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66章灭杀,收天朱镜!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在她冲出了混沌空间之后,其中的灵气便飞快的平静下来,随即便以迅捷无比的速度又缩入到她的体中去。小姜与其其莫名的扬起头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顾颜在争夺玉匮金册的时候,突然出现在三人的中间,顿时让这三人都愣了一下,顾颜冲出混沌空间之际,挟带着无数灵气汹涌澎湃而出,如惊涛骇浪一般的轰击出来,将那三人紧抓住玉匮金册的手,同时震开,这三人的手同时向后一松,金册便冲天而起,向着珠宫贝阙之顶飞快的射去。

    沧海客等人,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,他们没想到顾颜在受伤逃生之后,居然这么快又冲了出来,全都愣住了一瞬,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而顾颜的反应却奇快,她此行,便是为了报这三人围攻之仇,而且,她要留下他们的性命,以掩藏自己身上的大秘密。因此,她一扬手,太阿剑便握在了掌中,手掌在一瞬间激旋起来,似乎是在方寸之地内,瞬间转出了无数个圈子,太阿剑上所发的金光,被硬生生的摇散,无数条金光线向着四周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她与林枫所想的一样,在这个时候,都不约而同的挑上了最弱的展城。

    展城直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,他的反应也奇快,无数的九幽魔火从体内涌出,那面漆黑如墨的天朱镜,这时自行的挡在身前,镜面上带着黑色光华,硬生生的挡去了顾颜的这一击。

    当——

    无数的碰撞之声接连的响起,似乎是连成了长长的一线,顾颜在剑镜相交的这一瞬间,就连续不断的击出了无数击,天朱镜受到无数股力量分从四面八方袭来,镜面咯吱吱的作响,但天朱镜居然强硬的没有碎裂,只是镜身上像是发出了一道如暴雨倾盆般的响声,随后无数的九幽魔焰化作千万个小火团向后狂飞,顾颜这一剑,将展城的先天灵火,硬生生击得爆碎!

    展城只觉得顾颜的力量一往无前,强横无比,远不像刚一见面时那种冲淡平和。似乎她体内的力量,在这一刻被强行的提升,居然达到了结丹圆满的那一刻。体内的经脉像是受了重重的一击,一口鲜血顿时喷出,忍不住的向后倒飞而出,惊呼道:“你明明是受了伤,你怎么会?”

    顾颜甫一出手,一剑便击伤了展城,但她并没有丝毫的欣喜之意,如果今天她要斩展城于剑下,于眼下之刻,就是元子檀与秦重再加上云泽所有的高手亲来,也阻止不了她。但顾颜的目的,却是要在场的这三个人,一个也不能生还!

    因此她一剑逼退了展城,让他暂时无还手之力后,并没有马上追击,而是飞快转身,左手呈五爪之形,在空中飞快的一抓,五道夹杂着金光的紫焰从天而降,如五道光柱一般,重重的向地面轰击而至。

    丝丝的火焰在她的指尖处飞舞,无数的紫焰如飞跃的精灵一般跳动着,在她的指尖之上作舞,在这一刻,已经失去了三种火灵的顾颜,显示出了自己最为强大的控火之术,所有的火灵全都被她隔在了外面,她右手握紧太阿剑,向前便刺。夹杂着无数雷火的金色剑光,一剑刺到了沧海客与屠龙两人的空处,顿时间天崩地裂,这一剑像是将整个空间都斩开了一条缝一般,无数激旋着的灵气,向着这里飞快的涌来。

    沧海客与屠龙,没想到受了伤的顾颜,速度居然还能如此之快,直到她一剑逼退展城,这时才反应过来,但顾颜的太阿剑已经破空而来,本来为他们所控制的灵火,这时已被顾颜的紫焰全都隔绝在外,他们发现在这一瞬间,周围居然空荡荡的毫无灵气,让他们根本无法动用法力!

    顾颜自混沌空间中冲出之后,到现在也不过只是一个呼吸间的事,所发出的一击,两剑,连续无比的三个动作,却是经过了深思熟虑,在脑海中无数次的推演。她这一剑,借着三种火灵互相牵扯之机,又因为珠宫贝阙内的空间不稳,她以雷火与金剑,暂时斩出一个空当,将所有的灵气全部吸去,便让沧海客与屠龙再也无法动用真气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方法极耗气力,而且绝对不能持久,好在顾颜于混沌空间之中,借助着紫炎晶,吸收了足够的灵气,但即使如此,也只能维持短短的一刹那间。

    但只有这一弹指的工夫,便已足够!

    沧海客的反应不可谓不快,他一发觉无法运用灵气,飞快的在自己身体上一划,前襟应声而开,一道金色的符篆无声的弹起。金色的电弧飞快的从他胸口冲出来,将他与屠龙从头到脚的罩住。

    但顾颜的动作比他更快!

    在那道金色电弧弹出沧海客胸口的一刹那,她左手的小指,做了一个微不可察的动作,指尖处的指甲微微一弹,一道紫焰凭空而来,将那道电弧轻轻的阻了一瞬,双方在电光石火间的一个交错,就连佛家所云的“刹那”之间,似乎都不足以形容这个时间之短促。

    但顾颜手中剑,已经飞快的破空而来,横掠沧海客与屠龙的前胸而来。在金色电弧弹在剑锋上之时,重重的剑气已经飞快的涌入了他们的经脉之中!

    沧海客与屠龙同时鲜血狂喷,体内的金丹飞快的自动运转,将侵入经脉中的森森剑气化去,而他们两个人,被顾颜这一剑,震得向后倒甩出去,重重的摔在了墙壁之上,无数的灵石与贝壳碎屑,将他们的后背刺得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顾颜的脸色如冰,一丝鲜血从嘴角缓缓的沁下来。左手的火焰缓缓收回,在指尖间透出无法掩饰的青白色。在这一瞬间,她的真气于不可能间进行生生的转折,维持着在自己太阿剑斩之下,珠宫贝阙内的空间不塌,就如同是在生死之间走了一个来回一般。如果不是她于碧落阵中,机缘巧合的领悟了死生之道,是绝对不敢如此做的。但这样的强硬转折,仍然非她现在的修为所能承受,本来就是被硬压下去的伤势,这时候变得更加深了起来,一丝鲜血已经无声的涌出。

    但顾颜这时的心中,却昂起了泼天的战意,短短的一刻间,将两位结丹后期、一位结丹中期修士,同时的击成了重伤,除了那些元婴期的大能之外,天下间还有哪个人能够做到!

    顾颜策划已久的这闪电一击,至少让面前的这三人,失去了三成的战力,当沧海客身上的符篆终于能将他们护住的时候,他才有余力取出丹药塞入口中,擦去嘴角的鲜血,准备取出法宝,与这个疯狂的女人再决生死。

    但顾颜显然没有给他这个时间,她这次搏命一击的要意,说到底只有一个字,那就是快!

    一剑击伤沧海客之后,她只在原地,在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内,飞快的平复了自己的伤势,这时,沧海客身上的金色电弧已经告诉她,再击势不可为,顾颜一转身,便向着身后的展城冲去。

    展城这时几乎想要呕血三升,你怎么又找上我来了,你的反应到底有没有这么快啊?

    展城这些年,虽然也努力修行,但毕竟受天赋所限,也只能修到结丹中期而已,距离后期还有很长一段路,自然更不可能与顾颜相比,他被顾颜刚才以太阿剑所伤,伤势尚且没能平复,这时更是不能试撄其锋,眼见顾颜飞快冲来,他脚下加力,身形便向后疾退。

    而顾颜的剑锋前指,森森的剑气笼罩着整个珠宫贝阙,让展城根本无法以幻术脱身,眼看他的后背要撞上了墙壁,展城的眼睛中现出厉色,一咬舌尖,一篷血雾顿时便从他的口中喷出。

    随后在他的头上,一道血色云光乍放,有三个灰白色的影子,从血雾之中冲了出来,他们在空中只停留了一瞬,似乎是抖了一抖,便将全身的那一层血气褪去,随后向着三个方向飞快奔逃。

    顾颜的眼中射出一道冷光,这个展城果然狠辣,他知道势不可为,居然在顷刻之间,就下了这样的决断,舍去自己的身体,将神魂,以魔门中秘传的分身之法,化为三道血影遁逃而出。

    这个法子,当年最早在栖云山古禁地的时候,陆旋玑就曾经使过,只是当时魔气冲天,被顾颜以紫罗天火一击而破。

    但现在展城用起此法,显得驾轻就熟,不带丝毫的烟火气。三道血影在空中略一停留,便向着不同的方向冲去,一处奔着沧海客两人,另一处奔着头顶上的金册,而最后一条影子,却直奔着桌案上那个涌现元磁神光的洞口而去。

    顾颜冷笑一声:“想逃么?”在对敌的这一刻,顾颜毫不掩饰的将她强大的神念施展出来,在这个不稳定的珠宫贝阙空间之内,她的神念,几乎可以笼罩每一寸地方。因此她头也不回,任凭着展城的三条血影分身向空中遁逃,而以一往无前之势,太阿剑前劈,顿时将他的身躯无声的斩为两截!

    在空中的血影,发出了一记无声的哀鸣。展城终究不是那种修成元婴,可以元神出窍的大能,他以结丹之躯,虽然能够以神魂在体外存身,但失去了本体,如果在一段时间之间,他不能寻到另外的法体寄生,那么他的神魂,也将会消散于天地之间,从此魂飞湮灭,不能复生。

    而顾颜一剑斩去之后,随即金光闪动,一个金色的炸雷从剑锋之处陡然炸响,展城的身躯,被无声的炸为了一道青烟,就此消散。

    在空中的血影,这时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长鸣,随即在身躯化散之地,一点黑色的火星一弹而起,无数道九幽魔火飞快的卷了出来。天朱镜无声的出现在空中,激旋着向上空冲去。无数道黑色的火焰遮天,在接应着空中的那一道影子。

    顾颜低声自语:“想借天朱镜护佑你的神魂么?”

    凡离体的神魂,只要有能够护佑神魂的法宝庇护,那么就可以延长他存世的时间,不至于一时三刻,便被外面的天风所激。而被展城以自身魔火所炼化的天朱镜,显然对此有大用。

    但顾颜却不会轻易的让他得手,她与展城相见以来,一共三次,虽然最后都让他得不偿失,但每一次都深受他的阴谋所害,而这一次,她终于能够出一次心底的恶气!

    何况天朱镜,是她早就已经心念在哉的法宝,必欲得之在手,见到天朱镜飞快向上卷去,顾颜左手已将朱颜镜擎在了手中,本来动若雷霆,风驰电掣的身形在一刹那间突然静止,随后朱颜镜上一道幽暗如深潭的光华,便无声无息的向上射去。

    她当年在融天岭之时,便曾经猜测,那是魔尊天诛的葬身之地,而在那里,她留下的是自己最后的神念,以及驭使宝镜的最后法门。那最后的一道灵诀,一直深藏于顾颜的心中。在这时,当展城肉身被毁,与这件本命法宝,远没有以前联系那样紧密的时候,顾颜才终于出手。

    她手抚朱颜镜的镜面,感受着上面斑驳的花纹,就如同感受到历经了不知道多少万载,那种岁月流逝的沧桑一般,她的气质由迅若奔雷瞬间变成了静若止水,如此强烈的反差,让所有的人都不禁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随即顾颜便低声吟道:“愁来天地悲无数……”她五指在镜面上一晃而起,声音带着长长的尾音,像是这一抚,抚平了大地悲欢,天飘云散,于万古间奔流不去的那一道离愁,就这样脱离而去,向着空中飞舞,重重的击在了破空而去的天朱镜上。

    一道无形的身影翩然的出现在空中,是一个身穿宫装,华丽无比,妩媚妖娆,让天地都为之失色的女子,而空中的血影,这时已经发出了无声的呜咽。

    倘若他还有声音,那么必然会惊呼:“天诛大魔尊!”

    顾颜认得,在空中的这个影子,正是天诛,与她在融天岭之上的装扮,一般无二,只是在融天岭上,她叱咤英风,不可一世,如今却似乎席动天地颜色,一顾倾城。

    那个身影出现在空中,先是微微的蹙眉,向着空中看了一眼,似乎是感受到有十分熟悉的声音。随即她便低下头来,对下面的顾颜,露出了无声的微笑。

    随后,她的双手飞快的于空中打出法诀,在狭小的空间内风云四动,在她的十指之间,无数的云气丝丝发出,在空中奔流激荡,将天朱镜上的九幽魔火全都化去,蔓延于天地之间的黑色火焰,顷刻间就消散于无形之中。天朱镜上,又回复了本来如铜镜一般黯淡的光华。

    这位天诛大魔尊,以自己残存于天朱镜上,到今日才被唤醒的那一丝神念,发出了神力,顿时将展城以本命神魂所炼的九幽魔火全都化去。在空中的三道血影,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,本来灰白的颜色顿时又黯去了三分,几乎变成了透明之色。魔火一去,他的元气大伤,就算是眼前再有法体,他都无法借体重生了。

    随后天诛便对着顾颜一笑,做出了最后一个动作,双手向下一送,天朱镜就无声的向着顾颜落去,随即她腰肢曼动,双手做火焰飞扬之状,在空中现出最后那个翩然的舞姿,就如同当年顾颜在桐落后山古战场所见,舞破中原,倾天地之色的那一舞。然后,便如风中落叶,委于尘埃。

    天诛留于世上的这最后一道残魂,便就此散去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涌起一丝感伤,随即天朱镜就飞快下落,被朱颜镜的光华所罩,在三尺之上停住,随即飞快的激旋起来。只在短短的一个呼吸之间,它已经不知道旋了多少个圈子。

    这两面宝镜相碰,似乎在空中映出了两道大光璧,两面镜子相对,顿时在空中映出了无数影像,无数空间,无数的身形。

    幻,幻,幻!

    无穷的幻象像是同一刻在顾颜的脑中炸响,数不尽的信息铺天而来。随即,悬空于上面的天朱镜,忽然“哗”的一声,破碎于空中。无数的碎片,瞬间便洒落了满地。

    而在镜中,似乎有一道影子无声的飞起,然后便飞快的没入了朱颜镜中。顾颜看到,那似乎是一个巧笑倩兮的少女,她的手托于腮边,浅笑轻颦,微露贝齿,向着顾颜一笑,便投身于朱颜镜中。啊,这个身影,好生熟悉。

    似乎是在当年,她于九天崖之下,第一次运用朱颜镜的杀招,空中曾经现出这个无形的幻象。

    而其速度奇快,只是一闪即没,让顾颜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。随后,朱颜镜便无声的落回于她的手中,顾颜拿到手中,心中不禁一震。

    朱颜镜上的灵气,就像是被完全禁锢了一样,她根本无法动用上面的灵气!

    在天朱镜破碎时的那一刻,涌入她脑海中的无数信息,仍在盘旋不去,似乎是传自于上古的神秘符号,顾颜一时之间,居然无法辨出其中的真意。

    她果然的不加理会,将朱颜镜向怀中一收,身形如电般的疾起,向着空中那道血影抓去。

    从天诛出现,化去九幽魔火,顾颜收取天朱镜,只是短短几个起落间的工夫,这时,沧海客与屠龙,才刚来得及将伤药放入口中,再取出法宝护身的时候,还没有来得及去援展城,而顾颜脚下的紫云圭闪动,以奇快的速度,后发而先至,已经掠到了展城所化一道血影的身侧!

    展城以本身精血所炼的九幽魔火,被天诛在举手间完全化去,让他体内的元气大损,顾颜追到血影之侧,将手指在空中一划,闪着紫金光华的九嶷鼎出现在空中,九道紫光飞落,顿时将展城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展城的这个分身,发出了一记低低的哀鸣,顾颜淡淡的道:“你当年,曾经三次对我出手,次次都是杀手,今天我杀你三次,算是偿了当年的情谊罢!”说完她五指轮转,九嶷鼎飞快旋转起来,九道紫光向内一合,一个金色的炸雷飞快的于空中炸响,这道血影便无声无息的被炼化为青烟。

    顾颜只一弹指间,便灭掉了展城的一个分身,随后她立于空中不动,手中的太阿剑却飞快的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道金箭于空中飞射,直追展城冲向沧海客等人所在方向的那个分身。

    沧海客与屠龙,这时都已经取出法宝护身,也将火灵收拢回手中,见到展城的分身于空中飞来,而顾颜则在身后追击,同时低喝了一声,分从左右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屠龙的手中,不知何时,已经擎出了一口巨大无比的黑色长刀,带着浓重的杀气破空而来,向着顾颜的太阿剑重重斩去。这是善法真人当年在海外用以斩杀十九条恶蛟的屠龙宝刀,刀锋未至,刀风先至,其势重如千钧。本来如金线一般飞掷的太阿剑,在空中受了这重重的一击,顿时变了方向,向着地面跌落下去。

    但顾颜并不指望着这一击,在掷出太阿剑之后,她已经后发先至,紫云圭其势如电,一幢紫光在顷刻间转换方向,居然从头顶的上空飞落,她弃太阿剑于不顾,避过了屠龙的那一刀,九嶷鼎于手中再弹,她低喝了一声:“去!”于尽处之时,九嶷鼎上的灵禽忽然飞起,其势再度前冲,金色的火焰从它的口中喷出,将展城那道身影牢牢的卷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顾颜的双手连扬,无数的金色雷火在她的身后隆隆炸响,无数的紫焰封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网,屠龙手执宝刀,于这道网上瞬间连斩七刀,却攻不破顾颜的防护。

    而这时金色火焰已经无声的向内一合,展城的这一道分身,甚至连惨叫声都未发出,便彻底湮灭于这珠宫贝阙之中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