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72章人中龙凤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顾颜所居的地方,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院,说是巴掌大也不为过,大概是专门用来待客的,里面植着一根梧桐,青石砖铺地,打扫的很是洁净。为表尊敬,顾颜也没有放出神念遥感,亦没有用飞行之术飞起,只是走出院门,慢慢的眺望着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藏剑山庄是个三层九进的院子,里面的屋舍并不算甚多,如她这样的院子,在山庄的西南角上,均有十余处之多,有大半都已经住了人,在山庄之南,一排排的,大概就是他们本派弟子所居之处,远远的在西北角上,有一处孤零零的殿宇,很是突兀,周围是一排排的松柏,看上去像个家庙一样,更奇怪的是,里面还有香气一缕缕的升起来。像是真的有道士在里面修行。

    前面是最为宽阔的正堂和大殿,两侧分自左右,都是一排排的屋舍,但是少有人迹,似乎是专门用来修行讲道的所在。

    顾颜所在的西南角,是整个山庄的地势最高之处,站在这里,向下遥望,周围数里便能一览无余。在山脚之下,雾气蒸腾之所,有一片数十亩大的湖泊,虽是风和日丽之时,但那里水色银白如箭,波涛怒卷,带着极为浓重的杀气,想来就是洗剑池了。

    这时仍是清晨,藏剑山庄像是静悄悄的并无人声,顾颜在这里站了片刻,才想到苏曼箭不来,她竟不知向何处去。

    她正想找个人来打听一下消息,这时便见到在眼前不远的小径之上,有两个女子的人影,正袅袅婷婷的走来。

    一人穿着月白色的长衣,裙摆微微拂地,神态很是端庄,正是曾经与她治伤的秦明月。另外一个人,穿着明黄色的衫子,看上去也要年轻一轻,脖颈微微的向上扬起,一派神采飞扬之色。两个人走在一起,似乎很是亲密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颜从自己立足的小丘上走下来,微笑着上前,扬手打着招呼,“秦姑娘早安。”

    秦明月见了顾颜,脸色顿时一变,似乎是不知该说些什么,想要走开,却又觉得不合适,这时她身边的少女说道:“秦师姐,这位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秦明月有些踌躇,说道:“这是自云泽来的顾仙子,苏剑师请她在这里疗伤的。我们还是不要打搅人家,快些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扯了一下黄衫少女的衣襟,但那女子似乎并不想走开,她轻轻的甩了甩衣袖,说道:“哟,你就是顾颜么,早听说你在阵法上的造诣极高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有些森寒,带着一股审视之意,让顾颜很是不快,她淡淡的回道:“谬赞而已,阁下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“哈”的笑了一声,“是么?从云泽来的散修,居然也如此的大气,夸你几句,便应下了?难怪夏姐姐说你这人心机太深!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微皱,眼前的这个女子,与秦明月相同,都是结丹后期的修为,怎么还像个小女孩儿一样,这样的没有城府,能被师门派出来做事的,第一次与人见面,就说这些话?

    她忽然想到对方所说的“夏姐姐”,愣了一下,“你说的是丹鼎派的夏若秋?”

    她心中忽然起了一分的警惕之意,夏若秋虽然只与她见过两次,但这两次,两人都是处在敌对的双方,无论是在地宫,还是在丹霞山,两个人都结了不小的梁子。先是由于卫玠,后来则是顾颜破坏了他们驯养灵兽的大计。虽然顾颜现在也不知道,他们在丹霞山豢养灵兽,到底所图者何。说起来她见识过的九大派中人,也只有苏曼箭及夏若秋而已,但后者却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。

    少女哼了一声,说道:“听说夏姐姐在你的手里吃过亏,不过你记好啦,我叫盛华兰,是莲花山的弟子,有机会,我想向你讨教一下阵法之学!”

    顾颜这时已平复下来,以她的阅历,实在不必和一个小女孩儿一般见识,她微微一笑,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尔。”

    盛华兰哼了一声,转身便离去了,显然她还有分寸,就算再鲁莽,她也知道,在藏剑山庄之中,是不宜和人起冲突的。

    见秦明月还停在那里未动,盛华兰便重重的扯了一下她的衣袖,“秦师姐,还不走,等人家请我们喝茶么?”

    秦明月歉然的一笑,便随着盛华兰离去。

    顾颜皱了皱眉,她刚刚来到藏剑山庄,就莫名其妙的树了这样一个敌人,可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这时苏曼箭已经从身后的一条小径走出来,她见到顾颜一个人站在这里,讶道:“你这个时候便起来了,明月姐这个时辰会来看你的,难道你没遇着她么?”

    顾颜苦笑一声,略说了说,苏曼箭用手拍了拍额头,“我竟将这个盛华兰忘了。她可是莲花山里有名的刺儿头,轻易没人敢招惹她的。偏偏她最得莲花生大师的宠爱,于阵法之学上独树一帜,别有一功,因此在同门之中,她与师姐妹也不算亲,最交好的,倒是丹鼎派的夏若秋与沈梦离,我倒是没想到,她一来就会和你为难。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这也没什么,在藏剑山庄这样的地方,她也不敢对我下黑手吧,若是来明的,不管什么手段,我一一接招就是。”

    苏曼箭笑道:“我是怕你这个惹祸的家伙,一来我们山庄,就把这里搅得鸡飞狗跳的。那我可没法向师父交代。”

    顾颜也不禁笑起来,“你这口吻,倒与你那位云霆师叔像得很!”

    苏曼箭不知是想到什么事,忽然有些尴尬,转过话头说道:“师兄听说你醒了,特地请你到前厅叙话的,顺便说一说此次参加洗剑池试炼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颜点点头,又问道:“秦封也在?”

    苏曼箭“嗯”了一声,“还有一位岳先生,也是来自云泽的,你见面便知了。”

    她有意的没提起秦封,顾颜也没提起,在这两个人心中,已将当年的那份情谊完全的忘却了。

    顾颜随着苏曼箭向山庄之前走去,那位岳先生她倒是知道,名叫岳九锡,是云泽北部的一位修士,与东阳郡守岳屹,似乎还有些亲戚关系,岳家在云泽也是一个大族,虽然不能与元秦两家相比,但暗中的势力却也不小,只是岳家向来行韬晦之策,不像前两家那么张扬。其势力比起现在的碧霞宗来,还是有所逊色。这位岳九锡,大概是岳家最为顶尖的高手了。

    她随着苏曼箭,穿过了两层院子,又绕过了一道回廊,便来到前厅的一处偏殿所在。

    正中央的大殿,供奉的是藏剑山庄历代的祖师牌位,只有每隔三十年一度的大典才会开启,因此能在偏殿待客,已经算是给他们的礼遇了。

    苏曼箭说道:“师尊有事,不能前来,几位师叔伯也是各忙各的,璇光师兄代我师父主持这些事情,失礼之处,莫要在意。”

    顾颜点了点头,以云池一派剑尊的地位,自然不会出面来招呼他们这些小角色,有掌门人的大弟子出面,已经是极级他们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在偏殿之中,有微微的檀香飘起,苏曼箭推开门,顾颜便见到那位曾在云泽见过的璇光真人。

    他自在主位落座,下面分两列,稀稀拉拉的坐着七八人,一边是她方才见过的秦明月与盛华兰两人,在她们的上首,还有一位身穿锦衣的公子。

    他生得一双长眉,斜飞入鬓,整个人似乎带着极为锋利的锐气,但偏偏脸上却又有着温和的笑容,嘴角微微的翘起,和煦如春风般的笑容,便将身上的那股锐气抵消了一个干净,让人看起来感觉十分的亲和。

    但顾颜的心中,却不禁的起了一分警惕之意,在她所见过的人中,像展城与连文清,也都有着这样的笑容,在她的思维之中,凡是这样笑的,似乎都算不上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她看到苏曼箭向她微微颌首示意,便知道这位锦衣公子,应该便是来自丹鼎派的那位沈梦离了。

    秦明月与盛华兰这一对师姐妹,并没有坐在一块儿,她们中间,还隔了一个披着五彩锦肩的少女,那女子头上戴着金色的步摇,满头钗饰,极为华丽,身上的衣料缥缈如烟,轻似云雾,华丽之中,又带着三分的出尘之气。

    少女的面容长得很是清秀,只是她这时的脸色微有不愉,看着坐在身边的盛华兰。

    而盛华兰对她的眼神浑如未觉,将头偏过去,与沈梦离低声的说着话,脸上表情颇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而沈梦离仍是那一副淡淡的微笑,留情倾听,时而回应两句,既不疏淡,也不过于热情。

    在最角落里,有一个有些矮胖的男子,皮肤有些黝黑,他自顾自的在角落里饮茶,对周围的人并不搭话。

    在另一侧,只有两个人,坐在上首的是一个白发的老者,便是岳家的那位九锡长老。顾颜向他一点头,在大比之时,两人曾经见过一面,只是并未答过话而已。

    在岳九锡的下首,坐的便是秦封了。十数年不见,他的两鬓,似乎多了几缕风霜,神情也变得坚毅起来,不像先前那个热血小子的模样。他见到顾颜,居然还点了点头,似乎以前的事情,他都已经撇过不问了。

    顾颜自然也是如此,淡淡的一回首,便径直走到他身边坐下来。也没有刻意的换个位置。

    秦封倒是站起身来,脸上露出笑容,“蒙苏姑娘为我们操劳,实在是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对苏曼箭,居然很是热情,相对着先前与顾颜的那种冷淡,便显得有几分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苏曼箭对秦封很是冷淡,只随意的应了一声,便说道:“此次有师兄料理,我还有事,诸位,别了。”说完她便自顾自的走出门去,并没有理秦封的搭话。

    秦封略有尴尬的坐回到座位之上,脸色顿时就变得冷起来。顾颜看了看他,心中若有所悟,不禁笑起来。这位性情执拗的秦公子,为了家族,似乎也在低头了啊。或者说,他本来就是可以为了家族,不惜牺牲一切的?或者这种行为,在他而言,也可以算是一种牺牲吧。

    顾颜感觉,似乎秦家的行事,远没有元家这样的镇定而有章法,反而愈加的混乱起来,这样下去,纵然是参天大树,但里面却是处处漏洞,或许只有人轻轻的一拨,就会塌陷下来。就算是有秦封这样的人,四处奔波的查漏补缺,但大厦将倾,却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决定的。

    算了,这些与自己何干?

    顾颜转过头,自顾自的喝起桌案上的茶来。

    璇光真人见众人都到了,便咳嗽一声,说道:“诸位同道,本门于一年之前发出的令符,请诸位到藏剑山庄一叙,却是因为本庄的洗剑池即将重开,请大家入池一事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道:“说起来,洗剑池本应于十七年前开放,可是当时出了些岔子,便有些延误,因此事,师尊特地斥责了我们这些弟子,责罚我们办事不力。我与几位师弟,也各在祖师的灵前领罚。”他说到这里,站起来,向着后山一躬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站起身,表示对这位云池剑尊的尊重。

    随后璇光挥挥手,众人又都落座,他才说道:“本派的洗剑池,通常要数百年才对别派开放一次,算是难得的机缘,想必诸位道友的师长,事先都曾经加以叮嘱,也不用我多说。只是云泽来的几位,我便托大一些,多提点两句。”

    以岳九锡为首的三人都站起:“多谢真人赐教。”

    璇光笑了笑,说道:“本派的洗剑池,里面有当年的藏剑祖师,留下的数百道剑气残魂,在数万年之中,本派弟子,有无数人进去寻找机缘,但九成九的都会空手而归,因此诸位莫要存有执意,需知大道之路,机缘诸多,不可贪多求全,踏错一步,里面便是步步杀机。”说到最后,他的话声便有些冷起来,“另外,如果有人要在洗剑池中生事,本派也不能容!”

    在座的诸人都说道:“谨奉剑尊法命!”

    璇光满意的一笑,“洗剑池重开,还要在两月之后,这两月中,诸位可随意在虎丘游玩,本派除了山庄有几位地方,是剑尊的修息之所,不得轻进之外,余者并无阻碍,诸位可随意观赏。待两月之后,再请诸位至洗剑池。”

    说完了这些话,他便挥挥手,下面的僮子,便将茶点又奉上来。而璇光真人,便拍拍手,潇洒的出门去了,留下在座的这几个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对面的盛华兰与沈梦离,这时仍在低语,两个人不知说了些什么,盛华兰便娇笑起来,用手微掩着脸颊,笑得花枝乱颤,极为欢快的模样。秦明月用手轻轻的绞着一块手帕,看着她的师妹,想要起身,又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还是站在中间的那个云裳少女先站起来,她看着盛华兰,重重的哼了一声,便离席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秦封也站起来,不知是有意无意,跟着那女子脚前脚后的走了出去。顾颜的神念敏锐,隐约听到外面有叙话的声音响起,似乎是秦封正与人着意交谈。

    想来这位姑娘,也一定是九大派中的弟子,秦封要与人家套交情,大概也是迫于家族的压力,不得不然。只是他那个脾气,可真不是干这种事的材料啊。

    顾颜缓缓的饮完了杯中的清茶,这才要起身,这时一直在角落里,没有言语的那个矮黑胖子,却忽然站了起来,他说话的声音有些粗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几位,离洗剑池开还有两个月,难道大家就打算这样消磨时光不成?”

    这个人说起来话,像是有些鲁莽的样子,但在场的人却都息声了,正与盛华兰低声交谈着的沈梦离,也侧头望过来,听他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顾颜并不认识此人,她还有些费解,这时身边的岳九锡低声说道:“他名叫方硕,是金刚院的弟子!”

    “哦!”顾颜顿时了然。她向着岳九锡一笑,“多谢提点。”

    岳九锡也抱之以微笑,“不敢,我与顾仙子都来自云泽,相互提携,只是题中应有之义罢了。”

    金刚院在九大派中,算是比较特殊的一个派别了。他们对于炼器、炼丹等旁道并不精通,而且法宝也很是稀少,他们是苍梧之中,仅有的一脉修习炼体术的。与一般的修士专注于提升境界和法力不同,他们对于肉体格外的注重,讲究的是“肉身成圣”,“金刚不坏之躯”。因此这一派的修士,在起初的时候格外艰难,资质好的修士,三五年筑基并不罕见,但在金刚门来说,数十年筑基也是寻常事。

    但一进入结丹之后,他们修为的速度就顿时加快起来,超过了同级的普通修士。因为他们的肉身之强横,已经足可以驾驭本体的力量,而到了元婴之后,更是能够修习出“金刚不坏体”的身外化身,如金刚门的那位已经晋阶到元婴后期的大长老,更是苍梧大地之上,除了玉虚宫那三个老家伙之外,仅有的三位元后修士之一。就连云池剑尊,现在也困在剑尊的中期顶峰多年,至今不得寸进呢。

    因此在众人之中,虽然方硕显得有些不合群,但他说出话来,却也格外的有分量。

    只有盛华兰似乎不太畏惧他,“喂,小胖子,你有什么提议,不妨说出来听听?”

    秦明月细声细气的说道:“我们是奉师命来此,为的是两月后洗剑池之事,就听璇光师兄的,不必再多生枝节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梦离微笑道:“秦师姐说的有理,不过方兄必然也有他的道理,不妨听听,随后如何处置,我想方兄也不会强人所难。”顾颜的心中一笑,这位沈公子,似乎说起话来,永远都不会得罪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盛华兰更是说:“就是,小胖子,我知道你这个人表面稳重,其实最是大胆,是不是有什么好想法了,你说出来,如果真的有趣,你师父那边,我替你兜着!”

    她挽了挽袖子,一副跃跃欲试之意。让顾颜看得瞠目结舌。这些九大派的弟子,怎么都是这个样子?

    看来她以前,还是把九大派中人,想得过于莫测高深了,其实他们这些平日里深自潜修的弟子,多半都是修炼的狂人,除了某些被特意培养的,并没有一般尘世中那些家族和门派修士,那样多的心机。看眼前这个盛华兰,喜怒皆形于色。显然不是心有城府之辈。

    方硕被她叫了几次小胖子,脸色颇有些尴尬,不过他的肤色甚黑,有些红也看不出来。用手抹了一把脸,说道:“你们别忘了,虎丘之外,挨着的是姑苏城。”

    盛华兰说道:“我听说姑苏城中,住的都是年老的隐士,那里更是苍梧半壁之中,最为繁盛的坊市之所。各种的修炼法诀,全都在那里流传。就连龙渊阁的总坛,也设在这里?”

    方硕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果然消息灵通,这些事情,一般的弟子可都不知道。我也是听我们那位大长老说的。龙渊阁的那位主人,便隐在姑苏城内的一座荷塘之中。轻易从不见外客的,如果我们有幸,能与他见上一面,说不定就有莫大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盛华兰道:“我曾听师父说过,他曾经于荷塘之下悟道,当时的荷塘主人曾经为他作歌,曰:‘采荷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。’”

    方硕拍了拍手,“着啊。我也听大长老说过,莲花生大师于荷塘之下,见莲子纷落自开,心境七隐七幻,于莲花生时成道,因此道号莲花。可见那荷塘的所在,实在是南塘的圣地,我等既然来此,焉有不去一观的?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说的热闹,似乎是到这时才想起来,对面还有顾颜与岳九锡两个人存在似的,方硕瞪了一下眼睛,“你们两个,不会坏我们的事吧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