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79章幻剑灵旗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九嶷鼎缓缓的停止了转动,然后落下地来,九道白光自行的从鼎中飞起,随后又在空中化作硕大的五座旗门之象,光华流转,气象万千,气势忽而凝重如山,忽而又轻灵似羽。顾颜一招手,便自动的飞入了她的袖中。

    她脸上这时仍透着因为过度运用真气的雪白,低声说道:“就叫你——幻剑灵旗吧。”

    体内的真气在这一刻如潮水一般的褪去,过度运用灵气的后果在这一刻充分的显现出来。如果不是刚才顾颜发觉不妙,于强行间调动混沌空间内的紫金灵气,不单这件法宝,会因为灵气不继而凝炼不成,恐怕就是那尊九嶷鼎,都会因为灵气的冲突而爆裂,毁去自己的这件至宝!

    顾颜长出了一口气,这次虽然是惊险,但比起在地心海眼的那一次经历,还是差得远,她又取出了半枚结天丹,飞快的吞了下去,知道不静养数日,怕是不能恢复如初了。虽然伤势并无大碍,但顾颜的眉头却深深的锁了起来,在刚才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就在她催动了十分丹火的时候,于丹田之处,这轻轻的一刺,便足以让她真元大泄,可是她在此地布置了三层的阵法,又有九嶷鼎护身,什么人能够无声无息的通过这次刺进来?

    在刚才遇袭的那一刹那,她的神念自行发动,瞬间笼罩四周,并没有发现人迹的存在。以她的自信,就算是结丹圆满的修士,也无法逃脱于她的神念之下,除非是有元婴的修士,远自数里之外,以剑气刺入她的斗室,难道是有剑尊在暗中出手?

    顾颜马上就摒弃了她这个想法,虽然她现在身处藏剑山庄,但以自己与苏曼箭的关系,似乎四位剑尊,都没有对自己出手的必要。

    她微闭双目,端坐于榻上,将体内的金丹调动起来,灵气缓缓的向经脉四周散发。

    顾颜所修成的金丹,在她的丹田之处,只有拇指肚一般的大小,远比一般修士的金丹要更加凝炼,这时她当年在归墟之内,借七宝琉璃金幢之力,以五色魔火所凝炼成形的。为了这一枚金丹,她不知多付了多少辛苦,凝炼经脉,二次成丹,在这一刻终于显现出来与常人不同的威力。

    极小的金丹中似乎蕴含着更大的力量,无数的灵气向四周奔涌,体内经脉每一处都纤毫毕现,顾颜忽然间“咦”了一声,她发现在自己后脑的风池窍穴之所,似乎有一丝灰白色的气息,正在那里静静的潜伏着。只是当大量的灵气飞快奔涌而过的时候,才会在那里产生微不可查的一丝痛感。

    但这丝痛感,却又显得极为绵长,顺着经脉飞快的向下传导,直至丹田之处最盛,过了片刻才平息下去。

    自己方才在凝炼法宝的时候,无数灵气奔涌而出,想必那丝痛感必会更加剧烈,于是就在丹田中形成了那一刺。

    这丝灰白色的气息,于风池之内,潜伏的极深,如果不是顾颜持续大量的,以如此之多的灵气冲击着体脉,也不会露出这一丝来。

    顾颜将体内的灵气缓缓逼过去,那丝灰白色的气息,给人的感觉十分古怪,就像是一只虫子,在不停的扭动,如泥鳅般的滑不溜手。

    顾颜低哼了一声,所有的灵气忽然间冲着那里飞快的围拢过去,瞬时间如万针攒刺一般,向着那里的窍穴飞快的扎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!”她发出了一记闷哼,强烈的痛感瞬间笼罩了她的全身,但经过了几次晋阶的痛苦之后,这还在她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随后紫罗天火便被她调动而出,对着风池窍穴中开始祭炼,一丝丝的火焰,缓缓的研磨着她的窍穴,这样的痛苦,足足持续了三个时辰。

    当黄豆一般大的汗水,已经布满了顾颜的额头,她身下的床榻,也被涔涔的汗水所打湿之后,那丝莫名的灰白之气,终于被她彻底的炼化,不留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顾颜长出了一口气,同时一股寒气也悄然的升上来。

    这丝灰白之气,潜于她的窍穴之内,不到特定时刻,不会发作,如果不是她今日以猛烈的灵气与火灵去凝炼法宝,也不会在无数灵气的激荡之下,露出了这么一丝缝隙,从而被她发现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与人争斗之时,这个莫名之气突然发作,就算只是短短的一瞬,但在生死相搏的时候,已经足够让自己死上一百次了。

    她回想着这丝灰白色的气息,脸上慢慢的露出了冷意,“莫非,这是蛊毒不成?”

    无论是她原本所呆的神州大陆,还是如今的苍梧大地,道魔两家,大家最终追求的目的都是长生,只是法门不同,因此法诀,秘宝,灵丹等层出不穷,但那些五花八门的旁门小术已经渐渐的失去了传承,这其中就包括下蛊之术。

    所谓的蛊毒,其实是一种毒虫,被人用秘法祭炼之后,化去了法身,只留下元神,再辅以各种的毒药,无声无息下到修士的体内,便会在窍穴中潜伏下来,当施蛊人下令的时候,突然爆发。而蛊毒的种类,至少也有几百上千种,每种的配方都不同,功效亦各异。有的会突然爆发,致人于死,有的只是让人走火入魔,生不如死。更有的会破坏人体内的窍穴,有的用蛊大师,甚至会以蛊毒来帮助修炼,以助突破境界之用,这便是“技而近乎道”了。

    顾颜以前在洛地的时候,曾经听明无妄提过蛊毒,但后来到了归墟海,然后又至苍梧,始终没真正见过。据他说,蛊毒只是小术,不是真正的仙家法门,现在大概只有在海外,才会有一小部分野族那里有所传承。顾颜在赤炼峰的时候,闲来无事,还曾和野赤炼提过,他也只是听闻其名,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顾颜可以断定,她于藏剑山庄醒来之时,体内还没有这线蛊毒的痕迹,如果是被人下了蛊,那么唯一的地点,便只能是在姑苏城!

    可是她于姑苏城走了三个地方,见了无数的人,下手的人到底又是谁?

    是那位神秘的荷塘主人,是曾经骗过自己的石介枚?

    还是与自己有仇的无极子?

    或者是那位突如其来的休宁岛主杜确,他看出了自己身上有玄晶,想要图谋,因此便未雨绸缪,在自己的身上下蛊?

    还是说那位神秘的青袍客,以他的修为境界,就算是在自己的身上下蛊,也肯定察觉不出半点痕迹。

    甚至是七城主玄祯,自己当初狠狠的落了他的面子,会不会因此而怀恨在心?

    顾颜将自己的头都想得大了,忽然觉得自己在姑苏城走了一遭,身边便都不是安全之地了。这种不能将未知变故,都掌控在自己之中的感觉,让顾颜十分的难受。就好像有一个无形的敌人,它正在黑暗之中,默默的窥视着自己,而自己却全无所觉一样。

    算了,大不了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就是。敌人未至,自己的心境已经乱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。顾颜发现自从自己到了藏剑山庄,大概是见的高手实在太多了,于心境上,已经不似以往的淡然和自信。这对于自己的修为,可不是什么好的迹象啊。

    这大概也是一个修士在走向另一重境界的时候,所要经历的必由之路吧。顾颜摇摇头,不再去想。她看了看四周,外面天色已晚,这时候,应该不会有人来打扰自己。她抛出晶石,在周围布下了法阵,手一扬,五面大旗顿时在周围无声展动起来,银白色的剑光漫空飞舞,将四周牢牢的罩住,而她便端坐于榻上,全身心的汲取着空间内的灵气,滋养着自己的经脉,恢复着本来的伤势。

    这次的伤势其实并不算什么,但对顾颜来说,她上次的伤还没有完全调养好,这次不得不谨慎一些,以免伤了元气,将来后悔莫及,她又在屋内休息了足足三天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她也将自己的神念,浸入混沌空间中去,看了看已经变成一个金色大茧的小姜。

    小姜仍然在空间里静静的停留着,浩瀚如宇宙般的混沌空间之内,给它提供了极为充足的灵气,本来只是淡金色的大茧慢慢变得厚重起来,一点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其其有时候会好奇的跑过来,用小爪子摸摸大茧的外壳,像是在奇怪一直陪自己玩的好朋友,怎么突然就变到这里去了。灵兽的晋阶,对于它这个毫无灵气的小兽来说,似乎是一件无法理解的事情。

    顾颜进来看一看,见小姜的情况稳定,也就放下心来。她又看了看被自己收藏在混沌空间中的玄晶,这个东西,还是先收起来的好。

    等顾颜的伤势尽去,打开屋门,才发现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有多,苏曼箭曾来看过她两次,见她仍在闭关,也就没有打扰。顾颜将幻剑灵旗收起,走出院门,长长的吸了一口气。见天光正好,左边沈梦离与盛华兰已经结伴而来。

    这次却只有他们两个,顾颜的心头微动,沈梦离这是特意等着自己么?

    不过看两个人的样子又不像,他们边走边谈笑,颇有把臂同游的意思,只是这个地方并不大,连顾颜都已经走过了好几遍,哪有什么风景可游?

    沈梦离见顾颜出门,笑道:“顾仙子从姑苏城回来,便闭关多日,一直不见,想来是炼制法宝极有心得了?”

    盛华兰咧了咧嘴角,显然对顾颜所得的五面旗子,十分的不屑。

    顾颜笑了笑,也不作答,自从经历了方硕的那一件事之后,她对沈梦离,心中就始终有着几分警惕之意。总觉得这人行事,似乎总有些深谋远虑似的,让人不自禁的就要多长一个心眼。

    她岔开话头说道:“怎么只有你们两个,方兄与秦师姐呢,还有那位江姑娘?”

    盛华兰撇撇嘴,“我也不知道你们云泽来的人都是怎么回事,一派的小家子气,见不得人似的。那个老头子,整天关在房门里闭门不出,生怕有人找他的麻烦一样。那个姓秦的小子,还算是少年,成天就跟着江瑶伽的**后面转,难道她云裳谷,还能够管云泽的事情不成?”

    顾颜笑而不语,秦封的心态,大概跟当年的卫玠于苏曼箭相似,只是当时的卫玠还有个丹鼎派弟子的身份,而秦封现在甚至还算不上秦家的继承人。就算是秦家如当年一般在云泽权倾四野,在云裳谷的人眼中,大概也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沈梦离笑道:“你不跟江姑娘一起,还不准她叫上别人么?”他转过头对顾颜道,“秦姑娘在接天阁中得了一束炫金线,要用来炼制她的流云针,最近一直闭门不出,小方也是一样,他要祭炼自己的那半葫芦乌金砂。说起来,这还是多亏了你呢。如果不是那天你给他解围,想必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善了。对了,那枚青天令,不知是何人送的?”

    沈梦离一边说着话,嘴角噙笑,与盛华兰眉目交流,像是随口问起的一样,但顾颜的心中动一跳,她敏锐的感到,这才是沈梦离兜了半天圈子,心中最想问的一句话!

    她自然不会上他的套儿,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也算不得什么,当年在云泽的时候,我曾经与石介枚老阁主见过一面,那时候他还是结丹修士罢,那枚令牌,也是蒙他赐给我的。”她在心中默默的说道,石老先生,谁叫你当初骗了我一次呢,这次,你就帮我背这个黑锅罢。在姑苏城中的那一夜,与荷塘主人于月下的一晤,似乎那是只存在于她们两人间的秘密一样,顾颜不想与任何一个人提起。

    沈梦离笑了笑,说道:“原来如此,当年也算是大有机缘了。”他将此事搁过不再提,说道:“离洗剑池重开,只有月余时间了,不知道姑娘准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顾颜摇摇头,“我初来此地,愿闻详情。”

    沈梦离刚要说话,盛华兰已经扯着他的胳膊说道,“沈师兄,你不是要随我去虎丘后山踏青么,时辰已经不早了,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她做出微嗔薄怒之色,俏颜如花,别有一番风情,将沈梦离扯着去了,像是不喜欢沈梦离与顾颜多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也不在意,这些事情,苏曼箭自会告诉她。她缓步的行到前厅,一路之上,也有不少藏剑山庄的弟子与她交谈,当日里云霆剑尊说过,藏剑山庄里有不少女弟子对她很是好奇,倒确实不是虚言,至少顾颜这一路行来,便见到了不少人目光中的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顾颜到了前面的偏殿,也是藏剑山庄的主事之所,拜见了璇光真人,简单叙谈了一番,璇光真人就让她好生休息,等着入洗剑池的日子,十几日不见,不知道是不是顾颜的错觉,感觉这位云池剑尊的大弟子,对自己的神色更加和蔼了几分。璇光真人还说道:“入洗剑池,里面寒气极重,你虽然身有火灵根,但剑气太烈,为免经脉受损,要先备下玉骨丹,按例都是各门派自备,不知你可有么?”

    藏剑山庄上万载,这还是第一次将洗剑池对九大门派之外的人开放,璇光真人这一问,也是好心。毕竟如玉骨丹这样的丹药,是抵御外来戾气,保护自身经脉的无上丹药,绝非碧霞宗这样的门派所能拿得出来的。他的意思,若顾颜没有,藏剑山庄便可以提供。

    顾颜心想:不知道秦封与岳九锡,是不是也有这个待遇?不过玉骨丹虽然稀有,但在顾颜这个炼丹师手中,也算不得什么稀奇的事情,她微微颌首,“在下自有备,不敢劳真人动问。”

    璇光真人点了点头,便命她自去。最后还说了一句:“本门之中除洗剑池外,试剑堂亦颇有一观之处,敝师曾言,藏剑山庄之中,除三位剑尊清修之地,余者尽可开放,并无禁地,仙子有暇,可往而观之。”

    顾颜谢了辞出,心中还在奇怪,璇光真人这句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试剑堂她也听苏曼箭讲过,那是存放着藏剑山庄历代典籍的地方,参悟道法本源之秘术,像这样的地方,就算是一般的门派,也都会敝帚自珍,不会轻易视人,怎么会对自己这几个人开放?

    顾颜可不会天真的以为,因为她在云泽大比时夺了个魁首,云池剑尊就会格外的施恩,给自己这样大的恩惠。只是璇光真人这样说了,又说是师父之命,她也不敢相询,只好告退。心中倒想着,何时真的去试剑堂看一看,看守门的弟子,会不会拦阻自己。

    试剑堂,也就是顾颜刚到藏剑山庄的时候,所见到的那座孤零零的殿宇,周围只植着松柏,没有其它建筑。

    她告退出来,想去找苏曼箭叙话,却被人告知她出门办事去了,要十日之后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顾颜“哦”了一声,心道苏曼箭似乎在这里忙得很,璇光真人多是在本门内坐镇,至于外务,多半是这个亲传弟子料理的。

    她想着闲来无事,就信步的向着西北而行,想要到试剑堂中去看上一看。

    整个藏剑山庄依着虎丘的地势而建,坐北朝南,从顾颜这里到试剑堂,要穿上一个大斜线,从这里一直插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顾颜向试剑堂的方向而去,离的愈近,所见的人烟就愈是稀少,在试剑堂的周围,偶尔有几名弟子,也是匆匆而过,根本就不与旁人搭话,让顾颜想找个人问一下都没有。她心中也不禁古怪的想到,不是那位璇光真人在骗自己吧,让自己去试剑堂闯一次禁地,然后就有理由把自己拿下。这种桥段,似乎是小时候戏文听见过的……

    随即她便失笑,云池剑尊于藏剑山庄之中潜修,慧目如矩,就算璇光真人敢假传师命,怎么能逃得过他的眼睛?顾颜不禁暗自的嘲笑自己,自从来到这里之后,似乎变得格外胆小起来,一有点风吹草动,就不能自主。

    她胡乱的想着,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试剑堂之前,这座殿宇并不算甚大,大概只有三间房子的大小。只有中间的三间正殿,有一扇不大的门半掩着,周围静悄悄的毫无人烟,只有风声吹过,拂动着松柏上的树枝,发出“咔啦啦”的响声,显得格外静溢无比。

    门上也没有匾额和字迹,只是挂着一柄由桃木雕成的宝剑,顾颜举步而入,居然毫无阻碍。

    踏进试剑堂中,她便吓了一跳,在四壁之间,都立着一排排的书架,这不用多说了,上面杂七杂八的放着各种的书籍,金简,玉册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而她的脚下,则乱七八糟的堆着无数的宝剑,大半都是残破不全的,有的没了剑柄,有的只剩下个剑身,还有的干脆就成了一块废铁。密密麻麻堆了满地都是,让人根本就没有下脚处。

    顾颜又不敢随意的去破坏这些东西,她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去,还在奇怪,这样的重地,为何居然都没个人看守,忽然在前面的一堆废铁当中,有一个人抬起头来,不满的说道:“你是哪个堂的,又来打扰我老人家,不知道现在是关键的时候,不能够让别人打扰吗?”。

    顾颜吓了一跳,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,一只脚牵动了一柄断剑,连锁反应的扯下去,“哗啦啦”的响过,一堆如小山一般的残剑废铁就这样倒了下去,差点把她埋在了里头。

    那个人大呼道:“坏了坏了,我刚刚理出一点头绪,你又来坏我的好事,来来来,跟我去找你的师父,讲讲清楚!”

    顾颜这才看到说话人的面目,他穿着一身破旧不堪,满是油渍的衣服,脸上的黑泥一层接着一层,根本就看不清本来的面目。只是头顶上雪白而蓬乱的头发,以及脸上那黑泥遮掩不住的白须白眉,显露出这是一个老人的模样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