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59章守门灵兽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顾颜的神念之强大,因此她以结丹后期的修为之躯,在神识之上,便提升到了这样的地步,让自己心魔的侵扰,居然在度天劫之前,提前来到。只是她现在还不清楚,这次于生死前中,悟透生死的大关,又因而堪破了一层心魔,对日后的修行,会有多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她缓缓的睁开双目,便见到空中已经变得一碧天青,那条黑水河,连同河上的奈何桥,都已经完全的消去。露出的是平实的地面。她忽然间恍然,“原来此地的奈何桥,非是阵法,只是要让人堪透这一生死大关,心境一开,则阵法自然而灭。”

    沧海客也不禁抚掌,“顾仙子说的不错。我们原来都想得左了,我们只想着或用蛮力,或用机巧,用以破阵,甚至正坠入阵法设置者的圈套之中啊。这个布阵之人,所用的心思,果然机巧,手笔也确实够大”他又对着屠龙说道:“你想用蛮力闯阵,却被地心元磁之力吸住,差点就回不来了,如果不是顾仙子堪破了幻术大关,消去了此地的阴阳生死之气,恐怕连我也要被你带到沟里去了”

    旁人也都点头赞同,屠龙冷着脸不作言语。

    顾颜倒是想的更深一些,她这也是头一次见识碧落阵,倒是让她想到了更早之前,在归墟时听容华说的,很多上古秘境,其实在最开始,不过是那些上古大修们,用以试炼自己弟子所布置出来的,因此在秘境之中,才有着种种考较的手段,总会在危险之中,留出一条生路来。莫非碧落阵,也是如此么?看样子,倒与那位归墟主人的手段,颇有些相似之处啊。

    奈何桥连同地下的黑水河,被她以釜底抽薪的手段破去,前方便是空茫茫的一片。屠龙这时才说道:“碧落阵一共有三重门,我们过了奈何桥,便算是过了第二重,前面还有一道,前人曾称它为‘麒麟关’。”

    听到麒麟二字,林枫的耳朵微微一动,简玥好奇的说道:“听这个名字,那里一定有神兽镇守了?”

    屠龙咳嗽了一声,他刚才冒然出手,有些丢了面子,这时便有些侃侃而谈的意思,想要扳回这一城来。“所谓碧落阵,是演天地山川化形之意。但凡上古时期的天材地宝,往往隐于深山大泽之中,周围必有神兽相护,两者相生相长,彼此相护。因此离珠宫贝阙最近的那一关,也一定会有灵兽庇护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皱眉道:“碧落阵在此地至少存了几万年,什么灵兽会有那么长的寿命?”

    屠龙说道:“这倒也不尽然。有不少上古的神兽灵种,寿命都极长,万载对于我们修士来说,那也是几生几灭了,但于他们,可能只是坐看涛生云灭,一潮涨一潮落而已。”

    顾颜还是摇摇头,“这种已经算得上古神兽了,若说这样的神兽,被拘在此地作为守护之用,那实在是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他们正说着,忽然间便觉得脚下的大地隐隐震动起来,然后就有无数的嘶吼之声,从四面八方不停的传过来。沧海客大怒道:“真他娘的见鬼了,老屠,我可不信你说的话了,你以为这是夜市上买狗呢,神兽一出来就这么几万只?”

    屠龙的脸色却是一变,他飞身而起,喝道:“快走”身形如电一般的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众人不解所以,都跟在他的身后,几道光华迅速的前去,屠龙道:“虽然我们破去禁制,但这里仍属奈何桥的范围之内,按理说三重门不相统属,灵兽的吼声不应该传到此处来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几个人的脸色顿时一变,顾颜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三重门的禁制,可能有变?”

    沧海客拍了拍额头,“碧落阵再厉害,终究也要以周围的灵气为基,在此地存在了几万年,此地经历了无数变故,连沧海都已经变为桑田,说不定阵法中真的有什么变化,我们可不要这么倒霉”

    随着众人迅速的前飞,听到无数的吼声如雷,一个个的惊雷一般在周围炸响,后面的地面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的塌陷下去。露出下面黑幽幽深不见底的地穴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,沧海客喃喃的说道:“最好我们能够开启珠宫贝阙,否则要回去的话,可就要大费功夫了”

    随着他们飞快的前行,一路之上,云雾变得越来越是浓重,甚至还有着浓浓的腥气,忽然间飞在最前面的屠龙停下了脚步。他低声说道:“你们看”

    顾颜跟着他的指向,抬头望去。在众人的身前,这时呈现出来的,是一幅极为美丽而壮观的景象。一片灿烂无比的星辰,像一条玉带一样,就这样静静的横亘在他们的眼前。在远处,繁星点点,就像是浩瀚无比的星河一样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这股景象惊得呆了,沧海客喃喃的说道:“古言碧落,海外之仙山,天上之仙境,难道这才是真正的碧落之景?”

    屠龙沉声道:“你还是别看了,这也就意味着,我们已经闯到了碧落阵的核心所在,为何此地不见第三重门?”

    一直没有说话的顾颜忽然说道:“我看不一定,道长所见的典籍之中,也没有曾提到过第三重门样子的吧?”

    屠龙道:“这自然没有,但是此处难道不是碧落阵的最深之处,碧落之天,黄泉之海么?”

    顾颜缓缓的说道:“我看也不一定,你们没觉得,周围的腥气越来越重了么?”

    就像是印证着她所说的话一样,顾颜的话音刚落,一记惊天动地的吼声陡然间响起,随即像是有无数的声音在纷纷响应,在那无比浩瀚而辽阔的星辰之上,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,连绵不绝,永无止歇,随后,在海天之间,有一只遮天蔽日的妖兽,现出了形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,他们现在有如身处在浩瀚星河之间,已经觉得自身渺小无比,但这只妖兽的体型之庞大,却像是真的横跨了整个银河一般。虽然他们都知道眼前这一切,只不过是阵法之中的幻象,但却仍然忍不住为这种壮丽的景象而惊叹。

    面前这只妖兽,有着长长的身体,高高的脖颈,身上长着四只短足,每条足上都有着极大的蹼,它的四足在那里轻轻的一动,就发出无数“哗啦啦”如同战鼓一样的声音,简玥惊讶的说道:“原来我们在路上时所听到的所有声音,都是这个家伙一个人……哦不,一只兽所发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紧紧的凝了起来,她回过头,对着身后的沧海客说道:“我见识尚浅,此物,莫非是……鼍龙?”

    屠龙沉声道:“你说的不错,这确实就是鼍龙”

    鼍龙者,传说是上古神龙的变种,可以吞吐日月,摧动风云,脚下一动间可疾行万里,举手投足之间,就可以调动大泽之水,让方圆千里成为泽国。但其本身,却非上古神兽中的品种。这种近乎于妖物的东西,向来只存在于传说之中,什么时候真正的在人前显过形了?

    沧海客喃喃的说道:“倒也未必,老道我有生之年,就曾经见过一只鼍龙,只是那只还小得很,被那位主儿用飞剑斩了,还在当地辟出一条大河来。那东西可只有三五丈大小,哪有这个东西这样大的?”

    倒是简玥算不上害怕,她颇有些好奇的向着那只鼍龙看去,“它是用什么喂的,居然能长这么大的个子?”

    顾颜看着这只鼍龙的头上,有一个半月形的印痕,忽然说道:“听说鼍龙自出生之后,就是公母两只,互相繁衍生息,彼此从不分离,为何此地却只有一只?”

    而沧海客却是仔细的观察着它的四只脚,在暗自的数着,“一圈,两圈,三圈,我的乖乖,足足十二圈的年轮,这只鼍龙的寿命,已经有一万两千年了”

    原来鼍龙的年龄,是要看在它脚踝之处的印记,每过一千年,那里就会产生一圈纹路,第二个千年之后,再加上一圈,以此类推之,这只鼍龙,确实已经有一万两千多岁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些人,全都是本事高强,兼且胆大不怕事的主儿,换成了一般人,看到有这样厉害的一只妖兽拦路,早就去想退路了,可这群人,却还在好整以暇的研究它的年龄。

    在这只鼍龙的面前,这几个人,大概全都渺小的如同蚂蚁一样,顾颜却在想着另外一个问题,她回头对沧海客道:“按你的说法,这个碧落阵布置下来,至少也是几万年前的事情了。可这只鼍龙的寿元只有一万两千年,那么它是怎么进来的,难道说在一万多年之前,还曾经有人进入过碧落阵?”

    沧海客摇摇头,“道魔大战之前的历史,在中原早就散失的七零八落,除非那几个大派的老家伙们,或者还知道一些,但这条鼍龙,却只能是当年布置阵法的人所放进来的,因为这里已经是碧落阵的核心之处,如果当年有人能够闯到此地,那么我们也就不用白费功夫了,珠宫贝阙大概早被人取走了”

    展城这时忽然沉声说道:“也未必,或许珠宫贝阙有什么禁制,那个闯阵的人,就此死在了阵中,也说不定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倒也有些道理,说实话,在场的诸人里,谁也没有见过,珠宫贝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那只鼍龙见他们驻足而不前,显得十分不耐,将四只短足轻轻的一拍,顿时又有震天般的吼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它庞大的身躯在此地一躺,顿时便将漫天的星河,挡了一个严严实实,众人要想前行,就必须冲破它的阻拦。可是面对着这只上古妖物血脉,所有人都苦笑了一声。谁也没有对付它的经验啊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沧海客说道:“我想个法子,大家参详一下。”他招了招手,让所有人都聚拢过来,然后才说道,“鼍龙的灵智极高,非一般的妖兽可比,传说上古时的鼍龙,还能够听懂人言,我们说话时,务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随手从边上捡了几块石子,摆放在手前,随即便以传音之术说道:“这个大家伙,我们必须六人合力,才能希望将它破解。我意展兄弟以焚天雷,在正面强攻,我和老屠分从左右攻击,顾仙子在外围,用本身的火灵与阵法压制它,林兄在外围掠阵,等它露出不敌之意时,再上来做最后一击。”

    简玥有些不满的说道:“那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沧海客嘿嘿的笑了几声,“简家小姐,可以奏你的玄灭纶音,听说妖兽们是最怕这个的了。”

    简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不作言语。

    顾颜听了不禁有些奇怪,看样子,沧海客,似乎是知道一些简玥的来历的,只是她想了半天,也不知道,到底有哪个大家族是姓简的。而且苍梧九州十六国,地域辽阔,她也不清楚多少。反正简玥是她救回来的,肯定不会害自己就是了。

    沧海客的安排,其实颇为周到,基本上是按本身的所能分配,打头阵的展城并无异议,众人自然也不会有意见。

    鼍龙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这几只小蚂蚁,聚在一起,小声的嘀咕,可是却感应不到它们在说些什么,心头开始无比的烦躁起来,那四只蹼足抖动的愈加厉害,无尽的回声传来,天空之中,像是有成千上万只的鼍龙,在一起发出了吼声,“呱呱呱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展城也突然间动了,他飞身而起,漆黑如墨的宝镜,一瞬间出现在他的头顶,千万条黑色的火焰,飞快的冲出,围拢在他的周围,而他的衣衫,这时也全然变成了黑色,就像是披上了一件黑色的战甲一般,顾颜恍惚间有一种错觉,在她眼前的展城,就如同是一位上古大魔尊一样,在这一刻,他的全身上下,迸发出一股泼天的战意

    展城的速度奇快,转眼间便来到鼍龙的身前数十丈远,鼍龙那只大大的嘴巴,样子很是滑稽,倒有些像一只鸭子,它将嘴巴一鼓,忽地向前一吹,一股灰白色的气息便直冲出来,一瞬间,天地之间便像是刮起了猛烈的狂风一般,无数星辰瞬间便为之而失色,强大的气息向着展城飞快的卷去。

    展城站在那里,夷然不避,无数条火焰在他的身体周围四处喷发,如泰山压顶般岿然不动,就在那股气息快要卷到他身体的时候,展城并不向后退,反而飞身向前,整个人如一枚钉子,重重的向着鼍龙的身前楔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鼍龙身上披挂着的,那成千上万的鳞片,忽然间一下子扬了起来,无数细小的碎屑从它的身上狂卷而起,向着展城当头的罩过去,一股无比的腥臭之气顿时飘散开去。

    简玥捂着鼻子,低声的说道:“臭死了那是积攒了不知道几千几万年的鳞甲啊,那个姓展的,他居然也忍得住”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几乎没注意到的时候,展城一直藏在火焰之中的右手,无声无息的扬起,几点昏黄的如豆粒一样大的光芒,就悄无声息的飘飞出去。

    鼍龙的视线算不上甚好,它向来只以本身的灵觉来感应周围事物,而几点光芒,掩在这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之中,实在是颇为的不起眼。等到感应出来的时候,那几粒黄光,已经飞到了它的身前,突然间光芒四射,呈十字形的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无尽的气浪飞快的向着四周激射,土黄色的火焰拼命的迸发,转眼间便将整个空间都充斥起来,强大的冲击力,将鼍龙身上的鳞甲震得片片而落,这时,在无数黑焰护身之下的展城,飞快的闪到了鼍龙的身前,他下手毫不留情,双拳暴起,重重的向着鼍龙的眼睛之处插过去。

    在他的指缝之间,无数的黑线迸发出来,似乎在一瞬间就刺中了鼍龙的全身,那只鼍龙大吼了一声,庞大如小山一般的身躯,忽然间飞快的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它的身躯虽然极大,像是占据了整个星河,但动作居然快如闪电,在一转瞬的工夫,它的身体居然便横移了近百丈,展城的双拳顿时落空。

    在此一刻,沧海客与屠龙也同时发动,他们一左一右,分从两侧攻至,沧海客的那把大蒲扇,在他的手中,这时似乎变成了杀人的无上利器,他双手握柄,重重的向前挥去。蒲扇的边缘锋利如刀,瞬间便将面前无数挡路的鳞甲全部割开。

    而屠龙则更是霸气十足,他似乎全然不做防护一般,两只手飞舞在空中,大手坚若铁石,一掌一掌的挥出,将空中那飞舞着的鳞片全都扫了个干净。而他的身体之外,那件破旧的蓑衣根根的立起,将无数攻击尽数挡住。而他本人则瞬间就欺近了数十丈的距离,已经来到鼍龙的不远处。

    顾颜遥遥的站在高空,这一次终于不用她近身作战,但她的脸色仍然绷的紧紧的,五口旗门与九玄天兵都不在侧,她要想定住四维,将这只鼍龙困住,这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小。

    因此她站立于高空之上,遥望脚下星辰,始终没有动作,眼睁睁的看着下面的三人一兽,斗做一团。

    沧海客与屠龙,这时都已欺近鼍龙身边不远处,这时,鼍龙那两只巨大如灯笼一般的眼睛,忽然间睁开来,大放光明,两道耀目无比的光华,如闪电一般的掠出,向着两人的中间落去。

    刺目无比的白色光幢,一瞬间便将两人罩住。无数朵细小的火团,飞快的从屠龙的身上蒸腾而起。像是无数个焚天雷在狭小的空间内同时炸响,顿时烟火升腾,将屠龙整个人都笼得看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而沧海客这时也终于显出了自己的实力,他忽然间一张口,一道细微无比的红线出现在他的口中。随即便如电射一般的向外飞来。

    顾颜惊讶的说道:“红线火”

    传说这是万载之前,有一位剑修流传下来的,极为猛烈的先天之火,她没看出来,这位沧海客,居然也是天生的火灵之体,居然能够炼成这样的火灵。

    那一缕红线细如蚕丝,迎着前面罩下来的光幢,向外一闪,随即一下子暴涨开来,就如在空中,瞬间绽放出了万朵红莲,随后硕大的光幕便向回倒卷,居然将那道光幢反震了回去,重重的轰在了鼍龙的身上。

    与顾颜遥遥站在另一端的简玥,皱着鼻子,轻轻的哼了一声,“果然都是会暗藏一手的家伙呀。”

    鼍龙顿了一顿,似乎也没想到,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,居然有力量,将自己的攻击反弹回来,笼罩在它身体周围,由无数鳞片构成的那一层护罩,被这道光柱重重的一轰,顿时便破灭出了一个大洞,沧海客遥遥站定,手中掐动法诀,叱道:“去”

    随着他手指去处,那道红线如电一般的飞去,寻隙而入,转瞬间便欺进了那层护罩之内,随即无数的红光便忽地暴涨起来,万朵红莲在一瞬间绽放开来,无数个细小的炸雷在其中炸响。顿时将那些鳞甲全都震成了飞烟。

    顾颜也不禁咋舌起来,这位一路行来,一直不显山露水的沧海客,似乎在这一刻,终于暴发出了他名闻南浦的真正实力。无数个赤色的雷火在鼍龙的身边同时炸响,在鳞甲之处,被护着的那一层黑色的皮肤,顿时被炸出了无数的裂纹,一丝丝的鲜血便这样汩汩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鼍龙似乎被这种攻击所震慑,庞大的身躯,在空中忽然停住,这时展城摇动手中的天朱镜,九幽魔火冲破外层的护罩,被他欺近身来,双拳重重的轰击在鼍龙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屠龙这时也避开了那道光幢,落到了护罩之外,他将手一招,一柄长约尺余,古铜色的短剑便出现在手中,毫不留情的斩下去,寒芒闪动,下面的那层护罩顿时无声而开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