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诀 卷二 知北游 548章连氏家主

作者:蛇发优雅 类别:武侠修真
    收费章节(24点)

    阮籍身上所受的伤显然不轻,她的肩胛处被不知什么法宝,重重的砸了一道印记,这时半个肩胛都高高的肿起来,脸上罩着一层青气,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她见了顾颜,挣扎着要行礼,刚要说话,顾颜一伸手,将她扶住,“你体内被青木之器所伤,已受了暗伤,不要妄言,免得伤势加重。”说完她手指飞快的打出了几个符印,五指微伸,丝丝的火焰便在她的指间处扬起,向着阮籍的身上一抓,便有无数条青气被她一下子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青气聚在空中,像是无数条毒蛇一样,有灵性的一般,在空中吐着信子,不停的向着四周飞去,顾颜手一扬,无数条紫焰形成了一道火网,将其罩在中间,然后便是无数细小的金光雷火爆响,无数条青气顿时被压成了一个极小的光球,然后再“咔”的一声,爆裂开去。

    顾颜的眉头忽然一皱,她的左手长伸,两指在空中,一下子便将一缕青气拈住,冷笑道:“居然还将神魂附于其上,怎么,是要探一探我的虚实么?”

    那缕青气细至几不可见,但速度却奇快,转眼间便要破空飞去,却被顾颜用手指拈住,顿时动弹不得,顾颜右手一抬,太阿剑出现在手中,便重重的斩了下去,众人都只听到一丝微不可闻的惨叫声,随即那缕青气便湮灭无闻。顾颜冷冷的说道:“你现在再说,是何方的敌人来袭?”

    阮籍本来疼得满头大汗,就感觉像是体内每一寸经脉都有无数只虫子在噬咬一般,酸麻而痛痒,被顾颜以紫罗天火,将她体内的青木之气硬生生的抓了出去,顿时觉得所有痛苦全消,连肩头上的红肿也消了下去,刚要说话,这时一直默然不语的林枫忽然说道:“这是连文清”

    顾颜眉头一挑,“是连家的人?”

    阮籍不禁一愣,她只知道来袭者是连家人,为首是一个青年人,但却已经到了结丹的修为,法力惊世骇俗,一至此地,便以雷霆的手段将他们所有人全都困住,随后才放了她前来报讯,又以一件法宝伤了她,说是薄以小惩,没想到却暗地里将神魂附在上面,要来窥探这里的动静,好在被顾颜查知,用太阿剑斩去了那丝神魂。但是来者并未通知,阮籍却不知道他的名姓。

    林枫淡淡的道:“如果我记得不错,连文清就是新任的连家家主,也就是曾经被我坏了姚家小姐亲事的那一位公子此人行事小气,爱走鬼蜮之道,这种事情,确实是他能做得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谢筠实站上前了一步,她还不知道顾颜的身边,为何会多出来这样的两个厉害人物,林枫与简玥相依而站,一看便知是夫妻二人,一个冷漠不语,一个巧笑嫣然,但看上去也有一种古怪的协调感。

    她凑到顾颜的耳边,低声说道:“约一年之前,连家的内部生变,连文清就是那个时候,以结丹中期顶峰的修为,晋身为家主,随后他开始觅地潜修,听说已经晋阶到结丹后期,这才出关,连士蕃便是他的亲信,听说连家内部的权斗不止,他用了极为阴狠的手段,才将内部的纷争压下来,不知道这次为什么会找我们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连家又如何?碧霞宗不是先前那个可以任人欺凌的小门派了,今日之事,至少连文清要给我一个交代”她挥手招来野赤炼,说道:“你让阮籍在这里养伤,我带着筠实与杜绾回去,你要紧锁山门,除非我本人回来,否则不可让外人上赤炼峰”

    野赤炼躬身应道:“神主放心,只要我有一口气在,便不让外人踏上赤炼峰半步”

    顾颜带了谢筠实与杜绾便要飞走,这时一直默然不语的林枫忽然说道:“我与你一同去吧”

    顾颜道:“你不怕再见连家人么?”

    林枫将简玥的手臂紧了一紧,说道:“从那天我破门而出之后,我便不再是连家的人了。要去哪里,谁能管得?”

    顾颜扬头笑起来,“既如此,你就跟我去吧,至于简姑娘,你也留在山中养伤好了。”

    简玥乖巧的点点头,又在别人目光不及之处,捏了一下林枫的手臂,低声说道:“保重”

    顾颜带着谢阮两女,踏上紫云圭,而林枫则一扬手,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便飞了出来,像是块铁板一样,顾颜仔细一看,才发现是他原本的那尊玄铁棺,不知道何时,被他炼制成了这番模样。

    这尊玄铁棺上的寒冰之气全都被九嶷鼎所炼化,但深藏于万载玄冰之下的寒铁,仍然是炼器所用的无上宝器,林枫踏在上面,配着他那身黑色大氅,顿时声势逼人。四人飞快的向着伴月城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一路飞去,莽苍山中的妖兽,全都避而远之,千里莽苍山,转瞬而过,不出片刻,他们已到了伴月城之前,却发现城门紧闭,本来就的大街这时更是人烟不见,顾颜一挥手,太阿剑便出现在手中,数丈之长的剑锋闪动,金光暴涨,对着紧闭的城门便劈了下去,轰然的巨响传来,十余丈高的城门,应声而倒

    不是顾颜行事张扬,非要树敌,而是她心中已经大概猜到了连文清的来意,若非是为了赤炼峰所藏的奥秘,他怎么会在刚接任家主,诸事不稳的时候,冒然的得罪碧霞宗?要知道,碧霞宗在云泽的地位,只在皇室与元秦两家之下,就算比不得连氏数千年的积累,但匹夫一怒,未必不可争锋。

    因此她今天就要以雷霆的手段震慑对方,至少也要让他们知道,碧霞宗绝非是好欺负的,就算是你身为掌握南浦的六大家,顾颜亦有能力与他斗一斗

    紫光如电,城门一破,便直冲而入,守在城门前的连家弟子,本来还要上来拦阻,但顾颜只挥动手中剑,剑芒闪动,顿时便有十余人受伤,血肉横飞,众人毫不停留,直穿而入,掠到了碧霞宗的分舵之前。

    碧霞宗在伴月城中的分舵,看上去静悄悄的,与顾颜离开之时并无异样,顾颜驾着紫云圭,飞到门前,顿时停步,四下环顾,左手长伸,一只金光大手便出现在空中,夹杂着无数的金光雷火,向着下面猛压下来。

    顿时雷霆万钧,轰然作响,数十杆大旗拔地而起,被顾颜一下子抓在了手中,她冷笑一声,“连真人,这是本门的分舵所在,你居然在此地布阵,是否喧宾夺主了?”

    里面静悄悄的寂然无声,数十杆阵旗被顾颜搓在手中,毫不留情的碾成了碎粉,随后无数的青色巨木,悄无声息的从空中轰然而下,铺天盖地的向着顾颜压过来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脚下,似乎有无数的滔天洪水,瞬时间,便将周围变成了汪洋大海,四人站在中间,就如同狂风巨*中的一叶小舟一样,随时都有倾覆之虞。

    林枫静静的站在那里,并没有出手,他也想看看自己甘心追随着的这位主人,是不是真的有值得人追随的能力。

    顾颜的嘴角露出一丝浅笑,这位连家的家主,似乎也精通先后天五行合运之法,显然在阵法上有颇深的造诣,只是在自己面前用这些手段,还是未免太小看自己了。她沉声说道:“以先天之水化后天之火,只是未免太急切了些吧”

    她的五指轻弹,太阿剑已被她收起,忽然间五指向着虚空之中伸去,一口剑已被她抓在手中,顾颜沉声喝道:“玄天剑阵”单手持剑,重重的向下一斩,八条光柱飞快的落下来,顿时将无数的洪水一起定住。顾颜持剑在空中一划,成千上万条青色巨木便被她一剑斩断,飞快的被吸入虚空之中,不见踪影。周围顿时为之一清,青天一碧,回复到先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这时那扇大门才洞开,有一个看上去不过是三十余岁模样的中年人,轻轻的拍着双手,缓缓的从里面走出来,连士蕃跟在他的身后,还有几位白须白发的老者。除了中年人之外,剩下的人全都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顾颜看到了那个中年人,似乎与自己一样,刚刚晋阶结丹后期不久,看样子,他大概便是那位连家的新任家主,连文清了。果然如林枫所说,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,只是让人看上去,怎么都觉得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连文清轻轻的拍着手,走出门来,笑道:“早就听说顾仙子在云泽单人只剑,在古战场中杀了个七进七出,英雄侧目,男儿袖手,今日一见,果然不同凡响。仙子驾临伴月城,连某忝为地主,今日才能在此地迎接,实在是失礼之极。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虽然连真人为连家之主,但似乎并非整个南浦都是你的。此地是我碧霞宗的分舵,何时轮到你来做主人了?”

    连文清顿时一窒,没想到顾颜的词锋如此犀利,这时顾颜又说道:“你闯我碧霞宗分舵,鸠占鹊巢,又打伤我的弟子,是何道理?今日若不说清楚,就算你连家雄踞伴月城,我也不会与你甘休”

    连文清面露微笑,似乎顾颜这些锐利的辞锋,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,林枫站在顾颜的身侧,以只有他们两个人所能听说的声音说道:“连文清不论做什么,总是这样一副云淡风清的表情,从来也不见他失态,就像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般。只是这种表情,实在是十分的……”

    顾颜面上带着微笑,也低声的回道:“欠揍”

    连文清对他们两个人在自己面前,毫不避忌的低声私语,似乎毫不在意,轻轻的拍了一下掌,他身后便走出了四个人来。

    这四人全是结丹期的修为,他们面色冷峻,对旁的人看也不看,像是只听连文清的吩咐一样,顾颜不禁愣了一下,这四名修士分成两队,每两人的中间便夹着一人,正是她刚来伴月城的时候,曾经与她结怨的海家姐弟。而连士蕃这时站在连文清的身后,眼睛平视前方,对自己的爱妾与小舅子被人当面的抓住,居然像是毫不在意一样。

    顾颜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看来这个连家的新任家主,并不像一般的二世祖那样草包,“连真人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连文清笑道:“这两个人,算是本族的外戚,听说前些日,他们得罪了顾仙子,都是本族中人教管不严的缘故,在此特地向顾仙子陪个不是。至于这两人,我亦会严加处置,必然让顾仙子及你的门人满意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冷厉下来,说道:“是谁让你们仗着连家的名声在外胡为的,从今日起,你们不得再顶着连家的名头,海都门与我滚出伴月城,终生不得再踏进此城一步”

    海青虹这时已经花容失色,头发都向着后面披散下去,花容惨淡,挣扎着向身后的连士蕃叫道:“城主,你说一句话啊”

    连士蕃紧紧的绷着脸,闭口不言,就像是没看到她一样。连文清挥了挥手,四名修士便将海家姐弟拖下去,连文清微笑道:“至于海都门在城外剩下的那片山庄,便算是连家送给顾仙子的赔礼,如何?”

    顾颜淡淡的说道:“海都山庄是我打赌赢来的,我自会去取。至于连真人,前倨而后躬,又是何意?你若是有意与我修好,为何又要打伤我的弟子?”她心中清楚得很,连文清一拉一打,借打击海家姐弟的事情,一方面要交好自己,另一方面,无非是要立威而已,只怕他后面,就要将自己的本意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,连文清见顾颜并没有什么反应,便说道:“听说顾仙子曾往山中一行,不知这千里莽苍山,风物如何,比云泽怎样?”

    顾颜笑道:“不愧为南浦第一群山,形胜之地,不同寻常,我有意驻锡于此,算是与伴月城为邻,想必连真人必欢迎之至。”

    连文清的脸色一变,他这番手段连出,软硬兼施,就是想让顾颜知难而退,可是这个名声在外,传闻中狡诈如狐的女子,似乎是全然听不懂他说的话一样,居然顺杆就爬,她是真的这样懵懂,还是只是在装糊涂?

    他耳边传来连士蕃的传音,这是他们连家特有的传音之术,直接以神念传音,不虞为外人所知,“老七,你真的不惜与碧霞宗撕破脸,也要跟她争夺莽苍山?”

    连文清道:“这个自然你不是因为一个女人,就把家族的大事都扔到一边去了吧?你难道忘了,当年家族里的祖训是怎么传下来的,莽苍山是我们连家的根基,不论什么时候,也不容外人染指的而且你忘了吗,在莽苍山中,还有当年连家家主传承的秘密”

    连士蕃说道:“万年之前的传说,谁能够当得真,谁知道莽苍山里,是不是真的曾经有那只神兽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忽然间噤声,似乎这是一个极大的秘密一样,就算是两个人之间的私密传声,他们也不愿意在这种场合下宣之于口。

    顾颜的耳轮微微一动,以她极为强大的神念,她敏锐的捕捉到了两个人说话的残言片语,他们口中所说的神兽,是否就是沉睡在地下的那一只,那只曾被归墟主人埋藏于此的神兽?

    连家是以驾驭灵兽起家的,最终成为掌控南浦的六大家之一,在他们的族中,是否有着关于这个莽苍山更深一层的秘密?顾颜不禁把目光移向了林枫,不知道在这个人的身上,她是否能够窥知一些。但至少,她暗暗的下了决心,赤炼峰是绝对不会交出去的,那将是碧霞宗赖以在南浦生根的根基。只是真的要为此,与连家针锋相对?

    顾颜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,如果没有身边林枫相助的话,她或许真的会选择暂时隐忍,不与一个门派正面的相碰,但至少现在,她知道名震南浦的连家,也并不是铁板一块。离她去往藏剑山庄的日子,至少还有半年,她并不介意把一些时间花在这里。

    连文清的笑容慢慢冷下来,顾颜不禁笑了,她低声的对身边的林枫说道:“看来你说的不错,如果想把他那副欠揍的笑脸弄下来。”

    林枫平淡的回答道:“那就只有狠狠的打他的脸”

    连文清的左手挥起,在身后一招,大门随之洞开,连士蕃的身后,还有密密麻麻的一群修士,光结丹修士就有十数人之多,连家看来今天,至少已经将一半的人手带到了这里。伴月城作为连氏的发迹之地,虽然总坛现在已经不设在这里,但其势力之大,整个伴月城仍然无人能够与他们争锋。俗语都说,强龙不压地头蛇,顾颜这条远自云泽而来的强龙,今天要威压伴月城,在那些人的眼中看来,这是千古未有的荒谬之事。可是顾颜站在那里,仍然显得气定神闲,就似乎这是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而连文清这时踏前了一步,冷冷的说道:“顾仙子,你若非要在莽苍山恋栈不去,那也由得你,但是有些事,你却要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他将冷冷的目光看向了站在顾颜身边的林枫,“林表弟,多年不见,你尚可好?”

    林枫那对雄健的长眉低垂着,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古井无波一样,他踏前一步,声音冰冷的没有丝毫感情,“连表兄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连文清一直很是平静的脸上,这时才终于露出了一丝恨意,这个曾经在连家风头无两,天资甚至压过了自己,又一手将自己婚姻毁去的男子,似乎才有资格打破他心中的那一块壁垒。他低声的说道:“当年连家的长老们将你逐出家门,从此不得踏入伴月城一步,你怎么还敢回来?”

    林枫的声音很是平静,就算是看着眼前这个当年恨不得食其髓啖其肉的男人,微微的翘了翘嘴角,“那只是你们自说自话,我当初破门而出,可没有说过什么不会回来的话,再说,我有我自己的事情,我自然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连士蕃这时上前了一声,沉声说道:“林枫,不管怎样,你始终是连家人,这是连家的家主,你不要太过放肆”

    林枫淡淡的说道:“我姓林,不姓连,何况,你们何时真把我当过连家人,在你们看来,我们不过是一个外姓人,不管做出怎样的事情,始终不是连家嫡系,到了某个时候,便会被毫不犹豫的牺牲。”他的声音忽然间冷冽起来,“当初,我父母死在了姚家之手,那真的就是个意外么?”

    他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连文清,周围的温度似乎一下子降下来,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战。

    连士蕃沉声喝道:“你在胡说什么?那自然是意外,连姚两家世代交好,怎么会无故的伤人?”

    林枫道:“不错,连姚两家确实世代交好,只是我这位连表兄,大概并不是如此想的。你借着这一件事,将我从连家赶出去,将姚家的婚事搅黄了,现在你成功的当上了家主,大概一切事都在你的掌控之中。”

    他低声的说道,“只是你不能瞒过所有人,我是来自乡下的老实孩子,脑子笨些,但也不是能够让人当木偶哄骗的。”

    顾颜听得不禁有些心惊,在林枫平淡的话语下说来,似乎当年的事情暗流汹涌,只是那位连文清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,他只是说道:“林表弟,看来你果然是在外面的时间长了,这样下去,恐怕连家的名声都要被你毁了,我看你不如回麒麟堂去静参一段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他将手轻轻一挥,身后的十余名修士便同时围了上来,隐隐结成了阵势,把林枫团团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这时顾颜忽然间上前了一步,她随意的将手一挥,五座旗门拔地而起,头顶上顿时风云四变。连文清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,“顾仙子,这是我连家的内务,你也要插手么?”

    顾颜微微的一笑,“是么?可是就算我不管这件事,你也不会乖乖的带人走掉。”她的声音忽然间变得冷厉起来,“既如此,我又何必管你什么狗屁内务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(qidian.cn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欢迎您阅读蛇发优雅所写的小说仙诀