝胆怯。她神念一扫,便知道,手中的这张金册,确实正如自己所想,正是下半阙的烈火真经。她真的有希望修成火灵婴,成就向往已久的元婴大道。在这一刻,她有必要去后面的空间裂缝中冒险么?

    但随即她就哑然失笑,自己这一生,不正是在无数的艰险之中图存,才最终走到了今天的么,怎么在面临大道的门槛之时,却又心生胆怯?向前未必无路,回头或许是蹉跎。顾颜回头看了一眼,那尊金色巨鸟的雕像,正如这十九年中,一直静静矗立在她的身后。顾颜深深的点了一下头,“不管你身上藏着什么样的秘密,相信我们还会有再见之期,再会!”她将所有的法宝都收进混沌空间之中,随即,便举步上前,迈入了那道空间裂缝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顾颜的身影,被无穷的黑暗所吞噬,那道裂缝开始慢慢的合拢,当最后一丝痕迹,于虚空之中消去的时候,凤凰台忽然飞快的摇动起来,无尽的虚空之中,像是凝成了一个巨大的蛋壳,然后就这样一块一块的碎裂下去,整个凤凰台,都隐没在了这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已经沉寂了许久的洗剑池水面之上,忽然间无数的水柱冲天而起,整个水面上波浪翻腾,就像是有水怪作乱一样,藏剑山庄中负责看守的弟子大声叫了起来,飞快的冲回了山庄之中报信。

    得到讯息的苏曼箭,飞快的自静室之中而出,她满头青丝飞扬,依旧灵气十足,在这十九年中,她静修参悟,终于晋阶到了结丹后期。

    当她飞到洗剑池上的时候,便看到远处的一个身影正迅速赶来,那个身材高大的少年,正是方硕。十九年中,他居然真的信守自己的承诺,没有离开藏剑山庄一步。他每日都会来洗剑池边,等候着顾颜的出现。就算是他的师尊,金刚门那位元后大长老飞快斥责于他,都没有能够让他改变自己的心意。方硕曾经自嘲的说:我就如金刚山下的一块石头,又臭又硬,已经改不了了。

    云池剑尊等此时都不在,藏剑山庄中只有叶云霆一人坐镇,这时他已驾剑光飞来,见到池面上波涛汹涌,脸色顿时一变,说道:“所有弟子各守原位,不得妄动,我入池一探!”

    在这十九年间,洗剑池曾在开始被尘封了几年,随后几位剑尊入池查探,却发现里面并没有异常,于是又开始向弟子们开放。只是一直没有寻觅到凤凰台的踪影,它似乎就这样消失在天地之间。因此顾颜的踪迹,也一直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无论苏曼箭还是方硕,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叶云霆这一去,足足用了四十天,才从洗剑池中出来,他的脸上露着疲惫之色,说道:“这一次,居然真的见到了凤凰台!”

    他不等苏曼箭等人说话,便又接着道:“你们不要再想了,里面空空如也,并没有顾颜那个小姑娘的踪迹!”

    苏曼箭与方硕顿时愣在了那里,似乎这些年的等待,都一朝成空。她喃喃的说道:“怎么会这样,难道说,她真的早就被吞噬进了空间裂缝,生死不知了么?”

    叶云霆脸上的神色,却颇有些奇怪,他缓缓的说道:“藏剑祖师当年,曾为凤凰台,留下过一道谒语,没想到今天真的得以应验。”他低声吟道,“凤凰台上凤凰游!”

    苏曼箭不解的看着他,叶云霆却说道:“等你的师父回来,你就告诉他这句话。说是凤凰台的下半句谒语,即将应验了!”

    苏曼箭愕然道:“师叔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叶云霆道:“我心中偶动,或许是自己的机缘到了,我要重回结婴之地,准备晋阶元婴中期!”说完这句话,他长袖一拂,背上所负的那柄大剑飞起,人剑合一,一道剑光,迅速的向着远方飞去。

    苏曼箭望着他的背影,不禁愕然。要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叔,他结婴之地,远在几十万里之外的大海深处,这一路之上,无数阴险,妖兽毒虫,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回来?

    默然不语的方硕,这时终于长叹了一声,说道:“或许我这些年,还是白等了。罢了!”他飞身而起,居然再不停留,向着南方径直的飞去。

    苏曼箭看到他所去之处,正与金刚门的方向相反,不禁奇道:“你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硕遥遥的说道:“我去东南,听说碧霞宗的总坛,是在云泽吧?毕竟那是她身为长老的门派,还有传承遗留,我要为她看顾!”

    苏曼箭远远的喊了一声:“保重!”便看着他的背影,飞快的没入了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当顾颜睁开眼睛的时候,似乎还有些恍惚,她觉得自己像是只不过眨了一下眼睛一样,在她历次所经过的传送阵中,这是最为轻松的一次了。当她清晰的感应到自己的双脚已经踏在了地面上的时候,顾颜才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景象,顾颜发现,自己现在,正身处在一个小小的山洞之中。这个山洞大概只有几丈深,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,这究竟是到了哪里?

    这时混沌空间中的宁封子早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,她向外探了探头,深吸了一口气,“这里的灵气真是稀薄啊,比原来的地方差远了!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笑了起来:“先前你所呆的地方,那是先天秘境,怎么能与之相比,再说,空间中的灵气难道还不够你取用的?我问你,你重修境界,修到第几重了?”

    自从顾颜开始在凤凰台上凝炼玉匣之后,宁封子就煞有其事的说也要开始重新修炼,她所修的功法,据说是原来那位主人所创出的,专门用于灵体修炼的功法。共有九重,名叫九转金身诀,修到最高境界,就可炼成万劫不灭的九转金身,在宁封子仍有记忆的前世,她也只不过是修到了第七重而已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她却要从头开始练起,但据宁封子说,这套功法,只要练到第四重,便足以和元婴修士媲美,是以顾颜也非常期待。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,宁封子的声音顿时便小了许多,她绞着手指说道:“这里的灵气,跟我当年所处的环境,实在是差得太远啦。足足花了我十几年的时间,都没有把这套功法修至第二重!”

    顾颜莞尔而笑,放下这个话题不提,她扬起头,吸了一口气,只觉得这里的空气,似乎比原来在藏剑山庄还要更加清新,灵气也稍微浓郁一些。

    她举步而出,到了洞外,才发现,自己其实是站在了一块极大的礁石之上,不远处便是洁白的沙滩,远处海天一线,碧波千顷,自己居然身处在一个海岛之上!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不禁惊讶起来。正如她先前所说,整个苍梧大陆,如同一只浮在水面上的巨龟一样,将中原地带封锁于内陆之中。最近的大海,也在十数万里之外,中间隔着万里流沙,无数的艰险,很多修士终其一生,都没有见过大海的影子。

    顾颜在神州大陆之时,曾走过数万里的海岸线,但在苍梧中,也同样没有见过大海,没想到在凤凰台上,她踏入空间裂缝,即没有陷入什么绝地,也没有走到狗屎运进入了某个秘境,而是径直将她传送到了十几万里之外的大海!

    只是这里的海域,是否就是苍梧之南的大海呢,离苍梧大陆,究竟又有多远?

    顾颜微微皱眉,不管怎样,只怕她一年半载之中,再难回归苍梧了。虽然说,她作为一位修士,为了追求大道,可以放下心中所有的牵挂,但苍梧大陆,她才只不过窥到了一鳞半爪,还有那样多的秘密等待着她去探寻,顾颜实在不舍得离开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既来之则安之,还是先看一下周围的环境再说吧。

    她所在的这个海岛,方圆只有数里,岛上并无人烟,也没有飞禽走兽的踪迹,这让顾颜感到十分诧异,在这样的灵气浓郁之地,又无人迹,照理说,应是妖兽盘踞的盛地才是。

    她飞身而起,站在了数百丈的高空之上,向着四周望去,远处碧波如镜,在日光映照下,发出碧蓝色的光华,耀人眼目。在海面之上,也无一只飞禽的踪迹。

    顾颜看了半晌,才落下地来,这里虽然灵气浓郁,但似乎像是一片死域,就连树木都没有几棵,更不要提灵草灵果之类的了。她若有所思的道,“封子,你见到了么,这个地方,好生奇怪。”

    宁封子来到了这个灵气极不充裕之所,连人都开始变得懒洋洋起来,“这有什么稀奇的,这里生气太薄,灵气似乎被什么东西所镇压,若不是深山大泽,就一定是有极厉害的妖兽盘踞!”

    顾颜放眼看去,四周一片茫茫,她沉思了片刻,说道:“此地虽是大海,我亦当闯之,只是在这之前,我先要办几件事!”

    她从怀中将一个玉匣取出,郑而重之的开启,在里面,放着的是那张薄薄的金册,以及宁封子从九嶷鼎中抢出的六对金雷翼。

    PS:这个地图,是苍梧的延续,不会离开很久,还会回去,大家放心,不会像由神州至归墟海一样,苍梧的线不会断的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