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58章死生大道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顾颜用眼角的余光,打量着这位据说在南塘声名鹊起的修士。事实上她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屠龙,一直抱着三分的警惕之意。也曾颇有怀疑他与展城是旧相识,毕竟这两人都如此的神秘,对碧落阵也有相当的了解,不过看样子,沧海客与他又是至交,似乎又不像是恶人。现在看他站在这里,侃侃而谈,倒也真有几分仙人风度。只是那张万年不变表情的死人脸,似乎让人感到十分的不协调。

    简玥这时撇撇嘴笑道:“你们真是麻烦呀,不就是一座小桥嘛,冲过去不就是了呀,难道你们怕身体太重,把桥压塌了吗?”。

    沧海客嘿了一声,“小丫头,你又胡说了,我不信你不知道奈何桥的玄奥之处,地底的黑水河,有着极大吸力,寻常的修士从桥上一走,就会被吸入河中,轻者修为尽丧,重者尸骨无存,你这是要将我们都送上死路么?”

    顾颜忽然说道:“未必,我想我们唯一的办法,还只能是从桥上冲过去”

    屠龙脸色微变,顾颜这样说,无疑是当面置疑他的话了,冷哼了一声说道:“小姑娘,懂得什么?”

    顾颜对他的话全当没听见,微笑着说道:“我想道长的意思,是要借助于空间系的法术,强行的用大法力,将整个奈何桥的方位逆转过来,再以本身的火灵焚之,将这条黑水河的禁制破去,然后我们便从另一端穿越过去,我说得可对么?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说得乱七八糟,旁人都没有听懂,但屠龙却露出惊讶之色,奇异的点了点头,“不错,你这个小姑娘,果然有几分见识。我对于碧落阵,曾经研习过多年,要想通过奈何桥,便只有这一种手段。”

    顾颜微笑道:“道长有一件事大概想得岔了,你要记得碧落阵三位一体,三重门本来就是三合为一,一分为三之事,你如果将方位重定,虽然是避开了上面那一道生死门,难道就不怕空间崩坏,落到第三重门去?”

    屠龙道:“那又如何,不是正得所哉?”

    顾颜沉声道:“第三重门之后,便是无尽渊,顺者为生,逆者为死,生死转换本来就在一念之间,如果堕落到空间乱流之中,九死一生,这个危险,我不冒”

    屠龙的脸色顿时一白。

    按照典籍的记载,在奈何桥之后,是一道无尽之渊,穿过无尽之渊后,才能够到达碧落阵的核心,也就是封存珠宫贝阙之所,只是他们都是从典籍中得到的无尽深渊之名,却没人知道,那后面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情况。顾颜的说法,虽然不能以事实相证,但却是大有道理。

    沧海客沉吟了片刻,还是说道:“不错,顾仙子所说有理,我们虽然做的是如此奇险之事,但愈是如此,行事便愈要谨慎,这个危险,不能冒。”

    展城也默默的点了点头,而林枫与简玥,自然是跟着顾颜行事。

    屠龙怒道:“你们忒多废话,这也怕,那也怕,还寻什么宝?好吧,那你这个小姑娘就想想办法好了”

    顾颜笑了笑,“我的想法与你不同,我还是要从上面走”

    沧海客奇道:“不行啊若是从上面走,就是要重回生死门,那不是进入了无穷循环么?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生死之门,勾连生死,碧落如海,下通黄泉,我想,你们都错解了生死门的真意,其意即是,生之尽头为死,死化至尽处为生。奈何之桥,徒之奈何,能解此大道,唯生死二字而已”

    她将口中之语,一字字的说将出来,已近乎于道,所有人的脸色都肃然,这是一位结丹后期的修士,在讲述自己于道法理解的真意。

    沧海客肃容道:“顾仙子果然是阵法大师,一言道破此阵的奥意,只怕就是莲花山的那些高手,也不过如此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我只是体悟到阵法中的势而已,但究竟如何,还要验证。大家不用如此的惊讶,事实上是否真的如何,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沧海客拍了拍大腿,“就这么着了屠龙,你虽然看过不少关于碧落阵的典籍,但那些人,不是也没有一个人真的通过了奈何桥么,何不就按顾仙子的法子,试上一试?”

    屠龙冷着脸不说话,但显然也是默认了。顾颜在阵法上的造诣,只是寥寥数语,便已将他们这些人全都折服。

    顾颜一弹指,一点无形的青冥之火便出现在她的指尖,轻轻的向前一送,一点火星焚在空中,空中这时一片漆黑,像是硕大的黑幕将整个天都遮住了,一点摇曳不停的青冥之火,从中间悄然的探出头来,飞快的向着周围延伸,将那些黑暗一点点的吞噬掉,像是把黑暗全都驱散了一样。暗夜过后,无数的星光点点,在前面露出一扇门来。

    这扇大门巍峨高耸,气势雄浑,但看上去的外形,却与他们闯入第一关的生死门极为相似。在大门之后,似乎有万朵红莲,飘浮摇曳,屠龙沉声道:“后面那里便是碧落海,如果你想再进去走一遭,我也没意见”

    顾颜并不答话,她身上的九口天兵,已经被用来在外面定住地脉,略一思忖,便说道:“林兄,你的玄铁牌,借我一用。”

    林枫解下身后的玄铁牌递过,顾颜一接到手,便觉得一股丝丝的冷气袭来,她不禁一笑,忽然间一挥手,便将这块硕大的玄铁牌直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玄铁牌在空中飞快的暴涨,如同一座小山一般,向着那扇大门狠狠的砸过去,与此同时,顾颜低声喝道:“展兄,请放焚天雷”

    展城一扬手,数粒黄豆大小的珠子就飞快的抛出,顿时无数的土黄色雷光在空中炸响,那扇大门先是被玄铁牌重击,又被焚天雷撼动根基,顿时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屠龙惊道:“你疯了吗?这里本来就是无数空间交织,混乱无比,你这样弄,不是要把这里的空间弄得坍塌才罢手?”

    顾颜皱着眉头,没有答他。她对碧落阵其实并不算十分了解,本来也是一时起意,可是现在,她似乎越来越觉得自己抓到了其中的某些奥义,只是一时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。

    她见那扇大门已经不停的摇晃,只差最后一步没有倒下来。而身后的万朵红莲不停涌动,像是按捺不住那股激荡之意,要直冲出来。顾颜忽然召出了手中的紫刃,紫罗天火凶猛无匹的烈焰,向着前面便重重的劈下去。轰的一声巨响,整个大门应声而倒。

    一刀斩断生死路

    在这一睡意,顾颜手执长刀,立于天地之间,像是无比的寂寥,似乎天地间只有她一人而已。周围无数的繁星点点,三千世界,十万诸天,像是有无数纷繁芜杂的信息,在一瞬间冲入了她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前,像是浮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转轮一样,上面有着无数的生命,他们在不停的盘旋,往复,循环,生死,死生之间,似乎就是这样的平常。一股死亡的孤独寂寥之气,拼命的冲击着她的识海,让她的体内产生一种无尽空虚之感,像是体内的经脉全都在一瞬间被抽干了,那股巨大的压力,让顾颜忍不住想喷出血来。

    但另一边,一股昂然的生机勃勃之意,似乎正在冲击着她的身体,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,让顾颜的身体被两股相反的力道相互的拉扯,一面是无数的骷髅白骨,死气茫茫,另一边则是无数的绿意生机,勃勃而发。两股力道在她的身体与识海之内,似乎正在拼命的争夺着控制权。

    当顾颜还在发愣的时候,她已经看不到外界的景象。那扇大门在被她重重的斩断之后,早已经轰然坍塌,万朵红莲一下子飘出,将整个天空都淹没成了碧落海

    在这样无比巨大的压力之下,下面的黑河之水飞快的卷动起来,一波*的浪头,自行的向上打去,忽而与空中的火焰相交,便又互相的湮灭过去,但有时却又是泾渭分明一般,井水不犯河水,互相冲击而过。

    而立在水面之上的那条奈何桥,看上去虽然残破无比,却生生的经受住了无数浪头的拍打,与千万缕烈焰的侵袭,虽然每一刻看上去都要坍塌,却总是在最后一刻硬生生的撑了下来。无数的惊涛骇浪,烈火熊熊之间,这条小桥就顽强的挺立在那里,像是亘古长存一般。

    屠龙这时忽然大喝一声,向着下面的黑水河面,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沧海客大叫道:“屠兄”顿足道,“他还是不服气,要试试自己的法子如何”

    屠龙高瘦的身形,就如同一只长脚的鹤一样,但速度却是奇快,转眼间便冲到了河面之上,一下子闯进了波涛之中。千万个浪头瞬间便将他淹没。众人在空中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形从空中直坠下去。

    在他身体周围,这时无声的浮起了无数朵细小的青色火焰,看上去细小无比,就像是那种点了一夜的油灯,因为主人不舍,在天亮时仍去拨了那一下,最后闪现出来的一点火光。

    简玥“呀”了一声,低声说道:“这是端明真焰,原来还真的有人能够修成。这位屠龙道长,可算是正教中的高手了。只是听说天明真焰失传的久矣,只有在东南一带,曾偶有流传,没听说南塘还有这样的人物呀。”

    无数朵细小的火焰,被那些浪头一激,随后便变成了无数个细小的气旋,飞快的激荡着向外冲击,无数朵浪花层层的溅起,落在他的身上,像是遇到了一个无形的气罩一般,贴近他身体一尺之外便自行弹开,无数朵天明焰,像是在大海之中,为他开辟出了一条通路,而屠龙就这样向前直闯。

    身在无数的波涛之中,只看到海天一线,烟水如云,根本看不到前路,但屠龙却认准了奈何桥的方向,向前疾冲,不过转瞬之间,他便冲到了桥边,忽然间他大喝了一声,一股无穷的爆发之力瞬间弹起,周围的波涛似乎都因此而为之一窒,而他的身形,已经如电一般的掠过了奈何桥的桥面。

    顾颜陷入生死门,屠龙直闯奈何桥,说起来不过是电光石火间事,这时碧落海已经覆盖了整个天地之间,但沧海客却讶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与他们闯第一重门时的碧落海相比,这次似乎迥然不同,无穷的烈焰席卷天地,从其中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杀气,相反,空中的万朵红莲,与地下激起的无数浪花,彼此之间,存在着一种极为美妙的协调之感,那种感觉,就像是天地灵气,自然孕育而发,相生相长,自生而自灭,灵气瞬间就充斥到了整个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沧海客长吸了一口气,惊叹道:“真是仙山胜境啊”他这句赞语,处在这个洪水滔天,烈焰排空的环境之中,听起来颇为的讽刺,但听到他说话的几个人,却同时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顾颜的身影已经被万朵红莲所淹没,而在她的眼中,这些景象则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每一朵红莲,就像是一个初生的生命,刚刚开始绽放,却被下面的黑水打上一排浪头,然后生机便被看来,一排排的巨*,就像是黄泉之水,将人的生机完全的浇灭。

    但更多的,是两者互不干扰,泾渭分明般的穿行而过,如同生生死死,本来就是不相干的事情。

    顾颜忽然间想到,在她体内的混沌空间初成之时,也是如此,青天大地,清浊之气,彼此分离,上升下降,黑白分明。只是若如此,那么生即是生,死即是死,阴阳之气,相分而不能合,那么这个尘世,难道也是分割的如此分明?

    似乎有一丝明悟,自她的心中升起,又像只是一个线头,掺杂在乱七八糟的线团之中,看不出来路。无数的信息充斥的她的脑海如同是要爆炸一般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屠龙的一只脚,已经踏上了奈何桥的桥面,那条在波涛之中,摇曳不停,却顽强而终不倒下的奈何桥,似乎差的只是这最后的一丝力道,随着屠龙的身形如电一般的掠过,便轰然的一下子坍塌下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原本桥身所在的方位,一阵飓风平地而起,一下子便将屠龙的身体卷起,强大的吸力将其不停的下拖。

    沧海客惊呼道:“这是地心元磁之力,屠兄速退”他刚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,一手已经抓起大蒲扇,飞一般的向下掠去。

    那柄看上去破旧无比的蒲扇,这时边缘之处却发出尖锐的锋芒,将周围的阻碍全都割破,转眼间沧海客便冲到了屠龙的身前。他一挥手,那柄蒲扇重重的向下扇去。

    顿时平地像是起了一股旋风一样,两股力道相互激发,像是在河水之中,有无数颗焚天雷在一瞬间炸响,以此为中心,无数巨*飞腾,无数的浪头向着四周激旋而去。

    而沧海客的身形重重的向下一顿,险些被扯进了漩涡之中,全仗着两股力道相持所产生的冲击力,让他借力,才没有被吸进去。而随即他便一手抓起屠龙的手臂,喝道:“快走”

    屠龙的双脚刚一踏上奈何桥的桥面,就感受到脚下在无声的坍塌,同时那股吸力也已经将他卷住,飞快的下扯,那是真正来自于地心的元磁之力,宇宙间最为本源的力量,其势之大,远非常人所能抵御。好在他的修为深厚,见识又广,在此之时,并没有慌乱,身上无数朵细小的天明焰在一瞬间爆起,将周围的灵气全都炸碎,一瞬间中,以他的身体为中心,周围的数丈之间,居然奇异的出现了灵气空白

    周围顿时形成了巨大无比的灵气压力,长鲸吸水一般的倒卷而回,居然硬生生的抵御住了地心元磁之力,只挡了这一瞬的功夫,沧海客已从空中飞至,一把便将他扯了上来。飞快的向着空中冲回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动作都如电光石火一般,只是几个呼吸间事,展城与林枫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,沧海客已经拉着屠龙飞回。

    简玥低声的说道:“看来这位沧海客,与屠道长的交情很好啊,这样不避生死的去救人。要知道被地心元磁之力所吸,就算是元婴修士,都未必能全身而退呢。”

    林枫这时忽然说道:“你不要小看了他,我看这个屠龙就算一个人,他也有办法全身而退的。”

    简玥眨了眨眼睛,像是不信之色,又不想和他争辩,说道:“你看看,顾姐姐那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奈何桥一断,无数的黑水巨*飞快的向着那个漩涡之中冲去,空中的火焰飞快的上升,在天地之间露出顾颜孤独寂寥的身影,她小小的身形立于天地之中,而眉头却紧锁着,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事一样,对周围的情景,完全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这时候顾颜的识海,就像是无数根钢针攒刺一般的剧痛,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她的脑海中不停的呐喊着:“何者为生,何者为死?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她看到了那条奈何桥断。忽然间便有了明悟。

    天地始立,混沌初开而化阴阳,演阴阳而变死生,天地间的大事,无非生死二字而已。这才是真正万物演化而不变的铁律。任凭你是天地间的大修,万古的神兽,于这样的铁律之前,也只有徒呼奈何而已。因此,这条奈何桥勾连生死,呼之奈何?才唤名为奈何之桥

    无数朵红莲在她的眼前一瞬间幻灭,随即红霞漫天。

    在顾颜的脑海之中,透出了一股无比的清凉之气,但仅仅只停留了一瞬,随即便又被无数的信息所充斥。像是有无数的狂风巨*,滔天的怒海,在她的识海中不断翻腾一样。有一个细微几不可闻的声音,在顽强的问道:“生死不灭,道者为何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在狂风骤雨般的声音之下,细微的根本就听不见,但却顽强的像一根钢针一样刺进顾颜的脑海,像是燃烧着最后的生命一样,在对顾颜做着顽强的发问。

    顾颜这时还没有意识到,这是她修为境界提升之后,所带来的心魔,在这一瞬间突然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直指她本心的发问,偏偏在她悟透了生死之道时,突然爆发,稍一不慎,便会让她的心神尽丧,整个人沉沦于欲海之中,此之欲海,非**之指,而是指人之永无止歇的欲望。这种当踏入大道边缘之时,却遭受到如此阴损的一击,不知道该说顾颜的机缘是太好,还是实在差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普通的修士,或许就此而沉沦不起,但此刻,顾颜体内的《问天录》却发挥了作用。

    如暮鼓晨钟一般的响声,从她的心头之处长鸣而起,久久不歇,她睁开眼睛,清晰的看到了万朵红莲于眼前湮灭,随后无数的烈焰自星光之处而生,在无穷的痛苦之下,脑海中反而愈加清明。让她能够顽强面对自己的心魔。这时她还没有意识到,这对于自己在结婴之时的度劫,会有多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道:“生死之循,演化于混沌,诸天清廓,元命而始开”

    生死之间,终究要演化为混沌之道,大道者三千,最终归化为一,归化至宇宙间最为本原的“道”,所谓修士,超脱生死,逆天而行事,不就是要追求最终的“道”么?

    造化之初,元命之始,修士之结婴,便等于是在自身之体内,演化大道本源的最初轮回,这才是元婴始生的大道,化我之残躯,脱我之旧识,演化宇宙的本源之命,才是修士结婴的真正奥意

    顾颜虽然体内的积累,还没有到结婴的地步,但在这一刻,死生之道的领悟,心魔的侵扰,体内问天录的激发,却让她真正的悟了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