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86章诸天宝鉴重现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30点)

    她这时才想起苏曼箭在最初时所说的话,蜃魔的天生异能,不仅可以调动天地元气,布置阵法,更能够直指人心,因人的心意而变,生出各种幻术,自己方才想要脱困破敌的执念太深,已经不知不觉的为她们所制。

    好在她于白沙滩中所见的剑意,虽然并不甚解,但当时强行印在了脑中,这时忽然间示警,就如宝剑于匣中自鸣一般,刺了她的神念一下,让她顿时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本来有些赤红而带着血色的眼睛,这时忽然变得清澈,四只蜃魔互相对望了一眼,知道自己的幻术已破,口中发出如厉枭一般的鸣声,向上冲起,身躯飞快的向着四周扩展,在它们圆盘一样的躯体上,忽然自两侧生出了一对翼来,向着左右一展,真的变成了如蝙蝠一般,双翅遮天,随即身形便如闪电一般的掠至顾颜的身前,头颅高高的扬起,嘴也变得尖利起来,生出了一对长喙,向着顾颜头顶狠狠的啄下去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,再也不敢对它们有丝毫的轻视,这几只蜃魔,于自己的心念略一变化之间,便寻出了缝隙,因势而导,让自己堕入幻术之中。她五指边划,八道银光重又没入地面,如八根白玉柱一般,连接天地,将天地四维全都定住,五色灵旗再展,以五行之变相迎。

    那四只蜃魔这时张牙舞爪,在空中不停的变化着身形,无数的攻击对着紫色光幢,如暴风骤雨一般而落。这同时也激起了顾颜的战意,她的幻剑灵旗之术,不断施展,于五色灵旗和九玄天兵之间,不住的变化,无数的攻击在空中相碰,这时蜃魔忽然间两翅一收,它们的身形,便飞快的在空中敛去。

    所有的灵气同时间收敛而去,顾颜的攻击似乎全都落到了空处,一种无比的空虚之意让她难受的几欲吐出血来。随后一道攻击便无声无息的从顶上发出来,顾颜感应到那股气息,飞快的闪避,但那道光华猝然而落,重重的轰在了紫色光幢上,顾颜只觉得本来空荡荡的心头,这时受了重重的一击,忍不住一口鲜血便喷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蜃魔最为厉害的攻击,虚实相生,以幻作真,于虚空中生势,隔着空间阻隔,发出这样的一击,让顾颜根本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随后又是重重的一道劲气,自地面之下,无声而来,紫云圭受了重击,几乎被割破了一道口子,顾颜全身的经脉再受剧震,那口血强压着没喷出来。她灵气不稳,本来定住天地四维的八口长剑,也同时摇动起来,整个溶洞顿时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于猝然而生的危境之中,她的脑子却变得无比的清醒,蜃魔之所以能够紧紧咬住自己进行不断的攻击,无非是因为它们能够牢牢锁定自己的神念,那么,我自绝神念,化去元气又如何?

    她长吸了一口气,体内的灵气忽然间向着四周散发出去,紫色光幢与幻剑灵旗无声的收敛起来,而她本人的气息,则随着自己,一同遁入到了头顶上,那尊九嶷鼎的混沌元气中去。

    蜃魔的攻击顿时找不到了对象,而这时,顾颜所有的气息,已与混沌元气相合,融天地元气于一体。

    她这时却不敢遁入混沌空间,生怕因为蜃魔的幻术异能,万一对自己的空间造成损害。再者,现在她还没有到最后的生死之境。

    她将原本的战意飞快的压下去,神念瞬间变得一片空灵。不再刻意去控制,让所有的法宝都脱离于自己的神念之外。

    在这时,她忽然感觉到有一个声音,无声的从自己的混沌空间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蜃魔的攻击这时仍漫无目的的从四周发出,只是顾颜将神念完全散去,连法宝都不再控制,也让它们根本就捕捉不到顾颜的方向,漫无目的的攻击,根本就不能对顾颜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顾颜顿时被吓了一跳,这句话居然是自她的混沌空间中而生!

    她自修成体内的空间以来,一直随她的心意运转,空间中的一草一木,无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现在的混沌空间中,活物便只有一个闭关晋阶的小姜,和一个浑浑噩噩,只知道吃与睡的其其,这个声音,究竟是从哪里发出来的?

    那个声音很是悠扬,缥缈难寻,似乎还带着几分的俏皮之意,又说了第二句话,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第二句话又被她重复了许多遍,仍然得不到回应,然后她又说出了第三句话:“我是谁?”

    随后,这个声音,便不停的反反复复,只是重复着这三句话,永无止歇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似乎只有顾颜才能听到,在混沌空间中的其其,仍然浑浑噩噩的在啃它的果子,它似乎敏锐的感应到了什么,抬起头看看,却发现没有半点动静,便又低下头大吃起来,等吃饱了,它就接着倒头大睡。

    顾颜慢慢的察觉出来,这个声音的来源,虽然是发自于混沌空间之中,但这个声音,却不像是在混沌空间中响起,而是通过神念,直接传导至自己的识海之中。只有自己的性命相连之宝,才能够如此轻易的进出识海。那么其来源也就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——朱颜镜!

    这件她人生中所得到的第一件法宝,与她性命相连,多次在危急时救过她性命的至宝,似乎其与生俱来,身上就带着数不清的秘密,它得自于顾红叶,却源自于归墟海,天音主人得自于归墟,但顾颜觉得,就算是那位神秘的归墟主人,也未必是此宝的第一个拥有者。

    而这面朱颜镜,虽然远在不知道多少万里的归墟之外,但却奇异的与苍梧大地,在万年之前,就存在着某种联系,天诛大魔尊当年于海外时所得的天朱镜,与朱颜镜之间的莫名联系,曾让顾颜一直觉得费解。而驭使两者的法门,显然也有着相通之处。

    终于在珠宫贝阙之内,顾颜成功的灭杀了展城,也成功的将两镜合一,但两镜相对的一刹那,天朱镜忽然爆碎,顾颜只见到一个身影投入到朱颜镜中,随后这面镜子便如同被尘封起来一般,灵气全失,只静静的躺在混沌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那么这个声音,是从朱颜镜上所发么?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不禁一寒,难道这是有什么上古大修的神魂,附着于其上么,还是说,这又是蜃魔使出的幻术?

    但很快她就摒弃了这个想法,就算蜃魔再厉害,也不能把幻术直接作用于她的神念,影响到她的混沌空间中来,否则的话,她也不要再躲下去了,直接出去乖乖投降便是。

    她试着以神念直接和对方沟通,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对面却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,她只是在不停的重复着那三句话,声音越来越快,越来越急,后来更似乎带出了一丝急躁之意。随后变得越来越响,似乎是像一层波一样向外不停的飘荡着,在向这天地之间的每一个人发问:“我是谁?”

    这是一种极为奇异的感觉,顾颜的耳朵,并听不到这个声音,但她的神念中却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这个声音的存在,而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,似乎整个空间中,都在瞬间产生了一种异变。

    无数灵气以极为奇异的形状向着四周扩散,似乎是被一股凭空而来的压力,挤压到了它们所无法接触的地方,一丝丝的气息向着无形之处的虚空处渗漏,顾颜这时才想到,她所有的朱颜镜,本来就是一件有空间之灵的法宝,她心中顿时下了决断,所有的灵力重回她的身体,神念飞快的向着四周扩散开去,将所有的法宝重新控制在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蜃魔也敏锐的追到了她的方位,四只蜃魔忽然间同时在头顶上出现,它们的双翼飞快展动,像是将顾颜头顶上的灵气全都在一瞬间抽干,随后一股空荡荡、让人压抑无比的力道,就重重的击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这股力道之中,夹杂着无数道分自四面八方的灵气乱流,不停的对周围的气息进行着撕扯,将顾颜的紫色光幢一下子撞开,而这时,顾颜也从混沌空间之中,将朱颜镜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上面依然是空荡荡的全无灵气,本来与顾颜的心念相通,这时候也全都没有了。给顾颜的感觉,就像是平生出现了另一个人,从自己的手中,夺走了朱颜镜的控制权一样。

    她将朱颜镜取出来,轻轻一旋,无数的紫焰将其托起,就对着蜃魔的攻击迎上去。

    而这时,她终于清晰的感应到了,在她神念中不停响起的那个声音,就是从朱颜镜上所发。

    因为她终于发出了第四句话:“大胆!”

    朱颜镜黯淡的镜面之上,忽然炫起了无数的花纹,数不尽的光华在瞬间绽放,像是有无数股力道分自四面八方而出,将空中的灵气乱流在一瞬间理顺,随即又狠狠的对着原路撞了回去。

    顾颜有些愣的看着,发现眼前的这面朱颜镜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样,居然可以自行的发动攻击。这似乎是驭使法门中的一种,但是远比自己使用的更加纯熟,而可操控的灵气,也远比自己要更加广阔的多。

    无数的灵气瞬间便将头顶上的空间完全击散,那四只蜃魔与顾颜所相接的地方,似乎是空间发生了奇异的断裂,然后无数的劲气就从那道裂缝中迸发出来,强大的灵气流,瞬间便将蜃魔的身体刺破,数十道血箭带着嘶鸣之声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顾颜不自禁的念道:“云中谁来击天鼓?”

    这是朱颜镜的三千法门之一,这个法诀她也曾会,但却远远没有这宝镜自己所驭使出来之时,那样威势遮天。

    但宝镜只发出了这一击,便又再度寂然无声,那个声音又开始回响起来,不停的说着话,这个如少女般娇嫩而柔弱的声音,终于说出了第五句话:“我因何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像是一个被困了无数年的人,她一直的沉默无语,连自己的六识都已经断绝,而顾颜现在却将她唤醒了一样。然后,她在飞快的适应着自己的存在,寻找着自己的记忆。

    顾颜将自己的神念凝聚到了最强大,然后生生的聚成了一线,硬是朝着朱颜镜上撞击过去,喝道:“我是顾颜,你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朱颜镜上顿时爆起了一层青雾,无数的灵气以此为中心飞快的聚集卷动而来,一层层的云气在镜面上蒸腾不已,似乎有无数种力量在上面不停的倾轧着,那种感觉,就像是一个人,在进行着无比激烈的思想挣扎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这一问得不到回应,她扬起头来,见到在空中的蜃魔,这时如狼奔豕突一般,像是失去了力量所依,就如同无根的浮萍一样。她忽然间心有明悟,手中太阿剑提起,便向着空中重重的斩去。

    这些蜃魔天生的灵力,全都依靠着它们能操控空间异能而来,如今朱颜镜的灵力再现,顿时将它们的异能来源截断,便成了无源之水,无根之木,顿时在空中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这时顾颜的太阿剑便迎头斩下,同时空中的金光大手也已经落下,无数的雷火重重的轰在了蜃魔的背上。

    它们的躯体,已经被朱颜镜上所发的劲气刺穿了无数的血洞,顾颜手中的太阿剑,以迅捷无比的速度连劈了七剑,一道雷霆万钧的紫焰重重的轰在了那只受伤最重蜃魔的背上,“咔”的一声,蜃魔背上顿时出现了无数龟裂,一块块的碎片从它的背上剥落下来,蜃魔扬起头,发出了惊天般的怒吼,这时顾颜左手一招,喝道:“剑来!”

    八道银光无声的从地底涌起,五面灵旗在空中招展,无数的五行之变接踵而来,将这只受伤的蜃魔牢牢锁在其中,顾颜的手中,已握住了那柄九玄天兵的主剑,随即便当心直入,从蜃魔背上那个甲壳的中心之处,重重的贯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蜃魔那坚似金铁的身躯上唯一的弱点,也是它本命元丹之所在,被那一张背壳所深深的护住,当它的背壳终于为顾颜所击碎,便无声的袒露于顾颜的眼前。

    一道银光从顾颜的手中脱手而出,重重的将它的躯体完全贯穿,其势未尽,带着它的身体向外飞出,一直没入石壁,这才停止。那只蜃魔最脆弱之处,受了这样重重一击,头一歪,便无声的死去。让顾颜不禁自以为傲,这是当年多少位元婴修士合力围杀的妖物,却被自己一剑所斩杀!

    无数劲气在蜃魔的体内激射,它外表的躯体虽坚硬无比,但里面的五脏六腑却是脆弱之极,一篷血雾顿时从它的体内升腾了出来,但顾颜却顿时瞪大了眼睛,她惊讶的看到,在本来蜃魔应该生有元丹的背上,那里只有一块地方空空如也,却根本没有见到元丹的存在。

    妖兽的元丹,就如同修士的金丹或是元婴一样,乃天地灵气之所结,没有它,妖兽便无法通过其调动天地元力。

    顾颜曾听苏曼箭说过,蜃魔的元丹,是它得以操控天地元气,身怀空间异能的本原,顾颜还想着要收取一颗,加以炼制到自己的幻剑灵旗之上,但它的元丹到底哪里去了?

    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见到了这只蜃魔死去的另外三只,已经怒吼着向她冲过来,它们如磨盘一样大的身躯,这时在空中飞快的抖动着,虽然有朱颜镜悬在空中,将周围的空间变化全都镇住,但这几只蜃魔却仍然卷动着周围的灵气如风。它们坚硬的身躯,如三柄利刃一般,飞快的将周围全部割破。

    顾颜冷哼一声,她将手一挥,五座旗门顿时拔地而起,玄天剑与灵旗的属性又飞快的转换,压制四维的八道剑光同时飞起,银涛如雪,向着中间飞快的合拢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像是两座高速运动着的小山在同一刻相撞,无比巨大的冲击力,仿佛天地都要动摇起来,八口玄天剑上发出了嗡嗡的颤抖之声,剑光被压得极薄,而在三只蜃魔的背上,也同时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,似乎双方彼此之间的压力,正处在一个临界点之上,却强硬的维持着彼此的均衡而不动摇。

    这时,顾颜的太阿剑才迎头斩至,她手中剑锋起处,金芒闪动,剑气森然,顿时将周围的灵气乱流全都割开。八口剑被她在一眨眼间收去,随后的五色灵旗挟带着五行之变迎头夺来,重如千钧般的压力重重的砸在它们背后的甲壳。上面顿时出现了无数的龟裂,却仍然强行的维持着而没有碎裂。

    在没有了朱颜镜之助后,以顾颜自己的力量,还是无法破开蜃魔这无比强硬的躯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高悬在天,云气蒸腾的朱颜镜,才突然发出了一个声音:“我不记得,谁是顾颜?”

    这声音极是尖锐,像是直刺入顾颜的耳膜一样,周围却没有一丝的回声响起,那三只蜃魔像是被针刺了一样,本来正在飞舞着的身躯陡然间停住,然后整个身体就僵在空中,扬着头发出了一声震天般的吼叫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传遍了四野,但转眼间又被朱颜镜上的云气所遮掩下去,那个声音不耐道:“为何如此聒噪!”

    镜面上忽然间射出了一道毫光,飞快的将三只蜃魔都笼罩起来。而顾颜以自己的神念,则清晰的感觉到,在那一道玄光之中,似乎夹杂着无数股极小的力量,正飞快的向四周的空间进行冲击,把一条条灵气之间的接缝都撕扯的不同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所形成的巨力,重重的击在三只蜃魔的甲壳上,“篷”的无声而响,这股力道在空中相互湮灭,而三个甲壳已经同时被扯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顾颜这时才来得及将那最后一剑收回,她毫不犹豫的又将最后一口玄天剑掷出去,“扑扑”的连声轻响,顿时便穿蜃魔的背心而过,将它们的元丹所在之处,全都洞穿。

    果如她的所料,在这四只蜃魔的身体之内,根本就没有元丹的存在,这也解开了顾颜心中的疑惑,为何当年元婴修士都难以对付的蜃魔,连自己都困不住,最后还被一剑斩杀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不是完整的蜃魔,或许是早就被借体重生而已。

    她脑子中忽然的一闪念,说道:“剑魂!”

    强大的神念飞快的向着蜃魔的身体笼罩过去,果然见到在它们的躯体周围,似乎正有一道淡淡轻烟正向外飘飞,顾颜手掌平推,毫不留情,无数紫焰汹涌如海般的狂喷过去。

    但那缕轻烟却似乎极为的油滑,在顾颜所发的紫焰中,它就像条鱼儿一般,飞快的闪身,如鱼得水般的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一挑,这条剑魂,似乎比起方硕所收的那一条,要厉害得多?

    很是显然,这四只失去了元丹的蜃魔,全都是被这一条剑魂所控制,它居然能够以一化身为四,同时借这四只蜃魔的躯体,调动天地元力,布下阵法,将自己困住,这种灵智,已经不下于一般的妖兽了吧?

    只是若不将这条剑魂找出来制住,以它对残余阵法的控制力,顾颜现在仍然无法立刻脱身而出。她眉头一挑,心中忽然起了好胜之意。

    这时,她才忽然留意到,方才自己视线所不及之处,四只蜃魔的躯体,似乎正在慢慢发生着变化。

    从朱颜镜上所喷出来的烟雾,正在将它们的躯体无声的淹没,无比坚硬的外壳,正在慢慢的融化,变成一摊腥臭的黑水。

    顾颜本来还想着蜃魔的躯体难得,想将其留下来,作为炼器的材料,这时不禁叫了一声:“且慢!”

    却听到从朱颜镜上传来幽幽的声音,“这是……蜃魔?”

    那声音很是轻柔和犹豫,像是带着十分的不确定,但这两个字顾颜却听得极为清楚,她顿时精神一振,大声说道:“你说得没错!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