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53章沧海客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早知道有这样一条矿脉,他们何必还这样辛苦呢。不过如果不是顾颜将他们带来这里,大概野赤炼也从来不会想过到自己族中的圣地来挖石头,由此可见,这位小神主,实在是族人命中的福星啊,野赤炼看着顾颜的背影,默默的想到。

    而毕真真显然对门派的内务更有心得,“原来此处有这样一条矿脉,果然不复阿颜你这样费尽心力的与连家周旋,我们先前都不知道此事,这样看来,这次带的人手,还是有些少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点头,“因怕走漏消息,没有事先说明,不过我有意在此地,建立碧霞宗于南浦的总坛,也便将此事遮掩起来,这条矿脉想要开采干净,没有个十年八年不行,我想先将地下的中级灵石采净,至于其余的灵石,尽可以慢慢开采。”

    毕真真说道:“还要给掌门人传书,让她多派精于采矿的弟子前来,另外此地的分舵要升格,弟子们也要增加才是。”

    蓝湘笑道:“既为南浦的总坛,必须要有资历够深的人坐镇,真真,此事舍你其谁?”

    毕真真倒也当仁不让,在碧霞宗这些人中,蓝湘是逍遥一派,不怎么管事的,新来的人毕竟不如她这个老资格有资历,她看到顾颜也点头,沉吟着说道:“我这些年,已经多在修行之道上下功夫,我曾与碧梧说了,也要着意培养一年轻的人才,正好诸莺金丹已成,便让她与虞商来此地帮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赞许的点点头,毕真真如此安排,确实再妥当不过了。林梓潼于云泽的本宗坐镇,诸莺来南浦立足,这些年轻人,也可以得到足够的锻炼。她沉吟了片刻,又说道:“野赤一族,我本来想让他们加入碧霞宗,但他们甘心认我为主,从此之后便是我的私仆,便不好再在此地占位置了,我会将这个石林,及周围的地域单独划出,作为碧霞宗的总坛所在,野赤一族,从此之后,便迁居于半山之上。另外,我要在此地再建一座灵园,回头我修书一封回去,让张大牛带着种子过来,在此地暂时替我看守。”

    诸人便在此,将碧霞宗今后的事情都商议已毕,她们大概也没有想到,在地底之下,这个有些简陋的地方,便议定了将来碧霞宗走出云泽,成为整个苍梧的大派,都是由今日奠定的根基。

    顾颜写好了一封书信,由蓝湘带着,重回碧霞宗在云泽的本宗,随后顾颜便与野赤炼一起,安排野赤一族的人,从石林之地迁走,又让他们建造屋舍,开辟洞府,为将来在此地立足的总坛做先期的准备工作。而顾颜,则将这些俗务抛下,开始准备着在此地新建灵园的事宜。

    早在顾颜刚一到赤炼峰的时候,她就曾经敏锐的发现,这座山峰从山脚下向上,一层层的景观泾渭分明,就像是无数处的仙山胜景,都集中在此地一样,究其原因,大概是因为此地连通地脉,七火通天,因此才有这样的盛景吧。

    如这样的地方,是最适合建造灵园之用了,只是依此地势,灵园要如何构建,还要好好的琢磨一下。就算当初溶老传授的时候,也没有说过如此复杂的地势,这大概也是他从未见过的。

    顾颜沉思了许久,才决定从山脚之下,依着地势,建造起七层八座的灵园来。这一下便横跨了半个月,她准备让张大牛于此地呆一阵子,等上了手之后,便令野赤炼总领灵园之事,以他对自己的忠心,再加上其修为,必然能将此地侍弄得周到无比。

    过了数日,等顾颜让野赤族人,把那片地域都平整出来的时候,蓝湘带着碧霞宗的人也到了。诸莺、虞商、张大牛等人全都到来,诸莺见到顾颜的时候,还有些颇不好意思,毕竟顾颜是知道当年在古战场时,她对虞商是一个怎样的态度的。不过顾颜却也并没有打趣她,倒是恭喜了他们几句,又取出自己的两件法宝和一瓶灵丹相赠,算是送给他们的成婚之礼。

    而张大牛,让顾颜颇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,虽然只是几个月不见,但他整个人的气息都开始变得沉静内敛起来,就像是灵园中一颗不起眼的小草,虽不醒目,但躯体却勾连着大地,气息浑厚绵长,永无穷尽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看着他满意的一笑,“等此次的事情忙完,你便可以闭关,冲击金丹了。”

    张大牛躬身的向着顾颜行礼,神态很是平和,并没有欣喜与激动的神情。

    顾颜对他这种宠辱不惊的心态很是满意,说起来,当年同在栖云后山的那些旧友之中,论天资以林梓潼最高,论毅力则以张大牛居首,说到成就,他说不定会是这些人中最高的一个,如果不是林梓潼机缘巧合,在玄都秘境中修炼了三个月,她未必能比张大牛更早结丹。而她承甘碧梧之位,专心于俗务,只怕将来在修行之上,最终能到达的顶点,却没有张大牛更高了。将来碧霞宗炼丹大道的传承,还要着落在眼前这个憨厚的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顾颜的心中飞快的转过了无数念头,最终都没有宣之于口,只是说道:“来吧,我与你解说一番,此地的灵园布置如何。”他带着张大牛,将自己所划出的地域,都一一的走遍了,又详细的解说,如何的利用五行之位,阵法应如何布置,灵气之眼该如何挑选。张大牛都一一的记在心里,随后顾颜说道:“我让你带来的那些种子,你应该也都带来了,回头一一的布置下去,我会在这里待上三个月,等所有的种子都种下,而你,还需要再等上一年,等待这些灵种发芽,随后,你便将这些事宜交予野赤炼,然后闭关冲击金丹了。我如果来得及从藏剑山庄回来,必然还回此地,若是不行的话,你便拿着这瓶丹药,自己闭关吧。”

    她将一瓶灵丹递了过来,张大牛拿在手中,轻轻一掂,便发现这个体积不小的玉瓶之中,居然只有一枚丹药,正安然的躺在里面。这就是顾颜在玄都秘境之中,专门炼制的结天丹。这是她为自己结婴时所准备的,药性极烈,因此她只从一颗结天丹上,截下了四分之一,又加以其它的灵草,中和药性,想来张大牛习她的心法,体内灵气宽和而浑厚,心境亦圆融,是不会承受不住丹药中的灵力的。

    张大牛接了丹药,向顾颜深深的拜倒,顾颜伸手将他扶起,“其实,我们亦师亦友,你这么多年,一直在碧霞宗侍弄灵园,也算得上是我半个弟子,不必如此拘礼了。”

    张大牛执意的不受,又跪倒在地,磕了三个响头,这才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此后的三个月,一切便都如顾颜的安排进行着,碧霞宗于此地立下了总坛之名,所有南浦的门派都知道了此事,也都知道伴月城的一番争夺,碧霞宗虽然退出了伴月城,但却成功的占据了千里莽苍,威震南浦的连家,可以说是吃了个小小的暗亏。而连文清,这时正忙着安抚家族里的异动,也没时间去管别人传的这些闲话。

    至于一起掌控南浦的另外五大家,向来也都是各扫门前雪的作派,对此自然不会干预。事实上掌控南浦的六大家,虽然共同掌握着南浦的权柄,但彼此之间的小小冲突也从来不会止歇,除非是触及到了他们的共同利益,否则,不会有人会同心协力的为同一个门派出手。顾颜这一次,便是正好抓住了连家内部权斗激烈的时机,借力打力,于夹缝之中,取得了一条出路。至于日后的事情,那便日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三月一过,一切平静如常,在碧霞宗全体撤出伴月城之后,连士蕃也开始以强力的手段,镇压伴月城中的异议分子,将本来反对的声浪都压了下去,至少在表面上看来,伴月城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。而海都门,这个争议的发端,则已经被无声的湮灭在事件的余波之中,再也翻不起一点浪花,几个月之后,谁也记不起当年的那对海家兄妹了。

    在这三月之中,碧霞宗建立南浦总坛的事宜,正有条不紊的进行之中,按着先前的安排,在此地建立房舍,开辟洞府,又将诸弟子一一的安排下来,分配职司,原来在分舵中主事的谢筠实、杜绾等人,自然都成为毕真真的得力臂助。等安顿下来之后,她们还会着手于此地的弟子招收事宜,这样才能真正的在南浦立足。

    但这些事情,已经不是顾颜要操心的范围了,三月之后,等灵园的事情处理已毕,她又重新在石林之外的九天迷罗,重新布置了阵法,又告诉野赤炼,让他看好地底的这座残破洞府,与那副神兽的遗骸,她总觉得这里,应该还藏着她没有参透的东西。而且连文清所说的玉匮金册,至今还仍然是一个迷。谁也不知道连家对此还有没有图谋,事情发展至此,便只能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了。只要碧霞宗在此地扎下根来,那么其它的事,顾颜也不会事事看顾。

    正好第一批开采的灵石已经出炉,由碧霞宗专门负责灵石的弟子们加以炼制,品质果然上佳,最难得的是还出了十来颗上好的中品灵石,顾颜毫不客气的取走了一半。随后,她便要再次踏上前往藏剑山庄之途。

    只是在此之前,她还有一件事情要办,她来到后山,在一座结庐而居的屋舍之中,见到了林枫。

    自从顾颜用那朵两生花,将简玥救回来之后,林枫就答应了要为她效死命,只是这数月来,顾颜在莽苍山中闭而不出,因此两人见面的时间不多,但顾颜却曾经来过两次,送了简玥两瓶用来疗伤的丹药。毕竟她被玄铁棺冰封多年,虽然复生,但元气却亏损的厉害,正需要慢慢调教,莽苍山本来就是修行的盛地,因此在此地结庐秘居,也正好合适。

    林枫是一个看上去天生孤僻,沉默寡言之人,但简玥却是一个活泼而又跳脱的女子,这两个人在一起,有着一种极为古怪的协调感。因此当顾颜走到他们的小庐之中,看到林枫端坐在那里沉静如山,而简玥却坐在他的身侧,叽叽喳喳不停的说着什么,也就不觉得有多古怪。

    她也不多客套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我此间之事已了,欲继续北行,林兄日后行止如何?”

    林枫这时才站起身来,他一站起,简玥就停住了口,极是乖巧的站在他的身侧,小鸟依人般的一言不发。他并没有犹豫的开口说道:“我自然是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顾颜不自禁的耸了耸肩,“跟着我可有不少危险,我当初确实答应你救了你,不过我也没有让你把命就卖给我。”

    林枫说道:“但至少,我要觉得我不欠你的才行。何况……”他难得的笑了笑,“我妻子的伤势还没有痊愈,离开你这个医生,可怎么行?”

    简玥扬起眉毛笑了笑,微不可查的往他的身边靠了靠。

    顾颜也不禁笑了一笑,这两个人实在是她平生见到过的,最为黏糊的一对夫妇了,似乎应该让诸莺来和他们好好学学?想到虞商总是温柔小意的模样,她就忍不住的有些莞尔。

    “其实尊夫人只是因为在玄铁棺中呆了太长时间,元气有些亏损,有丹药慢慢调养就行了。如果你一定要跟着我,也不是不行,只是遇到了危险,可不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简玥笑了笑,她笑起来很好看,两条眉毛弯弯的,像个月牙一样,眼睛清澈而又透明,“那我也不怕,到时候,自然会有人护着我呀。”

    于是这件事,就这么定了下来,当顾颜再度启程的时候,她的身边就多了两个人,似乎,还是具有相当实力的打手。

    诸人在赤炼峰头作别,诸莺很是不舍,顾颜又约好了从藏剑山庄回来,一定会再回此地相见,又叮嘱张大牛好好修炼,冲击金丹。大家叙谈了许久,直到时辰到了正午,才依依不舍的作别。

    顾颜踏上紫云圭,向着下面的人挥手,这时她大概还没有想到,此一去,将来再见面,已经是几十年之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整个南浦大陆,在苍梧大地上的形状,就如同是半条玉带一样,地势狭长,横跨南北,因此由南向北,所见的风物也迥然有异,三人一路同行,虽然林枫沉默寡言,但简玥却是十分健谈的人,而且最难得的是,她似乎对南浦的地势风貌,以及人文掌故,都十分的熟悉,一路上,不停的向顾颜介绍着此地的来历。何处曾是仙人遗迹,哪里万年前曾经做过战场,至今仍杀气不散。一条条的娓娓道来,有如亲见一般。

    每当此时,林枫便只是微笑的听着简玥说话,眼睛微微眯起的样子,像是他对她说的内容并不甚在意,而只是在享受她说话的这个过程一样。

    而顾颜也不禁有些惊讶,简玥不光对南浦,甚至整个苍梧的历史掌故,全都了如指掌,这似乎已经不单单只是见识广博这四个字能够形容的了。只是这两个人对简玥的身世,全都讳莫如深,而顾颜也不是喜欢打听他人阴私的人。于是这三个人一路慢慢的行走,居然还十分的协调。

    三个结丹修士同行,一路之上,自然没人敢来捋她们的虎须,这也让顾颜觉得有些奇怪,毕竟己方的三人,在伴月城中闯出了那样大的一番动静,想必南浦的六大家都把目光放到了自己这里,可是一路行来却是如此的风平浪静,甚至连一个过来窥探风声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简玥大概是看出了顾颜的疑惑,她笑着说道:“顾姐姐,有些事情,你想得多了。南浦六大家,本来就是相互争斗,相互依存的,至少你这次的行事,并没有踏出他们的圈子,也就没有触犯到他们共同的利益,这样的话,他们自然乐得看连家的应对,不会有人平白为连家出手,挑这个梁子的。只是你必然已经在他们的眼里挂上了号,将来恐怕在南浦行事,便没有这么肆意了。”

    顾颜也是有些当局者迷的意思,听到这些话,也不禁笑了,倒是对简玥更多了几分留意,这个人的家世,有些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几个人走了半个月左右,便到了南浦的中部,这里有一座山峰,高耸入云,直入青天,名为天柱,常有人称此为“南天一柱”,在山峰最北侧的那边,有一座山谷,就被当地的修士称作“南天门”,自然,这些都是简玥对顾颜说的。此地离南浦最中心的南越城,只相隔两千余里,但这里却没有六大家的势力驻扎于此。

    如今执掌南越大权的,是六大家之中的姚家,也就是当年与连家曾经要联姻的那一族,只是他们与连家的关系,实在是颇有些微妙,这次连家出了变故,姚家似乎也没有插手,像是对连文清登上家主之位,有些不管不问的意思在。

    因为碧霞宗在南浦立坛,因此顾颜对于南浦的局势,也颇为留心,正好简玥对此极为熟悉,顾颜便也悉心的向她请教。不过当她站在天柱峰之上,登高远眺的时候,心情顿时变得舒畅起来,以前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,便都离自己远去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站在南天门之上的时候,前面一条狭长的山谷,中间云雾深锁,透过浓浓的云雾,看到里面如同仙境一般,幽远而深长,顾颜站在此地,似乎心境又有了一层进益。

    她四下看去,在此地,也不少的修士流连,只是慑于他们三人的威势,都离得远远的,不敢近前,顾颜奇道:“此地怎么没有六大家的人驻足?”

    简玥笑嘻嘻的说道:“虽然六大家掌控南浦,但也不是所有地方都会踏足的,有些地方,他们会留给来,给散修们以一片空间,这样的地方,在南浦至少也有七八处。不过天柱峰倒不算是,此地人烟繁盛,还是因为一位散修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就见到远方的云气一阵涌动,一碧如洗的青天之上,忽然传来一阵极为悠扬的歌声,有人在空中放声高歌,声音苍凉而豪迈,却生生的吟出了一股潇洒不羁的豪气来。

    顾颜诧异的抬头望去,见到在空中,有一个宽袍大袖的道者,半敞着胸,一手摇蒲扇,背上负着金色的大葫芦,唱道:“得道真仙不易逢,几时归去愿相从,曾言住处连沧海,别是蓬莱第一峰……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这时已经纷纷的鼓噪起来,大声的议论着:“那是老真人”“不错,是沧海客来了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纷纷的拜倒在地上,向着空中叩首,有人更大声的说道:“老真人,可否为后辈弟子们指点迷津?”

    顾颜从空中这人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种极为飘渺之意,就真的像是凌风临世的仙人一般,在她所见过的修士之中,实在要以此人居首。

    她试着发出自己的一丝神念,但一到空中便被反弹了回来,让她不由得惊讶起来,此人的神念之力,居然如此强大

    她低声的问身边的简玥道:“这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简玥道:“他就是名闻南浦的散修,所说早在千年之前,就已经结成金丹,此地曾经是他的洞府,在他成道之后,便将此地开辟出来,供那些散修们参悟修道之用,而他则会不定期的来此讲道,深受南浦修士的推崇,声名鼎盛,就连六大家都要让他一分。是以此地是南浦散修的圣地,从未有过六大家的势力驻扎。”

    顾颜问道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简玥说道:“他姓年,名沧海,以前都称他为年真人,后来便叫他为沧海客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