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54章此地通海眼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下面的呐喊之声此起彼伏,顾颜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这位沧海客,在此地的威望确实极高啊。”说实话,这位沧海客,是她平生所见之中,最有仙风道骨之人。相比之下,如归墟海的天机子,卫国的东阳祖师,云泽的秦重等人,都不过是争名夺利的一群俗人罢了。

    这时在空中的沧海客已经大笑起来,他开口说道:“前日静极思动,有小友前来,特而访之,诸位道友,请腾一地如何?”

    他双手向着空中虚按,下面的呼喊之声就顿时止歇,随后众人又在地上拜了数拜,这才散去,只剩下站在南天门之上的顾颜等三人。

    顾颜有些诧异的抬起头,“阁下是找我?”

    简玥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,向着林枫的身边凑了凑,不知道这位名闻南浦的修士,为何会找上自己三人来。

    沧海客大笑起来,张口问道:“我问你,何者为御,何者为仙?”

    顾颜微笑道:“乘六气之变为御,脱死生之外为仙”

    她不等着沧海客答话,紧接着说道:“我问你,仙者之道何如?”

    沧海客便又大笑起来,他不答顾颜的话,而是高声念起自己的道偈:“坐卧常携酒一壶,不教双眼识皇都。乾坤许大无名姓,疏散人中一丈夫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间扬声笑道:“我就是这南浦天柱,天地之间,这一丈夫”他忽然间一扬手,那个大蒲扇顿时被他掷到了高空,随即无数朵莲花便飞快的在空中闪现,通天的火焰当头罩下,空中浮现出无数的烈火红莲,将整个南天门,瞬间便变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顾颜全身一震,头发似乎都要在一瞬间直竖起来,全身的每一寸肌肤之间,都感应到了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。从天而降的烈火红莲,似乎带着无比的杀气,她几乎是自然而然的反应,体内的朱莲业火便自行的飞出,顷刻间在空中便卷出了万朵红莲,映得一瞬间红霞满天。无边的火海飞快的布满了整个天空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一边的林枫低喝了一声,他一扬手,就将手中的玄铁牌抛了出去,无数的符篆在空中飞快的盘旋,生生的将要遮漫天际的火海压制在了这南天门之上。

    他双手虚按法印,两只手瞬间便被火海中的烈焰烤得赤红。而顾颜与这位沧海客彼此之间以火灵虚空交击,转眼间便不知交击了成千上万次,而顾颜的一双眸子反而愈加的明亮起来,她忽地一弹指,一条细如丝线般的青气就从指尖上飞出,忽然间如瀑布一般的青色火焰,向着周围猛烈的倾泻出去,万朵红莲在一刹那间相互湮灭,转眼间火焰全都聚合,又变成一条细细的青线,寻丝剥茧一般的,向着沧海客飞快的席卷过去。

    沧海客一拍身后的大葫芦,葫芦里就有白气喷出来,将顾颜的青冥之火卷住,他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,大葫芦飞快的旋转着,不过一会儿,葫芦之上就凝结出了一层层的白霜,明明是面前烈焰如海,可是葫芦底上却像是散发出一丝丝的寒气来,就连沧海客的衣带之上,都开始结上了一层冰茬。

    而林枫站在高空,无数向四周散发着的火灵气就被他手中的玄铁牌死死的压制住了,简玥好奇的站在他的身后,从他的肩后探出头来,一双清澈的眼睛眨啊眨的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沧海客忽然大呼道:“收了,收了吧再这样下去,老道的胡子要被你烧焦了”随着他的语声,身上的宽袍大袖忽然间展开,那只大葫芦飞快的冲到高空,顿时将空中的火焰卷去,空中为之一清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大胡子被卷得一根根的翘起,大呼道:“你这个女娃娃,怎么这么多的花样,火焰中还能夹杂着冰晶,小心冻裂道长我的宝葫芦”

    顾颜站在空中,她足下仍然盘聚着无数朵紫焰金莲,这时她微微一笑,手指在空中一弹,打了个无比清脆的响指,飞到半空中的那个葫芦,忽然间的便凝滞住了,然后传来“啪”的一声轻响,像是有个炒爆豆的声音一样,在里面噼里啪啦的脆响起来。

    沧海客的脸色顿时一凝,叫了一声:“不好”他飞快的冲上了高空,两只手向着那只葫芦紧紧的抓去,空中顿时出现了两只金光大手,像是个铁箍一样,紧紧的将那只葫芦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这时顾颜才低低的喝了一声:“爆”葫芦上瞬间出现了成千上万道的裂纹,无数的冰锥从里面飞快的冲出头来,在空中化成了无数的水渍,将沧海客浇了一个满头满脸。

    显得颇有些狼狈的他,两只手抱紧了那个葫芦,双手一按,便将上面的裂纹全都抚平,看到在无数烈焰簇拥之下的顾颜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,“将两种不同属性的火焰聚合至一起,居然还能隐藏的如此之深,果然不愧是年轻修士之中,控火之术最强的第一人”

    他看着顾颜,“我听云泽的元子檀说过,你是他平生所见过的修士之中,最能给人以惊喜的一个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帮我一个忙?”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微有些不快,这个行事张狂恣意,号称南浦散修中魁首的前辈,这一番动作,似乎,是在考较自己是么?

    只是这位沧海客,虽然行事张扬而狂放,却又叫人生不起气来,她苦笑着说道:“听说沧海客道法通玄,名震南浦,不知道有什么事能让我帮忙?”

    林枫这时缓缓的将玄铁牌收起,如果没有他刚才在上面相护,这两个人如暴风骤雨般的这一战,不知道要让多少围观的人为之侧目,只怕南天门之下的草坪,要被烤得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沧海客看到他,“这位林小哥儿,你似乎也很是厉害,不知道有没有兴趣一起来帮我的忙?”

    林枫淡淡的说道:“你不知道我的身世么,不怕得罪人?”

    沧海客大笑起来,“我听说连文清现在忙得焦头烂额,有不少人找他的麻烦,我可不担心他找上门来。再者,我更怕的是,远在极北大非川的那位王,会不会带着他的手下,来找我的麻烦?”

    简玥的俏脸微红,在林枫背后啐了一口。哼道:“为老不休”

    沧海客嘿嘿的笑了起来,他的道袍衣衫半敞着,用大扇子不停的扇着胸前的热气,但似乎仍有一条条的汗水淌下来。一派狂放不羁的模样。不过脸色却变得郑重起来,“我最近要办一件事,需要找几个身怀火灵的人相助,曾听元子檀元兄提过你,又得知你在南浦,因此特地前来相请,不知你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?”

    他又笑了笑,“我是个穷家伙,也没什么你能看上眼的东西,如果这次失败了,那么只能算你倒霉,要是成了,大家一起分润如何?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毛微微的弯了起来,“你说说吧,到底是什么事情?”她看向身后的林枫,“这两位,向来是和我共同进退的,因此,如果你想邀请他们的话,至少,你也要先说服我……”

    沧海客把大葫芦负在背上,挥动起手中的大蒲扇,“来吧,我们好好的商议一番”

    四人便在宝光的簇拥之下,飞快的远去,只留下地面上面露憧憬之色的无数修士。

    沧海客的洞府,其实就在南天门的不远之处,只是深锁于深山的云雾之中,又被无数的的禁制所遮掩,因此外人极难看得真切。沧海客将身后那个大葫芦打开盖子,一蓬蓬的火焰喷出来,把那些云气驱散,周围就散开了一条通路,进去之后,顾颜才发现,里面并不是什么仙山洞府,只是平平常常的一座小山而已。

    在山头上被人用法力平整出来,然后开辟了三间石室,作为驻锡之所,作为一个结丹后期的修士来讲,这样的地方实在是简陋的过分了。

    顾颜也见过不少散修,他们在修成金丹之后,或者是寻找一个门派,以为依存,或者是干脆自己开宗立派,像顾颜这样独来独往的人,也会有碧霞宗为她做事。而碧霞宗中的阮仙子,纪荃,卫冷秋等人,都是散修出身,后来才自己开宗立派。像沧海客这样,已经身为结丹后期的大修,但仍然一个人在这里如此的苦修,也实在是极为少见的事情。

    沧海客笑道:“我独来独往惯了,不喜欢受那些束缚,只有几个至交好友往还,平时这里,是极少有人来的。”他自嘲的一笑,“因此事到临头,想要找几个帮忙的,也找不见。本来这次,我飞书与云泽的元兄,可是他正在闭关修炼,无暇前来,还是他向我推荐了你。”

    顾颜有些不解,她与元子檀说实话,本身并没有什么交情,相反当年在古战场之中,还颇有些过节,虽然双方结怨,并无与秦家那样的厉害,但碧霞宗作为云泽的第三极迅速崛起,本来就与元家有着天然的对立之意,元子檀居然还会推荐自己?

    沧海客这时将左边的那间石室打开,请三人进去落座,里面光秃秃的,只有一张石榻,以及几个蒲团,众人分别落坐了,沧海客很是随意的落座,也没有奉上茶来。

    顾颜在蒲团上坐了,林枫坐在另一侧,简玥便依在他的身边,顾颜这才说道:“此地应是隐秘,阁下有什么事情,便请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沧海客咧嘴一笑,说道:“我平日里游行南浦,并不一定在此地潜修,不夸口的说,南浦的地域,千余年来,早已经被我走遍,不过我数日前行至南天门,却发现地底有些异处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解的问道:“我听说南天门,曾是阁下的成道之所,至少已有上千年之久,只怕那里的一草一木,阁下都能够了然于胸了吧,难道还有什么异处是没有发现的?”

    沧海客大笑起来,他的笑容总是显得极为开怀,像是真正的发自内心一样,让人一看就不由自主的受到感染,“说起来也是有趣,我当年停驻于南天门,只是因为结丹在即,想找一个安静之所,在结成金丹之后,我就觉得此地太过气闷,因此并不时常停留,只偶尔回来闭关时住上一阵子,何况那些人后来,把这里搞成了个圣地的模样,就差把我雕个像供起来了,这样的地方,哪是人住的?所以我自然要跑得远远的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抿着嘴,露出一丝笑意,而一边的简玥则已经要笑出声来,这位沧海客,实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,比自己以前所见到过的任何一位修士,都要有趣的多。

    沧海客咳嗽了一声,接着说道:“你们或许不知,此地为何没有六大家的人驻扎,因为在最早的时候,此地本来是一片大泽,后面,不知道是地脉发生了什么样的异变,生生的立起了一座山来,将那片大泽压在下面,因此这里云气蒸腾,终年云雾深锁,有时候还会有妖兽出没,真不是一个好地方啊。他们还朝圣,朝个屁圣,哪天就被人吃掉了”

    顾颜咳嗽了一声,她觉得如果再不进入正题的话,她要保持不住自己的形象了,半别过脸去,说道: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沧海客忽然又改去了他那副嘻笑的表情,正经的说道:“后来我曾经仔细研究过这里的地势,甚至还专门去南越城里,偷偷查阅过了典籍,才发现,此地据说在上古之时,曾经连通着外面的海眼。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毛一挑,顿时变得精神起来。说实话,她来到苍梧之后,还真的没有见过海。在神州的时候,她曾经沿着海岸线走过几万里,飞越过数十万里的海域,但来到苍梧之后,这里的大陆地域广阔,让人无比震惊,但却偏偏没有见过海

    事实上很多苍梧的修士,终其一生,也没有见过大海的模样。按着典籍中的记载,在极北之处,有着万里冰川的海域,在那次终年冰封千里,无数的海水都会凝结成冰,这对于顾颜来说,也是一件极难想象的事情,自然之妙,无出于此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就是要再度向东,从东南六国的西南之处,一直再向西南而去,穿越数万里的沙漠与群山,才能够见到大海的源头。因此,在苍梧自古的传说之中,大海就是一个极为神秘而充满无数宝藏的地方。当年的那位林子楣,也正是从海上归来之后,才修成元婴,名震苍梧的。

    南浦已经算是中原地带,离大海至少也有数万里之遥,现在沧海客居然说这里连通着海眼?

    顾颜实在是不怎么相信,但沧海客看样子却很是郑重,他接着说道:“我在数百年前,晋阶结丹后期之后,知道此生元婴恐怕无望,不想枉负这多出来的千年寿命,寄情于山水之间,看过了不少上古典籍与地理图志,曾经有一位先哲,著过《水经》,我看了之后,颇受记性。所谓大地,就如同是一块块漂浮于水上的蛋壳,渗入到地面之下的无数水脉,就与下面的大海相连,而在海水之下,仍是无尽的深深泥土,循环往复,永无穷尽一样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禁笑起来,“这个论调倒很是新鲜,不过天地之间,自然造化的奥秘,实在是深奥无比,非我等所能窥伺。就算此地连通着海眼,那又怎么样呢,难道我们能够顺着这条海眼,去万里之外,无边无际的大海去转一圈?”

    沧海客也笑了,“那自然是不能,人怎么能够真正的深入地脉之中?就算你真的能够避开地脉中的六阳之火,地底那种凝重如山的压力,也会把我们压得碎片都不剩。但是据我参悟那本《水经》上的记载,能够形成这种连通海眼之地,必然在另一端,都勾连着仙山圣境的灵脉,也就是说,在大海的那一边,和我们的这一边,或许就会有某座曾经的仙人洞府”

    顾颜也被他说得激起了好奇心,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沧海客一挥大袖,将身前的尘土扫了去,用手指在上面画了一条条的纹路,“按我对周围地势的掐算,数万年的地脉运动,如果真有那座洞府的话,那么极有可能就转到了这座被深藏着的大泽之下。这数年来,此地的地势一直不稳,更出现了不少以前从未见过的妖兽与灵虫,说不定真的会有洞府出世”

    他长袖一甩,又将自己所划出的痕迹全都抹去,看向顾颜等人,“三位道友,一座上古大修的洞府,这是不是值得我们冒一次险?”

    林枫微闭着双目,端坐在那里,如老神入定一般的,并不说话,简玥很是乖巧的依在他的身边,同样也不发一言,而顾颜则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年真人果然是博学多才,仅凭着自己的推断,和上古留下来的一些典籍,就可以猜出这么多事来。只是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此地是否真有上古洞府,也还是件极难说的事情,仅凭着一点猜测,就要让我们跟着冒险?”

    她一抖衣襟,站起身来,“既然年真人有这样的把握,那还是你一个人去好了,放心,这样大的秘密,我们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”说完振衣便要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沧海客尴尬的苦笑了一声,飞快的闪到门前,“仙子请留步”

    他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额头,“是老道我想的差了,我给诸位赔礼”

    顾颜好整以暇的坐回了原位,“道长是否能把事情都说出来了?”

    沧海客说道:“在上次道魔大战之前的东西,现在大多已湮灭无闻,我也不知道曾在这里驻锡过的是哪一位大修,但我查看周围的地势,却发现了有碧落阵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陡然间一挑,眸子中顿时射出了两道精光,“碧落焰?”

    沧海客抚掌大笑起来,“果然是行家。知道碧落焰,号称来自于上古黄泉之焰,来历莫名,神秘不可测,你说此地难道没有上古洞府?”

    顾颜这时稍微冷静了一下,又说道:“就算真有上古洞府,那又如何,谁知道是不是残破的洞府,里面是否还有东西?”

    沧海客道:“我曾经无意间在南越的王城之中,找到过一片残破的古简,那是在道魔大战之前,一个游历中原的散修,所写下来的残章片字,他最后坐化于南越城中,便是因为在此地受了伤的缘故,那时候,南天门还没有立起来,此地还是一片深深的大泽。他闯碧落阵,在第一层便受伤退去,被碧落焰所伤,久不能愈,最后不治而逝。他曾经提到过,碧落阵中封存着的,是一件上古时的异宝。”

    顾颜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沧海客摇摇头,“他没有见到真面目,大概也不清楚,但他提到了,那里面立着一幢珠宫贝阙”

    听到这四个字,就连林枫都睁开了眼睛,而简玥也颇有些惊讶的睁大了嘴巴,珠宫贝阙,那是一种只存在于上古时的禁制,专门用来存放宝物的。通常只存在于某些上古洞府之中,在归墟中,顾颜便曾经见过一次,只是那一尊珠宫贝阙,当时已经被人破开,据容华所说,里面便存放着那尊震古铄今的七宝琉璃金幢

    顾颜站起了身,“如果此地真立有珠宫贝阙,那么自然可以一试,但是年真人,事情已历万载,沧海桑田,地易时移,你又如何能找到原本碧落阵的方位?”

    沧海客道:“自从万载道魔大战之后,此地立起天柱峰,将原本的大泽封在下面,如果真的如这万年一般,都是一潭死水,那么我自然是找不到,但现在,下面的地泽已经起了异动,我猜想,或许是联通着大海另一端的海眼之处,也发生了某种异变,才让我们这里也起了连锁反应。这样的话,我便可以找到碧落阵的所在”

    顾颜用手按着石台,沉声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是准备要聚齐五火,破开碧落焰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