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94章举身入火池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顾颜淡淡一笑,她手指轻弹,方才凝炼不久的九幽墨焰便从指尖上飞出,一朵墨莲于空中绽放开来,顿时便将它身上的黑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秦明月的双眉微微凝起,全心控制阵法的盛华兰没有留意,她却有自己的眼光,这个女子,身上居然怀有两种先天火灵?

    她忽然间想到了莲花生大师曾无意中提到过的,一个源自于上古时的传说,喃喃的说道:“难道说,她是那个天命所归之人?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她的脑中一闪而过,随即江瑶伽便吸引了她的目光,在方硕击下了最后一杵之后,那面石壁终于抵挡不住他的巨力,无数的裂纹向着四周开始散布开去。这时江瑶伽才无声的出现在他的身侧,她面色凝重,双手寒气森森,凝冷如冰,一对洁白如玉的手掌,无声的印在了石壁的上面。

    随即咔啦啦的暗响之声传来,她双手陡然间向回一手,那片石壁瞬间变成了漫天的石粉,向着后面重重的飘扬而去。

    顾颜的全身一震,在这一刻,她似乎顾不得眼前的蜃魔王,她只觉得在身后,有着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,在不停的召唤着自己。这时宁封子叫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顾颜喊道:“你闭嘴!”她的身形忽然间于半空中硬生生的停住,抛下眼前的蜃魔王不理,一道紫光向着后面电射而回。

    石壁被江瑶伽以寒冰真气无声的震碎,随即无比炙热之气便从里面喷发了出来,首当其冲的三人只觉得“呼”的一声,一股热浪从自己的身上卷起,三人大骇之下,飞快的向后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石壁崩碎之后,呈现在众人眼前的,是一副让人无比震惊的景象。

    而顾颜却与他们背道而驰,在众人感觉到危险,开始向后飞退之时,顾颜却驾着紫云圭,径直的冲入了石壁之后。

    在这石壁之后,居然是一个四通八达,无比广大的空间,顾颜甚至有一种错觉,这里的大小,可以比得上整个洗剑池!

    在这里,顾颜感受到了一种极为亲切的气息。空间之中,无数飞腾跳跃着的,全是火焰。各色各样的烈焰,在这里肆无忌惮的飞扬着,炽烈的气息扑面而来,这里是一片浩荡无比的火海!

    在石壁被破之后,无数的火焰失去了阻碍,拼命的向着后面激发**过去,浩荡无比的烈焰洪流,似乎要将眼前的一切全都吞噬掉。

    蜃魔王发出了“嗷嗷”的大叫声,像是极为欣喜和雀跃一样,无数的火灵气在周围飞扬,它就像找到了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。

    苏曼箭喃喃的说道:“这是火池么?五大秘地之一的火池,原来蜃魔的残魂,被一直封禁在这里!”

    而只身闯入了火池的顾颜,身处烈焰包围之中的这一刻,她感到了无比的舒适,似乎自己天生就应该存在于此一样,无数看上去炙热无比,但在她感觉起来却温暖如玉一般的火灵气,正不停的在她周围环绕着,那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感觉,就像是天地间的每一寸、每一分,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,与自己心灵相通一样。

    其其似乎也感受到了顾颜的心情,它在混沌空间之中,欢快的跳来跳去,笨拙的身躯圆滚滚的在地上跳着,看上去十分的滑稽。

    宁封子蹲在地上,用两只手摸着耳朵,恨恨的瞪着其其,“神气什么,不过是地火之精嘛,就高兴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在烈焰席卷而出之时,那些蜃魔的残魂,都如同见到了平生最可怕的事物一样,飞快的向外逃去,被烈焰扫中边缘的残魂,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,就在空中倏然化作了一缕青烟消散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祭起了护身法宝,将全身护住,放眼看去,在石壁之后,漫天的火海无边无尽,虽然他们暂时并不惧怕这些火焰,但想要穿行过去,似乎也是一件极为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曼箭叫道:“顾姐姐,你快退出来,火池的中心,是太阴地火之精,万火之源,能焚万物,就算有先天火灵,也难抵御的!”

    顾颜身处于烈火池中,周围如万朵金莲绽放,听到苏曼箭之声,她全身才忽然间一凛,似乎这一座火池中,有着无穷的魔力,让她情不自禁的就投入于此,但现在,只觉得在火池的深处,隐隐的有一股强大之力,将自己的全身吸住,像是无法脱身一样。同时一股烦躁之意也开始慢慢的从心底升起。

    就好像先将其置入一个温水池中,乍一开始,自然舒适无比,随后再慢慢的加热,等人感觉出其热度的时候,却已经无力脱身了。

    宁封子蹲在混沌空间里,两只手不停的捋着耳垂,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,嘴里嘟囔着:“不听我的吧,现在是不是吃苦头了?”她看到在面前不停跑来跑去的其其,哼道,“你这个傻家伙,等你主人被烧死了,你还蹦跶的起来吗?”。

    其其本来正欢快的跑着,像是如鱼得水一样,听到宁封子的话,忽然间就愣住了,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她,似乎以它现在的智力,还不能够理解这么复杂的意思。

    顾颜站立在火池之中,苦笑了一声,这一回,自己可有一点作茧自缚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体里,有着两种泾渭分明一般的感觉,一边是体内的火灵气,与火池之中的灵气遥相呼应,几乎想冲出体内,与外界灵气合为一体,另一边,外面的火灵气正开始慢慢变得炙热,似乎要将自己体内所有的气息一焚而空。

    苏曼箭额头上这时已浸出了汗珠,她扬声说道:“顾姐姐,你听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这时她身边的盛华兰忽然说道:“你不要再喊了,火池中心,有源自地心的太阴元力,与南北两极的元磁之力呼应,恐怕她已经被困在其中,不能脱身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说来很是平和,并没有带着讥嘲之意,倒让苏曼箭颇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盛华兰淡淡的说道:“你别看我,她所炼剑阵的手法奇异而大胆,别出机杼,确实在我之上,我还想等她出来,好好的和她比试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苏曼箭无奈的笑了笑,她知道盛华兰虽然有些小心眼,但却是向来光明磊落的性子,说出来的话,便是光风霁月,不会有差的。似乎她对顾颜的印象,开始慢慢的变好起来呢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却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这时的火池开始慢慢变得稳定下来,不再像先前一样沸腾,飞腾在空中的无数火焰,仍在缓缓向着四周渗去,却不像刚才那样气势如虹。一直没有作声的江瑶伽忽然说道:“小心那只蜃魔王!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霍然回头望去,这时那只蜃魔王的身形已经暴涨,硕大的身躯上**出无数的赤红色电光,如一道闪电一般,向着前面飞快冲去。江瑶伽喝道:“快拦住它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有不解之色,看那只蜃魔王所去的方向,分明是奔着火池而去,它不是本来就被困在火池之中的么,这样子不是自投罗网?

    云裳谷的弟子博闻强记,为苍梧之冠,在此地之人,大概也只有江瑶伽对蜃魔有几分了解,她飞快的说道:“蜃魔王是天生的妖王,它与一般的妖兽不同,要经过三蜕三化,才能成为最终的上古大妖灵种,它再度冲回火海,是要蜕去身上的第一层壳了!”

    果然蜃魔王在冲出来的时候,它身上已经开始不断传来“咔啦咔啦”的响声,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见到,它身上所出现的道道裂纹。

    在火池倒泄之时,秦明月与盛华兰两人所布下阵法,根基已被撼动,而蜃魔王则借着火势,一冲而出,它身上似乎背负着无比沉重的枷锁,偏偏冲出来的速度又是如此快捷,似乎它的身躯可以摇动天地,盛华兰只觉得手腕上传来一股巨力,无数股力道从那四块玉版中生出,如果不是她压制得力,居然要将这四块玉版生生的冲垮。

    四座旗门这时自行的拔地而起,居然是秦明月已无力再压制地脉,不等人说,沈梦离与方硕已分自左右迎至,将蜃魔王的去路硬生生的拦住。沈梦离左手摇动他的羽扇,身形变化如风,分自四面八方而动,就像是在空中出现了无数化身一样,劲风一道道的扇去,将蜃魔王的去路硬生生的阻住。而方硕则一人拦在蜃魔王的前方,他手持金刚杵拦路,真的便如怒目金刚一般,半步不退,蜃魔王不停怒吼着向他的方位冲击过去,但方硕就如同一块顽石一样,不管如何狂暴的巨*,可以将他冲得左摇右摆,脚下却如钉子一般的立住不退。

    他右手紧握成拳,重重的向前轰击而去,将拳头上全都震得鲜血淋漓,他所收取的那只蜃魔,也附身在他的金刚杵上,帮助他牢牢定住自己的方位所在。盛华兰与秦明月这时已无声的从左右欺至,她们一上一下,相互合力,天罗地网似乎瞬间而至。众人合力,再次与这只蜃魔王缠斗起来。

    只有苏曼箭颇为忧心的望着火池之中的顾颜,她对洗剑池中的五大秘地,其实并不甚了解,按例,藏剑山庄中的修士,只有在晋阶剑尊之后,才会得师尊教诲,与闻这样的机密,而她,虽然是云池剑尊最为宠爱的小弟子,也不过是可以得窥一鳞半爪之秘而已。但她却知道,火池在五大秘地之中,虽然不是威力最甚的一个,却一定是最为凶险的一个,在火池之中,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禁制与阵法,同样也就没有那么多手段的用武之地,生死之间,几乎刹那可决。

    身处于火池深处的顾颜,这时候反而更加的冷静下来。她似乎有一种感觉,当她对火池的抗拒之意越浓,越想要脱身而去的时候,那么所传来的烦躁之意也就愈加强盛,若她试着放下身心,全力的与周围火灵气交融,似乎就不再变得那么难受。她索性端坐下来,将自己的神念完全放开,无数的紫罗天火在头顶上飞舞,而在她的脚下,这时是数万朵黑色的墨莲在不断绽放,两种属性截然不同的火焰,在这一刻将她完全裹住。顾颜终于可以肯定,当她试着全身心的投入到周围火灵气之中时,地心处悄然传来的那股吸力便也随着消失不见,转之而来的,是无比强盛的火灵气,在不停的向着以她为中心的这个地方聚积。

    那只蜃魔王的冲击力,重若千钧,不断的冲击之下,方硕的脸色已经渐渐变成了紫金色,两只眼睛中浸满了血丝,但他仍然牢牢的矗立在那里,金刚门的“不动法身”之意,在这一刻于他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。江瑶伽仍然是她原来的作风,于蜃魔王的周围游走,忽然间出招,又忽然间隐去,来去如风,摸不着她的半点踪迹。但她所驭使的寒冰灵气,似乎已经不知不觉将周围的空间慢慢冻住。

    从火池中所渗出的无数火焰,这时势头已经慢慢弱了下来,缓缓顺着周围的缝隙,向着后面的万尊千洞中流去。苏曼箭长叹了一声,她知道火池中的烈焰,似乎有着天生就能吞噬残魂的异能,不知道万尊千洞中的剑魂,会不会受到伤害。这一次所造成的乱子,现在看起来,似乎并不亚于那次云离剑尊啊。

    蜃魔王这时怒吼了一声,额头上的那只角,重重的向着方硕顶去,方硕大喝一声,以手中的金刚杵相迎,两者在空中一触,随即便凝在了中间,在相接之处,似乎有着无数细小的气旋在不停的流转,将周围的灵气尽数都卷了去。而方硕的脸色,开始飞快变得青白起来。

    江瑶伽冷冷的说道:“蜃魔王天生有空间异能,你与它拼力量,岂不闻狂风不终朝,骤雨不终夕?”

    沈梦离这时已飞落到他的身旁,喝道:“小方你退后!”他手中不知何时,已出现了一柄长只数寸的小小折扇,与他先前所用的羽扇不同,这柄折扇上,似乎带着浓重的檀香之气,还有一股闻为极为清新的异味,但那只蜃魔王却似乎感到极为不适一样,它昂起头,向着沈梦离大吼一声。而沈梦离已飞身来到金刚杵与那只独角相接的地方,他折扇一拢,迸立如刀,向着中间便切了下去。

    江瑶伽的眉头一挑,说道:“轻罗小扇?华严祖师可真是对他看顾,这样的法宝也给了他?”

    站在她身边的秦封有些茫然,不懂她在说些什么,只是却努力的听着。在见识过了这些九派弟子的风采之后,在他的眼前,就似乎是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天地一样,而作为以前的秦家,在云泽中的那些争执,现在看来,都好像是井底之蛙一般的意气之争一样。而顾颜在对敌之时,对他那种无视而又毫不留意的目光,更有些深深的刺痛了他,他暗暗的握紧着拳头,总有一天,我也会侪身于这个圈子之中!

    沈梦离手中的轻罗小扇一落,如割腐石一般,巨大的反震之力被他轻轻的消饵而去,方硕借力倒飞出去,而沈梦离手腕轻挑,轻罗小扇展开,一股如烟似雾般的气息便横在了蜃魔王的身前。上面传来淡淡的馨香之气,极是好闻,但蜃魔王却像是对这股气息很是恐惧一样,如小山一样的身躯,却不敢轻动,两只灯笼一般大的眼睛,紧紧的瞪着沈梦离。

    江瑶伽低声说道:“轻罗小扇,听说是当年丹鼎派的祖师,采自海底的万年沉香木所制,这小小的一柄扇,坚若金铁,重如千钧,上面又经丹鼎派历代的祖师,以各种先天灵草药材加以淬炼,是妖兽天然的克星,姓沈的有这样的法宝。为何不早拿出来?”

    两者只僵持了短短的一瞬,蜃魔王天生的凶性便爆发出来,它怒吼一声,身上的百足六翅同时展动,偌大的黑影瞬间将整个的洞顶都遮蔽住,整个身躯便铺天盖地的向着沈梦离压过去。

    沈梦离的折扇轻展,数万点金芒便从小扇中飞了出来,像是在空中布满了无数只萤火虫一样,向着蜃魔王的身上密密麻麻的裹去。

    每一点金芒飞出来,就没入它的躯壳之内,随即蜃魔王就发出一声惨嚎,连续不断的叫声响起,它身上像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,但速度却是丝毫不慢,那只血盆大口,几乎要将沈梦离完全吞噬掉。

    沈梦离站在那里,脸色也终于有些变了,他大声喝道:“两位师妹,请速合围!”

    但失去了顾颜的幻剑灵旗之助,单以盛华兰和秦明月两个人,离困住蜃魔王,似乎还差那么一丝的力道,秦明月脸色凝重,双手连扬,四座旗门飞快的向内合拢,但蜃魔王的身形,这时已经从旗门之中飞快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盛华兰的玉版自头顶上落下来,重如万钧之力,最终也只砸了一个空,蜃魔王飞快的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沈梦离以轻罗小扇,虽然对它造成了重创,但也更激发出了它的凶性,让战局出现了最大的一个变数,似乎是所有人都预想不到之事。

    本来刚刚脱离战场的方硕,这时又已折返回来,他手执金刚杵,飞快的从空中击下,在阵法的遮掩之下,他这一击如雷霆万钧,重重的击在蜃魔王的背上,无数碎片向着四周激飞,本来已经满是裂纹的甲壳被他这一记所捣碎,露出蜃魔王背上,鲜红而又粉嫩的肌肤。与它本来的凶相大异,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幼虫。

    而蜃魔王虽然再受重创,无数的鲜血溅得四壁皆是,但它借着这一击之势,已经再度向前冲出,席卷在周围的无数火焰都被它的大口所吞噬,沈梦离不得以向身侧一避,蜃魔王终于冲破了他们的阻隔,径直冲入了石壁后的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盛华兰不禁一跺脚,“我的天云四合,只差这一点点!沈师兄怎么能出这样的纰漏?”

    沈梦离方才法宝齐出,已尽全力,但以盛华兰如此了解他的眼光看来,自然看出他对敌时的一点纰漏。

    秦明月站在她的身侧,听到了她无意的低语,眉头不禁一挑,目光中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。

    端坐于火池深处的顾颜,这时正有着一种无法言说之感,就像是堪破了大境界一样,心头如万法绽开,畅快难言。无数的火灵气围拢在她的周围,从外表上看去,像是在不停的炼化着她身上的两种先天火灵,但顾颜却知道,那两种火灵,在周围巨大的压力之下,似乎正在慢慢的相融。而在自己的混沌空间之内,似乎也正有一种莫名的力量,要冲破空间的阻隔而出。

    躲在空间里的宁封子,这时候似乎也觉得不那么热了,她好奇的站起来,左顾右盼,对着正在地上欢快的跑来跑去的其其说道:“你这个主人,似乎也有两下子哎,太阴地火之精,居然都炼不化她!”

    她忽然又重重的拍了一下额头,“我实在傻了,她身怀混沌空间,万劫不灭,更别说她是先天火灵根,区区的地火之精,能奈她何?”

    宁封子想通了这一点,顿时就变得欢快起来,心情大好。其其有些害怕的看了看她,不知道这个小姐姐,又想出什么古怪精灵的办法来。

    宁封子这时却忽然间抽了抽鼻子,“这里好像有些怪味儿哎,怎么空间变得有些不稳定,你的主人,在这里藏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她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转来转去,向着远处一步步的走去。还用手抓着其其的尾巴,让它没法子逃走,只能乖乖的跟着。

    她所去的方向,正是顾颜在混沌空间之中,收藏法宝的秘地,包括玄晶,七宝金幢等物,全被她收藏在彼,也曾郑重其事的让小姜与其其看守,不过混沌空间之中,能进出的,也不过就是这两个活物罢了。可是当时的顾颜,却根本想不到,有朝一日,会有一个灵性十足的器灵,来到自己的空间之中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