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90章再度前行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敌人,顾颜向来信奉着的是以直报怨的理念,对手不会因为你的退缩而生怜悯之心,一定要狠狠打掉他们的势头才行,哪怕他身后有元婴修士撑腰,顾颜也从未怕过。否则,当年在古战场的时候,她也不会毅然的将韩千羽斩杀于剑下。既然那位华严老祖师,至今并未向自己出手,那么顾颜也不会为虚无缥缈的事情去担心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沈梦离所下的阴手,确实让她有气难出,如果当面揭破此事,不用说那些九大派弟子,就算是苏曼箭也不会支持她,而秦封与岳九锡,用脚趾也想得到,必然不会站在自己一边。

    因为顾颜才决定隔断自己的灵识,既然这洗剑池中步步杀机,自己一个人就已经够了,何必跟着他们一起?就让沈梦离暂时以为自己已经不在了,凭她一个人,再加上这个新交的器灵朋友,也足可以在洗剑池中,闯一个七进七出!

    她缓缓拿出了那位无名修士留下的玉简,心中忽然起了一丝的激动。

    虽然洗剑池真正的源头,是她暂时还无力去找的地方,她的修为,还不足以穿越黑色冥域与万里流沙,但在这万尊千洞,洗剑池之后的秘地,却是她极有兴趣的地方。

    顾颜这次进洗剑池的目标,其实已经达成,而且她在这里,借蜃魔之力,唤醒了器灵宁封子,可以说是意外之喜,如果就此退出,那么就算是大功完满。可是在她的心中,总是有着一丝希冀,一丝不甘。好像觉得这玉简之上,这万尊千洞之后,有什么东西正在呼唤着她一样。

    这时宁封子好奇的说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我在想,有一件事或许有些危险,但可能又有些好处,要不要去做。”

    宁封子问道:“会死吗?”。

    顾颜愣了一下,不禁笑了起来。自己的这个器灵,脑筋似乎简单的可爱,但所说的话却真正的直指人心。不错,自己进洗剑池来,本来就是寻找机缘的,那么还怕什么?怎么见了这么多元婴修士之后,做事反而畏首畏尾了?

    她笑道:“那我就去了,如果有危险,你记得要出来帮我啊。”

    宁封子欢喜的拍手,“好啊好啊。”不过她突然又颓丧起来,“可惜我的境界,连原来的一个小指头都赶不上啦。”

    顾颜抿着嘴笑起来,她伸手过去,拍了拍宁封子的头,“好了,你就在我的混沌空间里呆着,有什么事情,我自然会叫你出来。”说完她一闪身,便从这里出去了。

    宁封子嘟了嘟嘴,揉着被顾颜拍过的额头,“神气么,当年本姑娘可比你厉害多啦。”她四下里看了看,又有些好奇,“这真的是混沌空间,当年主人曾经念念不忘,却从来没有亲见过的东西哎。不知道在这里呆下去,会不会早日回复我的修为?”

    她飞快的从朱颜镜上跳下来,端坐在地上,然后就皱起眉头,“不是说,混沌空间之中,有天地中的混沌元气,万古灵气之所积吗?怎么这样薄弱,比我当年的灵气都差远了!”

    她哼哼着在地上走来走去,“不管怎么样,也比外面要好一些吧,我就吸吸吸,把她这里的灵气都吸光了,或许有一天,能回复到当初的修为呢。可是那要多少年,一万年,还是八千年?她会不会老早就翘辫子了啊。说起来,好像忘了问她的年纪……”

    顾颜在神念之中,只感应到宁封子在里面不停的走来走去,没完没了的说话,却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。这个器灵,像是有着天生的异能,能够隔断别人对她的感应。显然,她身上有着太多可以让人挖掘的东西了。不过现在,顾颜还是先不去想这些,她也没有想过,凭着一个来自上古的器灵,她就能够称霸于修仙界,真正的修行,从来都是靠自己,而非是某一件法宝的。

    因此,只有不断的寻找机缘,提升境界,一步步的在逆境中磨炼自己,才是顾颜借以修行问道的真意。临场而退,不是她的所为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要探一探洗剑池的真正秘地。在那里,或许就隐藏着天地奥意的玄机。这是真正的先天秘境,不是古战场那样的地方可比,九大派流传了数万年的秘境!顾颜知道,如果她这一次退出去,有生之年,都不知道再有没有机会进来。因此这个机会,她不能错过!也正是因此,她才会隔断了灵识,不让沈梦离等人发现自己的踪迹,否则,她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阻止她,或者是破坏她的计划。

    在那名修士的遗言之中,曾经提到,他在经过万尊千洞时,于洞中捕捉了剑魂,那已经是在千洞的最后方,从那里,再破开一重禁制,就可以到达洗剑池真正的秘地。不过在这之前,顾颜先要穿过这万尊千洞,这个无数剑魂盘踞的地方。

    顾颜先是将所有的东西,包括那块玄晶,以及地下的灵石仙乳全都收好,又毁去了修士在此地的所有痕迹,向他所在的方位,再拜了一拜,便扬起手来,紫色雷火喷出,将这个石洞炸得彻底坍塌下来,而其后,便露出黑黝黝的一条通道来。顾颜驾起紫云圭,一道紫色光幢护着她直闯而入。

    这条路程,着实是有些艰险,按照顾颜的测算,她所在的位置,应该是万尊千洞的中部,离洞后的距离,至少也有几百里之遥。而她则要从这无数的溶洞之中穿过去,这次只有她一个人,所走的又都是险地,路上遇到的妖兽毒虫,不问可知。

    因此在缓慢的前行了两天,只走了数十里,却斩杀了数不清的妖兽之后,她便以神念传音道:“喂,小姑娘,你能不能出来帮个忙?”

    里面顿时传来宁封子有些憋坏了的声音:“要干嘛?”

    顾颜说道:“这里的妖兽实在太多,你用诸天宝鉴出来,帮我照一照。”

    宁封子哼哼着说道:“这些小爬虫,你都对付不了,实在是太差啦!”

    虽然是这么说,她却一点都没有推辞,朱颜镜从混沌空间中飞出,自行的悬到顾颜头顶上,顿时间光芒大作,在顾颜的头顶上,就如同是出现了一个小太阳一样,光华四射,本来在远处觊觎着的无数妖兽,这时都纷纷向远处避去,而在朱颜镜上,则飞快的出现了一幅幅的画面,那是方圆数十里之内,万尊千洞处的场景,纤毫毕现,历历如目。

    宁封子说道:“我的灵力现在支持不了多久,你要走就快点走啊!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多谢!”紫光如电,飞快的向前射出。

    有朱颜镜悬在头顶,毫光普照大千,周围的毒虫与妖兽全都在她的眼中,顾颜飞快的一一避开,行进的速度顿时加快了许多,虽然也有避免不开,必须要打上一场的,但比先前却省了许多功夫。

    在她斩杀妖兽的过程中,不断伴随着宁封子不屑的声音,多半都是“你的本事太差了!”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连给我提鞋都不配啊!”

    如此种种,让顾颜不胜其烦。她索性来个充耳不闻,而宁封子似乎也是兴致勃勃,虽然没有得到回应,仍然在那里一个人说个不停。一人一器灵,就这样热热闹闹的行了一路,大概过了两天,顾颜估算着,她已经走了万尊千洞的八成路径了,离最后的屏障不远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段路中,虽然有着朱颜镜的光华普照,她仍然被十几拨妖兽围困过,靠着自己的剑阵,与宁封子的合力,将其一一的斩杀,而奇怪的是,所至之处,也曾遇到了不少剑魂。但这些剑魂,见到朱颜镜的宝光之后,全都一一避开,像是极为恐惧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很奇怪的问宁封子,而宁封子抓着头,似乎对这个问题也感到奇怪,“这些是什么东西啊,算是器灵吗?可是它们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多少的灵性啊,怎么能称作真正的器灵呢?就像拿人来比的话,一个长着人身猪脑的,还能叫做真正的人吗?”。

    她的话说得乱七八糟的,但顾颜却突然间想到,似乎她说的也有些道理。这次剑魂,本来不就是当年的藏剑祖师所炼的废剑么,剑上的精气不去,化之而为剑魂。但照这样说,这些都不能算是真正的器灵,那么当初藏剑祖师所炼的宝剑,就没有产生真正的器灵?

    还是说,只是有,而后人都不知道而已。她忽然间想到了莫离所说的上古剑魂,或许,当年真的曾经有这样的剑魂存在?

    在这洗剑池中,她的思维似乎比以前都要开阔的多,也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宁封子这个小怪物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时前面又有一道石壁阻碍,顾颜摧动身前的太阿剑,要将石壁破开,这时宁封子忽然说道:“停手!”

    顾颜将手一招,太阿剑便停在了半空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宁封子皱着眉,为了避免她的身份外泄,两个人交谈时,都是以神念传音的。也正是如此,宁封子才会觉得寂寞,就算顾颜不回话,她也会一直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。不过这时,她却凝着眉头,“前面似乎有一股危险的气息,我有感觉。”

    顾颜问道:“是妖兽么,为何朱颜镜照不出来?”

    宁封子摇摇头,“不是妖兽,也不是你说的剑魂。好像只是一股气息,奇怪哎,这股气息,我觉得有些熟悉……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微微一挑,她忽然感到有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临近,那纯是一种直觉,她手指飞快的打出法诀,八道银光从天而降的飞落下来,一下子扎入了地面之下。随即五色灵旗化作旗门轰然而落,将周围的方位全都牢牢定住。

    也正是在此时,从前后左右,所有的方向,同时传来了轰然的巨响,似乎有无数个鸣声在四面八方响起,声音低低,如泣如咽,直指人心,顾颜骇然说道:“这是蜃魔?”

    她已经来到了万尊千洞的最后处,顾颜并不知道,这里已经是藏剑山庄严令过的,诸弟子在结婴之前不能靠近之所。

    她只听到,无数婴儿哭泣一般的声音,如连成一线般,在四周连绵不绝。一声声的直传入她的脑中去。

    宁封子这时已经捂着头说道:“好难受,这是什么东西,我头疼,我受不了啦!”

    顾颜知道这个器灵有些疯疯癫癫的,而蜃魔的异能却是天生的直指人心,她飞快的说道:“你进去!”一把将朱颜镜连同宁封子都塞了进去,与此同时,就连幻剑灵旗也镇不定脚下的方位,轰然的一声巨响,八道银光拔地而起,如银龙一般的窜向了空中,而顾颜身前的石壁,已经轰然爆碎,无数的碎石扑面而来,落在顾颜的紫色光幢之上,又被震得向着四周飞溅,而在那石壁之前,一重重的黑影已经飞快的涌出,重重叠叠,如山般的压力,将顾颜的紫色光幢,从头到脚的罩了一个结实。

    宁封子躲到混沌空间中去,似乎是好一些,她叫道:“这都是什么东西啊,怎么这样吓人?”

    顾颜说道:“这是蜃魔,你听过没有?”

    宁封子抓着头,她似乎又有狂躁的趋势,“这名字好熟啊,可是我想不起来啦!”

    顾颜无奈的摇了摇头,宁封子的脑子似乎仍然有些混乱,在刚清醒的时候,她还清晰的说出过蜃魔的名字,但现在却又一点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飞快的说道:“你不要再想啦,不要把我的空间里搅得乱七八糟的,你好好在里面呆着吧!”

    宁封子抱着双臂,老老实实的蹲在了朱颜镜上,她似乎是有天生的异能,能够隔着混沌空间,也能够看到外面的情况,用手指不停的敲着额头,“这名字真的是好熟哎,可是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?”

    远远的躺在一边睡大觉的其其,被宁封子的声音所惊醒,有些犹豫的看了她几眼,不知道是不是要躲这个家伙远一点。

    宁封子的眼睛一亮,忽然间看到了其其,“你这个小家伙,快过来!”她刚刚跟了顾颜几天,在混沌空间里并没有呆多久,多半还是在外面为她控制朱颜镜,对其其只浮光掠影的见了几眼罢了。就当它是个普通的小灵兽,她还曾经嘲笑过顾颜,怎么会养这么一个废柴一样的小家伙?

    但是这时她仔细的看着其其,眼睛忽然间亮了起来,一双有些尖尖的耳朵,忽然间挑动了几下,如果是她的熟人见了,就应该知道,这是她的心里,在动什么狡黠的心思了。宁封子飞快的说:“你不过来?我抓!”

    她两只手飞快的伸出去,在空中一通乱抓,里面的灵气顿时变得混乱起来,顾颜百忙中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“喂,你不要再给我惹事啊!”其其两只耳朵顿时立了起来,“嗷呜”的叫了一声,随即便挥动着四只小短腿,飞快的向着远方逃去。

    宁封子对此充耳不闻,从她的十指上飞出无数条的灵气,像一堆乱麻一样,把其其团团的扯住,然后硬是拽到了她的面前。用两只手紧紧抓住它身上的毛,然后托到自己的眼前,笑嘻嘻的说道:“嘿嘿,你这小家伙,实在是太狡猾,差点连我都骗过去了。不过,哼哼,你这点障眼法儿,也就骗骗你那个没用的主人吧。换成以前,你早就那些上古大修吃掉啦。”

    她咧着嘴,长长的舌头吐出来,做成一个吊死鬼的形状,“尤其是那些妖魔鬼怪,可最喜欢吞噬你这种灵体来增长修为了,哼哼,你那个主人一点眼力也没有,还把你当成没用的小灵兽养呢!”

    其其被她抓住了身体,根本就逃不掉,扬着头“呜呜”的叫着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宁封子炫耀似的挺了挺鼻子,“放心,我不会把你的秘密泄漏出去的,不过你要答应,在这里乖乖的听我的话哦。”

    其其又叫了两声,它把头向着那边点去,在远处的空中,小姜变成的金色大茧正在空中悬着,一丝丝灵气组成的罩子正团团的把小姜围住,也隔绝了所有的目光,一点都看不到里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宁封子用鼻子嗅了两下,“咦,你这个主人,也真是有两下子的啊。这里居然还有一只上古灵种要晋阶,哇,这股味道很熟啊,这是吞云兽?不知道它修炼到第几阶了,有没有变成小狐狸?”

    她用圆润光滑的手指,在自己额头上不停的划着圈子,“唔,看来这里也不是这么不好玩的嘛,我决定了,在这个地方,我要为王,你们都得听我的指挥!”她站起来,一手叉腰,一手指天,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,其其躲在地下,噤若寒蝉的把头埋进去,恨不得要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顾颜这时可没留心宁封子在说些什么,事实上她在混沌空间里所说的话,多半都是直接以灵力传音,如果她不想让自己听到,那顾颜一点办法也没有。这简直就是在自己的身边埋了个小炸弹啊,唯一庆幸的是她对自己只有好心而没有恶意。毕竟自己在事实上,已经与她形成了器灵间的主从关系,如果自己死去,她也会永远的沉睡,不再醒来,直到有人再度收取朱颜镜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而此刻,她却已经被无数的蜃魔影子,重重围困住了。周围重重叠叠的无数影子,形成了极大的压力,把她的紫色光幢牢牢的裹在里面,甚至不能移动半步。她震惊无比的说道:“当年的蜃魔,不是也只有一百多只,怎么这里会有这么多?”

    在空中无数飞行着的蜃魔,全都只是影子,没有先前她所遇到的四只蜃魔那无比坚硬的躯体,顾颜的心中顿时反应过来,“这是蜃魔的残魂!”

    当年那些九大派的高手们,他们以雷霆万钧之势,将这里出现的神秘妖兽蜃魔全部灭杀,但或许有几只并没有死透,它们的残尸被堆积到这里,留下的残魂,与这里的剑魂互相结合,便催生出了这样的怪胎。

    这些残魂的生命力似乎十分顽强,在几千年的工夫里,它们已经滋生出了无数的分身,虽然不像原来那种拥有本体的蜃魔,有着无坚不摧的力量,但它们的天生异能却仍然有所残存,无数的影子叠起来,便将周围的空间全都塞得密不透风。连顾颜的八口玄天剑,都被从地底硬生生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一直被禁制所困的残魂,被顾颜无意中破开禁制之后,便如嗅到了鲜血的狮子一样,从里面汹涌而出,一下子便将顾颜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顾颜当此情形,反而更加的冷静下来,她脑子里在飞快的想着,这些蜃魔,当初是被什么所困住的,自己一路行来,似乎并没有破坏什么禁制啊?

    她现在所在的地方,是一条极为狭长的甬道,前面的石壁黑漆漆的深不见底,而无数的影子,这时仍不断的从里面涌出来,像是要将这里完全挤爆一样。顾颜的紫色光幢已经被压得只剩下薄薄的一层,周围不停传来“咯吱咯吱”如研磨一般的响声,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碎裂一样。

    这时宁封子在混沌空间里叫道:“喂,你快些想办法啊,不然你的护身法宝要碎了!”

    顾颜只略一犹豫,便下了决断,她左手飞快的打出法诀,指间处紫焰飞腾,空中顿时传来轰隆隆的巨响,一只金光大手飞快的从空中轰了下来,无数的紫焰将这重重的影子,硬是震出了一条缝隙。而顾颜全身的紫光飞快敛去,太阿剑已擎在手中,剑锋飞快前指,整个人化作一道金光向前疾射而去。

    在一重重的蜃魔围困之下,她并没有后退,而是反之向前冲去,冲入了蜃魔爆发的源头之中!

    空中的蜃魔影子,齐齐发出了呜咽一般的鸣声,它们像是能够感应到,在顾颜的身上,有着一股让它们极为不喜的气息,如同天然的仇人一样,随着顾颜的前冲,像是潮水忽然间转向一样,一个个的浪头拍击过来,无数的黑影向着顾颜的身后狂追不舍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