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81章九派玄秘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两个人一进去,身后那破损的山壁,便又自然的闭合起来,根本看不出一丝痕迹。莫离则毫不回头的前行,这是一条并不算长的石洞,上面一条条的钟乳石垂下来,顾颜敏锐的感觉到,那就像是一柄柄的长剑一样,带着森森的剑气,悬在自己的头顶上,似乎不知何时便会落下来,然后将自己剁成肉泥。

    她心惊胆战的跟着莫离向前走,好在不远处就到了目的地,有三间石室,中间那一间最大,有一张玉榻,立着青石天然而成的屏风,还有桌椅板凳之物,莫离说道:“这就是我师兄住的地方了。那部《剑典》,就在他的床底下!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得意洋洋的弯下腰,伸着手到下面去掏,

    顾颜看他的样子十分好笑,也不敢作声。莫离摸了几把,奇道:“怎么没有了,上次明明还在这里?”

    他刚说到一半,忽然整个人像被针刺了一样的飞快弹起,说道:“快走,我师兄回来了!”

    顾颜顿时吓了一跳,虽然她一丝声音也没有听见,但想来以这位老剑尊的修为,应该做不了假,看他急得团团转的模样,顾颜的心中暗自懊悔,这次可真是被带上贼船了!

    莫离不停的搓着手,忽然说道:“回是回不去了,我们到这下面来躲躲。”说完伸手扯着顾颜,就往那张玉榻的底下钻。

    顾颜没办法,只好跟着他钻进去,好在玉榻的下面十分宽大,躲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。等她钻进去之后,顾颜便也感应到外面有气息传来。有一个灵气收敛的极为圆融,如果不是她神念强大,远超侪辈修士,几乎感觉不到,这应该就是云池剑尊了。

    但另一个似乎境界与自己类似,劲气能发而不能收,看样子怎么也超不过结丹后期去。顾颜心中暗自奇怪,难道云池剑尊要在此地召见弟子?

    她胡乱的想着,一边转过头,便看到在床底下另一端的莫离,微微的眯着眼睛,两条腿翘着,正用手把玩头顶上垂下来的那些璎络垂珠,一颗颗的黑色玉石晶莹剔透,是难得一见的极品黑曜石。不过此时此刻,这个剑尊居然还有如此的闲情,实在是让顾颜哭笑不得,也不知道刚才吓得屁滚尿流的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她与此老见面之后,就一直觉得十分亲切,也没有把他当成什么不可接近的前辈高人,就如一个亲切的长辈一样,可以随意谈笑,她正想递个眼角过去,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响起:“掌门人所带来的手书,剑尊可已见过了?”

    这声音很是平和,但却如利剑一般刺入她的耳膜,让她顿时间清醒过来,这是沈梦离!他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外面果然是沈梦离温润谦和的声音,只是他说的话,似乎并不算十分的恭敬。

    随即便是一个极为浑厚而悦耳的声音,“令师与贵掌门的手书,我都已见了,只是其中所言之意,尚难尽信,我当如今几位师弟,共议之后,再于百年一度的天柱峰会之上,请各位掌门人共决才是。”

    沈梦离的语气仍然恭敬,让人挑不出半点的毛病,但说出的话似乎并非如此。“家师的意思,如今苍梧承平的太久,需要有一场变革,来荡漾一下这么多年所积累的沉腐气息,而且魔教中人的行踪已现,万年之前的道魔大战,其景历历在目,剑尊不可不察。”

    云池似乎是呼了一口气,像在斟酌词句,然后说道:“尊师所言,也有道理,只是兹事体大,不得不仔细察之,于此之前,还是不要妄动的好。”

    沈梦离又道:“家师之意,当年九大派共商,立苍梧大地的规矩,至今的金册仍在天柱峰上,剑尊应记师门嘱托,万勿意气用事,须知九派一体,同气连枝,藏剑山庄之事,非一人之事,乃苍梧之事也。须得九大派共商,不得轻动才好。”

    云池剑尊忽然间哼了一声,只是这淡淡的一哼,顿时无边的杀意就透了出来,这是一位元婴中期的大修,剑气森森,无边的杀意瞬间就涨满了斗室。就连躲在玉榻之下的顾颜,全身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。他声音中带了一丝冷意说道:“本门中事,无须向外人置喙!”

    沈梦离一下子俯身,“梦离僭越了!”

    云池剑尊拂了拂长袖,说道:“你师父的意思,我已经明白了,这件事我自当会在天柱峰之会上提出来,你就拿我的原话去回复他便可了。”

    沈梦离恭敬的说道:“遵命!”

    云池挥了挥手,“你先下去罢,再过月余就要入洗剑池,记得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沈梦离又应了声,这才恭恭敬敬的退下。

    云池剑尊在他离去之后,似乎仍一言不发,只是在边上踱着步子,脚步悄然无声,但顾颜却觉得他像是有很沉重的心事一般。

    听他们话中的意思,似乎是藏剑山庄,与丹鼎派的那位华严祖师,在某件事情上有些争执,而这件事,似乎还与苍梧近来的气运有关?

    顾颜自家知自家事,她现在虽然有了些许名声,但在这苍梧大地之上,却仍然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,这种由各大派掌门人会商的事情,远不是她所能参与的。因此她只是屏住呼吸,凝神静气,安心的在这里等候,等着云池离去的那一段。

    可这位云池剑尊,却像是真的有心事一样,他先是踱了几圈步子,随后就在玉榻上坐了下来,气息渐渐的敛去,像是石室之内,就没有了他这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顿时警惕起来,以她的修为,如果不是体内有混沌空间,可以将灵气自行循环轮转的话,她真的没有信心能够躲过云池剑尊的一双眼,可就是这样,谁知道相当于元婴中期的这位剑尊,会有什么样的神通?

    看到边上莫离仍然好整以暇的样子,顾颜的心中便不禁有气,她目光不善的横了一眼过去,却看到莫离这时正把目光看向玉榻之顶,眼睛直勾勾的望着,就像是上面有什么吸引着他的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,在他们两个的头顶上,也就是玉榻的底部,用寥寥数笔,勾勒着一幅图案。

    那画的似乎是一个浩瀚的星空,有无数的星辰在宇宙之中纵横穿梭,方位忽隐忽现,每一次所见的位置居然都不同,顾颜只凝神看了几眼,就觉得头晕目眩,脑海里像是有无数的信息爆炸一般的涌来,她飞快的闭上眼睛,心中大惊:这是一幅怎样玄妙的图案?

    当年她在澜沧谷的暗室之中,也曾经见过一幅幅记载着上古玄秘的图案,在玄都殿中,也见过类似的图案,但都没有眼前的这一幅来得如此动人心魄,让她只一闭上眼睛,就感受到天地之大,自身犹如沧海之一栗,飘离于天地之间,不知归处。在这一刻,她似乎又回到了荷塘之畔,荷塘主人于她的身前,翩然作歌时的那个场景。

    天地之大,万法皆空,我自何处而来,又向何处而去?

    好在这幅图,并不像荷塘主人的作歌一般,直指人心,在她闭上眼睛之后,就慢慢的从她的脑海中敛去。顾颜再睁开眼睛时,发现原来的感觉便不存在了,只是无数的星星点点,在那里构成了一副奇特的图案。

    刚才的那种感觉,忽如其来,又倏忽而去,顾颜睁大了眼睛,将这副图的所有星辰之位,牢牢的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总是冥冥之中感觉着,似乎将来会有大用一样。

    她正飞快的记着星图,忽然肩头被莫离推了一下,她愕然的一回头,看到莫离也是一脸愕然的表情,“喂,我叫了你好几声,你怎么没反应?”

    顾颜先一个反应,就是自己二人已经被云池发现了,然后才反应过来,“可以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。”莫离快手快脚的从玉榻之下爬了出去,见顾颜似乎还想停留,一把将她扯了出去,“我师兄虽然走了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,他神出鬼没的,我可不敢在这里躲了,不知你就一个人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顾颜无奈,只得跟他一起出来,果然室中已空空如也,云池剑尊不知何时已经离此而去。莫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飞快的向前奔去。以极快的速度冲出了石室,穿过那条狭长的洞口,然后驾起剑光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在空中,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“好在我反应够快,临时见机的躲了起来,不然的话,师兄非要再将我禁足不可。”

    顾颜还记着在玉榻之下看到的星图,问道:“前辈,你刚才抬头看着的那副图画,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莫离愕然的瞪大眼睛,看着她,“有吗,那底下黑咕隆咚的,你居然还能看到东西?”

    他一口否认掉,顾颜也拿他没办法,可是她却清楚的记得,于玉榻之下,她看到了一张浩瀚星辰,其大如海的星图。里面的方位,现在还清晰的印在她的脑中。只是因为莫离突然将她拽走,让她没有来得及记得完全,只记下了一半有多。

    莫离这时不耐的说道:“你这个小姑娘话真多,哪有那么多的问题啊。好了,这次我老人家,于躲藏之中……不,是在玉榻之下悟道,偶有所得,我要闭关参修,继续寻找上古剑魂,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心想:我也是少来找你的好,否则说不定要少活几年。

    这时两个人的剑光,已经无声的到了试剑堂之前,落下地来,莫离匆匆取出一个蓝色的小玉简往顾颜手中一塞,“这个东西,你留着在洗剑池中,或许有用,记得别给别人看啊!”说完他就飞快的跑了进去,还没等顾颜开口,试剑堂的大门就轰的一下关闭。然后顾颜怎么敲也敲不开了。

    顾颜呆呆的站在这里,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。今天这一天的遭遇,实在是太过离奇。

    这位已经修成剑婴,却有些为老不尊的剑修,不知道为什么,对自己如此的青眼,在她的心中,可没有一丝一毫对此老轻视的意思,只是他一心专注于剑道,想法难免与常人不同罢了。而且她在试剑堂中,还拓录了不少印本,说起来,实在应该好好感谢他才是。

    顾颜惆怅的站了片刻,才起身要往后走,忽然迎面有一个人撞上来,“顾姐姐!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苏曼箭,顾颜奇道:“不是说你出门办事去了么,怎么在此?”

    苏曼箭道:“师父有急事见召,我便赶了回来,可是回来之后,师父却又出去了,我便来这里看一看,听说你出关了,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无事,有一点小伤,调理一下也便好了。我自有丹药傍身,用不着你操心的。”

    苏曼箭笑了笑,又说:“我听说你来试剑堂一观,便赶紧过来,璇光师兄也是有欠考虑,就算师父曾那样说过,这试剑堂也不是能让人轻来的呀。”

    顾颜这时倒觉得璇光真人所说的话,或许颇有深意,只是自己一时还没悟透,她笑道:“你说的是云离剑尊么,我们方才已经见过面了。”

    苏曼箭大惊道:“你见过了云离师叔?”

    顾颜点点头,“他还对我指点了一番,于我的修行颇有进益,尤其……”她刚想说莫离参悟上古剑魂的事情,忽然又想到这是他们门派内的玄秘,居然被自己这样得知了,还宣之于口,实在不好,苏曼箭已经苦笑了出来,“他是不是和你说了上古剑魂?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顾颜吃惊了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苏曼箭摊了摊手,“这是云离师叔的口头禅了,也不单是你,藏剑山庄的所有弟子,包括外面来过的年轻弟子,只要有向他请教的,都要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一说。大家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。”她无奈的耸了耸肩,“上古剑魂,不过是古籍图录中飘渺无依的传说罢了,剑典中记录剑法修行之十三道,也从来没有提过什么上古剑魂,更没说过藏剑祖师是得到上古剑魂而飞升的。再者洗剑池于此地存在了几万年,如果真有什么上古剑魂,难道还没有被人发现么?”

    她又笑了笑:“云离师叔有几分痴气,他从结婴之后,就一直致力于此,也正是因此,几百年过去,他的修为至少进展缓慢,连后进的云霆师叔都要超过他了。可是依然乐此而不疲。”

    顾颜瞪大了眼睛,她还以为那位老剑尊,对她怎样的看重,珍而重之的和她说了上古玄秘,原来不过是一个老疯子的痴言呓语罢了。亏她还真的以为洗剑池中有什么上古剑魂的存在,想过去碰一碰机缘呢。

    苏曼箭说道:“说起来,有些事情,我还没和你提过。洗剑池里面的阴气太重,你有丹药在身,我就不说了,但还是要留意,守定自己的心神,那些存在了上万年的剑魂,身上带着极强的凶戾之气,收取的时候,一定要千万留意,稍一不慎,就容易反伤自身,当年曾有一个藏剑山庄的弟子,在收取剑魂的时候,反过来为其所控,最终五脑俱裂,变成了失心疯子。因此后来的弟子们便都谨慎得多了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”

    她又详细的将洗剑池中的地势与顾颜说了,洗剑池名为池,其实是一个极深的水潭,这里并非都是死水,其源头是当年藏剑祖师不知道从哪里开辟出来的,在地下的极深之处,据说直接连通地心,这么多年以来,从来没人能够真正的找到源头所在。只是数万年来,这池水一直常换常清。

    在洗剑池之下,是当年藏剑祖师开辟出来的数百间石室,是打算作为弟子们的潜修之所的。在石室之中刻着他当年悟出的剑意,这些都不避人,可随意观看。万法同归,对领悟大道颇有益处。

    沿着那些石室再往下,便到了池底的深处,那里有着无数隔绝了水气的天然溶洞,不知道当年的地势是如何形成的,在深潭之下,生生的形成了那样一个空洞,池水不进,空气难入。里面的压力,是外界的十倍有余。而藏剑山庄数万年来的精华,那数百条当年藏剑的残魂,就都聚集在这溶洞之中。

    那些溶洞成千上万,密密麻麻,不可计数,因此里面的地势之复杂,远非常人所能想象,稍一不慎,就会迷路,陷于其中而不得出。

    苏曼箭有些担心的说道:“单在石室中参悟剑意,那是毫无危险的,只是若要下去收取剑魂,就要千万小心。那里的溶洞之多,就算是经历了数万载,由当年的弟子,将所去过的溶洞,全都一一的做出了标记,仍然有许多是从未进过人的。那些剑魂,就在这些溶洞当中游走,收到了是你的机缘,若没有,也千万不要太过执着。”

    她又接着补充道:“在最早的时候,藏剑祖师是打算将洗剑池,作为藏剑山庄弟子们的试炼之所,因此他曾在里面布下不少的禁制与阵法,后来在祖师化神而去后,再没有一个人能够将洗剑池完全控制,因此那里也就废弃。所以一定要小心。莲花山的那一对师姐妹,她们都擅长阵法,这次特地给了她们两个名额,也是为此。”

    顾颜这才恍然,为何其它门派都只有一人前来,唯独莲花山有两人在此。想来藏剑山庄是因为自己这几个外人,而有些担心吧。随后苏曼箭又将自己所知的,下面的地形,画了一张草图送给顾颜。顾颜录在玉简之中,又谢过苏曼箭的提醒。两个人约好了有暇之时,再去虎丘山后踏青,这才告别。

    顾颜回到院中,并没有见到旁人,这一路上,她仍在想着沈梦离与云池剑尊的那一段对话,丹鼎派究竟是打算有什么大举动了,以至于他们一派都不能做主,要来征求其它门派的意思?看样子,似乎有几个门派已经被丹鼎派说服了,而另几个还在摇摆之中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碧灵仙子的缘故,又或许是因为她所见过的丹鼎派中人,全都与自己结过仇,顾颜对丹鼎派出来的人,始终存着一分警惕之意。虽然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门派,就算有什么大动作,也不会将自己这个小角色放在眼里,但顾颜仍然在未雨绸缪的事先推想,只是她想了许久,也想不出丹鼎派的用意何在。毕竟她对苍梧最高层的这些事情,了解得还是太少。

    想得头疼,到了房中,她便将这些事情抛下,然后飞快的取出一枚玉简,运指如飞,将自己于玉榻之下所见到的那副星图,脑中仍记得的部分,全都录到了玉简之中。

    这副星图用笔虽简单,其中却像是蕴含着极深的奥意,让她一眼看去便迷乱于其中。顾颜怀疑莫离是知道这副星图来历的,只是一问起,便顾左右而言它。这却让顾颜更加对其珍而重之。

    只可惜她看了还不到一半,就被莫离硬拖了出来,而苏曼箭又拉着她叙话,那副星图变化之繁复,需要无数个细节来不停的推演,只这么一会儿工夫,她又已忘了不少。录在玉简之中的,只有原本的三成而已。

    她又仔细看了一番,确定毫无疏漏,便郑重的收入混沌空间之中,与朱颜镜、玄晶等那些秘宝放在一起。

    随后她又取出莫离送给她的蓝色小玉简,只有拇指大小的玉简,上面被人用黄色的灵气,封上了两道符印,顾颜试了几种方法都没能打开,不禁有些莫名其妙,不知道莫离给自己一个玉简,却又无法打开,是什么用意。难道这必须到洗剑池中才能用的?

    她将这枚玉简,连同那张刻着无名剑士的图录,都收了起来。如果将来有一日能够见到顾夕朝,倒可以把图录送给他,顺便问一问他的师承来历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