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64章真相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一股本能的寒意,一下子凉透了顾颜的全身。在耗尽全力,调动体内混沌空间中的灵气之后,她全身的经脉都如同是被犁了一遍一样,灵气尽失其力,全身都被汗水浸透,像是用水洗过了一遍,而在她最虚弱的这个时候,洞外那三人合力,四道火灵,将她硬生生的挡了这么一瞬,这个洞口,真的成了一道生死之门。顾颜已经踏入洞外的那只脚,被这股力道,硬生生的逼了回来。让她落入了死域之中

    顾颜在这一刻又惊又怒,她厉声喝道:“你们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她刚说出了一个字,在地底的元磁神光,已经飞快的罩住了她的身体,这时,顾颜体内的灵气已尽,最为要命的是,由于混沌空间中的灵气被她刚才在一瞬间吸尽,仓促之间,她居然无法开启混沌空间

    在元磁神光即将把她吸入地底的那一刹那,她体内的经脉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的自行开启,四道火灵自行的飞出。与她体内灵气,相互储存的火灵,在这一刻,终于奋不顾身的来保护她这个主人。

    青冥之火,飘渺如烟,朱莲业火,幽暗如莲,冰灵焰寒气逼人,下面的紫罗天火,则挟带着气吞山河之势,喷薄而出,四种火灵合力,虽然与元磁神光相比,这力道十分薄弱,但在这一刻,却激发出了无穷的力量,将元磁神光,死死的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厚厚的火焰将顾颜围得里三层外三层,但在元磁神光之下,就如同强烈的阳光照射着冰雪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快的削去。每削去一层,顾颜的心中就是一恸,这是她自幼修行,性命相连的火灵,在这一刻,燃烧着自己,来护佑于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一直显得沉默寡言的屠龙,这时终于爆发出了一阵震天般的笑声,他大笑道:“顾颜,顾仙子,名动云泽的女修,你没有想到,你也会有今天,踏入死局,性命难保的一日罢”

    顾颜在这一刻,反而飞快的冷静下来,她知道,自己还没有完全陷入死局,她还有最后的一招大杀器,她从来没有运用过,用来保命的大杀器。但此刻,她却要坚持,坚持到自己能够动用灵气的那一瞬。(作者破坏气氛的插话:大家知道这个大杀器是啥吗?)

    因此任凭周围的火灵被元磁神光飞快的削去,她的心中却澄净如水,冷冷的说道: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沧海客、屠龙、展城等三人,都没有去追逐在整个珠宫贝阙之内,上下飞腾,几欲破空飞去,只是被墙壁所挡住的那个金球,他们都全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火灵,严密的封住了洞口,就像是碧落海中那道生死门,将顾颜死死的挡在洞口之内,让她迈不出生死一线的那一步。

    屠龙嘴角含恨,寒声的说道:“顾仙子,你还坚持得了多久吗?你就等着被吸入地心,为万年太古地阴之火所焚,魂化青烟,到地下,跟我的两个师妹做伴去吧”

    顾颜的脑中灵光一现,像是有一个炸弹在她的脑海中突然炸响起来,她惊呼道:“你是善法?”

    这段记忆虽隔了十七年,但在顾颜的脑海却仍历如新,当年碧霞宗草创,她带着三人参加大比,于云阳城外与长青宫结仇,在古战场之中,长青宫的两位宫主,与当时的积云峰联手,在七绝地之一的断云崖,设局围杀于她。被顾颜反而制之,将整个积云峰都灭杀于此,并斩端木青与独孤月溶于剑下。秦家最终慑其威而没有轻动,但却从此与长青宫结下不解的深仇。

    当时长青宫的宫主,便是号称于云泽仅在秦重与元子檀之下的善法真人,在顾颜出来之后,他并未如常人所料的,去找顾颜寻仇,也有人说,是藏剑山庄特意与他递了话,说是古战场中的事情,便当于古战场中了,此后不可擅自寻衅,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金殿庭议之后,善法便悄无声息的闭了长青宫,遣散了诸弟子,只带着几个亲信,悄然离开云泽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有人说他进了天极,有人说了去了东南,更有人说他离开了苍梧,去了无边无际的大海寻道。但却从来没有人把这十几年中,于南塘鹊起的屠龙大师,与当年的善法真人联想到一起。

    这个人果然会隐忍,他默默的隐藏了十几年,终于等到了今天这最后一刻,他们三人合力,为顾颜设下了这个天衣无缝的杀局

    顾颜站在洞口的中央,外面四重火灵牢牢的封住,在她周围,无数朵火焰翻滚如莲,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工夫,便已经被元磁神光削去了一半有多。在最外层的青冥之火,似乎是发出了一记无声的哀鸣,最终在元磁神光的绞动之下,化作了一缕青烟,就此消散。顾颜于初筑基之时,得自于越国皇城之内的火灵,就这样彻底的消散于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而顾颜似乎是并无所惧,她只是淡淡的说道:“年真人,那你呢,你是南浦散修的魁首,他们心中的偶像,为何做出如此的龌龊之举?”

    沧海客哈哈大笑起来,“狗屁的魁首”他话风一转,冷冷的说道,“做个散修有个屁的好处?你大概不知,我正是善法的师兄,当年我刚一修炼有成之时,便被派往了南浦,于无声之处扎下根来,千余年过去,修到如今的境界,你以为散修是那么好混的?没有门派照拂,没有师父指点,凭我一个人,能够修炼至此?”

    他冷笑着说道:“当年我曾劝阻过善法,让他不要着意与你寻仇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我们只需耐心的等待机会。我分析过你这个人,为人沉稳,但骨子里却有着深藏的血性,匹夫一怒,拔剑三尺,生死而不避,这样的人,难道还没有报仇的机会么?”

    顾颜苦笑了一声,不错,沧海客这个人果然心机深沉,他确实深深的看透了自己。只是,若是去了这个性子,那么,还是真正的自己么?

    沧海客似乎是并不着急一样,事实上以他们现在的处境,也根本不敢进入此洞,否则必会被顾颜一起拖着,堕入难以回复的死局之中。他们只要以火灵,牢牢的封住这个洞口,让顾颜的护身火灵为之耗尽,随后便可以看着她坠入地心,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因此他们看着顾颜,就是看着一个濒死之人而已,并不介意自己多说一些,让她在临死前做个明白鬼,而这么多年以来,顾颜是第一个知道他身份的外人,也让沧海客对她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,似乎忍不住的就想多说一些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,护身的法宝太多,手段层出不穷,就算是断云崖那样的绝地,最终都让你逃生,还反过来将我的两个师妹杀死,因此,要想让你入局,就必须找到一个天衣无缝的死局才行。我们足足找了十七年,几乎磨没了所有的耐心,才终于在展兄的启示之下,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一直默然无语的展城,此刻依旧是面无表情,但顾颜却敏锐的看到他嘴角中露出的一丝笑意,这个与自己几次作对的人,果然也是精心策划这个死局的谋者。

    沧海客这时说道:“此地通海眼,藏有珠宫贝阙,这都是事实,非如此,不足以诱得你入薨,但这件事情,我与善法先前并不清楚,我甚至不知道,在我修行已久的这个南天门之下,才藏有这样的宝地。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这一切,自然都是展兄提供的消息了?”

    展城淡然的说道:“我需要两位大师相助,为他们提供消息,彼此合力,各取所需罢了。”

    沧海客道:“你这人看似鲁莽,其实天性谨慎,因此前面那些话,全是真的,此地确实是上古大修遗留之地,珠宫贝阙之内的金球,也确实是当年遗留的藏宝。碧落阵也是早有记载的,只有一点你不知道,就是此地通地心之眼,下有元磁神光,我们最终的目的,就是要诱你到元磁神光之下”

    顾颜冷冷的说道:“如此周详的计划,只是若地心开启之时,我不冲入其中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展城这时才大笑起来,“若真如此,那你就不是顾颜了。我知道你有混沌元气护身,如果再加上火灵相助,避开元磁神光,至少有七成的把握,我们在进来的过程中,将后路完全的封死,我就不信,你甘心像缩头乌龟一般的退去,在此地忍上几百年”

    顾颜默然不语,展城确实算透了她,先前对沧海客手段狠辣,截断后路的疑问,这时也完全有了解答。展城这个多智如妖般的男子,果然将她看得无比透彻,他算不透天下,却算得透人心,在此处,狠狠扎了她背后一刀

    沧海客冷笑着说道:“如今你法宝已失,灵气已尽,元磁神光在侧,你还想冲出火灵的封锁么?”

    屠龙,或许此刻该改叫善法,这时恨恨的说道:“当年你杀我师妹等人,并未有丝毫留情,今日自己踏入了死地,可曾见当年的冤魂?”

    顾颜淡然的说道:“此亦之是,彼亦之非,当年若我留手,说不定如今的冤魂就是我,我上哪寻一位师兄去为我报仇?”

    沧海客冷笑道:“你今日再逞口舌之利,也是徒然了。清空想着能够逃出生天么?”

    一直不语的展城忽然说道:“两位,我们再助她一臂之力吧,送她入地心去吧”

    屠龙沉声道:“用四火封住洞口,元磁神光自会将她炼化,你急什么?我们的火灵浸入地心,也会被元磁神光化去,徒耗修为,那是何必?”

    展城低声说道:“不知为何,我总觉得放不下心,能早些将她送入地狱,也是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在他们说完这几句话的工夫,那盘云香又已经燃去了近半,现在只剩下了均五六分之一的样子,但是燃烧的速度却奇异的慢下来,而沧海客的手中,这时正拿着一个分成八角,上面有一根长针在荡来荡去的圆盘。他低声的说道:“以此盘,可截断云香的燃速至三倍,我们赶紧料理了她,然后收取了金球,便出去吧”

    屠龙沉声道:“记得将上面的那小子料理了,否则将来必要成患。”

    沧海客道:“那小子是连家的弃子,杀便杀了,不会有什么后患,但他身边跟着的女人,却极为可虑。小心将来极北大非川的那位王,会来找我们的后账。”

    屠龙的眼中露出狠厉之色,“那便一起杀了,不能走漏风声,反正此地只有我们三个人,展兄,你也不想将来出麻烦吧?”

    顾颜只是静静的听着,林枫在珠宫贝阙之顶,为他们托着云罗宝盖,却听不到下面的声音。不知道在短短的一柱香之间,下面居然已经发生了这样的变故。

    但此刻她却心如止水,隐藏在衣襟下的手指微翘,似乎要做出某个不为人知的动作。这时那三人已经赞同了展城的意见,三人同时在空中打出法诀,如一道铁幕一般封存在洞口的四道火灵,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的,飞快的扭起,然后向着洞内冲来。

    四道火灵聚合在一起,如同一个钻头一样,给元磁神光增加了极大的助力,本来被炼得越来越薄,围拢在顾颜身边的朱莲业火,在这股压力之下,顿时化为一股青烟而灭。她当年在归墟海,斩杀了云不语之后,得来的这一道火灵,就此湮灭。

    顾颜的脸色绷得紧紧的,三人甚至都可以看到她的手背上,青色的血脉凸显出来,三人同时加力,体内的灵气飞快运转,压力再度增加,第二层,冰灵焰,再灭得自于极北冰原之下的火灵再度湮灭。

    顾颜的周身,只剩下她最后本身的紫罗天火护佑,相伴了百余年的三道火灵,在元磁神光,与三人合力的重压之下,顿时灰飞烟灭。元磁神光与另外四道火灵合力,将紫罗天火压得只剩下薄薄的一层,顾颜甚至清晰的看到了展城脸上露出那种不加掩饰的笑容,屠龙解去心头大恨的笑容,沧海客如释重负的笑容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顾颜已经落入死地,再无回天之力的时候,她隐在衣襟下的双手,忽然飞快的打起了一道灵诀,身体上下,一道紫金色的光华狂喷而出,一瞬间便将那片紫罗天火卷起,然后只在空中一闪,她的整个人,就这样在无数元磁神光、以及四道先天之火的笼罩之下,失去了踪迹

    所有人都震惊得目瞪口呆

    他们费尽了无数心思,无比的小心谨慎,吸取了当年在古战场中的教训,布下了重重的杀局,历尽了千辛万苦,终于将顾颜拖入了这样的死地,哪怕是元婴期的大能,在这样的死地之下,也绝对不会再有逃生的机会,可是当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,所有人都准备庆祝之时,顾颜就这样轻飘飘的撒手而去,只留给他们一地的空气

    这已经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,展城的笑容才残存在脸上,嘴角却飞快的咧下来,就像吊死鬼一般的奇怪。沧海客张大的嘴巴几乎没法合上,善法张扬在空中的双手,在这一刻就那样停住,仿佛时间都一刹那凝住了,这些法力通玄的修士,在这一刻,居然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们更愿意相信顾颜已经被元磁神光卷去,拖入地心,但现实却如一头冷水将他们浇醒。

    沧海客忽然惊呼道:“蓬莱阁”

    善法也同时反应过来,“她身上必然带着空间系的法宝,难怪她当此危境都丝毫不乱,原来身上有这样的异宝”

    展城咬着牙说道:“此地连通海眼,又被古修士的法力镇之,就算她用空间系的法宝藏身,也无法脱身于此地,我们要马上把她找出来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无形的寒意从身上冒起,一股无力之感悄然升起,在这样天衣无缝的杀局之下,顾颜居然都能最终脱身,他们如此精心策划的杀局,终究只能实现一次,等顾颜如凤翔九天一般翩然而去,将来他们所面临的,必然是其无何止的报复。会让他们每一个人都食不知味,睡不安枕

    三人只愣了一愣,便近乎疯狂的怒吼起来,所有的法宝全都一股脑的甩出来,无数的火焰充斥着珠宫贝阙,但顾颜就这样轻飘飘的消失于天地之间,再也没留下一点痕迹。

    当三人近乎于歇斯底里的狂吼时,顾颜正站在混沌空间中,端坐于地,安静的望着他们。无数的紫色晶石在她的周围,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聚灵气,无数的紫金色灵气,如狂风一般的卷动,飞快的向着她的体内涌来,经过一个循环,她将里面的灵气全部吸收,再流回外界,如此循环往复,修复着她体内破坏严重的经脉。

    这才是她一生中最大的秘密也是保留到现在,都没有在人前动用过的杀手锏。自从年少之时,在红叶谷中,于顾红叶的启示之下,她唤了自己的混沌空间,百余年过去,这个秘密,再没有第三个人知晓。当顾红叶残存的元神,于红叶谷尘封时逝去之后,她就如此孤独的守护着这个秘密上百年。

    在这么多年之中,哪怕是关系再好的亲人,朋友,如顾夕朝、温南秦、林梓潼等人,她从来没有在人前露出过这个秘密,也正是因此,她在修行求道,行走于险地的过程之中,心中始终有着一分笃定,就是因为她相信,在万不得以的时候,她还有最后的一招保命之法。而这个方法,在今天,她终于第一次运用。果然将外面的三人震得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在她修成结丹后期之后的这个混沌空间,独立于天地之外,另成一体,里面的灵气十分的稳定,隐在其中,一点也感受不到外面元磁神光的肆虐,无数的灰白色光线在狭小的洞口之中飞快的绞杀,却一丝也侵入不到混沌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顾颜端坐在聚灵阵之中,她的脸上露出了冷厉的神色,不管怎样,她一定要杀掉面前的这三个人。否则的话,她保留了上百年的这个大秘密就会泄露出去,在这么多年的修行当中,她极为清楚的知道,如果被人揭破了她体内混沌空间的秘密,那么,等待着她的,将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因此她飞快的摧动着周围的聚灵阵,她秘藏的所有紫炎晶,这一刻都已经取了出来,无数的紫电在空中穿梭飞舞,硕大无比的聚灵阵在这一刻完全运转起来,拼命的向她体内输送着灵气,顾颜以强大的灵气,强行将本身体内经脉中的伤势压制住,现在,她可没有工夫去休息上几十天慢慢的疗伤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在珠宫贝阙之顶上的林枫,终于也快要坚持不住了,他扬声大喝道:“你们究竟怎么样了,能否出来?”

    在沧海客等人围杀顾颜的时候,他用法宝禁住了周围,让这里的声音传不到上面去,而且只是这短短的片刻时间,虽然下面打得热闹,已经从生死间打了一个来回,但在上面的林枫与简玥居然是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这时林枫的声音飞快的穿透下来,沧海客便扬声说道:“林兄请稍候”

    林枫全身的骨骼这一刻都在咯吱吱的作响,他全身的体脉关节之处,似乎有一丝丝的血痕浸出来,显然已经到了最后的那一刻,简玥忽然说:“奇怪,为何始终不见顾姐姐出声?”

    林枫的眉头一挑,他忽然间叫道:“不妙”随即便大吼了一声,震得站在身边的简玥耳轮嗡嗡作响,他的双臂似乎再增新力,猛地将云罗宝盖向上抬了数尺,随后说道:“我下去一探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身形便飞快的向着下面冲去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