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83章猎杀虎王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30点)

    他的话刚一说出来,盛华兰便鼓掌叫好,苏曼箭笑道:“这法子也好,那我与顾姐姐做一路吧。”她刚要去唤秦明月,忽然间一直没有说话的方硕站出来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我和你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秦明月本来要站出的步子硬生生的止住,盛华兰扯了扯她,“师姐,你来跟我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江瑶伽与秦封自然是一对,剩下的岳九锡,他本来与秦家的关系就不浅,这时候甘随骥尾,江瑶伽也没有意见。就这样众人分成了三队,开始向着万尊千洞前行。

    他们行过了那条长长的峡谷,前面的地势,忽然间就变得低矮下来,而周围的压力也随之倍增,众人都知道,他们已经渐渐进到了地心深处,头顶之上,一条条的钟乳石垂下来,不时的有一滴滴的液体,滴答,滴答的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苏曼箭低声说道:“这些都是来自于地心的阴火毒液,大家要放出法宝护身,免得受了侵蚀。”

    不用他提醒,众人已经纷纷的将护身宝光放起来,顾颜以紫云圭,将身边的三人全都罩住,方硕低声说道:“我用不着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莞尔一笑,“知道你炼体术厉害,可毕竟不是金刚不坏之躯,护着点总是好的。”自从那次在接天阁,她帮方硕解了围之后,看着这个少年,也就渐渐变得顺眼起来,仿佛是回到当年在青云山时,看照顾家那几个少年的意思,在顾颜的心中,实在是有些把他当弟弟看的。

    随着前行,周围的地势也愈加的坑洼起来,两面的山壁上,更有无数的大洞凹陷了进去,里面不时传来低低的嘶吼之声,还有鬼哭之声,啾啾而鸣,沈梦离叹道:“上次是我说错了,这可真不是一个景象明媚之所啊。”

    前面的道路时宽时窄,苏曼箭说道:“已渐渐进了万尊千洞的深处,依沈兄之言,大家便在前面做别吧。”

    沈梦离这时从怀中取出了几张玉碟,依次的递了过来,说道:“这是我师门炼制之物,可以用来互相传讯,数十里之内,彼此可感应到对方的存在,大家依次的带好,在地洞里方便联络。”

    他一个一个的递过,众人也都接过了称谢,随后便在这里分手。

    大家各挑方向,顾颜与苏曼箭、方硕,三人做一队,就挑了东南方。这里的整个万尊千洞,是呈一个半扇形的分布,她们等于是选了中间。沈梦离三人在左,秦封等人在右。约好了半月之后,再到中间会齐,到时候凭借沈梦离所送的玉碟联络。

    三人向前行去,顾颜颇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都说此地遍布剑魂,但到底该向何处去寻呢?”

    苏曼箭答道:“当年藏剑祖师弃剑于此,剑气被这里的地脉所困,散而不去,因之而成剑魂,年深日久,都自具灵性,各有附着之物,有些会附于草木,有些会附于妖兽,上次某位师叔进洗剑池,还曾经见过一具骷髅骨,上面同样附有剑魂,他以紫炎真火炼之,才将其炼化,最终收取的。”

    方硕听了不禁惊讶,“这何止是剑魂,与幽灵无异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那我们该向何处去寻?”

    苏曼箭道:“并无一定之规,下来的弟子,都是各寻机缘,其实并非我们去寻剑魂,而是剑魂感应到气息,会自动的来寻我们。如果云气好,有的剑魂会自动认主,只是这种好事,平常极少出现罢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正说话间,苏曼箭忽然说道:“小心!”她肩头微摇,头顶上的青丝飞快飘起,她用手指一捻,一根发丝就被她捻在了手中,随即无数黛青色的剑光如电一般射去,前面厚实的山壁,顿时被射得如同个马蜂窝一样。

    一缕缕的黑血顺着墙壁流了下来,两人定睛看去,才发现在山壁之上,这时盯了无数灰白色的虫尸。这些虫子与山壁的颜色相同,身上的灵气又不外泄,如果不留意观看,根本就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苏曼箭说道:“这是洞中特有的毒虫,号称能噬万物,以前有的人被几十万只虫子困住,居然连护身的法宝,都硬生生的被它们啃了,实在是厉害无比。”

    顾颜说道:“这样厉害的毒虫,不知叫什么名字?似乎从未听到过。”

    苏曼箭道:“说来也怪,像这类的虫子,在溶洞之中还有不少,但都只在此地存在,从来不跃过那片白沙滩,有人曾经好奇,捕捉了几只活的带出去,但过了白沙滩之后,毒虫就自身暴毙而亡。因此也没人给它们起过名字。”

    顾颜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看来此地水源来历之处,当真不同寻常啊。”

    苏曼箭将那缕青丝洒去,顾颜倒是想到了当年在栖云山,苏曼箭于她的九嶷鼎中,炼成万剑之事,或许也正是如此,才说明她们两个有缘吧,苏曼箭与自己同行,大概也是为了要寻找一次机缘。

    经过了这一次,三人再前行的时候,便又小心了许多,一步步的向前,每过一段路,便要仔细查看周围是否有毒虫妖兽出没。

    就这样走了两三天,那些不知名的毒虫,也不知道被她们杀了多少,就是没见到过剑魂的影子。方硕自从与那些人分开之后,渐渐变得开朗了一些,不再像先前一样少言寡语,这时便问道:“怎么走了好几天,什么都没有?”

    苏曼箭笑道:“这才到哪里了?以前曾经有前辈们,在下面足足呆了三个月,也没有见到剑魂的影子,不然怎么说需要机缘呢?”

    顾颜也道:“此地的溶洞不计其数,占地至少也有数百里,平均下来,一里方圆之地,连一道剑魂也没有,就算碰不上,实在也不是稀奇的事。不过说来也怪,这无数的溶洞,将这地底下都侵蚀的坑坑洼洼,按理说不管有多少深厚的灵脉,灵气也都该泄走了,可是虎丘岭矗立万载,岿然不动……”她停住了话头,觉得自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但一时又摸不着头绪。

    两人都听着她说话,见顾颜卡住话头,还以为她发现了什么,正静静的等待,就听到“嗷呜”的一声大吼,三人的汗毛顿时一竖,紫色光幢无声而起,光华瞬间照彻了方圆数里之地。苏曼箭手掐剑诀,朗声说道:“什么妖物在此?”

    回应她的,是更加猛烈的吼声,一只白额吊睛的猛虎,忽然间从山壁上浮现了出来。它全身都长着一层层的金色绒毛,比起一般的虎来,体型至少大了数十倍,似乎是一张口,就能够将三人全都吞进去一般。

    苏曼箭不惊反喜,她飞快的说道:“这是洞中的虎王,其身上极可能附有剑魂之影!”

    顾颜低喝了一声,法诀打出,手指前指,无数的耀眼紫光瞬间充斥于天地之间,然后便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对面压过来。

    而方硕则飞身而起,他昂然不避,向着对面那只虎王欺近,忽然间他大吼一声,一只手从衣襟中抽出来,一道乌光劈去。

    苏曼箭站在顾颜身后,并没有出手,她低声说道:“这虎王身上纵有剑魂,气势太烈,恐不适合我用。方硕以金刚杵制之,倒是合相生相克之理。”

    顾颜抿唇一笑,既然方硕抢了头阵,她为其在后掠阵便是。双手在空中飞快的连划不停,无数的紫光纵横交织,如同一张密密的大网当头罩下,转眼间便将那只虎王困在了方寸之地。而这时方硕已经迎头来到虎王的头顶上,手中的金刚杵重重的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那只金刚杵,大概只有一尺半长,外形就与平常妇人洗衣时所用的捣衣杵相似,上面泛着一层淡淡金光,据说这是金刚门那位大长老的手制之宝。

    虽然方硕的身形,与那只虎王相比,就有如蚍蜉撼树一般,但那金刚杵一接触到虎王的头顶,忽然间耀眼的金光涨满了斗室,无数的光华四射,头顶上重如千钧一般的压力如山而来,就连顾颜的紫云圭都颤了一颤,她反应奇快,只将手一招,无数的紫光瞬间收回,否则恐怕要被这一杵所伤。

    方硕这一杵,挟着惊天威势而下,重重的落在虎王的头顶上。那虎王大吼了一声,似乎没想到面前这个小子轻轻一击,居然给他造成了这样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它闪得只稍微慢了一步,金刚杵重重的砸在它的头上,轰的一声响,传来骨骼碎裂的声音,咔吱吱的作响,在虎王的天灵盖上,瞬间便塌陷下了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殷红的血意顺着它的肌肤飞快的渗出来,方硕动作更快,他大吼一声,第二杵便又劈下。

    这一杵似乎更胜过先前,硕大的杵头在空中暴涨了数百倍,几乎与那只虎王的头颅一样大小,那只虎王这时怒吼了一声,它高高的昂起头,一张口,就有无数青白色的火焰从它的口中迸发而出。

    顾颜全身一震,说道:“不好!”她飞身而起,五指在空中连划,无数的紫色光线瞬间迸发出去,将空中的金光一一挡开,而她这时右手长伸,空中一只金光大手便忽然间降下,隆隆的雷声响起,无数的紫焰夹杂着雷火,铺天盖地的轰了下来。

    虎王口中所喷的,是后天青色之火,集木火两行之属性,与方硕手中的五行之金,正合先后天相生相克的道理,方硕的金刚杵顿时被压制了一瞬,那只虎王的身形已闪电般前扑,血盆大口一张,便要将方硕吞进肚子里去。

    这时顾颜的紫罗天火从天而降,重重的轰在了它的头上,先天火灵一降,顿时便将它的后天之火卷去,随后顾颜已将太阿剑擎在手中,剑锋处金芒闪动,在空中已变得有数十丈长,当头劈落下去。

    太阿剑集五行精华,无物不摧,这一剑无声而落,将那只虎王的两只前爪飞快斩断。

    方硕这时才反应过来,他反应也奇快,见头顶上的火焰被消去,一招手,金刚杵便又回他的手中,他在手中打了个转,一道法诀扬出去,光华罩在金刚杵上,杵尖顿时变成了硕大无比的金球,向下轰然落去,重重的砸在了虎王的头上,顿时“扑”的一声,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顾颜一剑得手,以紫云圭护身,飞快的向后闪去,这时无数的血箭已经溅射而出,如同千万支利箭一样向着四周激射,将周围的石壁全都射出了一个个的大洞,一股无比阴毒的气息瞬间传来。而让惊异的是,虎王被她斩断的两只前爪,居然又无声的生了出来!

    只是它的头顶上,被方硕连砸了三杵,不仅凹陷了一个大坑,而且上面的肉全都被砸得血肉模糊,深可见骨,白森森的骨刺向上突起着,显得格外可怖。

    顾颜深吸了一口气,“曼箭,这里面的妖兽,都是如此的厉害么?”

    苏曼箭皱眉道:“这只虎王,上次有师叔们进来的时候,听说曾经见过,那时还是幼虎,现在却已长得这样般大,只怕这里的妖兽,厉害若此的,也没有几只了。大家都要小心,白虎天生便具撕碎空间之能,来去如风,好在这只虎王还没有修炼到这个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就像是为了印证她所说的话一样,最后那句话才说了一半,虎王的全身在空中一抖,身形忽然间就缩小了千百倍,变成了只有一只狸猫大小,身形如电,忽然间便在顾颜的身前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顾颜厉声喝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虎王的身形又倏忽在方硕身后出现,就如苏曼箭说的一样,像是无声无息的撕裂了虚空,一爪重重的向着方硕后肩抓去。

    方硕闷哼一声,他闪避不及,只来得及一声大吼,两肩上的肌肉硬生生的爆起,瞬间将上衣撑破,随即利爪落下,顿时留下了五道深深的爪痕。他居然凭自身的炼体术,就硬生生的受了这样一击。

    随后他的身形回转,金刚杵向着后面击去,轰的一声巨响,金光四射,周围的石壁无数碎石飞起,但那只虎王已在空中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苏曼箭肩头微动,便要将自己的青丝万剑放出,顾颜摇手道:“它于方寸之间,倏忽来去,防不胜防,待我以阵法制之。”

    苏曼箭讶道:“虎王身具空间异能,以阵法幻术相制,岂非正得其所?”

    顾颜微微一笑,“我这阵法,与寻常不同,乃日前初创,让它来试试我这幻剑灵旗,玄天剑阵!”她的五指突然间在空中一划,一瞬间似乎天地都于此凝止,五座硕大无比的旗门从天而降,无数烟尘飞起,大地忽然间震颤,周围的灵气已被紧紧的锁住。

    方硕飞快的退回两人的身侧,咬着牙齿,从怀中取出灵药敷上。他自幼修金刚法身,法体无坚不摧,但这只虎王的利爪,却也能够撕裂万物,两者相碰,他虽然没有伤及骨骼,但五道伤痕却已深深的印下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说道:“这虎王骨骼之坚,似乎远不止六七阶妖兽。”

    苏曼箭倒是显得气定神闲,她的修为比两人都要低上一阶,在这时索性便冷眼旁观,见方硕发牢骚,就说道:“在千洞之中,这虎王也算是数得上的妖兽之一了,它修为大成,本体的异能已生,你一个人,恐怕是制它不住的。咦?”

    她正说到一半,便看到顾颜的五面灵旗化作旗门,从天而降,将周围所有的灵气都紧紧的锁住。心中不禁诧异,这样的话,固然虎王撕裂空间会变得困难,但她本人驭使法宝的效率也会变差,这不是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么?

    正想到这里,八道森寒无比的剑光已撕破虚空一般的冲了出来,苏曼箭不自禁的击掌叫好:“原来是剑阵!”

    她身为剑修,自然知道剑阵之法,只是一般剑阵有天然的缺陷,由于剑气太多,彼此之间会相互冲突,难以控制,再加上剑修通常终生只修一剑,像她虽然号称是青丝万剑,但剑意终究只有一种。

    以前苏曼箭也曾见过修习剑阵的人,最多控制三四种剑意罢了,但今天顾颜却一下子放出了八剑!

    她的剑气森寒,各有不同,彼此之间却泾渭分明,毫不影响,让苏曼箭不禁大为击掌称妙。顾颜别出心裁,将剑意融入到灵旗阵法之中,以控阵之法来控制剑意,两者相合,天衣无缝。这让她这样一个终生浸yin于剑法之下的人,都忍不住鼓掌叫起好来。

    五座旗门已将周围的方位定住,剑气森寒,扑面而来,那只虎王想要遁逃,却发现那四只利爪已远不如先前的好使,想要撕破面前的空间,其势变得困难无比。眨眼之间,森森的剑气便在它的身上留下了无数道伤痕。

    顾颜五指连动,五座旗门飞快的移动着方位,缓缓向着中央聚拢而去,周围空间中的灵气随之压缩,将这只虎王能活动的空间,压迫得越来越小,无数道的剑气,如大网一般将虎王紧紧缠住,顾颜低声吟道:“因之幻剑,寄我灵旗。”

    她在空中的五指忽然间挥洒出去,然后又极快的向内收拢,八道剑光飞快的向着四周散去,将所有八个方位全都牢牢定住,而五面灵旗则向内飞速收窄,如走马灯一般的轮换不停,巨大的压力如山一般传来,那只虎王在空中急得不停的吼叫,忽然间它怒吼了一声,全身的骨骼全都格格的作响,身躯重又飞快的向外膨胀,与五面灵旗不闪不避的撞了上去!

    骨骼碎裂之声不断传来,但那五面灵旗却被虎王硬生生的顶住,不能寸进。肉体之强横,让三人全都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这时顾颜忽然间露出一个微笑,她扬起头,发出了一声唿哨,一手高高扬起,猝然而落,在空中,有一道耀目无比的银光从天而降,九玄天兵的最后一口玄天剑,被她用作了这最后一击,猝然而落。

    如雪般的剑光,对着虎王的顶门便贯了进去,一下子银光暴涨,强大的冲击力瞬间便将它全身的经脉全都激成了碎粉,虎王发出了最后的一声惨叫,身体上无数个伤口,全都喷出了一道道的血箭,向着四周激射,这时顾颜说道:“方兄,还不做最后一击?”

    方硕如梦方醒,他挥动手中金刚杵,飞身来到空中,扬手重重的向下击去,雷霆万钧之势,忽然而至,顿时将那只虎王砸得粉身碎骨。天灵爆碎。

    在地下的一堆血肉之中,有一道淡至无色的影子忽然飞起,其势如电一般的向外冲去。

    苏曼箭在一旁早有准备,她肩头微摇,无数的青色剑光便从她的身上飞起,如暴雨一般猝然而落,同时扬声喝道:“剑魂已现,还不快来收取?”

    无数的青色剑光,将去路拦住,那道剑魂反应也奇快,转头又向后飞,顾颜与方硕同时飞来,这时便是看自己机缘了,也不会刻意相让。顾颜手一扬,五座旗门去路,便将它的去路拦住,而方硕便手执金刚杵,当头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道剑魂发出了“吱”的一声叫,被方硕的这一杵似乎砸成了千千万万片,但向着空中散去之后,又飞快的凝聚起来,这时顾颜的幻剑灵旗已经同时向内合拢,玄天剑阵一旦发动,里面剑光流转,生死变化,除非对手死去,永无歇止。剑魂吱吱连叫,无处可去,这时顾颜手掌高举,金色的巨掌便从天而降,向着地面狠狠的压了下去。无数的紫焰在指间飞腾,四周顿时烈焰飞空。

    方硕这时也已无声的欺近,他的炼体术运使起来,身体无坚不摧,但或论起轻盈,却也动如脱兔,无声无息的欺近到剑魂之侧,双手合拢,淡金色的手掌于空中猝然浮现,然后飞快的向内合拢。

    金刚大手印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