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71章元婴秘术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一跳,听苏曼箭的意思,她应该是知道自己在秘境中斩杀韩千羽的事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当年她在隐云泽中,斩杀了韩千羽,除了随行的碧霞宗一众外,就只有元子檀亲眼得见,包括秦封在内,甚至都不知道韩千羽的存在。但是让顾颜有些费解的是,这么多年过去,似乎这个消息并没有泄漏出来,虽然她也曾辗转得知,在得知韩千羽的死讯之后,那位威武霸气的掌门人,以及丹鼎派的老祖师华严真人,都暴怒之极,却一直没人来找她的麻烦。现在看来,这件事,当时旁观大比的藏剑山庄,应该是心知肚明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是身处九大派,因此不好宣之于口,苏曼箭只能隐晦的提醒顾颜几句,两人心照不宣罢了。不管怎样,藏剑山庄替她把这事压下来,顾颜就要承他们这个情。她想着明日的话,应该去拜见一下云池剑尊,就算是为了这次相救的事,当面致谢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,她还有一件要紧的事情要办。

    从珠宫贝阙出来之后,她随即便重伤昏迷,直到今日,她都没有进入过自己的混沌空间,自没有仔细的去审视一下这次海底之行的得失。

    说起来,虽然此次是她平生所遇的第一大危局,如果不是有混沌空间这个大杀器在身,她早就在地心之处死的透了,连尸体都不会留下。但到了最后,最大的赢家反而还是她。沧海客等人被她灭杀于海底,最后的玉匮金册,却是真正的到了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顾颜环顾了一下四周,在这个有四位剑尊镇守的藏剑山庄之中,她可不敢轻易的遁入到混沌空间中去,放下头顶上的帐幔,盘膝而坐,如打坐调息之状,便将神念放进去。

    在她的混沌空间之中,这时静溢一如往昔,只是灵气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更加充裕了一些。小姜与其其两个,都自由自在的于此间奔跑,气氛极为欢畅,在中心之处,一面镜子,正安静的悬浮在空中,周围有着无数的紫色灵气环绕。

    这面伴随了顾颜多年的朱颜镜,她的性命相连之宝,现在却是一丝灵气都不存了,不知道被什么样的禁咒封闭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在珠宫贝阙之内,顾颜唤起天诛的残魂,天朱镜爆碎,一丝灵气,无声的投入到朱颜镜之中,这是顾颜曾经想了许久的两镜合一场景,只是她没想到,在两镜相合之后,朱颜镜居然会变成这样。让顾颜无比的费解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两者确实有着某种联系,当两面宝镜相对之时,所产生的那种勾通宇宙,万法虚空之意,让顾颜现在一想起来就觉得要吐血。随后天朱镜因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而爆碎,无数的信息,都一股脑儿的进入了顾颜的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但那些讯息似乎是全都来自于上古,很多文字顾颜根本就辨识不出,她只能隐约的猜到,朱颜镜的来历,确实不小,自己所知道的法门,还远远的不能描绘其万一。但现在,她却对这面镜子束手无策,根本就无法开启它了。

    顾颜看了许久,这才长叹了一口气,决定把它收起来,与那个自从离开归墟之后,就一直没有开启的琉璃玉匣放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顾颜的损失,可实在不小,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冰灵焰、青冥之火,以及朱莲业火,这三种火灵,全都在海眼之下,为元磁神光所化,就此消逝于天地之内,不复存焉。

    那张惊天图,最后在屠龙的体内爆碎,将它完全灭杀,而自己也随之爆碎而不存。这张当年由紫墨手制,天诛留下来的阵图,最终在珠宫贝阙中,与天诛的殒落而一同消逝,就像是冥冥中自有的定数一般。

    随后,她才向着其其看去。

    这个她得自于赤炼峰神兽骸骨中的神秘灵兽,身上一直没有丝毫的灵气显现,可是却有着奇特的异能,在伴月城时,它一声吼,吓退了连文清的苍天白鹤,让琅琊印无声而消,在珠宫贝阙之内,它又大摇大摆的把金球里的玉匮金册全都吞掉了。而且,剩余的金色光华,在它的控制之下,硬是把自己从地心之处的爆炸之所,无数地火海水,与元磁神光的笼罩之地,硬生生的救了出来。而且在逃走的过程中,它也不忘记要搂草打兔子,金色光幢,吸走了那里不少的晶石与法器,这时候在混沌空间的地面之上,零零散散的扔着一大堆的东西,光中品灵石就有上百块,品质全都极佳。剩下的石头,顾颜也看不上眼,还有几十件可以列入上品的法器,大概都是当年那位主人没事弄来的小玩意儿,顾颜想着,回去之后,留给碧霞宗的那些弟子,或是野赤一族的野人们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也有几件可以列入法宝的东西,不过品质都一般,顾颜也不感兴趣,她放出神念,让小姜将这些东西分门别类的收起,剩下的那些下品灵石,还有些认不出名字来的晶石,索性就全送给它填肚子了。

    小姜兴奋的挥动着小爪子,召唤着其其,两只小灵兽开始了繁重而浩大的搬运工作。在顾颜于此地开辟出来的一溜藏宝洞中,分门别类的放着她收藏的灵石等物,最后的地方,放着的就是琉璃玉匣,小姜又把朱颜镜拖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地上的东西都搬运一空的时候,就只剩下几朵火焰在静静的飘浮着。如万点繁星一般洒落的,是屠龙遗留下来的端明焰,一青一红的两道如丝线般的火焰,正是沧海客留下来的红线火。

    这两人在海底被顾颜灭杀,其火灵飘浮于空中而无所寄,只能等待着被元磁神光吸入地心,慢慢炼化的结局,但是其其在驾着金光冲出的时候,一股脑儿的把这些火焰,甚至包括笼罩整个海底的碧落焰,全都吸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碧落焰一直也没有出现,不知道是不是被其其彻底的吞噬掉了,而这三道火灵,就静静的飘浮于顾颜的空间之中。像是无生命的一般。让顾颜大感头疼。

    要知道顾颜虽然身怀四种火灵,但只有紫罗天火是先天之火,是她于体内自然孕育而生,剩下的都是后天火灵,可以被顾颜轻易的炼化收取。但先天火灵,却是与生俱来,与修士的本体彼此相生,极难被外人所收取的。因此沧海客想要凑齐五种先天之火,才这样的困难,也正是因为这样,顾颜才相信了他所说的话,被骗入了地心海眼之中。

    现在这三种火灵,虽然被其其捡回来,在空中自然飘浮,但其自身的火灵气,却正在缓慢的流失之中,顾颜试着将神念放过去,完全没有半点反应,以她现在的情况,又不能强行的将其炼化,那样的话,更可能的是这三种先天之火会彻底湮灭,或者爆碎于她的空间之中,那样的话,还不如让它就这样自然消去呢。顾颜头疼了一番,索性就扔下不管。

    她看着其其,低声的说道:“你这个小家伙,把那张玉匮金册,就这样生生的吃了,你不知道吗,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上古大修至宝啊。”

    其其像是听懂了顾颜的话,它呜呜呜的叫了几声,忽然间一张嘴,就有一道灿烂无比的金霞从它的口中飘了出来,然后在空中打出了一道金色的光幕,无数的字符闪现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顾颜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些文字,不禁大笑了起来,这个小东西,果然是吃不了还要兜着走!

    这些上古文字,虽然她有许多不识,但大概还是能看懂意思。这果然是当年的那位上古大修,所留下来的一部关于修炼的残篇。上面有许多的文字都已经缺失,不知道是原本就如此,还是因为被其其所吞掉的缘故,但顾颜一直看到结尾,感觉到仍然缺了很大一部分,但前面的内容却很是翔实,她猜想,这应该是一部修炼心法的上半阙。

    这部心法的名字,就叫做烈火真经!

    在开篇明义上,就写道,这部心法又名火神经。是传自于仙界玉龛,琉璃玉球中的秘术,当年的修仙界大变动,分为人天两界之后,许多的秘术就被那些人带到了仙界去,遗留在如今这个世界中的,十不存一,那已经是远古不知道多少万年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对于顾颜来说,仙界的事情实在太过遥远,那是只有在化神之后,才能窥到万一的天地玄奥,但这样的心法,能够经历不知道尘世间多少轮劫数,最终流传下来,实在是太过珍贵,据她所知,就算是苍梧这个修仙圣地,高高在上的九大派中,对这样的心法,也一定是奉如圭泉,视若珍宝的!

    在当今的修仙界,资源如此凋零,一件法宝都足以让人抢破头,又何况是这种能够上接天心,下面大道的真正秘术?

    顾颜只飞快的看了一遍,将其牢牢的记在了脑中,便将自己的心念传递给其其。

    其其“啊呜”的叫了一声,那片金光就彻底的消散,这张玉匮金册的秘密,从此便只有这一人一兽知晓了。

    在这半卷烈火真经当中,所记载的,全都是控火之术,似乎这是当年的一位火灵根修士所写,记载着他炼制自身火灵的心得。种种的内容,都是顾颜以前见所未见的,其中的法门,大半都要在结婴之后才能使用,现在她能够体悟的,大概只有十之二三罢了。

    但就算这样,她仍然有信心,能够让自身的紫罗天火,其威力再上一个新的台阶。而且,更让她有些怦然心动的是,在结尾处的文字中写道:“以彼残躯,焚之烈火,死生之属,造化得脱,婴儿可成矣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描述着修炼元婴时的状态么?这是一部教人如何以火灵根修成元婴的法诀!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为顾颜量身打造,浑然天成的东西啊!

    顾颜压抑着心中的狂喜之情,再想往下看去,但文字写到这里便戛然而止,后面似乎还有长长的话,但是却都被截断了。顾颜不禁苦笑起来,这世道,真是不带有这么玩人的啊!

    如果她所料不错的话,这部烈火真经,应该只是上半阙而已,其其已经将它所吞下去的那些,全部都贡献出来了。但是这部上古大修留下来的秘术,她能够得到这半阙,已经是侥天之幸,莫大的机缘,现在又让她到哪里去找这下半阙?

    如果她猜得不错,珠宫贝阙留下金球的那一位,应该就是曾经在归墟海的那位归墟主人,像她当年在归墟时所说的,这位神秘的归墟主人,果然有几分不可言说的恶趣味,他总是喜欢在绝望中给人以希望,当那个人欢喜无限的时候,又悄悄的降下了这当头的一棒。

    顾颜不停的苦笑着,她只能把这半阙真经,深深的封存在脑海之中,就算是元婴的事还远,修习好这些控火之术,至少对自己有益无害。

    她忽然间想到,沧海客要来此地的海眼,大概也不是全都为了报仇,他应该是知道珠宫贝阙中的某些事情,才会想到这个一箭双雕之计。因此,当顾颜最后脱困而出,他才有意要与顾颜议和,为的大概也是这半阙真经。在真经中记载:虚实相生,幻我两忘,以此则火焰之道可勾通于生死矣。其中就有先天灵火相生相克的法门,沧海客是不是已经学过这个法门,才能够在自身的体内,炼出两种阴阳相对的先天之火?

    只是这些事情,都已随着他的死而湮灭于地下,顾颜这个疑团,大概再也不会有人解答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许久,这才长叹一声,将神念从混沌空间中退出来。外面的天色已渐渐发白了,如藏剑山庄这种地方,自然也不会像一般的地方一样,为客人送一日三餐。她的门仍紧紧的关着,无人打扰。

    顾颜从榻上起身,走了下来。来到此地一个半月,她居然一直都只在这里打转,都不知道藏剑山庄这个修仙界的圣地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她所居的屋子,看上去很是简陋,只有一榻,一桌,数椅,在桌上放着一个玉碟,里面有几枚果子,闻上去颇有清香之意,应该便是用来待客的。顾颜随手拿起一个吃了,在口中淡淡的无味,但咽下去之后,却颇有些口颊留香的意思。桌上亦有以碧水所泡的清茶,顾颜抿了一口,不禁笑道:“果然是九大派,好大手笔啊。”茶倒是平平,不过是修士之间平常用来待客的清茶,藏剑山庄此地,灵气格外的浓郁些,也算是平常。但这水却颇为少见。

    用澄净的玉杯,盛以一汪碧水,只微微的没过了杯子的半边,几片如银针一般的茶叶,在中间滚动着,半杯水的中央,像是有着个泉眼一样,在不停向外汩汩的涌出着灵气。催动着一根根的茶叶不停的卷动,那种感觉,就像是在进行着自我修炼一般。

    这是苍梧颇为有名的碧水天青,顾颜只是在云泽的时候见过几次,藏剑山庄居然用它来待客,就算是自己这样特地相邀的客人,也算得上是看重了。

    她随意的将茶水饮尽,便将眼前的那一扇门推开。

    这还是顾颜第一次见到藏剑山庄的真容,不由得让她颇感惊讶。

    作为名列苍梧九大派之一的藏剑山庄,为整个苍梧最高的执掌者之一,直接掌控着两国一州无数修士的生死,但这里的建筑,似乎远远配不上这些修士的身份。

    比起云泽皇城来,自然是远为不及,就算现在的碧霞宗总坛,似乎也比这里要显得更恢宏一些。

    藏剑山庄是依着山岭而建,这条有名的虎丘岭,藏剑山庄的创派祖师,当年便曾经在此地铸剑。传说他于此地铸剑数百口,剑道始终不成,直至最后,他以身入炉,终于成就了子母双剑。最后他以剑道入神,将性命之剑,炼化为身外化身,终于化神而去。

    如今的藏剑山庄,便是他当年的驻锡之所,原本只有几间草堂,在后来诸弟子的扩建之下,慢慢的成了如今这个三行九进的院子,但仍然算不上有多大。

    藏剑山庄,便建在虎丘岭的半山腰上,在山脚下,便是名闻于苍梧的洗剑池,当年的藏剑祖师在没有炼成自己的性命之剑时,曾于此地起剑炉一座。每炼就一口剑,便于此池洗之,与性命相合而不得,便亲手毁之,弃入池中,因此洗剑池之内,留下了无数口宝剑的残骸,每逢朔望之夜,便电闪雷鸣,风雨齐至,方圆数里之内,都不敢有人靠近。剑气纵横,隐闻呜咽之声。都说那里,有无数剑气的残魂,怨念极深,恋之不去。

    藏剑山庄作为苍梧九大派中唯一的剑修,所修的法门,与别的门派均不同。他们在晋级结丹之后,便可称之为剑师,如苏曼箭,她若再升一级,但可以“大剑师”而名之。

    他们修习剑道的法门,每晋阶一个层级,便要有相应的剑道法门与之相适应,因此苏曼箭在冲击结丹的关口,仍要远走东南,到卫国寻找自己的机缘,终于在顾颜的九嶷鼎中炼成万剑,本命之剑方成。

    到晋阶元婴之时,她就要继续寻找自己的元命之剑,这并无一定之规,或者是由自己的本命之剑升级而成,或者是重新寻找机缘。

    由元婴再要晋阶的话,便需修炼《剑典》中所载的性命之剑,所谓性命双修者是也,意念之中,舍此一剑,再无它物。真正的性命双修之剑,身剑合一,如惊鸿万里,数万里之外,随心而动,取人首级者是也。传说上古大修,有以剑入道者,十万八千里,瞬间来去,法力通玄,威震于洪荒之中。

    自藏剑山庄于此地立足以来,除了那位藏剑祖师,传说只有一位姓聂的女子,曾经于洗剑池中,修得性命之剑,但这已是道魔大战之前的传说,从来无人亲见。藏剑山庄之中,也只供奉着藏剑祖师的画像,至于那位前辈,则极少有人提起。

    而洗剑池,作为藏剑祖师的飞升之所,也因此而成为藏剑山庄的圣地。每一个藏剑山庄的弟子在结丹圆满之后,都要入洗剑池寻找机缘,在洗剑池中,那数百缕当年残存的剑魂,便会有一支自动认主,帮助那名弟子修得元命之剑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并非一定之规,藏剑山庄皆剑修,剑气主杀伐锋锐,因此多桀骜不驯之辈,也多有自己下山,自行寻找机缘去的。如叶云霆,便是远赴海外,在无名海岛之上结成元婴,但大多数弟子,还是会在结丹之后,入一次洗剑池的。

    而入洗剑池者,并且一定要是藏剑山庄弟子,即使是没有修习过剑道之人,也同样可以进去寻找机缘,那些无主的剑魂,也颇有些会自行寻找主人的。

    因此藏剑山庄这个圣地,在以往的万年之中,只曾对九大派开过有限的几次,两只手便可以数得过来了。多是邀请九大派中,年轻有为的弟子参加。算是他们门派之间,互相交流的一种手段。但向外界的散修开放,这还真是道魔大战以来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因此顾颜对那位元家的元子檀,对这个机会都能够淡然处之,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果决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顾颜以前对万事都可以淡然,但这次,她对洗剑池之行,似乎总带着一种莫名的期盼,就像是在洗剑池中,有什么东西,正在召唤着她一样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才哑然失笑,或许是自己伤势初愈,心境有些不稳,此地她只是初来,哪里会有什么在等她?

    顾颜举步踏出了门外,这时天边的一轮红日刚刚升起,斜照在她的脸庞,一股清幽淡雅之气扑面而来,顾颜深吸了一口气,心中不禁的有些激动,这是藏剑山庄,代表苍梧大陆最高境界之地,她如今,就踏在这里的土地上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