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96章阵图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顾颜这时可没心思去听宁封子在说些什么,在勉强说出了那句话之后,她便全力的将神识封闭,来应对面前的这场危局。

    在她身前的蜃魔王,这时似乎整个法身都快要凝炼成形,在它的背上,无数块甲片正在慢慢的拼凑起来,一条条的火灵气顺着脉络向中心聚拢,在它整个后背的最中心处,堆积成了一个黑色的五芒星,正开始慢慢的发出光华。

    蜃魔王高高的昂起头,它用灯笼一般大的眼睛怒视着顾颜,忽然间张开了口,一条黑色的火焰便突然间喷了出来,飞快的向着顾颜的头顶上罩去。

    顾颜手指打出灵诀,一丝九幽墨焰便飞出去,将蜃魔王所发出的火焰挡住。

    但她以火灵护身,面对着火池中无数的太阴地火,本来只是苦苦支撑,这时分去了一丝,似乎像是拿走了那最后一根稻草一样,本来已经脆弱无比的护罩顿时支持不住,火焰忽然间向内一缩,随后便轰然而开,无数的火焰飞快涌来。

    无比精纯的火灵气转眼间便席卷了顾颜的全身,强大的压力似乎在碾压着她体内的每一处窍穴,每一条经脉,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顾颜的体内传来了两股截然不同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躯体上的无比痛楚之下,却是自识海而来的那种极大愉悦。精纯的火灵气像是寻找到了家一样,飞快的向着顾颜的体内没去,一股股压力渗入到她的混沌空间之中,将里面已经散落开的三道火灵,慢慢的凝炼成形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种天地间无比精纯的元力,才能够冲破顾颜混沌空间的阻隔,让已经死去的三道火灵重生。

    本来在火池之中,虽然直通地心的太阴地火,但灵气仍然不够精纯,并不能形成那种天地间最为本源的火之元力,但偏偏在火池之中,还生有这样一只蜃魔王。

    众人将火池开启,蜃魔王自毁己身,冲入火池之中凝炼法体,将地心之处最为本源的火元力调动出来,再加上顾颜的先天火灵,在这里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地心环境,无比强大的压力护罩。

    顾颜自己还不知,除了她这种身怀空间异能,又有先天火灵护体的怪物之外,就算是换了外面的任何一个人进来,也只有在太阴地火之下,灰飞烟灭的份儿。

    只是顾颜的心中不禁苦笑,现在我似乎也快不行了!

    在她混沌空间中飘散着的三道火灵,在无比精纯的火元力压制之下,开始慢慢的向内凝结,开始凝炼成形,散落的灵气也像是变得有了生机一样,无数的光华于混沌空间中升起,一青一红的两道红线火不停的穿梭来去,无数朵端明焰升起,像是在空间之中,点燃了无数盏明灯一样,而飘荡在混沌空间中,无处不在的紫金灵气,在火元力的压制之下,开始慢慢向着三道火灵中渗了进去。

    宁封子惊讶的伸着舌头,“这是在以火无力,为她凝炼火灵啊。混沌空间的灵气与火灵相合,凝炼而出的本命元气火灵,万劫不灭。这是只有上古时那些肉体最为强横的苦修士才会用的法子,她居然也会?”

    顾颜如果知道她所说的话,大概会没好气的大骂她一顿,我知道个屁!

    虽然她对体内的变化了如指掌,也知道火灵正在外面那股压力之下慢慢成形,混沌空间中产生的变化,就如同是晋阶时领悟大道一样,在她的识海之中产生了无比愉悦之感,像是万法空灵,寂灭虚空一般。

    但从她体内所传来的痛感,却清晰的提醒着她,那无穷的压力,也正在不断的破坏着她的经脉,顾颜感到,似乎是在归墟内,她第一次结丹的时候一样。七宝金幢带来的先天之火,虽然帮她凝炼金丹,但也将她体内的经脉彻底的破坏,让她不得不二次重修,而现在的情景,似乎与那一次差相仿佛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则不只是破坏经脉这么简单,那从地心而来的火元力,根本不分敌我,恐怕还没等火灵凝炼成形的时候,她早就已经被焚得形神俱灭,化为飞灰了。

    她飞快的调动着法诀,想要将体内的火元力逼出来,在这一刻,她飞快的下了决断,就算是体内的三道火灵爆裂,那也不能去把自己的性命押上去,何况,这一场赌注,她并没有什么取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但火元力深入她的体内,与她的火灵气无比相融,混合为一,不分你我,根本无法分离而出,而在此时,在顾颜的身前,忽然间起了一道冲天般的火焰,无数的火焰如同火山喷发一样,飞快的向上升去,在烈火环伺之下,一只身躯凝炼缩小了无数倍的妖兽,出现在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这只已经凝炼成法身的蜃魔王,现在的躯体变得只有盘子一样大小,身上本来的百余条足,全都已经消失不见,在它的背上,形成了一个如同八卦一般的图案,在正中心,一黑一白的两个圆点,正在不停的流转,形成了无数的变化,让人一见便觉得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而它身体上本来的六对翅膀,这时已经全都变成了金色,长长的向外延伸出去,边缘锋锐而又尖利,像是能够割断一切阻隔一样。

    它高高的昂着头,目光中露着睥睨一切的神采,六对翅膀向外扬起,在它的腹部之下,原本内丹所在,那个蜃魔最为薄弱之所,原本方硕一拳所击出的痕迹这时已经消失不见,而是生出了一对利爪,顾颜的目光顿时一凛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蜃魔中的万魔之王,在凝炼出第二重法身之后,便将原来的弱点全都弥补过去,现在它傲然的站在那里,无数火焰在四周飞腾,像是拱卫着它一样,在这一刻,它睥睨天下,就如同这火池之中的王者。

    宁封子焦急的声音传了出来,“小心!它现在刚刚凝炼出法身,还没有能够控制整个火池,你要先发制人,否则等它控制了全部火池,你就要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顾颜心中苦笑:现在我自保尚且不及,哪有这个本事去灭杀蜃魔王?

    无比精纯的火元力仍然在她的混沌空间中不停的冲击,忽然间在混沌空间中的一个秘处,有一道蓝幽幽的光华,在无声的升起。宁封子惊讶的叫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也正在此时,蜃魔王展动六翼,从它的口中,发出了一记尖锐无比的啸声,两只利爪飞快的向着顾颜扑过来。

    顾颜一扬手,紫罗天火与九幽墨焰凝炼而成的细线,便从她的手中激发出去,但这时她的体内,灵气运转已经滞涩无比,那道火灵散发而成的光幕,被蜃魔王一冲而破,转眼间便到了她的近前。她几乎可以看到蜃魔王脸上所发出的狞笑,似乎要将她彻底的吞噬掉。

    这时,宁封子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,在顾颜的体内,忽然间有一道无比炽烈的蓝色光华,飞快的由混沌空间之中冲了出来,随即一块蓝色的玉版,高高的悬在了顾颜的头顶上,从玉版之上,散发出了无数蓝色的光点,飞快的向着火池的四处飘落开去,无比肆虐的火焰,在这无数蓝色光点的压制之下,飞快的平复下去。在这一刻,顾颜似乎感觉到,那一丝丝的火元力,居然可以听自己的心意,随意掌控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顾颜也不禁瞠目结舌的看着这种变故,“这玉版,难道是,整个火池的阵图?”

    她脑子中飞快的转念:“不错,这不是一般的阵图,这是能够压制整个火池的玉版金册,就如同当年镇压归墟的秘图一样!”

    这张玉版之上,将火池中所有的灵气阵眼,以及灵脉分布,都一一刻录其上,有了这张玉版,再加上顾颜在阵法上的造诣,便可以通过玉版,控制整个火池!

    顾颜划动灵诀,无数的火元力便从她的身上离体而去,而在她体内的混沌空间之中,宁封子欢喜的拍着手,似乎在空间之中,都回荡着一种跳脱而飞扬的气氛,无数的紫金灵气都像是有了生命一样,不停的渗入到弥漫在空间的三种火灵中去。

    在顾颜调动火元力之后,三道火灵便从她的体内飞出,在空中不停的回旋飞荡,而丝丝的紫金灵气,仍在不停的向着火灵之中渗入,这是一个真正的凝炼和炼化过程,将原本的火灵,炼化成与自己心意相通的先天灵火,这样的机缘,这样的造化,也只有在这个火池之中才能发生。

    顾颜这时才想了起来,这张玉版,是莫离在与她分别之时,随手扔给她的。顾颜并没有当成什么宝贝,只是随手的丢到混沌空间之中,与玄晶等物放在一起。但在这一刻,它却感应到了外面的火元力,而自行的激发出来,一下子便让顾颜控制住了整个火池的局势!

    远在藏剑山庄的试剑堂中,正埋首在一堆丹炉与残剑之中的莫离,这时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来,向外面望去,口中喃喃的说道:“这个小姑娘,居然真的进了火池?”

    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莫测高深般的笑容,“嘿,我把这个东西给她,也不过只是碰碰运气罢了,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能进入火池这样的秘地。看样子,师兄,你在洗剑池中计划的大计,大概又要推迟几年了吧?”

    他的眉头又突然皱起来,“可是……似乎有些奇怪,这次阵图的反应,似乎有些过于激烈了啊?”

    莫离自然不知,顾颜在火池之中,因为蜃魔王的出现,而引发了火池之中,最为精纯的地心太阴地火元力,从而使阵图也有些压制不住那里的火势,只是顾颜对阵法之学极为深湛,如果换了旁人,恐怕会控制不住这里的火势,从而让整个玉版都爆裂开去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刻,顾颜却有着一种极为畅快难言的感觉,一图在手,整个火池都在她掌控之中,三道先天火灵上残存着的气息,已经全部被火池内的火元力所化去,现在她的紫金灵气,正慢慢的渗入到火灵之中,将整个火灵收归于己有。

    而面前的那只蜃魔王,在顾颜手执玉版之后,已经生生的不能寸进,本来可以作为它助力的火焰,在这一刻全都成为了束缚,将它的四肢百骸牢牢的锁住,它的目光顿时变得惊恐起来,看着顾颜,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怎样的变故,面前的这个对手,又要对自己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顾颜发出淡淡的微笑,在这一刻,她颇有一种宠辱不惊的感觉。面前的三种火灵,在紫金灵气的渗透之下,正慢慢的变得与她心意相通,这种慢慢炼化至本元的感觉,就如同是领悟了大道的真谤,其畅快之处,远胜常人所能想象。

    她深知此刻的机缘难得,或许稍纵即逝,因此就连面前的蜃魔王她都顾不上了,只是飞快的操控着法诀,将那三道火灵慢慢的炼化于己身,至于火池之外的万事万物,她都已如不闻不见一般。

    无数火元力在玉版的控制之下,开始不停的上下翻腾起来,而在顾颜没有留意到的地方,整个火池,其方位似乎正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。

    在混沌空间中的宁封子,最先察觉到了不对,她飞快的说道:“为何周围的方位在不停变化,你在外面,可有察觉?”

    顾颜正全神的炼化三道火灵,对周围的一切视如不见,听如不闻,虽然听到宁封子的话,但她也只将一丝心神分到了玉版之上,发现玉版上灵气稳定,并无变化之虞,便又全神的炼化那三道火灵。

    而在她身前的蜃魔王,这时却露出了极为惊恐的表情,这只号称万妖之王的灵种,似乎隐隐的察觉到,有极大的危险,正在向着它悄悄的临近。

    远在数百里之外的试剑堂中,正埋首于丹坛与残剑中的莫离,忽然间骇然的抬起了头来,“为何我与那块玉版之间断了联系?”以他剑尊的修为,那块玉版上寄有他的神念,他可不相信顾颜有这个本事,能够将他的神念隔绝甚至炼化。

    莫离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凭火池中的那些太阴地火,不可能隔断我的神念啊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随即他便想到一个可能,脸色顿时一变,“难道,她触动了火池中心的火元力?”

    如果换成了另外三位剑尊中的任何一位,即使是叶云霆,恐怕也要大为震惊,赶紧去想办法。要知道顾颜以一位结丹修士之力,强行运使火之元力,犹如顽童驭使大斧巨锤,远超过她自身的能力,稍一不慎,就是身灭魂消的下场。而洗剑池,只怕也要迎来一场大变。

    但莫离却对这些全然不在乎,他“嘿嘿”的笑了起来,“这个女娃娃,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啊。老子上次在火池里呆了十几年,都没有找到地心元力的真正来源所在,她居然一去就将其引发。嗯,把玉版给她,确实是个好选择。”

    他用手摸着下巴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按我的猜测,地心元力所在,应该就是通向那个地方,不知道她有没有机缘,去碰一次呢?”

    顾颜自然不知道在百里之外,有一位剑尊对她的际遇念兹在兹,一直不忘,不过就算她听到了莫离的话,大概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当那三道火灵上的气息,终于被火元力完全炼化,而本身也全被紫金灵气所渗入,三道火灵本身的颜色虽不变,但在外围,却都罩上了一层朦胧的紫气,看上去愈加显得华丽而尊贵无比。

    但这时顾颜却骇然的抬起头,她这时也发现了,悬在空中的玉版,居然早就变了颜色!

    在玉版之上,无数的蓝色光点,正一波一波的褪下去,将本来是蓝色的玉版,渐渐的越来越浅,最后居然变成了白色,而身前的火焰,也正以极快的速度,向着后面飞快的敛去。她甚至可以感觉到,自己与面前那只蜃魔王,其所在的方位,也正在飞快的向后退去。只是因为周围的火焰也同时在退,相对的距离没有发生变化,才让她没有察觉而已。

    但这却让顾颜更加的震惊。

    那玉版是整个火池的阵法总图,火池之中,一草一木,千变万化,全系于图中,出现了如此的异变,她居然没有在玉版之上得到丝毫的感应,这也就是说,有另外一股强大至足以压制玉版的力量,已经牢牢的将其克制住,让自己身陷于局中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这次她不用分析也会知道,以外面沈梦离的修为,不管他再怎样的狡诈如狐,终究没有这样的实力,难道是元婴剑尊出手?

    她的心中飞快转过了千万个念头,在空间中的宁封子不屑的说道:“刚才不听我的,吃亏了吧?”

    顾颜没好气的说道:“好了,刚才是我错了,我的大小姐,你快点想个办法吧。”这时的顾颜,连同的火池中的漫天火海,都飞快的向后退去,她虽然能控制整个火池的阵法变化,但这样的后退却是身不由己。就好像是有人以大法力,将整个火池硬生生的搬移了位置一样。她虽然能够控制整个火池,却对外面的情况无力可及。

    宁封子哼哼着说道:“我看你不要白费心思啦,多半是地心的火元力异变,将整个火池的方位移位,这是真正的地心元力,只有两极的元磁神光可以相比,以你的本事,想要与地心元力相抗,那不是螳臂当车吗?”。

    顾颜的额头上顿时浸下了一层冷汗,她在地心海眼之处,可是真正见识过元磁神光的威力,虽然远隔海眼数十万里,但神光之力,仍将她的火灵全都削去,若非遁入混沌空间之中,早就灰飞烟灭。难道说这火池,居然可以直通地心,强大的火元力,要将她们这一行,直拖入地心中去?

    这样的危急之时,顾颜却突然有了一个莫名的想法,她问道:“封子,你当年的主人,她的神通,可以与地心元力相抗么?”

    宁封子的脸上露出了怅然之色,“主人的力量,神通广大,举手投足间便可以毁天灭地,但也无法与真正的自然之力相抗,顺为人而逆成仙,但就算是仙人,也不可能真正的宇宙间的本原力量相抗啊。否则天地不存,仙人之力,又何处所依呢?”

    她的话中,像是有着极大的深意,顾颜似乎若有所悟,但一时又抓不到方向。

    不过宁封子随即又叫道:“你不要和我扯这些没用的啦,赶紧想法子逃生要紧!”

    这时,顾颜已经能够感觉到火池正在飞快的向后退去,她说道:“我想洗剑池,不可能真正的通向地心,这里的火元力虽有源头,但若真的通向地心,那么洗剑池焉能万载长存?而且,封子,你一定知道逃脱火元力的办法吧?”

    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自己的这个器灵,虽然也有着一点小心思,但却是极容易被人看穿的,如果真的陷入了绝地,那么她哪有这么好的兴致,跟自己这个主人斗嘴,在她的心中,必然是有着主意的。

    果然宁封子的脸顿时红了,似乎是没想到自己的心思被顾颜所猜到,她随即撇了撇嘴,“你也真是笨,火元力是挟带着火池一同后退的,你跟它埋葬干什么,你把火元力甩掉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顾颜哈哈大笑起来,自己果然是身在局中,居然有些傻了。不错,她通过玉版阵图,控制着整个火池,只要将玉版弃掉,放弃对火池的控制权,那么火元力自然不会与自己为难。反正现在火池之中,任她来去,她大可以甩手走掉,就算眼前的这只蜃魔王,也拦不住她。

    不过,顾颜这时的心中却起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,她看着空中正在飞翔着的玉版阵图,本来准备打出灵诀的手又慢慢的收了回来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