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75章玄晶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顾颜的手中拿着一个革囊,那是一个小型的储物袋,她塞到了那个葛衣汉子的手里,扬手便去抓老者手上的布包。

    老者向后一退,但顾颜的手却似乎是突然间向前伸了半尺,无声无息的穿过了身前的一道灵气隔断,将那个布包抓在了手里。在老者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将布包夺到手中。

    老者厉声道:“不就是五千灵石么,我也出!你把这个给我!”

    葛衣汉子手中拿到了灵石,似乎像是突然有了胆气一样,说道:“老先生,这东西,我就卖给这姑娘了。你老人家,只能赔罪了。”他抱着灵石,紧紧的揣到了怀里,又胡乱的掏出了一块手帕似的东西,塞到了顾颜的手中,说道:“仙子,这几根树枝,当时是用这个包裹起来的。与小瓶子本不在一起,我都给你了。”说完就匆匆的转过头向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顾颜还想招手唤他,一股杀气已经飞快的笼罩了她的全身,顾颜低哼了一声,转过头,那老者一双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正盯着她。眉目间的冷意,似乎要将她冻僵一样。

    旁边这时聚起的人越来越多,有认识这个老者的,便低声的说道:“这是城外八荒岭的无极真人,他可是行事向来狠辣的,这小姑娘怎么惹上他了?”

    又有人哼道:“你别小看了,这个姑娘大概也不是善茬,你就等着有好戏看吧。”

    顾颜自从地心海眼出来之后,在生死间经历了一个大关,又于碧落阵中,悟透了死生之道,行事已不再那么锋芒毕露,她只淡淡的一笑,体内的灵气微涌,紫罗天火便无形而出,顿时将那股冰冷的压力化解于无形。笑道:“前辈若无事,我先行一步了。”她举步便拾阶而去,对于身后的目光,行若无事一般。

    无极子没想到他以“绝焰双瞳”所发出来的冰凌之气,被顾颜举手间便化个干净,心头一动,重重的哼了一声,也跟着上楼而去,却与顾颜走了另外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顾颜缓步的向楼上走,顺手便把那个布包塞进了混沌空间之中。小姜似乎是盯着这个东西久了,它飞快的跑过去,用牙齿将布包叼开,然后爪子扒住那个小玉瓶的瓶塞,对着瓶口大口的就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个玉瓶只有巴掌大小,它只喝了两口,里面已经下去了至少三成。等顾颜反应过来,极声喝止的时候,小姜已经捧着肚子在地下打起滚来了。顾颜吓了一跳,她飞快的走到角落里,随手布下一个护罩护住周围,将神念飞快的探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姜本来白色的肚皮,这时全都泛出了一层淡淡的金色,而它的肚子,这时紧紧的贴着地面,像是小小的肚皮就有千斤重一样,脸上露着极为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顾颜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你这个贪嘴的东西,这回吃出货了吧?”

    但她的心中也极为诧异,小姜这个肚皮她最清楚,那是能够把灵石当饭吃,紫炎晶当夜宵的主儿,这玉瓶里究竟是什么,让它吃了以后,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?

    小姜这时连打滚都滚不动了,只能可怜巴巴的趴在地上,用无助的眼神看着空中。其其好奇的过来,用头蹭蹭它的肚子,然后就像是被吓了一跳,连滚带爬的向着远方奔去。

    顾颜又用神念将那个玉瓶扫了一半,这时里面已经只剩下了半瓶的液体,带着青玉之色,里面还有一块块的黄色斑点,一丝灵气也无,但也不像是毒素的样子。这可真是让她费解了。

    顾颜只好取出了两枚丹药,扔进混沌空间给小姜服用,但是否有效,她也不甚清楚。

    而小姜吞下了顾颜炼制的那几枚疗伤圣药之后,一点也不见好转,仍然痛苦的大叫,慢慢的那层金光,从它的肚皮扩散出来,向着全身延展开去。把它那通体的白毛全都映成了淡金色,像是在身体的周围,罩上了一层金霞一样。

    然后这层金霞就开始慢慢的浓重起来,形成了厚厚的金色云气,把小姜从头到脚的包裹到里面,就像是个大茧一样,然后又慢慢向着空中飘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,混沌空间里的灵气,开始飞快的向着这个地方聚合起来,然后不停的朝金色大茧中涌去。

    顾颜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,小姜这不会是,又要晋阶了吧?

    想一想,它上次晋阶,离现在还刚满二十年啊,一只灵兽晋阶应该没这么快吧?

    看小姜刚才那种痛苦的样子,显然也根本没有准备,它喝的这瓶玉液,到底是什么东西,对它的身体造成了这样大的影响?

    顾颜可再也不敢让其其也碰这个了,其其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是什么种类,万一在混沌空间里,出来个怪物可怎么办?

    好在其其对这瓶玉液,像是根本不感兴趣,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。顾颜连忙把它收起来,准备从这里出去之后,再好好研究。连同着那几根枯枝,她也一同的收起来。

    她又默默的观察了小姜一会儿,发现那个金色大茧浓浓的,凭她的眼力,根本一丝也看不透。按她以前的经验,小姜这一次,没有个两三年的功夫,大概是不会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正想得入神,忽然听到远处有人喊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顾颜抬头望去,见到在不远处,沈梦离与盛华兰正结伴走来。

    秦明月袅袅婷婷的跟在他们身后,却不见方硕的影子。

    顾颜挥手撤去周围的护罩,沈梦离笑道:“在远处就觉得是你,只是看不真切。”

    盛华兰似乎仍是一副不忿的模样,她哼了一声说道:“在接天阁这种地方,还拿法阵护着自己,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见人的。”

    秦明月低声说道:“师妹!”

    只是她也管不了盛华兰,只能带着歉意的向顾颜笑笑,顾颜岔开话题问道:“我昨日去烟雨楼听道,颇有感悟,于城边坐了半夜,清晨才赶来的,方兄呢?”

    沈梦离以手指了指,“小方到上面去转,不知道去了何处。我们三人方才下去走了一圈,没有什么发现,正想回来的。顾仙子可有所得?”

    顾颜笑了笑,把枯枝拿出来给他们看,反正这是不少修士都亲眼所见的,他们随便一问,就知详情,也实在没什么可隐瞒的。

    盛华兰瞟了一眼,不禁失笑起来:“这样的树枝,怕是只能拿来烧柴火吧,要它有什么用处?”

    顾颜微笑不语,事实上她也不知这树枝究竟有什么功效,但那个小瓶中的玉液,却是真真实实让小姜的身体发生了变化,而这树枝,其中也必有大用,待她仔细回去研究不迟。

    秦明月扫了一眼,便没再说话。而顾颜却敏锐的见到沈梦离的眼皮微微的一跳,虽然他马上便将自己失态的表现掩去,但仍没有逃脱顾颜的目光。

    丹鼎派在苍梧九派之中,丹道第一,而一位高明的炼丹师,所最擅长的,就是要辨识各种各样的炼丹材料,灵草灵根等,想必丹鼎派内部所藏的典籍,也是浩如烟海,不可凡几。莫非他是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沈梦离这时笑道:“看这些枯枝,倒与我当年在师门时所见的一本古册,上面的东西有些相似,只是年深日久,已记不太清了。或许回师门之后,请教长辈,能够知道个究竟。”

    顾颜心中对他高看了一眼,此人行事,似乎总是在若有若无之间,明明是推辞,但却叫人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,转而说道:“我是初次前来,不知此地有什么好所在,还要诸位带路如何?”

    沈梦离道:“今日来得也巧,在七层的云萝殿上,有一场拍卖会正进行,有暇一同去看看如何?”

    四人一同拾楼而上,顾颜好奇的问起,秦明月便给她解答。原来在这接天阁中,下面的几层,都是各种的散客叫卖,那些修为平常,身家亦不丰的散修们,通常只在三层以下逛逛便算了。而到了五六层往上,那里全是一些大势力,或者是实力强横的散修所自己开设的地方。在七层上共有三阁两殿,其中云萝殿的主人,名云萝仙子,就是一位结丹后期的女仙,法力高玄,似乎并不比九大派中的弟子稍差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暗暗惊异,不要说在东南,便是在云泽或者南浦,她似乎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散修的精英,以沧海客的那个水准,便能够名列于南浦修士之牛耳,可到了南塘,才发现此地的修士云集,人物繁多,这才真正有修仙圣地的气象。

    估计在这姑苏城中,能够达到结丹后期以上水准的散修,便至少有二三十位之多,这样庞大的势力,不管扔到云泽还是南浦,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扫平当地的势力,一统全境了。

    沈梦离看出她的疑惑,笑道:“姑苏城是苍梧之南,无数散修的聚集之所,也是他们心中的朝圣之地,苍梧散修中的精英,有一半尽集于此,那七位大城主,其中更是不乏大能,也莫要将天下间都视作如此模样,否则我们九大派的人都不要混了。”

    盛华兰很是有些嗔怪的望了他一眼,怪他出言太无状。这些话,颇有拿自身调侃的意思在了。顾颜倒是在想,沈梦离只怕还少说了一个人,只怕那位荷塘主人,才是整个姑苏城中,真正的大能。虽然顾颜看不出她的修为,但也正因如此,这人至少也在元婴之上。也正是因为有他在此地坐镇,藏剑山庄,才会容得在自己的卧榻之旁,有姑苏城这样一个异类吧。龙渊阁这些年中,悄然渗透,已经成了苍梧之中,独立于九大派之外的第一大势力。触角之深,遍及五湖四海,那位神秘的荷塘主人,大概也在背后,付出了无数的心力吧?

    顾颜从荷塘归来,心中至今仍然有些恍恍惚惚的,只是觉得那位荷塘主人,似乎对自己并没有恶意,但她平日里独来独往惯了,却不喜欢这种被人无端窥伺,而自己却无着手之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四人一同向上走,沈梦离与盛华兰在前面私语,秦明月便只能与顾颜落在后面,顾颜笑道:“令师妹与沈兄,倒是颇为合拍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明月忽然低呼了一声,倒把顾颜吓了一跳,她才有些慌张的说道,“是么?”

    顾颜有些诧异于她的反应,呵呵笑了一声,“我也是随口而言,你不必在意。”

    秦明月笑了一下,“师妹平日里极少下山,行事间难免有些恣意,偏她得师父的宠爱,我也不好管她。有些事情,你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着应了,只觉得秦明月的反应也有些古怪,一点也没有做师姐的样子。

    接天阁的楼梯,是建在整个接天阁的四壁之上,还要走上两个隔门,才能够到达本层的地方。因此他们上楼的速度也很快,三转两转,便到了七层之顶。

    到了此地,顾颜顿时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馨香,无数淡紫色的小花在四周翩然开放,沈梦离笑道:“在此地开设殿宇的,多是女修,因此七层上极为淡雅精致,那边便是云萝殿了。”

    顺着前面一条鲜花围绕的小径,尽头之处,几间竹屋正翩然而立,顾颜不禁敬佩起来,这位云萝仙子果然是有些手段,居然在接天阁这个修士往来之所,硬是弄出了清新雅致的野趣来。

    四人顺着花径缓步前行,在中间最大的一间竹舍之中,这时头顶四角之下,都各有一件法宝在明晃晃的悬挂着,灯、盏、幢、璃,无数道宝光垂下来,如璎珞流苏一般,将整间竹舍全都罩住,根本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在门口处,一位身材高挑,穿着华丽宫装的女子,她头上随意挽了个发髻,淡扫娥眉,一股高贵的气息便在不经意间显露出来。她见到几人来了,微露诧异之色,说道:“这位是沈兄么?不在云台山上静修,有暇到寒舍落足?”

    沈梦离笑着说:“几位朋友来姑苏城赏玩,不至云萝殿一晤,颇有入宝山而空手归之遗憾。”

    云萝仙子抿唇轻笑:“你怕是知道我这里有好东西,特地来搜刮一番的。请吧。”她伸手在空中一划,周围的气罩便无声的开了一道口子,便请四人入内。

    竹舍里面所占的地方颇大,但只放了十几张圈椅,零零落落,坐的甚是松散,在前方空出了一个半弧,支着长案,有几个宝匣都合着,但已经能隐隐见到宝光透出。

    在座的大概只有十来个人,都穿着长服,用法力遮掩面目,顾颜随意看了一眼,一个都不认识,都跟着沈梦离,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云萝仙子将他们送进来后,便又匆匆的出去,似乎是专程在等什么人一样。

    坐在前面的一个矮小汉子便尖声的叫了起来:“云萝,你辛辛苦苦的把大家都找过来,就让我们在这里晾着,连茶都不给喝上一口是么?要是没有好东西照大家的眼,趁早歇了吧!”

    云萝莞尔一笑,“云萝实在是慢待了,只是今日还有位贵客,早说好了要来的。”她正说着,忽然快步的向前走去,似乎是花径前正有人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盛华兰低哼了一声:“好大的架子,怎么现在又前倨而后恭了?”

    然后便见云萝微矮着身,让进一个人来。这人穿着青袍,身材高大,两个肩膀高高的端起,就像是拿着架子走路一样,让人看到之后,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之感。

    旁人通常都是用幻形术遮掩面目,让自己的容貌看上去无异常人,无法认出。而这个青袍客,却偏偏是在脸上蒙了一张黑色的布,只在眼睛之中,露出两个黑黑的窟窿,让人一看上去就忍不住的心生寒慄。

    他一进来,就有一股不请自来的寒意笼罩了周围,先前那个说话的矮小汉子,全身不禁的打了个冷战,本来要发牢骚的话顿时便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而顾颜的心中也不禁凛然,在青袍客刚一进来的时候,她就将一缕神念放出来,但落到他的身上,却如滑不溜手的游鱼一般,轻轻滑过,颇有些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人步履很是沉重,但速度却不慢,几步便到了前面就坐。正坐在矮小汉子之前。

    沈梦离低声说道:“说话的那个,是南塘一万七千里之外,闪云山的雷门主,他有一对雷公轰,很是厉害,不过修为至今困在中期不能寸进,今天到这里,大概是来寻找机缘的吧。”

    云萝将青衫客恭恭敬敬的迎进来,便又闪身走到了长案之前,笑道:“今日这一场聚会,说起来,不过是云萝借个由头,请大家来这里一聚,法宝灵丹什么的,不过是末节,大家还是莫要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有一个胖子高声说道:“云萝仙子,少说些没用的吧。有什么好货,赶紧拿出来晾一晾。”

    云萝低啐了一口,笑道:“胡兄仍是这样性急,那么规矩我便不说了,大家以灵石作价吧。如果要用其它的交易,那么就由石老估价好了。”

    在一道竹帘的后面,有一位老者缓缓的走出来,在云萝的身边坐定。

    众人都沉默下来,似乎对这位老者所处的角色,并无异议一般。

    而顾颜的眉头却一跳,这个人她居然认识,虽然已经过了十七年,但当年在云阳城的龙渊阁分舵中,她于会场里见到的那个老骗子,似乎样子并没有怎么变。只是修为似乎更进了一层!

    沈梦离低声讶道:“云萝这次的手笔不小啊,居然能请来石介枚。”

    顾颜问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三个人都古怪的看了她一眼,像是奇怪她连这个人都不认识,秦明月低声说道:“他是姑苏城龙渊阁分堂的堂主,也负责总理龙渊阁在南塘诸事,听说是那位荷塘主人的亲信手下。近来都传说,他已经冲破金丹,结成元婴了。”

    以他们现在的境界,却是看不透元婴修士的,如果对方不真正展露自己修为的话。但顾颜却能肯定,这位石老,其修为境界,都要在己方这几个人之上。那么他当年装成老骗子,在云阳城内游戏风尘,又到底是什么用意?

    石介枚面色木然,一点也看不到当年的诙谐表情,淡定的坐在云萝身侧,一言不发,云萝侧身一笑,站到了长案另一侧,这才打开手中的玉匣,说道:“这是今天的第一物,仍产自无量山大雪池中的青竹笋,各位有通炼丹之术的,便不用我多说了,老规矩,一千灵石起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顿时就有一个人抬手说道:“五千!”

    那位雷门主这时也招手:“八千!”

    又有个人说道:“一万灵石!”

    顾颜很是镇定的坐在后面,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,只是心中也不禁惊叹,这些修士们一个比一个大手笔,哪像是散修了,比起一般门派的掌门人都要阔绰。她也不禁苦笑,像东南时的碧霞宗,无论实力还是法力,都不够给这些人塞牙缝的。这个接天阁,实在是个彻头彻尾的销金窟啊。

    那青竹笋她也知道,是炼丹时用来荡漾杂质时所用的,而且它是在在炼制一味极有名的丹方——回元丹时,不可或缺的辅料。这种丹药在结丹时平心静气,抵御心魔时有大用。因此颇得不少修士的追捧。

    不过顾颜却知道,以另外三种灵草合运,也能够达到差不多相同的效果,而且灵气之精纯,还会更上一层。

    她用余光看了看沈梦离,果然他安然而坐,也没有要叫价的意思,显然对这些东西是看不上眼的。顾颜在心中,不禁对他高看了一层。此人至少在丹术上,确实是有些实料的,不像韩千羽等辈金玉其外罢了。

    前面几个人又叫了两次,最后被那个胖子以一万三千灵石拍走。而其它人的脸上,也没什么遗憾的意思。都知道这只不过是开胃小菜,大的还在后面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